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 被踹了
    “应该是找你的!”

    钦慕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那辆车子,那是卞静雯的车子。

    钦慕开着车子到了里面,钦明珠还盯着外面:“找我的?”

    “卞静雯!”

    钦慕又回了一声,车子停在前面的停车位上。

    钦明珠不自觉的往外面又看了一眼,卞静雯来找她?

    钦明珠的心内竟然有些什么不好的情绪在涌动着,那情绪像是就要冲破她的心口,袭击她的大脑。

    然,钦慕下车后关车门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她的脸上表情也不似是刚刚那么痛恨,低着头从车子里下去。

    “她还会再找你的,好好想想跟她见面之后要说什么,到时候让她大吃一惊。”

    钦慕看着她的脸上就能把她的心事都看穿,轻声提醒她。

    钦明珠抬眼,看着钦慕那双清透的能看穿她一切的眼,忍不住低了头:“谁说我还要再跟她见面了?”

    钦慕忍不住浅笑了下,双手插兜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这哪是你要不要见人家,是人家一定会再来找你,并且有理由让你跟人家同坐在一起。

    ——

    穆家,穆熠宸陪着长辈们跟孩子在家吃晚饭,一大家人都坐在餐桌前等待老爷子坐下拿起筷子后才开动。

    老爷子抬眼看到穆熠宸旁边的位子空着,不自觉的心里就有些空落落的:“慕慕呢?”

    “她今晚去了钦家,钦明珠回来了!”

    冯芳华细心跟他提醒。

    老爷子听后抬着眼一会儿,然后慢慢点点头:“那丫头回来了,还跟以前任性吗?”

    “那我不知道,我没见,不过现在都当妈了,怎么可能还跟以前一样?我只是感慨她跟欢欢妈之间的关系而已。”

    冯芳华浅聊起来。

    “孩子嘛!长大后总会改变!”

    穆子豪点着头回应她。

    “那也不一定啊,你看穆倾心什么时候变过?总那么任性。”

    冯芳华突然就想到自己的女儿,真的是二十多年,从小到大,性子一模一样,从不改变。

    见着帅哥就跟人跑了!也不管人是干什么的,在怎么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

    冯芳华只要一想到江宴的家庭环境就

    若不是穆倾心自己偷偷跟江宴生小孩,她作为穆倾心的母亲,哪怕是把穆倾心整日关在家里,也绝不会让穆倾心跟江宴在一起。

    “怎么又说起倾心来了?倾心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穆子豪不高兴老婆大人总是拿女儿说事。

    “还不是你总说女孩子长大总要改变,你看你女儿。”

    “好好好,也有例外还不行嘛!”

    穆子豪没办法。

    “你们俩吃个饭还能斗嘴?”

    老爷子皱起眉头来,真是服了这两个人。

    穆熠宸只是听着,给橙橙盛了汤放在眼前:“小心别洒身上!”

    “嗯!”

    橙橙答应着,乖乖的拿着勺子喝汤,他现在拿勺子还有点缺乏,虽然用的是练手法的勺子。

    穆熠宸看着橙橙好不容易把勺子盛着汤放在嘴边,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

    老爷子看着那父子俩倒是挺好,心情也好了些。

    “熠宸,你老婆家事情是不是很麻烦?报纸上写的,可是她家的事情?”

    “或者!”

    穆熠宸低声回应,毕竟是没有证据。

    “这件事你最好是出面,你岳父的身份不适合,万一被人捅出来,你跟你媳妇能承受,你岳父却是不能的。”

    穆子豪也说起来,一说这事情,大家都认真了几些。

    “我会看着办!”

    穆熠宸答应着。

    这件事,的确不适合再拖延下去。

    他是该找日报的管理人谈谈了。

    哪怕一定要写,也要据实而写。

    而不是像是现在这样,把那个被抛弃的小女孩写成一个充满仇恨的女孩子,还有条人命在她身上。

    穆熠宸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有人会用这种方式报复。

    以前那些找茬的,不管是快准恨的,还是像是钝刀子割肉的,哪一点都好对付。

    倒是这样的人,难对付起来。

    她要是改天再写钦海明利用职权不让报社报道这文章,这不是欲盖拟彰吗?

