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3 我老公开玩笑的!
    “啊?怎么了?穆总?”

    钦慕笑呵呵的望着他,非常配合的。

    穆熠宸那精美的五官分明做出笑的表情,但是他那幽深的眸子里却叫钦慕心肝胆颤。

    “为什么来吃饭不给我打电话?”

    “因为手机在工作室忘了带出来!”

    穆熠宸凑近她,不管那些个所谓的设计师怎么想,只那么皮笑肉不笑的,低声问她一句。

    钦慕紧张的低着眉眼,听完后很是坦诚的回答他。

    穆熠宸慢慢离开她,垂着的眸子里终于不再那么幽暗。

    钦慕抬起眼看着他:“我说的都是真的,否则你打电话!”

    穆熠宸不用打电话了,因为他信了!

    在工作上很认真的女人,也会在生活中有些无能。

    就如她到现在也做不好一桌饭。

    ad也在简俨耳边小声说话,简俨从容的模样闪过些许的失落,之后却又云淡风轻的笑着,转头对ad说了一句:“我很好!”

    ad看着他,两个人靠的很近,给人的感觉很暧昧,但是只有他们知道,他们不过是做戏,因为嘴里说出来的话,都不是彼此想要听到的。

    其实ad也不是故意想要损他,就是看不下去他那种甘心情愿让人家夫妻俩羞辱的模样。

    “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很快ad就拿起了包,用很完美的英文告辞。

    因为身份使然,所以那几位设计师都站起来送她,不过她却笑着叫他们不用这么客气,然后挺着胸抬着头大步离开。

    穆熠宸跟钦慕都转头去看简俨,当然,两个人的表情,一个是真的担忧,一个是假的。

    “我来敬一杯!感谢各位给面子来我这里吃饭!今晚这单我请了!”

    穆熠宸后来也变的大方起来,虽然不管他愿不愿意请,钦慕跟简俨都把这一单要赖在他身上的。

    “以后还请多多在工作方面接触的时候多多包容我太太,她脾气不太好!”

    穆熠宸又说道,那么从容不迫的,那么善解人意,各种体贴的。

    钦慕的脸却有点挂不住:“我老公开玩笑的!”

    “要说脾气不好,穆总敢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简俨不得不替自己徒弟说这一句。

    吓的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穆熠宸却是笑了声:“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你徒弟才会被我调教的这么好!”

    穆熠宸说着还转过头去看钦慕,笑呵呵的,还抬手去,故作温柔的抚摸她的长发。

    钦慕挺着腰版坐在那里低着头只听着他们俩说,听到穆熠宸的话的时候不是不受伤,只是更多的是无奈。

    他们俩碰到一块便是那样,大概再难听的话也不是没有说过。

    不过穆总在这时候用调教两个字

    她的脸

    算了,自己的脸自己挣回来。

    “我们好好吃饭好不好?你不是来蹭饭的吗?”

    钦慕说着,夹了一只大虾放到穆熠宸的盘子里:“赶紧自己剥了吃!”

    “穆太太这么心疼我,把最好的虾给我吃!”

    穆熠宸笑笑,手从她头发上拿开,虽然还从容的,但是他当然看到钦慕那双眼睛里的敏锐跟不爽。

    “快吃吧!”

    钦慕微笑着,百分百爱他的神情。

    “穆太太跟钦钦感情很好呢!”

    甲设计师微笑着说道,眼里满满的都是对他们夫妻的恭维。

    “嗯!其实我们在巴黎也听说过二位的感情,其实也都很羡慕呢!”

    乙设计师也接茬。

    “你们这几个小子酸不酸?”

    简俨听不下去。

    穆熠宸却笑了笑,然后又歪着头,那么暧昧的眼神看他老婆。

    不过钦慕理都不理他了:“我们俩感情才没那么好,我只是看中他的钱而已。”

    穆总听后笑的更开心了。

    几个设计师都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穆总才不在乎我是为什么跟他在一起,是吧穆总?”

