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 特殊的温暖
    第一轮还没结束景峰就来了,不过他穿着整洁的西装,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来运动的,只是站在旁边观战。

    第一轮钦慕跟赫连好就输了,虽然主要是输给了瑞森,瑞森虽然穿着运动衫,但是他那粗壮的手臂,傻子都知道是运动健将,所以两个女人输了也不觉的惭愧,然后齐刷刷的看向旁边。

    景峰像是她们俩的教练,看她们俩可怜巴巴的不由自主的轻叹了一声。

    “等一下!”

    五分钟后,景检上场!

    赫连好被替换,钦慕跟景峰对战瑞森跟卞静雯,那会儿基本都是赫连好跟钦慕在pk瑞森,所以卞静雯算是一直处于休息状态,这会儿,倒是胜券在握,那双眼的状态都是做好了战斗准备的状态。

    瑞森倒是在见到景峰后更是来了兴趣,像是终于遇到对手。

    “我对他在运动方面的成绩一无所知!”

    钦慕在开战前对景峰说道。

    “幸好你一无所知!”

    景峰说。

    钦慕转眼看他,好奇。

    “否则熠宸还不有了收拾你的借口。”

    景峰说着这话的时候拿着球发了出去,那一下便是使足了力气。

    瑞森只觉得景峰应该不及他,却没想到,景峰只是发个球都能发出花样来。

    后来钦慕手差点累断了,但是在卞静雯宣布退出之前她还是坚持着。

    后来卞静雯耐不过她,只得宣布退出,揉着自己的肩膀走到旁边去坐下看他们打。

    瑞森以一敌二,也有些应接不暇,第二局,钦慕跟景峰胜。

    不过景峰跟瑞森打完球之后倒是聊了起来,瑞森还跟他讨教打球的事情。

    钦慕跟赫连好在旁边看着,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

    毕竟瑞森可是穆熠宸曾经最讨厌的人之一,因为向钦慕求爱。

    卞静雯自己坐在旁边,对瑞森这个爱交朋友的个性也是不太喜欢,心想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聊天的人是谁的好兄弟?

    穆熠宸过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景峰跟瑞森刚要开始一场友谊赛,看到他来后景峰抬了抬球拍:“你上?”

    “等我几分钟!”

    景峰跟瑞森便打着玩了会儿,等十几分钟后,穆熠宸跟秦逸一起过来,重新分队,穆熠宸跟景峰一队,秦逸跟瑞森一队。

    这一场,到结束,已经八点多。

    穆熠宸作为赢家,自然而然的请客。

    不过请客前去换衣服他还是忍不住问了景峰一声:“所以从来不过问酒店的事情,每年只拿分红的景检,就没觉得不妥?”

    “你也说我身份不一样,我要是去跟你一块开会,那我这本职工作也别想要了。”..

    “你那工作,不要也罢!”

    穆熠宸忍不住说了声。

    瑞森对中文了解的并不透彻,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他脱衣服后,倒是把景峰跟穆熠宸都惊了吧。

    外国男人的体制,跟中国男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运动完换了衣服大家一起去吃饭,卞静雯自觉的退出:“我晚上还有事情就不参与了,你们玩的开心。”

    卞静雯说完就点点头离开了。

    钦慕也不说别的,然后跟赫连好手拉手的先进了包间里。

    穆熠宸跟景峰抽烟,秦逸要拿来着,但是想到溪梦便又忍住了,倒是瑞森,是真的不喜欢抽烟。

    并且还在入席后跟抽烟的两位男士说:“两位抽完这一根就算了吧,考虑下在座的女士的感受。”

    都知道法国男人浪漫,却不知道法国男人这么贴心,贴心别人的女人。

    穆熠宸跟景峰都不爽的看着他。

    景峰现在有点庆幸赫连好高中时候没有冲动的跑去钦慕所在的过度陪钦慕,否则说不定就在法国不回来了,赫连好是特别欣赏这种有礼貌的,又会说话的新好男人。

    “她们习惯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了钦慕一眼,很是不给面子的低喃了一声。

    瑞森看向钦慕,然后微笑着说:“我记得钦慕以前就很讨厌抽烟的人,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不管什么活动,只要有人抽烟她都会离开。”

    钦慕心想,自己以前有那么大的脾气吗?

