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7 穆太太,穆先生很爱你!
    “不想为难你!”

    ——

    秦逸第二天在穆熠宸的办公室里坐了半个小时,穆熠宸看他一直不说话也不催他,就静悄悄的看起文件来,直到半个小时后,秦逸突然开口:“熠宸,我是不是该结婚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幽暗的眼眸里却多的是疑问。

    秦逸看着他那眼神如黑洞一样要将他吸进去,赶紧的解释:“我是觉得,我好像也到了适婚年龄,我爸妈一直在催我,而且,溪梦好像也很适合做妻子,你说呢?”

    秦逸显然是紧张的,虽然说这话的时候,他使劲压迫着自己的紧绷感。

    “溪梦倒是真的做老婆的不二人选,不过,你不是做老公的第一人选。”

    穆熠宸有点为难的提了一句,眼睛看他一眼后就垂下了,继续看他的文件。

    秦逸

    “兄弟,我现在在说正事,我是认真的!”

    秦逸激动的身子稍微前倾,双手抓着桌沿,那双大眼睛里因为急迫竟然有些空洞。..

    “我没有应付你啊!”

    穆熠宸又抬了抬眼,特别认真的。

    秦逸再次被伤,感觉快疯了。

    他去找景峰,景峰正在忙公务根本没空理他,他这才来找穆熠宸,幻想着穆熠宸可能会良心发现跟他分析分析,结果

    穆熠宸,永远都是穆熠宸的吊样。

    “好好好,那你说我是求还是不求?——我指,求婚!”

    秦逸急躁的从椅子里弹了起来,双手撑腰,站在椅子旁边直直的望着穆熠宸,等待穆熠宸给他指一条明路。

    穆熠宸低着头看着文件,也被搅合的看不下去,无奈的把文件放下:“你的人生大事,自己做主。”

    别到了未来某一天,再去找兄弟们的麻烦。

    这也是大家不给他出主意的原因,兄弟们能帮他追女孩子,但是到了婚姻大事上,必须他自己拿主意。

    “我要是自己能做主还来找你?你不知道她以前一天跟我提十遍要不要结婚,现在一个字都不跟我多提,昨晚甚至不想让我进她家门,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吗?我恨不得冲进去,管她同不同意。”

    然,事实上,他是等到溪梦同意才敢进去的,并且内心翻江倒海,外表却道貌岸然。

    溪梦其实就站在外面,本来要来汇报工作,结果却听到了里面有昨晚在她床上缠着她一整夜的男人的声音。

    他虽然年龄不小,但是在婚姻方面,好像还懵懂的像个孩子。

    溪梦是很紧迫的,关于结婚的事情,她想越快越好。

    可是她突然想起了她妈妈那句话,感情是急不得的。

    所以,算了!不差这一两年。

    她推开了门,在秦逸问穆熠宸:“我现在求婚怎么样?”

    “并不需要!”

    秦逸跟穆熠宸同时转头看向门口。

    溪梦抱着文件大步走进来,走到秦逸的面前,看着一脸难堪的秦逸,她却是十分认真的仰头望着他:“不需要那么着急,等你做好准备。”

    秦逸

    “老板,这是今天需要你签字的文件,还有这周的行程表也在里面,我先出去了。”

    穆熠宸没说话,溪梦走后办公室里一片死寂。

    秦逸觉得自己像个小媳妇,特别没用。

    逼的一个女人那么坚强,他怎么会卑鄙到这种地步?

    一个一米八多,三十岁的男人,平日里对待生意伙伴,对待敌人,都是游刃有余,但是在女人方面,在婚姻大事上,却这么婆婆妈妈。

    穆熠宸不稀罕搭理他,他知道,那是因为他的确是让穆熠宸失望了,也很让兄弟们失望,大家都在等他

    等他跟溪梦求婚?

