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9 女人居高临下
    穆熠宸本来振奋着呢,看着身上的女人居高临下的,但是后来突然就觉得不太对劲。

    ——

    穆熠宸在零点之前便在网上给她订了满满的一大箱卫生棉,第二天早上十点就送到家。

    钦慕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他签完字送走快递员,好奇的看着地上那只大箱子问了声:“这是什么?”

    “咱们姨妈的必备品。”

    穆熠宸眼神里带着失望,盯着她很是诚恳的回复。

    钦慕张了张嘴,眼神不可避免的尴尬,昨晚她本来是想跟他玩角色扮演来着,她都想好要让他扮演男奴的角色,结果,大姨妈突然就到访,一点预兆都没有。

    “穆总,要不然我帮你打出来嘛!不要伤心,人家会心里愧疚的。”

    钦慕上前去,仰着头对他一个劲的献媚,眨眼,然后手在他胸膛有一下没一下的像是指尖在跳舞。

    穆熠宸被她气的够呛,她今天的脸色非常不好,因为昨晚不知道大姨妈会来所以喝了酒,他若是没有猜错,她现在身上应该不会太舒服才是,可是现在她站在这里故意献媚哄他开心

    穆熠宸叹了一声,无可奈何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尽管她今天早上穿了拖鞋。

    “腰难受不难受?”

    “不难受!”

    “那小腹有没有冰凉!”

    “有一点!”

    “今天好好在家呆着,能做到?”

    “能!”

    穆熠宸忍不住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看着她那双眼睛里温柔如水的,像是在他的心里悄悄地荡漾着,让他的心都感觉要化了。

    钦慕乖乖的躺在床上,看着他忙进忙出的大半个上午,然后突然就想一直做个寄生虫,反正他也能养她。

    想来,如果能一直在他身边当个寄生虫,也是十分幸福的事情。

    快到中午的时候,穆熠宸不得不去应酬了才跟她说:“午饭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不管有没有胃口都去吃一点,药厂那边从国外来了几个客户我要亲自过去招待一下,你自己在家没问题?”

    “要是有问题,你会留下来吗?”

    钦慕好看的眼眸望着他,询问。

    “你说呢?”

    穆熠宸深邃的眼眸望着她,只三个字,就叫人无从怀疑。

    事实就是,会!

    所以钦慕没有留他,在穆熠宸走后她便在床上抱着暖水袋趴了会儿,穆总冲的热水袋,格外温暖。

    ——

    圣诞节后的第一场比赛在四天后,那天下午冯芳华他们都已经回来,钦慕本来想自己在书房看直播,结果冯芳华说一起看,钦慕看大家好像都很积极,便留在了沙发里。

    穆倾心拉着她在旁边坐着,低声问她:“等下给我指一下那个小贱人看一看。”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她,小贱人?

    卞静雯?

    “好!”

    钦慕轻声答应了下,等屏幕里出来卞静雯的镜头便给穆倾心介绍了下,穆倾心看后嘴巴有点损的动了下口型,然后小声在钦慕耳边说:“这贱人倒是跟她妈妈长的有几分相似,不过一样缺德。”

    钦慕不由的多看穆倾心一眼,发现穆倾心这张嘴真的是厉的很。

    “看比赛就看比赛,说什么呢?”

    冯芳华低声提醒自己的女儿,那严厉的眼色是提醒女儿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穆倾心便不再说话,本来回来住两天就已经很奢侈,所以决定当乖乖女。

    欢欢跟子枫都趴在茶几旁边跟大人一起看着电视屏幕里,两个小家伙跟大人一样上心,老爷子看不来这类节目便抱着报纸在看,偶尔低头的时候看到两个小家伙那漂亮的大眼睛都好奇的盯着电视,不由自主的笑了下。

    卞静雯今天的服装以黑色的宝蓝色为主,模特挑着到膝盖以上的礼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众人眼前都亮了一把。

    听瑞森说这件礼服的颜色搭配是他的杰作,但是衣服风格是卞静雯的想法。

    钦慕认真看着,听着穆倾心又问了一声:“这是她设计的吗?听说现在有很多美女设计师都靠着抄袭出名。”

    “她只是找了伙伴来帮忙而已,并没有抄袭。”

    钦慕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帮忙?那这件杰作到底是她的还是别人的?”