    穆熠宸已经在认真的剥虾,因为意识到自己惹怒了穆太太。

    “什么?”

    穆熠宸稍稍回头看她一眼。

    “没什么!我说你很爱我!”

    钦慕微微一笑。

    “的确!”

    穆熠宸低着头把剥好的虾放到钦慕的碗里,非常诚恳的两个字。

    钦慕却被他气的够呛,那会儿说那话他就装作没听到,这会儿耳力又好了。

    吃过饭大家都上楼去休息,钦慕转头看简俨:“您早点休息!”

    “嗯!你们回去路上也小心!”

    简俨点点头。

    “好!”

    “谁说我们要回去了!在酒店不是更有情调?”

    穆熠宸将钦慕柔弱的小身板往怀里一搂,笑呵呵的跟简俨说道,分明是在宣布主权。

    简俨看他一眼,然后笑了笑:“好啊!那就一起上去吧!”

    钦慕看着简俨往电梯那边走,抬手用力推了下穆熠宸的肩膀,不过没推动,反而被他低下头狠狠地亲了一口。

    钦慕顿时用力的闭着嘴,又用力打了他几下,可是均没效果。

    电梯里就三个人,穆熠宸带着钦慕,孩子气的站在简俨后面一角。

    简俨本来是抬着眼看着前面的,但是当看到梯壁上显示着后面两个人亲密的举动,只得将眼睛垂下。

    “你干什么?”

    钦慕被他气的不行,可是他就是故意要在简俨面前跟她动手动脚的,不停的亲她,等她反抗的厉害了,索性一转身把她逼在角落里,然后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就去亲!

    钦慕紧张的用力去拍他的手臂,但是他却亲的越来越凶猛。

    之后电梯开了一下,钦慕用力推他没能有结果,直到电梯在闭上,缓缓往上。

    穆熠宸才好不容易松开她。

    钦慕差点就抬手去扇他一巴掌,若不是手被他死死地扣着。

    他分明就是做给简俨看的,因为什么?因为简俨让她一块来吃饭?还是因为这几个设计师都年轻?

    钦慕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对穆熠宸刚刚做的事情非常非常愤怒。

    他要去楼上睡,钦慕就不让他如愿,电梯一开,穆熠宸下去,钦慕站在里面不动,还用力摁了关门键。

    穆熠宸一转眼,看到她黑溜溜的大眼睛执拗的瞪着他。

    穆熠宸漆黑的眼冷得像是冰山,那眼神像是在说:女人,反了你了!

    钦慕到了停车场,大步往自己车子那里,上车后便立即发动车子离开。

    他要脑,她还不想陪呢。

    想到简俨,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开车到家门口她便慢了下来,但是她刚刚到家穆熠宸的车子便也开了回来,而且到了院子里他的速度还比她快了些。

    像是在宣泄心里的不满。

    钦慕停下车子后穆熠宸已经从车子里出来,用力的甩上车门,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等着她下车靠近。

    钦慕停下车子却并不想靠近他,绕着他走。

    穆熠宸双手插兜看着她往里走,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黑亮的皮鞋:“穆太太,就这样进去,后果会很惨重。”

    钦慕心想能有多惨重,他的手段无非就是在床上嘛!哦!还可以在很多地方,但是反正就是啪啪嘛!

    钦慕才不当回事,心想我进去就锁门。

    然后

    她急匆匆的上楼,锁门,锁了门之后用力吐了口气,心想你今晚就在外面过一夜吧,好好冷静冷静,好好反思反思。

    她打开橱子拿了睡衣去洗澡,她想要泡个澡好好地放松一下,刚刚在酒店被他折腾的她全身的每个细胞都是紧绷的。

    穆熠宸上楼后没有去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书房,打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躺着一把崭新的钥匙。

    穆熠宸漂亮的手把钥匙从里面取出来,然后挑了挑眉便拿着出去。

    卧室的门果然不出他所料的反锁了,他轻松把钥匙插到锁孔里,然后一转。

    嗯!门开!

