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8 鞋子来不及穿
    穆熠宸的枕头还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没有被枕过的样子。

    钦慕抬着眼看着他的枕头过了会儿,心里非常空挡的,等想到什么事情回过神来以后立即爬了起来,拿着手机一边掀开被子起床一边给他打电话。

    手机打通了,只是嘟嘟声响着,一直没人接起。

    她的心突然就紧绷起来,然后也顾不得很多,继续打着,披上睡袍就低着头往外走去,连鞋子都来不及穿。

    他说半夜回来的,结果竟然天都亮了还没回。

    外面阴着天,给人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钦慕的眉头皱起来,然后无声的走在地板上。

    直到她到了一楼,站在楼梯口听着厨房里有切菜的声音,慌张的眼神立即朝着那边看去,本来空洞紧绷的人没有半点放松,眼里反而有些激动地东西在盘旋着。

    穆熠宸正在准备早饭,要调她喜欢吃的小菜,菜板上放着他切好的黄瓜跟胡萝卜细丝。

    钦慕穿越餐厅,站到厨房看到他穿着工整的衬衫,挺拔的身材在她眼前的时候,几乎是立即就抬脚进去,也不管地面多凉,有点焦虑的,慌慌张张的进去,从他的一侧将他结实的腰给紧紧地搂住。

    “几点回来的?”

    她的嗓音有些沙哑,嗓子里还有些紧绷的,询问。

    “半个小时前。”

    他放下手里的刀具,然后转身,手指上沾着水所以没碰她,只是手掌抵着她的肩膀,低头就看到她通红的眼眶。

    “怎么了?”

    穆熠宸心里一揪,那好看的轮廓都显得阴沉了一些。

    “没什么!”

    她不敢说,她怕他有什么意外。

    她只是又紧紧地搂着他,脸贴在他胸前,有些凉意的布料上。

    “傻瓜!”

    穆熠宸却想到一些事情,温柔的低着眼眸吻她的额头。

    钦慕娇气的紧紧地抱着他,一点也不想松开。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再低眼的时候看到她光着的漂亮脚丫,那薄薄的脚背,加上漂亮的暗红色指甲油,跟那地面连在一起后,他下一刻反射性的动作就是将她抱起来。

    钦慕一滞,抬眼疑惑的看他。

    “谁让你光着脚出来?去穿上鞋子洗漱,然后开饭。”

    家里没有别人在,冯芳华嘴里说让大家都放假,让他们俩在家自生自灭,其实是想让他们俩增加感情罢了。

    如今,也真的是增加感情。

    钦慕被他抱着上了楼,穆熠宸把她放到床上便想下楼,钦慕却固执的搂着他的脖子,有点恃宠而骄的,不肯松开他。

    “今天用砂锅做的粥,等吃过饭!”

    穆熠宸深邃的黑眸盯着她,然后柔声安抚。

    钦慕的手有些木呐的,好不容易松开他,脸蛋发烫。

    她明明只是不舍的松开他,他却想吃过饭后跟她

    钦慕顿时把眼睛转向另一边,呐呐地说:“吃完饭给我解释清楚怎么回来这么晚。”

    “遵命!我的大宝贝!”

    穆熠宸倾身在她眼前,又在她额上烙下深深地一吻,深情的看她后,依依不舍的又离开。

    钦慕却是翻个身,在脸红的滴出血来之前慢慢把被子拉到自己的脸上,用力遮住。

    什么大宝贝?

    还是不用去工作室,钦慕便拉着穆熠宸在家里呆着,吃过早饭,两个人窝在沙发里开着电视却是静音,抱在一起纯聊天。

    “车子坏了?只是这样?”

    钦慕听他解释后差点暴怒,她那会儿被吓的,基本就是九死一生的状态。

    “不然呢?老秦跟我一起,你要是不放心可以问他。”

    穆熠宸低声提醒她,手还在她手腕上裸着的那点肌肤上轻轻地抚着。

    钦慕的手抵着他的胸膛,眼神越来越奇怪的望着他。

    “人家刚领证你就拉着人家去工作啊?”

