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6 两小无猜
    卞静雯打完电话回去的时候虽然已经端着美丽的笑容,但是脸色缺是略差,她端庄的坐在瑞森旁边跟瑞森道歉:“刚刚爸妈电话,等久了吗?”

    瑞森笑笑,稍微摇头表示并没有等久,绅士的双手合十抵着自己的下巴,转眼又看向钦慕,却发现钦慕心不在焉。

    钦慕心里在想,怎么可能是父母的电话?刚刚电梯里响了好几次都被拒接,如果是父母的电话她大概恨不得在钦慕面前秀家庭幸福。

    能让卞静雯这么乱了情绪的电话,钦慕猜测可能跟这里的某个人有关系。

    卞静雯可真的是张汝佳跟监狱里那个男人的女儿。

    钦慕觉得自己对她了解的实在是太多,多到让自己觉得心烦。

    “瑞森,你可没告诉我,今天就钦小姐一个人来赴约哦,我虽然没准备做电灯泡,但也不准备离开了哦!”

    卞静雯发现钦慕的表情有些严肃,便转头跟坐在旁边的帅哥打招呼道。

    瑞森绅士的笑着,声音缓和:“赫连小姐去了洗手间!”

    卞静雯顿时瞪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又豁达的笑开:“原来是这样啊!”

    钦慕总觉得很虚假,原本的同学聚会让她觉得没意思,所以一顿饭下来,除了跟赫连好说话的时候,她跟瑞森一直在用法语交流,逼的卞静雯后来脸色也变差。

    瑞森很喜欢手肘抵着桌沿,双手合十在下巴下方一点,干净的衬衫袖口挽着十厘米,露出他精壮的手腕,还有‘性感的体毛’。

    “这位穆总是你以前的孩子爸爸?”

    瑞森问她。

    “嗯!”

    钦慕无奈耸肩。

    瑞森绅士的挑了下眉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感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真的很难让别人攻破。

    除了钦慕没人听懂他在嘟囔什么,钦慕很快便转移了话题:“这些年你在做什么?”

    “游山玩水,自己开了家时装店,一边设计一边卖,很小众。”

    瑞森倒是很乐意跟钦慕聊起自己这些年,也或者还有同学的情谊在吧。

    钦慕点点头:“我也一样!”

    瑞森听后忍不住笑的宽厚的后背有些发颤,却还是那么绅士的样子。

    赫连好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个男人迷住了,本来就长得帅,又爱笑,关键是笑起来那么阳光,赫连好仔细瞧了瞧身边的三个人,忍不住感慨,都是设计圈的才子才女,竟然不仅有才,还一个个的这么美,这要是叫影视界靠颜值的人见了,该多么伤心啊?这一张张脸可都是纯天然的。

    卞静雯偶尔跟瑞森说两句,不过瑞森都没空理她,虽然很绅士的回答她的问题,但是还是更喜欢用法语跟钦慕聊天。

    ——

    吃完饭赫连好跟钦慕背着包到楼上去喝咖啡,在清闲的咖啡厅里坐下的时候,好奇的问钦慕:“刚刚那是故意的?”

    “嗯?”

    钦慕疑惑的看向她。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角落里有些暗的地方,被一颗高大的绿植挡住了。

    “刚刚在包间里吃饭的时候,跟瑞森用法语。”

    赫连好便提醒她。

    “的确!”

    钦慕忍不住笑了下。

    “我来之前跟瑞森发过信息问他卞静雯懂不懂法语,所以刚刚才故意在她面前**语,是不是觉得很刺耳?”

