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 不回家这种把戏她不会做
    37 om

    她的手机一直装在口袋里,一直是有电状态。

    ——

    晚饭后钦明珠发视频电话给她,冯芳华留意到她的手机在口袋里装着,但是也没说什么,只是站在客厅那里看着钦慕走到门口去接视频。

    “你干嘛站在门口啊,不冷吗?”

    刚下过雪的日子,应该是很冷的,钦明珠刚刚出去一趟就被冻着,所以很疑惑问钦慕。

    “刚吃饱饭有些热,你发视频干什么?”

    这个时间段。

    “给你看看我跟爸爸丰富的晚餐,都是我做的哦,亲手!”

    钦明珠说着把视频对准餐桌上,三菜一汤,还算漂亮,顺便还拍了下钦海明,钦海明说了句:“我们家明珠终于长大了呢。”

    钦慕好不惭愧,本来不好的心情一下子好了点,被钦明珠炫耀,她这一次感觉竟然还有点搞笑。

    毕竟,她都还没学会做出一桌好菜来。

    “不过跟你们家大厨做的当然没法比了,你要是看我可怜,不如明天晚上请我去你家里吃大餐好了!当然,你要是觉得留下爸爸一个人在家更可怜,我就把他一块捎上。”

    钦明珠笑笑,想要吃现成的。

    “明天晚上我有工作,没办法过去。”

    钦海明抬了抬眼,想到自己明天晚上要出趟城。

    “啊?那,那我一个人过去也行!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

    钦明珠又把摄像头对准自己,撒娇好像是她天生的爱好。

    钦慕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

    心想你爱来就来,我什么时候能管得着你了?

    只是当她在门口跟钦明珠拌嘴的时候,穆子豪从里面出来看到外面是钦慕在跟别人视频,走到沙发坐下的时候好奇的问了一声。

    “不是没电了吗?”

    “唉!”

    冯芳华叹气,垂着眼眸不说话。

    但是她的手机到底是没电,还是又吵架,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

    老爷子没在意听,只是看他们俩垂头丧气的所以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没事!”

    穆子豪赶紧解释。

    冯芳华心想,这还叫没事。

    也不知道穆熠宸几点回家,万一今晚不回来

    “你给熠宸打电话,就说我想吃烤地瓜,让他给我带回点来,越早越好啊!”

    冯芳华想了想,扭头对着穆子豪说道,手条件反射的轻轻放在穆子豪腿上。

    “又吃?换个别的吃不行吗?”

    穆子豪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心想这几天他真是要疯了,满屋子都是烤地瓜的味道的感觉。

    “就要烤地瓜!多买点,慕慕也要吃呢!”

    冯芳华说着看向门口,钦慕已经挂了电话往里走。

    穆子豪只得去打电话,钦慕进去的时候看着穆子豪上楼去,好奇的问了句:“爸爸这么早就回房间了!”

    “嗯!他去给朋友打个电话!”

    冯芳华煞有其事的说着,眼睛看着电视上。

    钦慕不置可否的,信以为真着。

    老爷子抬眼看了看儿媳妇,又看了眼孙媳妇,心想,这还真是奇怪了,一个随口说,一个立即信。

    “慕慕啊,好久没跟你爸爸喝酒了,他最近忙吗?”

    老爷子看着钦慕问道。

    “说是明天要出城一趟,等他回来叫他来家里吃饭?”

    “嗯!整天在家吃饭也吃腻了,去餐厅吧。”

    老爷子想了想,跟钦慕交代着。

    “好!那我安排一下。”

    钦慕很认真的记在心里,想着明天先跟餐厅打个招呼订下好位子来。

    老爷子点点头,然后又继续看电视。

    穆子豪回到房间轻轻关上门,然后给他儿子打电话:“你什么时候回来?你妈跟慕慕要着吃烤地瓜,你应酬完就买回来,不过不要买多,我最近真是受够了这味道。”

    穆子豪一边思考着,拿捏着,心里想着,既然儿子不想让他知道小两口吵架的事情,他就装作不知道好了,反正演戏谁不会?何况还是隔空演戏,也不用担心被看穿内心。

    “嗯!”