    钦慕嫌弃的问他。

    “谁说领证就不用工作了?连我领证之后不是也在工作?”

    穆熠宸立即酸溜溜的回复她。

    钦慕的嘴巴动了动,没敢再跟他说太多关于领证之后的事情。

    “不过你刚刚说我要是不放心可以问秦逸是什么意思?我不放心什么?”

    钦慕刚趴在他胸口要犯懒,脑筋一动,突然又抵着他的胸膛爬起来望着他,虎视眈眈的望着。

    穆熠宸把玩着她手腕的手不再动,只是轻轻地握着,那双漆黑的眸子更是有些堪忧的望着她。

    “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我夜不归宿是因为别的事?”

    穆熠宸好心的提醒。

    钦慕

    “那你一晚上不回来我肯定担心呐!”

    钦慕垂了眸,心里又开始难受起来,贴着他的胸口,手也抚着他心跳的地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所以我让你找老秦,毕竟他刚刚新婚,不敢带我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穆熠宸的眼眸垂着,看着她柔和的侧脸提醒。

    钦慕

    为什么,她觉得他们俩说的好像是不同的事情?

    “穆熠宸,以后回来那么晚,不准不给我打电话。”

    钦慕没跟他争论,只是闷闷地提醒了他一句最关键的。

    “还不是怕扰了你的睡眠,再说了,早上我不是就回来了。”

    穆熠宸继续温柔的声音跟她讲。

    “可是我很担心!”

    钦慕又抱着他紧了些,眼眶里沉甸甸的,含着的眼泪总是要掉不掉的。

    “嗯那以后再也不这样让你担心。”

    穆熠宸的声音更温柔了,似是想起她早上光着脚抱着他的傻样子,那个眼眶红彤彤的女孩子,是他最爱的那个,他怎么能让她那么担心他呢?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嗓音已经有些奇怪。

    不过她没哭,因为他好好地。

    早上醒来发现他不在,打电话又没人接,她下意识的就想到钦海明上次车祸的事情,生怕他遇到什么不测。

    不过那些不好的猜测,不适合讲出来。

    所以以这样的方式。

    不过现在,他的胸膛已经不是那会儿有些冷冰冰的胸膛,而是温暖的胸膛了。

    “抱我上楼去睡觉吧!”

    钦慕仰头,手勾住他的脖子,温柔如水的眼望着他。

    “睡觉?好!”

    穆熠宸有些困意的眼眸望着她,然后起身,在她坐起来的时候,刚刚好从旁边的缝隙将她的腿弯处抱住,然后搂着她起身。

    这样的公主抱,钦慕希望他可以经常来一来。

    不过,为什么感觉穆总的睡觉那么不纯粹呢?

    ——

    晚上钦慕跟穆熠宸还有景峰赫连好给秦逸打电话让他带溪秘书去吃饭,结果溪秘书不怎么给面的跟秦逸说:“你确定要我去?其实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合群,若不然你自己去?”

    “今晚的聚会主要是庆祝我们领证,你确定作为你主角你要以这种烂借口拒绝他们?”

    “可是我分明是在拒绝你。”

    两个人还是在溪秘书的小公寓里,很是平常心的,僵持不下。

    秦逸发现自从领证后,本以为会不高兴的他激动地整宿整宿的睡不好,结果一直嚷嚷着想要结婚的女人却自从领证后就各种后悔,顿时心里堵得发慌。

    “那你若是实在不想去,我也不去了就是。”

    秦逸说完后站在沙发后面,手扶着沙发后背,眼看着别处,故作大度。

    溪梦站在他旁边看着他那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我就当是去讨好老板娘好了。”

    溪梦想了想又说道,然后转身回屋。

    “什么?那你现在要干什么去?”

    “换衣服啊!”

