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5 两位旧相识?
    二十岁那年圣诞节晚上,那位,跟她在广场求爱的男同学。

    如今,却是卞静雯的好友。

    钦慕站在那里跟那位男同学都吃惊的看着彼此,直到卞静雯的突然出现。

    他站在钦慕男同学的身边,客套的问了声:“两位认识吗?”

    钦慕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原本应该毫无关系的人竟然会走在一起,而且看上去,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

    “单独谈谈?”

    钦慕直接跟瑞森用法语,旁边的卞静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俩交流。

    瑞森跟卞静雯打了个招呼便跟钦慕朝着里面先走去,卞静雯只得站在边上等着,那种感觉叫她很不爽。

    其实最不爽的是钦慕,不过等她弄清楚所有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才更生气。

    卞静雯在边上等着,看着远处两个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忍不住牙根磨起来,手也不自觉的拿出包里的手机,拍照,那是下意识的动作。

    微博小号发出去那张两个人交头接耳的照片,顺便附上:姓女艺人,出轨国外帅哥!

    穆熠宸跟景峰还有赫连好前后开车到门口,然后就看到卞静雯站在旁边,不自觉的都好奇的看了卞静雯一眼。

    卞静雯感觉有人看她便也转头看向外面,然后立即微笑着,不失礼貌的跟他们打招呼。

    赫连好对她没好感,景峰更是根本不想认识这号人物,所以看也不看,穆熠宸更是看着卞静雯刚刚看的地方,那个身影,说起来其实他印象深刻。

    过了些年,那个身影好像挺拔了些,不过对他而言,依然是个渣渣。

    钦慕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听着瑞森说的话忍不住沉吟了一声,有点焦虑的,条件反射的扭了扭头,然后就看到了穆熠宸他们,顿时想起什么,脸色发白。

    穆熠宸阴霾的眸子看她一眼,然后迈开长腿朝她走去。

    钦慕下意识的就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像个紧张的三好学生一样等着他靠近。

    倒是瑞森,好奇的问了句:“他是?”

    “我先生!”

    钦慕用法语跟他交流了一声。

    瑞森早些时候在巴黎听说她未婚生女已经够吃惊,当听她亲口说她先生那三个字更是震惊的,犹如五雷轰顶。

    “熠宸!”

    钦慕在他走近后微笑起来,还伸手主动的搂住他的臂弯。

    赫连好跟景峰在后面看着都忍不住嘲笑了声,心想你这丫头到底为什么这么心虚,熠宸?

    熟悉他们的人可是都知道钦慕从来不会叫穆熠宸熠宸的,她都是直呼穆总的大名啊。

    穆熠宸垂着眼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虚,然后又看向她旁边的男人:“不介绍一下?”

    钦慕

    心想:还用我介绍?那年你不是都看在眼里?然后才把我给的吗?

    但是面上怎么敢反驳半句?

    “这是我大学同学,瑞森!他现在在跟卞静雯做一些事情。”

    钦慕说后面的时候凑近他耳边对他说的,好看的眼睛也望着他棱角分明的半边轮廓。

    穆熠宸眼眸稍动:“你好!”

    如果钦慕的法语还可以,那穆总的自然也可以的。

    瑞森虽然很吃惊钦慕的老公看上去气场强的吓人,不过法国人本就绅士,所以礼貌得体的伸出手。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瑞森说完,满眼惋惜的看了钦慕一眼,钦慕稍微尴尬的抽动了下嘴角,然后又低着头,手挽着穆熠宸的手臂不敢松开。

    卞静雯看的差不多,然后走上前去:“两位看来是旧相识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

    瑞森在英文跟法文之间流转的很自然。

    卞静雯稍微抬首表示明白,然后又笑着道:“真是没想到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缘分。”

    “全是孽缘!”

    钦慕低着头,很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跟卞静雯有缘分,嘲笑着说了那四个字。

    卞静雯脸上一阵尴尬,随即却笑着又看向瑞森:“我们去吃饭?”

