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 时限
    “既然是宸少美意,那我们今天中午可得好好地喝上几杯了!”

    胡小妍笑着说道,眼神却是看着钦慕。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喝红酒了!”

    胡小彬差点拍手叫好,像个小女孩传入了禁区,激动不已。

    “只要您二位想喝,今天我们就奉陪到底,先来给三位满上,嘿嘿,也给我自己满上。”

    小美说着帮四个人都倒满了红酒,然后先举起杯子。

    钦慕看着那一大杯红酒突然觉得嗓子里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端起了酒杯。

    不过或许是因为中午贪杯,到了下午,钦慕跟小美回到工作室后就不在状态了,没办法工作不说,嗓子都要说不出话来,歪歪扭扭的好不容易上了楼就去睡觉。

    小美后来站在她睡觉房间的门口,后悔莫及,跟身边的大卫说:“我是不是不该让她喝酒?”

    中午的时候小美是真的忘记那一茬子事了,钦慕还看了她好几次,用那种很是体谅的微笑的眼神,她当时还以为钦慕是夸她有眼力见呢。

    现在突然明白过来,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高大的大卫送了耸肩,摊了摊手,表情仿佛在说: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了吧?

    钦慕嗓子疼的厉害,下午五点醒过来已经张开嘴说不出话了。

    脸色也极为难看。

    小美又去找她,看她坐在床沿发呆还以为自己看到女鬼,吓的双手往上:“钦钦!”

    “怎么了?”

    钦慕抬着头,问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嗓子里冒着烟,死疼烂疼的。

    “你,你,你没事吧?要不要去个医院?”

    小美担心的问道。

    “不用!”

    钦慕又说了一句,然后气馁的摇了摇头。

    明明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干嘛还要张嘴,她不明白,只是慢慢站了起来。

    头晕的一下子差点又坐回去。

    那两个就站在门口看着她,钦慕打开橱子找出几件衣服扔到床上,拿着一件新外套,用“你们要看我换衣服?”的眼神看着他们。

    俩人这才慌慌忙忙的撤退了,其实慌慌忙忙这话最主要是说小美。

    钦慕把门关上,然后换衣服。

    六点准时到家。

    没成想,穆总的车也刚好开会来。

    两个人同时下了车,条件反射的互相对视。

    风嗖嗖的,吹的有点响。

    但是两个人却都站的特别直。

    钦慕回家前还在工作室补了个妆,好像是因为吵架,所以越发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不好的样子。

    就那么倔强的看着那个中午送红酒把她害成现在这样说不出话来的男人,真恨不得去狂咬他。

    可惜了!她竟然不是一头小狼狗!

    钦慕先转身往里走去。

    穆熠宸还是在后面,不过看着她那精神抖擞的模样,他倒是不太开心。

    昨晚他可并不好过,不过这次好想事情有点大?

    钦海明给钦慕打了电话,钦慕走到门口又停住了,踩着高跟鞋背对着风低着头看了眼从口袋里摸出来的手机,犹豫几秒后,挂断!

    穆熠宸刚好走过去,看到她不接电话,更是眉头紧皱起来。

    钦慕稍微一恍惚,发现身边有人,便稍微侧脸去看,穆熠宸挺直着腰从她身边经过去了里面。

    而她慢悠悠的走在他后面,给钦海明编了条信息发过去。

    收起手机便又仰着头大步往里走。

    “爸爸回来了!妈妈!”

    欢欢刚刚在跟弟弟追着跑,看到爸爸的身影立即开心的眼前一亮,又看到爸爸后面的妈妈,竟然都回来了,欢欢开心极了。

    橙橙却跟没看到他们俩一样,低着头继续追着他姐姐的脚步跑。

    欢欢一扭头看到橙橙要追上自己,赶紧又跑起来。

    “唉!你们俩就不能别跑了,绕的奶奶眼睛都要晕了。”

    冯芳华坐在沙发里,生怕他们俩磕到。

    现在欢欢倒是不容易摔跟头了,可那个刚学会走没多久的小家伙,每次走路都跟喝醉了一样,还总是喜欢追着姐姐屁股后面,真叫人忧心。

    “回来了!”

    穆熠宸先坐下的,习惯性的不打招呼,老爷子就抬了抬眼,看到坐在他身边一身粉色大衣的女孩子,倒是开心起来。

    钦慕对她裂开嘴笑,但是发不出声音来,所以就一直没开口。

    “慕慕怎么了?不舒服?”