    秦逸看着她的背影往里走,手心里还捏着一把汗,还好是换衣服,他当她还要睡一觉呢。

    溪梦这几天挺爱睡觉的。

    在秦逸等溪梦的时候,江之远更是把车子直接开到了安楠公寓楼下,当然是为了避免安楠自己开车过去,他就没有来送她的理由。

    安楠克制到让江之远发狂的那种,无论什么事,她总是拿捏的刚刚好,有时候叫他感觉自己很是白痴。

    安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到他的车子停在那里忍不住偷笑了一下,走过去的时候却板着脸对他说了句:“不是告诉你我可以自己开车过去的吗?这样也比较方便。”

    “作为一位‘男朋友’,怎么能让‘女朋友’自己开车去吃饭。”

    江之远帮她打开副驾驶那边的门,非常‘绅士’的站在那里等她进去。

    安楠站在车前面看着他那小心谨慎的样子忍不住侧了侧脸,努力收起自己笑着的嘴角,低头朝着他走去。

    “那谢了!不过,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女朋友的?”

    安楠钻进车里之前低声问了他一句,淡淡的一眼足以叫江之远的心都挂在悬崖上吹着冷风的感觉。

    的确是没有答应过。

    不过江之远已经决定赖定她,所以,他就要那么说。

    上车的时候他还往小区其他地方看了看,现在他倒是挺想遇到安楠那位男同事的,总觉得遇到的话,会很爽。

    不过他失望了,因为没能遇到,他转身想要去帮安楠系安全带,结果发现安楠已经自己系好,伤心的收回手,然后告诉她:“坐好了,我们出发。”

    秦逸跟溪秘书习惯性的各走各的,所以从车子里出来后两个人便一前一后的,却刚巧遇到江之远也停下车,并且狗腿的大步走去副驾驶那边给安楠开车门。

    今天晚上倒是好兄弟全都聚齐了,而且跟以往不一样的是,今晚带的,都算是家属,没有假冒的,也没有临时抓来的。

    今天倒是穆熠宸跟景峰他们来的最早,四个人在里面喝了一壶茶,秦逸跟江之远才带着女人到。

    那张大餐桌上还空荡荡的,玻幕前的沙发茶几那里,穆熠宸他们坐着,穆熠宸负责倒茶。

    他们到了之后看到穆熠宸在当服务员,都忍不住笑了声。

    江之远更是情不自禁的嘲笑他:“我们宸哥都当起服务生来了,一定很贵吧?”

    穆熠宸眼睛也不抬,赫连好更是忍不住笑了声,钦慕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我老公不是很贵,只是无价而已。”

    江之远听明白后一愣。

    钦慕转头给他一个百分百微笑,然后对安楠点头,安楠像是不认识江之远那样绕远了,然后走过去坐在旁边:“你们还没点菜吗?”

    “等主角呢!”

    赫连好端着茶回了一声。

    安楠抬眼看了下秦逸,服务生过来,他正站在门口点菜。

    “恭喜!”

    溪梦坐下的时候,钦慕跟赫连好还有安楠都跟她道贺。

    “谢谢!”

    溪梦客套的点了点头,其实不觉的自己该有这种待遇,跟老板的朋友们这么平起平坐,但是现在跟了秦逸,一切好像也由不得她了,好在这些大小姐大少爷都还算好说话。

    “不过对于你们领证的事情,其实我很惊讶!秦先生看上去并不靠谱啊!”

    安楠直爽的转头看了眼秦逸,秦逸刚好点完菜过来,听到这一声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为了避免自己太凶把她吓到,只得低了头,抬手摸了摸鼻梁,一个字一个字特别低沉有力的:“安小姐连江之远这样的花大少都能相得中,怎么能说我这样的好好先生不靠谱呢?”

    安楠

    江之远:“我靠,谁花大少了?”

    江之远其实顿时就被秦逸的话给吓到了,本来他就搞不定安楠,心想在被你小子一句话给我搞吹了?