    那头淡淡的一声,也没说别的。

    穆子豪被挂掉电话后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总觉得这电话挂的也太快了,他还想再说两句来着,虽然还没想好怎么说。

    但是显然,他儿子没那心情听他废话。

    挂了电话后他也不想再出去,免得要看冯芳华脸色,就自己去拿了睡衣然后进浴室,洗澡。

    冯芳华后来看他一直没再出来便对钦慕跟老爷子说了声:“我上去看看,怎么还不下来了?”

    那祖孙俩没说什么,只是在冯芳华走远后老爷子才悄悄说:“你这婆婆,平日里凶巴巴的,可是离开你公公没几分钟就心里不踏实。”

    钦慕听后浅笑了一下:“他们感情真的很好!”

    “不过我觉得没有你跟熠宸的感情好!你们那是打小的感情!”

    要论感情基础?

    钦慕觉得时间或者并不能代表什么,否则她为什么有时候还捉摸不透他呢?

    看冯芳华总是把穆子豪琢磨的很透彻,每次穆子豪心里想什么冯芳华都一清二楚的,而她跟穆熠宸

    钦慕觉得自己的慧根,真的不怎么样。

    “熠宸这小子,就是脾气拙劣,你说是不是?”

    钦慕是条件反射的就点头,因为他今天在店里的确是很拙劣啊,伤了别人也就算了,还跟她发脾气,她都一肚子火没出发呢,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发飙了。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是这样。

    他温柔起来,真的是能把她的心都融化了。

    她从小就吃软不吃硬,虽然他还总是硬巴巴的折腾她。

    但是只是偶尔的温柔一下,她就会将他那些拙劣的行为全都抛到脑后,什么都听他的,跟个傻子似地任由他摆布。

    小时候啊!想起来,觉得自己可真傻!

    可是那时候的他们,谁又不是傻?

    他听说她被赶到国外去,二话不说就跟了过去,一陪就是那么多年。

    他当然可以耍性子,谁让他都是因为她,才独自离家去那地方念书。

    钦慕想想,眼眶竟然情不自禁的湿润了,而自己,毫无察觉!

    “慕慕?”

    老爷子看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那么难过,轻声叫了她几声,但是都没见她回过神,有些担忧起来。

    “啊?”

    钦慕抬起头来,撞入老爷子早就准备好的沧海深眸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之后却突然蔫蔫的笑着:“爷爷,刚刚我走神了,您说什么了吗?”

    她的声音很柔弱,柔弱的像是不堪一击。

    “没有!想什么呢?想起在巴黎的时候了?”

    老爷子望着她轻声问道,眼里充满慈爱。

    “嗯!想起那时候穆熠宸不顾一切的跑到我眼前去,那天我以为自己做梦呢!”

    穆熠宸回去的时候就听到她说那一声,所以他没有走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

    “哦?跟我说说!”

    老爷子眼眸一动,笑起来更慈祥了。

    “那天下午我放了学回家看到他站在我公寓门口,我以为自己像是小狗一样被抛弃了,然后他很是冷酷的站在我公寓门口,那里有颗树,是我去的时候才种上的,跟他一般高,他把树给挡住了,也把我的心给罩住了!爷爷!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好怕他是我的一场梦。”

    钦慕的声音越来越低,虽然笑着,却已经看不清眼底下的一切。

    她的视线模糊,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婚戒,感觉脸上有滚烫的东西从眼里流出来的时候就抬手,很随意的擦着。

    然后又把手放在了膝盖之间,两只手轻轻地合并在一起。

    “他大概也不敢相信,真的去到你那里,并且真的能在你那里念书。”

    老爷子笑着跟钦慕说起来,他的眼里,像是回到了那时候。

    钦慕抬起眼来,虽然眼眶通红,但是没有再流眼泪。

    “那天他从你家跑回来便不再去上学了,非要闹着去巴黎,你婆婆可是两百个抗议,坚决不同意他去,他父亲也不舍的啊!当然,没人舍得,可是,这事你还得谢谢爷爷!是爷爷成就了你们俩这段青梅竹马的佳话!”

