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 宸少送
    “当然!”

    “当然?放屁!”

    卞静雯以为她会信以为真,却没想到请明珠突然站起来,还辱骂她!

    从来没有人如此辱骂过她,放屁?

    “卞静雯你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并且我告诉你啊,别让我抓住你的小辫子,否则你就死定了。”

    请明珠说完后还又不爽的动了动嘴型,然后拿起手机就要走。

    卞静雯呆住,难以置信的看着钦明珠嚣张的背影。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复仇?那片在报纸上连载的文章,是你搞出来的吧?你这个贱人!”

    钦明珠更是咬着牙跟,质问后又羞辱,然后怒视卞静雯一眼后才又慢悠悠的转身,横行霸道的,慢悠悠的背着包捏着手机走出去。

    卞静雯

    之后咖啡馆里的客人在小声的议论她,也有的事不关己。

    卞静雯却安静的坐在那里,在她心里,钦明珠就是中了钦慕的毒,但是钦明珠那傻子,她肯定是志在必得。

    卞静雯看着外面,钦明珠在窗口还冲她竖中指呢,那孩子气,未退。

    钦明珠上车前给钦慕打电话:“你都听到了吧?我聪明吧?睿智吧?比你不差吧?”

    “厉害!”

    钦慕轻笑了一声,神态自若的挑了挑眉。

    她倒是真的担心钦明珠被卞静雯给说的变了心了呢,钦明珠这丫头,可不是好惹的。

    可是!并没有!

    “我当然厉害了!只有你看不上我,别人都拼了命巴结我呢!而且她刚刚提到复仇两个字你听到没有?我怀疑就是她写的那两篇文章,你没看我说那话的时候她脸色发白的样子,一看就是心虚。”

    钦明珠说完后上了车,外面阳光太强,她最讨厌太阳了,生怕被晒黑一点点。

    “晚上去你家蹭饭哦!反正爸爸不在家,你得收留我!”

    “知道了!”

    钦慕无奈的低下头笑了下,然后答应她。

    挂了电话发动车子离开。

    很久没有在荣城逛街的她决定好好逛逛,另外,她决定去选点真心的礼品。

    好像去姐姐的婆婆家,要很慎重的带礼物,不能像是以前那样总是敷衍的。

    突然想起景晴以前去穆家送橘子,因为冯芳华特别喜欢吃橘子。

    她那时候竟然不敢跟景晴说她最爱吃的也是橘子呢。

    钦明珠去了市场,那里有比超市还要新鲜的水果,然后买了一大筐橘子,叶子都是那种绿油油的,让人乍一看就知道很新鲜,作为一个橘子吃货,当然知道橘子皮的颜色越是深,橘子就越是好吃,尤其是这种没仔的小柑橘。

    不过这晚钦明珠没有去成穆家,钦慕也没有打通她的电话。

    穆熠宸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钦慕在门口来回的徘徊,打电话。

    这天晚上零下七度,而她的羽绒服竟然拉链都没拉上。

    穆熠宸推开车门从车子里下去,然后朝她走去,钦慕看到他后心狂跳了一下,狠狠地一疼。

    “进去吧!”

    穆熠宸看她一眼后,淡淡的说了句。

    “我在等明珠,她说晚上要过来吃饭。”

    钦慕看着他往里走的高大身影跟他说道。

    穆熠宸停顿下脚步,然后转头看她,眼神冰冷:“你在等谁?”

    “明珠说晚上要过来吃饭,可是现在我连她的电话都打不通。”

    钦慕手里拿着手机,还是那么的焦急的。

    穆熠宸的眼眸微垂,这才想起自己刚刚看着她拿着手机一直在打。

    所以,她怎么可能是在等他?

    “那你继续等!”

    穆熠宸没说别的,已经七点半。

    他走进去了,钦慕站外面望着他的背影,突然生出一种无助的感觉来。

    但是她越想越不对,钦明珠不该让她这么担心的,白天打电话还好好地。

    她想了想,手伸到口袋里的时候刚好摸到一把车钥匙。

    穆熠宸给她订的新车,她一直没有开过,但是要是在这件长久没有穿过的羽绒服里放着。

    钦慕低着头看着那把钥匙,想起钥匙的来历之后也不管自己穿着什么鞋子就要去开车找她。

    “钦慕!”