    众人都端着茶装作品茶,并不搭话,毕竟这兄弟俩要是较劲起来,他们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而且今天他们本来就是来吃白食的。

    “秦逸!”

    溪梦怕他们打起来,赶紧柔声叫秦逸。

    倒是第一次听溪秘书这么温柔的叫秦逸,惊的大家都抬了抬眼看溪梦。

    秦逸近来对溪梦特别听话,所以没再跟江之远斗嘴,走过去坐在溪梦身边。

    “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溪梦对安楠小声说了句。

    安楠发现自己要挑起战争,赶紧的也闭了嘴。

    “靠谱什么?他可是啊!”

    江之远刚要说秦逸以前跟那位林小姐的事情,在他身边坐着一直没说话的景峰立即一脚就踹了过去,在江之远的腿窝处,疼的江之远立即叫了一声。

    安楠就静静地看着,那一下好像踢到她心里去了,若不是看气氛突然变的很奇怪,她真的打算替江之远报复景峰的,这位看似总是很沉稳,很内敛的检察官。

    景峰在检察院的名气很大,但是他欺负江之远,安楠就不喜欢这种顽固子弟了,装着沉稳,竟然对自己的兄弟下黑手。

    安楠心里有些幼稚的想法,但是她的表面却从容的叫人觉得她正经的让人不敢调戏。

    等到上了菜,他们四个便坐在了餐桌前的椅子里,景峰端着酒杯,稳重的站了起来,看向众人:“老秦领证后该立即请客的,不过不管如何,我们还是先按照惯例,送上祝福。”

    秦逸坐在旁边挑着二郎腿听着景峰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却知道那是挖苦,但是他依旧很高兴,也伸手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大家先共同干杯,祝福了这对步入新婚殿堂的新人。

    “赶紧婚礼准备起来!”

    安楠说道。

    “早生贵子!”钦慕只想到这一句特俗的话,说完后忍不住傻笑了下。

    溪梦却被她这一声说的脸有些发烫,不自觉的低了眉眼。

    “白头偕老!”

    景峰跟赫连好没有任何商议,只是却异口同声了,两个人说完后,本来的祝福没人关心,倒是把周边的几个都虐了一把,这狗粮撒的,连一向沉稳的景峰,眉梢上也挂了点得意。

    “接下来就是你们俩了吧?不要让我们等太久。”

    赫连好坐下的时候看向江之远跟安楠。

    安楠倒是很淡定,就是江之远心里激动地不上不下的,要笑不笑的,因为不确定安南的心。

    “可是你跟小慕妹妹都早早的结了婚,要不然你们就能做我们的伴娘了!”

    江之远好心情的开玩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太亮,所以才打的他脸上很红。

    “说的好像你真要结婚,你结婚的话我不送红包的。”

    安楠似乎很喜欢看他紧张的样子,这话一出,江之远脸上的表情立即尴尬起来,众人却是看破不说破。

    待到江之远尴尬的扯了扯嗓子,低了头后,周遭安静的氛围终于又突破。

    钦慕先提了句:“你再这样下去,江少爷可能会真的以为你不喜欢他。”

    江之远听了钦慕的话后有些诧异的抬起眼看她,好像根本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是啊,在这样下去,江少爷的心脏恐怕要承受不住了。”

    赫连好也随了句。

    “同感!”

    溪梦看了看江之远,不得不感同心受。

    江之远

    安楠还是不说破,只是端着酒杯轻抿了一点。

    “你们在说什么?”

    江之远不得不问了声,虽然很紧张。

    几个女人怎么可能跟他说破,毕竟该跟他说破的是安楠,既然安楠不说破,她们这些旁观者,就只能看着。

    而穆熠宸跟景峰还有秦逸,更是当做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只是低着头端着酒杯,听个热闹。

    “对了!秦先生求婚了吗?在什么地方?是不是特别浪漫?”

    安楠突然转头看着跟她隔着溪梦的男人,秦逸下意识的低了低眼,然后眉头慢慢皱起来。

    求婚?