    穆熠宸站在外面忍不住笑了声,心想,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其实还不是他自己态度决定了后来的一切?

    老爷子的眼睛往外面看了眼,然后慢慢站了起来:“我也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等他吧!”

    “好!”

    钦慕站了起来,看着老爷子走远后才又坐下,心情没有那会儿那么失落,却有些不真实。

    以前总担心随时会失去他,总担心他会对自己失去兴趣,总担心他太顽固,她根本到达他的高度,现在呢?

    只盼着他早点回来,别再搞什么夜不归宿的事情让她烦心。

    唉!

    有脚步声在缓缓地靠近,钦慕低着头听着自己的心跳在慢慢加速,再然后,她的眼眸稍稍的动着。

    客厅里太过安静,而此时,明明这么宽敞的环境里,她竟然能清晰的听到他的脚步声。

    钦慕发现自己比以前勇敢了很多。

    她回过头去,看到他挺拔的身影已经在她面前。

    曾经,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在这种时候,这种环境下,回头去看他。

    可是又能改变什么?

    他还是那么冷冰冰的,都没告诉她,她犯了什么错,就已经把她打入死牢。

    “你回来了!”

    “你不希望我回来?”

    穆熠宸站在旁边,幽深的眼看着她,那么轻易地一声,就吓的她魂都要掉了。

    她分明是很感动他今晚能回来。

    她分明是怕极了他今晚不回来。

    那种等不来他的感觉,她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

    “我不希望你回来你就不回来?曾经我不想跟你去领证,是你逼着我去的,现在你就这种态度对我?”

    钦慕气不打一处来,站起来要上楼,却在上楼之前又转头看着他,固执的说出这番话。

    她是生气了,她气他总这么大的气焰,压着她让她透不过气来。

    气他总时不时的说爱她,却又这么一次次的让她心乱如麻,患得患失。

    穆熠宸看着她,听着她一下子说出那么多抱怨的话来,更是无可奈何。

    她显然没发现他为什么生气。

    “我老婆被人那么亲了我还不能生气?”

    穆熠宸质疑了一声。

    被那么亲了?

    钦慕抬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却是对他这话完全不理解:“谁?谁被那么亲了?”

    他在生气,他以为她被李郁亲了?

    可是没有啊!他怎么会那么以为?

    “你没有被李郁亲?是我误会?”

    穆熠宸的额头稍微抬着,情难自禁的望着她,那眼神里还满满的质疑。

    当然,他更愿意相信她说,她没被人亲过。

    “我只是帮他拽了下衣服!”

    难道是说话的时候不小心靠近了些?

    然后穆总就以为他们俩亲了?

    “哦?那真是我误会了?”

    他的声音低了些,眼神也变的柔了些。

    “我懒的理你了!醋王!”

    钦慕气的胃疼,然后转身就往楼上走。

    原来是因为这样,钦慕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她现在心情好了些,上楼的时候背影也有了些气势。

    她是无罪的,是他欲加之罪。

    穆熠宸看着她上楼去,不自觉的心里有些发痒。

    钦慕那样子,分明是觉得自己是有理的那一方。

    但是她的确是跟那个男人靠的很近,他最讨厌她跟男人靠的那么近。

    穆熠宸慢慢走上楼去,他房间的门还没开,冯芳华房间的门先开了:“让你买的烤地瓜呢?”

