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 穆总家训
    李郁看了她那短短的一句解释后却被气的吐血。

    “只是想感谢赞助服装而已。”

    李郁给她发了信息过去,这次没再语音。

    钦慕心想,我还能不知道你为啥?只是,不管为啥她都不能去了,她现在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对于穆总对她跟别的男人见面就会发飙这件事,她现在腿和腰都还疼呢。

    “那就更不需要了!我们的品牌还得仰仗李大帅哥跟温美女呢!空了我跟穆总一起请二位吃饭才是!”

    李郁看到她发的微信后再也没有借口约她,不过也罢,这种事挺累人的。

    李郁这才刚轻轻放下手机在旁边的办公桌上,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晚上去a吃晚饭吗?”

    “不了!跟兄弟约了大排档!”

    李郁抬了抬眼,对李蔓的邀请,毫不在意的样子。

    李蔓料到自己会被拒绝,也无所谓,只是耸耸肩:“那我约别人了!”

    李郁没说话,李蔓看他眼神那么不待见她,便又离开。

    其实李蔓好不好李郁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妹妹就是妹妹,他再也不能对她有别的想法,哪怕她那糟糕透顶的脾气都能被他包容,哪怕她在那群艺人面前也毫不逊色,可是,两个人注定只能是兄妹的缘分。

    不过她要约谁?

    李郁突然想到钦慕。

    钦慕拒绝了他的邀请,会接受李蔓的邀请吗?

    李郁抬手,性感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唇瓣,眉头稍微皱着,认真的思考着。

    而事实是,李蔓没有邀请钦慕,而是独自去了酒吧买醉。

    有些时候,她就想一个人喝喝酒,然后看看这夜晚里,醉生梦死的人们。

    李郁那双眼,对李蔓来说就是一把刃。

    李郁对她哪怕只是随意的笑一下,她都会快乐上好一阵子,然而,他那种表情对她来说,太难能可贵,大多时候李郁都是冷着一张脸,那双眼里对她也是毫无感情的,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特别反感她在他身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的多了后脑袋空空的,然后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后来李蔓躲在洗手间里哭了会儿,出门就开始抽烟,江之远刚好跟朋友一块过来玩,然后就碰见了她。

    其实并不熟,只是因为钦慕所以认识了而已。

    江之远下意识的多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跟朋友去了楼上,他们早就订了位置。

    “小姐!借个火啊!”

    突然有个三十多岁的花花公子穿着花衬衫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也不管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只看着醉醺醺的李蔓跟她搭讪。

    李蔓抬了抬眼,看着那个有点油腻的男人后冷冷的说了一声:“没有!”

    她说着又用力的抽了口烟,通红的眼眶却出卖了她刚刚哭过这件事实。

    那位花花公子并不气馁,只笑着道:“不要紧!”

    只要开了口,借不到火有什么关系?

    花花公子的手在吧台上轻轻敲了两下,调酒师从里面拿出一个打火机来给他,他自己点燃后又要了杯酒。

    “小姐贵姓?”

    “姓你妈!”

    李蔓本就心情不爽,这个男人又一副老油条的样子跟她搭讪,她更是不爽了,直接冷冷的抛了一句。

    男人的脸立即就变了,侧站在她身边,愤怒的眼神无法克制的朝着她射过去,然后

    “姓我妈?你性瘾很大啊!”

    花花公子低了低头,再抬头的时候,那双眼轻蔑的睨着她问道,那声音也格外的锐利。

    李蔓转眼看向他,面对他的挑衅她突然笑了下:“这位先生,你要是想找姑娘睡觉呢,你是找错人了!”

    花花公子的脸彻底冷了,一咬牙:“你丫的别给脸不要脸!”

    “我要你给我脸?你那油腻腻的脸我还真是看不上!别仗着自己穿着名牌就自视清高好吗?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你们这些油腻的富二代。”

    “你特么”

    “这不是严少吗?”

    江之远突然从他身后慢悠悠的走过去,站在李蔓身边,在花花公子拿着酒杯要动手之前。

    花花公子眉头一皱,带着疑虑的眼神看他:“江之远!”

    李蔓被花花公子那一个举杯子的动作给吓到,江之远一来她立即就起身躲到江之远身后去。

    “朋友!给个面子!”

    江之远浅浅一笑,自己点了根烟后抽了一口,随意的跟花花公子说了句。

    花花公子眉头紧皱着:“这种泼辣的女人,给我我也不稀罕,不过,我可是听说江少跟一位才女正在交往,总不会就是这位吧?”

