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2 动手了!
    次日清晨!

    一缕阳光在窗帘被缓缓地收起的时候慢慢照射着温暖的房间。

    钦慕感觉眼睛不舒服,那外面进来的光芒还是刺眼了,所以身子微微动了下。

    她浑然不知,她自己现在身上什么都没穿。

    她更不知,她身后的男人,也是那个状况。

    只是当她稍微挪动身体,感觉到身后的温暖,被窝里柔弱的小身板一僵,随即,昨晚的一幕幕都在脑海里翻涌。

    嗯!昨晚穆总在浴室里竟然没把她折磨死?

    也是,如果折磨死了,那以后还怎么来?

    钦慕又稍微动了下肩膀,继续背对着他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双刚睡醒的惺忪的眼里,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执念。

    穆熠宸漆黑的眼静静地望着她的侧脸,发现她醒来后竟然没发现自己身后的人也醒了,竟然还在自己胡思乱想?

    穆熠宸微眯起眼,猜测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昨晚的意乱情迷?

    钦慕两只手交叠着放在脸下面垫着,然后一点点的,竟然像是忘记自己现在何时,只以为身后的人还没醒,所以就神游太空中。

    只是,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腰身上下一阵轻抚。

    她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就伸手到被窝里去抓那个东西,哈哈,穆总的手。

    她发觉后,脸色立变,有些发白,猛然转头,看清楚她身后躺着的那个男人随意的躺在那里,那幽暗的眸子深邃的要死,将她的眼轻易擒住。

    可是他那么静若处子,当真是把她吓到。

    “你,什么时候醒的?”

    钦慕大睁着眼睛质疑他。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用那种你开心就好的眼神凝望着她,但是温热的掌心,带着一种硬度,的确是在她柔弱的不堪一击的腰上搭着。

    钦慕后来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腰上其实也不是不堪一击,否则早就挂掉了。

    “别碰我!”

    钦慕用力又抓住他的手往旁边一扔,然后便要起床。

    所以才被用力扣住了半支腰。

    钦慕刚要爬起来,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腰要被人给掐断了。

    他的手本来就很长,她的腰本来就很细。

    “穆熠宸,你放开我!疼!”

    “想上哪儿去?昨晚没把你伺候舒服了?”

    穆熠宸身子稍稍上前一点,却并不贴的她很紧,那黑眸里不容别人抗拒的神情那么的清晰,连带冷冽的呼吸里都是尽在掌握的感觉。

    仿佛身前的女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钦慕恨不得咬断他的喉咙,让他一开口就讥讽。

    他的下一句肯定是——

    “如果没,我再来一遍,让穆太太好好感受感受,嗯?”

    看吧!看吧!就知道是这句!每回都是这个套路。

    钦慕哭笑不得,却硬是笑了下。

    “怎么会不舒服呢?舒服的简直要死掉了,穆总你高抬贵手,你要是再来一次,你就真的是要失去穆太太了!”

    钦慕只得柔声提醒,真不敢惹他。

    “哦?你在要挟我?”

    穆熠宸的声音更是一下子委婉起来,那么极致的,貌似温柔的!

    “你肯定是搞错了!我怎么能威胁你呢?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考虑下你太太这么柔弱的小身板,你说呢?”

    钦慕说着转过头去看着他,可怜巴巴的冲他眨眼睛。

    而穆熠宸

    不为所动!

    很是不给面子的笑了下,然后却是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一个用力就将她整个的搬到他跟前,跟他的胸膛紧贴着了。

    “就凭你,还想唬我?我什么时候这么蠢了?被你三两句话就给搞定,嗯?”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他独有的特质,霸道又桀骜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为所欲为!

    “那你还说那些废话干嘛?反正我又说不过你,你心里又没打算放过我,你不就是因为我给人家拽了下衣服吗?人家因为你打了他却要跟我们品牌解约了!他的粉丝有多少还用我提醒你吗?我还委屈呢!我说什么了我?”