    秦逸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但是却转瞬就走了出去。

    穆熠宸这才抬起眼看着门口,他知道,秦逸终于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溪梦的手在键盘上,但是她刚刚还是紧攥着双手,她在紧张,她不知道自己刚刚那么冲进去说那些话对不对,但是听到门开的声音她立即松开了自己的手在键盘上。

    “跟我走!”

    秦逸走上前去弯身拉住她放在键盘上的一只手。

    溪梦的手腕冰凉冰凉的,抬眼恍惚的看着他:“干嘛?”

    “去结婚!”

    秦逸很认真,表情十分的严肃。

    溪梦不敢动,只是仰着头呆滞的看着他,想要跟他说什么,但是张着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就那么艰难的看着他。

    “快点!中午十二点民政局下班。”

    溪梦还是不敢置信,张了好几次嘴,慢慢从椅子里起来的时候顺便问他:“你,你怎么知道民政局十二点下班?”

    他怎么能告诉溪梦,他偷偷地去过好几次民政局门口,他看着进进出出的那些男男女女好多次,他在端详他们脸上的表情,不管是去结婚的还是离婚的,他想要从中找到答案。

    然,他没找到想要的答案,反而发现民政局的下班时间。

    秦逸拉着她就往电梯那里冲,走的特别快,后来溪梦都是小碎步跑着跟着他。

    穆熠宸从办公室里出来,站在门口悄悄地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秦逸拉着溪梦去民政局。

    穆熠宸眉头微挑,心想,年前这俩人无论如何,证件应该是领了。

    领了证,以前想通的,想不通的,全都慢慢通了。

    其实爱了就是爱了,不需要那么纠结,就像是他,知道自己喜欢那个丫头后便一直跟着她,等她到了法定年龄直接绑到民政局去登记结婚,这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

    穆总这么认为。

    晚上穆熠宸回到家跟钦慕说秦逸带溪梦去领证,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差点惊喜的弹起来:“他们领证了?什么时候?”

    “就今天上午!照片!”

    穆熠宸说着将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打开找到相册给她看。

    钦慕难以置信的抱着他的手机,低着头将秦逸跟溪梦的照片看了好几遍,溪梦还穿着工装好像,秦逸也是很正式的衬衫。

    “他们俩直接从公司过去,所以都脱了外套拍的吧。”

    穆熠宸靠在旁边看着她那喜出望外的模样好久才提醒了句。

    钦慕忍不住笑了出来:“秦逸这家伙,总算是办了件好事。”

    穆熠宸也忍不住笑了声:“你对他们的事情怎么那么关心?”

    “我才不是关心你兄弟的事情,只是溪秘书这么好的女孩子,秦逸不该让她等太久。”

    “那你老公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让他等了二十多年。”

    穆熠宸的手臂伸到她肩膀后面去,轻轻地搭在沙发背上,漆黑的眼眸低低的望着她,声音也很是富有磁性。

    “你哪有能二十多年?你不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就开荤了吗?而且——你不是从小就跟我在一起吗?”

    钦慕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些嫌弃,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还矫情的说她让他等了那么多年。

    穆熠宸看着她几秒,幽暗的眸子里直白的表达着对她的不满,然后笑了声,在她背后的手搂住她的肩膀,强行将她抱在怀里:“穆太太,你真是越来越刁蛮任性了,嗯?”

    “还不是穆总给的胆子?”

    钦慕还在看着那张照片,看着结婚证上的字,那些简单的字,却有着非凡的意义。

    两个人一旦结婚,就变的不一样了!

    有些人说结婚后跟结婚前没什么不一样,其实不是的!那种神圣感,那种使命感,责任感,怎么可能一样?

    “唉!他们终于在一起了,溪梦三十岁之前结婚的心愿算是完成了,这样是不是很好?”

    开玩笑归开玩笑,钦慕倚在他的怀里一会儿就开始感慨。

    “老秦今天很恐慌的找我给他拿主意!”

    穆熠宸笑了下,觉得老秦实在是个有意思的人。

    “是你鼓舞他去领证的?”

