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5 他想叫你来害死我
    “不是借口是什么?”

    赫连好坐在一旁问她。

    “嗓子真的疼!你不专业!他是想害死我才会叫你来给我打针!”

    钦慕慢慢按摩着自己的嗓子,对她抱怨。

    “喂!我的钦大小姐,不要因为我免费就怀疑我的能力好吗?感冒这点小毛病我作为一个医生,还是很了解的!”

    赫连好立即就跟她说教起来。

    钦慕只看着她,又开始不说话。

    “不是说我对别的就不懂啊,虽说我是妇产科医生,但是我对很多病症还是都很清楚的。”

    赫连好还在努力跟钦慕掰扯,因为她看着钦慕那双猩红的眼眶里的眼,分明是对她不信任。不过她自己解释起来,竟然也会发虚,下意识的就抬眼看钦慕的眼。

    钦慕想说话的,突然嗓子眼里咔着很多话想要对赫连好说,可是嗓子疼的冒烟,说不出来,她无奈的笑了下。

    “把手给我!”

    钦慕只哑着嗓子说了那四个字。

    赫连好眉毛一抬,不过虽然好奇,还是把手伸给了她。

    钦慕没再说话,赫连好刚从外面来没多久,手还是凉的,她两只手捧着,觉得很舒服。

    赫连好疑惑了一下子,紧张了一下子,胡乱猜测了一下子,然后突然笑了一声:“你拿我的手干嘛呢?”

    “给你暖暖!”

    钦慕一副看我多疼你的模样,忍着笑跟她正经说。

    虽然声音很弱,但是赫连好还是听到了,无奈的笑起来,真的是又生气,又忍不住笑。

    这样的钦慕,真叫人心疼。

    “穆熠宸是怕你心烦才会出城去,也未必就能玩的开心,这件事上你别跟他生气了,嗯?”

    赫连好作为她最好的闺蜜,知道她心里介怀着钦明珠的事情,对穆熠宸,所以不得不提醒。

    在赫连好眼里,钦慕跟穆熠宸有时候,像是一对苦命鸳鸯。

    苦在太执着!

    钦慕靠了一会儿,然后又虚弱的声音跟她说:“体温计可以拿出来了吗?”

    赫连好

    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三十八度三,虽然对成年人来说体温已经算高了,不过这温度就把嗓子给搞哑了,也是奇怪。

    “你嗓子怎么哑的这么厉害?你得去医院做个检查吧?别少出肺炎什么的来!”

    赫连好皱着眉头,觉得不妥,所以想到了更严重的问题。

    钦慕张开嘴就觉得嗓子眼里疼,所以找了旁边的手机拿在手里给赫连好发信息。

    赫连好坐过去她那里,两个人并肩靠着,一起看着手机屏幕。

    钦慕打了几个字:“昨天中午跟胡小妍还有她妹妹一起在a吃饭,穆总大方的送了两瓶红酒过去!”

    “啊?”

    “太贵!多喝了两杯!”

    赫连好

    心想,你是不是傻?

    “是因为太贵,还是因为跟他生气?”

    赫连好扭头看着她。

    两个人靠的太近,所以钦慕感觉一眼就能被看穿,所以,甚至连反驳的力气都发不出来。

    “不过穆熠宸也够奇葩的,送酒还不如自己过去坐坐表示一下能让你开心。”

    赫连好却嘀咕了一句。

    钦慕当然知道赫连好说得对,但是那会儿,估计穆总也还不愿意搭理她呢。

    昨晚上才跟她说了两句话,还那么拽拽的。

    哦!今早也说了,但是特别拽的,嘴巴超恶毒的!

    “不过你是不是适可而止,你想啊,你现在生着病,如果他在家里伺候着,那是什么感觉?给你端茶倒水,哄着你喝药,陪着你睡觉,给你按摩,有个温暖的胸膛依靠着多好?现在这样,只有我个女人在你身边,多可怜!”