    穆熠宸推门进去,卧室里根本没她的人影。

    穆熠宸抬手捏着领带用力的拉扯了一下,然后开始脱衣服。

    钦慕还好心情的放了舒缓的音乐,刚放好水躺进去,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好心情。

    心想这么晚他就算回来发现锁门也不敢闹,除非他想把家里的长辈跟孩子都吵醒。

    但是她知道,穆熠宸绝不会那么做的。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穆熠宸在书房里放了一把备用钥匙。

    不过这事其实怪她自己,他自己拿着钥匙开门的把戏不是玩了一两次了,她有次把钥匙都收了起来,然后

    呵呵!是她自己放进去的!

    穆熠宸只是有次去书房拿东西的时候在抽屉里看到那把钥匙,当时他还好起了一下子,她不是该藏的很隐秘吗?

    不过之后两个人一直没在玩这种幼稚的把戏,所以他也就没碰。

    谁知道今晚又能派上用场!

    钦慕只感觉一阵冷风轻轻吹过,下意识的把肩膀都下沉到泡沫里,然后微微睁开眼,当要看清那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她砰的从浴缸里坐了起来:“穆熠宸你”

    “怎么?看到我的好身材后悔锁门了?”

    穆熠宸站在她面前把自己脱光。

    钦慕简直想要骂脏话。

    穆熠宸却转瞬就到了浴缸里去,钦慕下意识的就想逃,可是现在这幅样子逃,是逃不掉了!

    “你别过来!”

    然后委屈巴巴的,瞬间就红着眼眶跟他说话。

    “好!我不过去,你到我这边来!”

    他在她的对面。

    钦慕真的快要哭了!今晚一场恶战,大概是再说难免了。

    除非

    她能讨好他。

    可是钦慕觉得讨好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酒店偷跑就算了,回到家又反锁门,穆总最讨厌她这么反抗他。

    “你不能怪我,谁叫你在酒店当着那么多同行羞辱我,还在我师父背后”

    钦慕嘟囔着,一点也不想过去,眼眶红的叫人心生爱怜。

    穆熠宸不动,只靠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那装模作样的,心想怪不得那么多导演想叫你去拍戏,这真是说哭就哭出来了。

    “我过去,你能温柔点吗?”

    钦慕看他那俯视天下的姿态,虚弱的问了一声。

    穆熠宸靠在那里静静地望着她,她的脖颈都已经成了粉色,应该是被热水熏的。

    他任由自己小腹边悄悄地发生变化,然后慢慢的又往下沉了沉,很是享受的样子,仿佛是在等待猎物自动送上门的豹子。

    钦慕被他吓的够呛,然后慢慢的朝他靠近,她一定能讨好他的,只要她真的撒娇,小女人似地流流眼泪,在他怀里柔弱一点。

    嗯!通常情况下,穆总真的很吃那一套。

    从小到大,她一哭,他就会欲言又止的,打压她的心情立即会缩减一半。

    “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钦慕到他眼前去,侧躺在他身边。

    穆熠宸垂下眼,她被熏红的侧脸上还留着一点白色的泡沫,此时她的模样,实在是楚楚动人的让他快要忍不住。

    “扯平?怎么扯平?”

    穆熠宸终于开腔,却是很压制钦慕的低沉嗓音。

    “那你还当着那么多人说调教我呢,我还不能生气啊?”

    “我最讨厌吃虾!”

    穆熠宸只得提醒她一声,用你最知道这件事的口气。

    钦慕做错事的模样低了眸:“那你想怎么办?每天都被你搞的死去活来的,还不准我发发脾气?使使性子了?那要不然你做好了!你随便把我怎么搞,我都不反抗算了!”

