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6 穆总问穆太太打算去巴黎?
    穆熠宸坐在会议室里望着手机屏幕上那条微信,许久都没有能力给她回过去。

    她又要放弃了吗?

    她习惯放弃!

    她爱好放弃!

    她曾经说她已经不想放弃,可是

    每次一吵架,她就想转身走!

    她从来都不能说到做到,对他曾经说过的话,她从来做不到。

    穆熠宸将手机握在手心里,情不自禁的用力,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冷漠,后来眼神也变的冷鸷!阴戾!

    她想回就回啊!

    她也不是没走过。

    “总裁!”

    “出去!”

    溪秘书进去跟他报告工作,刚一敲开门就听到他吼了一声,吓的她怀里的文件差点掉了。

    “是!”

    然后虚弱的答应着,连忙给他关上门。

    秦逸就站在她办公桌那里,也听到穆熠宸的那一声,便要走过去问问情况,溪梦却是将他拉住,对他摇了摇头。

    穆熠宸明显心情很糟糕。

    秦逸低头看着她:“他刚刚又抽什么风?”

    “不知道!大概是刚跟钦慕聊过,我看他拿着手机。”

    溪梦小声说着,虽然这些年没少被穆熠宸吓,但是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了孕,所以胆子格外小。

    钦慕没有等到穆熠宸的回音,没有电话,没有信息,也没有微信。

    但是钦慕确定穆熠宸肯定是看到了。

    晚上钦慕就回了穆家,不想打完针,晚上两个人在这里挤着。

    冯芳华看到她回去还吃惊了一下:“怎么回来了?”

    “打完针在那里也没事,就回来了!”

    钦慕说着走到沙发里坐在最边上,怕传染大家感冒。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你昨晚住在医院吗?跟爸爸?”

    “嗯!”

    欢欢从窗户边上的地毯上爬起来去到她身边,两只手肘抵着她腿上,在她腿上荡秋千似地,好奇的问她,钦慕抬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小脑袋:“去跟弟弟玩吧,不要让妈妈传染你感冒。”

    “我不怕!”

    欢欢抬眼,特别不惧怕的样子。

    “可是感冒了就要打针,很痛的,你确定不怕?”

    钦慕无奈,只得拿打针的事情提醒她。

    “那好吧,那我去跟弟弟玩。”

    欢欢想了想,她才不要打针呢,疼死了,所以说完就跑。

    “倒是有害怕的事情!”

    冯芳华忍不住说了一声。

    “她怕的事情多着呢!只是这两年您跟爸爸把她照顾的太好,让她忘了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可怕的事情。”

    钦慕柔声说道。

    “你看你,又来了!每回说欢欢的事情,说三句就开始嫌弃我跟你爸爸教育欢欢的方式不对。”

    “我没嫌弃!我只是——罢了,你们喜欢就好!我上楼去换件衣服,在医院带了两天,浑身都觉得是消毒水的味道。”

    “我等下再下来!”

    钦慕看向老爷子,一直没顾上说话。

    “去吧!”

    老爷子很是通情达理的,让钦慕去楼上。

    钦慕这才离开。

    穆子豪说:“你也爱跟她抬杠。”

    冯芳华转眼看着他,心想儿媳妇才刚走你就开始挑我的刺了,看等下回房间我怎么教育你。

    当然,当着老爷子的面前,她还不敢太过分的跟穆子豪拌嘴,老爷子护犊子护的厉害呢。

    穆熠宸虽然一肚子气还是去了医院,本来想着今天晚上坚决不理她,但是到了医院看到病房里空着,他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穆太太回家了!她说在这里不舒服,只白天过来打针了以后!”

    小护士特别有礼貌的跟穆熠宸汇报了钦慕刚刚说过的话。

    “谢谢!”

    穆熠宸听完后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开。

    空荡荡的走廊里,护士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开时候的背影。

    穆熠宸回到家后看到钦慕已经在客厅里跟长辈喝茶便走过去坐下,就坐在她身边。

    那像是在家里已经定好的位置,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了。

    也没有人会因为他们俩吵架所以看到他们俩坐在一起就觉得奇怪,就连他跟钦慕两个,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只是钦慕心里还是有些动荡,因为白天给他发的信息他没回。

    但是他此时的表情,也证明了她的猜测是没有错的。

    “你怎么才回来?”