    老爷子看她只是笑有点紧张了。

    钦慕赶紧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不舒服。

    “今天还化了妆,心情应该不错吧?”

    冯芳华看着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因为听老爷子关心儿媳妇,冯芳华竟然有点吃醋了。

    钦慕点点头表示自己心情还不错,然后口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钦慕下意识的摸出手机,然后抬眼对大家说:“我上楼一下。”

    那声音,似有若无。

    沙发里的人都好奇的望着她,她刚刚嘴角动了,但是那声音?是发出来了还是没有?

    他们都老了,所以听不清楚了?

    穆熠宸低着头,刚刚钦慕坐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低着头,现在依旧,自己在看手机。

    长辈们又朝着他看去:“穆熠宸,你们俩怎么回事?吵架没有和好?昨晚上她找到她妹妹了吗?”

    “她妹妹?她不是号称自己没有妹妹吗?”

    穆熠宸抬起头,满眼不屑。

    “你说什么话呢?你老婆跟钦明珠现在不是关系很好吗?”

    冯芳华瞅了他一眼,发觉事情不太对。

    穆熠宸没再说话,觉得心烦,便看了眼楼梯那边,然后也起了身:“我上去换衣服。”

    冯芳华

    穆子豪坐在冯芳华身边一直没说话,但是感觉情况不太对。

    老爷子叹了一声:“这小子尿性可真大!”

    冯芳华跟穆子豪同时看向老爷子。

    “难道我说的有错?”

    老爷子哼了一声,然后去门口透气去了!其实是偷偷抽烟。

    “我去看看爸!”

    穆子豪一看老爷子出门,立即跟冯芳华打个招呼也跟着出去了,抽烟这事,平时家里是不被允许的,只能在外面,还是偷偷地。

    冯芳华还没反应过来,等想明白之后那父子俩早已经在楼后面抽了大半跟。

    穆熠宸回到房间里之后就发现钦慕不在,倒是洗手间里有声音传出来,所以他就开始换衣服了。

    钦慕在洗手间里发信息,跟钦海明,她只能告诉钦海明她感冒了,嗓子疼。

    领导:“多喝水!也要坚持喝药!如果胶囊不喜欢,就喝颗粒的!”

    大女儿:“好!”

    领导是钦慕手机里钦海明的称谓,大女儿是钦海明手机里钦慕的称谓。

    钦慕想了想,又给他发过去一条:“明珠怎样了?”

    领导:“现在好很多,她老公在楼上陪着她呢,就是不爱说话,其他的一切正常。”

    钦明珠不爱说话,那这世上还有爱说话的人吗?

    当然,这都是以前的感觉,经历昨晚的事情之后,又有谁知道会怎样呢。

    钦慕:“那就好!”

    钦明珠抑郁了?

    如果是以前,钦明珠出什么事情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她麻烦。

    而这次呢?

    钦明珠竟然根本没来找她,甚至连个电话质问都没有。

    王环宇电话里说请明珠在现场发现了那个男人丢下的名片,名片是钦慕的名片。

    钦慕想,钦明珠就这样不相信她了?

    就因为一张名片?

    钦慕不敢置信,也不愿意相信。

    洗了个手,在洗手间靠着发了会儿信息便从里面出来,然后发现穆熠宸的脑袋在沙发里。

    当然,穆熠宸整个都在沙发里,只是躺着那里,她只看到他黑色的头发而已。

    钦慕的心里狠狠的一荡,然后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她还是出去了!

    穆熠宸放下手里在拿着的手机,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这显然就是个阴谋,他烦闷的喘息都有点用力,胸腔里慢慢的有些东西在往上溢。

    吃过晚饭后钦慕自己去找了药吃,穆熠宸回屋的时候就闻到了感冒颗粒的味道,站在门口看着她坐在床边喝药。

    她还拿了个大的保温壶上来,看来今晚是不用他再去帮她倒水了。

    他倒是落个清闲,只是——

    “钦明珠怎么样了?”

    他慢慢走上前去,靠在墙边站着问她。

    温暖的灯光搭在他的身上,但是却照不进她的心里。

    钦慕没说话,只是把杯子放下后拿起保温壶又往里倒了杯水。

    穆熠宸质疑的看着她,他分明再跟她讲和,她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感觉不到?