    横竖都是一刀,钦慕要从他怀里离开,穆熠宸却在那一刹那将她的手腕给捉住,将她给牵制住。

    漆黑的鹰眸里满满的都是要侵略的眼神,然后突然凑过去,搂着大半片美背。

    薄情的两片唇瓣将她亲吻着,轻易的夺走她口腔里的所有呼吸。

    钦慕仰着头,极不舒服,却又没办法逃避的。

    而且,他那霸道的亲吻里,还带着些甘甜的东西,叫钦慕,竟然情不自禁的沉沦。

    钦慕慢慢抬起手来勾住他的脖子,眼角一滴泪落下的时候,他的大拇指刚好在摩擦着她的眼角下方,感觉到一滴滚烫的眼泪流下,他更是将她抱了起来在自己腰上。

    泡沫底下的水里,谁也看不见的旖旎。

    第二天赫连好在家休息,中午邀请钦慕去家里吃意面,钦慕便去了。

    但是去了后就趴在餐桌前动也不动,赫连好一边在厨房里煮意面一边望着她无奈的笑了声:“又被穆熠宸折腾了一晚上?”

    “还给我留了三个小时睡觉!也不知道他怎么精力那么旺盛?”

    钦慕趴在那里慢吞吞的吐槽,说话的时候下巴一动一动的。

    手指在干净的桌上轻轻地画着,尽管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肯定是被你刺激了呗!”

    赫连好将意面盛到盘子里,然后又将做汤的汤锅盖子打开看了看里面的汤。

    “我刺激他?我没事干嘛刺激他?还不是他当着那么多同行的人面前就说调教我,男人一听到调教那俩字眼珠子都亮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钦慕在赫连好面前倒是没什么秘密可言,非常认真的跟赫连好吐槽对他的不满。

    “嗯!他为什么那么说?”

    赫连好先把垫子放在餐桌上,然后又进去端了汤锅出来。

    钦慕这才直起腰,帮忙。

    “简俨好像说了他句什么小气,然后他就开始变态的说话。”

    “我就知道肯定有原因!他一直把简俨当情敌,怎么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输掉面子。”

    “就他要面子!”

    钦慕嘟囔。

    但是看到意面上桌后心情稍微好了些,很久没有吃了,感觉还不错。..

    “唉!反正你们俩固执的都够可以的,最可怜的人应该是简俨,明明心里装着你,还要装着不在乎,肯定昨晚也被你们俩虐的够呛,他本来就有胃病,你们俩也悠着点。”

    赫连好拿了两个小碗两人一人一个,盛了汤后就坐下了,跟钦慕说话。

    钦慕一想起简俨的胃病来又有些犯愁,顿时话就少了。

    “那天我还想,若不然给简俨介绍个女朋友什么的,会不会好一些?正好有个不错的姐姐,性情也不错,但是后来一想,我们这样做万一不是简俨需要的呢?给他增加了烦恼就不好了,所以就没跟你提。”

    钦慕听到赫连好说介绍个姐姐给简俨认识便叹了一声:“这事我也想过,我婆婆也跟我提过,可是我总觉得他不喜欢我插手他感情的事情,以前小美喜欢他,在他生病的时候那么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不是也没有被他多看一眼,小美的品行跟样貌都不错。”

    “可是如果他喜欢的是你这一款,又怎么会喜欢小美那种傻白甜个性的女孩?”

    赫连好问她。

    傻白甜?小美?

    “那我是什么类型?心机婊?”

    钦慕的眼角都抽了抽,对自己的好闺蜜非常不满。

    赫连好笑了笑:“心机婊?你没心没肺的总是被别人算计,还心机婊,你还没资格称得上这三个字。”

    钦慕

    这倒底是夸奖还是贬低?

    为何她现在傻傻分不清了?

    “你跟简俨的关系呢,是就这样了!简俨大概会把你装在心里一辈子,你是让他装还是不让他装?”

    钦慕:

    “你也管不着!”