    “有点事!”

    面对母亲大人的提问,穆总很随意的就应对了,然后转头看向钦慕。

    “穆太太打算去巴黎?”

    突然,整个客厅里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都赤条条的去盯着钦慕。

    钦慕却是转眼看向穆熠宸,然后微微一笑:“是!”

    她本来还不知道怎么跟长辈说,这会儿他主动提起,倒是好的。

    “那就去吧!愿意呆多久都可以!不回来也可以!”

    穆熠宸沉默,又威慑力十足的眼神仿佛要将被他看的人的心钻一个窟窿出来。

    可是就是这样,声音也那么云淡风轻的,满不在乎的。

    “慕慕要去巴黎?出差?”

    穆子豪先开了口。

    冯芳华没说话,只是盯着斜对面他们夫妻一直不移开眼。

    “穆太太是讨厌在我们穆家的生活,所以才要离开的,她是打算一去不复返!看好你们的孙子孙女,别被她带跑了!小心再也要不回来!这事我是不发表意见的!”

    穆熠宸说道后来,突然浅笑了一声。

    “不!我不是讨厌穆家!相反,我很喜欢!我只是讨厌你!”

    钦慕轻声说出来,面对这样说话带刺,一个字都想要扎死她的男人,她很从容的跟他反驳。

    穆熠宸才刚低眼,听到这话又转眼看着她:“哦?那照你这么说该走的是我啊!”

    “到底怎么回事?穆熠宸你小子给我把嘴闭上,慕慕你说!”

    老爷子不高兴了,听着他孙子那话里,夹枪带棒的,真受不了。

    “我想回巴黎去!正如穆熠宸所说,我想带他们姐弟俩走!”

    “什么?”

    冯芳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有人要夺走她孙子孙女,这怎么可能。

    钦慕抬眼看着激动的冯芳华,不得不闭了闭嘴,只是还是得跟冯芳华说:“妈!他们俩必须跟着我!”

    “跟着你?跟着你干什么?你是会煮饭?还是会照顾好他们俩?”

    冯芳华问道,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已经快要大脑缺氧晕过去的状态。

    “无论我会的多不多,他们俩都会在现有的状态里乐观的长大。”

    钦慕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你——”

    “都说哪儿去了?谁准谁走了?这个家,只要我老头子在一天,我就决不允许这个家散了!慕慕,就算你不姓穆,可是你既然成了我们穆家的媳妇,我这老头子就不许你说走就走。”

    “爷爷!哪怕我去了巴黎,您也是我最敬重的爷爷,爸妈也一样,我们一家人的关系不会变。”

    钦慕看老爷子不高兴立即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分开?我们家在荣城!”

    “我在巴黎长大!”

    穆子豪对她说道,他相信钦慕是懂道理的,所以他也想要钦慕留下。

    “你们俩吵架也不是头一次了,怎么一吵架就要分开?上次我依着你,陪你去巴黎呆了那么久,可是你不能让我每次都迁就着你跟你走,钦慕,我们婆媳一场,你不能这么欺负我啊。”

    “妈!我怎么会欺负您?”

    钦慕听后有点难过,眼眶又不自觉的发热。

    “你不欺负我,你干嘛要带走我孙子孙女?你明知道他们俩是我的命根子。”

    冯芳华也要哭了,从来没人敢从她手里夺走她的宝贝,可是这个女孩子,先是夺了她儿子,现在又要夺她孙女,孙子。

    “你也太霸道了点,从小你就跟我抢,你抢熠宸就算了,反正他就算不跟你也得被别的女人抢走,可是你抢我孙子孙女,你让我怎么能同意?”

    冯芳华忍不住跟她掰扯。

    穆熠宸坐在她对面忍不住抬了抬眼,为什么他听着他老妈那话那么酸呢?

    钦慕更是一下子觉得抱歉之极,她无心去抢一个老太太什么啊,可是冯芳华又说的那么有道理。

    “我自己走!”

    所以,她只能这么说。

    其实本来好像没想好什么时候走。

    然,被穆总这么一搞,好像她明天就得走了。

    钦慕起了身,低着头给长辈鞠了个躬,然后就转身从穆总身前出去,离开客厅后直奔楼上。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冯芳华也不说话了,只是弯身拿起那个抽纸盒来就往对面穆熠宸身上扔。

    穆熠宸下意识的就躲了过去,冯芳华却气的眼眶发红。

    一家人过的好好地,这小子突然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两口子吵个架,弄不弄一个就在外面过夜,弄不弄一个就要离开。

    “你小子,要是留不住那丫头,以后别再给我进这个家门!”