    只是当她迅速往车库那边走去,却是还没走多远就被又从里面折回来站到门口的男人叫住。

    钦慕转眼看他,眼里还是满满的担心:“我得去钦家看看!”

    钦慕跟他说道。

    穆熠宸走上前去,衣服都还是刚刚的。

    “进去!”

    穆熠宸走到她面前,也不牵她的手,更不用搂着她,只淡淡的一声提醒她别做让他不高兴的事情。

    “可是明珠要是有事情怎么办?”

    “你们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再说她钦明珠是谁?在荣城的贵族圈里没人敢惹她。”

    穆熠宸继续提醒她,脸上的表情依旧那么寡淡,甚至带着点不耐烦。

    “那万一是些乱七八糟的人呢?”

    钦慕看他那么不当回事,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

    她的声音其实有点弱了,她紧张的时候嗓子发干,嘴唇也发干。

    “没有万一!进去!”

    穆熠宸朝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又催促一声。

    “你不要因为跟我生气就带着情绪看待问题,若是她出什么事情,现在我父亲不在城里,等他回来我没办法跟他交代。”

    钦慕说,然后转头就要走。

    “你穿成这样要去哪儿?”

    穆熠宸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拉住她。

    “那你跟我去!”

    钦慕低了低头,然后又抬眼看着他。

    他有他的坚持,她当然也有自己的坚持。

    “她要是有事会跟你打电话!进去!”

    穆熠宸又对她说一遍,也不想跟她再废话,而是抓着她的手就转身把她往里带。

    “穆熠宸!你忘记了!我十五岁那年为了等你而差点被强奸了!巴黎的治安不好吗?可是”

    钦慕甩开他的手,在他不耐烦的转头看着她想要对她发火之前,钦慕先提醒了他那件事,泪眼模糊却十分倔强的望着他。

    “我怕她出事!我怕她因为我出事!她今天才因为我得罪了卞静雯!我不能不管!”

    钦慕说着,然后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里走。

    穆熠宸站在那里,突然不再动。

    而钦慕依旧没有打通那个电话,所以她进去换了鞋,然后把口袋里的车钥匙扔下,拿了熟悉的车钥匙,离开。

    穆熠宸还站在那里,而钦慕低着头从他身边经过。

    如果他们有一天也无法行走在同样的一条路上,她也可以从容的生活下去。

    她真的不再是以前那个怕自己付出感情后没有收获,怕自己付出感情后背抛弃,被伤害的傻女孩了。

    她有自己的生活要去过,她会很勇敢的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情。

    钦慕开了车子往外走去,她突然觉得现在开着穆总帮忙买的车都不舒服了。

    所以她在去找钦明珠的路上,竟然还给穆熠宸转了两百万的账,这是她目前拥有的所有的可以支配的钱。

    她就是那样,执拗的无可救药,当她认定那件事就是她想的那样,她就会做出她当时认为最对的事情,可是

    真的对吗?

    可是哪有那么多对的事情?

    人们总会犯错,在自己不确定的时候,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

    “你老婆怎么这么晚又出去了?明珠怎么了?”

    冯芳华问了一声。

    客厅里此时热闹的很呢,两个小的在追赶着,欢笑着,年老的,那父子俩在下棋,难分伯仲中。

    而冯芳华就一直在观察他们小两口,总觉得他们俩有什么矛盾没有处理好。

    “没事!”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

    他总习惯说没事,不管是真的没事,还是其实有事。

    冯芳华每次听到他这么说都会焦虑,但是不管再问多少次他也还是这话。

    他也突然又出去,出去的时候掏出手机来打着电话。

    冯芳华只听着远远地一句:“出来喝两杯!”

    “他又怎么回事?今晚不是要招待明珠吗?明珠没来,他们夫妻俩也都走了?”