    钦慕:

    “你跟穆熠宸的关系呢,也是就这样了,你让不让他装你一辈子呢,反正他自己也没办法把你从他心里驱逐了。”

    钦慕:

    赫连好这一本正经的自问自答,倒是叫钦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按照赫连好这么说,她无论如何也是个受益者。

    “慕慕,你心里对简俨,一点师徒之外的感情都没有吗?”

    钦慕:

    “如果没有穆熠宸,其实我觉得简俨更适合你,虽然他年纪大了点,但是很明显,他更有包容之心,并且跟你兴趣相投,像是国内外的名人们,其实师徒成夫妻的也不少,坦白说,如果不是看穆熠宸那么多年缠着你死磕着太可怜,我都想要撮合你跟简俨!”

    赫连好的叉子在盘子里搅着意面,慢悠悠的跟她说着。

    钦慕被赫连好的话给吓到,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叫她如何接下去?

    要是穆总听到

    估计得叫她们姐妹分离,再也不能相见。

    “怎么?你就一点都没有想过?跟简俨?”

    赫连好看钦慕那表情,更好奇钦慕的想法了。

    钦慕不由自主的浅笑了一下,轻轻摇头。

    “如何想?从一开始,他愿意教我,我就把他当父亲一样尊敬。”

    钦慕耸肩后表示。

    赫连好: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你不可能没听说过啊?”

    钦慕看她那呆住的表情问道。

    “可是,如果所有师徒都像是你这种想法,那么世界上还哪来的那么多师徒恋?”

    赫连好问她。

    “那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想过!”

    钦慕回答她。

    哪怕是后来大家告诉她简俨对她有师徒之外的感情,她也没有往那里想过,他们师徒之间,怎么可能?

    师父本来就比较包容徒弟,跟夫妻的感情又不一样。

    “大概是穆熠宸早就给你下了蛊,让你除了他之外再也不能爱别人吧!”

    赫连好看钦慕那样子,不再怀疑钦慕的话。

    钦慕听后虽然不想认可,但是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有可能!”

    从小到大,真的是眼前的男孩子再怎么帅都入不得了她的眼。

    好像那些很好的男孩子,或者温柔,或者开放,或者性感,但是,都不是她宸哥那张脸,所以,她总觉得这个男孩子不是她心里需要的那个人。

    可是宸哥

    那时候,明明就在手边,却又可望而不可即。

    现在终于终于抓住了,可是,却还是被他折磨的死去活来!

    唉!那个大醋缸!

    “穆熠宸要是看到你为他魂不守舍,心里放不下背的帅哥,估计得兴奋地再失眠。”

    “那还是不要了!失眠对身体不好!”

    钦慕笑笑,竟然有点小激动,小得意。

    赫连好的眼神变的都有点受不了她那样子:“慕慕,有没有人说过,你在提到穆熠宸的时候,感情会变的特别丰富。”

    “是吗?”

    钦慕仔细想了下,有点不确定。

    不过赫连好这么说的话,她仔细一想,好像是的。

    小美总说她在工作的时候面无表情,她不否认!但是在谈到穆总的时候还好不是这样。

    “穆熠宸这辈子做过的最无法让人攻破的事情,大概不是他那强大的商业帝国,而是你,这个小小的女人。”

    “谁说我小了?”

    钦慕情不自禁的就挺了挺胸,并不承认自己胸小。

    赫连好

    “你怎么这么污啊?”

    赫连好问她,不敢置信的。

    钦慕想了想,然后眨眨眼,然后立即抬手捂住了自己涨红的脸:“我什么都没说!”

    “我的天,姑奶奶,你当你还未成年呢,还给我捂脸?吃饭!”

    赫连好拿她没办法,瞅她一眼后只得又拿起叉子来吃饭。

    后来两个人一边吃饭还忍不住笑起来。

    来的时候不好的心情,在被赫连好的一顿乱点后,竟然好了起来。

    好像吵架什么的都不是事,重要的是,根深蒂固的感情,谁人也无法攻破。

    那是一道,铜墙铁壁,认人如何残酷的,都别想将之击倒。

    “你跟景峰怎么样?突然来公寓住,他们家长辈没有生气吗?”

