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love you
    “小慕妹妹!”

    钦慕还穿着早上的宝蓝色大衣,里面是简单的西裤衬衫,肩上挎着黑色经典香奈儿,跟客户还有刘敬元一起跟着工作人员正要去楼上包间。

    钦慕黑亮的大眼睛向江之远的那个方向看去,然后又回头跟身边的人低声道:“麻烦刘总先带张小姐上去,我跟朋友打个招呼。”

    刘敬元点点头,然后伸手请那位漂亮的女士先跟工作人员上了楼。

    而钦慕,挎着包走上前去:“你们三个怎么在一起?”

    “实际上有一个是后来的。”

    小美有点不太高兴的嘀咕。

    在赵淮快要忍不住笑的时候,江之远整张脸都垮下来。

    “小慕妹妹没空搭理我,却在陪着刘总吃饭啊?这要是被我们宸哥知道了哦?”

    江之远挑挑眉头,似笑非笑的,像是好不容易抓住点什么调侃一下。

    钦慕无奈的浅笑:“这里到处都是宸哥的人,也不差你一个,不过竟然敢威胁我,以后别再找我帮你。”

    钦慕眸光里稍显敏锐,看他一眼后就转身潇洒的往楼梯口走去。

    江之远蹭的从椅子里站起来追上去:“我开个玩笑嘛!我们都知道小慕妹妹心里只有宸哥,宸哥心里也只有小慕妹妹,是不是?”

    突然就又阴阳怪气的,钦慕忍着笑,走到楼梯口才转头对他:“远哥,你要是再这么跟着我,估计宸哥还没因为刘总生气,先因为你阴魂不散而气急了!”

    “呃”

    “还有就是,安南的事情你需要自己努力。”

    “这个我明白了!作为一个男人,犯了错就勇敢承认错误就是,她要是想折腾哥们,哥们耐心有的是,不过——安楠有没有对你表示过喜欢我?”

    江之远双手插兜,一副任君采劼的模样。

    “人家不喜欢你还会跟你一起吃饭?还会穿跟你一样的情侣大衣?”

    钦慕稍微垂眸看他的外套,江之远一听这话,觉得也有道理。

    当他回过神一抬眼钦慕早已经上了楼,江之远却也松了口气,一切可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安楠不是那种不分是非的女孩子,今天中午跟那个家伙一起走,还被那家伙碰应该只是气他昨晚救了别的女孩子。

    江之远心想,这辈子,再也不做这种假好人!

    不过钦慕上了楼服务生站在外面跟她点头:“少奶奶,宸少也进去了!”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他,服务生低着头不再说话,脑海里还闪着穆熠宸进去之前那冷漠的眼神。

    钦慕的心不自觉的也咯噔一下,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对穆总没信心啊。

    不知道他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她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也是笑的跟不知道穆总在一样。

    穆总坐在主位上,钦慕一抬眼就看到他,立即笑呵呵的问道:“我们宸哥也在呢!”

    穆熠宸敏锐的眸子看她一眼,心想你会不知道我在?门口的人是摆设?

    钦慕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然后对那位张小姐说:“这位,我先生,穆总,不用多介绍了吧?”

    “当然!穆总的大名谁人不知?只是不知道你对穆总的称呼这么可爱。”

    张小姐笑着跟钦慕说道。

    钦慕欠欠的笑着:“长大后习惯了!小时候我们都叫他宸哥!”

    这话,明明只是无意间提到,却是叫听了的人觉得好长的一段情。

    “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今天见了才发现,感情是当真好。”

    张小姐笑眯眯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多看了穆熠宸一眼,虽然心里很忐忑。

    “不过你小时候叫我宸哥?”

    穆熠宸不管别人怎么奉承,转眼看着他老婆毫不给面子的问了句。

    钦慕也扭头看着他,看着他漆黑如墨的眼睛:“是啊!你不是总逼着我叫你宸哥吗?”