    钦慕好奇的问了声,有点抱歉让自己的姐妹耳朵受虐。

    “我还好,我反正就是蹭饭的,只是我看卞静雯的脸色很差,估计被你用随意的语言给羞辱的很难受。”

    赫连好笑了下。

    服务生过来上咖啡,两个人便脱了外套捧着咖啡坐在沙发里过休闲的下午。

    “你们工作室的人跟卞静雯的设计比赛怎么样了?上一期正在手术一直也没再看重播。”

    “我原本以为卞静雯的确在设计方面有些造诣,但是现在她既然过来找人帮忙。”

    钦慕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并且人心不古,不能乱猜的,猜来猜去越来越错,只能自己去求证真实或者虚假。

    “这个卞静雯,我反正是一点也搞不懂。”

    赫连好也想了会儿,然后皱起眉头,赫连好觉得卞静雯应该有很多她们不知道的秘密。

    “卞静雯真的是张汝佳的女儿?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可是我今天仔细端详了下,她们母女还真是有些相似之处,脸上,跟行为都。”

    “同感!”

    钦慕说完还咬了咬牙根,表示她真的讨厌那个人到了极限。

    赫连好捧着咖啡望着她等她多说点。

    “否则她怎么会突然跑来找我的麻烦?又不是我杀害的张汝佳,我倒是觉得张汝佳的死跟她脱不开关系!”

    钦慕就又说起来,眸光里透着敏锐。

    “唉!证据呢?”

    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有点颓废。

    钦慕无奈的挑了下眉头没再多说,端起咖啡来轻抿着,敏捷的眸子被长睫遮住,咖啡的香气让她舒服了一些。

    证据?

    往往证据就摆在你我面前,却没人愿意相信。

    就好像,人心本善,哪有人会愿意相信,女儿会真的致母亲于死地?

    如果说卞静雯是来替张汝佳报仇,应该是有很多人会相信的。

    钦慕后来低了头浅笑了一声,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很弱小。

    “对了!你们圣诞节打算怎么过?”

    赫连好觉得刚刚那话题有些让人心烦,所以换了话题。

    “圣诞节?爸妈要带爷爷跟那小兄妹俩一起出国去玩,据说江少已经答应陪同穆倾心一起追过去,在英国集合。”

    钦慕想到昨晚上穆倾心给她打电话吐槽穆总的事情,心情顿时好了些。

    “那你们俩单独留在国内啊?”

    “嗯!穆总公司有酒会走不开,我嘛”

    “穆总不让你跟着走吧?”

    赫连好一下子就听出钦慕话里隐藏的小秘密。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如果我可以出国,就不是去英国了。”

    她想回巴黎,在那里过了那么多圣诞节,她想继续去那里过圣诞节。

    “穆熠宸这家伙真是,他们常常说你是被吃的那个,但是我有时候真觉得他把你吃的死死地。”

    赫连好眼瞅着钦慕,十分认真的对她讲。

    “穆总的确是很霸道,有些时候真是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可是,小好——”

    钦慕游走到很远的眼神终于回来,对赫连好温柔的微笑。

    赫连好立即便明白她的意思,钦慕早就妥协了。

    “我就愿意留你在荣城,这样我也不至于没个伴。”

    赫连好端起咖啡跟钦慕的轻碰。

    “嗯!我愿意留下来做你的精神寄托,在景检察官欺负你的时候做你的肩膀让你哭泣。”

    “滚!你才要哭泣!”

    赫连好听后忍不住噗笑了一声,回骂钦慕。

    两个人瞬间都笑起来,过去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是大家都在相望着美好的未来。

    后来赫连好回了医院,钦慕便去了楼顶穆总的办公室。

    只是当她推开门发现穆总正在跟一位年纪相仿的,西装革履的男子聊天的时候,才诧异的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我以为”

    “介绍下,我太太,钦慕!”

    穆熠宸跟他对面的男人先看见了她,穆熠宸看着钦慕尴尬的表情在钦慕道歉之前先介绍。

    钦慕的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微笑着跟陌生人打招呼:“你好!”

    “久仰大名!”