    并没有!

    那天太匆忙,拉着溪梦就去拿了证件直奔民政局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那天的情况他是知道的,不过求婚这种事

    他看向钦慕,钦慕是个特别麻烦的人。

    钦慕感觉有人看她,便条件反射的转眼,发现穆熠宸那漆黑的眼眸正有所思的盯着她,钦慕疑惑的看他,穆熠宸浅浅一笑,抬手将她的脑袋用力往下压。

    钦慕反应超快的抓住他的手,最讨厌他在人前这个动作,搞的她总觉得自己还没长大,被他随意欺压。

    别人看着他们俩的小动作,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两个人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能有那种刚刚恋爱的眼神。

    后来钦慕跟赫连好结伴去洗手间洗手,赫连好低声问她:“刚刚真是被你老公肉麻死,他总这么动不动的就深情款款的看着你吗?这都多少年了?”

    钦慕洗着手,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声,然后却调侃:“他那哪里是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分明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恰好看着我而已,你们都被他习惯性的眼神给蒙蔽了。”

    “蒙蔽?被蒙蔽的是你吧?还是你想要蒙蔽我们?”

    赫连好才不上她的套。

    对此,钦慕无话好说,不过两个人洗完手正想离开的时候,一转眼正巧看到卞静雯进来。

    卞静雯真的是时常在这边吃饭。

    “钦小姐,赫连小姐!”

    卞静雯进去后看到她们,像是并不意外的,只点点头跟她们礼貌打招呼。

    “这么巧?卞小姐!”

    赫连好好脾气的跟她打招呼,但是眼神里却透着冷漠。

    “是呢!你们也在这边吃饭吗?在包间?”

    卞静雯好奇的问道。

    “嗯!几个朋友聚会,卞小姐”

    “我男朋友过来陪我几天。”

    卞静雯回答,意思是我跟我男朋友吃饭的。

    男朋友谁没有啊?虽然都升级成老公了。

    两个女人听到男朋友两个字竟然有点不爽,但是赫连好还是浅笑了下,然后问道:“不知道男朋友什么时候升级成老公啊?听说你男朋友家可是很厉害的呢。”

    “嗯!不过他家是家里的,我们并不打算靠父母。”

    卞静雯很健谈的样子。

    赫连好嘴巴微张,条件反射的看向钦慕。

    钦慕却并不打算理卞静雯,只对她说:“走吧!”

    卞静雯发现钦慕不想理她,却故意想要跟钦慕聊天:“钦小姐心情好像不好,是因为我请瑞森过来帮忙吗?其实他不过是提些意见而已,比赛讲究的是公平公正,我一向记得。就像是你跟jy也会给秋香提意见不是吗?”

    “卞小姐说的很对!不过我们的确在跟朋友聚会,可否请卞小姐不要当道?”

    钦慕耐着性子跟她说着,但是那眼神却分明在说:好狗不挡道!

    “哦,抱歉!”

    卞静雯像是刚刚反应过来,立即到一旁。

    钦慕便要跟赫连好离开,卞静雯却突然说:“我今天见了钦市长。”

    钦慕的脚步立即停住,就连赫连好也好奇的回头看卞静雯。

    卞静雯还笑着,但是她心里在想什么,她自己最清楚。

    “这种事也要跟我讲?今晚卞小姐要跟男朋友用什么姿势在哪里做唉,是不是也要讲给我听听?那我可是要洗耳恭听了!”

    钦慕说话的时候因为心烦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抱住手臂,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晓有幸致的盯着卞静雯,但是表情已经很拒人于千里之外。

    卞静雯原本完美的笑容终于被打破,低了低头,还故作娇羞的尴尬:“我们都是很传统的人,这种事情,两位应该比我有经验才是,要说其实是我该像是两位取经。”

    卞静雯很含蓄的,但是

    “是吗?如果我没记错,卞小姐好像比我们俩大好几岁吧?看皮肤什么的,虽然还算是可以,但是跟我们比也差了点,应该不是我误会你的年纪吧?另外,其实我听说卞小姐在大学里的时候就有要好的男友,而且经常我想这个话题不适合聊太多,所以,我们也不打扰卞小姐上厕所了,小好,我们走!”