    钦慕抬眼看他,想起来景峰跟赫连好领证就是他在中间做的梗。

    “当然不是!老秦的性子,我不敢给他做主,不过越是没人给他出主意,他反倒是坚定了些,就冲出去拉着溪秘书去领证了。”

    钦慕光是听着就感觉很妙,脑海里已经有了秦逸拉着溪梦冲向民政局的背影画面。

    今晚还是只有他们俩在家,钦慕放下他的手机,搂着他,脸在他温暖的胸膛贴着:“穆熠宸,这个圣诞节,很特别。”

    “因为钻石?”

    “因为有你!”

    穆熠宸听后低了头,难得温柔的望着她。

    钦慕没抬眼,不想看他,因为此时他的模样在她脑海里特别的清晰,她只需要紧紧地抱着他,就能感受到他在想什么。

    这样的表白,并不常见。

    穆熠宸格外的珍惜,把遮住她脸上的头发给勾到她耳后,然后在她耳边低喃:“你再重新说一遍好不好?”

    “为什么?”

    钦慕抬起眼来,那纯净的如水的眸看着他好奇的问道,谁又能说这不是温柔的眼神?

    “因为我想把你刚刚表白我的话录下来,从今往后你的每一句跟我表白的话,我都要收藏起来。”

    穆熠宸眼含深情的望着她跟她说着。

    “讨厌!”

    钦慕害羞的又抵着他的胸膛不敢抬头。

    “穆太太,穆先生很爱你!”

    他低着头在她耳边继续私欲。

    钦慕的心骤然发紧,总觉得他这话太暧昧,但是她知道,是真的。

    只是,钦慕还感觉到,他好像需要她的回应。

    然,她该怎么回应他?

    钦慕的双手伸到他的腰侧,把他搂住更紧一些。

    “穆太太,穆先生要被你勒死了!”

    穆熠宸难过的闷声提醒她。

    钦慕

    “谁让你动不动就说些肉麻的话,你表白的话我可不会用手机录下来的。”

    钦慕低着头碎碎念,耳朵都红了,所以她抬手抓了把头发把耳根还有脖颈都挡起来。

    穆熠宸低着眉眼看着她,眼神里略带失望。

    “如此良辰美景,不如我们干点愉快的小事情吧?”

    钦慕

    她当然不会傻到问他是什么愉快的小事情,穆总能做的愉快的小事情,哈哈哈,坐起来幅度可大了。

    “不要!我要跟爸妈视频。”

    钦慕小声拒绝,然后就想走。

    穆熠宸却是把她的手腕给攥住,稍微用力就把她带到了怀里:“这时候就算要看视频,也不是看他们。”

    钦慕

    穆总的色心一开始,真的是再正经的话都能被他说成不正经的事情。

    唉!

    “昨晚后来不是说腰疼吗?今天我们来换个姿势,让腰休息一下。”

    “啊?”

    穆熠宸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往上楼的方向走。

    “可以把枕头垫在腰后面。”

    穆熠宸一本正经的提醒,深邃的黑眸看向她。

    钦慕咬着唇瓣看着他半晌,实在忍不住了,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烫到快要化掉之前,赶紧把脸埋在了他的肩膀里,模糊的声音:“穆熠宸,你就不能正经点么?”

    “为夫真的是再正经不过了!”

    穆熠宸小声跟她说道。

    昨天晚上是在公寓,今天他们回了穆家宅子。

    这张床更大更软一些,但是穆总把枕头放在大床中间后,钦慕躺在那里总觉得不舒服。

    “这样好受一点吗?”

    “如果今晚穆总能大发慈悲,那”

    “休想!”

    她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否定了。

    钦慕只得闭着嘴,不敢再多要好处。

    只求他能温柔点,快一点。

    呵呵!

    “简俨回巴黎之前跟你说了什么?”

    穆熠宸半夜里搂着她不睡觉,便聊起天来。

    “也没说什么,就是祝我节日快乐!”

