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4 我们很好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望着她一眼,淡笑不语。

    钦慕手再快,穆熠宸敏捷的眼神还是看到了她将手机藏在枕头下面的动作,如果不是有什么不适合他知道的事情,她也不会那么偷偷摸摸,穆熠宸心里明白,嘴上却什么都不说。

    只等她睡着以后,穆熠宸看着她在他怀里睡着的样子,然后搂着她的手悄悄地往她的枕头底下摸过去。

    因为他突然上来,所以她都没来得及删除信息,穆熠宸在微信里没有找到不恰当的信息,倒是在普通信息里,发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那声质问叫他很是不舒服。

    穆熠宸看完后将那个陌生号码记下,然后把手机给她放回枕头底下,从钦慕身边慢慢的离开,给她盖好被子后拿着自己的手机离开了房间。

    ——

    那天上午下着小雨,钦慕在工作室看了电视台直播的设计比赛第三场,卞静雯跟秋香都轻松晋级了,秋香的进步很大,但是卞静雯也是游刃有余,自信满满。

    同事们都没怎么在乎卞静雯的存在,只为了秋香的胜利而鼓掌庆贺。

    简俨站在楼梯口看着楼下一众人那激动的模样却是面无表情,显然,卞静雯的设计是更胜一筹的,秋香虽然进步很大,但是跟卞静雯比起来就还稍微逊色一些。

    钦慕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她也笑不出来,只是转头要上楼的时候看到楼梯口站着的师父,然后走上前去。

    简俨看她一眼,然后转身走在她的前面。

    师徒俩早有那样的默契,上了楼门一关,然后才互相讨论起来。

    “卞静雯的设计的确是更胜一筹,现在还剩下的十位设计师里,都有些独特的想法,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简俨在办公室的沙发里坐下后跟钦慕说起来。

    钦慕站在他办公桌前靠着,双手随意的抱着自己的臂弯处:“下一期的比赛,我想换模特。”

    简俨听后抬眼:“你也觉得是模特的问题?”

    “嗯!模特不够骨感,凸显不出服装的特质。”

    简俨听后点点头:“那就随你的便吧,这方面我还是对你有信心的。”

    钦慕听到师父说对自己有信心也很开心,脸上也立即有了笑意。

    “穆熠宸最近怎么样?”

    简俨突然问了句跟工作无关的话,钦慕差点回不过神来。

    “哦!我们很好啊!”

    钦慕下意识的那么回复,其实只是不想简俨担心而已。

    简俨却是突然噤了声,眸子也微垂着。

    “简俨,穆熠宸是不是对你也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

    钦慕差点就要问出来这样的话,可是想一想,他们是师徒,她如果问了这么随意的话,万一出了她控制不住的结局,所以她又将心事藏在了心底深处。

    “算了!你们的事情也不该我管,把你这几天画的图拿过来给我看下。”

    简俨突然说了句,然后放下一直挑着的二郎腿,倾身去打开桌上的烟盒,拿出一根烟来又轻巧的合上烟盒,拿着打火机点燃。

    钦慕是想要阻止的,但是冲动败给了理智。

    “好!”

    钦慕答应了一声,起身去拿自己的设计图。

    一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钦慕跟简俨一直在办公室里呆着,后来秋香跟小美从比赛现场回来也加入进去。

    晚上钦慕回到家,老爷子已经在家了。

    钦慕听到老爷子谈笑的声音忍不住开心的拎着给老爷子准备的礼物大步走了进去:“爷爷!”

    老爷子一抬眼看到她,更是高兴:“是我孙媳妇吗?怎么一阵子不见,越发的水灵了?快过来坐在爷爷身边。”

    钦慕听着,害羞的低了头,但是还是拎着礼物到了爷爷身边去。

    “给您带了一个小茶壶。”

    钦慕坐在他身边把那支精致的茶壶从盒子里取出来,一层层打开,然后呈现在老爷子的面前。

    不只是老爷子喜欢,穆子豪在旁边坐着也喜欢的不得了。

    “还是我孙媳妇想着我,还给我准备这么好的礼物,那爷爷我可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老爷子开心的跟钦慕说道。

    “嗯!必须手下。”

    钦慕点着头答应着。

    冯芳华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穆子豪也只是看着,儿媳妇会哄家里老爷子高兴,大家都跟着高兴。

    “市长,少爷!”

