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0 穆总打人了
    卞静雯去的时候罗丽也没再换衣服,万家女主人的派头却是轻易显露。

    “罗姐!”

    罗丽亲自去给她开的门,罗丽那双眼睛一看向她,立即把她吓一跳。

    先不说这家里有阿姨,就是没有阿姨,罗丽这样的女人,也不像是个会给人开门的。

    卞静雯心虚着,但是还是微笑着叫她。

    “嗯!来家里也不早跟我说,我直接就带你过来了!”

    罗丽笑呵呵的跟她打招呼,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但是那话,看似痛快,却实在是叫卞静雯不安。

    “我去买了点礼物,不想让罗姐等我。”

    卞静雯柔声说道,然后稍微抬了抬手给她看礼物。

    罗丽自然是不缺这些,但是也没再打她的脸,只笑笑说:“快进来吧,外面怪冷的!”

    “谢罗姐!”

    卞静雯软软的答应着,跟她进去后自己关上门。

    “老公,静雯来看你了!”

    罗丽说着便已经往沙发那里走过去,万东年刚刚早就听到她们俩在门口说的话,只是当做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

    抬眼看着卞静雯拎着东西进来也是只浅浅一笑:“静雯过来了!快过来坐!”

    但是坐在沙发里动也没有动。

    “万叔叔好!”

    卞静雯走过去,先打过招呼后,阿姨来拿走她手里的东西她才过去坐在旁边。

    罗丽便坐在万东年的身边,那双能看透年轻人心里想些什么的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卞静雯,虽然面上笑呵呵的,但是卞静雯却被她看的有些害怕。

    “卞小姐请喝茶!”

    阿姨给她沏了茶送过来。

    “谢谢!”

    卞静雯低低头感谢。

    “不要太生分,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我跟你爸爸认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

    万东年说起来。

    “嗯!我爸爸也这么说,一直很欣赏您的才华。”

    卞静雯得体的跟他继续打招呼。

    “你爸爸那是恭维我呢,我有什么才华,都是身边的人有能力而已,倒是你,听说小小年纪就拿过不少奖了。”

    万东年对她赞不绝口的,卞静雯都有些害羞了,而罗丽就静静地听着,像是看笑话那样看着。

    卞静雯到底还是年轻了,这种表面的客套竟然也会害羞。

    “静雯多大了?”

    万东年又看了看卞静雯,问道。

    “三十而立!”

    卞静雯说起自己的年纪来,竟然一阵尴尬。

    “看不出来啊!”

    万东年又多看她两眼。

    “她爸妈就生的好看,何况她,你该不会是想介绍给罗建吧?人家姑娘可是名花有主了啊。”

    罗丽看向万东年,跟他提醒道。

    “哦?”

    万东年又看向她:“真的有男朋友了?”

    “嗯!”

    卞静雯眉宇间一秒钟的疑虑,很快又点头答应。

    万东年竟然会给罗建介绍女朋友?听闻万东年对罗丽的感情都淡了啊,怎么会给她家人,而且听这口气,万东年好像还跟罗建关系不错。

    卞静雯心里有点七上八下,总觉得事情可能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那可惜了!罗建可是个好孩子,不仅人长得好,家世跟学识方面,跟你也是旗鼓相当。”

    “他们今天白天早见过了,而且按照你的意思让他们俩在共用一间办公室,但是你想的那件事啊,还是趁早别想了,人家卞静雯的男朋友是美国时尚圈著名女魔头的侄子,那身份,可比你这外甥又抢眼多了。”

    外甥?

    “静雯还不知道吧?罗建是你万叔叔的亲外甥呢!虽然姓罗,但是还真不是我本家。”

    罗丽像是有些失望不是本家,又像是另一种心情,卞静雯不知道了,因为她已经完全呆住了,嘴巴动了好几次都没能张开问出点什么来。

    “这么说来,想想,罗建好像跟万叔叔有些相似呢?”

    卞静雯好不容易压下心内的烦乱,然后柔声说道。

    “是吗?好些人都这么说!”