    “昨晚的事情”

    钦慕晃了晃杯子,把里面的几口水一口气喝完,然后就上了床,躺下,背对着他睡觉。

    穆熠宸的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只是那么靠在那里看着她的侧身。

    她到底有多么倔强?多么不懂夫妻相处之道?

    还有他们的家规,奇怪的是,他现在竟然做不到要求她去遵守家规。

    后来钦慕其实睡不好,嗓子疼的,没一会儿就冒烟。

    他去洗漱后回来躺下,关了灯半个小时之内她都没动,等到熬的实在是受不住了她才坐了起来,然后转头把枕头扶起来靠在床头,然后又转身去拿了保温壶给自己倒水喝。

    奇怪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水杯里多了半杯凉白开,她倒了一点热的进去,刚刚好喝。

    钦慕心里明白,应该是他。

    除了他,又还会有谁这么晚在这里帮她倒水?

    只是这并不能让她就此就对他原谅。

    他总说她不分轻重,可是从昨晚到现在,钦慕却觉得,不分轻重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人。

    难道穆总就每次都对?

    穆熠宸其实也并没睡,转头看着她一会儿,看她没在躺下,过了会儿终于又对着她开口:“生病了?”

    钦慕这才下意识的低了低头,竟然,他还没睡!

    钦慕没说话,只是看着他那双幽暗的大眼睛望着她,让她心里一阵不舒服,在眼眶又开始发烫之前,她又把灯关了,然后躺下。

    然后侧身,背对着他。

    穆熠宸没去碰她,只是皱着眉头望着她的后脑勺:“钦慕,你要这样闹别扭多久?给我个时限?”

    这,还要时限?

    也对!时间,向来是治疗伤口最好的药!

    不过光是时间在前行,人却没有改变,其实这药是没有作用的。

    两个人或许会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话题,或许会因为已经不再说话,不再见面而

    他分明已经努力试探着,跟她好好说话,但是没有回应,就是没有回应。

    ——

    钦慕早上起来就开始咳嗽,但是是那种特别干的咳嗽,咳嗽一下眼泪就要流出来。

    她努力爬起来,捏着自己的嗓子眼看向自己旁边,穆熠宸已经不在,她也没多想,然后就转头看向旁边,杯子里已经又有半杯水。

    她把腿拿下去,坐在床边又倒了一杯水给自己喝,然后继续咳嗽。

    穆熠宸站在洗手间门口没有过去,她既然不想让他知道她生病,那他还过去干什么?

    不过她生病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夫妻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他怎么能不知道她生病?

    钦慕下了床去洗手间才发现他,她的脚步声有些沉重,他皱着眉抬起头来,然后就看到她惨白着一张脸站在他不远。

    “钦慕你”

    “你不要跟我吵架!”

    钦慕知道他要骂她,她拒绝,不高兴直接拒绝了他的骂声,然后低着头就往里走。

    如果不是她现在穿着睡衣,他已经把她扛在肩上带走了。

    穆熠宸往里看了一眼,她是想就这么自生自灭?

    他转过身去,挺拔的身材站在她身后去。

    钦慕抬眼,镜子里看清他冷漠的模样。

    “头发枯燥,脸色发白,生病了还这么大脾气,钦慕你到底想干什么?”

    钦慕抬起眼看着他,喘气太用力都会嗓子疼,所以她选择用眼神跟他交流。

    穆熠宸哪会怕她,只是冷哼了一声:“那随你开心!要生要死,命是你自己的!不过你最好给你爸打个电话,你要是死了大概他会很伤心。”

    他在她背后说这话的时候望着外面,眉宇间没有一点耐心,说完就走。

    钦慕本就说不出话,这会儿更说不出。

    只是从镜子里望着他离开后不自觉的的眼泪流了出来,她也低了头,眼泪一颗颗的掉在了洗手盆里。

    如果可以,她真想去撕碎他。

    可是现在她这情况,大概还不等打他,先被他甩开了。

    穆熠宸下楼的时候给赫连好发了信息,将钦慕的症状跟她说了以后便把手机收回口袋里。

    “这么早穿这么整齐干嘛?”

    “要出趟城,不吃饭了!”

    他淡淡的一声算作解释,走人。

    冯芳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对她宝贝儿子的话,竟然完全是蒙的。

    “他说他要干嘛?”

    冯芳华问刚好走过来要擦桌子的阿姨。

    “少爷说他要出趟城不在家吃早饭了!”