    钦慕

    赫连好用那种极具幽怨的眼神望着她,当真是是叫人觉得很伤心。

    “要不要我帮你去钦家瞅瞅那丫头?你要是实在担心她,嗯?”

    赫连好看钦慕还在伤心钦明珠的事情,问道。

    钦慕摇了摇头:“不用!”

    这俩字,说出来也是拉嗓子。

    “那好吧,我先帮你挂上药!”

    赫连好想了想,然后从包里找出挂药的伸缩包,拿出药来。

    钦慕看着她包里的瓶瓶罐罐,觉得像个万宝囊一样,当真的是她需要的什么都有。

    “不过挂完这这几袋子药,我还是得带你去医院,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得了肺炎,是不是那天晚上去找钦明珠的时候穿的少了?”

    赫连好一边帮她配药一边说。

    钦慕观察着她现场配药,发现她倒是对这些事情做起来很得心应手。

    “嗯!”

    钦慕想了想,当时明明穿着羽绒服,不过里面就穿了件衬衣,更重要的是,一直没有拉拉链,上车下车不知道多少次,那晚那风又很大。

    赫连好中午就带她离开了家,也没能再跟老爷子聊天,不过老爷子倒是很开心赫连好没跟他聊天,不然他怕被当成小孩子哄。

    不过钦慕这一进医院,便被医院留下了。

    的确是肺炎,要住院观察。

    穆熠宸还是从城外跑了回去,在天黑之前。

    钦慕在医院里其实挺好的,换个新环境,脑子都情不自禁的放空了。

    穆熠宸到的时候,她正自己在病房里画图呢,手背上还插着针管,不过丝毫没影响她创作。

    穆熠宸站在门口看着里面连个口红都没有涂,明明身体很不舒服却那么精神集中画图的女人,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

    赫连好正要去找她说下班,看到穆熠宸站在门口就放慢了步子,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拍了他一下:“喂!”

    穆熠宸一转头,看到是她后有些疲倦的声音说了句:“谢了!”

    “谢倒是不用,但是你今晚千万别离开病房行吗?无论她说什么,你就守在她身边让她咽下那口气去。”

    “她要是不说话呢?——咽下那口气去,这话听上去不太吉利。”

    穆熠宸眉头皱着,提醒她。

    赫连好

    赫连好那双大眼睛都要从容的瞪出来,穆总这样跟她说话,叫她该怎么回嘴呢?

    其实被穆熠宸几句话堵的要死的人,在荣城,真的十根手指头掰不过来。

    可想而知穆总的嘴到底有多毒。

    钦慕画图的动作虽然没有停下,但是她的确听到了外面的谈话。

    穆熠宸来了!

    她的心里一边想着,手上画图的速度却越来越快,眼神也越来越专注。

    似乎是怕他一开门就会影响她,所以钦慕选择在他进来之前多画点。

    赫连好在穆熠宸前面进来的,不过只是对她说了声:“那什么,你老公来了,我下班要去我婆婆那里,有事电话联系啊!”

    赫连好挥挥手就走了,钦慕只是好奇的看着她,心想你分明就是在给穆总腾地方吧?

    穆总站在门口,等赫连好走了以后才慢慢关上门,然后一步步朝她走去。

    钦慕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特别平静,一点脾气也没有的。

    穆熠宸抬了抬眼,被她那双眼看的心里愧疚:“想喝水吗?”

    穆熠宸问了她一声。

    “不要!”

    她的嗓子还是哑的,但是话还是说出来了。

    穆熠宸光是听着她的声音都替她疼,想必她嗓子里现在很难受。

    他走过去站在窗户跟上,那么高大的身材倚靠在一旁,像是有些心事的看着外面,下面有颗法国梧桐,上面一颗叶子也没有,光溜溜的好像是在这个冬天里选择了修行。

    穆熠宸又回过头去看着床上,她已经又开始画图了。

    他甚至能听到画笔在纸上摩擦的声音,也看着她那早上还浑浑噩噩的倔强眼睛里,现在那么的坚定,那么的沉稳。

    他还是去倒了半杯水放在她桌子旁边,然后就要出去:“我去抽根烟!”