    冯芳华看到他后其实吓了一跳,以为他这个点不会回来,不过回来了她当然也高兴,为了避免尴尬,她看了眼她儿子的手里,空荡荡的。

    “卖完了!”

    穆熠宸淡淡的回了一句。

    冯芳华

    不过冯芳华屋里的另一个人听到这话却是舒了口气,他可真不想卧室里再有烤地瓜的味道,甜甜的,连呼吸都要变成甜的了。

    “爸爸,爸爸!过来!”

    是欢欢,她听到动静后打开了自己屋子的门,然后伸手让穆熠宸到她那边去。

    穆熠宸回头看了眼,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走了过去。

    欢欢披散着黑长的头发,手抓着门板上,穿着粉色的卡通睡衣,踢着简单的棉拖鞋站在门口等着他。

    “怎么了?”

    穆熠宸走过去后看着她问了句。

    “我的贝儿公主落在沙发里了,你可不可以去帮我拿上来?”

    欢欢小声说,像是考虑到楼上其他人的休息。

    穆熠宸

    他什么时候开始成大家跑腿的了?

    老妈利用他买烤地瓜就算了,女儿竟然也让他下楼去找玩具,再过一两年儿子也长大了,会不会也开始安排他做这做那?

    穆熠宸心想,他在无数人中那么高大的形象,在这个家里,还真的就是父亲,儿子,丈夫。

    不过他做的最有气派的一个身份,竟然是丈夫。

    钦慕敢这么指使他?

    那他非得捞着一些好处才行。

    而其余人,他真的是什么好处都讨不到。

    “知道了,你先回床上去,别着凉!”

    “嗯嗯!谢谢爸爸!”

    欢欢答应着,然后转身往屋子里跑去,爬到床上去乖乖的盖着被子躺着,不让自己着凉的同时又歪着脑袋看着门口。

    穆熠宸站在门边看着她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只得下楼去给她拿玩具。

    而冯芳华看到他们父女俩的互动却是悄悄地关上了自己的门,心想自己的孙女果然是长大了,很会缓解气氛嘛!

    钦慕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盼着腿看手机新闻,感觉着房间里静悄悄的,她的心情慢慢的烦乱起来。

    穆熠宸竟然还没上来,在外面干嘛?

    该不会是因为她两句话说的不好听就又扭头走了吧?

    她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用力跳动着,她在害怕。

    直到十分钟后,她听到门响了一声,然后整个人都紧绷起来,后背更是绷直到让她自己都无法想象。

    穆熠宸抬眼看到床上没人,下意识的就皱起眉头。

    好在进去后一转头看到沙发里有人,心情才好了些。

    钦慕悄悄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双手插兜,幽暗的眼望着她这边,心砰地一声,跳露了一拍。

    “不睡觉,也不洗澡?”

    “小好说等下要跟我出去喝酒呢!”

    钦慕有点下不来台,总不能说自己马上就去洗澡吧,好像再等他一样,或者被他当成是要邀请他共浴。

    穆总最会那样了,说什么她勾引他犯罪。

    “是吗?要不要我派车送你过去?”

    穆熠宸看着她,一点都不急着拆穿她。

    钦慕气的内心已经抓狂,他竟然不留她。

    但是她又没办法说自己是开玩笑,只是起身:“不用!”

    “上哪儿去?”

    只是当她从他眼皮子低下经过,穆熠宸垂眸看着自己的脚上,问了她一声。

    钦慕在他背后站着,不自觉的就感觉自己要笑出来,所以用力抿着嘴,然后摇摇头:“我去看看司机睡了没,万一我喝多了让他送我回来。”

    她以为穆熠宸要留她,只是他留人的方式比较特别,有点傲娇。

    “喝多了就别回来!——不要让长辈担心!”

    穆熠宸说了声,然后开始拆领带。

    钦慕

    真的是心里有团火在越烧越旺。

    她以为的,原来都是自以为,他根本就没想留她,而是让她别回来,他要让她在外面过夜吗?