    不过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自己脾气好像真的挺大的。

    穆熠宸真想揍瑞森一顿,要不是看在刚刚在球场上已经用球技把他碾压,但是瑞森说话真的叫他很不爽,尤其是瑞森故意说起大学的时候。

    秦逸跟景峰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又悄悄地低下眼,当自己是瞎子,当自己是聋子,他们俩此时的心声。

    “钦钦,你应该没有忘记几年前的事情吧?”

    瑞森总是很明朗的,让人拒绝不了的模样。

    赫连好稍微歪着脑袋在钦慕身边:“想想穆熠宸再回答。”

    钦慕心想,我哪敢不想他老人家啊。

    “的确是记不太清楚了,大学那时候有些不专心了。”

    钦慕笑着回答他。

    瑞森一眼就能看出她这么说的原因来,却还是那么绅士的微笑着。

    “你变了!不!或者这本来就是你原本的样子。”

    瑞森笑着对她说,然后又扭头看向穆熠宸:“都是因为你。”

    穆熠宸浅浅一笑,又抽了口烟。

    赫连好开始拿起桌上她的手机给钦慕发微信:“你老公今晚恐怕不会饶过你。”

    “可是下午我们已经在楼上,不可描述过!”钦慕也低着头看手机,然后回复。

    好大夫:“?”

    二慕:“就是你想的那样!”

    好大夫:“那晚上他会对你做点什么?调教?s?”

    二慕:“好大夫你越来越污了!”

    好大夫:“还不是因为受你影响!”

    二慕:“有景检在,这个功劳我不敢独占。”

    好大夫:“好吧,我必须承认,你们都很污,只是你还是先担心自己今晚的日子吧,我有‘强烈’的预感,穆总绝非等闲之辈,绝非此时坐在这里这么听君任君。”

    吓的钦慕手抖了抖:“好大夫,你吓死人也得偿命的。”

    好大夫:“我还有预感,我吓不死你,我不用偿命!哈哈哈!”

    二慕:“鄙视!”

    好大夫:“本大夫保佑你!”

    二慕:“你小心我挑拨离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医院骨科大夫给你送秋波。”

    好大夫:“一份菠菜汤,——你要是敢乱说就死定了!”

    钦慕差点笑出来,收起手机然后又抬起头来听他们说话。

    他们必须要跟瑞森用英文交流,因为瑞森的英文跟母语差不多流利,但是中文很差。

    赫连好跟钦慕走神一会儿就发现他们已经聊到国家大事上去了,不敢置信的听着,都怀疑自己到底懂不懂英文了,后面竟然有些听不懂。

    瑞森因为就住在这里,所以吃完饭后他就送他们下楼。

    开电梯的时候他都会请女士先进,秦逸跟穆熠宸还有景峰站在后面很不爽的皱着眉头,秦逸小声对他们说了声:“特么的,真想揍他。”

    穆熠宸没说话,但是那眼神分明在说,同想揍。

    倒是景峰,像是看闲事一样,也不搭腔,他给瑞森打七十分。

    一个男人太过绅士,也是罪!尤其是对同类来说。

    “我先走了,梦梦还在家等我。”

    秦逸看他们拖拖拉拉的,一出电梯就跑了。

    几个人都呆呆的望着他跑的方向,心想这个人是不是老秦?只是出来这么会儿的功夫就想家里的女人了?

    “我们也走了!”

    景峰对赫连好说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瑞森,跟他握手:“有机会再切磋!”

    “一言为定!”

    这话,瑞森倒是早就会说了。

    穆熠宸直接不理,是超级不礼貌,不过他才不在意瑞森的眼光,难道他还要笑呵呵的去跟瑞森道晚安?他做不来。

    “拜拜!祝好梦!”