    钦慕没理他,依旧在画图。

    穆熠宸知道他不被待见,招人烦,所以就主动的出去了。

    钦海明给钦慕发信息问她好些没有,钦慕就照实发信息告诉他:“没有,肺炎住院了!”

    其实钦慕只是觉得是小毛病,不用在意。

    但是钦海明却在晚上忙完工作就到了医院。

    钦海明坐在她床边的椅子里:“以后生病别这么大意了!明珠的事情也不要放在心上,有惊无险,嗯?”

    “她没事就好!”

    钦慕淡淡的说了声,坐在床上抱着杯子。

    “她知道你那晚找了她一整夜也很心疼,等你出院了,去家里跟她好好谈一谈,这件事情就过去了。”

    钦海明对她说道,下意识的往窗口看了眼,穆熠宸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半晌也没说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

    “她不会过去的,她心里恨着我呢!”

    钦慕说道。

    “她怎么会恨你?她如今早知道你是心疼她的人。”

    钦海明看钦慕那么清楚钦明珠的性子,反倒是想要哄骗她。

    钦慕却摇了摇头:“她当时那个眼神我永远忘不掉,那是被我毁掉一切的眼神。”

    钦慕低着头说道,眼睛望着水杯里。

    穆熠宸终于抬起眼来,因为钦慕终于说话了。

    “唉!你们姐妹俩啊,都一样轴,其实也是随我!”

    钦海明低着头想了会儿,才又说起来。

    “您在骄傲!”

    钦慕幽深的眼神望着他,提醒。

    钦海明原本有些伤心,听她这么说之后反而一下子有点小骄傲。

    钦慕浅笑了下:“我没事!您放心回去吧!钦明珠那边也不用多给她做工作,她有天要是想开了,自然也就会再来找我,我等得起!”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嗓子疼少说话就行,嗯?”

    钦慕点点头,便真的没再说话。

    “我送您!”

    钦海明一站起来,穆熠宸就站直了身子。

    其实钦海明还想去摸一下钦慕的头发,但是在鼓起勇气之前,被他女婿一句话就给又吓回去了。

    出门以后穆熠宸往外走他,钦海明低声对他说:“别送了!好好照顾慕慕就行。”

    “我会好好照顾她,但是还是送您出去,抽根烟!”

    一听抽烟,钦海明也条件反射的犯了烟瘾,爷俩便一起出去,在医院门口点了根烟。

    钦海明看着他表情沉重便问了句:“因为明珠的事情所以吵架的?”

    “这回怕是不会原谅我了!也是我疏忽,差点让明珠出事。”

    穆熠宸抽了口烟,然后低着头道出实情。

    “卞静雯这女人,小动作太多,抓住她的把柄,得找她的长辈谈一谈了。”

    “您是指?”

    穆熠宸稍微抬眼看着钦海明。

    “当然是她的养父母,那老两口对她很是疼爱,又报以厚望,如果知道她在这边做的事情,肯定会教育她。”

    钦海明说道。

    “明天我就去见她父母!”

    穆熠宸说道。

    “嗯!这件事我不方便出面,你去最合适!该怎么做肯定也不用我教你!”

    钦海明看着穆熠宸,那眼神仿佛在说,你的手段,一向令人折服。

    “是!”

    穆熠宸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

    “时间竟然过的这么快!一眨眼你就把她骗回来还有生了个儿子,如今橙橙都会走了你还让慕慕伤心,实属不应该。”

    “她对我,是失望大于伤心!总是这样!”