    穆熠宸跟钦海明一同从外面回来,管家在门口接着他们,低声的打招呼。

    钦慕这才知道还请了钦海明,一抬眼看到他的时候,也没像是以前那么客气,像是很久没见的亲人那般:“您怎么也过来了?”

    “我给你爸爸打的电话,你爷爷的旨意。”

    穆子豪这时缓缓的开口。

    钦慕听后不好再多问什么,而且她也挺高兴在家见到钦海明的。

    “好吧!其实我是想说,一起吃饭挺好的。”

    钦慕只好解释,看大家都那么紧张。

    钦海明倒是没想别的,坐下的时候也说了句:“看得出你在穆家的地位高了,这么一大家人都怕你不高兴。”

    穆家人自然不能说什么,钦慕略微尴尬的笑了笑:“是爸妈跟爷爷都很宠溺我。”

    “那我呢?”

    穆熠宸在旁边坐着,不能坐在她身边本来就让他不高兴了,如今她说的宠溺她的人里又没有他这个最亲密的人,穆熠宸便不高兴的问了声。

    钦慕条件反射的看他,用眼神问他:这你也争?

    穆熠宸也用眼神告诉她:“是!”

    钦慕非常无奈,直到欢欢洗完手从洗手间回来,看到家里多了的人,没往别人怀里跑,直到了钦海明的腿边去,糯糯的叫了一声:“外公!”

    “我们欢欢今天怎么这么漂亮啊?想外公了吗?”

    钦海明慈祥的捧着欢欢的小脸跟她亲近。

    “想!”

    欢欢立即像是回答老师那样,那么动听的一个字回答他,可谓字正腔圆,声情并茂。

    钦海明更搞笑了:“外公给你带了礼物,在车里,你让管家带你去找李爷爷要好吗?”

    “好!”

    欢欢更是美滋滋的,管家在旁边等着她,等她到身边就伸出手去牵她,到外面去找王叔要礼物了。

    “这段时间没见您老,看上去身子还不错。”

    钦海明抬眼,跟老爷子打招呼。

    “好着呢!乡下空气比这边好,也没这里这么拥挤,在那里吃嘛嘛香,身体倍棒!”

    老爷子挺着胸脯,这才刚回来,已经又开始想念乡下的空气跟风了。

    “是啊!不过在荣城也好,这一大家人啊,都离不开您。”

    钦海明客套的说着。

    “哼!若不是他们求我,我还真不回来,对了,我跟景老头在乡下种的白菜,等下你回去的时候得带几颗啊。”

    “一定!一定!”

    钦海明不敢说不要,只得笑着接纳。

    冯芳华低着头忍着笑,钦慕也得忍着,老爷子可是把那几颗白菜当宝贝呢。

    如今在城里吃的都是别人种的,虽然说现在到处都是有机蔬菜,但是有的人总感觉不如自己种的好,好像自己种的那是无价的宝贝。

    “景老头在乡下也不愿意回来呢,总说在城里憋闷的慌,这阵子我们俩住一块,我也没少训斥他,以前让我家这俩宝贝受了那么多苦,他也都听着没敢反驳我,在这荣城也只有我能这么数落他,你们说是不是?”

    穆家老爷子说起这事来,带着点骄傲。

    不过他也的确有资本骄傲。

    大家都配合着他,可没人敢说个否字。

    “今晚他回景家吃饭,明天咱们两家聚一聚,在a,熠宸,你小子安排一下菜单。”

    老爷子说着又抬眼看自己孙子,吩咐起来。

    “好!”