    老爷子气呼呼的要挟,然后也起身离开。

    穆熠宸

    “她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干嘛突然提这样的事情?还是你想让慕慕走?”

    穆子豪也不理解,没人跟他儿子说话了,他就问两句。

    “是啊!是我要让她走!过够了!”

    穆熠宸说了声,然后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往后靠了靠,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在犯浑。

    “过够了?你早干什么去了?你追了她二十多年,跟着她去背井离乡,现在孩子都养这么大了你跟我说你跟她过够了?我看你是这个家都不想要了,你给我滚出去过你的单身生活去吧!”

    冯芳华一听他说过够了,心更是拔凉拔凉的,忍不住吐槽他。

    穆熠宸当然知道长辈们说的都在理,所以他才没有再说话。

    “我真是!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冯芳华忍不住捂着嘴到穆子豪肩头去偷偷流泪。

    “妈!都一把年纪了,能不哭吗?”

    穆子豪看不下去,心想您儿子的心里在流血呢,都没掉一滴眼泪呀。

    “你才一把年纪,你全家都一把年纪。”

    冯芳华气的又抬头去吼他。

    穆熠宸忍不住,使劲皱着眉头还是要笑出来,所以只得起身:“我上楼去看看!穆太太既然要离开,我得送送!”

    冯芳华:“”

    穆子豪:“”

    冯芳华扭着头看着他,被他气的要犯高血压,她分明没有高血压的人,可是真的气的脑袋一阵眩晕。

    她这儿子,能不能别这么有个性,认真点做事?

    “穆熠宸!你敢再闹我真的要被你气死了!”

    冯芳华何尝不知道,她这儿子折腾起来真的很让人抓狂,就这么一会儿,她已经吼的嗓子都疼了。

    她是为了留住孙子孙女吗?

    她还不是想要利用这俩小的把大的拴住。

    钦慕以前虽然还顶撞过她,但是娘俩相处了这几年,她早就把钦慕当成穆家人,并且,在她眼里,钦慕早就是最合适的穆家媳妇。

    “别说了,喝口茶休息下,嗯?”

    穆子豪看着他老婆的脸色都开始心疼了。

    “我哪里还喝得下去?他自己取回来的,还要自己赶走吗?怎么前两天还好的好像穿着一条裤子,今天晚上突然就这样了?”

    冯芳华不理解的看向穆子豪。

    穆子豪无奈的叹了一声:“小年轻之间这样很正常,我们年轻的时候不是也为了一句话就闹的不愉快要分手嘛!何况这次,明珠差点出事,钦慕大概是吓坏了,才会跟熠宸动了那么大的气。”

    “可是在生气的明明是你儿子啊。”

    “你不是常说沉默的人脾气才是最大的吗?”

    冯芳华

    穆子豪笑笑:“他们的事情,我们只能悄悄助攻,不能这么明着插足。”

    ——

    楼上!

    穆熠宸进门后不声不响的,关上门后就靠在门板上站着,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烟跟打火机点了根,看着钦慕在收拾行李。

    他问了声:“我记得你巴黎好像有换洗衣服。”

    钦慕低着头收着行李:“那些都过时了!”

    穆熠宸点了烟后用力抽了一口,然后仰着头开始吐雾,那眼神,邪魅的,好像比天还狂。

    说走就走

    他稍微往床边看去,发现她收拾姓李的动作很迅速,是急着走?

    “今晚走?”

    穆熠宸问了声,然后又捏着烟直起身往床边走,把烟卷又放在唇间狠狠的抽一口,他又捏着烟卷靠近她。

    钦慕闻着烟味,本来嗓子就不舒服,感觉一阵辣。

    她转眼看他:“如果你想要我今晚走,也可以!”

    大不了先搬到工作室去睡一晚上,明天再走就是。

    而且是他赶她走的,以后他要是再找过去

    钦慕抬着眼望着他,非常理智的,清明的。

    穆熠宸透过烟雾,眯着眼看着她,看着她看他时候那从容不迫,不卑不亢的眼神:“我发现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突然说了声,然后似笑非笑的,又抽了口烟。

    “是吗?哪里不一样了?”

