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2 那时心里已经有了别人
    钦慕从浴室出来就看到穆熠宸在沙发里坐着,拿着‘她’的手机在看,并且非常自若的。

    “穆总,你又偷看我手机!”

    钦慕走过去,却是直接坐到他的长腿上,两只手搂着他的脖子的时候,他也已经敞开自己的手臂,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上,那布料特别细腻柔顺,手感好的让他眉头不至于紧紧地皱着。

    钦慕看他表情稍微严肃,便将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开,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的时候,正巧看到他看的微信上她跟瑞森的聊天记录。

    其实钦慕是没有任何心虚的,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而且她看到照片上有他清高的侧影,为何他还会不高兴?

    “你就在看这个啊?干嘛不高兴?”

    钦慕看向他,好奇的眼眸微动,却是不敢跟他开玩笑。

    穆熠宸看向她:“刚刚瑞森发微信问你为什么当年不答应他,你想怎么回答?”

    “嗯”

    倒是钦慕,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穆熠宸。

    “很难回答?”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的问她。

    钦慕顿时嗓子眼里一紧,穆总生气了,因为瑞森的微信。

    “我就告诉他,我对他没有感觉啊!”

    钦慕想了想,在他发怒以前赶紧的说了一句。

    “是吗?”

    穆熠宸似笑非笑的,眼神深邃的不见底,那高深莫测的叫钦慕发慌。

    “嗯!本来就没有啊!”

    钦慕点了下头,眉头依旧皱着,因为穆熠宸的表情叫她知道,他并不满足于这个结果。

    那他想要什么?

    “没有就好!”

    穆熠宸突然说了句,然后放下手机将她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

    钦慕的手用力挂着他脖子上,但是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安全感。

    “穆熠宸,你又在想什么?”

    钦慕忍不住问他一声,在他抱着她放床上的时候,钦慕搂着他不松开,眼神非常执着的望着他。

    白色的灯光被他遮住,钦慕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坦诚的叫他生气。

    “我在想,穆太太怎么这么蠢?”

    穆熠宸压着她的身子,低声问她。

    钦慕

    她蠢?

    “穆熠宸,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对我这点信任都没有?”

    钦慕有点生气!

    “自然是有的!”

    穆熠宸很自信的,很低沉的回应她这一声。

    钦慕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被冻住了,冷的她觉得肩膀有些酸痛。

    “那你这是干嘛?好像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钦慕生气的对他低喃。

    “我的表情是在说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穆熠宸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

    钦慕

    他这一声,总算是有了声调,但是却叫她极其不爽。

    “随你怎么想好了!”

    钦慕把手从他的脖子上拿开,然后转头不在于他相对。

    穆熠宸却还压在她的身上,手抬起来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面对着他。

    钦慕疼的眼泪差点冒出来,忍着愤怒的望着他。

    “这么爱生气了?”

    穆熠宸问了一声。

    “不敢跟穆总生气!”

    钦慕执拗的对他说,一双手生气的去抓他的手,但是移不开,便指甲都掐到他手背的肉里去。

    穆熠宸却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眉宇间尽是恼意了。

    钦慕感觉到他的怒意,然后自己也怒了。

    所以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着好大一会儿。

    后来钦慕听到他甩上门离开的声音。

    他已经多久没有这样了?

    今天一天都好好地,可是突然之间就

    钦慕从床上费力的坐了起来,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穿过自己柔软的头发里,抱着自己的头将自己陷入曲起的膝盖里。

    冯芳华刚刚贴完面膜准备去冲一杯蜂蜜水喝,站在楼梯口就看到自己儿子出去的身影,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又看向他们的房间里。

    想着这对夫妻今天还甜的跟抹了蜜似地,而且生活已经步入正轨,便没让自己乱想他们俩是超级了,只以为穆熠宸是这么晚去给钦慕买东西去了。

    却没想到,他们的确是打架了。

    冯芳华冲了蜂蜜水回到房间后对已经准备睡觉的穆子豪说了句:“熠宸刚刚出去了!”