    万东年终于笑起来,带着属于他那个年纪的傲气。

    “嗯!眉眼间有些相似,耳朵也很像。”

    卞静雯不失礼貌的端详着他说道。

    “谁说这丫头就不一定是我外甥媳妇?看她观察的还挺细,肯定是我外甥好看吸引了她。”

    万东年转眼看着罗丽说起来。

    罗丽笑笑,用那种你开心就好的眼神看着万东年。

    卞静雯从万家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完全失望的状态,她原本想要挑拨罗丽跟万东年之间的感情,怎么想的到,罗建那个关键的人物,竟然不是罗丽的亲戚,而是万东年的亲戚,怪不得罗建叫罗丽罗姐的时候她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现在仔细想想,原来是带着一种见外的感觉。

    卞静雯走后万东年才说:“这丫头相貌还可以,如果心思再正一点那就好了!”

    “可惜了吧?”

    罗丽看向他,好在他虽然现在想跟他的原配去旅行,也不至于忘记她才是他现在的正牌太太。

    “睡觉吧!乏了!”

    “要我帮你按按吗?”

    罗丽问他。

    “那就按按?你要是不累的话!”

    “切!”

    罗丽看他那想要有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先大步走在前面。

    万东年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笑了声,然后跟着她上楼去。

    罗丽一向是傲娇的女人,但是为了万东年,也算是百般隐忍了,这时候看似还很嚣张,实则是因为,就算不这样,去了卧室照样要好好伺候人家。

    而有点小性子,已经是她唯一的尊严。

    ——

    卞静雯从罗家出来后没有回公寓,而是把车子开到了监狱门口。

    望着那扇高大的,又破旧的铁门,她竟然很想进去,很想摸一摸那男人带着伤疤的脸,问一问他,当初为什么要生下她。

    然,这个时间!

    纵然再恨——

    卞静雯的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在昏暗的环境里,静静地望着那里,那里面现在已经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后来她回了公寓,不过第二天中午又去了监狱,而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一辆车子悄悄地跟着她,在她进去监狱后那辆车子里的人便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我要卞静雯跟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全部的。”

    那男人说完后挂掉电话,然后掉头将车子开到隐蔽的地方去。

    穆熠宸接电话的时候正好在钦海明的办公室里,钦海明看他接完电话才对他说:“给你添麻烦了!”

    “钦慕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不是麻烦!”

    穆熠宸沉声对钦海明说道。

    “当时张汝佳的确有跟你们说过她不想让人追查死因?”

    “钦慕不会拿这种事撒谎!”

    穆熠宸当时虽然在场但是没有听到,张汝佳是对钦慕说的,他相信钦慕不会撒谎。

    “可是熠宸,如果真的到了那么一天,我无法按照张汝佳的意思办了。”

    钦海明坐在沙发里低着头,眉宇间紧皱着。

    “我明白!您已经尽力!”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看着他回答。

    钦海明也抬了头看穆熠宸,这时候办公室里有种特别严肃的氛围,那些叫做温暖的东西,也好像终于慢慢流进了一些来,但是并不多。

    钦海明点点头:“按理说这些事情都不该经过你的手。”

    “您给我的好处也不少,何况钦慕是您的女儿,我为您办这点事,却可以要她一辈子,其实很划算。”

    钦海明听后低着头笑笑,低喃:“这倒是!”

    穆熠宸从他的办公室离开后便开车去了钦慕的店里。

    那时候李郁正在试穿新装,钦慕站在李郁的身后,有点粗鲁的用力拽了下他的西装边角。

    李郁吃惊的一回头,穆熠宸刚好走到那里,也抬眼看着那一幕。

    就好像李郁正在亲吻钦慕的侧脸。

    “好了!”

    钦慕抬眼,那样子更像了。

    “钦慕!”

    钦慕抬眼对李郁说了一声,李郁皱着眉,刚刚被她那一下,差点把他给拽倒了。

    但是突然那声钦慕,并不是李郁,两个人同时朝着专柜外看去,钦慕诧异的看着他,平静自若的问出来那一声:“你怎么来了?”

    李郁虽然好奇,但是却没问什么,只是走到前面的镜子那里去给自己理了理领带:“还不错,就要这套了!”

    钦慕听着他说要这套转眼看他一眼:“你再拿大一码,有点小了!”

    钦慕对李郁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向穆熠宸身边去:“去办公室?”

    她看着穆熠宸阴晦的眼神的时候,李郁低头看了眼这身衣服,稍微小一点,但是他感觉过几天他还会瘦,不过想来想去还是同意了她的话,对旁边的店员说:“那就大一码吧!这套也包起来”

    “好的!”