    那位跟穆熠宸年纪差不多的外省男子很是客套的跟她打招呼。

    钦慕听到久仰大名四个字,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刚刚韩西还在跟我讨论上午看到你挂在微博榜单上的事情。”

    穆熠宸起身走到她面前,搂着她往前走的时候顺便在她耳边提醒她。

    刚刚才放松下来的女人立即又有些尴尬的,嘴角抽了下。

    这事真是

    好在昨天穆熠宸就在现场,否则她真的是有理说不清了。

    “韩西是我的大学同学之一,关系不怎么样的那种。”

    穆熠宸给钦慕介绍。

    钦慕:“”

    “如你所见,我们关系的确很差,相比景峰他们,我简直不值一提。”

    韩西说这话的时候笑的有些妖孽。

    钦慕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后悔自己来楼上,也没人跟她说有客人,并且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能心血来潮,就近休息了。

    “是不是要午睡,进去等我!”

    穆熠宸没让钦慕站太久,怕她尴尬,直接堂而皇之的问她是不是午睡,然后搂着她进里面的房间里。

    钦慕进去后转身想要跟他说话,穆熠宸却已经关了门,钦慕无奈的沉吟了一声,然后去休息。

    至于门外,韩西有点看不下去:“真没想到宸哥喜欢的是这种调调的女孩子。”

    “她回来的时候同学们有一起吃饭,不过当时你正忙着在外地泡妞!”

    穆熠宸的言下之意是别怪我让你第一次见,是你自己错过了机会。

    “是我的不对,电视上见过几次,跟现实生活中也没什么差,怪不得景晴入不得了你眼,这女孩子的眼的确更清透一些。”

    韩西笑着说道。

    穆熠宸听到景晴的名字不怎么高兴,但还是微微一笑:“这次过来住几天?”

    “就一两天吧,平安夜之前得回去给女友大人准备礼物。”

    韩西说道女友大人的时候眉头挑了挑,像是那种没女人的时候着急想要女人,有女人的时候又烦恼伺候女人。

    礼物?

    穆熠宸突然想到很久没有给钦慕准备礼物,上次给她定制的车她也一直放在车库没有开,他知道自己是没有投其所好了,但是她喜欢什么?他总不能给她买一叠画纸放在家里当礼物吧?

    其实房间的隔音很好,但是钦慕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一些。

    韩西现在住在酒店里所以才来跟穆熠宸打招呼,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

    韩西走后穆熠宸才去房间里,看到钦慕正躺在床上抱着枕头快要睡着,直接躺倒外侧,侧身搂着她盈盈可握的小蛮腰。

    钦慕感觉到腰上的重量便清醒了,有点闷的嗓音低问:“同学走了?”

    “他过来出差便找我坐坐而已,很孤僻的人。”

    穆熠宸几个字就把韩西给评价了。

    钦慕倒是没看出来韩西很孤僻,心想这世上还能有比你更孤僻的人?

    “跟瑞森的午饭用的还愉快?”

    “有你免单,怎么会不愉快?”

    钦慕回应他,唇角隐隐的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穆熠宸也跟着轻笑了下,他老婆的同学来吃饭,当然是他给免单,不过付钱的其实还是江大少,江之远自己搞的赌约,输了当然得自己认命了。

    何况江大少还找他老婆**情军师,给点补偿也是应该的。

    “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

    穆熠宸随口一问。

    钦慕一怔,圣诞节还要送礼物吗?好麻烦。

    “别送了!”

    因为不想送礼物,所以拒绝收礼物了。

    “穆太太,你这么敷衍你男人真的合适吗?”

    穆熠宸稍微抬头,认真的望着她。

    钦慕转过身去面对着他,抬手懒懒的勾着他的脖子上:“那不然你随便送什么,我就不用回送你了吧?”

    穆熠宸

    “原来穆太太不想要礼物的原因是怕还要回赠与我?你是想要欠我多少礼物?嗯?”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捏了下她的脸颊,钦慕难过的五官都扭曲了。

    “必须要礼物,否则我就要送你份大礼!”

    穆熠宸要挟。

    钦慕

    钦慕在想穆总的大礼,肯定比满清十大酷刑还要可怕,所以,她得准备给穆总买礼物了。

    唉!

    可是她能送他什么呢?