    穆熠宸不敢反驳,遵命。

    吃过晚饭,老爷子点名让钦慕陪他下棋,其余人都在旁边看着,就连欢欢,也抱着外公刚刚买来的新玩具守着那里。

    大家都喝了酒,所以散的也晚了些,钦慕自己出去送的钦海明,还不忘叮嘱他:“听说您最近血压有些高,回去后可别再抽烟了。”

    “只是轻度高血压,最近应酬有点多,我会注意的。”

    外面风寒,钦慕看着他穿着大衣感觉很冷,不自觉的就说出那句话:“明天早上我找人在您上班前给您送到家里几条围巾过去,这阵子风很凉了,别再着了凉。”

    “送过去可以,也不需要早上,现在的年轻人都爱睡个懒觉不是?”

    钦海明知道钦慕肯定赶不过去,肯定是让职员送过去。

    “懒觉什么时候都可以睡,您要是被风吹病了,那我可是要生气的。”

    钦慕倔强的跟他说着,下意识的就抬了手将他大衣上的扣子给他系上。

    穆熠宸站在门口看着,不敢生气,但是还是叹了一声,心想你刚回来的时候见都不想见的人,现在却如此亲密了,亲密到让你老公都妒忌了。

    钦海明低着眼看着,心里很是满足。

    “好了!赶紧上车吧!”

    钦慕说着。

    王叔从里面出来帮他开了车门,钦海明只得依依不舍的上了车。

    “慕慕,你放心吧,你父亲他最近心情跟身体都不错。”

    王叔跟她打完招呼后不忘跟她报告。

    “您也是,要好好保重身体。”

    钦慕微笑着,很是感激王叔。

    “嗯!那我们走了,天凉,你也快进去吧!”

    “嗯!”

    “姑爷在等你呢!”

    王叔上车的时候提醒钦慕。

    钦慕听着,转头看了眼门口,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那高大挺拔的身材,的确在那里立着呢。

    钦海明跟王叔在路上的时候说:“老王,你知道刚刚慕慕在帮我系扣子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您一定很感动吧?”

    王叔看向后视镜,乐呵呵的问道。

    “是很感动,不过我在想的,不是感动,而是,如果她从小就在我身边,这种事,不知道已经对我做了多少次,每天不知道叫我多少回爸爸,每天不知道提醒我多少次注意添加衣服,老王,你说我到底对她都做了些什么?”

    钦海明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因为眼里有些刺痛,他怕自己忍不住会留下眼泪来。

    “您也别在想那些了,现在大小姐都放下了,也是真心的跟您重归于好,您就好好地享受当父亲的好处多好?”

    王叔说。

    “我是很享受,可是也很自责,我亏欠她的太多了。”

    钦海明摇了摇头,不得不承认那个事实。

    “大小姐人好,早就不记恨,看她现在对您,是真的上心了,上次明珠小姐的事情她还帮忙,应该是把自己当家里人了。”

    王叔继续提醒到。

    “上次慕慕帮明珠的事情倒是叫我真的很吃惊,这孩子的胸襟,比我想象中还要宽广,老王,你知道吗?我发现我这个女儿,比我跟她母亲都要大度的多,可惜以前我还总是怀疑她,唉!”

    钦海明失落的笑了笑,看着外面那么黑暗,可是心里,却是有着点点的烛光。

    ——

    钦慕在门口被穆熠宸扣住,穆熠宸抵着她在门框:“刚刚那是在干什么?”

    钦慕不理解的望着他,回忆完了刚刚自己跟钦海明的举动后就低了头:“没干什么啊!”

    “没干什么?你怕我冷过吗?还帮着系扣子。”

    穆熠宸这时候,充分的展示了自己的‘宽广胸襟’。

    钦慕无奈的笑了下,望着外面一下,又回过头,两只手在他胸膛下瞎戳:“外面冷,我们快进去吧!”