    “哦?跟他的哥们喝酒去了吧?不过他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晚单独出去了。”

    穆子豪稍有疑虑的。

    冯芳华端着水杯坐在床边,两只手捧着水杯,眉头皱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他们好像吵架了,可是他们一整天都好好地啊。”

    冯芳华在跟穆子豪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的。

    “肯定不是吵架,指不定是被叫去喝酒,这段时间那几个小子喜事连连的,若不然就是去给慕慕买东西去了吧。”

    穆子豪躺下,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

    “嗯!应该是!”

    冯芳华想了又想,像是安慰自己那样回了声。

    “睡觉了吧!这么晚了!我们可不比他们小年轻!”

    穆子豪跟冯芳华说了句,然后就转了个身朝着她那边,然后闭上了眼睛。

    冯芳华转眼看他,忍不住嘟囔了句:“你的心可真宽!”

    穆子豪只是笑了下没回答她。

    冯芳华便喝了水也准备睡觉。

    后来快十二点穆熠宸还没回来,手机也没带着,钦慕有些担心。

    过会儿,想到穆熠宸说瑞森给她发微信,便下床去沙发里拿了手机。

    她没回床上,只是后背靠着沙发扶手,抱着自己屈起的膝盖,然后看着微信上的内容,然后给瑞森回过去:“瑞森!我那时,心里已经住着别人!”

    后来想了想又给瑞森回了一条:“瑞森,如无意外,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联系了!祝好运!”

    天阴沉沉的,钦慕在沙发里抱着自己,看着窗口,外面那么冷清清的,他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她这会儿有那样的冲动,给a的人打个电话,他有可能是去那里找江之远他们喝酒,再不然就是回了公寓。

    可是这脾气也太大了。

    他们之间,她以为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连同她跟瑞森上微博的事情他都没跟她发火,这会儿突然又

    不过在她想不通的时候,他突然回来了。

    钦慕正要去床上睡觉,然后看着他拎着个袋子回来。

    她竟然闻到了烤地瓜的味道,这味道叫她突然觉得好饿。

    不过她多有骨气啊,所以她决定不吃。

    “真的不吃!”

    穆熠宸站在她的床边,气的她只得转头去背对着他。

    但是那味道真的超级吸引人。

    穆熠宸便自己拿着勺子掏着吃起来:“你不是应该跟他说你已经爱上我吗?”

    然后,像是闲聊一样的提醒她一句。

    钦慕简直被气的要吐血,就这么点事,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吗?而且他又不是没有拿着她的手机给别的男人发过微信,多难听的话,多难看的事情他没做过?这会儿跟她这儿装深沉,真是

    让人愤怒!

    “再不吃我就吃完了!怕跟你吵起来才出去逛了会儿,看到你喜欢吃的烤地瓜特地买来给你吃。”

    “你这是买来给我吃?”

    气的她终于忍不住爬了起来,掀开被子,抬起头冷冷的凝视着他。

    那种小女人发脾气的模样,特别叫人有好感。

    穆熠宸顿时就忍不住,唇角浅勾:“买了两个!”

    钦慕

    快要被气死了!

    后来她盼着腿在沙发里吃烤地瓜,然后看他要坐下,抬了抬眼,凶巴巴的对他吩咐:“去帮我倒杯水上来!”

    穆熠宸看她一眼,知道这时候不能惹她,便乖乖的去给她倒水,去之前把他吃了一半的烤地瓜放在茶几上。

    钦慕鼓着腮帮子,感觉好像要是不这样就会笑出来了。

    欺负穆总,简直是她人生一大快事!

    不过穆总好像也是,欺负她是他的人生一大快事!

