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 我们去隔壁如何
    “穆熠宸!”

    她轻声叫他,在冰冷的空气里抽出自己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抚上他棱角分明的半边轮廓。

    面对他漆黑的眼眸,她无所畏惧,只是以同样的方式回应。

    穆熠宸突然轻笑了一下,看着她那种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然后低头便霸道的将她温软的唇瓣给含住。

    钦慕深吸一口气,却是再也没办法好好呼吸,风吹着的半边脸因为他的轻抚而渐渐地有了温度。

    ——

    “这么晚才回来?嗯?”

    几分钟后,穆总吻够了,夹着烟捧着她脸的手才随意的放下,终于舍得开口,只是那一声低问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十足威慑力。

    钦慕这才怕了他那双漆黑的眼。

    “我好像打过电话?”

    钦慕试探着问他,怕他是忘记了!

    “嗯!电话里说十点之前回来。”

    穆熠宸答应着,在这个又黑又冷的夜晚,他的声音虽然威慑力十足,还算是有些温度的。

    钦慕垂下眸,看着他的胸口,手在他胸口的布料上轻轻点点的。

    “ad比简俨晚一些走,我陪她坐了会儿。”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钦慕说话时候的神情,将烟丢出去在院子里自生自灭,然后带着烟味的手再次抵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聊什么了?”

    “女人之间的话题!”

    钦慕看他一眼,不想多谈这些。

    “哦?女人之间的什么话题?”

    穆熠宸那硬要一探究竟的样子逼的钦慕有些无奈,只得转移话题:“我们快点进去吧,冻死了!”

    穆熠宸又开始沉默,只是灼灼的眸光盯着她,满满的耐心,等待她的解释。

    在他以为,任何女人在一起都可能聊女人之间的问题,但是她跟ad?

    她就不说了,ad那种女人,挂在嘴边的永远都是跟设计有关的东西,想听那女人提家庭?

    “宝贝,你知不知道你本身撒谎的技术就不是很高明,你仗着的不过是我对你的信任。!”

    穆熠宸低沉又充满魅力的嗓音,悄悄地蛊惑人心。

    钦慕被吓的心肝一颤:“穆熠宸,你一直那么宠我是不是?”

    她仰着头,在他那幽深的眼里寻找着什么。

    “不然以你的技术,早被我五马分尸。”

    穆熠宸只得承认这个事实。

    “那你既然一直这么宠我,不如多宠我一次嘛!”

    钦慕说着开始眨眼睛,穆熠宸却不自觉的皱起眉来。

    “你欠我两次去树林里。”

    穆熠宸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地,轻声提到。

    钦慕的心肝又是一颤,不是一次吗?

    “等到明年夏天,免得把你冻出个好歹来。”

    穆熠宸很是体贴入微的。

    “夏天有蚊子呢还!”

    钦慕心死了,低着头嘟囔道,一双手插在他口袋里东摸摸西摸摸的不肯拿出来。

    “哦?听这意思,穆太太是喜欢冬天?”

    穆熠宸却突然话锋一转,吓的钦慕的心肝快要挂掉。

    “随你怎样,反正我要回房间了。”

    钦慕把手从他口袋里抽出来,低着头就往里走。

    穆熠宸还那么靠在门框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转眼看着她那倔强的小身板。

    钦慕也不是不想跟穆熠宸说,只是有些话怎么说呢?

    ——

    第二天早上!

    其实钦慕以为自己昨晚会死在床上,结果穆熠宸却并没有在追究,甚至都没有跟她发生关系。

    她醒过来的时候是在穆熠宸的怀里,但是她有点不踏实,因为不知道穆熠宸昨晚为什么会放过她。

    难道是,穆总累了?穆总的身体承受不住了?

    两个人洗漱后下楼去,冯芳华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叫钦慕:“小慕你快过来,看这报纸上写的小文章。”

    钦慕好奇的抬了抬眼,然后走过去站在冯芳华背后,冯芳华把报纸给她,但是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那上面:“就是这篇。”

    “标题是一个女孩的复仇!”

    钦慕看了眼后眉头稍微动了下,然后认真看着下面的字,穆熠宸高大的身材也站在她一侧看着。

    “这是在说你?”

    穆熠宸看着报纸上,眉头紧皱起来。

    “可是张汝佳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钦慕抬眼看他,里面有一段写这个女孩使得她父亲的第二任妻子离奇车祸死亡,钦慕想,自己又没什么巫术,如何让人离奇车祸死亡?

    “这倒底是谁在乱写?”