    “进去?进那里去?”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盯着她,不急不慢的问道,手还抵在她头顶的门框。

    钦慕

    无论在哪儿,都能这么不正经的男人。

    “爷爷在等我们呢。”

    钦慕只得低低的提醒了一句,但是也没看他。

    穆熠宸倒是扭头看了眼里面,然后又在她耳边对她说了句:“你抬眼看看那边还有人吗?”

    根本看不清,不过,好像已经没有人在沙发里了。

    明明那会儿还都在,怎么突然就

    钦慕抬了抬眼:“穆熠宸,我们在家是不是要注意点影响?”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嗯!的确得注意点,那先回屋再进去。”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喃,然后牵住她的手。

    钦慕只觉得他有点发硬的手上温度超级高,自己的整条手臂都从手腕那里开始温度攀升。

    没有被他抱着,也没有被他扛着,只是被他牵着手,可是那感觉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厉害,像小女孩时候那样,被他摸一下手都会心跳加速。

    她低着头跟着他往里走,到楼上房间的时候,竟然手心里已经冒汗了。

    这个冬天,在冷风中,却感受着他掌心里温暖的温度。

    穆熠宸在房间里的门后抵着她,一只手捏着她的腰后面,一只手替她解衬衣的扣子,漆黑的眼眸带着电一样盯着她本就已经发烫的脸。

    钦慕那双漂亮的,让他觉得妩媚勾人的眼,也终于肯抬起来,凝视着他,用尽她所有的力气,只为不想那么轻易地沉浮在他的音威之下。

    “穆熠宸,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真的很不正经?”

    她仰着头仰望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男人,忍不住笑着提醒他一声。

    “那你喜欢我正经还是不正经?”

    “喜欢你正经!”

    他抬手轻抚着她额头的碎发,漆黑的眸子半垂着望着她,蛊惑人心的声音问她。

    只是钦慕超级不配合的,明明现在心跳如雷。

    “嗯!那我正经一点。”

    那漆黑的眸子都要把比自己矮出那么多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可想而知这声得说的多么正经。

    穆熠宸的声音很低很低,正如钦慕的身子已经软到发酥。

    当带着淡淡酒气的薄唇覆上温软的唇瓣,下一刻,男人将女人从地上抱了起来,钦慕的双臂搂着他的脖颈,腿更是紧紧地盘在他腰上,仿若无骨。

    穆熠宸的亲吻越来越霸道,情缠到叫已经接受了他几年调教的钦慕还是喘不过气来。

    在这样冷的夜晚,当钦慕的双手情不自禁的去解开他的衬衣扣子,将他的胸口布料粗鲁的拨开。

    钦慕带着情玉的眼忍不住盯着那片结实的,性感的胸膛看的发痴。

    从来都知道他性感的要死,可是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像是被灌了迷混药。

    清晨钦慕带着欢欢跟老爷子一起在家门口外散步,欢欢跑在最前头,老爷子跟钦慕跟在她后面,一边聊天一边望着她。

    “这小家伙,一年不见就变了个人一样,怪不得人家说女大十八变呢。”

    老爷子那眼神里带着历经沧桑后的宁静。..

    “是啊!如今心眼也比以前多了不少,搞好不好还会被她算计呢。”

    “那是随她爸了,熠宸那小子,从小就心思缜密。”

    老爷子倒是很骄傲。

    钦慕却忍不住笑了下,想到昨晚穆总那禽兽不如的,可不是把她身子都算计的酸了吗?

    “听说你们工作室最近在参加设计比赛?别太紧张了,俗话说得好,友谊第一嘛!”

    爷爷开玩笑似地跟她说着要她放松。

    “可是爷爷,比赛的时候,是没有友谊的。”

    钦慕的手轻轻地搭在老爷子的臂弯里,一边跟他往上坡走着一边柔声跟他解释着。

    “是吗?以前的时候部队里比赛,这个口号可是一直喊的。”

    “可是你们是同一部队啊,如果是跟别的部队比赛呢?”