    后来钦慕问她。

    “说来也奇怪,这次我们俩过来住,家里竟然没人反对,虽然都很沉默,但是真的没有一个人阻止,连老爷子也是点点头,叫我们常回家吃饭。”

    钦慕听后都觉得不可思议。

    景家老爷子以前多么霸道的人啊。

    可是现在,竟然这么好说话了。

    或许是时间!

    也或许是他心里其实并不想自己那么霸道的?

    钦慕猜不太透,但是总觉得这样的老爷子,才可爱。

    太霸道的人,总让人难以靠近,还会让人畏惧。

    “这个家,总算不再像是以前那样冷冰冰的,慕慕,这里面或者还有你的功劳!”

    赫连好突然看着她,有点恭维的。

    钦慕吓的切了一声:“别拍马屁啊,我可不敢担。”

    “真的!其实家里人都知道,你已经知道景晴没有死,但是你却没再与她为难,而相比景晴,甚至景家以前对你做过太多过分的事情,所以,他们大概是觉得惭愧,所以也改变了与人相处的方式。”

    赫连好说道。

    “那应该也是因为你,景晴对你那样,你还给景家生了个那么可爱的小宝贝,又对长辈各种容忍。”

    钦慕真的不敢鞠躬。

    “好吧!可能也有!”

    赫连好垂下眸,承认,然后喝汤,对钦慕说:“嗯!快尝尝这个汤,等下凉了就不好喝了!”

    “好!”

    钦慕点点头,喝汤!

    “不得不说,你的厨艺真的是很不错!”

    钦慕喝了点后很有感触的夸赞。

    “跟别人不敢比,不过跟穆太太,我倒是真的敢承认厨艺真的很不错。”

    赫连好很不谦虚的说。

    “就你跟穆熠宸爱在我煮饭不好吃这事上挖苦我。”

    钦慕忍不住吐槽,当然心里也明白,在荣城,这两个人跟自己最特殊。

    下午钦慕回了工作室,遇上简俨,认真的叫了一声:“师父下午好!”

    简俨正在往楼上走,听到她这一声后转眼看了她一眼,钦慕却只是对他笑笑,然后跟着他身后。

    简俨对她突然这声师父并不接受,但是也没问她为什么突然又这么叫他。

    只是打开办公室的门后看到里面办公桌上的一大束百合花不自觉的停住脚步。

    简俨好奇的也看了一眼,然后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穆熠宸最近怎么了?”

    钦慕

    他还能怎么了?就是不爽简俨在这边呆的时间长了,就是不爽她跟男人吃饭呗!

    “要说起来也三十的人了,竟然跟那时候一点变化都没有。”

    简俨像是有些失望的自言自语着,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钦慕

    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进了办公室后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要说起穆总几十年如一日的性子来,其实她也很苦闷,或者整个穆家都很苦闷,但是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尤其是她钦慕,还要委屈在他阴威之下。

    可是她不愿意因此失去他。

    突然忍不住低头笑了下,然后抬起头,敏锐的眼眸望着办公桌上的花儿。

    钦慕走进去后看着花里插着的卡片,伸手拿起来在眼前——不是穆熠宸。

    是李郁,李郁回来了!一回来就送她花儿,还要请她吃饭。

    钦慕想了想,叹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给李郁发了条微信:“今晚有事,拒餐!”

    李郁还在工作室自己的办公室里呆着,收到钦慕的信息之后只是轻笑了一声,总觉得她会拒绝自己,但是他总觉得她最起码该打个电话,没想到只是一条微信就打发他。

    “美女,最起码打个电话,以示尊重不好吗?”

    李郁给她发语音过去。

    钦慕听了后便给他打了一句:“家里男人看的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