    冯芳华看向那父子俩。

    “算了!等下咱们三个吃,年轻人的事情,想不通。”

    穆子豪稍微抬了抬头,眼睛还是望着棋盘上。

    “你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冯芳华有点生气,可是想想,好像也的确是那么回事。

    钦慕去了钦家,但是钦家阿姨说钦明珠下午就出去了,还带了很多礼品说要很认真的去走姐姐家,那种走钦家的的排场。

    钦慕的心跳越来越快,她们又不是一个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按理说不该这样才是。

    可是

    “下午可有人来找过她?”

    钦慕想了想,站在门口望着外面又问了一句。

    “没有啊,二小姐在外面吃过午饭就回来了,睡到四点多就起床收拾出门了。”

    阿姨想了想,当时她正在打扫客厅,还看了眼电视旁边摆着的闹钟。

    “我知道了!这件事先别跟领导说!”

    钦慕叮嘱了一句,然后大步走人。

    “好!”

    阿姨站在门口看着钦慕走远也好奇,这姐俩在搞什么?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

    钦慕开着车继续去找她,然后手机又有人打了进来,她低眼看了眼副驾驶扔着的手机。

    是王环宇,钦明珠的老公。

    肯定是也打电话了,然后找不到人才会打到她手机上。

    “喂?”

    “钦慕,你跟明珠在一起吗?我打不通她的电话。”

    “没有!”

    钦慕回了一声,心跳加速,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告诉王环宇,她现在怀疑钦明珠出事了。

    “没有?我打电话给家里,阿姨说她去你们家了呀!”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钦慕停下了车子,手紧绷的抓着方向盘说道。

    她不得不低了头,那种心慌的感觉,让她觉得心开始疼起来,呼吸也有些困难。

    “什么?她不是回去帮你解决卞静雯的麻烦的吗?怎么会?卞静雯?”

    “卞静雯?”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都想到了卞静雯。

    “她们今天上午才见过,不过并不愉快!”

    钦慕想了想,立即对电话里说道。

    “肯定是那个女人,我现在立即动身过去,你去卞静雯的公寓看看,我们随时保持联络!”

    “好!”

    王环宇也已经从京城开车往这边走,而钦慕更是立即拨了罗丽的号码。

    罗丽正在陪王东年吃完饭,听到手机后看到是钦慕便对万东年说了声,然后把头发轻轻地拢到一侧露出漂亮的大耳朵,接起电话。

    钦慕找她要了卞静雯的住址,然后立即就调头去往卞静雯公寓的那个方向。

    但愿是卞静雯,但愿卞静雯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钦慕的车子开到卞静雯所住的小区门口,然后下车去到保卫室。

    “师傅,您好,我想问一下你们小区的卞小姐在不在家?”

    “卞小姐?哦,那边三单元的美女?她出去了呀!你是?”

    “我是她朋友,我们约了一起喝酒,但是现在大家都找不到她。”

    “天黑前就出去了,好像没有回来呀。”

    “是吗?那我再找找,可能去别的地方了,谢谢您啊!”

    钦慕跟那位中年大叔道谢后便又回到自己车子里。

    外面寒风瑟瑟,她的鼻子都冻红了。

    “唉!姑娘!她是跟一个男孩子出去的,可能是约会去了!”

    中年大叔想了想,从保卫室里走出来,去敲了钦慕的车窗。

    钦慕听到后万分感谢的又对他点了点头,然后慢慢把车子驶离这个地方。

    钦慕突然想到一个人,然后又在半路上停了车子:“杨哥,可不可以帮我查一下一个车牌号?从钦家去穆家的那条路。”

    杨柏早已经下班,正在家陪父母吃饭,听后就把筷子放下了,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她说:“钦家的车子?”

    “是!钦明珠今晚说去我家吃晚饭,到现在也没见到人,并且电话也打不通!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下那条路线的监控,看看她是不是去过我们家那条路。”

    “好,你别着急,钦家的车子我都知道,我这就办。”

    “谢谢!”