    冯芳华皱着眉头不高兴的质问,她要是知道那个乱写的人,一定要找到那个人好好地问上一问,凭什么那么写?她亲眼所见了吗?

    钦慕跟穆熠宸听后下意识的去找笔名,笔名是匿名者。

    呵呵!

    钦慕条件反射的看了穆熠宸一眼,穆熠宸没说什么,只是拿过报纸翻了翻:“先看看明天的连载。”

    钦慕也觉得那样最好,万一人家只是随便写着玩呢。

    毕竟现在的后母剧那么多,万一他们对号入座,那就坏了。

    钦海明上班后便先看了报纸,他通常都不会看这种连载的小故事,直到看到那个醒目的标题,他才留意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几分钟后他拨了钦慕的手机。

    钦慕正在去工作室的路上,看了眼手机就开了免提:“喂?”

    “今天的报纸看了吗?”

    钦慕一怔,随即才发现这份报纸,是全市爱看报纸的市民都会看的,也包括领导。

    “嗯!”

    “我刚刚看过,你有什么想法?”

    钦海明问她,钦慕便想到钦海明肯定也想到他们的家庭。

    “也没什么想法,穆熠宸说明天看看再说,就那样吧。”

    “我总觉得可能是冲着你来的,最近还有保镖跟着你吗?”

    “嗯!”

    钦慕看了眼自己的后视镜,后面有辆黑色的奥迪,已经跟她一阵子了。

    “让那些人一直跟着你,另外我怕这个人是有备而来,如果她想用舆论压倒你,这场闹剧我会让它早点结束。”

    “我明白!可是这件事您应该不适合插手,我”

    “慕慕,我是你父亲!”

    钦海明特别严肃的说起来,说完后眼里却全是愧疚。

    我为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何况这些全都是因为我当年犯的错!这话压在心里他没有再说出来,只是他女儿回城后接二连三的被羞辱跟伤害,虽然她很坚强,可是作为父亲,他为自己的无能跟无用深感自责。

    钦慕猜测着他的心事也没再多说,不过她希望这件事她能自己解决就自己解决了。

    可是如果这片文章真的是冲着她来的,那么在荣城是谁那么看她不顺眼?又是谁的文笔这般精彩?

    钦慕开车去了工作室,赵淮刚好带着一盒提拉米苏过来,钦慕稍微抬了抬眼看着那个精致的盒子,赵淮

    “给小美的?”

    “嗯!”

    赵淮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了笑,其实他想客套说是给大家的,但看钦慕那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样子,他立即就选择含蓄一点。

    钦慕看他是不打算大家一起分享,也不生气,先走在了里面。

    小美掐着点给她磨了咖啡,刚好她上楼的时候小美跟着过去:“亲爱的,你的咖啡好了哦!”

    “我今天不想喝咖啡了!”

    “啊?”

    “我想吃提拉米苏!”

    钦慕走上楼去的时候跟她说了句,有点像个霸道的,不懂事的人。

    小美心里咯噔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楼下,果然赵淮来了。

    “哥!拿上来咱们一起吃吧!”

    小美想说,马上过年了,为了我的年终奖,一个蛋糕而已。

    赵淮听小美那么甜腻腻的就知道小美不敢忤逆钦慕,他也不敢,所以就拎着上去。

    钦慕办公室里,大家坐下后最开心的就属钦慕了,本来因为报纸上的那点坏心情在看到这个蛋糕的时候便好了大半。

    “你们俩现在还哥哥妹妹的叫啊?不觉的腻歪吗?前几天还有个客户给我打电话问小美有男朋友没有。”

    钦慕一边主动打开盒子一边说着。

    “那你怎么回答他?”

    赵淮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我就跟他说没有啊!你们不是没有公开吗?还是其实根本就没有说要交往?”

    钦慕用盘子盛了一小块,然后端着坐在单个沙发里开始吃,吃之前先问他们。

    赵淮突然沉默。

    小美原本正在心疼自己的蛋糕,但是听了钦慕的问话之后也没心情心疼蛋糕了,转头看了赵淮一眼。

    “我们是正在交往呢!”

    赵淮想了想,心一横,说出这话来。

    小美立即吃惊的转头看他,好像吃了一颗大鹅蛋被噎着了。

    “以后要是再有人问你她要不要找男朋友,你就这么回答他,小美已经有男朋友了。”

    在赵淮很坚定的跟钦慕提示的时候,在钦慕装模作样听着的时候,小美却是低了头,努力忍着激动的笑出来,快要把脸埋在膝盖里去了。

    “好啊!就那么说好了!”