    钦慕回家的途中外面下着雪,所以她开车走的很慢,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十点半。

    不知道为何,在这样满是烦心事的日子里,这场漫不经心来的雪,竟然叫她的心情舒畅了很多。

    钦海明不让她管这件事,钦海明说:“应该是有人故意利用杜撰的手段想要颠倒黑白,这件事我来处理,你跟熠宸都不要管了。”

    不管是商人还是设计师,他们的负面影响都不会牵扯太多的利益,但是钦海明,她知道,这件事钦海明是不能管的。

    钦慕回到家穆熠宸正在门口抽烟等她,钦慕猜测大概是因为报纸的事情。

    钦慕下车后便背着包,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暖和着,一步步朝他跑去。

    “我回来了!”

    钦慕说着就站到门口去对着他,双手直接伸到他的睡袍里面去,里面暖烘烘的,让她心里也跟着暖和起来。

    “吃饭还算愉快?”

    穆熠宸低声问她,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以前他还不敢叫她一个人在钦家吃饭,那时候她去钦家,几乎都会不欢而散。

    “嗯!”

    钦慕答应着,他们父女之间现在没有恩怨,只有感情,那些曾经被抛下的,现在又慢慢捡起来的。

    “回屋吧!”

    穆熠宸轻声说着,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肩膀一下。

    “等你抽完这根烟好了!”

    钦慕说道,然后抬眼看他。

    她没办法撒谎。

    “我得阻止明天的日报再有这样的文章,现在这片文章的关注度好像有些过分高了,领导也很紧张。”

    “嗯!这件事我来处理。”

    “不!你跟领导都不适合出面,这件事我来处理最合适不过。”

    “你怎么处理?”

    “我打算啊,找个人冒充这篇连载的主人公去找报社。”

    钦慕眉眼稍动,眼里的光彩那么柔和的,让人看了心动,安宁。

    “继续说!”

    穆熠宸望着她,感觉她难得这么低眉顺目的。

    “主人公当然要很特别,特别的身世,特别的身价,你觉得呢?”

    “听起来还不错,既然你出主意,那事情还是我来做,人我来找。”

    穆熠宸赞同她之后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钦慕无奈:“我就是怕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你别忘了自己是公众人物。”

    “在这个家里,我只是儿子父亲跟丈夫。”

    钦慕仰首望着他执着的模样,竟然一下子就没办法跟他再争论下去。

    “那好吧!”

    其实,本来她在荣城就没什么人脉,哪怕是找到什么人帮忙,又有几个人是真的因为她?还不是因为她的丈夫。

    而且这件事不能拖太久了,所以,穆熠宸来做是最快的。

    穆熠宸没把那根烟抽完就扔了。

    “今天真浪费!”

    钦慕被他搂着往里走的时候说他。

    “还不是怕冻坏你!”

    穆熠宸低声回应她。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然,那一双背影却美的像是一幅画,让人不愿意从那背影移开眼,甚至能想象出一部浪漫的小言来。

    谁说再长的感情也抵不过婚姻的摧残?

    回到房间后两个人一起去洗完澡,然后躺在床上温存。

    实际上钦慕在他身上。

    钦慕轻易能在他身上,像是在一个温暖的窝里。

    穆熠宸轻轻地抬着一条腿,手指更是轻抚着她的头发。

    “这次钦明珠回来,我对她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执念了。”

    钦慕说完抬眼看他,因为他并没有开口,当她眼睛里看着他眼里的静谧,不自觉的也笑了一下,然后从他身上翻下来。

    “我得去贴面膜,要不要来一贴?”

    “好!”