    不!

    “那不回来他们不是更担心?”

    钦慕侧身去看他,虽然只是看到他的肩膀,看到他的耳沿,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看到他那线条优美的半张脸。

    “明天我会对他们说你是早晨出去。”

    穆熠宸把领带扔到大床上,然后开始解开衬衫扣子,一粒粒的,被他性感的手指轻易解开。

    他的眼里完全没有半点不适合的情绪,陌生的像是,她不过是他一个好过的女人。

    钦慕的心在发颤,钦慕自己感觉。

    呵呵,原来穆总是这样的穆总啊。

    撒谎都这么顺溜。

    钦慕心里不服气。

    “知道了!那你就那么跟他们说吧!”

    钦慕说着就低了头,然后气呼呼的往外走。

    “先去更衣室帮我拿套新的浴袍过来再走,放在床上就好。”

    穆熠宸说着便脱了外套,然后往浴室走去。

    钦慕刚走到门口,气的一只手用力的抓着门把手,转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更是愤怒的望着他。

    他当她是啥?

    用完她就想让她走?

    她偏不要。

    她凭什么那么听他的话?被他用完之后还要被他再赶走,她在这个家还有没有半点地位了?

    “要拿你自己去——”

    “啪!”

    她还没说完,浴室的门被关上了,钦慕简直要跳起来,他到底是多么的相信她,他就不怕她晚上真的不回来了?

    不回家这种把戏,只有穆总做过,她还没有做过呢。

    可是

    她气呼呼的出去了之后站在门口大喘气,但是却一点也不想再往下走。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离开家。

    她很依恋这里。

    她更依恋她身后那扇门里的男人。

    穆熠宸站在浴室里听到外面的门响了一声,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来,刚刚在外面脸上的轻松也瞬间就消失了。

    钦慕想了又想,然后还是转了身,将门打开。

    当她直勾勾的朝着浴室那边看去。

    穆熠宸的脸,正在门缝里往这边看。

    钦慕

    穆熠宸的眼慢悠悠的又眯起来:“不是让你拿浴袍给我吗?浴袍呢?”

    钦慕

    “我才不去给你拿浴袍,自己的衣服自己去拿好了!”

    钦慕使性子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又朝着床边走去。

    “你确定?”

    穆熠宸眉头皱了皱。

    钦慕

    这有什么不好确定的?

    她就是不要去帮他拿新的浴袍。

    “若不然你从橱子里帮我拿一件过来也好,我现在不方便。”

    不方便?

    “自己拿!”

    她瞅着他,就是不管他。

    “你确定?”

    穆熠宸又问了她一声,其实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尤其是询问她意见的时候。

    “嗯!”

    钦慕答应着。

    “好吧!”

    穆熠宸只得答应她,然后慢慢从里面走出来。

    钦慕

    他脱衣服的功夫,真的是足够快啊,快到她诧异。

    他竟然就那么光溜溜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穆熠宸你”

    “是你自己让我出来!”

    “你赶紧给我进去,我给你拿,我给你拿还不行吗?”

    钦慕气急,站起来就往橱子那里跑,低着眼给他找浴袍。

    穆熠宸

    钦慕找到一件深色的睡袍便从里面拿了出来,然后往浴室走去。

    “浴袍拿来了!”

    钦慕打开门,然后头也不往里伸进去。

    不过手臂伸进去就足够了。

    几秒钟,她的手臂被穆熠宸的手给捏住,瞬间就被带了进去。

    钦慕吓一跳,怕自己会被摔个狗吃屎。

    结果没有被摔个狗吃屎,却被淋成了落汤鸡。

    她可是穿着衣服的,被淋透了。

    “穆熠宸,你把我衣服都淋湿了!”

    “这还有点资本来诱惑我!”