    穆总出手阔绰,每次一出手就是汽车游艇,再不然就是房产,就差把家里生产的高级药品送给她了。

    可是她能送什么?

    一个是生意场上的大佬,富翁!

    一个是时装圈的小小设计师,还在奋斗中的穷女孩。

    下午三点多他去开会,钦慕去了工作室,小美听到她说礼物的事情,便跟她说:“你楼上睡觉的房间里不是还放了一个大盒子吗?就是在那个衣橱里。”

    “是吗?”

    钦慕疑惑了一下,压根忘记自己在橱柜里放了什么。

    “是啊,不是你以前给穆总设计的西装吗?送出去多有意义,还省下一笔钱。”

    前面的话钦慕都没怎么在意,但是后面说省下一笔钱,钦慕的敏捷的眸光一亮。

    后来她从办公室出去,打算去睡觉的房间看看那件衣服,她想了起来,那件已经有些年岁,有些历史的西装,此时在穿在他身上恐怕也已经不合适,只是送给他,他肯定会很高兴吧。

    只是刚出门就遇到简俨从外面回来,简俨站在门口点了根烟,然后问她:“圣诞节怎么过?”

    钦慕张了张嘴,还不等回复,他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突然又喃喃道:“不用说了,我明天回去,过完节再回来。”

    钦慕心内有些不舒服,她真的对简俨是如父如兄的感情,看他欲言又止的那么不高兴,钦慕心里也很难过。

    “简俨,其实你可以留下来。”

    “留下来跟你们夫妻一起过?不是家里的长辈都带着孩子出门了吗?我怎么能当那个大灯泡?”

    钦慕又张了张嘴,其实想告诉他,她跟穆熠宸已经老夫老妻的,没有那么多讲究,可是想了想,终究只能闭嘴。

    其实最难受的不是她,是简俨,简俨后悔问她,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简俨一走秋香又过来找她商议设计图的事情,去拿衣服的事情便也就那么被抛之脑后了。

    ——

    圣诞节很快来到,工作室的伙伴们全都放假回国过节日,连简俨也回了巴黎,至于原因

    或者寂寞会使人发狂,即便是个定力十足的人,每天看着喜欢的人跟别的男人恩爱终也有要克制不好的时候,简俨在那时候来临前选择离开,跟ad一起。

    穆家这天也是空荡荡的,长辈们带着孩子去感受国外的节日气氛,穆熠宸跟钦慕盛装出席了酒店的平安夜聚会。

    致辞后却是将全场交给秦逸等公司的高层来掌控,穆熠宸带着钦慕悄悄地离开,穿着礼服回了他们最先住过的公寓。

    好像无论多少年过去,这儿都成了他们俩最喜欢的一个地方。

    穆熠宸把车子停下后带着她一同进了电梯,钦慕问他:“为什么又回这里?”

    穆熠宸没回答她,只是深深地看她一眼。

    钦慕有些似懂非懂,也没再问他,至于礼物

    钦慕很没新意的去店里拿了件大衣算作礼物给他,穆熠宸却送了她一颗鸽子蛋。

    煮饭前穆熠宸把她安置在餐厅里坐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精致的盒子来放到她眼前:“自己打开看,我去准备晚饭。”

    钦慕没说什么,因为她对盒子里的礼物非常的期待。

    但是当她看到那颗鸽子蛋,然后立即觉得那鸽子蛋发光发热到这个公寓都要容不下它。

    她不过是送了件几千块的大衣,他就送她这么大的礼,这

    因为从酒店带了一只烤鸭回来,所以穆熠宸做了一份鸭骨汤,然后把烤鸭摆盘,又做了个蔬菜水果拼盘,两杯尚好的红酒。

    他准备好一切后坐下,看钦慕还在看着那颗鸽子蛋发呆,忍不住问道:“傻了?”

    “不是!我在想,你介不介意我卖掉?”

    钦慕说着抬眼看向穆熠宸,眼神里还小心翼翼的。

    穆熠宸眉头皱了下,责备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拿起酒杯:“干杯!”