    “可是你的确没怎么叫过!”除了消遣我的时候。

    穆熠宸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很是肯定的跟她说。

    钦慕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继续跟他尬笑。

    刘敬元坐在旁边看着,过会儿才开口:“上次的竞标,穆总是故意的吧?”

    穆熠宸转眼看向他,浅笑却不失犀利:“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刘总的眼。”

    “我敬穆总一杯,感谢上次穆总手下留情。”

    “叫贵夫人少打扰我们夫妻的生活,我也就感激不尽了。”

    穆熠宸浅笑着跟他碰杯,平淡无奇的闲聊中,一句话却叫在场的两个女人都略尴尬,张小姐本就是刘敬元介绍给钦慕的,虽然钦慕也是今天才知道,但是现在她有点发懵,对穆总刚刚那句话。

    刘敬元半垂着的眼睫也一滞,随即却又浅笑着:“她孕期情绪有些不稳定是真,若是打扰了二位的生活,我替她跟二位道歉。”

    钦慕这才知道那晚穆熠宸看到刘敬元太太给她发的微信,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过去了。

    “那倒不必,女人都有些小情绪,只是别惹出大问题来便好。”

    穆熠宸并不接受刘敬元的道歉,即便刘敬元很有诚意。

    刘敬元抬眼看穆熠宸,穆熠宸肩膀朝着钦慕那头,但是脸却对着他,犀利的眸光叫人看了禁不住有些烦乱。

    刘敬元收回目光,又低眸浅笑,却不再说话。

    穆熠宸便也就收回目光,转眼去找到钦慕的手抓在手心里放在腿上摊开了揉搓着,然后十指相扣。

    钦慕不太了解他的动作代表什么,他的手没什么温度,倒是因为骨干而叫她感觉特别真实。

    “哦!对了穆太太,我的礼服最快可以什么时候拿到?”

    张小姐看气氛太不舒服,便转移了话题。

    “一个礼拜吧,下周六给你。”

    “好!下周六下午我去找你拿。”

    张小姐说着也端起酒杯,钦慕了解到张小姐是故意找话后,感激的,装作平静的跟她碰杯。

    “本来敬元还不想帮我这个忙,但是我实在是太喜欢你的设计风格才求他帮忙,希望没有给你添太多麻烦。”

    “怎么会?作为一位设计师,设计时装是我的工作跟最大的兴趣。”

    钦慕没想到张小姐这么会调节气氛,瞬间感觉压力没那么大了。

    后来穆熠宸跟刘敬元谈起今年的房地产市场来,穆总说话总带刺的的样子,倒是刘敬元还算低调,总能把话题给压到不那么敏感。

    钦慕跟张小姐听着,好几次都有点担心他们会打起来,那明明看着像是寻常的聊天,但是怎么穆总的眼神总那么犀利的呢?

    好不容易结束这顿午饭,穆熠宸跟钦慕送走他们俩之后就上了楼。

    穆熠宸一副看不见钦慕责备的眼神的样子,钦慕冷哼了一声,到了楼顶,电梯一开她就双手环胸,昂着头,背着包先往外大步走去了。

    穆熠宸跟在后面,两条大长腿轻易的就能跟上她,只是垂着的修长的眼睫遮住了那双凤眸里的神情,让人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不过别人不知道,钦慕心里是猜得到**不离十的,所以她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了。

    只是去到房间里后把包包轻轻往沙发里一放,自己也挑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我口渴了?”

    穆熠宸才刚站进去,就听到她说口渴,再一抬眼,看到她那粉扑扑的脸蛋上,写着执拗两个字。

    她哪里是口渴,恐怕是想要指使他达到撒气的目的吧?

    穆熠宸便出去拨通了酒店服务:“给少奶奶送水过来,顺便再端点水果点心,快一点。”

    钦慕听着他在外面办公室里打电话说的话眼眉稍微抬了抬,本来还想多指使他两趟呢,他倒是聪明。

    所以她放下了翘着的腿,起身来到床上去,姣好的身材在大床上轻轻一滚,躺在中间,将鞋子随便一踢,然后转个身,抬腿将被子掀开,钻进去后准备睡觉。

    穆熠宸是听到了鞋子掉在地毯上的闷声,漆黑的眸子从手机上移开看向里面的房间里,然后又垂下眸子继续看着手机,拨通了溪秘书的号码之后便对她说:“下午的会议取消,我要陪穆太太。”

    钦慕在里面听着那句话,不轻不重的,却把她吓的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句陪穆太太,为什么让她觉得那么暧昧?