    “当然不是!这是穆太太的朋友,穆熠宸的老婆,你总该知道吧?”

    江之远笑笑,跟他解释。

    花花公子又看了李蔓一眼,虽然还是不高兴吃了哑巴亏,但是却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那今晚就看在宸少跟你的面子上放她一码!”

    “谢了!改天找宸少出来,咱们一块喝几杯!”

    江之远还是那么堆着一脸微笑。

    “这自然好!那我还有点别的事情,先走一步!”

    花花公子还是不高兴的看了李蔓一眼,然后才不情愿的转身离开。

    江之远看他走后转头看了李蔓一眼:“他你也敢招惹,以后还是不要再自己到这个地方来。”

    “他很厉害吗?”

    “他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但是他的确很不自量力!明白这话的意思吗?”

    江之远问她。

    李蔓不明白,所以那双大眼睛看着江之远等待他的解惑。

    “意思就是他头脑一热就会做出让你控制不了的事情,比如刚刚,若不是我恰好出现,你今晚就被他给办了!”

    江之远说话有点不含蓄。

    李蔓吓的脖子后面一愣,腰也僵住了。

    “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喝闷酒,还哭了?”

    江之远看着她通红的眼眶,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刚刚谢谢江少了,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你等等!”

    江之远心里一紧,然后抓住她。

    “江少还有事?”

    “还是我好人做到底吧!”

    江之远开车送她回去,离开夜店的时候江之远看了眼周围,看到几个混混模样的人站在外面。

    “往后看!”

    江之远交代自己旁边的女人。

    李蔓往外看了眼,看到后面的时候身子更是僵住,其实刚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这个地方最好以后再也不要过来,哪怕是有男人跟着,严少卿这个人记仇的很,做人更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李蔓不敢再怠慢,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江少!”

    “跟我就不用这么客气,只要不骂我妈!”

    江之远其实只是想要调节一下气氛,只是他的本事不到家。

    李蔓坐在他旁边看着自己的手心里,突然忍不住笑了声:“也怪我自己”

    她还没说完,江之远放在前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江之远一看是安楠,突然想到今晚请安楠喝酒,当即就后悔自己多管闲事。

    “喂?安楠!我马上就回去,你等我几分钟好不好?”

    “你现在跟谁在一起?”

    安楠问了一声,此时她正站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

    “出了点意外,我送一个朋友回家,晚一点我”

    “是个女朋友吧?”

    安楠问了声,并不给他解释完的机会。

    车里的气氛突然变的有点不太好,李蔓看了江之远一眼,发现他的脸上非常难堪,但是此时她也不敢乱说话,怕被误会的更厉害。

    “其实不是我的朋友,是钦慕的朋友,你不信喂?喂?安楠?该死!”

    江之远还想解释,但是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安楠刚到门口停下车就听到工作人员说江少刚刚护送一个女孩子离开了,现在他自己又说是送朋友回家,这么晚送朋友回家?

    安楠立即就开着车离开了。

    而江之远只能好人做到底送李蔓回去。

    李蔓在他停车后才忍不住开了口:“如果有必要,我亲自跟你女朋友解释一下如何?”

    “如何?如果她信你!”

    江之远摇摇头。

    “她为什么不信我?我们又不是男女朋友!”

    李蔓问他,有点较真。

    “你不会懂得,你下车吧,我现在得去找她!”

    江之远低着头看了眼手机,再给安楠拨电话。

    李蔓看着江之远却欲言又止,看江之远那样子是不打算让她帮忙,然他现在忙着去找女朋友,她只能下车:“那你慢点!”

    慢点?

    江之远恨不得飞奔到安楠那里去。

    江之远看她下车后才突然发现,安楠已经接听了他的电话,但是听到李蔓那句慢点却又挂了。

    江之远

    他好不容易才做一回好人,哪里想的到竟然就弄成这样。

    他这辈子再也不敢做好人了,特么的,明明已经要到手的老婆,大概又要飞了,他追的那么辛苦,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江之远想了想,然后立即给钦慕拨了电话。

    钦慕当时正在家跟欢欢趟床上讲睡前故事呢,听到欢欢桌上她的手机响了声便抬了抬眼,对欢欢说:“帮妈妈拿一下手机!”

    欢欢没说话,穿着粉色的睡衣转个身就帮妈妈拿了手机,一点也没交情。

    “谢谢!”钦慕看她那么乖心里也很欣慰,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接起来,是江之远。

    “喂?”