    钦慕突然就难过起来,吸着鼻涕开始耍性子。

    野蛮起来,也是八条马拉不回来。

    钦慕又背对着他,一副你爱怎样就怎样,破罐子破摔的模样,毕竟她也真的打不过他。

    真的是论财力,比不过!论蛮力,还是比不过!论脾气,也不是人家对手!论才气,可能也比不过。

    钦慕想到他小时候就学习很好,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人家。

    而自己呢?

    除了会做衣服,什么别的都不会。

    “他要跟你解约?确定了?”

    穆熠宸突然忍不住激动了一把,下巴抵着她的肩膀上问她。

    钦慕听着他的声音里都带着兴奋,哦,还有他气息里,也是兴奋。

    “你说呢?我有必要骗你吗?”

    钦慕没看他,只是又吸了吸鼻涕,然后两只手的手掌心压住自己干的发疼的眼睛。

    “不舍的?所以哭了?”

    穆熠宸又低声问她,但是明显态度跟之前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钦慕更是气了,觉得自己胃里一阵阵的翻涌。

    两个人没穿着衣服,第一次在床上这种态度这么说话。

    “是!”

    她气的咬着牙根骗他。

    穆熠宸捏着她胸口的力道突然变大,疼的钦慕眉头都皱起来。

    “穆熠宸,你给我个痛快算了!犯不着整天这么欺负我,吓唬我,折磨我。”

    钦慕气的两只手去抓他的手,然后转过身去看着他,愤怒的对他咆哮。

    穆熠宸稍微远离她,那种暧昧不明的眼神看着她。

    “我好不容易把你骗到手,我给你个痛快?那我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所以,你娶我就是为了折磨我?你终于承认了是不是?你根本就不爱我,说的那些肉麻的话不过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跟着你,你只是为了折磨我,因为我从小就讨厌你。”

    钦慕激动地下巴都颤抖,说完这话的时候更是泪流满面,但是模糊的眼神里却充满倔强。

    “我没这么说!”

    穆熠宸快要笑不出来,看到她哭花了脸还那么倔强,突然一阵心疼。

    其实,他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聊成这样了,分明他只是想让她别把别的男人放在心上,他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她死心塌地的守着他身边别再胡思乱想。

    “可是你就是这么做的!你打李郁就是为了逼李郁跟jy解约!你昨晚在浴室里那么对我就是为了让我害怕,让我为你马首是瞻,你娶我只是为了驯服我吧?你从来没有真的爱我!”

    钦慕泪汪汪的继续跟他对峙。

    “穆太太,你要是这么说”

    “你闭嘴,我算什么穆太太?连最起码的尊严都没有!”

    钦慕不让他说完,两只手用力的去推他的胸膛:“你放开我,你真恶心,你滚下去!”

    “你闹够了没有?这是我的家,我的床!”

    穆熠宸看她想要逃离,想要退缩,立即就双手牵制着她的双臂,然后将她往自己面前戴。

    实在没办法了,他才一个翻身又把她摁在身子底下:“钦慕,我是你丈夫!”

    她突然冷静下来,可是却情不自禁的抬了手。

    “啪”的一下,其实并不重,却又仿佛千斤重。

    那一下,她的几个手指肚打在了他的脸上,当她惶恐不安的时候,当她不敢置信自己打了他的时候,穆熠宸更是愤怒至极。

    “你打我?”

    穆熠宸皱着眉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质问她。

    穆熠宸抓着钦慕的肩膀,已经快要将她的肩膀捏碎了。

    钦慕的眼泪有一颗从眼角咕噜跟了下去,再之后,她忘记疼痛,脑袋里已经空洞,人心也已经麻木。

    “我没闹!”

    她的声音低不可闻!她恐惧着!她紧绷着!可是她还是反抗!

    她突然觉得,他们完了!

    ——

    她不是他的附属物!不是!

    这天早上,他们装模作样的跟长辈们一起吃了饭,但是气氛十分怪异,就连那小小的姐弟俩都会忍不住悄悄地观察他们。

    饭后钦慕就去送欢欢上学,冯芳华站在门口看着要往外走的穆熠宸问了句:“怎么了?”

    冯芳华以为他们俩昨晚就和好了。

    “没事!”

    穆熠宸稍微停顿,说了那么一句后就离开。

    然,谁信他没事?