    阿姨回答,开始打扫卫生。

    “这一大早的,突然出什么城?昨天晚上也没提个字。”

    冯芳华嘟囔着。

    外面在打太极的两个老头正要切磋,姿势都摆好了,看着穆熠宸开车出去的身影后又停下:“少爷这是要去哪儿?”

    “哼!甭管他!我们继续!”

    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把车子飙出去,立即就不高兴了。

    因为他出了城,所以钦慕就没去上班,家里人也都不是瞎子,看出她生病,所以她就留在家休息了。

    “你也是!生病就生病,干嘛还故意化妆遮藏?”

    冯芳华数落她。

    钦慕低着头表示歉意。

    “你就少说两句。”

    穆子豪对冯芳华说道。

    “好好好!我不说她,好像我要害她一样!我去送我孙女上学。”

    冯芳华不太高兴的从沙发里站起来,看着欢欢背着书包出来便去带着欢欢出门。

    “我今天得去趟药厂,你跟爷爷在家好好休息。”

    穆子豪临走前对钦慕说道,说完就立即追上去。

    九点多赫连好背着一个超大的包来到穆家。

    钦慕那时候已经在床上躺着,喝药喝的只想睡觉。

    赫连好被阿姨带进去后就先去客厅跟老爷子打了招呼,老爷子今天也没出门,钦慕生病他不想家里连个人都没有,就在家看看新闻。

    “爷爷!好久不见,您身体看上去不错哦!”

    “小好丫头来了!来给慕慕看病的吧?快去吧!她在自己房间呢!”

    老爷子一抬眼,看到赫连好还挺高兴的,也没耽误工夫。

    “好!等下再陪您聊天哦!”

    赫连好跟他笑着说道,然后走人。

    她走后老爷子不太高兴的嘟囔了一句:“这丫头跟我说话总像是哄孩子一样!”

    赫连好轻轻地敲了两下门,然后就自己打开了。

    她知道穆熠宸不在家,景峰跟穆熠宸约着出城去玩了,她便自己走了进去。

    钦慕在睡着,也或者说正在闭目养神,抱着被子,脸上真的是如穆熠宸说的那样,毫无血色。

    并且,只是站在她身边,就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都要传到别人身上。

    “二慕?”

    赫连好轻声叫了一声。

    钦慕听到赫连好的声音便慢慢睁开了眼,然后疲惫的转了个头:“你怎么来了?”

    赫连好直起身,心想你果然没睡着。

    “穆熠宸给我发微信说你生病了,叫我过来帮你挂针!”

    “不用!”

    钦慕一听到是穆熠宸叫她来的,就下意识的拒绝。

    “你跟他闹脾气可以,跟你自己的身体闹脾气,你这不是耽误你自己吗?”

    赫连好对她说道,也没问她量体温没,直接把自己从医院拿来的体温计给了她,钦慕侧躺在那里抱着被子一副拒绝的样子,赫连好就索性伸了手,不管自己的手多凉,硬是给钦慕放到了腋下。

    钦慕被凉的脸上一下子就有了要死的表情。

    赫连好看她那忍受的模样笑了下,然后直起身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放在一旁,然后又走到她身边去坐下。

    “穆熠宸也是普通男人,他又没有神机妙算,能算出钦明珠那个娇娇女会被人欺负,而且她开着车走在路上,干嘛突然停下车子来?那不是故意给人留下欺负她的机会吗?”

    赫连好已经从杨柏那里了解完全情!所以这会儿才能在钦慕身边坐着跟她掰扯。

    “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赫连好说完转头去看钦慕。

    钦慕却没说话,嗓子本来就疼的厉害,说话本来就有难度,何况赫连好现在还是穆熠宸的说客。

    “唉!穆熠宸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是说过,你早不计较这些吗?上次你还跟我说,要是跟穆熠宸生气,早就被气死了,所以你决定既往不咎,你忘了?”

    赫连好偏着身子望着她,试探着提起些以前的事情来。

    “小好!我难受!”

    “嗯?”

    “嗓子!”

    赫连好

    这是不打算跟她聊?

    赫连好无奈的叹了一声:“那好吧,既然你现在有这么充分的借口!”

    “不是借口!”

    钦慕不服气,爬起来靠在床头,执拗的望着赫连好反驳。

    ------题外话------

    第一更!抱歉更新晚了!我会争取第二更来的早一点!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