    钦慕吃了一口后点点头,很是乖巧的,然后又看了眼小美,心想你们俩最好现在都没心情想这个蛋糕,我就全部吃完。

    至于吃完后会胖几斤

    懒得管,反正今天心情不爽,吃点甜食应该会好些。

    她感觉自己要飞起来,蛋糕的甜并不让人难受,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幸福感。

    小美却在想,赵淮他竟然亲口承认他们在交往,而且还是跟她最亲近的钦慕承认,这也就依偎着

    他们俩在一起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

    以后,她是不是也可以跟别人说赵淮是她男朋友?而不是干哥哥?

    是不是她以后都不用再叫他哥了?

    小美的心里越想越激动,早就把蛋糕给忘了。

    赵淮更是有些紧绷,其实他在追小美,不过小美故作无知的样子,这会儿说出来看,小美愿意吗?

    他转眼去看她,发现小美低着头,他看不清她的脸,所以心情更是有些沉重。

    “你倒是说句话!”

    他突然催了一句。

    小美呆呆的,好像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抬起头来。

    倒是钦慕,忍不住好奇的看到一侧长沙发里坐着的两个人。

    “你们俩该不会是,还没挑明吧?”

    钦慕觉得他们俩这速度,也太慢了吧?

    赵淮不再说话,心想自己这当跑腿的都当了有段日子了,可是小美那不温不火的性子,有时候赵淮觉得小美是感觉到了,他给过暗示,他甚至觉得自己也给过明示,但是小美

    “啊?”

    小美这才回过神来。

    钦慕眼角抽了抽,心想我懒的管你们!

    吃完一块再吃一块。

    “喂!你把我的蛋糕都吃完了!”

    “看你也没心情吃!”

    钦慕哼哼了一声,回应。

    小美超生气,她好不容易才开口让赵淮给她买的,其实她开口要他买东西这种话真的很难说出来的,可是钦慕吃起来,却好速度。

    “谁说我没心情吃,你怎么能这样?”

    小美立即倾身去把剩余的连同盒子一起抱起来,然后起身就往外跑。

    钦慕嘴里还含着勺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这毕竟是小美的心爱之物啊。

    不!应该是心爱之人买的心爱之物!

    可是她已经吃了那么多。

    “要不你再去给她买一个?”

    “不需要,吃太多对身体不好!不过小慕妹妹,其实我很好奇,你们搞设计的脑子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

    钦慕

    “我一直以为我把她吃的死死地,可是最近我发现她好像总也躲着我。”

    “有吗?”

    钦慕疑惑的问,据她所知,小美分明是恨嫁的很啊。

    赵淮摇了摇头:“我等下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

    钦慕看着自己盘子里吃剩的一点蛋糕,在赵淮走后又捧着慢慢吃完,不能浪费。

    不过赵淮刚刚下楼,瑞森就刚好过来。

    “请问,钦慕在吗?”

    瑞森用拗口的中文问道。

    “在楼上办公室,自己去找!”

    小美站在服务台里面,一边把自己心爱的蛋糕放到盘子里一边嘀咕,头都不抬。

    这会儿钦慕两个字就是她的大敌。

    “好的!谢谢!”

    不过瑞森也不生气,对待女孩子,他是特别的绅士跟忍让。

    赵淮走过来,看着跟自己擦肩而过时候还点了点头的瑞森上楼去,不自觉的侧身看着,然后忍不住笑了声。

    心想瑞森竟然还敢来找钦慕,他不知道钦慕现在是谁的女人吗?那可是荣城的一大醋王啊。

    不过一个外国人,不知道也正常。

    赵淮走到服务台那里去,看到小美红着眼眶,低了低头,说了句:“晚上我再给你买一个新的,来接你去我那儿吃!”

    小美抬了抬她那双大眼睛,然后立即又低下。

    他那里是特别安静的,就他一个人

    “还有事,先走了!”

    “嗯!”

    小美点点头,到他出了门她才敢抬眼,满脸都通红通红的,简直熟透了的红苹果。

    旁边的小妹看着忍不住笑了一声:“小美,你在恋爱啊!”

    小美更是不自觉的用力捧住自己的脸,可是手也是热的,根本没办法给脸上解热:“你别乱说!”

    “我们早就知道了啊!”

    服务台小妹一副早就知道内情的样子说道。

    钦慕听到有人敲门便抬起眼来,当看到是一身简洁的瑞森,不自觉的也眼前一亮:“你怎么来了?”..

    “来见过你我也得回巴黎了。”

    瑞森礼貌的对她笑着解释。

    “你也要走了?”