    她轻声问他,好奇心促使她,哪怕嗓子疼,也还是低弱的问出来。

    “说不上来,就是不一样了!”

    他摇了摇头,依旧那么高深莫测的笑着。

    “你的眼神里,可不像是说不上来!”

    钦慕直接戳破他的谎言,然后又低头将她的毛衣折叠好放在箱子里。

    “拿走再带回来也挺累的,你确定要拿这么大个箱子?”

    穆熠宸低了低眼,看着箱子里一件件被她叠的那么整齐的衣服问她。

    钦慕眼眸一动,但是从容又淡定。

    “被人赶走的话,是你,你还会回来吗?”

    钦慕抬眼,坚毅的眼神仰望着他,用她快要被撕裂的声音,睿智的问出心里的声音。

    房间里就那么安静了几秒,他低了低头,高大的身材挡住她的大半视线。

    “穆太太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穆熠宸突然用他蛊惑人心的嗓音说出那一声。

    “每一次都是真的!”

    钦慕又开始收衣服。

    只是当她转身再去从橱子里拿衣服的时候,突然被从后面抱住。

    他一只手臂就能将她搂住,另一只手里还夹着烟。

    他的身体,今天有些发凉。

    穆熠宸低着眼静静地感受着他,她想从背后感受他的心跳,可能是今天大家穿的太厚重了,所以她竟然没有感受到。

    “穆熠宸!别再刺激我好吗?”

    她低着眼看着手里的衣服,问他,声音低到她自己都快听不到。

    “可是我不情愿!我不开心!我怎么能让你开心?”

    穆熠宸执拗的问她,那富有磁性的嗓音也突然被压的很低。

    周遭的空气像是在悄悄地凝聚着,像是要偷听他们说的话。

    “我并不开心!”

    离开了你!还谈何开心?

    他轻笑了下,将她抱的更紧。

    “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我不敢想,如果我们以后还在这种事情上争执,还是在那种情况下,其实也不能怪你!我只是恨自己太蠢!太轻敌!”

    “你还是怪我没有陪你去找钦明珠。”

    穆熠宸低声说道。

    她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钦慕将手轻轻地覆盖住他搂着她腰上的那双性感的手,然后轻声对他说:“不是的!就算你不在,我也会利用你的关系找你的人帮忙找她,其实速度都是一样的。”

    “那是为什么?”

    “我们还是不够了解彼此!”

    用了二十多年,依旧不够了解彼此!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

    可是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无法看透对方。

    穆熠宸这次没再说话,因为他想骂她,但是她刚刚叫他别刺激她了。

    “我的确不知道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让你走,等你在巴黎想开了自己回来,这次——”

    他松开了她,稍稍往后倒退了一步。

    钦慕感觉着自己被松开,两秒后转身,依旧那么坚定地眼神望着他。

    “这次我不会再去找你!你自己回来!”

    穆熠宸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道。

    她的脾气总是很大,但是他不能每次都没骨气的去找她。

    钦慕就那么屏着呼吸看着他,整个房间里都是沉默的。

    “你继续收拾吧!我去洗手间抽完这根烟!”

    穆熠宸抬了抬手,那只烟只剩下烟蒂,但是他既然那么说

    钦慕便又开始认真收拾行李,而他,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被关上的时候,声音特别的响,响到房间里刚刚凝聚的那些空气瞬间一哄而散。

    穆熠宸站在洗手间门口,漆黑的眸子里望着手里夹着的烟蒂,他迅速走到垃圾桶前,把烟蒂用手指图掐灭后直接扔到垃圾桶,然后又极快的速度从心口的口袋里掏出一盒烟,又抽出一支来点燃,手指在情不自禁的颤抖,他眯着眼看着自己夹着烟的手指,又慢慢抬眼看着镜子里,那个积聚愤怒的男人。

    他承认,他有点压不住火气!

    等他抽完一根烟再打开的时候,她已经把行李箱都放到墙边,然后自己坐在床边。

    穆熠宸看到那两个行李箱的时候气息更是冷沉了些,漆黑的眼里立即愤怒爆率。

    “少爷,少奶奶,晚饭好了!”

    阿姨适时地在门口敲了两下,叫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