    穆熠宸替钦慕说道。

    “唉!真怕你们俩闹一辈子,这虽然说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夫妻,可不愿意你们今世还是一对冤孽夫妻。”

    这话

    钦海明抽完那根烟就上了车,王叔跟穆熠宸点了点头,载着钦海明离开。

    穆熠宸又站了会儿,吹够了风才进去。

    他当然不是想让自己生病,他只是想让自己冷一些,说不定等下穆太太会可怜他,怕他生病,说不定还会让他到床上一起睡。

    不过这可能性,真的很小。

    所以他要使劲再冻一会儿。

    穆熠宸回去后就又帮她倒了杯水,然后用自己被冻的通红的手端给她。

    “领导让我照顾好你!”

    钦慕低眼看着他又给她的水,心想她今天喝了四天的水,她再喝下去,今晚就不用睡觉了。

    可是不想跟他说话,便又接过去。

    温热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手,钦慕的指尖一抖,然后紧紧地握着发烫的杯子。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望着她的小表情,以及小动作,然后慢慢收回手,把手放到裤子口袋里后说了声:“外面今晚更冷了!”

    钦慕只默默听着,并不跟他聊天。

    至于可怜

    钦慕认为他是故意的把自己搞的很冷,所以更不予理睬。

    “爸妈打电话过来问过了,让你不用担心家里,好好养着。”

    穆熠宸坐在床边,侧身望着她说道。

    钦慕只是又转头去拿自己的画板,然后屈起膝盖继续画图。

    她的手背上打针打的发青,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只是认真做事。

    穆熠宸看着她那样子就觉得她在对他说:你快走吧,别耽误我工作了。

    “还有那天晚上你往我手机里转的两百万,什么意思?”

    穆熠宸一看,博取同情那一招并没有用,所以就收起来了,寡淡的口气问她。

    “上次买车不是用的你的钱嘛!”

    钦慕就说了一声,比他高冷。

    “我睡了你好几年,那几百万不用换也可以。”

    穆熠宸低着眉眼瞅着她跟她说道。

    钦慕画图的动作停下,锐利的眼神却是朝着他看了过去:“穆总要是这么说,就还回来吧!”

    穆熠宸

    钦慕的眼睛里有些孤僻的东西,叫穆熠宸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还给你?是钱?还是睡?”

    “当然是钱!我性冷淡!”

    钦慕用最直接的方式拒绝了他想睡回来的邀请。

    穆熠宸不说话了,高深莫测的眼神望着她,似笑非笑的。

    “听说穆总以前好像有失眠症,但是跟我在一起睡之后好像就没再犯了,如果这些都折合成治疗费的话,我好像真的不用给穆总钱!穆总应该早点提醒我。”

    钦慕还是那么犀利的眼神望着他,好像他们不是夫妻,只不过是钱色生意。

    “你再胆敢多说一个字?”

    穆熠宸依旧扭着头望着她,但是此时眼神里,却冷得像刀!

    “好像是穆总先提起的!”

    钦慕看到他眼神后,只提醒了一声就低了头,继续画图。

    当然,她这会儿画的,等下都得擦掉。

    她脑子里早已经没有灵感,一团乱麻,发胀。

    只是因为在跟他置气,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么差劲才又勾勾画画。

    穆熠宸慢慢站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越发的锋利了。

    或许是因为钦慕最后一句话提醒了他,所以穆熠宸没再威胁钦慕,而是到洗手间去了。

    而钦慕在他去了洗手间后也是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一些。

    看着那张下午比她画了很久的图,现在已经不成样子,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然后将纸从画板上取下,团成一团之后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不过没扔进去,技术不行,她失望的动了下嘴角,分明懒散,但是还是又下了床去捡起来放进去了。

    她眼睛里带着那种孩子气的懒惰,但是又有那种成年人的无可奈何。

    等她又回到床上,穆熠宸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动了,就问她:“怎么了?”

    钦慕那双大眼睛瞅他一眼,然后又躺下了。

    不想跟他说话,就背对着他。

    穆熠宸

    “我看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是不是?”

    “你走吧!”

    钦慕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一句,因为她听得出来,穆总真的很不愿意留下。

    “你不要后悔就好!”