    “你赶紧替我给安楠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我刚刚在夜店解救了正要被严少卿给祸害了的女人,就是那个给你们品牌做代言的男人的妹妹还是什么。”

    “李蔓?”

    “对,就是她!我特么的真是悔不当初,好不容易因为你做回好人还被安楠误会了,现在安楠不接我电话,你快打电话帮我说说情。”

    “我怎么说?”

    钦慕有点着急的皱起眉头来,听江之远那火急火燎的是真的火烧眉毛了,可是她要怎么跟安楠解释。

    “总之你要是不替我给她解释,我这辈子都不要原谅你了!小慕妹妹,我这辈子就爱过这么一个女人,我要一直爱她,我江之远给你跪下成不成?要不然下辈子当牛做马都成!”

    “今晚我打电话过去大概是也没什么用,明天我约她吃饭,你现在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讲一下如何?”

    “还有别的办法吗?老子今晚就想见她!”

    钦慕

    钦慕试着给安楠打了个电话,安楠没接。

    所以后来钦慕跟江之远在通电话。

    欢欢等她等的都在她怀里睡着了。

    穆熠宸进去了两趟,她一直在抱着手机跟江之远聊天,穆熠宸看了看手表,然后不高兴的靠在门口等着。

    他很少这么有耐心,如果不是怕打扰女儿休息。

    钦慕后来抱着手机从里面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抬了抬眼,然后被穆熠宸针尖似地眼神给狠狠地戳了一眼,吓的她从他身边迅速提了速往自己的房间去。

    穆熠宸轻轻给欢欢关上房门,然后慢悠悠的追上去。

    回到房间后钦慕就上了床,穆熠宸站在门口把门轻轻关上后贴着门板一会儿,看着她那么认真的在听电话,然后一步步走上前去。

    钦慕靠在床头抬了抬眼,想要提醒江少停止,但是又不好意思打断,而她感觉得到穆熠宸的耐性就到此结束了,他虽然漫不经心的往她面前走,但是他走过来之时

    “小慕妹妹,如果你也帮不了我,我大概就被判死刑”

    江之远那边话还没说完,戛然而止。

    江之远木呐的望着手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穆家穆熠宸跟钦慕的房间里,钦慕已经在床上仰视着穆总。

    穆熠宸把手机挂掉,随意丢在床尾,低沉的声音问她:“想干嘛?”

    “那个江之远失恋了!”

    钦慕被他吓的有点不敢太直接。

    “他失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个家里最重要的事情是照顾好你老公的情绪,仅此而已。”

    穆熠宸低头,捏着她的下巴低声提示,那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叫人看了忍不住害怕。

    “好!我现在就来照顾我老公的情绪!”

    钦慕忍着笑,妩媚的眼神仰望着他,跪了起来,唇稍微上扬,刚巧碰到他那两片薄唇,轻轻地在上面印上自己的亲吻。

    穆熠宸薄唇轻抿,静静地感受着来自穆太太的照顾,只是那么浅浅的一个亲吻,他这么大的胃口,怎么够?

    穆熠宸捏着她的下巴,一声不发,只是又低头去覆上她的软香的嘴唇,然后将那个亲吻霸道的在她的唇舌间尽兴,情缠到叫钦慕意乱情迷,晕头转向。

    “以后不准再在家里打电话这么久,记住了?”

    穆熠宸辗转亲吻到她大脑一片空白后命令钦慕,钦慕只是条件反射的点头,但是昏昏的什么都记不清。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这才从她昏花的眼眸离开,落在她被他吻的有些发肿的唇瓣,然后又低下头去,一点点的,品尝她那鲜美。

    ——

    第二天上午钦慕去了安楠办公室,安楠见到她的时候有些意外,但是想到江之远,她便又了然。

    “随便坐!要喝点什么?”

    安楠穿着一身西装迎着钦慕在里面的青色皮沙发坐下,跟钦慕客套着。

    “如果咖啡没有的话,白开水也k!”

    钦慕回了声!她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喝东西,而是为了江之远那位可怜巴巴的大兄弟。

    “江少有去找你吧?”..

    “嗯!不过我没理他!小张,两杯咖啡!”

    安楠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应她,然后又对外面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声。

    “好的!”

    那位小张去帮她们冲咖啡,安楠又走回去跟她一起坐在沙发里。

    “他又找你做说客?”

    安楠很是无奈,但是又没办法。

    “是啊!因为他身边的女孩子里,也只有我跟你稍微近一些,而且恰好昨天他送回家的女孩子又是我认识的人。”

    “真的认识?”