    “那我们先走了!”

    瑞森看钦慕的眼神还是带着那种浓浓的情谊。

    钦慕稍微点头,穆熠宸则是根本不理人家,只是漆黑的眸子敏锐的盯着自己的老婆,像是她稍有不慎做个不恰当的表情,他就立即抓住,然后给她定罪。

    好歹他们并肩离开了,赫连好跟景峰才走过去:“两位,可否告诉你们最好的朋友,刚刚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

    赫连好好奇的先开口问。

    “问你的好朋友吧!”

    穆熠宸的声音,清冽,寡淡,冷漠,疏远。

    赫连好眼睛一抬,有点发懵,不懂穆总干嘛这么大的反应。

    之后穆熠宸跟景峰大摇大摆走在前面,赫连好手遮住半边嘴巴,小声问旁边的女人:“那个男人是你前男友?”

    钦慕吓的转头看她,不知道赫连好怎么会跟前男友联系在一起的。

    “真的是?我听说有人在巴黎跟你求婚来着,你二十岁那年。”

    赫连好看她那么吃惊,所以就跟她解释。

    “但是不是前男友!我们没有交往过!”

    钦慕没有解释求婚的事情,因为那是真的,但是解释了前男友事件。

    “这就不能怪穆熠宸不高兴了!”

    赫连好轻笑了下。

    “你还笑的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有多紧张?”

    钦慕小声跟赫连好说着,想起上次穆熠宸问她还跟瑞森联系不,她还说早就忘了瑞森是谁,结果,她今天就跟瑞森遇上了,并且还聊了好几分钟。

    “你是紧张,旁边那位卞小姐看的也紧张,跟她在一起的男孩子却是你的同学,你猜她是早就知道这事情,故意找这男人来恶心你,破坏你跟穆熠宸的关系,还是对你跟瑞森的事情毫不知情,然后现在恶心了自己?”

    “那我宁愿是后者。”

    钦慕跟赫连好在进电梯之前一直在窃窃私语。

    到了电梯里,因为穆熠宸那双眼,吓的钦慕半个字也不敢再多说,甚至喘气都变的小心翼翼的。

    赫连好跟景峰就在旁边看热闹,反正看热闹的从来都是不嫌事情大的。

    电梯缓缓的上升,钦慕的心却一直紧揪着,想要看穆总又不敢看,想要哄,又怕不小心碰到老虎尾巴,所以谨慎的很。

    电梯一开,叮的一声,钦慕的心也跟着,像是被警官铐上手铐的感觉,脸色还有点不自然。

    穆熠宸双手插着裤兜里先走出去,景峰跟在后面,赫连好撞了下钦慕的肩膀:“走啦!”

    钦慕赶紧的跟着出去,小碎步跟上赫连好:“帮我看看穆总的脸,可从容?”

    赫连好条件反射的歪着头去看了眼穆熠宸的脸,然后又慢下脚步对身边的女人耳语:“非常平常。”

    钦慕听后立即松了口气,感觉差点虚脱了。

    可是赫连好指的非常平常,真的是非常穆总的平常,不是旁人平时温和好说话的样子,而是冷的像风。

    好在今天这场两家人的聚会有长辈们在,所以穆总才没在饭桌上让她难堪,还帮她夹了菜。

    钦慕看着菜都有点不敢吃,赶紧帮他也夹菜。

    赫连好坐在她另一边,看她那样子无奈的歪过去在她耳边小声嘟囔:“我说大小姐,您就别这么紧张了,全世界都以为你们在冷战了。”

    钦慕听着那声很小的提醒不由自主的抬起眼眸来,然后看到长辈们故作看不懂他们俩的模样,顿时也羞愧的无地自容。

    “我们没有吵架!”

    那几个字,说完后她才发觉不对,好像是从自己嗓子眼里发出来的。

    长辈们稍微抬眼,为难的看她。

    钦慕顿时紧闭着嘴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俩不吵架我们才稀奇。”穆子豪玩笑了句。

    “就这样,别人都没办法拆散,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小冤家?”