    钦慕激动的跟他道谢,但是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她突然有点想哭,可是没找到钦明珠,她又不敢有太多反应,只得保持良好的心态等待着。

    这样的黑夜,一个人在外面,她第一次没有怕黑。

    她竟然只是怕找不到钦明珠。

    ——

    天亮后。

    赫连好回到家才发现有人在他们家睡了,还是男人。

    昨晚她在医院值班,景峰把穆熠宸叫到家里喝酒,穆熠宸喝多后就在他们家沙发里睡了。

    赫连好听到厨房里有煮饭的声音,知道是景峰在忙早饭了,便把包挂在门后,然后朝着厨房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看那个沙发里根本装不下的男人。

    穆熠宸的腿几乎是掉在下面的。

    “这是怎么回事?”

    赫连好小声问景峰。

    “吵架了!”

    景峰说了一声,然后继续细腕。

    “在我们家睡了一夜?”

    赫连好继续小声问景峰,有点怕事。

    “嗯!”

    “你干嘛留他啊?慕慕知道吗?”

    “应该不用说,穆熠宸能去的地方,钦慕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而且我主要是想以后咱们俩吵架的时候自己也有个地方睡觉。”

    景峰说完后忍不住浅笑了下。

    赫连好仰着头,抬起拳头在他肩上捶打了下:“我会给慕慕打电话让她别收留你!”

    “你还是先去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熠宸在我们这里吧。”

    景峰说道。

    “仗着自己长的高就欺负我是不是?你自己没有慕慕的号码?”

    “说实话,我真不爱给她打电话!”

    景峰挽着深蓝色的毛衣袖子跟她说道。

    “切!谁稀罕你打!”

    赫连好仰着头瞪他一眼,然后转身去找包,给钦慕打电话。

    只是她打了一遍没人接,第二遍的时候,那边接起来了,但是嗓子却是沙哑的。

    赫连好下意识的看向沙发里,那个男人正在慢慢醒来,而她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声电话那头:“等了穆熠宸一夜?他在我们家睡——”

    “没有!”

    钦慕哑哑的嗓子跟她说了一声。

    赫连好被打断倒是没有不高兴,只是听着钦慕的声音觉得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生病了还是?”

    “昨晚钦明珠出了点事,找了一夜。”

    “找到了吗?”

    赫连好还不知道钦明珠回来,不过来不及去好奇,担心的问。

    “嗯!她跟卞静雯在一起,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什么。”

    钦慕低了头,坐在工作室一楼的会客区沙发里,低着头,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压着自己烫的发疼的眼眶。

    “她跟卞静雯在一起?发生什么事情?她们俩姐妹相认了?”

    “大概!她好好地什么事情都没有,别的都无所谓了!”

    钦慕的嗓子哑的厉害,很疼。

    “你现在在哪儿?”

    赫连好又问了声,听到身后有动静便转了头,看到穆熠宸坐了起来。

    他的衬衣都被压的皱巴巴的了,精神也不太好。

    “在工作室!我先挂了!”

    “你等等,你老公醒了,要不要跟他通个电话?喂?喂?”

    钦慕的手里还握着手机,只是忍不住双手的掌心摁着自己的眼睛,掌心早已经湿了。

    她还跟他通电话有什么用?

    钦慕用力揉了下眼睛,在难受至极的时候隐忍着,又给冯芳华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手机放在桌上便去了楼上。

    幸好这里还有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钦慕后来一翻身就睡着了。

    钦明珠跟王环宇在一起了,在工作室附近的宾馆里。

    赫连好挂了电话后跟穆熠宸说:“钦明珠昨晚出事了,你不知道吗?”

    穆熠宸抬了抬眼:“出什么事?”

    “钦慕找了她一晚上,你就在我们家睡了一晚?”

    赫连好的脸色跟刚回家的时候比,那就是天上地下,一冷一热,鲜明的反差。

    “她现在在哪儿?”

    “她大概现在不想见你!”