    穆熠宸回来的时候,自己的烤地瓜已经被人吃了。

    钦慕吃的还剩下最后两口,然后慢悠悠的,超级满足的吃着。

    穆熠宸站在旁边看着她,笑了一下:“很好吃?”

    “嗯!还可以吧!”

    钦慕不太想给他面子。

    “嗯!所以你把我那份也都吃完了!如果好吃的话,你估计得把地瓜皮也吃了吧?”

    钦慕

    穆熠宸那双漆黑的眼里尽是对她的容忍,虽然说话口气总是在折磨她。

    钦慕将最后一口送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把地瓜皮扔在垃圾桶里,拍拍手抬起头来找水。

    穆熠宸站在她旁边,不大乐意的把水给她。

    钦慕哼了一声,有本事你今晚别回来啊!

    不过如果他真的不回来,钦慕决定最起码一周不理他。

    “好了!我现在要睡觉了!抱我去床上!”

    钦慕一伸手,然后就霸道的吩咐他抱她去床上。

    “先抱你去洗手可以!”

    穆熠宸淡淡的说了一声,钦慕一抬眼,他却已经弯下身子将她抱了起来。

    钦慕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嫌弃她手不干净了?

    钦慕故意将手指放到嘴里吸了一下,还有地瓜味,很好吃。

    然后又吸了一下,又一下。

    穆熠宸眉头紧皱着。

    钦慕看着他那闷声不说话的样子不似是那会儿生气的样子,倒像是对她毫无办法的,心里得意着,然后又舔了舔其他的。

    穆熠宸看她一眼,把她抱到洗手间后,放下她。

    钦慕故意坏坏的对他笑了笑:“味道真的不错呢!”

    “是吗?”

    穆熠宸似笑非笑的,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嗯!”

    钦慕点点头,穆熠宸突然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她唇瓣:“我这里也有,你一起添了吧!”

    钦慕..

    “张开嘴啊!”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叫人很抓狂。

    钦慕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干嘛没事跟他闹腾?

    穆熠宸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钦慕却死死的闭着嘴。

    但是看到他那眸子里光的时候,她却突然张开了嘴,然后用力咬住他的食指。

    穆熠宸疼的立即皱起眉头,只得用力捏了下她的下巴。

    “啊!”

    钦慕疼的叫了一声!立即就要转身逃走,穆熠宸却立即从她的身后将她搂住,让她逃无可逃。

    “穆熠宸你这个禽兽!”

    “嗯哼!现在禽兽要干点禽兽不如的事情!”

    穆熠宸很享受她的臭骂,并且还告诉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钦慕没感觉到丝毫的羞怯,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跑。

    但是她怎么逃?

    不到三五秒他就已经把她抵在洗手台,她想转身推他都不能,被他稍微一用力,她就失去平衡的,只能手压在洗手台上努力的保持平衡。

    “穆熠宸”

    “哼哼!现在是不是后悔刚刚对我那么做?”

    “我认错!”

    “认错?你犯了什么错?”

    穆熠宸一边掀她的睡衣一边问她。

    “我不该舔手指,太脏了!”

    “哦?我倒是不那么觉得!”

    穆熠宸解开皮带后抱着她,不由自主的也叫了一声。

    钦慕彻底死心,然后咬着牙跟问他:“不然你觉得呢?我哪儿错的离谱?我改!”

    穆熠宸听着她那么不爽还要认错,却是感觉舒爽多了。

    那会儿他要出去的时候,其实她只要叫他一声,他立即就回头了。

    可是她没有。

    所以他一生气就开车在外面乱跑了一阵,直到遇见那个烤地瓜的老伯,他把车子慢慢停下,心情也不如那会儿那么愤怒,反而是开始反思起来。

    老伯在给他称地瓜的时候还夸他:“小青年这么晚还开着豪车来给媳妇买烤地瓜啊,你媳妇肯定很爱你!好样的!”

    穆熠宸第一次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后便对老伯说:不用找了!