    钦慕好奇的问了声。

    瑞森点点头:“回去后很快还要再动身去别的地方。”

    “原来是这样!”

    钦慕心想你走就走吧,你走了也好!但是突然想到自己还没让他坐下,便起了身伸手请他坐到沙发里,自己也绕过去。

    其实她也是刚刚坐到办公桌后面不到一分钟,然后又过去跟他一同坐在沙发里,还是坐在她刚刚坐的地方。

    瑞森看着桌上放着的还剩下的一点点蛋糕:“你还是喜欢吃这个!”

    钦慕笑了笑,有些习惯是自己都发觉不了的,因为只是喜欢而已。

    “这场比赛终于结束了,你跟卞静雯看上去的确是有些过节,她自从比赛结束后便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瑞森用法语跟钦慕交流。

    “屋子?你怎么知道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你跟她”

    钦慕抓住了重点,婉转问出自己好奇的问题。

    瑞森再笑起来的时候,显然隐藏深意。

    钦慕却立即就得到了确定的答案。

    她就知道有问题,不过她不知道瑞森的胃口是卞静雯这种。

    想想他以前还向她求爱,突然就觉得好无奈。

    “有时候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不是因为她的人品或者美貌,或者只是他有那方面的需要。”

    这话用法语翻译起来有点困难,但是钦慕还是听懂了,并且很不耻。

    心想如果当年穆总也这样,因为身体需要就去找不同的女人发泄的话,他们夫妻也不会有今天了。

    像是穆熠宸这样的男人,原来在世界上真的是难寻了。

    不过

    “卞静雯不是你朋友的女朋友吗?”

    “这种事情,她不说,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

    瑞森还是笑着,像是说非常寻常的事情。

    “可是在我内心里,适合做妻子的人选,**人的,还是你这种女孩,这一点,从二十岁到现在,我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瑞森!”

    钦慕对瑞森的出现,真的是特别的不喜欢。

    她突然站了起来,虽然还微笑着。

    “我突然想起来,好像中午我要去我女儿的学校参加一个活动,中午这顿饭我们可不可以以后再有机会?我祝你这趟行程愉快!”

    钦慕双手握着自己的手机也没打算再跟瑞森握手,只是用眼神希望他谅解。

    瑞森有点伤心,虽然还笑着:“因为我刚刚说的那些话?你很在意?”

    “嗯!我很在意!”

    钦慕点头,很配合的回答了他。

    “可是我们又不是恋人。”

    瑞森起身,不了解的摊了摊手问她。

    “瑞森,中国有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为谋!祝你以后有好的运气!”

    所以,这场见面就到此结束。

    他们和平分别,钦慕站在窗口目送着他离开后又低着头走到里面去,却是站在办公桌前面没去坐下。

    双手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臂弯处,突然想到瑞森刚刚说卞静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不过那种稿子,应该没有人会亲自去写吧?

    钦慕搞不懂,没有证据也不敢乱说,只得将事情先放一放,然后又去办公桌后面坐下,工作。

    中午的时候外面突然刮起了雪花,那雪花像是从西边刮过来的,而不像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很急!很厉!

    那像是不属于这段日子的雪,叫再喜欢雪的人看了也笑不出来。

    穆熠宸下午给钦慕打电话:“晚上去接你!”

    “嗯!你现在在干么?”

    “开会!”

    穆熠宸说了声,然后抬了抬眼看向会议室里,此时会议室里空荡荡的除了他再也没有别人。

    “那晚点见!”

    钦慕真以为他还在开会,幻想着他身边坐满了人,非常严肃地。

    以穆熠宸的性子,不是不可能在开会的时候跟她打电话说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钦慕放下手机后继续画图,只是不久就又有人来找她,是李蔓。

    “我打扰你工作了吗?”

    李蔓看她打扰了钦慕画图,忍不住抱歉的询问。

    “没事!进来吧!”

    钦慕想到江之远的事情,猜测可能她今天来是因为那件事。

    李蔓走进去,有些抱歉:“我走到旁边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这里,很唐突,很抱歉,并且也没带礼物。”

    “没关系!坐啊!”

    钦慕微微一笑,让她坐在对面的椅子里。

    李蔓动了下椅子坐进去,然后又跟钦慕相对着:“看你这么忙,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其实我今天下午过来是有事情想要咨询你。”

    李蔓说完后尴尬的笑了笑,这阵子她一直在想那件事,心里很愧疚,因为自己的一次任性,而让帮自己的人遇到麻烦。

    “江之远吗?”