    安楠眸子一动,问她。

    “当然!她是李郁的妹妹,在城里的时候我们吃过几次饭。”

    “所以你们不是好朋友?”

    安楠抓住重点。

    “大多人认为我们是好朋友,因为李蔓对我也算无话不谈,但是我不觉得我们关系好到那种地步,在这荣城,我的朋友很少,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钦慕不喜欢撒谎,她也相信像是安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能辨得清真假。

    “所以江之远是见色起意了?”

    安楠垂下眼,她不是不想相信江之远,但是江之远在荣城的名声她也不是不知道的。

    谁知道江之远是不是看人家姑娘漂亮,所以才英雄救美。

    毕竟昨晚上的事情被传得绘声绘色的。

    “江之远要是眼里还容得下别的女孩子,就不会一天三百遍给我发微信问我该怎么讨好女孩子,就不会整天怕不得你意。”

    钦慕看安楠是真的动摇,便非常认真的跟她解释。

    安楠这才看她。

    小张来送咖啡,安楠跟钦慕才都闭了嘴,只是这么一分钟的时间里,却足够安楠思索。

    “我昨晚问过穆熠宸,穆熠宸也说那位严少卿是荣城出了名的混,我相信江之远当时之所以出手帮忙,只是出于正义。”

    钦慕继续认真的说道。

    “这件事无论如何我不能这么算了,否则他当我多么好说话呢!”

    安楠心里有了个大概的数。

    钦慕听后无奈一笑,安楠也有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我希望你站在我这边,虽然我们还算不上非常要好的朋友。”

    钦慕

    “我知道些关于你的事情,知道你交朋友很慎重的原因,但是请相信,我安楠绝对是值得交的朋友。”

    “这我信!”

    咖啡没喝,钦慕站了起来,她还得去跟客户见面。

    “你要走?”

    安楠也站了起来,然后又低头看了眼她们的咖啡!

    “嗯!我等下约了客户,江之远在你楼下。”

    钦慕说着转了转头看向窗外。

    安楠也稍微转头,她在二楼上,看到路对面停着的那辆车,江之远穿着跟她的情侣大衣在车旁站着抽烟,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不要见,要不要立即原谅他都不要紧,只要你心里是清明的。”

    钦慕轻声跟她说着,其实钦慕觉得江之远能有今天这样的专情已经是很不易。

    “嗯!”

    安楠送钦慕离开,钦慕在门口又突然转眼看她:“安楠,那位女孩子喜欢的是李郁,他们不是亲生兄妹。”

    安楠震惊!

    钦慕相信安楠不会把这种事情乱说出去,所以点点头走开。

    安楠却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突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江之远看钦慕穿着蓝色的大衣从里面出来便立即往她身边走去:“怎样?”

    “该讲的我都讲了,不该讲的我也讲了,其余的,就靠你自己努力了!”

    钦慕显然也不抬看好江之远跟安楠立即和好,以她看,安楠一定会接着机会折磨江之远一番。

    钦慕开车离开后江之远双手叉腰站在那里一会儿,然后抬眼看向二楼。

    他有些紧张,紧张到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要上去,还是要离开,如果上去会不会吃闭门羹?如果走掉,安楠会不会以为他意志不坚定?

    在爱情里,男女吵架的时候,好像总有一方会这么胡思乱想折磨自己,有时候是双方都。

    然,安楠是多么坚定地女孩子,她的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那个男人她该如何对付。

    安楠站在二楼自己办公室的窗口,在窗帘边上看着他往楼上看的身影,她没戴眼镜,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总觉得他此时大概是满脸愁容。

    安楠相信钦慕说的,但是安楠也相信江之远绝对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就算是,也只是针对女性。

    直到安楠又往里走,江之远才看到她的背影,却也不过一下。

    安楠很快就又回去认真的工作,那两杯咖啡她也不怎么喜欢,他们办公楼的咖啡本来就是出了名的不好喝。

    江之远在中午的时候还没离开,但是却看着安楠跟那位王总一起出来,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们俩有说有笑的,像是情侣一样。

    至少江之远是那么认为的。

    江之远坐在车里开了车窗,跟安楠一起的男人还朝着他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贴着安楠耳边跟安楠说了句什么,手还轻轻地拍了下安南的手臂。

    安楠只笑着,跟他一起往吃饭的地方走去。

    江之远咬着牙跟静静地看着,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脾气这么好,但是——快哭了!