    钦慕继续好脾气的问他。

    “那老子我得打的他们落花流水。”

    老爷子突然笑了声,说起这些来,当年那些勇猛善战的青年好像又在眼前浮现,也让他变的精神抖擞。

    “我们便是这样,在这场比赛,必须要打的敌人落花流水。”

    尤其是那位敌人还是反派。

    如果是正派的,两方交战还可以谈谈友谊,可是跟卞静雯谈友谊

    再说,如今这社会,无论是什么比赛,竞争,嘴上喊着友谊第一,其实谁的心里不是想要胜过对方最好?

    只是有人虚伪的说什么能胜最好。

    而有些人直爽的非要赢不可的决心跟口号。

    这两种人你喜欢哪种?

    路边的树上几乎树叶都已经苍老,像是马上就要掉落到地上却又不甘心,垂死的挂在树枝上想要永远不跟那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树枝分离。

    可是风一吹,有些树叶不情愿的落下。

    是比树叶强悍的树枝,抛弃了树叶。

    欢欢迈着她的小细腿走在前面,偶尔回头,看着妈妈跟祖爷爷走在一起那慢悠悠的样子,那眼神像是有些替他们着急,看他们还闲聊更是着急起来。

    “妈妈,快点追上我!”

    欢欢站在高处朝着他们用力的挥手。

    钦慕跟老爷子便抬眼看向她,然后又稍微加快了步子,老爷子说:“这小丫头倒是有的是蛮力,将来送到部队里去,说不定还是颗好苗子。”

    钦慕眼前立即就有那样的画面,她闺女长大后跟她差不多的模样,戴着军帽,穿着军服,绑着两个小马尾。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穆熠宸已经依在大门口等着他们许久,穿着一身休闲看着他女儿在钦慕的背上,老爷子慢慢的跟在后面。

    欢欢看到门口站着的眼神有点锐利的男人,低头在她妈妈的耳边道:“妈妈快把我放下来,爸爸看到了!”

    好像,就连家里的小动物都会知道穆总疼老婆,欢欢小公主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钦慕抬了抬眼,然后低声说了句:“没关系,妈妈喜欢背着欢欢。”

    “不要啦,爸爸会生气的。”

    欢欢立即拒绝,虽然她也很喜欢妈妈背着。

    钦慕无奈,只得慢慢蹲下,将欢欢放下来,欢欢立即自己朝着前面跑去。

    “穆程欢,你慢点,小心摔着。”

    钦慕看她那两条小细腿往下坡跑的有点快,担心起来。

    但是又要等着老爷子一起走。

    穆熠宸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便立即直起身往前走,却刚走没两步,欢欢就在前面趴下了。

    这时候穿得厚,别的地方还好,但是那小鼻子立即被蹭的往外冒血汁,手掌心也擦破了皮。

    连老爷子都跑起来,钦慕更是心疼的眼泪都要冒出来,立即往前跑。

    穆熠宸大步过去,将欢欢从地上扶起来,欢欢的鼻子里立即流出鲜血来。

    欢欢一抬手擦了下不太舒服的鼻子,然后看着手上鲜红的血,吓的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

    穆熠宸着急的皱起眉头来,小声的在她耳边哄着,然后抱着她就往回跑。

    真的是往回跑,钦慕在旁边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来给她擦着鼻子血,然后一边回头对跟不上他们的老爷子说:“爷爷您慢点走,不要紧的!”

    老爷子累的说不出话来,抬抬手示意他们先走,自己停在那里扶着膝盖大喘气。

    钦慕便跟着他们父女俩往里跑。

    一回去首先生气的就是冯芳华,等鼻血止住以后,那小鼻子被擦干净了,还在继续冒血汁,疼的冯芳华搂着欢欢抱着:“你们也是,那下坡路怎么能让她跑呢?平时我跟你爸带她出去,走着我们都要牵着手,生怕她摔了,你们倒好。”

    “也不是故意,您就别说了。”

    钦慕坐在一边不敢说话,穆熠宸说了一句。

    冯芳华看钦慕眼泪汪汪的,便也就不再多说,但是低头看着她的小孙女也是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欢欢进了家里这么久,他们都没舍得叫欢欢摔过跟头。

    “奶奶,我没事了!”