    倒是钦慕客套的,也是因为穆熠宸搂着她的脖子都要把她勒死了,知道穆熠宸故意不想叫她跟瑞森告别,所以她也故意跟瑞森开心的挥手。

    “回到家你就死定了。”

    穆熠宸上车前搂着她在她耳边咬着牙跟威胁她。

    “等下找一片小树林,我们先去快活快活!”

    “你别后悔!”

    穆熠宸气的眼里都有一团火了。

    钦慕嘿嘿笑着,上了车,然后转头去跟瑞森挥手。

    瑞森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一只手跟她挥挥。

    瑞森在巴黎应该有很多女孩子追的类型,整天穿着西裤配着白色或者蓝色的衬衫,袖口总是挽着一点,露着一点手腕,看上去又阳光又高大,又帅气,对,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

    “回家啦!”

    一出发,钦慕抬着手臂很是开心的吆喝了一声,想回去抱着她亲爱的小宝贝们玩亲亲,但是

    “回家着什么急?等你从小树林里出来,再说回家不迟。”

    钦慕不是说了就忘,但是那句话真的是说过就忘了,本来就是说着玩,当然不可能当真。

    但是,穆总是什么人?

    脑筋好使就不用说了,执行起来更是快准狠。

    钦慕吓的差点抱住自己,却只能嘀咕:“我只是随便说说,今天下午一整个下午还没把你喂饱?”

    “你以为我那么好打发?”

    穆熠宸稍微侧了侧脸看她一眼。

    钦慕双手环胸,故作凶恶的看着他:“穆熠宸,你想弄死我是不是?”

    开始抱怨。

    穆熠宸却是不看她,只是认真的开着车,偶尔看到外面的风景,眼角情不自禁的上扬了一下。

    车里很暖和,在这个冷飕飕的,冻的人瑟瑟发抖的冬天。

    车子最终没到小树林,只是在家门口停了停就差点把钦慕吓死。

    穆熠宸侧身对着她,一只手撑在她的脑袋后面座位上:“欠我一次小树林?”

    “欠你啦,欠你啦!快点开回家!”

    钦慕耐不过他,只得答应他,却忍不住拍打他的手臂。

    穆熠宸得到想要的答案,然后才又发动车子开着往里走。

    钦慕却委屈巴巴的,她知道穆熠宸一定会找个时间把这事给找回来,绝不会让她有机会可逃。

    想起那句,自作孽不可活。

    回到家后她想要去看橙橙跟欢欢穆熠宸也不拦着,只是跟着她而已。

    站在门口跟保镖似地,充满耐心的倚靠在门框等待着。

    钦慕在儿子床边看了会儿,然后转头对穆熠宸低声问:“要不我们把橙橙抱到我们房间去一起睡?你看他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多可怜?大冬天的!”

    “再去十次公园?”

    穆熠宸浅笑着,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钦慕顿时闭了嘴,放开儿子跟他出门。

    钦慕又去欢欢房间,欢欢早就抱着她的小玩具睡的很香,钦慕心想要不然把欢欢弄起来,说不定欢欢会好心收留她?

    自从欢欢喜欢上别的男生后,尤其是简俨后,穆熠宸对欢欢都不像是以前那么有距离了,特别暖心的爸爸样子。

    所以他一定会答应欢欢的请求的。

    可是,可是

    她最后还是乖乖地跟他躺在了一张床上,并且还是一起在浴室里洗过澡以后。

    不过这晚后来,其实穆总没再那么禽兽,短短半个小时就缴械了。

    然后,他们睡的特别好,一觉睡到大天亮,好像连梦都没做。

    翌日。

    早上六点半以后天才蒙蒙亮,老爷子已经起来打太极,管家也跟在他身边一起练,厨房里也已经在准备早饭,阿姨开始打扫。

    冯芳华也已经起床,早上起床后吃了一粒维生素,然后出去找自己的孙子孙女,那两个小家伙还没睡醒,冯芳华先去欢欢的房间,欢欢习惯性的睡到七点十分起床,所以她就又去了孙子房间,橙橙自己坐了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着奶奶。

    “奶奶!”

    那奶声奶气的,叫的冯芳华的心都酥了。

    “宝贝早啊!昨晚睡的好不好啊?”