    穆熠宸还是那么靠在床头躺着,动也不动的望着她迅速披上睡袍朝着里面走去的背影。

    那头长发,柔软的搭在背后,美的让他眷恋。

    这夜,静悄悄的走过。

    外面的雪,并没有停下。

    穆子豪被冯芳华催着出去给她买曾经穆熠宸买过的那个地方的烤地瓜,穆子豪便开着车慢吞吞的走在冰天雪地里,直到给媳妇买了地瓜又慢吞吞的回来。

    冯芳华嘴里嘟囔着:“真是要慢死了,干这么点事都这么慢!”

    “外面有个大美人,雪白雪白的,我怎么舍得这么快回来?你当我真的买地瓜这么慢?”

    穆子豪躺下之前跟她说。

    冯芳华不太看得上的眼神看他一眼,然后托着烤地瓜拿着勺子慢慢吃起来。

    穆子豪是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恐怕他口中那雪白的美人,不过是那场雪。

    其实冯芳华害怕来着,在他没回来的时候。

    这么大的雪,她干嘛还贪这几口烤地瓜,让他一把年纪跑出去给她买这个。

    但是他回来后,冯芳华心里踏实的同时,还是甜蜜的,就跟这烤地瓜,是一个味的。

    ——

    早上,外面铺上一层厚厚的雪白,管家早早的就把老爷子要打太极的一方天地给打扫出来,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不自觉的眯起眼睛来看着偌大的院子里的雪。

    “老弟啊,今天咱们俩要是打扫完这院子,恐怕比我这半个小时的太极,运动量大多了吧?”

    管家听着后抬眼看了看远处,那么雪白的。

    “欢欢跟橙橙还没起呢,等他们看过之后再扫!您还是先练太极吧!我还想跟着学两招呢。”

    橙橙他不知道,但是欢欢,管家大叔却是很清楚的,那丫头一看到雪,肯定就会撒了欢的玩耍了。

    “也罢!那小子大概还没见过这么厚的雪!让他们兴奋兴奋。”

    老爷子说着朝着那边走去。

    管家立即放下扫帚跟着他一侧,退一步的距离。

    冯芳华跟穆子豪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那俩练太极的忍不住笑了下。

    “自从这次老爷子回来,倒是乐了他了。”

    “大概是现在骨头也没以前那么好了,毕竟都上了年纪了。”

    “那你可还好?”

    冯芳华转眼看着穆子豪问道。

    穆子豪也看着她:“为了你,我也得好啊!”

    “懒得听你耍贫,我去看我孙子去。”

    下过雪后她的腰不太好,但是还是上了楼去,穆子豪站在那里没动,看着外面。

    总感觉这雪的厚度,是一个好预兆。

    说不定明年是个好年。

    不过这几年,其实家里一直挺好的。

    尤其是多了那俩小家伙之后,那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冯芳华上楼的时候欢欢已经不在房间里,被窝都已经被掀开了,一看就是走了一段时间。

    “这丫头,准是又跑她爸妈屋里去了。”

    在冯芳华嘟囔着这话的时候,欢欢也的确是已经在钦慕跟穆熠宸的房间里,并且在他们的床上。

    穆熠宸还在睡觉,只觉得有个小东西爬进来,在要醒来之前欢欢躺进去,刚刚踩过地板的冰凉的小脚正好往下踩了一下。

    “嗯!”

    穆熠宸以比之前要醒的极快速度醒来,缓缓听到爸爸那一声闷哼,不知所措的转眼看他。

    穆熠宸皱着眉头慢慢睁开眼,然后看着欢欢那震惊的小模样,顿时没了脾气。

    在醒之前其实就猜到是欢欢了,但是看到的时候,欲哭无泪。

    心想,他女儿什么时候才真的长大,知道不能跟爸爸妈妈睡一张床?

    钦慕听到穆熠宸闷哼了一声后就转了头,好不容易睁开半只眼却没看到老公先看到了女儿,钦慕轻轻揉了下眼睛:“欢欢!”

