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 这次姐夫不太一样(第三更)
    “没那什么?”

    穆总眯着眼,像是不了解内情。..

    “你说那什么?装什么糊涂?”

    钦慕的声音不自觉的压的低了些,但是那眸光似火,烧着的是她自己的心,也是抱着她的男人的心。

    “你老公还真是糊涂了,穆太太再详细解释解释!”

    “去隔壁,我慢慢解释给你听啊!”

    钦慕另一只手也搭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笑吟吟的跟他眨眼睛。

    “也好!”

    穆总像是很善解人意的,抱起怀里的女人起身往外走去。

    钦慕忍不住用勾魂的眼凝视着他,看他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的,她就想把他扒光了,撕碎了让他露出他本来的面目。

    楼下加班的同学后来听到楼上男女奇怪的声音,禁不住扶着眼眶抬了抬头,然后赶紧收拾了桌面,背着包包就低头往外走,顺便给他们关好门,还算从容。

    两个人七点多才从工作室里并肩出来,并没有特别亲热的举动,但是如果看见他们的脸,就知道他们俩那严肃的外表下,那两双各具特色的眼睛里刚刚请欲褪去的神情。

    ——

    隔天,日报还在连载那篇文章,如果昨天讲的是钦慕这两年的事情,那么今天这篇便是讲的过去,甚至讲了女孩子母亲车祸死掉,女孩子亲眼看着母亲躺在血泊里的精彩片段。

    那个人就好像是在她旁边站着一样,让钦慕想到她母亲死的那一刻,更让钦慕想到她的一侧当时好像并没有站着什么人,那时候,所有行人都避开了,那个严寒的冬天。

    钦慕上午在家里画图并没有出门,手机响了以后侧眼看到是钦海明的电话,猜测还是因为报纸上的报道的事情,还是耐着性子接了起来。

    “喂?”

    “喂?钦慕,本小姐又回来了,中午约你一起在a吃饭啊,可以带家属哦!”

    钦明珠的声音,钦慕下意识的将手机拿开了一下仔细看了一眼确认,的确是钦海明的手机,也就是说那大小姐又回来了。

    “中午我没”

    “别说你没空啊,否则我直接找到你们家里去闹上一场。”

    钦慕

    中午钦明珠自己去找她吃饭,钦慕到的时候就看到钦明珠正坐在角落里,眼睛很是犀利的看着斜对面,钦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卞静雯在那里,跟她最近交的朋友在一起吃饭。

    卞静雯总是那么温婉的,又特别大方,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钦明珠却是望着她,渐渐地有些喘不过气来,表情也越来越丰富。

    钦慕走过去刚坐下,钦明珠就站了起来,还挺愤怒的样子。

    钦慕抬眼好奇看她,只听她任性的说了句:“你什么都别管!”

    钦慕不管,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观看着。

    钦明珠走过去在那一张长桌前,在卞静雯的身后。

    几个聊天聊得开心的人看到卞静雯身后突然多出来的冷着一张脸的女孩子,不自觉的都停下了聊天。

    卞静雯原本正在认真听着,此时注意到他们的变化便转头,仰首看去。

    却也是在那同时,钦明珠侧身拿过她的红酒杯,一杯酒刚好泼在了她的脸上。

    卞静雯下意识的闭上眼,屏住呼吸张开嘴巴,超级愤怒又一时不知道该从何发火。

    而钦明珠却是把酒杯用力的又放了回去,那么倔强的瞪着她的大眼睛望着卞静雯:“贱人就是矫情!”

    “你发什么疯?”

    朋友帮卞静雯拿了纸巾,卞静雯擦着脸站了起来,忍不住对她大吼,即便此时见到钦明珠让她吃惊,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发火了。

    “我就是发个疯而已!姐!点菜,我们吃饭了!”

    钦明珠瞪着她那双大眼睛看着卞静雯,越看越气,然后就顺着卞静雯的话说了句,转头就对着钦慕那边喊。

    钦慕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钦慕教导钦明珠去泼卞静雯那一杯红酒呢。

    不过泼的好!

    卞静雯听着钦明珠喊了那一嗓子后就看向角落里,当看到是钦慕的时候也是惊了,钦明珠跟钦慕

    她们俩关系不是一直很不好吗?

    卞静雯心想,还听说钦明珠跟钦慕撕破脸过好几次,钦慕利用她父亲对她的愧疚,让她父亲把钦明珠赶出家门去。

    可是现在

    钦明珠竟然喊钦慕姐?