    穆子豪说完后景贤宗也开了口。

    没想到这一场饭局的开场是以他们俩的关系,钦慕后来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安静的当个透明人。

    其实小辈们大都是透明人,长辈们一直在说话。

    景家老爷子跟穆家老爷子把景贤宗跟穆子豪都损了一顿,说起他们小时候来,好像他们小时候都不是什么好孩子。

    冯芳华忍不住吐槽了一声:“真好奇爸爸跟景伯父小时候的样子,像是爸爸跟景伯父这样的,在以前肯定是孩子头吧?”

    两位倔强的老头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用力的扯了扯嗓子,仿佛在提醒冯芳华小心说话。

    冯芳华不像是景贤宗的太太那么含蓄,所以就当自己没感觉到来自长辈的不满,只觉得有人说她老公,她得替她老公讨回来。

    穆子豪不说话,只是抿着嘴笑着帮冯芳华夹菜。

    明明两个人一把年纪,有时候有些小习惯,小动作,却是那么的亲密的,如热恋的时候。

    或者就连很多年轻人的恋情也比不上他们那么浓情。

    景贤宗的太太在他们对面坐着,看着他们那么恩爱都忍不住羡慕,景贤宗的性子比较闷,平时看着也比较严肃,所以他们夫妻倒是很少那么亲密的。

    如果说穆子豪跟冯芳华是温柔撒旦跟傲娇小姐的结合,那么景贤宗跟他太太就是霸道总裁跟名门闺秀最传统的结合,当然,爱都爱。

    小辈们看着长辈们之间的交流,其实心里也都各有想法,不过小辈们的感情生活显然好得多。

    景家老爷子扯了扯嗓子,看着他斜对面后来一直没有说话的钦慕,然后问了声:“钦家丫头,你不得单独敬我这个老头子一杯?回来后可是没有好好给我敬过一杯酒。”

    大家立即都看向严肃的景家老爷子,钦慕吓的一抬眼,满眼惊恐。

    “慕慕,你爷爷说得对,按辈分,你是该好好给他老人家敬杯酒。”

    穆子豪作为钦慕的公公,好生的跟自己的儿媳妇提醒了一句。

    钦慕冷静下来,双手捧起酒杯,站了起来:“那我先自罚一杯!是我不懂规矩了!”

    钦慕说着先自己干了一杯,大家都静静地看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大家都记在心里,但是也只能从心里慢慢散去。

    景家老爷子手里握着杯子却没拿起,只仰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钦慕。

    穆熠宸坐在钦慕身边也没说话,这两家吃饭会有这一出其实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只是,这两家既然没有绝交,那么这两杯酒倒是也无伤大雅。

    钦慕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微微一笑,笑着道:“这一杯祝景爷爷长命百岁,天天好心情。”

    钦慕双手捧着杯子,然后仰首就又是一杯。

    穆家老爷子很高兴自己孙媳妇这么识大体,不自觉的眼里都是满意的神情。

    景家老爷子没喝酒,只是用眼神示意她坐下。

    钦慕喝完酒后便坐下,也不敢多说什么。

    “我们三家的恩恩怨怨,皆是因为你们小辈之间的感情问题,所以我叫钦慕来敬这杯酒你们心里不要不服气,但是这些年,我也明白了熠宸为什么非要娶钦慕做老婆,所以上次我们家小晴回来被你们连夜弄走我跟小晴爸妈也没说什么,只一点,你们俩给我好好地,要是哪一天闹出什么丑闻来,可别怪我这脾气差的老头子又要跟你们翻脸。”

    景家老爷子心里不是不疼自己的孙女,只是有些事情他已经力不从心,更何况这三个人之间谁爱谁,谁多余他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今晚才会说了这些话。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却只是看着自己的酒杯。

    提起上次送悄悄回来的景晴离开的事情,穆熠宸心里倒是很坦然,他承认他的确是逼着兄弟们把景晴给送上飞机,就如他母亲当年派人亲眼盯着钦慕上了去巴黎的飞机。

    “我们会好好在一起!”