    她的声音还是没睡醒的沙哑着的。

    “妈妈早安!”

    欢欢爬到她脖子上搂着她就给她一个大亲亲。

    “欢欢早安!”

    钦慕也搂着欢欢,不过却从欢欢身子底下看向一边的男人:“你怎么了?”

    钦慕的声音极小,但是她还是担心她男人了。

    穆熠宸无法言说,只得拉着她一只手,然后闷闷地一声:“被踹了!”

    那是只有夫妻之间才会说起来的秘密。

    钦慕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欢欢还在,所以她连忙把手抽开,轻轻地抱着欢欢。

    “宝贝,外面下雪了哦!很厚哦!”

    橙橙已经被阿姨带下去,冯芳华在他们房间外喊道。

    欢欢一听到奶奶的话,立即就松开了妈妈,并且从他们俩被窝里一点点的往后撤退,然后直接从床尾爬了下去,穆熠宸已经彻底哑巴,满肚子的火没处发。

    欢欢也不知道为什么,爬下去之后就绕到了穆熠宸的身边去,在他床边扒着:“爸爸?”

    穆熠宸吓的一转头:“嗯?”

    “爸爸,你身上好像长了个东西,你很疼吗?要不要去医院?”

    欢欢睁着那双与世无争,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很是揪心的望着她爸爸。

    穆熠宸:“”

    钦慕更是快要忍不住笑出来,抬手把自己的嘴巴用力捂住,然后侧身背对着他,身子忍的一抽一抽的。

    “爸爸只是想上厕所而已,你不是要去玩雪仗吗?”

    穆熠宸沙哑的声音对女儿提醒。

    欢欢眼睛动了动,像是又想起重要的事情。

    不过走之前还是一本正经的跟他说:“爸爸,如果很疼的话,就要去医院哦!小好阿姨会帮你的。”

    欢欢说完便走了,只剩下屋子里郁闷的穆总以及他的夫人。

    钦慕简直要笑抽了,穆熠宸转头的时候就看到她的后背正在颤抖。

    “穆太太!笑够了吗?”

    穆熠宸特别认真的问她,表情严肃。

    钦慕的后背僵硬了一下,但是很快又颤起来。

    穆熠宸转过身去,钦慕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是激动的直接笑了出来。

    “穆熠宸你别!啊!疼!”

    钦慕下意识的抬手去抓他的手,却是根本就无能为力。

    穆熠宸抬头,在她耳根轻咬,疼痛感立即让她颤抖的身子给停住。

    “很好笑?嗯?”

    穆熠宸质疑她。

    “我错了!我错了!饶命!饶命!”

    钦慕的额头稍微上扬,穆熠宸的手在被窝里却是为所欲为。

    “谁要你的命了?只是需要你来帮我治疗一下,嗯?”

    “什么?”

    “难道你真要我去医院找赫连好?”

    钦慕突然想起刚刚欢欢说的话来,整个人都停住笑了。

    穆熠宸把她的身子压下,幽深的眼眸望着身下通红着一张脸的女人。

    “怎么不笑了?”

    “不敢!”

    钦慕绷着脸努力忍着笑,那一声不敢说出来,她立即抿着唇,真怕自己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穆熠宸却突然在她唇瓣上亲了一下,几次反复之后,钦慕就笑不出来了,情不自禁的抬手去搂着他的脖子。

    这个早晨他们俩起晚了,那老两口已经带着欢欢跟橙橙出门,送欢欢去学校后就带着橙橙去了药厂。

    穆熠宸吃过早饭后去上班,钦慕要在家画图,画图前先跟老爷子下了盘棋。

    今天的日报没有再继续连载那篇文章,老爷子跟钦慕说:“我还真担心再看到那样的负面新闻,慕慕啊,你有没有想过,要开个记者招待会什么的,澄清下你跟你父亲之间的关系?”