    欢欢抬手去想要摸奶奶的脸,特别懂事的想要哄奶奶开心,但是手上一摸到温暖的温度,又是一疼。

    冯芳华立即轻轻地抓着她的小手:“很疼死不是?奶奶帮欢欢吹吹就好了。”

    冯芳华柔声对欢欢说着,然后往她嘴上吹起。

    欢欢软软的在奶奶的怀里窝着,非常感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也没了那么多委屈。

    “刚刚慕慕都是怕我摔了才没顾得上欢欢,倒是穆熠宸,你小子站在门口看什么看呢?不快点过去接着我们欢欢。”

    老爷子在旁边坐着看着,忍不住替自己的孙媳妇打抱不平。

    穆熠宸听后也有些自责。

    “行了行了,小孩子摔着才长的快,大家都别大惊小怪的,我们欢欢这么坚强,早就没事了,是不是啊欢欢?”

    穆子豪拿着鲜榨的果汁去给欢欢,欢欢一仰头,看到那杯果汁立即就开心的冲着爷爷直点头。

    穆子豪笑笑:“我们欢欢真棒!”

    “爷爷也很棒!”

    欢欢并没有被夸的摇尾巴,而是安奈着激动的心情去夸赞她亲爱的爷爷。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下,心想你这丫头嘴巴倒是够甜。

    冯芳华也笑了下,温柔的去抚摸着欢欢的头发。

    早上的这场小事故总算以‘好’收尾,冯芳华给欢欢的学校打了电话给她请假,今天是不舍的让欢欢去学校了,跟穆子豪带着欢欢去学校。

    老爷子要去跟朋友遛鸟,穆熠宸送钦慕去工作室上班。

    车子到达他们工作室门口的时候简俨刚好也到,听到车子响,一转眼就看到钦慕从穆熠宸的车子里出来。

    穆熠宸从副驾驶的窗子看了简俨一眼,浅浅一笑便离去。

    简俨便那个姿势站在那里望着穆熠宸的车子离去,心想这小子现如今倒是不防着他了,要是以前,总要出来站一站,再损他两句才得走。

    钦慕也跟简俨一起站着,看着简俨看的方向,好奇的问:“您看什么呢?”

    “进去吧!”

    天冷,他穿的有些单薄,所以便先进去了。

    钦慕则是又站了几秒,心想穆熠宸的车子有什么好看的?

    “秋香等下到我办公室。”

    钦慕进去的时候对正在办公桌那里费劲的思考新花样的女孩子说了一声。

    秋香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的抬了抬眼,反应过来之后才k了一声。

    钦慕往上走着的时候接到罗丽的电话,罗丽约她晚上一块吃饭,钦慕只得委婉的拒绝:“晚上家宴在那边,罗姐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就可以。”

    钦慕猜测她是有事情。

    “那既然你没空就算了,就是想要提醒你,最近卞静雯一直带朋友到办公室来,不过那位外国男士帅哥我看面生的很。”

    “是吗?或者是她男友?”

    钦慕想到ad的侄子。

    “应该不是,ad的侄子我在照片上看过,这个帅哥还要高一些。”

    罗丽说着,往办公室窗口外看了眼,正好卞静雯带着那位帅哥来上班,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我等下偷拍一张照片发给你吧,或许你能查到。”

    罗丽想了想跟她说道。

    “不用了!如果这是卞静雯的别有用心,我也会赢这场比赛。”

    钦慕想了想,坚定的,从容的回应了罗丽。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我便不再多此一举了,先这样,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好!”

    钦慕挂掉电话后就进了办公室。

    ——

    晚上,a,景家跟穆家的饭局。

    钦慕自己到酒店,在门口遇到罗丽口中那位身材高大的外国帅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