    钦慕立即表态。

    穆熠宸这才转眼看了她一眼,她很诚恳,他便又没说话,只是低了头,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她身边。

    “穆熠宸,你小子也表个态!”

    景家老爷子问穆熠宸。

    穆熠宸这才又抬眼看向老爷子,那锐利的眼神一抬即收,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浅浅的笑了下,然后寡淡的声音说了句:“丑闻不好说,但是这辈子肯定不会再有别人。”

    钦慕转头看了他一眼,颇为伤心。

    什么叫丑闻不好说?

    赫连好抿着嘴,真的快要笑出来,对于穆总的脾气她是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又做不到景峰那样无论何时都淡定自若的模样。

    “哼!你就拽吧!不过再让慕慕吃苦,我可是头一个不饶你。”

    穆家老爷子听了会儿,哼了声提醒穆熠宸。

    钦慕忍不住笑了下,氛围突然就变的有些活跃。

    穆熠宸对这两位老爷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是在厮杀他还能出点主意,但是这种亲情饭桌上,他实在是说不出别的什么来,只得保持沉默。

    “这丫头的脾气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让我儿子吃苦我就谢天谢地了!小好你跟慕慕关系好,她的臭脾气你是知道的哦?”

    冯芳华难得的替自己的儿子说话,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过。

    穆熠宸跟钦慕都吃惊的看着她。

    赫连好则是有点紧张,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被点名,然后笑着道:“是的,慕慕的脾气的确糟糕透了。”

    钦慕:“”

    “这丫头一来荣城,又何尝不是把我们穆家搅合的鸡犬不宁,不过现在啊,大家既然都是一家人我们就不说你什么了。”

    冯芳华说着说着,眼神里又带着宠溺起来。

    钦慕知道冯芳华只是想在两家长辈面前弄出一种平衡感来,便也不顶嘴。

    “其实慕慕性格挺好的,很活泼,也很稳重,事业也做的不错。”

    倒是赫连好的婆婆,突然柔声评价钦慕。

    她看钦慕的时候总带着一种愧疚的眼神,钦慕当然知道原因,但是钦慕实在是不希望这种眼神一直持续下去。

    钦慕后来跟赫连好一起去洗手间,又在里面遇到正在洗手的瑞森,瑞森听到她们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回头,然后就看着笑的那么开心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还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不由自主的心里激动。

    “钦钦!”

    钦慕听到那声陌生的钦钦忍不住又抬起眼来,看到瑞森的时候也是吓一跳:“瑞森,——我朋友赫连好。”

    有点尴尬,但是还是介绍了下。

    赫连好跟他轻轻握了下手,然后用流利的英文跟他说:“千万别靠‘钦钦’太近,她老公是荣城出了名的醋缸。”

    钦慕还笑着,但是已经有点僵硬,抬脚踹了赫连好的小腿一下,赫连好轻巧的躲开。

    瑞森忍不住笑了下,然后问道:“你老公是大学时候一直去找你的那个男人?”

    瑞森记起来穆熠宸,虽然已经模糊的记忆。

    钦慕点点头:“是的!”

    瑞森低了头,略微尴尬:“我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记得那个男人在他们学校的名声有多么糟糕,但是大意就是穆熠宸非常冷漠,不好相处。

    “没有!”

    钦慕只得这样回答,不然还能说啥?说穆总已经准备好手铐等着她回家后就给她上刑吗?

    “那就好!我很快会离开!不过还是希望有空可以一起吃顿饭,可以带朋友!”

    瑞森说着看向赫连好。

    “好啊!我很乐意!”