    他打完电话就挂断,然后把手机放在桌上。

    五分钟,西餐厅的工作人员推着餐车上来,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小点心,以及各种时令水果,加上一杯白开水,下面还放着一个大杯,是怕穆太太喝一杯不够吗?

    “你先出去吧!”

    穆熠宸看后表示很满意,所以让人离开后就自己推着往里面走去。

    钦慕已经躺在床上撞死,背对着他。

    穆熠宸稍微转眼,然后看着餐车:“穆太太现在想先喝水还是吃水果,又或者是精致的小点心?点心应该是刚刚拷出来的,看上去色香味俱全,不过水的温度应该是现在喝刚刚好,所以”

    钦慕真想挂个牌子,就写:穆太太已死!

    但是她现在宁愿一直睡死过去,逃过一劫。

    “穆太太,装睡的代价是很沉重的。”

    穆熠宸靠在墙边,双手抱着手臂望着自己的脚底,很有耐心的等她起床。

    钦慕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然后慢慢坐了起来。

    “哎呀!刚刚竟然睡着了!”

    钦慕转身,然后看着餐车上那么多花样的好吃的:“帮我推过来!”

    看也不看旁边站着的人,只是望着餐车上的好吃的。

    穆熠宸转眼看她一眼,不轻不淡的,然后走过去帮她把食物端到眼前。

    钦慕先喝了口水,然后从他端着的盘子里的点心里挑了一块最喜欢的颜色的,放到嘴里吃了一点点。

    “你也尝尝!”

    钦慕仰首,把吃剩的一大半点心放到他唇瓣。

    穆熠宸稍稍低眸,看她一眼后才张开嘴把那一半吃到嘴里。

    钦慕被他的眼神吓到,手指不小心被他含了一下,下一秒她紧张的把手指放到自己的嘴里轻轻地吸了下。

    指肚上的一丁点点心渣在舌尖轻轻地化开,那味道,让人不自觉的精神不少。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盯着她原本就因为喝酒而红了的脸,此时她的脸上多了些隐不去的娇羞,叫他更是忍不住提着一口气就那么一直盯着她看着,看着她那漂亮的五官,温柔到让他心都醉了。

    “还要吃什么?”

    他淡淡的问了一声,有点不太高兴的。

    钦慕的眼睛微抬,看清楚餐车上的吃食后摇了摇头:“我有点困!”

    哪里还敢吃什么?感觉自己都要被吃了,钦慕低着头,只说自己想睡觉。

    “好!”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像是很迁就的,却又叫人不敢对他有什么别的想法。

    他的长腿抬起来,脚轻轻地踢了下餐车到旁边,然后走过去坐在床边。

    钦慕还坐着呢,眼角余光看着他脸上冷硬的线条,钦慕有点不敢乱动,默默地往里面爬去。

    她只愿,她没发出任何的声音打扰他。

    而当她乖乖的躺在内侧的时候,穆熠宸也已经脱了外套趟过去。

    两个人在里面占着很少的地方。

    “要不要回过头来?”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后响起,手早已经在被窝里,从她的衬衣里伸到自己想到的地方去。

    “这样做也不错!”

    穆熠宸听不到她的回答,但是她那软香的肌肤实在是叫他快要忘情。

    钦慕激动地要死,忍着极快的心跳还是默默地转了身面对着他。

    穆熠宸低眼就看到她红透的脸,一只手忍不住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然后低着眼眸去亲吻她那性感的唇瓣。

    唇瓣间还有点心的香味,他忍不住一下下的浅尝,直到唇瓣上的味道被他吃没了才又亲吻至深。

    钦慕觉得自己像个初恋的少女,被他亲的有些头皮发麻,有些头昏眼花,有些忘记自己姓谁名谁。

    “穆熠宸!”