    钦慕赶紧的把酒杯端起来,却没让鸽子蛋离开自己的视线。

    “卖掉的话最好晚几年,应该会升值不少。”

    穆熠宸说道。

    钦慕连连点头:“嗯嗯!穆总你真豪,我觉得我快被你的鸽子蛋砸死了,不过我心甘情愿的。”..

    钦慕那眼神仿佛在说,这种惊喜再多给我来几次好不好?让我被这些东西砸死了吧!

    穆熠宸更是一眼就看穿她心里所想,只是不戳破她而已。

    吃过晚饭穆熠宸并没有把她扛到楼上卧室去,跟她在客厅的窗口站了会儿,感觉饭后过了快半个小时,身心都舒服了才从她身后慢慢将她抱住:“你那份礼物,为夫非常不满意,所以,你知道你该补偿我?”

    钦慕不知道,只是他那行动,不是早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计?

    钦慕很享受被他从后面抱着,依靠着他胸膛里,两只手抓着他的手腕在小腹不让他乱动:“穆熠宸你带我来公寓就是为了做这个吧?”

    “钻石不够大?”

    “不够多!”

    钦慕听到钻石立即笑了笑,像只喂不熟的小东西。

    穆熠宸在她肩膀轻轻地咬了一下,将她的礼服拉链从一侧轻轻地拉开,里面的胸衣也被轻易的扯了出来。

    外面渐渐地飘起了小雪,在黑夜里,在昏暗的光芒中,那雪花儿给人格外温柔梦幻的感觉。

    钦慕只觉得胸口一松,只是不等她喘息,身子就被人给压到玻幕。

    钦慕下意识的就抓住了旁边的窗帘在身前:“喂!穆熠宸!”

    “嗯?”

    他一边从后面掀起她的长裙,另一只手还从拉链里放她的胸口上。

    “很凉!”

    “忍一忍!”

    穆熠宸低声说,咬着她的耳沿叫她情不自禁的开始发痒,难受。

    穆熠宸的技巧从来都是很好的,好到叫她有苦难言,好到叫她不能自己。

    “早知道就穿那件蓝色的短一点的礼服。”

    穆熠宸说着的时候已经愤愤不平,下午她要换那件蓝色的,他嫌弃不过膝盖太短,所以才又逼着她穿上这件长的,将她的大长腿完美的全部遮住。

    现在又嫌弃她穿的太长了。

    男人啊!真是奇怪的动物!

    两个人从窗口一直玩到沙发,又到楼梯,再到楼上卧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

    两个人的手机不知道响过多少次,但是都没人接过。

    那头的人都等的着急,却又无奈。

    秦逸后来也想开溜,大家都玩疯了,喝完酒又在唱k。

    溪秘书一直被一位男同士拉着在唱情歌,除了顶楼的人,好像办公大楼那边的同事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俩在交往,但是实际上

    秦逸在边上坐着,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后来实在受不了了,将烟直接扔在地上,用黑亮的皮鞋底碾压灭掉,然后站了起来。

    偌大的包间里,谁管他开心不开心,大家都在凑热闹,看热闹而已。

    只有溪秘书看到他突然走向她,溪梦心里一紧,抓着话筒的手也用力了几分,而那位男同士还在对着她深情的唱着那首老情歌。

    秦逸把领导用力拉了下,然后走上前去,将那个男人直接从溪梦面前给推开,伸手去抓住了还拿着话筒的溪梦。

    溪梦怔怔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要干什么,这一刻,她没有在工作室后的警惕与觉悟,脑袋已经因为他的突然靠近而空挡了。

    而那么大的空间里,很多人都渐渐地看向他们。

    秦逸突然拿过她手里的话筒,然后拉着她站到桌上去。

    溪梦吓的差点腿软,他的手揽着她的腰上,将话筒放在自己的嘴边,眼里是压制太久的怒火中烧。

    “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事,我跟溪梦已经正式确定关系,以后你们这些小子谁要是再敢打她的主意,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秦逸难得的这么严肃的,说的却是私事。

    大家都震惊的看着他们,全场除了音乐的声音再无其他,有几个女孩子震惊的都捂起嘴巴来了。

    秦逸说完后拉着溪梦就往外走,溪梦低着头抱着自己的包,努力忍着笑。

    她一直在等,她好像等到了。

    她不再提结婚,甚至不主动找他,什么都不为难他,只是任由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现在,她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吗?