    赫连好觉得瑞森人不错,所以就答应了。

    钦慕咧着嘴想笑,但是笑的实在是太牵强。

    其实老同学相见,吃顿饭尽尽地主之谊本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吧,钦慕觉得他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但是偏偏好大夫这么大方的替她接了。

    钦慕在想,她到时候该怎么跟穆熠宸交代?或者怎么跟穆熠宸解释?

    离开的时候赫连好还又跟人家握手,不过刚巧被景峰给看到了,赫连好一出洗手间的门就看到景峰幽暗的目光盯着她,好像再想给她定什么罪。

    不过赫连好特别坦然的从他身边走过,还绕着他问了声:“干嘛那副表情,姐妹的朋友我们不该好好招待吗?”

    景峰没说话,只是皱着眉低了头。

    “你跟穆熠宸真是要把咱们荣城男人的脸给丢尽了不成?就不能像是人家巴黎来的男人那么绅士大度一次?”

    景峰

    就连出来抽烟的穆熠宸都听到了这话,不由自主的也拧起眉头来,他什么时候成了荣城男人的反面教材?

    走廊里有些幽暗,但是比不过男人深邃的眼眸。

    钦慕低着头装作看不见穆总不高兴的眼神,跟着赫连好旁边又回去,听两位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她们都很喜欢听爷爷们讲他们年轻的英雄事迹,或者他们喜欢提起的任何事情,就连冯芳华跟景太太这两位听了不下几百遍的,都安安静静的一直听着。

    穆子豪跟景贤宗偶尔小声说两句,两个人慢悠悠的喝酒。

    这晚各自回家已经不早,钦慕回到家后先去了孩子房间看过他们,欢欢鼻子上结了疤,看上去有点囧,又让她超级心疼。

    等到回了自己的房间,钦慕刚进了浴室门还没关,手刚刚伸到背后去准备关门,就突然被人制止。

    一转头,恍惚的看到突然出现的穆总的身影,那棱角分明,无情的轮廓,好像一枚印章深深地印到她的心里。

    “不是忘了吗?嗯?”

    他的手捏着她的手腕举高,三两步就将她逼退到墙根去,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低着眉眼望着她被他挡的模糊了的脸,声音里都是不容置疑的愤怒。

    “又记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正经点的,但是就是忍不住笑了下。

    然后下巴被捏住了。

    钦慕疼的立即仰头,撅着下巴望着他。

    “又记起来了?他来干什么?别跟我说他是来帮卞静雯设计时装,否则怎么会跟你眉来眼去?”

    穆熠宸捏着她的下巴更用力了些,而且那结实性感的胸膛还用力抵着她,钦慕觉得自己的胸口都发疼了。

    唇瓣不自觉的被牙齿咬住,钦慕难过的望着他,下巴被他捏的有点疼:“穆熠宸,他的确是来帮卞静雯的,他跟卞静雯的男朋友是驴友。”

    穆熠宸

    “他之前完全不知道我来荣城发展,我保证。”

    钦慕看着他紧皱着眉头,立即多解释一句。

    “我管他是什么东西?”

    穆熠宸说着,然后低下头就去吻她的唇瓣,不,是咬。

    钦慕顿时疼的闭上眼,眉头也紧皱着。

    他的牙齿咬着她柔软的唇瓣,一点点的扯着,像是要将她给咬死,不,是要折磨死她。

    有时候在床上,穆总说喜欢她喊疼,呵呵。

    钦慕对他这种变态的行为,非常不耻,可是今晚

    “还有把握赢吗?那场比赛?”

    他折腾了一会儿后过了瘾,问了声正事。

    “嗯!正好多年没有比拼过,切磋下也不错。”

    钦慕答应着。

    穆熠宸看她那么有自信,只是不爽,她要跟她的老情人切磋,不管输赢那男人绝对不会生气,可是他就不会了,他会很气。

    “给我距离他远一点。”

    穆熠宸低声下命令。

    整个浴室里,除了浴缸里放水的声音,就是他那低沉的声音最入耳。

    钦慕吓的小心口一紧:“嗯!”