    “爷爷,这件事没办法澄清的。”

    钦慕微微一笑,还是认真的看着棋盘,负责任的跟老爷子说道。

    他们父女曾经的确是有恩怨啊,曾经钦海明把她送出国去,她独自在国外的十几年,的确是痛恨过啊。

    那些个铭心刻骨的,孤独的生活。

    “可是你若是什么也不做,万一下次再有人这么闹呢?这次只是以杜撰的形式,下次若是真有人拿你跟你父亲的事情来大做文章,不但破坏你们父女之间的感情,你父亲的身份特殊,你可要明白。”

    老爷子还是认真想了这个问题。

    钦慕静静地听着,也是无奈。

    若是这座城市有人想要拿她跟她父亲之间的事情做文章,她是无法拦住的。

    荣城有多少市民?

    有多少有本事的人物?

    他们父女是拦不住的。

    可是如果他们为了身份而开记者招待会,那大概也正好入了别人的套。

    这世上,别人想要找你的茬,无论如何都能把子虚乌有的问题套在你身上。

    清者自清,发生过的就是发生过,没发生过的,别人怎么写,怎么说,也不过是虚惊一场。

    “唉!你父亲这辈子,谁又能说他是容易?你母亲走了之后,他虽然娶了新,但是他过的就好吗?人都逃不过良心的谴责,何况他那么爱你们。”

    老爷子摇头叹息,将一枚棋子落定。

    “所以做人千万不要抱有不该有的侥幸,明知道是错的还要去做,哪怕只是不推辞,犯了错也照样无法弥补了!”

    钦慕说道。

    “这话你要是当着你父亲说,他得多难过?”

    “他早就习惯了!以前还生气,现在连生气都不跟我生了。”

    钦慕也落的一子,吃掉老爷子一子。

    老爷子眉头一皱:“嗯?你怎么把我这颗棋子吃了?”

    “这还得问您啊!”

    钦慕开心的笑起来,顺便友情提示:“不能悔棋哦!”

    “你这丫头,聊天也不专心!”

    “爷爷,是您下棋不专心哦!我们说好要下棋的,结果您光顾着聊天了!”

    “哼!算我错!”

    老爷子扬扬手,继续下完那盘棋,虽然输了,但是聊天倒是聊的不少。

    钦慕上楼去书房修图,坐下的时候还想起来昨晚穆熠宸在她浅睡以后就起了床去打电话。

    穆熠宸到底如何去处理的那件事她不清楚,只是那件事终于告一段落。

    而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公司的设计师办公室里,卞静雯却是握着手机坐在办公桌后面,气的将桌上的画纸全都推到了地上。

    “钦慕,我们还没完!”

    她咬牙切齿的,握着手机的手指都开始发白。

    “静雯,出来一下!”

    罗丽走到她办公室门口敲了敲她的门,推开后却是吓一跳。

    地上的那些画纸洋洋散散,卞静雯脸色欠佳,极为欠佳。

    罗丽没走进去,只是倾斜身子站在门口,从敞开的门缝里看着,几秒后,在卞静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敲了下门板:“快点!”

    卞静雯还呆呆的看着门口,罗丽已走,她却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之后更是愤怒的低着头努力的喘息着,总觉得不能再罗丽面前太过放肆,或者是太过不符合自己给人的形象。

    她还是站了起来,大喘一口气,然后去把地上的纸一张张的捡起来,放在桌上后才又拿着手机去找罗丽。

    卞静雯去了罗丽的办公室,看着里面还有位年轻的男士,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笑着走过去:“罗姐!”

    “嗯!这是你们的新同事,今天开始正式来上班,因为现在办公室不够用,所以想要跟你商量一下,先跟你用一间,过几天腾出旁边的那件来之后就让他搬出去,你看可好?”

    罗丽点点头,笑呵呵的问她。

    卞静雯心里不爽,但是面上却是笑的很友善:“能跟这样的大帅哥在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

    “你好!我叫罗建!”