    赫连好没说,把手机放在衣服口袋里就也回了房间去,她也要洗洗睡觉,昨晚半夜又来了个手术,一做就是五个小时。

    景峰从厨房出来,看着客厅里没有赫连好的人便看向穆熠宸:“小好呢?”

    “回房间了!我先走了!”

    穆熠宸站了起来,弯下挺拔的腰身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便走。

    “我煮了早饭!”

    “不吃了!”

    景峰看他往外走便去提醒他,有点不高兴的皱着眉头,他煮了一锅早饭,看样子是没人吃了。

    穆熠宸出了门后看了看周围,天气阴沉沉的,他低着头去了停车位开了车,然后将车子直接开到了酒店去。

    “昨晚钦慕找你了吧?”

    他去了楼顶便先打电话给了杨柏。

    “钦明珠差点被强奸,是一个叫卞静雯的女人救了她,她们俩好像有什么特殊关系?”

    杨柏接了电话的时候也刚准备补眠。

    “嗯!有空再说,我先挂了!”

    “小慕妹妹好像心情很差,你们俩闹别扭了?你比她大五岁,就不能让着她点?”

    “为什么你们都会以为是我欺负她?她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就不会欺负我了?”

    “穆熠宸!我们是男人!我们要有胸襟!”

    “知道了!”

    穆熠宸竟然只能无奈的笑一声,在感情这件事上,他一辈子也没胸襟。

    他就是较劲,他可以哄着她,宠着她,可是那不代表他就完全没脾气,而且她又不是没有缺点的女人。

    他挂了电话后就把自己的衬衣解开了,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所以就先去洗了澡。

    ——

    小美去上班的时候看到钦慕的车子停在那里,可是门是锁着的。

    她进去后看了一圈,在一楼没找到钦慕,便又上了二楼,然后办公室里也没有钦慕的影子,小美好奇的抬了抬眼皮,本来还想跟钦慕开个玩笑,现在看是没机会了。

    不过小美就是有那种感觉,钦慕肯定在这里,想到时间,她又去了钦慕睡觉的房间。

    当她一点点的轻轻地把门推开,果然,里面的床上,是有小小的起伏的。

    钦慕身材本来就消瘦,所以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小美觉得事情有蹊跷,又悄悄地给她关上了门。

    然后给赵淮发信息:“我发现一个大秘密。”

    “嗯?”

    赵淮正在办公室里工作,但是还是看了手机。

    “钦钦在工作室睡觉,你哥们肯定又跟我姐妹吵架了,而且还是极其严重。”

    小美编完信息发出去。

    赵淮看了眼后忍不住笑了声,好看的手也触碰着手机屏幕上,给她回:“的确,宸哥今天都没有在办公大楼,听说去了酒店那边。”

    小美瞬间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唇齿间轻咬,她觉得她真的发现大秘密了。

    赵淮去了秦逸办公室,秦逸正打算去人事部,看到他来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宸哥跟小慕妹妹是不是又吵架了?”

    “他们俩吵架已经不足为奇了!”

    “小美说小慕妹妹在工作室睡的,而宸哥今天在酒店休息,所以”

    秦逸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然后转头很是认真的看了眼赵淮,把桌上的东西都收起来,然后又转过头去对赵淮说:“那大概比较严重,等下我打个电话问问酒店宸哥昨晚几点去的,该不会是被大半夜被踹出来的吧?”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只是单纯的小夫妻吵架。

    中午穆熠宸才起床,钦慕也是。

    钦慕约了沈家二少奶奶在a吃饭,所以中午特意好好地化了妆,才出门。

    其实已经打起精神,并没有把私生活里的情绪带到工作上,但是还是为了预防出错而带上了她亲爱的小助理。

    今天跟她们吃饭的是沈家二少奶奶以及,她介绍的神秘客户。

    是他们这边黑社会头头的女儿。

    一个很漂亮,也很爽朗的女孩子。

    “我的小堂妹,过完年三月份要结婚,找你设计新娘服。”

    四个人在包间里坐下后,胡小妍跟钦慕介绍了下胡小彬的家庭背景,然后又说道正题。

    “姐姐!我要纯白色的婚纱,我想要上面有羽毛,有钻石,还有最漂亮的珍珠在上面,我想要很长很长的那种婚纱,我是不是要求有点多了?”