    钦慕想了想,有些话,就算是最亲密的人之间也是不能说的。

    “可是我怎么听说不是那么回事?”

    穆熠宸寡淡的反问了声。

    钦慕吓的浑身一颤,但是却不敢看他,低着头在他怀里:“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我跟师父,是纯粹的父女之情。”

    穆熠宸忍不住胸膛起伏了一下,父女之情?还是纯粹的?

    “不过,你又是听谁乱说了?”

    钦慕问道。

    那天上午她跟小美去送的简俨,

    没有别人了,肯定是小美。

    那丫头今年过圣诞节也留在荣城,并且好像还跟赵淮在一起,狼狈为奸!

    是的!

    钦慕觉得他们俩就是狼狈为奸,赵淮一口一个我妹妹,小美一口一个我哥哥,然后公寓里其他人都走了,他们俩在一个公寓里干嘛?

    肯定是盖着棉被纯聊天啦!

    不然小美是什么情况下跟赵淮说的简俨跟钦慕说话的事情?

    钦慕慢慢的叹了一声,嘟囔:“肯定是小美跟赵淮吹耳边风了。”

    “这么说是承认你纯洁的父亲师父,跟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他什么都没说,真的只是祝我节日快乐!然后我祝他节日快乐!他只是不太高兴,走的时候。”

    钦慕想到简俨走的时候样子,竟然有点透不过气来。

    穆熠宸下意识的把她往怀里摁了摁,然后搂着她转了身,在她身上。

    有些愁思的眉宇皱着,他望着身下有些伤心的女人忍不住说出那句:“穆太太,幸好你生的比我晚几年。”

    钦慕不明白。

    但是穆熠宸却自己明白,如果钦慕早生几年,或者就不会被他吃的那么死,或者太有个性的穆太太就会成为她师父的女人。

    穆熠宸低头去亲她,却是咬了一下。

    钦慕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完全不知道他脑海里在想些什么。

    “穆太太,说你爱我。”

    “穆熠宸,你怎么了?”

    钦慕看到他眼神里的惶恐的时候,比他本人还要紧张,压着嗓子柔声问他。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失魂落魄的望着她,性感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庞:“我还能怎么?还不是怕你早生几年被别人抢了去。”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颤,下一刻却是两只手抬起来捧着他的脸,倔强且有认真的对他说:“才不会!有了你,谁还能入得我心?”

    “你这话可认真?”

    “我以为,早在我二十岁的时候,你就已经看清了我的心。”

    钦慕提醒他,那年他们俩在巴黎那间小屋里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

    那个小小的她,不服气的想要征服他。

    “我真正看清你的心,是在上次,你说这里只有我的时候!”

    他捏着她的手再次覆盖在他的胸口上,那低如大提琴的声音,唯美的叫她沉醉。

    仿佛一场梦,不知道如何才能醒来。

    不!不需要醒来!

    平安夜的雪并没有下多少,圣诞节这夜更是星光璀璨。

    大床上两个人痴缠在一起,仿佛一生一世都不嫌多。

    记得曾经有位名人说过,爱情是需要距离的,那距离不需要太大,但是总是需要距离的。

    所以第二天一早,在钦慕苦思今晚怎么脱身的时候,穆总却出差去了。

    只留下一张字条在她的手机上。

    她醒来后习惯性的伸手去摸手机,然后摸到手机的同时摸到了那张字条。

    “k市有点事情需要我过去一趟,零点之前赶回来!”