    “听说两个人都有付出。”

    钦慕说道,还是认真的盯着电视上。

    很快秋香的个人采访就出来了,接下来就是她的服装展示,钦慕不由的又严肃了几分。

    但是秋香这一场的解说也很到位,模特换过之后也感觉更好了些,所以钦慕心里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总算是松弛了一点。

    ad跟简俨的表情一直都很严肃,其他导师的表情也都很认真,钦慕不知道他们会给秋香的设计打多少分。

    “说出来你不要生气,我今天喜欢卞静雯设计的那件。”

    冯芳华像个寻常的朋友那样跟钦慕说出来。

    钦慕

    连同简俨好像也更喜欢卞静雯那件设计,钦慕留意到他的眼神,不过还好ad并不喜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卞静雯这件设计的内幕所以才会这么不耐烦,不过她不喜欢就好。

    “各有千秋,如果要你穿,我还是喜欢jy工作室这件作品,低调又不**份。”

    穆子豪坐在冯芳华身边看着,很中肯的评价。

    “我干嘛整天穿那么低调,女人偶尔也要高调一下才行。”

    冯芳华忍不住跟他斗嘴。

    穆子豪没的话好说,只得点个头:“是是是,你说的有道理。”

    “哎呦!你们俩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肉麻,欺负我们俩小的男人不在家?”

    穆倾心看不下去她老爸那么宠溺她老妈的样子,提出质疑。

    “少爷回来了!”

    穆倾心这话刚说完就听到外面管家在跟穆熠宸打招呼,顿时嘴巴憋了憋,没想到这么惨,刚说完她们俩老公不在家,钦慕的老公就回来了。

    “嗯!”

    穆熠宸简单打招呼,然后往里走去,看到一群人都围在一起看节目突然想,应该在楼上专门弄出个房间里放个投影仪,大家没事的时候可以一起在里面看个电影什么的。

    “你怎么回来了?这么早!”

    钦慕仰头看着后面回来的男人,现在才下午三点。

    “正好没事!”

    穆熠宸看她一眼,然后站在她身后,将她的脑袋扶正对着电视屏幕,他就那么站在她的身后,手在她额头上覆盖着一会儿,确定她的体温正常才又放开她,今早上班的时候发现她额头有些发烫,来大姨妈的日子她有时候会发烧,不过一般都是开始那两天,这次却是要没的时候,让他着实心焦了一把。

    “哥!我有件事特想问你,就是那天钦慕跟一个帅哥在酒店窃窃私语的照片被发在网上后,你有什么感想?听说那个男人以前跟钦慕求过婚呢。”

    穆倾心也仰头,坏笑着问穆熠宸。

    穆熠宸转眼看她一眼,吓的她立即嘿嘿笑了一声。

    “求过婚又如何?没看到她现在住在姓穆的家里?”

    穆熠宸冷冷的回了声。

    钦慕在他前面坐着,感觉自己的两根肩膀好像不是自己的,着实紧张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想得开了?”

    穆倾心眨了眨眼。

    “不过这件事到底是什么人曝光的你们没查么?”

    冯芳华听后突然也想起来,问了声。

    “穆太太说不需要查。”

    穆熠宸说道,低着头看着他老婆的头顶。

    “不想查出拍照上传微博的人来给自己讨个公道?”

    穆倾心便撞了下钦慕的肩膀,轻声问她。

    “有人说我是公众人物,既然是公众人物,这种事情会发生就是寻常事,我决定以寻常心对待,反正你们都相信我,就好了呀!”

    钦慕说道这里看向她的亲人们,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怀疑她会跟别的男人有不正经关系,至于外面那些人怎么想,又有什么关系?

    “倒是真想得开!要是我,非得找出那个贱人来,然后打她个落花流水。”

    穆倾心立即抬起手来,表情也做的超级到位,很是女侠范。

    “唉!只是这样的事发生的多了,想要在意也没那么多力气了。”

    钦慕说道,但是她心里其实隐隐约约的有个答案就要呼之欲出。

    她后来又仔细看了那张照片,那个角度,当时卞静雯站的方位好像就是那里。

    “是啊!管那些人怎么说,我们自己活的舒服就行了!”

    就连一向最在乎荣誉的冯芳华都忍不住那么说道。

    冯芳华这话一说完,全家人都看向她。

    这绝不是大家认识的冯芳华,那个把名誉跟地位看的比什么都重的穆家主母,以穆家的荣誉为准则的女人。

    “我妈变了好多啊!钦慕,你是不是给我妈施了什么魔法?她怎么变成这样了?我都要不认识了!”

    穆倾心不敢跟冯芳华瞎问,但是还是敢跟钦慕瞎砍。

    钦慕听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可是什么都没做,不过冯芳华能说出这话来真的叫她刮目相看。

    “穆倾心,你这是嫌弃你妈我以前太无情了吗?”