    “抱歉打扰各位吃饭哦!私人恩怨!”

    钦明珠笑笑,说完转身就扭着她的小屁股走了。

    在这大冬天的,她的毛衣裙却是格外的温暖的样子。

    钦明珠走回去坐下之后就问钦慕:“我怎么样?”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钦慕没回答,只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还能为什么?看到报纸上写的那篇文章呗!我公婆说这件事若是真的跟咱们家有关,那爸爸跟你都不好出面,尤其是爸爸,所以我就回来了!”

    钦明珠低着头,喝着钦慕帮她倒的茶说起来她回来的原因。

    钦慕的眼睛垂下一会儿,想了想又抬眼看着她:“你一回来就把目标锁定在卞静雯身上?”

    “除了她还会有谁?就算我们家结怨再多,可是知道我们家这么多事情的,应该并不多吧?”

    钦明珠问钦慕,服务生来上菜,她便把手机放到一旁去。

    钦慕也慢慢靠进椅子里,然后下意识的就又往那边看了一眼,卞静雯已经拿着纸巾去了洗手间的方向。

    “没有证据!”

    “证据?等证据来了,什么都晚了,我先来搅合的她不得安宁再说。”

    钦明珠拿起筷子,吃菜前还哼了声。

    钦慕看着钦明珠,突然就没办法跟她生气,反而有点感动,心想,曾经她们俩仇深似海的,可是这会儿

    刚刚钦明珠叫她姐姐的时候,她竟然真有种姐姐的自觉性。

    “爸爸总是叫我安奈着,可是当我看到她那张脸,我怎么安奈啊?我妈竟然到死都没有告诉我,我还有个姐姐!”

    钦明珠不敢置信的看向那边,越想越委屈,好几天晚上她都委屈的睡不着觉,那比钦慕当初回荣城还叫她焦虑呢。

    “这文章若真是她写的呢?”

    钦明珠很是担忧。

    “如果这文章是她写的,那么我们要跟她算的账不会只是几篇报道,你明白吗?”

    这接二连三的,如果这文章都是卞静雯写的,那么卞静雯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冲着他们钦家人来的,那么他们父女,自然是不能让这个女孩子再这么婉约下去。

    “那我要做什么?”

    “你不是会搅合的一池春水都乱了吗?做你擅长又不至于触犯法律的事情。”

    钦慕抬眼看着她提醒,说完后又垂下眼眸。

    “不过,如果她真的是你姐姐,你要考虑好到底站在哪一边。”

    钦慕怕钦明珠有一天后悔现在做的,想了想,还是要提示她这一点。

    “我当然是站在你跟爸爸这边啊,都是你们在帮我,她,最好不要是害死我妈妈的罪魁祸首,否则,我不止会搅合池水,我什么都会干。”

    钦明珠说道,又看向那个地方。

    卞静雯已经走回去坐下,并且非常优雅的。

    “这女人真能装,贱死了!”

    钦明珠小声吐槽,还好餐厅的饭是好吃的。

    钦明珠很久没有回来,今天回到家发现家里变化超级大,她知道这段时间都是钦慕在悄悄地照顾父亲,所以想了想多问了一句:“你跟爸爸现在关系很好吗?”

    “还可以!”

    钦慕看着她那双大眼睛,竟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

    “其实爸爸更爱你!唉!谁让我小时候抢了你的位置呢!”

    钦明珠有些伤心的嘴巴都崴了,低着头,有点失落的夹菜吃。

    “其实你没有抢我的位置,你是他的女儿,你有你该有的位置。”

    钦慕看着她那懂事的样子,有点不习惯。

    钦明珠听后抬眼看她,忍不住笑了下:“钦慕,你还是我认识的钦慕吗?你干嘛不挖苦我?干嘛要说这种话?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拥有的本来就该是自己的,可是你们都说那是我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现在我好不容易承认了,你们又否认。”

    钦明珠有点不习惯,甚至感觉到来自姐姐的容忍。

    “好像这个你们里没有我?长辈们的事情我们都不再去评判,我妈跟你妈都已经入土为安,但是我们之间,恩恩怨怨应该已经都结束?”

    钦慕问她,试探着。

    钦明珠一下子就眼泪汪汪的,在钦慕那从容的分析着他们之间的种种的时候,她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然后猛烈地点头:“嗯嗯!”

    “姐!”