    钦慕有些疲累的爬了起来,心想既然要晚上才能往回走,住一晚其实也可以。

    不过估计他大半夜回来也没力气再跟她折腾,钦慕便愉快的去洗漱了。

    只是肩膀酸痛的厉害,工作室里没有人,所以她就约着温如暖去餐厅喝鱼汤,她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喝鱼汤了,温如暖这阵子也一直在外地,因为过节才回来。

    钦慕先点好了两个人的佳肴,给服务生菜单的时候抬眼,顺便看到了踩着高跟鞋朝她走来的温如暖,出去一阵子,整个人好像黑了一圈,也瘦了一圈。

    “怎么这么看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温如暖坐下的时候笑吟吟的问她,抬起瘦的能看到血管的手来捂着自己的脸一下。

    “拍戏的生活肯定很艰苦,你瘦了好多。”

    钦慕只得说实话。

    “嗯!主要是要节食,我还要在里面担任角色。”

    温如暖叹了一声,但是不否认自己最近状态有点差,今天不用拍戏没有化浓妆,所以钦慕就看出她的问题来了。

    “当演员真的特别不容易,不管是女演员还是男演员,总要为了形象而牺牲自己的胃,唉!我下辈子再也不要做这一行。”

    “那做什么?”

    “做导演!而且还要在我们家张总的旗下。”

    温如暖说着又笑了声,将围巾也取了下来放在一旁。

    做导演不用节食,只要让演员控制好体重就行了。

    钦慕给她倒茶,唇角蔓延着自然的跟朋友在一起时候愉悦的弧度。

    原来,她下辈子要做的,还是那个男人的女人。

    原来,爱情,真的会让人想要来生再过,哪怕是很苦的生活。

    “荣城这边最近怎么样?你跟那位卞小姐的比赛怎么样了?”

    “目前还没有在赛场上比出高低,不过私底下,当然是我稳赢。”

    钦慕那自信的,跟穆熠宸简直一模一样。

    “你跟你老公在一起了,身上全是他的气息了,连那自信的派头都一模一样。”

    “有吗?”

    钦慕不太赞同的问。

    “有没有你自己大概不清楚,我们这些旁观者可是看在眼里呢。”

    温如暖提醒她。

    “唉!如果是那样,大概是从小跟他在一起的缘故,恐怕我想要改掉也难了。”

    钦慕耸了下肩膀。

    “那就不改,其实也没什么好改的,这份自信的态度挺好的。”

    温如暖说着还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不改了!不过这事坚决不能让穆总发觉,否则他又得骄傲了。”

    钦慕说着还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周围,主要是周围都是穆总的眼线,她们俩今天在这里说的话,很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传到穆总的耳朵里去。

    “穆总呢?你跟我出来吃饭他不会生气吧?”

    “他干嘛生气我们一起吃饭?他不干涉我的交友自由,而且他今天去外地了。”

    钦慕说道后面那一声,好像小孩子终于脱离了家长,有机会喘口气,那开心的,简直叫人意外。

    “他去外地你干嘛那么开心?”

    温如暖问她。

    “我也放松下嘛!”

    钦慕其实是觉得他不在的时候她能身心放松。

    不过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温如暖更是暧昧的眼神看着她,问她:“看来穆总的需求很高啊!是不是有点招架不了?”

    钦慕尴尬的眼角抽搐:“呵呵,你想多了!”

    “我想多?依我看分明就是!”

    温如暖说着还往她漂亮的脖颈上瞅了眼,钦慕立即条件反射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上。

    “看吧!不过穆总那体积,你会累也是正常。”

    温如暖喝了口茶。

    钦慕觉得自己分明就说了那么几个字,可是她看温小姐那样子,温小姐的脑子里不会是已经有画面了吧?

    体积?

    “我在影视城碰到李郁了,他妹妹还跟着他呢,忙前忙后的。”

    上菜后温如暖一边给自己盛了鱼汤一边说了句。

    “他们在一起了吗?”

    钦慕感兴趣的问了声。

    “好像还没有,不过李蔓负责他这部剧的一些事情,所以好像才在一起出出进进的。”

    温如暖闻着雪白的鱼汤,不由的感叹了一声:“我回来家里都没开火,只想着这一餐。”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

    “不过我这阵子越来越搞不懂李郁那小子了,感觉他有好几重人格,时而是卖萌小弟,时而是影视皇帝,时而又是老板兼制片,在这几个身份之间,他游走的游刃有余,关键是这几个角色的性格差异特别大,你懂吗?”