    穆熠宸又去吻她,还是那么强行的,蛮横的。

    钦慕被他亲的嘴巴很疼,但是还是不得不提醒他:“小好答应明天中午跟瑞森一起吃午饭,我们三个一起。”

    她的声音特别小,说的时候眼神小心翼翼的望着穆熠宸。

    穆熠宸还抵着她呢,听她说完那话的时候冷哼了一声,直接将她翻过身,让她的手贴着墙上扶好,然后贴着她的后背,不可描述起来。

    “不准!”

    冷冷的两个字,然后不让她再跟他说半个字,撞的她快要飞出去,若不是前面是堵墙。

    “穆熠宸,你别这样!我们到床上去再来好不好?”

    钦慕难过的快要死掉,墙是冰凉的啊。

    “好!今晚所有要求都会一一满足你!”

    穆熠宸贴着她耳边提醒,声音小的让她浑身发麻,好像一把小刀在她肌肤上轻轻地划开。

    钦慕就知道自己今晚肯定会被他搞死。

    果不其然如她所料,第二天她差点爬不起来。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因为第二天上午她终于趴在床上关注了下微博,然后就看到了关于自己的微博。

    微博号叫瓜瓜的男孩子发的一条微博,是她跟瑞森在酒店交谈时候,这条微博今天早上才被顶到上面去,钦慕看了下微博下面的留言,已经达到了上万条,吓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怪不得能传到微博上去,原来根本没有用穆太太或者钦慕的名字,而是姓女艺人。

    钦慕没去看评论,只是把手机随便一放,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刚睡醒的眼望着屋顶的灯。

    这个叫瓜瓜的男孩子应该很了解她的事情,所以才能把照片拍的这么恰到好处。

    钦慕不知道这倒底是什么人传的,因为她没听说过的狗仔名字实在太多,她被狗仔跟踪了?

    可是又觉得不可能,她可是穆太太,穆熠宸早就跟媒介打过招呼,不准他们不经同意乱发消息。

    所以,这个瓜瓜,会不会是别的什么人?

    钦慕又转头去找到手机打开,然后看瓜瓜的资料,显示的资料实在是少的可怜。

    突然之间,感觉毫无头绪。

    而穆总此时已经不在家,她躺在床上想要爬起来又觉得两腿发麻,所以就那么颓废的躺在那里,又把手机一丢,翻个身,抱着穆总的枕头没心没肺的想要继续睡。

    只可惜,再也睡不着。

    中午十一点半她收拾妥当,穿着得体的,散着一头长发出了家门,开车往a。

    被穆总留在脖子上的吻痕,钦慕用一条丝巾给缠了起来,但是还是觉得不妥,便将头发都拢到胸前。

    到了酒店她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停车场去,然后从另一个门往里走。

    却没想到还是遇到了卞静雯,卞静雯见到她后很高兴:“瑞森邀请了我过来一起吃午饭,听说你会带赫连小姐?不过看样子你是一个人前来呢,该不会是”..

    “想那么多做什么?有空不如多想想怎么赢过我。”

    钦慕说了声,然后先走在了前面。

    电梯里钦慕站在里面,卞静雯站在她前面,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卞静雯低头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却是看一眼后立即就把电话拒绝了。

    钦慕低着眉眼下意识的看着而已。

    寂静无声的电梯里又传来手机铃声,当然还是卞静雯的手机。

    而且还是同一个号码,卞静雯只得拿出手机,但是却没有接。

    钦慕站在她后面,感觉她的后背都在发抖。

    这个电话来会是来自什么人?

    为什么能让一向自持,装模作样的卞静雯发抖?

    后来卞静雯直接关了机,因为手机一遍遍的响着,响到她想把手机摔掉。

    电梯开了之后钦慕低着头从她旁边先出去,卞静雯看着钦慕的背影更是死死地捏着手机,出去电梯之后没有立即跟上钦慕,而是拿着手机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