    冯芳华走过去坐下在他床边,抬手轻轻地摸了下他的小鼻子。

    “嗯!”

    橙橙点着头,然后继续呆呆的看着他奶奶,他还没睡醒,朦朦胧胧的,好像再躺下还能睡一觉,但是又不舍的睡了,天一亮他就想出去玩了。

    穆子豪洗漱后便也去了橙橙的房间:“我抱橙橙下去,你去看看欢欢该醒了。”

    穆子豪看橙橙已经穿好衣服便跟冯芳华分工合作。

    “橙橙还没刷牙呢。”冯芳华立即提醒道。

    “那我先带他去刷牙!”

    穆子豪低头看自己孙子,小家伙还没几颗牙,但是却听到奶奶说刷牙就呲牙咧嘴的对爷爷。

    冯芳华这才放心的去找欢欢,其实本来也不用他们俩这么早起来操劳两个小的,只是这两个小家伙身上,他们都是格外的亲,一点都不想让别人沾手。

    欢欢也是,冯芳华还亲自给她梳小辫呢,钦慕起床后就去了欢欢房间,冯芳华已经梳了一半,编的小辫特别好看。

    “妈早!欢欢早!我来吗?”

    钦慕说着伸手过去。

    冯芳华眼也不抬,眼角余光早看到钦慕睡眼蓬松:“要是没睡够就再去睡会儿,家里这么多人,用不着你这么早起来,再说你的手艺,跟我的能比?”

    冯芳华看了眼自己编的小辫,非常满意。

    钦慕只得坐在边上,淡笑不语。

    的确不能比!

    “听说你们昨晚在a打球了?还跟一个外国人?”

    “呃!是瑞森!”

    钦慕想了想,睡了一觉脑袋里什么都没了,想起来后没有隐瞒。

    “熠宸那小子没发脾气?”

    “怎么可能没有?不过他的脾气都用在赢那场比赛上了,吃饭的时候已经很好了。”

    钦慕只能用很好来形容,毕竟后来他们聊得那些个不靠边不靠沿的话,实在是让她伤脑筋。

    “我还真是担心了!”

    冯芳华轻哼了一声,昨天晚上她正好有朋友在那边健身,然后给她打了个电话,说她儿子跟外国人再打球,还打的超级猛,其实当时她就怀疑是瑞森了,还跟穆子豪唠叨了好久,生怕出什么事。

    还好她儿子没有让她失望,看穆熠宸还是有那点素质,她也就放宽心了。

    “那个男人还要在这边住很久吗?”

    “实际上圣诞节的时候回过巴黎,但是又回来了!”

    钦慕回答冯芳华的时候自己也有疑问,总觉得瑞森那种人不应该是那种帮着别人作弊的人,可是他为什么又回来呢?

    他跟卞静雯之间到底有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为什么卞静雯总跟他在一起,而且他们在一起并不仅限于办公室,一起吃饭,一起运动,或者还一起做了很多?

    他们是好友?

    可是看瑞森的神情又不像!

    自从卞静雯来到荣城之后带出多少人跟多少事情?

    钦慕越想越烦心,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爸爸还没起床吗?”

    欢欢坐在那里听着妈妈跟奶奶说了半天,突然想到她可怜的爸爸。

    那闷闷地一声里,都是对她爸爸的挂念。

    “嗯!我们小宝贝竟然已经会想念爸爸了吗?”

    冯芳华惊喜的问她。

    “你爸爸起了,在打电话谈工作呢!”