    穆熠宸低喃了一句,漆黑的眼望着她的衬衣,湿透了的衬衣里的黑色的内衣都若隐若现的,简直叫人想要把她的衣服撕碎了。

    “你简直变态,不准你碰我!”

    钦慕快被气哭了,可是被抵着墙根上,根本没办法反抗他。

    “不准我碰?那要让什么人碰?李郁那样的小白脸?你们俩勾勾搭搭还要多久?嗯?”

    穆熠宸气的捏着她的下巴,逼问她。

    脸上的水都要吃到嘴里,也喷到她的脸上。

    钦慕哦那个里的闭着眼睛,把脸转向一边不想被弄的都是洗澡水。

    可是他却不放过她,低头就去咬了她的嘴唇:“告诉我啊!”

    “嗯!不要!”

    钦慕难受的要死,后面是冰冷的墙面。

    穆熠宸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担心她受凉的眼神一闪即过,然后将手放到了她背后。

    只是这样一来,两个人几乎就是紧贴着了。

    “不要什么?不要跟我做?你的心里已经容不下我了是不是?还是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明知道那个男人对你有意,你到底还要跟他纠缠着多久?你说啊?你倒是告诉我!”

    穆熠宸有些气急的,看她那不温不火的,不当回事的样子他就上火。

    水幕里,钦慕稍微睁开眼睛,看到他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已经宣布跟我解约了!你还想怎样?他喜欢的是他的妹妹李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钦慕气的跟他吼,抬手用力的摸了把自己满是洗澡水的脸上,然后狠狠的将他往外一推。

    穆熠宸一怔,但是随即就又把她的手臂抓着把她拽到原来的地方。

    “你要干嘛去?”

    “我脱衣服啊!洗澡不用脱衣服的吗?还是你就是有这种变态的爱好,想要虐我?想要玩ms是不是?”

    “我若说是呢?”

    “那你来啊!”

    钦慕撕开自己的衬衫,愤怒的望着他。

    穆熠宸

    倒是突然的,就一点都不生气了,还有点想笑。

    她那执拗的样子,好像是认为自己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她可知道他看到李郁跟她贴的那么近的时候在想什么?

    她可知道,要是别人看到那一幕又会怎么传出去?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以为自己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她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的时候,会被别人看到很多本来是假的东西。

    “你那么看我干吗?突然又要人性大发?”

    钦慕瞪着他,不顾温热的睡撒到自己的脸上,唇上。

    口红都要被冲掉了。

    口红是那会儿他没上来之前,她自己躲进洗手间去擦的,不想让他看到她干巴巴的唇瓣。

    结果

    钦慕执拗的望着他,眼泪就要掉出来。

    穆熠宸却是突然受不了她那被虐的小模样,一只手垫在她的后背,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然后覆唇在她的唇瓣,霸道的在她唇齿间辗转,强取着。

    钦慕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疼,根本忍受不了他。

    可是这晚的穆熠宸,好像是因为被刺激,所以各种的别扭,就是不让她好好地喘气。

    钦慕几次试图叫醒他,让他温柔一些,可是都是徒劳,有时候反而会遭到他的言语讥讽。

    穆熠宸以前就总爱在言语上刺激她,今晚,是久违的那种刺激她。

    好像不把她羞辱的体无完肤,他这场仗就算是败仗,哪怕她已经要哭出来。

    钦慕的双手扶着湿透的墙上的时候,已经频临崩溃。

    后来钦慕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从浴室解脱的。

    只记得昏昏沉沉的被放在床上,那时候她已经睁不开眼了,迷迷糊糊的。

    感觉着他温暖的手在帮她擦头发。

    穆熠宸的手在洗过澡后,泡过热水之后会比之前柔软一些,给她擦头发的时候很舒服。

    钦慕甚至有种幻觉,幻想着他对她多么多么的温柔,爱恋,然后在这种美好的幻觉中,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题外话------

    今天的第三更!真不容易!爱你们哦!读者群372074154期待大家加入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