    钦慕眼里千变万化,最后冷冷的盯她一眼,看她终于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才终于收起自己冷冽的目光叫着赫连好离开。

    “你刚刚想说她经常跟男友干什么?开房吗?”

    出去后赫连好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搂着钦慕的手臂一边走一边问。

    “我怎么知道他们经常去干什么,我只是随便说的。”

    钦慕忍不住吐槽。

    而卞静雯还在洗手间里杵着,半点脾气都发不出来,只是在努力的呼吸。

    不过卞静雯见了钦海明的事情也是真,虽然只是打了个照面。

    钦慕也的确因为她这句话所以胸口有些烦闷,她担心的是钦海明会想到张汝佳,然后心里难受。

    老实说,钦慕宁愿跟张汝佳有关的人,除了钦明珠以外,再也没人来打扰他。

    所以,卞静雯的出现,以及卞静雯后来在设计公司上班,像是要在荣城定居的事情,钦慕真的特别的反感。

    晚上回到家钦慕就给钦海明打了电话,钦海明还在家看晚报,接了电话后对她解释:“只是打了个照面,怎么这么紧张?”

    “不管是打照面也好,将来她去找您也好,这种人您不需要理。”

    “你还担心爸爸被一个小女孩耍了不成?”

    钦慕听到钦海明那温柔的一声询问,不自觉的眼眶一湿润。

    穆熠宸洗完澡出来到窗口去从她身后将她抱住,她下意识的吸了下鼻子,然后跟钦海明说:“不会最好,不早了,您早点睡觉,晚安。”

    “晚安!”

    钦海明挂掉了电话,唇角却是甜甜的浅勾着。

    而穆熠宸从钦慕身后将她抱着,轻吻着她粉粉的玉劲,眼睛流连在她漂亮的脸蛋:“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不太开心!”

    钦慕回答,然后抬手去抓住他在她胸乱捏的手,转过头去,抬手捧住他的脸就去亲他:“不许你乱摸。”

    “那要许谁摸?”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盯着她倔强的颜色问道。

    “反正就是不准!”

    钦慕知道自己说不过他,所以索性不讲理。

    “好好好!我不摸,我只亲亲。”

    穆熠宸屈起膝盖,长腿弯着,将她从地上托了起来抱着。

    钦慕穿着丝质的睡裙,刚刚盖住屁股,穆熠宸一抱起她来,她那双大长腿便立即露了出来。

    只开着一盏暗灯的房间里,格调特别的温暖,钦慕被他抱的比他还要高出一些,低着眼看着他那性感的脸部线条,然后忍不住在他的鼻尖亲了下:“穆熠宸,你勾引我!”

    “好!我勾引你!”..

    这对他来说是最贱的事情。

    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后他就开始勾引她。

    钦慕却抓住他的手:“你干嘛?”

    “穆太太,你再闹下去,你老公真的要吃不消了?”

    “可是我是说你刚刚是在勾引我,你摸我破骨啊。”

    穆熠宸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嗯?”

    穆熠宸不知道她今晚突然的闹什么别扭,但是他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

    “穆熠宸,你再勾引我,我就要吃了你了!”

    “嗯?这台词不是我的吗?”

    钦慕终于在他疑惑的询问声中笑出来:“快点脱衣服!”

    钦慕说着,手就开始到他背后去把他的背心往上推。

    穆熠宸却是立即抓着她的手:“你要亲我的胸膛?”

    “我要亲你的全身!”

    钦慕在他回过神之前抱着他转了个身,傲娇的压在他结实的小腹。

    “什么?湿漉漉的!”

    穆熠宸突然皱着眉头问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