    钦慕柔声回答女儿,然后无奈的摇头,心想大老板真不是好当的,说忙的时候分分钟就警惕心十足。

    “自从你回国,他已经好多了!前些年你在巴黎,他在这边猛创事业,或许是因为你,也因为我跟你爸爸对他的无条件支持,他从白忙到黑的时候那真是多了去了,不过现在想想,倒是觉得那时候忙的死去活来也好,现在才有时间陪着我们一大家人坐在沙发里看个电视,出去玩玩,当然,最大的受益者不可能是我跟你爸爸,还是你。”

    冯芳华在有些时候,真的妒忌的要死,跟自己的儿媳妇。

    钦慕每回听到别人说穆熠宸那几年工作有多么多么的疯狂其实都有些心疼,直到现在也一样。

    “我以前就想,那小子是不是傻了,怎么突然工作那么用心?哼!感情是为了后来把你骗回荣城来结婚生孩子呢!不过别的我不敢说,生孩子这事还是办的不错的。”

    冯芳华突然得意了一下,这宝贝孙女加宝贝孙子,真是深得她心。

    这些年穆家就冯芳华跟穆子豪两个孤寡老人在家,老爷子在乡下只过年回来,穆熠宸更是在外头单过,是这俩小家伙的出现,才让他们这个家又完整了。

    钦慕

    她不敢吐槽自己的婆婆,可是心想:您什么时候含蓄一点么?

    欢欢梳好头发就迫不及待的跑楼下去了,穆子豪跟橙橙已经在客厅里喝水,欢欢看着弟弟抱着奶瓶喝水,自己跑到茶几那里抱着杯子就大口喝起来,看着弟弟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看你还需要用奶瓶喝水,我用杯子喝水,跟大人一样哦!

    欢欢用最快的速度喝完水,然后拔腿就往外跑,自然是知道老爷子跟管家在打太极,要去凑热闹呢。

    橙橙的大眼睛看着姐姐离开的背影,着急的又喝了两口就把奶瓶往爷爷怀里一塞,头也不回的就跟着姐姐的方向走了。

    虽然年纪小,但是小小年纪的他也已经认的家里的路,能轻松的找到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的房间,也能轻轻松松找到门口去。

    钦慕刚要下楼,穆熠宸刚好出来,两个人便一起往楼下走。

    “刚刚妈夸你了!”

    钦慕闲聊似地,这一句提醒却有点一本正经。

    穆熠宸以为自己听错了,转眼看她一眼。

    “夸你有先见之明。”

    穆熠宸眉头一皱,钦慕已经坏笑着走在了前面。

    穆熠宸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不过也不生气,慢慢跟在她后面。

    ——

    这场比赛终于结束,卞静雯挤进前三,成为这场比赛的季军,而冠军毫无意外的成为jy的秋香,亚军是以为帅气的小伙,他以独特的视角展示了他对女性独立的见解,受到评委们的一致好评。

    比赛结束后,秋香跟钦慕还有小美在后台庆祝,卞静雯跟罗丽还有瑞森在一起,罗丽跟瑞森都来打招呼,卞静雯便也只好跟着过来。

    “恭喜!”

    瑞森跟秋香用母语祝贺。

    “谢谢!”

    秋香跟他轻轻握手,很激动有位帅哥来恭喜自己。

    “恭喜!”

    罗丽也很大方的表示祝贺。

    “如果我也找ad帮忙,这场比赛谁输谁赢,恐怕就另当别论了吧?”

    卞静雯微微一笑,用比较好的中文跟钦慕轻声说道。

    “ad不正是你从美国找来的吗?还有瑞森!——我早说过,我们工作室的设计师都是经过很多场秀的洗礼的,叫你不要小视!”

    钦慕看卞静雯的脸色欠佳,终于浅浅一笑,然后非常认真的跟卞静雯提醒。

    卞静雯抬眼看着她,最讨厌她这时候提起旧事。

    “哼!是不是她自己设计的,你心里比我清楚!这才是刚开始,我们走着瞧!”

    卞静雯微微一笑,看简俨跟ad走过来,便对他们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先走在了前面。

    “我先走一步!”

    瑞森看着钦慕打了个招呼,钦慕稍微点头。

    “拜!”

    瑞森看她点头,便转身去追卞静雯了。

    罗丽站在边上看着他们俩的背影:“这两个人是走在一起了吧?整天形影不离的。”

    “罗姐这阵子不见,衣品又提升了不少哦!”