    女孩子说完之后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看钦慕的状态不太好,所以有点担心。

    “不多!一点都不多!你这只能算是我们客户的普通要求,我们的客户大都很多问题。”

    不等钦慕开口,小美已经先开口讲。

    钦慕无奈浅笑:“的确!”

    “小彬虽然家世背景有点那什么,不过家里其实很温暖,她父亲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特别的爱她。”

    “爸爸也爱姐姐啊,不然怎么会姐姐一介绍就把我的婚纱的事情交给钦慕小姐来做呢?”

    胡小彬爽朗的说起来。

    “我会尽量出图先给你看看,如果达到你的要求,然后我再开始动手做,胡小姐觉得如何?”

    “当然好啊!我就怕设计师不经我同意就自作主张。”

    胡小彬立即点头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先点菜吧,等下一边吃一边聊!”

    钦慕提议,然后转头看了眼后面的服务生,服务生上前来将菜单放到客人跟她手里。

    钦慕没点,直接交给小美,小美更是大手一挥:“这儿的菜单我还需要看吗?张口就能念出来一百道。”

    胡小彬跟胡小妍都被她的话吓到,小美一看大家不相信她,便立即两只手抓着桌沿:“不信我念给你们听。”

    然后小美就开始报菜名了,惊的那姐妹俩下巴都要掉了。

    “她自从跟我来荣城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这边吃饭,所以,不足为奇。”

    “那你念百十个来听听!”

    小美听钦慕跟她们解释,表示不服。

    “小美!你一定要证明你比我能吃吗?”

    钦慕无奈的问她,把那些压抑的东西全都逼到心里最角落去。

    “呃!”

    小美回过神来,突然就变的乖巧了一些。

    “我不用吃三百天,我只要看几遍菜谱,就能背过的比小美姐姐多。”

    “哦?”

    小美不敢置信的看向胡小彬。

    “她从小就记忆力惊人!不过她都是在家里念书,并没有去学校参加过考试,因为家庭特殊,你们懂得。”

    胡小妍解释道。

    “不过你们不要以为我就从来没出过家门,我可以偷偷溜出来的哦,不然也不会认识我未婚夫,嘿嘿!”

    世界那么大,一个家,怎么能困住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子。

    不过这种大家族的女儿偷偷去找男朋友的戏码,难道很多吗?

    钦慕突然就想到自己的小姑子。

    “我是不是话太多了?姐姐说你们都是很好说话的人,所以我才说这么多的。”

    胡小彬怕自己说多了会让人心烦,可能是从小父亲的‘工作’关系,让她内心还是有些拘谨,又怕别人说她不懂人情世故,又怕别人说她以父亲之名让别人听她废话。

    “多说一些,我们才能多了解你一些,才能设计出符合你性格的婚纱。”

    “啊?不是符合身份吗?”胡小妍低笑着问了一句。

    钦慕微微一笑,小美便是打算给她们解释,不过这时候门突然被从外面敲响了。

    胡小彬跟胡小妍都吓一跳,胡小彬的父亲总怕胡小彬在外面遇到危险所以很不愿意她出来,这会儿姐妹俩真担心出意外。

    “少奶奶,是宸少让我们送来特色菜跟红酒!”

    服务生在门外,提醒。

    ------题外话------

    第二更终于来啦!

    抱歉各位小仙女,刚刚追剧追的忘了时间,爱你们!

    穆氏夫妇平时对话来一波。

    穆总:“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点?不要一吵架就以为要结束了行不行?”

    穆太:“我没那么以为!是作者让我那么以为!还有,你凭什么总这么凶巴巴的,我欠你了吗?”

    穆总:“我也没那么以为,是作者让我那么以为!还有,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很不喜欢!”

    穆太:“去找作者吧!一切都她说了算!”

    作者:“作者不在家!拜托你们夫妻俩有问题不要往我身上推好吗?我的那些小可爱们会生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