    店员去帮他包衣服,他转眼看向外面站着的那夫妻俩,穆熠宸的手紧紧地箍着钦慕的腰上,钦慕仰着头看着穆熠宸,李郁看不清他们俩的眼神是什么,但是那样子,已经够刺眼,所以他很快又望着里面,像是普通顾客那样看别的衣服。

    “怎么了?”

    钦慕小声问他,但是已经吓坏了。

    李郁看店员已经包好衣服便准备走人,走到他们俩那里的时候抬了抬眼,被穆熠宸的表情吓了一跳。

    “穆总,其实我们只是恰好碰到。”

    李郁看穆熠宸像是误会他们俩了,便好心的解释一声。

    穆熠宸却一下子松开了钦慕的腰,将钦慕往身后一带,随即就朝着挺拔的李郁一拳头挥了过去,正好打在他漂亮的侧脸。

    钦慕

    李郁

    店员吓的跳到一旁,手里帮李郁拿的衣服包装盒都掉在地上。

    而穆熠宸却觉得自己那帅气的挥拳方式还不够特别,然后又要上去打他。

    “穆熠宸!”

    李郁在看到穆熠宸的拳头后立即抬了手,钦慕反应过来也大叫他一声。

    “你干什么?你给我起来!”

    钦慕上前去拉开他,穆熠宸却是不甘心的拽着李郁的衣领下:“以后少利用这些名头来接近我老婆,否则就不是这次这么简单的教训。”

    “穆熠宸你起来!”

    钦慕拉着他,看他又要去打李郁,忍不住紧张,李郁那张脸不知道买了多少钱的保险,也不知道是怎么买的,打坏了他们还得赔钱。

    穆熠宸用力把李郁往后一推,李郁被他抓在半空的后背又落下,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幸好此时店里没有什么人,只几个店员站在边上看着,吓的也不敢吭声。

    竟然有人打她们的男神,还好打她们男神的人也是男神,还是她们老板的老公,大家这才没敢上前揍打李郁的穆熠宸。

    钦慕也拽着穆熠宸的大衣,然后转眼看李郁:“你还好吧?”

    李郁的眼角都紫了,就这么一会儿。

    钦慕顿时就紧张起来,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了大概,万一李郁的脸出什么问题,会不会很多小仙女来找她麻烦?

    “没事!”

    李郁站了起来,抬手轻轻地压着自己的眼角,不爽的看穆熠宸一眼后对钦慕说:“你老公大概精神不好,你最好是带他去医院看看。”

    李郁说完就走。

    穆熠宸听着那一句话,刚稍微平息的愤怒又上来,一下子就要追上去,钦慕一只手抵着他的胸膛,一只手拉着他的手臂不叫他乱动:“你干嘛?”

    钦慕在穆熠宸胸膛的手慢慢的传给他一些温度,穆熠宸的心里稍微舒服一点,但是还是很不高兴。

    “早就叫你不要跟这种人交往,他脑子里想什么你不清楚吗?”

    穆熠宸推开她的手,问完她之后也转身就走。

    钦慕就傻了,李郁心里想什么她不清楚也就罢了,此时她老公心里想什么她也不清楚啊。

    她慢慢的靠近玻璃窗去,一只手轻轻地扶在上面,低弱的声音问了句:“他们俩怎么回事?”

    店员都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宸少在吃醋,吃李郁的醋。

    至于吃醋原因?不得而知。

    刚刚她来店里,正巧碰到李郁在买衣服,想要躲避觉得不合适就过来帮他选衣服,作为一个买衣服的,帮人选衣服推销,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为嘛她老公一来,突然就火了?

    钦慕认真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怎么都想不通穆熠宸为什么发飙。

    不过李郁生气这件事,就让她有点为难。

    钦慕稍稍低头,看着地上的包装盒,衣服从里面掉出来一些。

    李郁没拿衣服是小事,重要的是钦慕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李郁或许会跟她解约。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给穆熠宸打电话。

    穆熠宸开车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听着手机在副驾驶座上不停的响,但是就是不接,并且阴气森森。

    钦慕打不通他的电话又给李郁打。

    李郁倒是接了。

    “我很抱歉!我老公误会了!”

    “我知道!但是!钦慕,我以后恐怕没办法再帮你做广告了!”