    穆熠宸说了声,本来都要脱衣服,听了那话又把衣服穿好,然后一边系纽扣一边往外走。

    钦慕背对着他,感觉门开的时候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打在她过热的后背上,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然后就是冷冷的一声,关门声。

    钦慕的双手在枕头下面,紧紧地纠缠着。

    穆熠宸出了门便拿着烟大步往外走去。

    钦慕虽然倔强,但是眼角还是有泪痕,打湿在枕头上。

    后来她就睡着了,她猜测是药物的关系,让她很容易犯困。

    半夜里咳嗽了几次,她爬起来找水喝,然后才发现身边躺着个人。

    嗯!是穆总!

    他什么时候又回来的?

    她没叫他,自己轻手轻脚的下床去,端着那半杯凉水去掺了点热水。

    这边只有饮水机,没有保温壶,不过她最近因为跟穆总生气,整个人变的都勤快起来,所以还是去倒了热水喝。

    穆熠宸却慢慢睁开眼睛,在她端着一整杯水又回来的时候问了声:“怎么不叫我?”

    “睡觉吧!”

    钦慕没有再跟他犟嘴,想起他们的家规,心里突然想,或者家规就是为了这时候立的,她要忍。

    因为,她不确定真的想把他赶走。

    “回过头来!”

    钦慕不想回过头去,不想面对着他,不想感受他的气息,那都是毒。

    “回过头来,我跟你道歉,我们讲和好不好?”

    穆熠宸的嗓音,在黑暗里,显得格外柔软了些。

    然,钦慕依旧没转身,只是对他说了声:“睡觉吧!”

    她的声音还是没有什么力气,又带着些疲倦。

    睡觉的时候分明是分开着的,可是醒来的时候,却是相拥着的。

    不过钦慕并不奇怪,他们俩经常这样。

    前一天晚上吵得不可开交,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姿势特别暧昧。

    夫妻在一起这样很正常,不然怎么会有床头吵架床尾合的说法。

    只是,她还是默默地松开了他,正巧小护士进来,钦慕便下了床。

    “穆太太早上好!今天好些了吗?”

    小护士小声问她。

    “早上好!好多了!”

    钦慕微笑着客套道。

    “等下大夫会过来查房,让您先不要出去。”

    小护士看着床上还躺着个人,不多留,打完招呼就点点头离开了。

    钦慕便去送她,轻轻关上门之后又看向里面。

    那种现世安宁的感觉,不真实的浮现在她眼前。

    此时,他们多像是一对慵懒却相爱的小夫妻。

    如果不争执,如果不迟疑。

    钦慕去洗手间里洗脸,但是发现自己的东西都没有被带过来,医院里的东西她都用不惯,便给家里阿姨打了个电话,然后又回到床上去。

    穆熠宸刚好往她身边靠了靠,额头抵着她肩上。

    钦慕的身子条件反射的僵硬了,像是一根电线杆躺在那里动也不动任由他抱着,抵着。

    他还在睡,可能是因为昨晚睡的很晚?或者那晚他去找景峰喝酒的时候,其实也是睡的很晚。

    他们俩有时候吵架好像真的会闹的睡不好觉。

    这是不是说明他们每次吵架都有点严重?

    穆熠宸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洗过脸,并且在吃早饭了。

    穆熠宸就躺在床上看着她,因为他没起,所以赫连好送完早饭就走了,他起来后就靠在床头看她自己在那里慢悠悠的吃早饭。

    想要饿死他?

    吃早饭竟然都不告诉他。

    “早饭好吃吗?”

    穆熠宸还是忍不住,靠了会儿就下了床,穿着拖鞋去到她旁边坐下。

    钦慕眼睛也没抬,淡淡的一声:“还不错!”

    她现在能说还不错,就是真的还不错了。

    一看那粥,不像是穆家的,穆家厨房煮粥总爱加很多佐料在里面。

    “小好送来的,应该是景峰熬的!要喝自己倒!”