    她的声音微弱到几不可闻。

    “嗯?”

    他轻吻着她,像是故意的撩拨,然后捏着她胸口将她翻身,欺身到上。

    “有点困!”

    钦慕想了又想,最后只能特别低调地,柔弱地说自己犯困。

    其实

    她想说,你下午要是真的不去上班了,可不可以放过我?打一炮就睡觉吧!

    但是她不敢说,只能那么含蓄的。

    穆熠宸突然就忍不住笑了下:“穆太太,你这样子真是逊毙了!”

    钦慕的老脸一红,心想我还不是被您威吓的?

    穆熠宸又捧着她的脸,被窝里暖烘烘的,他的手也暖烘烘的,她的脸更是烫的厉害。

    他那两片薄唇,有时候让她恨的要死,可是现在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他胸口的衬衣布料,然后又紧张的松开,去解他胸膛扣子,他的亲吻太过缓慢,缓慢到她不得不自己主动的去索取。

    然后手上解扣子的速度也变的快了些。

    “穆太太怎么着急了?”

    “还不是被你撩的?”

    钦慕火急火燎的,穆熠宸突然得意的笑开了,抓着她的手慢慢松开,钦慕立即又去给他继续解扣子,突然发现他衬衣扣子真多。

    “你以前不是总爱敞开着胸膛吗?现在怎么把扣子都系上了?”

    “为夫这是洁身自好!”

    “这么说以前是没有洁身自好了?那些话都是骗我的?”

    钦慕红着脸,却还是忍不住质疑他,看他时候的眼神也带着那种被他宠坏的刁蛮。

    穆熠宸就看着她那倔强的小样,然后忍不住捏着她的下巴就去吻她,发狂的吻她。

    钦慕瞬间被夺去了呼吸,由着她解开最后两粒扣子,他却几秒钟就将她的衬衣扣子全部解开,被窝里从床尾被踢出去的衣服裤子都滑到了地上。

    之后的一切,不可描述。

    不知道是到了几点,外面的天气开始阴沉,钦慕还被穆熠宸覆盖在身底,两个人额头相抵,穆熠宸轻啄着她的眼睫:“我的小青梅!真酸!”

    “讨厌!你才酸!”

    钦慕快忍不住笑,每次他在被窝里叫她小青梅,钦慕都有种被调戏的感觉。

    “是吗?我哪儿酸?”

    “那我哪儿酸?”

    钦慕红着脸低声问他。

    “这儿不酸吗?还是小嘴不酸?”

    他性感的拇指轻抚她的唇角。

    “穆熠宸你流氓!”

    钦慕受不了他,他的手抚摸她唇角的时候她差点留下口水来,抬手抓住他的手放到胸口,其实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并不是真的要他去抚她,只是

    “原来我的小青梅这儿也酸了,要我给你暖暖吗?”

    “穆熠宸你再这样,我”

    钦慕羞愧的快要恼羞成怒。

    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在隔壁房间里,渐渐地,在两个人认真听之后,很是清晰。

    “快去接电话!”

    “这样去?”

    “你爱怎样去就怎样去!”

    钦慕垂下眸不好意思再看他。

    穆熠宸却因为看着她羞怯的脸颊很是欢喜。

    “我去去就回,躺着不准动。”

    “我要穿衣服!”

    钦慕立即说。

    “不准!什么都不准穿!”

    穆熠宸忍着笑,故意用眼神欺负她。

    钦慕忍着笑:“快滚!”

    “啊!只有你敢踢老子的屁股知道吗?”

    “我就不信爸妈跟爷爷没有踢过!”

    “那是小时候!还是为了你!”

    原来,千万的事情,原因只是为她。

    他下了床去找裤子穿上后出去接电话,钦慕躺在那里慢慢的竟然听到了自己激动地心跳,竟然回忆起从前来。

    “以后有人再欺负你,跟哥说!”