    “一码归一码,你要是因为我年纪大这么晚还在卖烤地瓜就可怜我,或者因为刚刚我那话就多给我钱,我可是要恼的,我可是靠本事吃饭!要是觉得我地瓜好吃,下次还来这里买就可以了!”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笑,对他说:“其实我刚跟我太太吵完架!”

    老伯一怔,随即却对他说:“那还不赶紧回去!她吃了我的烤地瓜,再大的脾气也没了!”

    穆熠宸信了,所以带着烤地瓜回了家。

    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烤地瓜她既然吃的这么开心,那以后就再给她去买,但是现在,她必须得好好地补偿他了。

    钦慕洗个手洗了大半个小时,再回到床上的时候,身上却是已经不舒服了。

    穆总却是把她扔在床上接着就又追了过去,让她在他的身子底下忍不住直哼哼。

    钦慕抱住他:“穆熠宸,你差不多就得了!我还生气呢!”

    “你还生气?”

    穆熠宸一低头,看着她闭着眼痛不欲生的样子,分明是爽翻天了吧?

    “嗯!”

    “那我就做到你不生气了为止!”

    捧起她的脸就去吻她的唇瓣,情缠到她快要哭出来。

    等他完事后,钦慕差点把他踹下床,若不是他又霸道的反扑,把她死死地压着威胁:“是不是还没爽够?”

    钦慕趴在床上跟死狗一样再也不敢反抗,大喘气都不敢。

    穆熠宸这才放开她,然后又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

    吓的钦慕又哼了一声,生怕他真的再来。

    不过之后,他却只是躺在她身边点了根烟。

    而钦慕就趴在那里准备睡觉。

    “给那小子回微信了没?”

    “没!”

    钦慕心想,我干嘛要告诉你?你气也气了,都离家出走过了,回来还把我折腾的要死,我还要告诉你我跟人家回了什么微信信息吗?

    那这罪岂不是白受了?

    ——

    第二天早上,冯芳华先起的床,钦慕一下楼冯芳华就把她叫到沙发里:“昨晚那么晚两个人又吵架了?”

    “没,没啊!”

    钦慕一紧张,有点结巴。

    “没?那你干嘛这么紧张?”

    “不是,嗓子有点哑!”

    钦慕低着头,说着就抬手捏嗓子。

    冯芳华忍不住多想了一点,然后叮嘱:“你们俩也悠着点,以后在一起那么多年呢。”

    冯芳华这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钦慕的耳朵却已经红的滴血了要,被婆婆说这事,真的很尴尬,超级尴尬。

    “那没吵架,昨晚他是出去干嘛了?”

    钦慕只得如实回答。

    “烤地瓜?他大半夜跑出去给你买烤地瓜?大冬天的!”

    “嗯!”

    “味道怎么样?”

    钦慕忍不住抬了眼,悠悠的看着她婆婆。

    “如果味道可以,今晚让他再去买点,我们一起吃!”

    钦慕

    “好!”

    味道好!今晚再去买也好!

    钦慕低着头,脸快要埋到胸口去了。

    所以穆总今天又有了个新任务,那就是帮大家买烤地瓜,可是他一个大男人,下班去买烤地瓜

    ——

    上午上班后秦逸去穆熠宸办公室:“给我老婆放产假!”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他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好像要是这个产假不放就不肯罢休。

    “公司对产假不是有明文规定吗?到了时间自然就放了!”

    穆熠宸淡淡的说了声,靠在椅子里把玩着钦慕送他的笔玩起来。

    “穆熠宸,我们可是兄弟,兄弟的老婆当然跟别人不一样,现在就给她放!”

    “你知道溪梦怀孕本来就是件意外,她要是突然提出辞职或者产假,对我接下来的工作都会有影响。”

    “不是还有别人嘛!你要是不放心,便由我来替她做。”

    秦逸说,看着溪梦这两天吐的的有点勤,忍不住心疼。

    “那随你!”