    钦慕说了声,并不想让人以为她要让穆总绝食。

    穆熠宸听了后也没说话,就拿了小碗放在自己面前,倒了一点进去。

    果然是景峰煮的。

    “景检的厨艺有待提高!”

    他性感的手指捏着勺子喝了一点后评价。

    “我觉得他做的并不比你差。”

    钦慕转眼看着他,很认真的评价。

    穆熠宸

    这倒底是自己的老婆,打击起他来,真的是一点也不客套。

    “是吗?那是我还有待加强?”

    “如果不敢兴趣,其实也不必!又不是酒店的厨师,还需要整天研究菜的新做法。”

    钦慕说道,然后放下了小碗。

    赫连好家的小碗都是赫连好自己去超市挑选的,特别的精致,让人在喝粥的时候都感觉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穆熠宸没再反驳她,只是一只手臂抵着腿上,端着碗侧着身,狭长而又蕴藏着锐利的深眸眯成一条缝注视着她。

    吃完早饭钦慕要打针,他公司还有事情便离开了。

    赫连好在她病房里呆着,忍不住疑惑:“昨晚没和好?”

    钦慕看着护士拿着针头往她手背上扎,脸上的表情从容的,好像被扎针的不是她。

    “你不要总是担心我们的事情,我们俩吵吵闹闹还不是过了这么多年?孩子都生了两个,你还担心什么?”

    钦慕今天嗓子好了点,话也说的多了点,并且还很有道理的样子。

    “呃!可是我看到你们俩这样就忍不住劝和,而且作为好朋友好姐妹,我的功能不是也在于此吗?”

    赫连好想了想,问她。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小护士打完针后把她手臂上绑着的管子扯下来:“好了!有什么事情摁一下那里,我立即就过来了!”

    “谢谢!”

    钦慕客套的说道。

    “嗯!那我先走了!好大夫,我先去忙了!”

    “好!”

    护士打完招呼就离开,赫连好还在想钦慕跟穆熠宸的事情,钦慕却问她:“是不是你们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称呼你好大夫?”

    “唉!我们家这姓氏,虽然是复姓,但是其实挺好听的,而且也大有来头,不过大家大概都喜欢比较简单的姓氏,所以——”

    她一摊手,眉头一挑,显然是无可奈何。

    “我等下也要去查房了!晚一点我再过来陪你解闷。”

    “你要是忙就算了!我等下打算画图,你过来反而打扰我!”

    “好吧!那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姐们全天候旨。”

    赫连好说着就离开了,因为她的手机已经响起来,领导在呼唤她了。

    钦慕看她走后便推着挂着药水的伸缩杆往下了床往窗口走去。

    这几天躺的多了,现在反而想要站起来动动。

    今天早上,她脑子里清楚地很。

    ——

    穆熠宸回了办公大楼就在开会,等会议室的人都散开已经快十一点。

    秦逸在里面坐着陪他:“听说小慕妹妹生病了?好点吗?”

    “嗯!在医院里打针!你要是无聊可以去看看她,别空手去。”

    穆熠宸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但是却是在很清楚的跟秦逸交代。

    “那我跟溪梦今天请个假,专门去看她一趟如何?作为公司的优秀志愿,代表我们公司的全体员工去探望我们的老板夫人,这听上去还挺不错的吧?”

    “哼!你可以去试试!”

    穆熠宸浅笑了下,心想你能把这段话念给钦慕听,估计你念得出来,钦慕也得被这些话给搞的愣住。

    穆熠宸的脑海里已经联想出钦慕听完秦逸这段话时候的表情,她坐在病床上,呆呆的望着秦逸的样子肯定是很让人无语的。

    只是,他能联想到她听着秦逸说那段早就准备好的词的表情,却没有想到钦慕会给他发那条信息。

    “我想回巴黎了!穆熠宸!”

    ------题外话------

    今天第二个更!还不算晚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