    钦慕也很坦白。

    李蔓听她提到江之远的名字便知道她肯定是知道那件事了,立即点点头:“是!这位江公子那晚是因为你才帮我拦住那男人的骚扰,送我回家也是因为知道那男人在外面撒了人教训我,我没想到他女朋友会误会,当然,他大概也没想到。”

    李蔓抬着眼说了会儿又尴尬的低了头,她是真的万分抱歉。

    “那晚的事情江之远已经跟我说过了,他女朋友也已经全都明白,你不用挂在心上了。”

    “真的吗?可是我昨天在外面采景的时候还看到他们俩在那个小广场不欢而散,是因为别的事情吗?”

    李蔓有些激动,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

    “他们之间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我只能告诉你,他们俩吵架不是因为你,李蔓,应该是任何一个,那晚被江之远救过的人,都会成为罪魁祸首,他女朋友担心的是他的品行,而不是担心他跟别的女人有不正当的关系。”

    钦慕一边想一边说,也不敢说的太满,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

    “那你觉得,我有必要去跟他女朋友亲自澄清吗?我不是因为别的,我只是不想成为破坏他们情侣关系的罪魁祸首,而且你最知道我心里喜欢的是哪一个。”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去!但是你的行动,还是由你自己来决定?”

    钦慕想了想,轻声坦言。

    “你不知道,我跟李郁说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他竟然去叫我跟人家好好相处,钦慕,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绝的男人?”

    李蔓听了她的话之后低着头想了好久,流泪之前跟她倾诉。

    钦慕听着后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世上的感情,有那么多种,每对爱人之间经历的折磨都是不一样的。

    “我有时候真想找个人在他面前装装样子,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般铁石心肠,可是我那么爱他,我一点都不想让他看到我在他面前装模作样的。”

    李蔓说着,转头看向别处的时候,抬手用力的擦了下脸上的眼泪,用力的吸了下鼻涕。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多人喜欢找自己倾诉心事,但是她能帮她们什么呢?

    “你跟穆总以前也是那样吗?两个人不知道彼此爱自己之前。”

    是啊!那好像是最随意,也最容易的一种让对方着急的方式,带着另一个长相不错的异性出现在对方面前。

    钦慕突然就想起景晴来,然后又无奈的笑了声:“可能吧!”

    或者这么说可以让李蔓觉得好受一些?

    李蔓看她那么从容,却是突然笑了下,把脸上的眼泪全部擦掉:“瞧我,一点都不严肃!”

    钦慕的样子太过认真,认真到叫人觉得很有距离感,李蔓突然觉得自己冒失了,以前利用过钦慕好几次,现在还来找钦慕说这些。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下了半个小时的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的太急,草地里竟然还有些发白,我走了,在它融化之前再去看看它!”

    钦慕起身去送她。

    下班的时候钦慕在楼上等穆熠宸的车子过来,照旧,还是先等到了赵淮的车子,最近钦慕那辆小车小美都用得少了,因为赵淮总会来接她,虽然也不知道是接去哪儿。

    穆熠宸的车子在几分钟后就开过来,停在工作室楼下。

    钦慕没有急着下楼,突然觉得这里很安静,想要在这里等他上来。

    所以穆熠宸上楼的时候就看到她弓着腰坐在沙发里翻着手机,那会儿明明还站在窗口。

    穆熠宸也走过去,坐在她对面,像是她那样倾身向前,漆黑的眸子安静的盯着她一会儿。

    “不想回去?”

    穆熠宸过了会儿才开了口,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安静。

    “不是!就是等你上来接我!”

    钦慕笑笑,有点坏坏的。

    穆熠宸无奈的眼睛眯起来,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

    “越来越喜欢折腾我了是吧?”

    “是啊!谁让你又比赵淮迟!”

    钦慕眼眉抬了抬,有点任性的,然后起身绕到他那边去,穆熠宸直起身的时候她刚好坐在他的膝盖上,抬着一只手懒懒的挂在他肩膀上。

    “赵淮承认跟小美交往了!”

    钦慕笑嘻嘻的跟他说道。

    穆熠宸也无奈的笑了声,叹息道:“早知道如此啊。”

    他慢慢的靠进沙发里,眯着眼盯着她:“不过他们俩在一起你这么开心做什么?”

    “我当然开心啦!我们家小美终于找到如意郎君了嘛!”

    钦慕开心的说着就要从他身上起来,却是被他一只手轻易的箍在腰上,让她离不开,钦慕稍微低眼看着一眼,然后便搂着他,死心塌地坐在他身上。

    “昨天晚上你都没那什么,我们去隔壁睡房如何?”

    ------题外话------

    今天第二更!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