    冯芳华抬眼看穆倾心一眼问道。

    “那我可不敢!我就是觉得您一下子变的跟圣母一样,叫我不能习惯而已。”

    “谁要你习惯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自己不清楚啊?”

    冯芳华只得跟她拌了两句嘴。

    穆倾心瞬间就不说话,只是嘴巴一直用力闭着。

    晚饭后钦慕带着欢欢去睡觉,穆倾心便跟冯芳华在房间里搂着子枫睡觉,顺便聊天。

    “妈,你跟我说说那个卞静雯的事情,我看那个女孩子好像是个大麻烦。”

    “唉!这个女孩子可能跟钦家有点关系,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钦家很多事情都不外露,肯定是不好让人知道的,冯芳华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卞静雯怎么会跟钦家有关系,她可是姓卞呢!”

    “这里面牵扯太多,这个女孩子的事情我跟你爸爸都不多问钦慕,你也不要多问,现在她们在设计上较量,我们只管看着就是。”

    冯芳华又说道。

    外面的夜色早已经深了,穆倾心趴在床上听着躺在她儿子一侧的冯芳华说这话,心里就不服气。

    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看着别人把自己家人给欺负的受窝囊气她就受不了。

    所以

    ——

    隔日早上,微博爆料中,前几名里就有这次市里设计比赛有设计师作弊的事情。

    并没有点名道姓,只是用了b姓设计师这几个字。

    正如钦慕跟瑞森一起出现在微博上的调调,轻描淡写的几行简单的字,却是将姓氏里b开头的人都给吓的够呛,尤其是卞静雯。

    卞静雯正在租来的房子里吃着她母亲准备的早餐,无聊的刷手机的时候看到微博爆料中提到的内容,立即就脸色大变。

    她母亲从厨房里出来,给自己倒了杯牛奶后坐在她对面,看着她脸部紧绷的线条忍不住问她:“静雯,怎么了?”

    卞静雯一怔,那只手用力握紧了手机,如果不是她的母亲在,她可能看完微博之后就把手机摔了。

    b姓设计师?

    b开头的姓氏在这次比赛里,依然剩下没几个,这一爆料

    卞静雯立即就想到钦慕,因为她那天跟钦慕说见了钦海明,所以她现在立即就怀疑到是钦慕生气她见钦海明才搞了个匿名爆料。

    但是在她母亲面前,她一向都是温婉动人的形象,她自然知道自己该如何表现,所以微微一笑:“没什么,突然有点肚子疼,妈,您今天就回去吧,这边我自己在就可以了。”

    卞静雯柔声提议。

    “这怎么行,你自己在这里我跟你爸爸怎么可能放心,你爸爸叫我一定留下来照顾你。”

    卞静雯的母亲说道。

    “可是您留在这里照顾我,又怎么放心的下我爸爸?我一个女孩子还懂得照顾自己一些,他一个男人本就生活大意,您再不在他身边,他的血压药恐怕都不会按时吃,您又叫我于心何忍?”

    卞静雯的眼睛里那么善解人意的,听的她母亲的心都跟着柔软起来。

    “你这孩子,从小到大都这么体贴,我跟你爸爸也不知道是修了几辈子的好福气,那我今天就回去,可是这边你自己也要好好生活,比赛输赢不重要,但是我的宝贝女儿要是生活的不好,我跟你爸可是不依。”

    “知道啦!我怎么会生活不好?人家都说我是掉在福墩里了呢。”

    卞静雯笑起来,还是那么可人的样子。

    然,她才刚说完这句话,她母亲还不等夸她,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你的比赛资格被取消了!”

    “什么?”

    卞静雯惊的站了起来,那边用英文跟她说话的是ad。

    ad看了微博后非常愤怒,如今跟简俨在a的高级客房里,豪华的客厅里,简俨坐在沙发里闷头喝茶,她站在窗口盛气凌人的给卞静雯下通知。

    “你还问我什么?我早就叫你凭本事吃饭,你不听也就算了,竟然还找人来帮忙,如今可好?现在比赛的人员名单里只有你一个b姓设计师,你现在立即跟公众道歉,并且自己宣布退赛。”

    卞静雯难以置信的,眼神有些恍惚的看了眼她母亲,然后又低了头:“ad,这件事我回头在跟你说,你放心吧,我会赢得这场比赛,先挂了。”

    卞静雯装模作样的笑了笑,挂掉电话后又坐下跟她母亲一起吃早饭。

    “怎么了?ad说什么让你那么惊慌?”..