    钦慕没在意瑞森跟卞静雯的事情,只是这场比赛终于结束,所以不想再提到卞静雯这个人。

    “我当然得时时刻刻都提升自己的衣品,否则哪天被人挑了刺一脚踹了我都没地方哭。”

    罗丽浅笑着。

    钦慕知道她说的是她老公,但是作为局外人也没什么好说,所以就只是浅笑了一下表示礼貌。

    一个女人为了讨好男人这么时时刻刻的警惕着,想来肯定是很累的,但是自己选择的人生,好像真的跪着也要走完。

    “晚上一起吃饭,吃完饭我跟ad就上飞机了!”

    简俨在旁边看着他们打完招呼才说了句。

    小美跟钦慕还有秋香都奇怪的看向他:“今晚就走?”

    “巴黎那边还有很多事情,ad也是,公司里很多事情等着她处理。”

    “那我们过去吧,晚饭已经安排好了!”

    钦慕虽然心里也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没有拖拉。

    简俨走之前跟钦慕说:“跟欢欢说,我答应她的礼物会立即给她递过来。”

    “嗯!在巴黎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情就给我电话。”

    钦慕点点头,乖巧的跟他道了别。

    ad要晚一点走,在vip休息室里等待着,直到钦慕过去找她。

    ad抬了抬头,看着她走进来便稍微转了转头,示意她坐在旁边。

    钦慕便走过去端坐在一旁,把包包放在一旁。

    既然ad跟她师父是朋友,那么钦慕也就把ad当师父辈分的人尊敬着,只是却没料到ad会对她说那样的话。

    “如果我是你,我会放过你师父!”

    “他为了你这么多年都不再交女朋友,你作为徒弟心里不会愧疚吗?”

    “如果我是你,我会跟他断绝师徒关系,让他去追寻他该有的生活。”

    钦慕在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简俨想要追寻的生活,是什么?

    断绝师徒关系?

    ad走的时候叫她好好想想,ad是个感情方便很凉薄的人,所以她才会看得比较透彻?

    钦慕看着路边的那些个风景,到了北方,冬天里的树上,都是一叶难求,但是最后留在树枝上的枯叶,都是十分顽强的。

    就如她内心的那根杂草,岁岁年年,每次拔掉,却拔不掉根部。

    一年又一年,她终于不再管那根杂草,任它生。

    可是有一天有个人突然走出来告诉她,她那样做是不对的。

    夜空里,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她慢慢的开车在那条熟悉的路上,她回来几年了?还记得刚回来的时候,对这里陌生的让自己排斥。

    她问自己的心,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钦慕回到家后穆熠宸正倚在门口抽烟等她,外面的风挺大的,风吹着他手指间夹着烟蒂上的银雾往外飘去,飘得越来越高,直到看不见。

    钦慕停好车子,推开车门下车,然后背着包往门口走去。

    他还倚在那里,有些慵懒的。

    钦慕看着他那修长的身材,哪怕是这么随意的一个动作都叫人喜欢不已。

    穆熠宸听着车子进了家门的声音,听着她打开车门出来的声音,听着她踩着高跟鞋渐渐走近的声音。

    然后终于转眼看向她的方向。

    钦慕微微笑着,那么温软客人的。

    让人看了忍不住觉得自己是喝醉了,才会看到如此温婉的小可人。

    “这么冷的天让穆总在门口等小女子,小女子真是受宠若惊!”

    她站到他面前,转身,仰首对他讨好的笑着,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那些个叫做温柔的光芒,让他禁不住又抬起夹着烟的手,用力的吸了口烟。

    银色的烟雾从他的唇间鼻息出来,漆黑的眸子透过烟雾望着贴着自己胸口的女人。

    那年,她还是个执拗的小姑娘,带她去领证的时候被羞辱他们之间只是炮友。

    夹着烟的手指,在暗夜里带着特殊的温暖轻抚上钦慕的脸,深邃的眼像是要将眼前的女人慢慢吞噬。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

    看完书无聊的小仙女们可以去看飘雪的完结文哦!(必须跟腾讯的读者解释下,所有作品章节都是按字数收费哦!)

    今天推荐下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腾讯这本书是包月免费的,书名夜夜缠眠:腹黑老公慢点要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