    冯芳华担心的看向里面,穆子豪摇摇头没让她再追上去问。

    穆熠宸的车子跟钦慕的车子在十字路口同时停下,只是一个要直行,一个要拐弯。

    欢欢无聊的看窗外的时候发现她爸爸的车,激动地转过身去滑下车窗就大喊。

    穆熠宸稍微转头,看到他可爱的女儿在对他招手,好不容易才挑了挑眉笑出一下。

    而前面开车的女人却没往外看,甚至对里面的欢欢说了声:“穆程欢,坐好了!”

    “哦!”

    欢欢知道妈妈今天不开心,所以乖乖的坐好。

    “妈咪,你是不是跟爸比吵架?”

    欢欢看着穆熠宸的车子开走之后问了钦慕一声。

    “是啊!不过,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你认为你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吵架吗?”

    钦慕抬眼看了眼欢欢,很是无大有所谓的问她。

    “只是有点频繁!”

    欢欢一副很懂事的样子说了句,还抓了抓自己的小嘴角。

    “哦?”

    绿灯行,钦慕开着车往前走,顺便问欢欢。

    “是奶奶说的哦!”

    欢欢说道,不能自己背黑锅的傻模样。

    钦慕无奈的浅笑了一声:“原来是奶奶说的啊!”

    “嗯!”

    欢欢知道自己拜托嫌疑后心情非常好的又看向窗外,阳光不错,她的心情也不错。

    对爸爸妈妈吵架的事情她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

    倒是钦慕,看到欢欢那么满不在乎的有点疑惑,这丫头感情方面不会很寡淡吧?随谁?

    钦慕心想,肯定不随她,她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

    欢欢上学后钦慕又开车去了工作室,温如暖给她发信息:“搞定!”

    钦慕看了眼微信后,有点接受无能,李郁竟然又答应给他们拍了?

    不过她才刚跟穆总说李郁拒绝跟jy合作,穆总知道后应该很生气,很失望吧?

    不过,就算不失望,不生气,他们大概也完了。

    钦慕还记得她打了他一下之后,穆熠宸就不再说话了,他反应过来后放开她,然后下了床。

    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就像是他们没爱过!

    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心口,钝疼!

    上午十点,她在画图的时候,钦明珠给她发信息:“果然不出你所料,卞静雯找我了!”

    钦慕抬手过去稍微侧了下手机,打开微信看了后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钦明珠还跟卞静雯坐在咖啡馆里,卞静雯很是胜券在握,很有姐姐样子的坐在钦明珠前面,像是对钦明珠很是了解的样子,看着钦明珠低头发信息微笑着问了声:“给钦慕发信息吗?”

    钦明珠抬起眼来,眨眨眼后不冷不热的吐出一声:“关你屁事?”

    “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你平时也这样满嘴脏话?”

    卞静雯笑了下,很是不赞同钦明珠这幅样子。

    “我满嘴脏话?有吗?再说,我就算满嘴脏话,也比某些人内心肮脏的好吧?”

    钦明珠根本看不上卞静雯,尤其是卞静雯那态度,叫她很想把卞静雯暴揍一顿。

    “明珠,你既然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我大你几岁,是你的长姐。”

    “长姐?我们可不是这么亲密的关系,我爸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当然,我爸爸前妻还有个女儿,你也知道了,她就是钦慕,那个比你厉害的设计师,刚刚用一个小助理在设计比赛中打败你的人,对了,听说你还作弊了,咦,我们家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钦明珠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的,还满是道理。

    钦慕不会被她气的七窍生烟,可是卞静雯却是真的被她气的气息不稳:“我们是一个妈肚子里生出来的,这还不够吗?”

    “我们是同一个妈肚子里生出来的?那妈死的时候你在哪儿?”

    钦明珠大眼睛一瞪,全是理。

    “什么?”