    回去的时候两个人叫的车,因为都喝了酒所以不能自己开车。

    秦逸拉着溪梦坐在后面,很宽敞的,可以做三个人的座位,两个人却紧紧地挨在一起。

    他拉着溪梦的手一直没松开,因为后来在车子里没人再说话,溪梦渐渐地冷静下来后发现他握着她的手的掌心里竟然有湿汗。

    “我们就这样走了合适吗?”

    溪梦只得打破了沉默。

    司机师傅在前面开车,把自己当隐形人一样,但是后面终于有了点声音他也松口气,刚刚他们俩一上车就紧绷着脸,明明看上去已经是很成熟的年纪,但是好像小孩子第一次做那种事怕被家长抓包的样子,吓的司机师傅也一直没好意思大口喘气,生怕让他们更别扭。

    “有王总跟赵淮在。”

    秦逸抓着她的手松了下,却又紧了些。

    搞的溪梦也没办法放松心情。

    到了溪梦的公寓楼下,秦逸付了车钱跟她一起下了车,溪梦转头看着他:“你要上去?”

    “今天是圣诞节!其他情侣应该都在一起过。”

    秦逸听到那一声疑问后心里非常悲伤,但是压抑的情感就要爆发,他不想离开也是真。

    司机收了钱就走了,秦逸跟溪梦站在小区门口看着彼此。

    后来溪梦低了敏锐的眼睛,她低头的时候看到了雪,然后又朝着旁边抬了抬头。

    秦逸却一直看着她,早在从a出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下雪了,而那时候溪梦被他的举动搞的早就忘了自己是谁,更忘了今夕是何年,所以现在才发现下雪。

    溪梦走在了前面,低着头。

    秦逸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在她这里留宿了,不过

    其实每次她都很紧张,都三十岁了,但是对这种事,竟然还很紧张。

    而且,老实说,她以前看过书上说男人那个器粗搞的女人要死的时候,心里是不怎么相信的,只以为外国的男人才那样,但是那晚秦逸叫她知道,中国男人也一样有那么伟大的——

    秦逸其实心里有点嫌弃她慢慢吞吞了,到了楼上她开门的时候速度都慢的厉害,秦逸知道她不情愿,所以只得耐着性子等着她把门打开。

    “秦逸,那个,今晚”

    溪梦打开门进去后却立即转了头,将内心激动的秦逸给拦在了门外,秦逸眉头一皱,黑暗的眼眸望着她。

    “今晚能不能让我自己,单独过!”

    她咬了咬下唇,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拒绝他。

    秦逸

    “外面在下着雪,你想要看雪人吗?”

    秦逸作为一个‘晚年’才找到正常女人,才谈了一段正常感情的‘老男人’,绝非溪梦想的那么单纯。

    溪梦

    看雪人?

    溪梦好久才反应过来,而秦逸那双黝黑的眼睛,已经像是要把她给吃了,虽然他的两条腿还在努力安奈着没有迈进去。

    溪梦不得不又把抵着门的手松开,侧身让出进去的位置。

    “谢谢!”

    秦逸很是礼貌的说了声,双手插兜走进去。

    溪梦抬起头来,先不说他那句谢谢有多让她伤心,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说了谢谢之后,一转头就突然靠近她。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啪的一声,灯也被关上了!

    溪梦被抵着门口,黑暗的空间里,只听着男人粗狂的喘息,下一刻就被吞没了呼吸。

    “溪梦!”

    “嗯?”

    “最近怎么不提结婚的事情了?”

    周遭突然安静的,一片纸掉在地上都听的一清二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