    温如暖抬眼看钦慕。

    钦慕想起李郁第一次去他们工作室找她设计礼服的时候,他笑起来人畜无害的,但是后来认识久了,发现那是个心思很缜密的人,他做一些看似无情的事情,实则是怕更恐怖的伤了自己的人。

    “嗯!”

    午饭后钦慕跟温如暖便各奔东西了,钦慕经过花鸟市场的时候停下车子,本想去买盆花,结果却又多买了只鸟。

    阿姨赶紧的到门口接着她,抱过她买的开完花骨朵的海棠后又看着她手里拎着的鸟笼子,被一块蓝色的布盖着,阿姨很是好奇的跟着钦慕身后:“大小姐,怎么买了个鸟笼回来?”

    “这里面有只小鹦鹉,没事的时候领导可以逗它玩。”

    钦慕说着,将鸟笼放在客厅的窗口。

    “原来里面有只鹦鹉。”

    阿姨把海棠放在窗户边的案几上,然后又掀开了那块布,里面漂亮的小鹦鹉立即就跳来跳去,嘴里还嚷嚷着:“你好!你好!你好!”

    “哎呦!这么可爱!”

    阿姨看的都心里柔软了不少。

    “领导晚上回来吃饭吗?”

    钦慕弯着腰逗了它一下,然后转头问阿姨。

    阿姨也站了起来:“今晚可能不回,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知道你过来,领导肯定再忙也回来。”

    “还是不要打扰他工作,我们前几天才见过,我就是经过花鸟市场的时候停了下,看着好玩就买回来跟他作伴的,不然他一个人多可怜。”

    钦慕说后面那几个字的时候故意像是说秘密一样,眼里却是百分百的俏皮。

    阿姨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意,所以笑着跟她点点头:“好好好!那就不给领导打电话了,昨天领导回来的时候拎了个小玩意回来,说是送给橙橙小少爷的礼物,我去拿来。”

    “好!”

    钦慕答应着,然后无聊的在客厅里瞎转悠。

    后来她好奇的站到了钦海明的房间门口,想要进去又有点紧张。

    不过如果他不在的时候她都不敢进去,他在的时候她岂不是更不敢。

    不过最后,还是只在门口站了会儿,手里把玩着手机,脸上的表情是紧绷后的释然,听到楼下阿姨出来,便又转身下了楼。

    钦慕从钦家离开后就回了穆家,长辈们要在国外多呆几天,传闻那母女俩跟那个小女孩正在疯狂扫货,就连欢欢都买了好几个漂亮的包包跟皮鞋。

    在沙发里坐了会儿,收到穆倾心发来的照片,欢欢像个小模特一样打扮的超级潮,正在商场里走台步一样,有模有样的,好像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时尚小模特。

    晚上钦海明给她打电话,站在案几旁逗着鹦鹉:“怎么突然想起来带只鸟给我?王叔都吃醋了,说这只鹦鹉把他给取缔了。”

    钦慕听后忍不住笑了笑,自己搅拌着盘子里的水果沙拉:“告诉王叔,鹦鹉不会开车,永远也无法取缔他。”

    “嗯!这倒是!下次来给我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吃顿饭。”

    “好!不过我们不是常常一起吃饭吗?”

    钦慕答应着,想了想又问道,那双明眸里更是多的是不解。

    钦海明挂断前眼角还开心的浅勾着,钦慕现在为他想的越来越多,这家里,越来越多钦慕带来的东西,他有种要回到过去的感觉,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兴冲冲的从车子里出来,看到他站在门口便大步跑到他跟前,叫着他爸爸,跑到他怀里叫他抱着。

    钦慕自己吃了晚饭后等着穆熠宸等到十一点才上楼,然后给他发信息:“等不了先睡啦!回来不要打扰我哦!”

    ——

    翌日!

    七点多她醒来时候,另一边还没有被人睡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