    李郁说道。

    钦慕

    她料到李郁会说这话,但是她没料到这么快。

    “我很抱歉!但是你老公对我的敌意显然很大,我不想再造成更大的误会。”

    钦慕没话好说,低着头看着橱窗里的脚。

    “违约金”

    “李郁,这件事之后我们再谈好吗?”

    钦慕想了想,怎么还说到违约金去了?

    “好!那我先回工作室,有空了你可以再找我,也可以找你的助手来我工作室谈。”

    李郁说完挂了电话,然后继续将车子开往办公室那边。

    钦慕把手机又装到大衣口袋里,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店员看她走后才都站了出来,齐刷刷的一排,都是不明状况的表情。

    钦慕给温如暖打电话,也幸好温如暖此时已经回城。

    两个人约在附近的咖啡馆里见面,温如暖今天穿着浅色的大衣加长靴,高级衬衫外套着米粉色的马甲,显得整个人都很温暖。

    “你说李郁要跟你解约?”

    “是!”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拿着勺子轻轻地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这小子现在是大牌了啊,我找他去说,只是宸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打人?”

    温如暖坐在她对面,倾着身捧着咖啡很认真的望着她。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还不知道晚上回去会发生什么呢,看他被气的够呛,他去店里的时候我正在帮李郁选衣服,就是这样。”

    钦慕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别的。

    “难道你跟李郁做了什么亲密的举动?”

    温如暖好奇的问她。

    “这怎么可能?李郁虽然以前给我示过好,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猜测他给我送花也不过是玩玩,或者只是做给李蔓看,他现在早不是当初的样子。”

    钦慕对温如暖解释。

    “这小子近来的确是性情大变,只是我还是很好奇,如果你们俩什么亲密举动都没有,那宸少怎么会突然发飙?”

    温如暖又嘀咕着,百思不得其解啊。

    而钦慕却是低着头情不自禁的又回忆起在店里的时候。

    难道是因为她帮李郁拽衣服?

    她还给模特量腰围呢!

    要是被穆总看见

    那男人怎么那么能争风吃醋的,不分原因就去打人。

    怪不得工作室里的男同士都怕他。

    钦慕放开那把精致的勺子,然后抬手插到头发里,用力的摁着自己的头皮,她真的是服了她家穆总了,怎么可以那么,那么

    叫她抓狂。

    “怎么了?”

    温如暖看她那样子像是很苦恼,担忧的问她。

    钦慕抬起头来,两只手用力的捧着自己漂亮的脸蛋慢慢摇头,然后忍不住笑出来。

    “我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钦慕笑着,比哭还要痛苦无奈。

    温如暖

    “因为宸少?其实我觉得只是他太在乎你而已,只是苦了那些你身边的男人,唉!我得去找李郁谈谈,不能叫他就这么违约,这也太不仁义了,你老公打他,又不是你打他。”

    “如果他实在是不愿意,也别难为他,缘分尽了有时候多做一些事情也是无用!”

    钦慕想了想,还是得冷静下来。

    “李郁那小子大概是没被打过,你老公那拳头又比别人都硬一些,而且还是在你面前。”

    温如暖跟钦慕分析着。

    “带去我诚挚的歉意好吗?这会儿我不适合去亲自跟他道歉。”

    钦慕跟温如暖说。

    “就算真的有人要道歉那也不是你啊,李郁需要的也不是你去道歉,在他心里你跟个神一样,如果真的是宸少的问题,那么该去道歉的是宸少。”

    温如暖说着。

    可是,谁敢让宸少去道歉?

    而且,宸少又怎么会去给别人道歉?

    跟温如暖喝完咖啡,温如暖去了李郁工作室,而钦慕去了幼稚园,去接欢欢放学。

    娘俩在外面买了糕点才回家,欢欢突然想吃提拉米苏。

    晚饭的时候钦慕看着自己身边的座位空着,装作从容的坐下。

    老爷子坐下的时候问到:“这小子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嗯!打电话回来说要应酬几个客户!慕慕的手机是没电了吗?熠宸说打你的电话没打通。”

    穆子豪回应着,那会儿他接到他儿子的电话,但是他那会儿在书房里,所以也就没告诉大家。

    钦慕听到穆子豪的询问后抬起眼来,然后微笑着道:“是的!”

    ------题外话------

    今天第二更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每晚床上的默契配合,一切都在掌控。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