    卞静雯一下子结巴了,脸上的神情也紧绷起来。

    钦明珠看着她那表情,过了几秒后笑了声:“我真不想说你,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跟我坐在一起,还谈论起我妈来,我妈再不济把我养大,你呢?你在别人家过着锦衣玉食的好日子,现在又回来——”

    “钦明珠,我们都是一样的,在别人家享受着看似荣华的生活,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们身体里留着同样的血。”

    “鬼话连篇,我们身体里怎么会留着同样的血,我是a型血,你也是吗?我在我自己家里过着我自己该有的生活,就连钦慕都没有说我抢走了她的生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

    “钦慕?你被她收买了是不是?她害的你家破人亡,你现在还在帮她说话?如果不是她,你跟妈会被赶出去?妈死了都没能入钦家的墓地,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卞静雯终于生气的跟她大吼。

    突然,整个咖啡厅都安静下来。

    卞静雯这才意识到她们所在的环境,然后不得不又闭了嘴,但是表情却是那么的凶悍,愤怒。

    她没想到钦明珠这么蠢。

    当咖啡厅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她们俩那边,卞静雯条件反射的就转头看向一侧,将自己的脸藏起来。

    而钦明珠,却是孩子气的嘴巴动着,虽然不发出任何声音,但是那眼神,那嘴型,分明就是在骂人。

    “你要明白,谁才是跟你一条船上的,那个女人将你赶出荣城去是为什么?她看似是在帮你,实际上呢?你走了之后,你那位高官父亲,就成了她的左膀右臂,帮她做了一切,她现在是高官最疼的千金,是豪门里的大少奶奶,是大设计师,是广告明星,她隐忍了十多年,然后一回来就开始复仇,把你跟你妈都赶出钦家之后,她现在在钦家独自撑大,你该不会白痴到真的以为她是真的为你好吧?”

    钦明珠气急了,听着卞静雯这些话,她把手机反过来往桌上一拍,然后歪着脑袋就开始跟她理论。

    “喂!这位小姐!请问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跟她的生活指手画脚?我跟我妈的今天是我跟我妈,还有你,还有你那个该死的,在牢里的囚犯父亲所害的,跟钦慕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少在这里往别人的头上扣屎盆子,搞的自己好像是什么好东西一样。”

    钦明珠的嘴巴本就伶俐。

    不过卞静雯的确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女孩子,一个看上去很纯洁的女孩子,但是嘴巴一张一合,说起话来竟然这么不饶人。

    钦慕正在糊涂,然后听着那边的语音里传出来的声音,不自觉的又看了眼手机。

    钦明珠见她只是发了个表情,就直接开了语音。

    所以钦慕能听到她们聊天的全过程。

    果然如她想的那样,卞静雯想要联合起钦明珠来一起对付她。

    说来也奇怪,钦慕真想问问卞静雯,为什么要把她当成罪恶的源泉,分明想要复仇的是她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

    而咖啡厅里,两个人更是几次让工作人员跟顾客都好奇的看过去,虽然这时候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显然她们俩成了咖啡厅里的焦点。

    “钦明珠,你知道当我知道自己还有个妹妹的时候多么激动吗?可是你竟然这么跟我说话?家母已去,长姐为大!这句话你在学校里总该学过吧?”

    “抱歉,我们中国的学校,从来没老师教过这样的话,倒是有什么长嫂如母,不过那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人家的长嫂啊,是给小叔子洗衣煮饭,叫他读书,送他上学,而你,这位自称长姐的小姐,请问i为我做过什么?”

    “你我怎么跟你讲不通呢?你一定要这么蠢吗?”

    卞静雯已经快要被气炸,但是她想要说服钦明珠跟她站在一边,所以她压低了嗓音,皱着眉头,倾着身继续跟钦明珠辩解。

    “说老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要突然来荣城?”

    钦明珠不理她,想到钦慕那晚对她说的话,她还真是想了想见到卞静雯之后要聊什么,然后就是现在这样,她要问问卞静雯,到底来干什么。

    卞静雯被她突然的问话给问住,不过没几秒她就低了头,突然红着眼眶低声道:“还能为什么?我想要看看自己的亲生父母,我想要看看自己的亲生妹妹,听说你们过的不好,所以我怎么能安心的生活在那样的家庭?”

    钦明珠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里一动:“你真的那么好心?真的会关心我们的生活?”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一更!四点半之前尽量更新哦!

    看完更新无聊的小仙女可以去看飘雪以前的作品哦!

    今天推荐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腾讯夜夜缠眠:腹黑老公慢慢要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