    “那小子一看就是图谋不轨,你是不是傻?”

    “有被欺负了?你怎么这么蠢?不是叫你报我的名字吗?”

    那时候那个固执的,自以为很吊的小男孩,总是用看她不顺眼的姿态在她身边或者身后。

    其实那次她真的很想对身后的小男孩说,她报了他的名字,但是幼稚园里根本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唉!

    钦慕报了他的名字却听到有人羞辱他的名字,有次还跟人大干了一架,那时候她也是个执拗的小姑娘,阳光,却也很有脾气。

    那次脸被人抓破了,回到家后她妈妈还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明明嘴里在责备她,可是身心却都在疼她。

    竟然突然就想到了妈妈!

    忍不住哽咽!

    忍不住视线模糊。

    钦慕躺在床上,渐渐地,思绪却飘到很远。

    穆熠宸从办公室再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她躺在那里,眼角挂着泪珠,眼神很是悲伤。

    穆熠宸穿着衬衣却没系扣子,所以胸膛是冰凉的,等他再躺下的时候,还不等说话,只是一靠近,钦慕就转身贴在了他冰冷的胸膛。

    有热泪在他的胸膛停留,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猩红的眼眶。

    “怎么了?”

    他温柔的询问。

    钦慕没说话,只是像个傻孩子那么固执的将他抱着,一紧再紧。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慢慢的躺下,唇瓣在她耳边低喃:“最起码让我先脱掉裤子!”

    钦慕气极反笑,却是抱着他不给他机会,虽然最后他还是脱了。

    “到底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欲求不满?”

    “你才欲求不满!”

    钦慕低喃了一声,终于不再只是固执的流眼泪。

    穆熠宸听到她这话也算是放了心。

    “刚刚想到小时候了!”

    钦慕吸了吸鼻子,然后趴在他胸膛上搂着他对他倾诉。

    “怎么突然想到小时候?”

    “还不是你,小时候总说要是有人欺负我就提你的名字,有次我提了你的名字被无视,想想就觉得心酸,你以为你真的在我们学校知名度那么大?除了有几个小孩子认识你的。”

    钦慕低喃着,说着说着就快要忍不住笑。

    “小时候好像没听你说。”

    穆熠宸眉头微微皱了下,漆黑的眸子里尽显温柔跟困惑。

    “小时候你那么烦人,我怎么会跟你提。”

    钦慕吐槽。

    “哦?原来小时候的穆太太还很不服我?”

    “现在也不服!”

    “哦?”

    穆熠宸低眼去看她,钦慕抱着他的胸膛,用力埋着头,忍笑。

    “武力只能使我短暂的屈服!”

    钦慕继续抗议。

    “是吗?那爱意呢?”

    穆熠宸稍微往她耳边凑,暧昧的在她耳边低问。

    钦慕只觉得耳朵一阵麻嗖嗖的,然后又将自己的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穆熠宸你的心跳的那么快,是不是因为我在你身边所以你害羞了?”

    “那是被你压的好吗?”

    穆熠宸只好澄清。

    然后钦慕没心没肺的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再跑出来。

    穆熠宸也笑,却是搂着她不放开,在她额头轻轻地亲吻着,一下又一下:“lvyu!”

    这种突然被告白的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钦慕想抬眼看他,但是最后却只是在他的怀里埋着脸,忍着笑,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

    爱一个人最好的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

    穆总到现在还可以张口就来我爱你,钦慕希望这能够成为他们家的一种美好传统,最好是男人时不时的就跟女人来上一句我爱你,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都可以。

    嗯!以后要在他们的家规里再加上这一条,比如每周都要说一次,或者每天晚上睡觉前,或者早上,或者每天早晚?不说,或者拒绝说,或者忘记说,都要被发狂。

    光是想想钦慕就已经觉得很爽了。

    “想什么呢?”

    穆熠宸许久听不到她回应,问了声。

    “没有啊,没什么!”