    “还不是我跟她侄子吵了一架,打电话跟我说她侄子寻死腻活的怕我甩了他。”

    卞静雯笑笑,没事人一样,从容回应。

    她母亲听后忍不住叹了一声,慈祥的模样望着卞静雯:“你这个男朋友,的确没有上一个靠谱,静雯,若不然就算了吧,一个大男人整天寻死腻活的,虽然这能证明我的女儿有魅力,但是这男人也太没用了。”

    “我这不正是跟他提了句分手,他就不依不饶嘛!都拿他姑姑来压我了!”

    卞静雯一副自己也很无奈的样子。

    “唉!这男孩子肯定是被家里宠坏了!哪有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像是我们静雯这样懂事,静雯,你是爸妈的骄傲,知道吗?”

    “嗯!”

    卞静雯忍不住笑了下,但是还是很谦逊的模样,绝不会说出,这话她爱听。

    卞静雯赶紧的给她母亲订了机票,中午就把她送上了飞机,然后自己从机场直接开车去了酒店。

    ad见到她的时候显然不怎么高兴,卞静雯也看出她不高兴来,赶紧的跟着她往里走就开始解释:“这件事肯定是有人看我不顺眼,我怀疑是钦慕匿名爆料,您这时候让我退赛,不就是让我承认我的设计有问题吗?这时候我是万万不能退缩的。”

    “所以,拿出你的实力来,嗯?”

    ad听不下去这种话,转头烦闷的凝视着她提议。

    “不要只是靠着男朋友的姑妈,不要靠着男朋友的朋友,更不要想要投机取巧,在这个行业里,只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生存,jy的秋香,是自己的作品,从头到尾!”

    ad继续跟她说,像是这次爆料让ad蒙羞,本就不怎么好的性子立即就暴露了出来。

    “您是说我比不上那个在jy还是个助理的女孩子?”

    卞静雯诧异的看着ad,她知道ad看不上她,但是她不知道ad心里她到底多么差。

    “目前看来是的!我没有种族歧视,但是现在看来,她的确比你要努力,并且有能力一些。”

    卞静雯听到这样的评语后简直要笑的哭出来,但是她又不能太过分,只得努力克制的脾气。

    卞静雯心里到底有多窝囊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来荣城的目的,竟然这么难以进行。

    她想要用一种光明正大的手段,将钦慕打败,让钦家蒙羞,但是,她却突然发觉钦慕是阴险的,阴险的让她快要抓狂。

    卞静雯从ad那里离开后便去了钦慕的工作室,她在钦慕的工作室门口停着车子,看着里面空荡荡的一楼,忍不住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

    她看到钦慕的车子还停在那里,钦慕应该在二楼上,她忍了又忍,想了又想,然后还是背着包往里走去。

    王叔开车载着钦海明,刚巧走到这里,王叔看到卞静雯进去后对身后的钦海明说了声:“这位卞小姐好像是来找麻烦的。”

    “我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就好。”

    钦海明也担心自己的女儿遇到麻烦,所以立即就推开门下了车。

    卞静雯踩着台阶直奔二楼,她找到钦慕的办公室,然后走过去。

    门开着,钦慕正在帮老爷子设计大寿的时候穿的唐装,很是认真的低着头在对着那块布小心翼翼的修剪。

    卞静雯的性子就是在那一刻得到了压制。

    卞静雯就那么站在门口看着钦慕站在前面弯着腰在剪桌上很是高档的一块布料,钦慕的眼睛很严肃的盯着布的切口,三秒之后却突然加速,将那块长长的布料不出几秒就搞定。

    卞静雯知道自己的手艺好不好,心肺里慢慢的又有些不好的情绪开始沸腾。

    钦慕感觉到门口有人,敏锐的眸光向着门口看去,身子依旧弯着,眉目依旧很严肃。

    卞静雯一抬眼,发现钦慕在看自己,便大步走了进去。

    钦慕这才缓缓的直起腰,弯着腰久了之后腰疼的要死,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的脑子思考。

    卞静雯突然到访,自然是因为早上的事情。

    要说早上这件事情,钦慕是真的不知道该感谢她的小姑子还是该感谢她的小姑子。

    “今天早上爆料设计师内幕的事是你找人做的吧?”

    卞静雯问道,这一次没有再假惺惺的跟她笑着。

    “上次我跟瑞森上微博头条是你做的吧?”

    钦慕没回答,犀利的目光盯着卞静雯,反问。

    卞静雯觉得钦慕简单的言辞太过强势,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淡淡的回答:“是!”