    穆熠宸对孕妇还是很宽容的,毕竟自己家也有人做过孕妇。

    “谢了!不愧是好兄弟!”

    秦逸激动的立即笑起来。

    “我没打算现在就开始放产假!”

    溪梦却突然推门进来,抱着文件走到穆熠宸办公桌前放下,然后非常郑重其事的对穆熠宸说:“我决定按照公司的规定休产假,请老板不要随便批示产假。”

    穆熠宸看了溪梦一眼,然后稍微歪了歪头,看溪梦身后的男人。

    “你搞什么?你现在整天不舒服,还要上班?我们家不缺这点钱,你”

    “这跟钱没有关系,而是我不工作的话在家做什么呢?除了能养一身肉。”

    溪梦抬眼去跟抓住她的男人对峙。

    秦逸

    穆熠宸稍微垂了垂眸,他早就猜到溪梦不会答应这么早就开始休假,溪梦是什么样的人?秦逸这个当老公的还是不够了解啊。

    “可是你现在不舒服,大夫说你最好是在家休息。”

    “在这里我也累不到啊!前两天开始,老板就把我的工作分给了助理一大半,我现在不过是坐在那里看看文件什么的。”

    溪梦只好对他说明。

    “真的?”秦逸转眼看向穆熠宸。

    穆熠宸淡笑不语,心想你小子竟然这么信不过自己兄弟,看来我是太仁慈了。

    “若不然我给溪秘书在安排点事情做?实际上孕妇整天坐着对胎儿是十分不好的。”

    作为一个过来人,穆总再次发挥自己的特长。

    “我觉得可以!”

    “不可以!”

    溪梦答应的同时,秦逸也已经拒绝。

    穆熠宸稍微挑眉:“行了!等下还要开会,你们俩要是这件事没问题了,就赶紧去忙工作好吗?”

    “好的!”

    溪梦立即往外走。

    不过秦逸却没走,秦逸看溪梦走后跑到他办公桌前,双手抵着他办公桌的桌沿,突然笑了笑:“熠宸,好好照顾她,我们都是一家人!”

    “是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你得好好给我干活了!”

    “没问题,你照顾好溪梦,我一定不会给你掉链子。”

    以前秦哥多么骄傲的一个家伙啊,如今,竟然这么好说话了。

    秦逸走后穆熠宸又认真工作,但是对于秦逸的改变,他还是很吃惊。

    大概兄弟们都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秦逸突然变了个人一样,懂的真的去关心一个人了。

    秦逸中午之前又给溪梦买了些酸梅放在抽屉里,溪梦看着他在摆放的酸梅随便抽搐一袋打开,拿出一小包再打开,然后往嘴里塞了一颗,感觉还不错。

    只是看着他摆放的那么整齐,她竟然有些接受无能。

    她去过他的公寓一次,虽然不能说是无法入眼,但是好像也真的是不怎么好看。

    但是现在

    “你要是不舒服了就吃一颗,还有你要是饿了就立即打电话给我,我叫a的后厨随时给你备着小点心什么的,总之你想吃什么就尽管说。”

    秦逸弄好之后把抽屉关上,站了起来,非常认真的表情看着她。

    溪梦慢慢嚼着那颗酸梅,其实有个核,但是她现在不太好吐出来,只得点点头。

    “还有!爸妈刚刚又打电话来催我们回家里去住,老婆,不然我们回家里去住吧?”

    秦逸有些担心自己照顾不好她,抓着她的一双手,非常温柔的问她。

    溪梦只是那么木呐的看着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旁边的小妹已经吓傻了,这样的秦特珠,她真的是以前没见过啊没见过。

    而秦逸现在眼里根本没有其他女孩,只看着溪梦,他的心里好像也自从两个人领证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了别人。

    然,这一切他自己竟然还是没发现。

    溪梦只是为难的看着他,过了半晌,无奈的点了点头。

    “真的?你真是太好了!”