    他一气之下开着车就从他们俩旁边经过,迅速离开。

    安楠像是没感觉一样,只是被那个追求她的男人抱了下肩膀,因为怕闪到她。

    江之远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看都不看他的车,又不是不认识,尤其是那男人又搂着她的肩膀,江之远简直要气死,一踩油门便到了a。

    赵淮正跟小美在中餐厅靠窗的好位置吃饭,江之远找到他们就过去坐下,然后冷着一张脸:“这女人真是见一个爱一个,心里到底有没有个主意,还是无论哪个男人她都可以要?”

    赵淮跟小美互相对视一眼,被他那话吓到。

    “你说谁?”

    赵淮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说谁,我还”

    江之远一抬头,然后看到赵淮那冷静志远的眼神,顿时脾气消了一半。

    “你到底怎么回事?突然的抽什么风?”

    赵淮还在帮小美盛汤,顺便问他一句。

    江之远却在赵淮帮小美盛汤的时候看到赵淮干净的袖口处的腕表,然后又看向接汤的小美的手腕上,不自觉的整个人都滞住。

    “你们俩怎么搞在一起了?你们这是**,在古时候要被侵猪笼的知道吗?”

    江之远无法冷静。

    小美吓的立即把手表藏到毛衣袖子里。

    倒是赵淮,很坦荡,给自己盛了汤后淡淡的解释:“朋友送的,我也没有别人送,就送给我妹妹,怎么着?这都不行?”

    江之远嘴角抽了抽,不敢苟同。

    小美也诧异的看他一眼,虽然她下意识的想要保密,但是当赵淮真的保密的时候,她的心里竟然并不好受。

    还是妹妹?

    小美不自觉的就低了头,当然逃不过赵淮的眼,所以赵淮低声交代了一句:“快喝汤,等下凉了!”

    “哦!”

    小美答应了一声,来这里吃饭,这大概是她最不高兴的一次。

    赵淮又看向江之远,因为江之远总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小美跟他。

    “你跟安小姐吵架了?不过你怎么敢跟人家吵架的?”

    赵淮似是无意的问了句,然后也开始吃饭。

    江之远坐正了,抬眼招来服务生添了碗筷跟米饭,也跟他们一起吃。

    “我怎么敢跟她吵架?整天供着跟姑奶奶一样,结果人家不分青红皂白就给随便给我扣一个罪名不说,竟然还明明知道那家伙对她有意,还跟他一块去吃午饭,她明明知道我在楼下等了她整整一个中午。”

    江之远说道最后简直要被气的口吐鲜血,连饭都要吃不下去了。

    “还不如实招来?我们江大少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风流债?”

    赵淮从容的问他。

    江之远

    小美本来就有一颗八卦的心,所以赵淮一说这话,她所有的心事都没了,只一双大眼睛满是好奇的看向江之远。

    “老子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小美应该知道,就是那个老爱去找钦慕的女孩子,不是跟李郁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昨天她一个人在喝闷酒然后碰到咱们荣城一霸了,我特么的好不容易做了回好事,怎么就这么悲剧?”

    “李蔓我见过,她喜欢的不是李郁吗?”

    小美搭了一腔。

    “恐怕现在重点不是李蔓喜欢谁,而是之远解释不清楚自己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这件事吧!”

    赵淮抬了抬眼看江之远。

    小美也好奇的看江之远,小美也觉得江之远不是很靠谱的男人。

    “所以,我到底该怎么做?”

    江之远听了后想要生气,可是最后还是沉下心,问赵淮。

    “这我怎么知道?这种事最好是你一个人解释清楚,安楠那样的女孩子大概不喜欢太多人干预你们之间的事情吧?”

    赵淮问道。

    江之远端着碗米饭却是食之无味,无法下咽,又把碗放下,慢慢的从嗓子眼里发出来一句:“老子怎么也想不到,有一日被个女人搞的六神无主,真特么的可悲!”

    “安小姐也挺不容易的!”

    小美下意识的就替安楠说话。

    赵淮拿着筷子要夹菜吃,听到小美这话不由的抬了抬筷子,用力忍笑。

    “小美妹妹,你这叫什么话?”

    江之远转头,跟小美较劲起来。

    “安楠喜欢你也的确挺不容易的。”

    小美重申。

    “你说安楠喜欢我?安楠跟你说的?”

    江之远眼眸一动,心狠狠地荡了一下子。

    赵淮跟小美默默地互相对视一眼,然后虚心的低头吃饭。

    江之远望着他们那一副跟我没关系的表情简直要被气死,无意间一转头,钦慕刚巧跟女客户来吃饭,工作人员领着的还有另一位熟悉的男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