    钦慕还是没有抬头,甚至忍不住咬了下手指甲。

    穆熠宸歪着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把她的手从她的嘴里拿出来放到自己的唇边,含着亲了一下。

    “手痒?还是嘴痒?”

    “穆熠宸你就不能正经一会儿?”

    她终于抬起头,翻身趴在他胸膛上与他相对着,仰视着他那春心萌动的眼。

    “我还不够正经?”

    穆熠宸垂着眼眸望着她,眉宇间形成一个浅浅的川字。

    “你自己以为自己很正经?”

    “我正经的时候你岂不是又要以为我给你脸看?”

    穆熠宸一副很为难,很善解人意的模样。

    那表情像是在说,我变成这样还不是都为了你。

    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闹够了,钦慕才问他:“你跟刘敬元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太太给我发的微信,你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既然你没想让我知道,我便不打算告诉你了。”

    他认真起来。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这次如果提前知道是刘总的朋友,这个单子我就不接了。”

    钦慕低着眼在他的胸膛一顿乱画,有些失落的说道。

    “既然接了就做好!”

    穆熠宸低声跟她说道。

    “嗯!”

    钦慕条件反射的点着头,然后又疑惑的抬眼看他,以为他很反对。

    “我的确很不喜欢,尤其是当知道你跟他一块吃饭,还定了包间,不过在知道真实情况下,而且刚刚你表现还不错,所以我原谅你了。”

    最后几个字,他笑起来。

    “谁要你原谅了?我又没做错事!”

    钦慕也忍不住笑,但是还是不愿意就这么让他以为她好欺负。

    “慕慕!”..

    他突然很深情的叫了她一声。

    “嗯?”

    他很少这么叫她名字,钦慕条件反射的柔声回应。

    “是不是我疼你太少?”

    他突然问她,那么深情的眼神望着她,望的她心里一阵柔软。

    “说什么傻话?——当然太少啊,少的太离谱了!”

    钦慕说着又低下眼,因为说假话的时候,眼神会有点受不住别人那么紧盯着。

    “哦?那我以后会多疼你,现在,我再疼一回,嗯?”

    他突然就将她翻了个身,然后望着眼底下耳廓还发烫发红的女人,再次低下头吻上去在她的唇上。

    ——

    天气突然变冷,穆熠宸五点的时候在会议室开会,钦慕也起了床,跟赫连好约了去健身房打网球。

    赫连好难得穿着一身运动,拿着网球拍对钦慕说:“这玩意好多年不碰,不知道还行不行?”

    “你肯定是在说你自己不行吧?”

    钦慕好奇的问她。

    赫连好兴致乏乏的看她一眼:“等下看我把你打得哭爹喊娘,看你还敢不敢嘲笑我的球技。”

    钦慕忍不住笑起来。

    “咦!钦小姐,赫连小姐!”

    她们俩刚刚摆好位置,还不等开始,突然又有两个人过来。

    站在钦慕不远处,钦慕跟赫连好一转眼看到那两个人,瑞森跟卞静雯,卞静雯很客套的笑着:“既然这么巧遇到了,不如一起玩啊?”

    “好啊!好久没跟你一起打球了!”

    瑞森拿着网球拍,一副要跟钦慕开战的样子。

    钦慕心想,自己跟瑞森玩过球类的运动吗?她在大学里的运动并不多,最多就是长跑,还是女子长跑。

    “好啊!二慕,我们俩一对!”

    赫连好给钦慕使了个颜色,然后绕到钦慕那边去,瑞森跟卞静雯一队,到对面去。

    钦慕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她:“为什么要跟他们比?”

    “景峰等下会过来,别怕!”

    赫连好小声对她说,眼神却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钦慕不自觉的转眼看赫连好,心想,大姐你这是在对我说搬了救兵吗?那如果等下穆总也过来,那就真的热闹了。

    ------题外话------

    今天爆更了十五万?十六万?数不清了!求票票,求打赏!求书评,求爱爱!

    推荐本文读者群320454,敲门砖书名加读者名!飘雪在群里等你们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