    秦逸突然就挑着她的下巴亲了她一下。

    助理小妹直接看傻眼,而溪梦也已经傻掉。

    “有点酸!我还有点事先去处理一下,晚上我们一起回爸妈那里去,他们比我更会照顾孕妇。”

    秦逸走了,依依不舍的。

    溪梦在他走后呆了两秒,他一进电梯她就赶紧的去抽了张纸巾把嘴里的酸梅核吐出来。

    那丫的,刚刚她还在吃东西他竟然就亲。

    “溪梦姐,那是我们秦特助吧?我没有看走眼吧?”

    “应该是!”

    溪梦看她一眼,又看向电梯那边,心想,她也不太确定啊,这样的秦特助,真是吓人。

    下午溪梦跟秦逸的行李就被从溪梦的公寓搬走了,搬去了秦家。

    溪梦回到家后看着家里空荡荡的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秦逸问了声:“怎么了?”

    “我们家是不是遭贼了?”

    溪梦悠悠的转头看他。

    秦逸抬眼看着里面,然后给他父母打电话。

    “是我爸妈让人来过了!”

    “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家密码的?”

    溪梦不敢置信,久久的回不过神。

    “那个有次我好像无意间说过。”

    秦逸低着眼眉,寻思了会儿跟她说。

    溪梦

    ——

    穆熠宸下班后就去找钦慕,结果

    简俨晚上约了朋友一起在a吃饭,所以钦慕也去作陪。

    穆熠宸便打电话回去:“我在外面吃饭!”

    “你妈让你们俩别忘了给她买烤地瓜!”

    穆子豪只回了这么一声。

    “知道了!”

    穆熠宸竟然有点难过,他亲爱的冯女士,竟然只想着烤地瓜。

    “这两位你都认识了!”

    简俨在包间里跟钦慕介绍了两位设计师,然后另外两位没在介绍。

    “嗯!在巴黎的时候我们合作过!”

    钦慕微笑着点点头打招呼:“好久不见!”

    两个人也热情的跟钦慕打招呼,只是就在他们说笑的时候,门却被人从外面敲响。

    是一位帅哥去开的门,本以为是服务生来送菜开不了门了,结果看到西装笔挺的穆总,整个人都不太开心了:“你是?”

    “钦小姐的丈夫!”

    钦慕听到那一声中文之后只得站了起来,然后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刚巧在这边办事,听说你们在这里吃饭,就过来蹭个饭!应该不打扰吧?”

    穆熠宸说后面那句的时候往里看了眼,看简俨。

    ad也在,所以穆熠宸的心情才好了些。

    “不打扰!钦慕,请穆总进来!”

    简俨从容的说道,心想,刚好有人替他买单了。

    ad眼尖的看着简俨眼里那一闪即过的酸意,却是也忍不住笑了下。

    这世上,你见感情放过谁,又见谁全身而退?

    穆熠宸便也没客气的进去坐下,就坐在钦慕跟他之间。

    钦慕看了穆熠宸一眼,不知道他这又是唱的那出,却是情不自禁的笑了下。

    穆熠宸低眼看着她,然后在她耳边低喃:“现在笑的这么开心,等下到楼上去可别哭着求我。”

    钦慕的脸刷的就烫的像是被放在了烙铁上,不敢置信的抬眼望着他。

    穆熠宸却已经不理她,转头跟ad打招呼。

    钦慕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但是这么多设计师在,她也不好跟他斗嘴,只得跟那几个比较熟的小声解释:“我先生是过来替我们买单的。”

    众人一听这话立即都乐呵了,虽然简俨做东,但是他们还真不好意思叫简俨买单,但是谁也不舍的拿钱去买单啊,穆熠宸这时候的出现,立即叫他们也都开心起来。

    穆熠宸听到钦慕在算计他,缓缓的抬手去摸着她的脑袋瓜:“穆太太,回过头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