    钦明珠突然就搬着椅子坐到她身边去,然后流着眼泪抱着她的腰在她怀里叫她。

    钦慕到如今也不敢答应这一声姐姐,但是却知道自己心里,对这个女孩子,早已经无可奈何。

    “我会去跟阿姨道歉,那年是我不懂事,做出那么遭雷劈的事情来。”

    “你也要原谅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一声令下,让我打哪儿我都打哪儿!”

    “你再这么腻歪下去,我该走了。”

    钦慕受不了她这么哭哭啼啼的,低声提醒她。

    钦明珠这才又从她身上起来,再吃饭的时候,却就坐在了她身边。

    穆熠宸在这边应酬,吃了一半后觉得没意思便从楼上下来,听说钦慕在这里,却没想到先碰到了卞静雯那一桌。

    “穆总!”

    卞静雯看到他正要往钦慕那边走,就站起来跟他打招呼,很是客气,得体,就像是经过调教的名门淑媛。

    穆熠宸稍微转眼,看她一眼后也没说什么就想走。

    “姐夫!”

    谁知道又听到那熟悉的一声喊。

    就连钦慕都有种回到当年第一次来荣城作秀的时候,钦明珠突然就走到她跟前,那么不待见的伶牙俐齿对她。

    往事如烟!

    还有那声姐夫,虽然穆熠宸后来给她的解释是因为她,但是当时钦明珠叫他姐夫的确是因为景晴。

    一眨眼,竟然就过了那么些年。

    景晴已经在别的城市里生活,而他们也有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自己温馨的家庭。

    而钦明珠,竟然也已经做了妈妈!

    钦明珠放下筷子就跑了过去,如曾经那样搂着他的臂弯里跟他打招呼,俏皮的叫着他姐夫,然后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脸上表情瞬间尴尬的卞静雯。

    穆熠宸看出她的心思所以也没拦着她,跟她一起走到她们那桌去。

    “什么时候回来的?”

    穆熠宸坐在钦慕身边后问了钦明珠一声。

    “今天早上!回来见过爸爸就立即来找我姐请客了!”

    钦明珠开心的说着,像个孩子那样。

    照这么看,一切倒是真的按照穆熠宸想的在发展,有一天钦明珠真的叫钦慕姐姐,他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姐夫。

    “先吃,吃完了让你姐付钱。”

    穆熠宸似乎很享受被叫做姐夫,所以很快就接受了钦明珠找钦慕请客这件事。

    而钦慕以为自己是被请的一方。

    毕竟,她是被叫来的,打电话的可是钦明珠啊。

    但是,显然,她又被钦明珠给坑了。

    “姐夫吃过了没有?若不然一起吃点?”

    钦明珠叫着他,很体贴的问候。

    钦慕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钦明珠竟然这么会讨好别人?

    “不了!你们俩吃,吃完了你就回去休息吧,下午我跟你姐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呃!可是下午我想跟姐姐去她店里选几件衣服呢。”

    “衣服随便选,记在你姐夫账上。你姐姐就不去了!”

    钦慕坐在他们俩旁边,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局外人,被推来抢去的。

    钦明珠虽然很心动,但是她还是很想跟钦慕在一起,但是看着穆熠宸的脸,她不敢要求太多。

    “哦!”

    “下午我也得去店里看看,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钦慕看钦明珠低了头不太乐意的样子,转眼看着穆熠宸问他,很是从容不迫的,像是闲聊那种。

    “睡觉算不算要紧事?”

    穆熠宸靠在椅子里,两手合十在腿上,转眼望着钦慕,非常认真的问她。

    钦慕

    钦明珠

    这叫什么要紧事?

    所以吃完饭穆熠宸自己上了楼去午休,钦慕跟钦明珠开车去了店里。

    两个人一进去就遇到沈家二少奶奶,她自己来选衣服,听到门响一转头看到钦慕立即就停住脚步,笑等她:“穆太太!”

    “沈太太好久不见!”

    钦慕也很惊喜,并且跟上一次见面,沈太太的变化大的叫她有些吃惊,当然,多的是惊喜。

    “是呢!前两天我跟我老公还说起你,他说你上次帮我挑选的衣服非常不错呢!这位是——”

    沈太太转眼看向钦慕身边的钦明珠,疑惑的问道,脸上的笑意未减。

    “这位是钦家的掌上明珠,钦明珠,这位是沈家二少奶奶,胡小妍!”