    男同士站了起来,一表人才的形象,主动伸手跟卞静雯握手。

    卞静雯听到他的名字之后疑惑了一下,虽然还笑着,但是却忍不住转头看了罗丽一眼。

    罗丽微微一笑,并没有多做解释。

    但是卞静雯心里此时却很有看法,罗建?也姓罗。

    难道是亲戚?

    看罗丽的样子,卞静雯猜测着,应该差不多就是这种关系,看年纪,或者是表弟?最多表侄。

    卞静雯心里越发的委屈起来,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暴露坏脾气,否则这么久的努力就算是白白的努力了。

    她前不久开始给同事送礼物,还请同事吃饭,一直很大方,也赢得了大家的认可,她才刚觉得自己被这里的人当做一份子。

    但是罗建的到来

    她毫不怀疑,罗丽是想利用这个人挤走自己。

    “那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也去把办公室收拾一下。”

    “好!那罗建你跟静雯一起过去吧!”

    罗建像是也是那意思,刚要跟罗丽说,就被罗丽理解的先安排了,罗建点点头:“那我先走了,谢罗姐!”

    卞静雯还来不及想借口拒绝罗建晚点过去,罗建一声罗姐更是叫卞静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卞静雯只得带着罗建离开,到办公室前她轻声问了句:“跟罗姐是亲戚吗?”

    “也可以说是亲戚!”

    罗建想了想,很有礼貌的跟她解释。

    卞静雯看他欲言又止的,只以为他是含蓄了,便也没再多问。

    “办公室倒是不小,不过我很喜欢这边的位置,所以你能在另外的地方吗?”

    “哦!我很随意的,有个地方工作就好。”

    罗建看了看办公室,笑着跟她说道,依旧那么好说话。

    卞静雯看他那样子倒是很好说话,心里也松口气,但是却依然不悦。

    原本一个人私密的地方一下子多了个人,她怕她得想办法才行,怕罗丽是想叫这个人把她挤走,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去罗丽家里拜访过,或者该过去一趟了。

    下午她给她母亲打了电话,让她母亲联系了真正的老板,万东年,那个老头立即同意了她去拜访,晚上下班她就去买了礼物,也没管罗丽知不知道就开着车往万家去了。

    罗丽家的豪宅在山上,罗丽回到家刚去换了身价值不菲的家居服,搓着手从楼上下来,看到阿姨在摆放水果,看那样子,像是有客人要过来,便好奇的问了一声:“今晚有客人要来家里吗?”

    “哦!是卞兄的女儿要过来拜访。”

    万东年穿着舒服的衬衫西裤坐在沙发里看新闻,听着罗丽问就回了一声。

    罗丽那双聪明的大眼睛稍微一动,随即笑着走到他身边去坐下。

    “我就说这女孩子心机很深吧!我敢说,她这次过来,肯定是为了罗建的事情。”

    罗丽手肘轻轻搭在靠近他的沙发靠背,大眼睛望着他说道。

    “哼!她大概以为那是你家亲戚呢!”

    万东年无伤大雅的笑笑,倾身去端起自己的茶杯来喝了杯茶,到了他这个年纪,又什么都有,此时他的样子,当真是舒服极了,有种要颐养千年的感觉。

    罗丽精神奕奕的,望着他那不冷不热的样子:“总之,该说的我可都跟你说了!而且今天我去她办公室找她的时候,发现她办公室的地上满是画纸,今天的日报你肯定也看过了吧?我估摸着我猜了个**不离十,这女孩子要跟钦家过不去,那本来就是自寻死路,何况现在钦慕又跟穆熠宸结了婚,你自己好好想想!”

    罗丽轻轻地拍了下万东年的肩膀,然后又多看他一眼后便又上了楼。

    她还得去贴个面膜,女人见客人之前,总是想用最好的状态。

    万东年倒是没想那么多,只是眉眼微抬,带着他那个年纪的成功人士的从容不迫,好像事不关己的,然后继续看着他的新闻。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