    面对她的直接,钦慕只寡淡的看她一眼,然后又转头看着自己桌上的布料,老爷子喜欢传统一些的唐装,她正在想在这块布料上加点传统的中国特色上去。

    “今天微博爆料的事情跟我无关。”

    钦慕认真盯着那块布,却是在跟卞静雯说话。

    那一声不冷不热的,却是叫人不能怀疑。

    卞静雯吃惊的看着她:“不是你?”

    “我没有必要做那种事情,我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

    钦慕淡淡的说道。

    卞静雯却感觉被羞辱:“你的意思是我不值得你浪费时间吗?”

    “除了工作跟家人,任何事都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当然你也可以把你包括在内。”

    “你”

    面对钦慕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有那冷的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刃的眼,卞静雯几次都有点克制不好自己的脾气。

    “卞静雯,时到今日你来的目的我大概已经知道,但是其实我不明,为什么你会把所有的错归在我们钦家人身上。”

    钦慕突然转头,这次,特别认真的盯着她。

    卞静雯的眼神一滞,像是被钦慕的话给吓到,转而就冷笑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如果真的不知道,就不会跟我提我父亲了,不是吗?”

    钦慕执着的问她,声音并不冷漠,像是在谈一件闲事而已。

    “你这种虚伪的大小姐,怎么会懂的底层人的生活?”

    卞静雯面对钦慕的轻蔑,突然喃呐了一声,然后眼神看向窗口那一点点的天空。

    “底层人?你吗?”

    钦慕敏捷的目光捕捉到她眼里的失落,却是屏住呼吸一下。

    “有些事,你总有一天会懂的!”

    卞静雯说完后便转了身要走。

    钦慕便看着她的背影,刚想说:或者该懂的人是你,就发现卞静雯的身影在门口僵住了。

    “卞小姐小小年纪就心思这么沉重,兴许不是好事!”

    是钦海明的声音,钦慕又挺直了后背,条件反射的看着那个方向。

    “钦市长怎么知道我心思沉重呢?还是钦市长自己心里有愧?”

    “我这辈子只愧对过两个女人,那就是我的第一任妻子,跟我的大女儿。”

    钦海明的声音,那么稳稳地,从容的流淌到钦慕的办公室里。

    钦慕的眼神慢慢的收了回来,然后默默地低了眼看着桌上的布料。

    “那对您的二夫人,以及小女儿,您就不愧疚?”

    “并不!”

    “果然是薄情且有自私的男人,如果如今您的大女儿不是穆氏总裁的妻子,您可还会说这番话?”

    “你不会懂一个父亲的心。”

    “我只知道,我父亲以我为荣。”

    “你说的一定是国外那位被你懵逼的父亲。”

    卞静雯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很快钦慕就在里面听到高跟鞋远去的声音,还有钦海明进来的缓慢的脚步声。

    钦慕还不等想好怎么面对他,他已经走到她身边:“给穆家老爷子准备的?”

    他的声音很缓慢,一如此时他的心情。

    “嗯!”

    钦慕闷闷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转眼看向她,她的眼神也是淡如水,又静的让人心平气和。

    “刚刚卞静雯问我那些话,我都是真心,慕慕”

    “您不必多解释,您以您自己的方式作为父亲,我理解。”

    钦慕回答他。

    钦海明有半分钟都说不出话,也不想说话,只是那么凝视着他的女儿。

    这么多年过去,当发现最了解自己的人是跟自己分别十多年的女儿,他只是又悲伤又庆幸的低眼笑了笑。

    “我还怕那丫头来伤了你,没成想你倒是半个脏字都没吐就把她羞辱的灰头土脸,慕慕,你真让我这个当父亲的骄傲。”

    钦海明自称父亲,足以看出他现在的淡定从容。

    “刚刚卞静雯还说她父亲以她为荣,您又这么说?”

    钦慕浅笑了下,表情总算没有那么认真。

    “她是靠演技才博得她养父母的开心,而你,却不是。”

    钦海明看着她,非常给面的评价。

    钦慕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爷爷说要传统一些,但是不能比景家老爷子的任何一次穿过的唐装差,您有什么提议吗?作为见证了他们二位几十年生日宴的见证人之一。”

    “其实不用想那么多花样,老爷子心情好了,穿上一块素布都会高兴的要紧,如今穆家人丁兴旺,可想而知他的心情。”

    钦海明这话一说完,不仅钦慕笑了下,他自己也笑了下。

    可不是嘛!到时候来祝寿的人全都奉承他,到时候他哪里还会注意的到自己的服装是不是比得过景家老爷子。

    不过她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手艺的。

    ——

    下午四点多穆熠宸的车停在她的工作室楼下,然后靠在里面给她的手机打电话:“在你楼下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