    钦慕微笑着跟她们俩互相解释。

    “我见过你的!以前你跟沈哥哥经常一起玩。”

    钦明珠对她的陌生是因为她这几年的变化,但是钦海明还记得以前那个明朗的胡小妍。

    “我对你也有些印象,但是那时候你跟现在好像也不太一样,我也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胡小妍说道后面的时候不自觉的低了低头,眼里有些失落的东西一闪即过。

    “比以前更端庄了!也更漂亮了!”

    钦明珠看出她的心情,立即笑盈盈的夸赞她。

    胡小妍忍不住又笑眯眯的,眼睛都要眯成一条缝了。

    “走吧!我们先去给二位选衣服,然后喝个咖啡好好聊聊!”

    钦慕心想,不用陪穆总睡觉的时间里,真的是无比舒服呀。

    “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你了?”胡小妍有些不好意思。

    “不会!这都是我的工作,客户就是上帝!”

    “我虽然是上帝,但是可是不掏腰包的!”

    “美得你!”

    钦慕看她一眼,然后推着她往前走。

    沈家二少奶奶也忍不住笑了下,倒是很好奇钦慕跟钦明珠的关系能这么好。

    后来钦明珠跟钦慕之间的恩恩怨怨她也多少听了些,但是真的不知道她们竟然现在关系这么好了。

    “今天换个颜色吧,白色如何?”

    钦慕想着胡小妍上次来买的蓝色的旗袍,这次买平时穿的衣服不想她再是同颜色。

    “都听你的!”

    胡小妍看了看她手里的衣服,好说话的答应着。

    “我也都听你的!”

    钦明珠也跟着小声说了句,她早就羡慕钦慕的衣品,现在终于能死皮赖脸的叫钦慕帮她选衣服了。

    钦慕转眼看她,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小菲,你帮钦小姐选两件衣服,淡一点的颜色都让她试试。”

    钦慕也不能否认,钦明珠天生就漂亮,如果衣服太亮的话就会喧宾夺主,她穿上浅色的衣服反而能把她自身的优点全部暴露出来。

    胡小妍选了两件毛衣,然后又选了两件大衣,还给长辈选了几件,收获满满。

    当然,给她开票的店员也是很激动,这提成

    钦慕看钦明珠穿着白色的宽松款毛衣出来立即皱了皱眉:“换合身的。”

    “很舒服啊!”

    “换合身的!”

    钦慕只一句。

    钦明珠没她倔强,所以乖乖的回去换衣服。

    钦慕跟胡小妍在旁边等着她,钦明珠又去换了件浅绿色的,合身的毛衣出来。

    “嗯!还是这件比较合适!”

    胡小妍点点头,赞叹。

    “真的?我从来不喜欢穿这种衣服!”

    钦明珠还是觉得不喜欢,她习惯了穿宽松的衣服,或者连同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样的衣服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而这种短款的,合身的,手也包裹不住,屁股也包裹不住,让她觉得浑身好像都暴露在别人面前,没有一点的安全感。

    “自己选一件大衣套上!”

    钦慕看出她眼里的紧张之后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看了看那边挂着的大衣。

    “哪一件?”

    钦明珠突然六神无主,转头看着那一大排。

    “我来!钦小姐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穿哪一件都漂亮!”

    店员赶紧的去帮她拿了一件米白色的大衣,在她身后给她伸开。

    钦明珠穿上衣服之后觉得肩膀上有了重量才觉得好了些,然后去镜子那里照了照,心情渐渐地不再那么慌张。

    “好像还可以!不过我还是喜欢大款的那件!”

    “把那件也给她包起来!”

    钦慕便跟店员说了一声。

    “我没带钱哦!”

    钦明珠一激动,红着脸跟钦慕提示。

    钦慕跟胡小妍都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走在了前面。

    钦明珠赶紧的跟上去,在去办公室喝咖啡之前还扭头对店员说:“那件蓝色的大款的也给我包起来。”

    店员都乖乖的包起来,不过给钦明珠包衣服的时候显然没有给胡小妍装的时候开心。

    晚上钦慕载着钦明珠回钦家去吃饭,到了家门口看到一辆车子正慢慢的从前面跟他们的车子交叉而过,钦明珠突然就有种不好的感觉:“那辆车子是怎么回事?”

    ------题外话------

    第三更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尽管他开始回过头找她,受尽白眼,她发誓一辈子不再回头。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