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夫妻之名
    “jy?”

    春风一吹,让人的脸有些发痒,钦慕回头的时候,却听到她对面的男人叫了那两个字。

    心里说不上的落寞,虽然面前挤出一个还算潇洒的笑容。

    “好久不见!”

    瑞森一看到他就不理钦慕走了过去。

    钦慕站在边上看着他俩客套,简俨在跟瑞森握手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钦慕的,仿佛在问钦慕为什么跟他在一起。

    钦慕走过去:“在路上碰到!”

    “擦一下嘴角!”

    简俨的眼睛里仿佛只有钦慕,收回手后便放到口袋里,淡淡的提醒了钦慕一声。

    钦慕一抬眼,想明白之后立即把大衣里暖烘烘的手放到唇角,有点渣渣在上面粘着。

    她立即就含到嘴里又吃了,其实只是因为不知道往哪儿抹,但是看在男人眼里却别有一番感觉。

    “回屋去吧,风太大!”

    简俨说了声,然后瑞森便要跟着一起进去,但是简俨一转身:“抱歉,我们要谈点公事!”

    瑞森

    简俨转身跟着钦慕去了里面,瑞森站在外面眨了眨眼,完全没搞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受待见。

    瑞森只能看着那个空荡荡的窗口,然后慢慢倒退离开,从前追不上,如今更没办法再追。

    她到底是变了!

    钦慕去冲了两杯咖啡,简俨端着一杯并没有急着喝,只问她:“所以昨天你在穆家别墅住着?”

    “嗯!爷爷身体不好,我公婆跟爷爷在的时候,我大概会一直在那边住。”

    钦慕点点头,低眼捧着咖啡轻抿。

    简俨也喝了点,然后又问她:“婚纱做的怎么样了?”

    “快要完成了,过两天婚纱主人会过来。”

    钦慕说道。

    简俨从容的端起咖啡来喝,平时绝不喝速溶的男人,也只有在这个女人给他冲速溶的时候才会碰。

    后来钦慕在工作,他便在阳台拿着喷壶想要浇花,但是看着花盆里还湿哒哒的,便只是轻巧往叶子上喷了点水。

    钦慕偶尔抬眼看到他,猛然间想起那次ad对她说过的话,会不会她们真的需要保持距离?

    以前钦慕总觉得,一切都该从容的面对,在面对简俨的事情上其实她一直很稳重,很得体,可是这两天因为肖薇的事情,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再出现在简俨面前。

    以前她总觉得他们的师徒情那么深厚,是什么人,什么事情都拆不散的,可是现在突然觉得,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或者,他们是该有一定的距离,他才能有新的人生。

    到现在,她再也没办法无视他对自己的感情。

    简俨感觉到她的目光便转眼去看她,但是那时候她已经又在认真干活了。

    “荣城那边你最近都没过问?”

    简俨又走进去,站在墙边倚靠着问她。

    “嗯!小美跟大卫在管。”

    钦慕答应着说道。

    “大卫还可以,不过小美没有管理才能,你还是该时常问问。”

    简俨低着头,手里还捏着那杯咖啡。

    “我根本不用过问,小美看,又来电话!”

    钦慕刚要说小美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果不其然电话就来了。

    简俨不可置信的看她去接电话,那头传来小美懒懒的声音:“钦钦姐姐,人家快要累死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卫呢?”

    “他每天就知道埋头设计他的时装,根本就不愿意管事情,我要管吧,那些客户对我有没有什么好感,我只好继续用小助理的身份来帮你圆谎,说你只是去出差一阵子,钦钦,你要是再不回来,咱们工作室可以关门了。”

    小美在那边叽叽喳喳说起来就没完,助理属性怎么也改不掉,每天在工作室里跑来跑去的给大家催活,然后给钦慕打电话报告工作。

    “好好工作,才有奖金拿!”

    “呃!”

    “钦钦,你真是越来越坏了,自从你走后,人家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

    “是吗?我可是听到大家说你跟赵淮经常在我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什么?这绝对是谣言,谁跟你说的?我要去找她对峙。”

    小美急红了脸。

    钦慕沉默,忍笑。

    抬眼的时候发现简俨在看她,钦慕下意识的就别开眼,低声对小美说:“师父在呢,先不说了!”

    钦慕挂了电话后一转头,还是微笑着:“她还能应付!只要有将近。”

    “不要回荣城了!”

    简俨突然说了声,很低很低的。

    钦慕怔怔的望着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确定他说了什么。

    他却微微一笑:“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这段时间不打算回工作室的话就先放个假。”

    简俨说完后离开,钦慕站在那里,连行动都慢了很多。

    简俨都已经走出去了她才跟上去,却只是把门关上。

    ——

    巴黎时间,下午五点,穆家别墅。

    “这丫头一出门就是一天,唉!”

    冯芳华低着头跟那父子俩说道。

    “奶奶,妈妈在做很漂亮的婚纱!”

    欢欢在跟弟弟玩乐高,听到奶奶说丫头就知道是说她妈妈,立即抬眼跟她奶奶解释。

    “是吗?有多漂亮?”

    冯芳华笑起来,问她。

    “就像是公主的婚纱!”

    欢欢仰着头开始想象,然后想来想去还是编不出新词。

    “唉!她倒是能做出漂亮的婚纱呢,可是处理起跟你爸爸的事情来就总太欠缺,你说一个女孩子那么执拗做什么?”

    冯芳华明明在嘟囔,嘟囔着又忍不住问出一句话来。

    那爷俩看着她心生不满,再看看旁边在玩的孩子便对她说:“小孩子面前别说这些。”

    老爷子一开口,冯芳华自然也就闭了嘴。

    “人都是有脾气的,你我尚且不能自管,又怎么能勉强别人,何况还是比我们阅历少那么多的孩子呢?”

    穆子豪也说道。

    “哼!反正啊,我在这个家里说不得这个女孩子。”

    冯芳华难过的哼了一声。

    “我回来了!”

    钦慕把车子停在外面,然后抱着很多花儿回来。

    阿姨立即走到门口迎接着她:“呦!买这么多花儿!”

    “嗯!把各个房间都放一束,剩下的放在客厅。”

    钦慕说着,将花轻轻地传递到阿姨怀里去。

    “我这就是去找花瓶!”

    阿姨抱着离开,钦慕走到里面去。

    “买了很多花儿?”

    冯芳华问她。

    “嗯!昨天就要买的,结果没来得及,今天回来刚好经过街上卖花的,特别新鲜。”

    钦慕坐下的时候跟她说着。

    “慕慕今天在哪儿工作呢?自己的公寓?”

    穆子豪好脾气的问了一声。

    “嗯!”

    钦慕答应着,然后帮大家都把杯子里的茶续满,又拿了一个杯子给自己道上。

    “没去你师父那里?”

    老爷子也试探着问了声。

    这会儿冯芳华倒是安静了,只是忍不住盯着钦慕看。

    钦慕听到那话后也只是微微一笑:“前天我还在那边,只是为了照顾他们姐弟俩所以我又搬到公寓去了,没想到你们会过来。”

    冯芳华心想,那还幸好是我们过来了。

    “怪不得那小子让你带着这俩小的来!”

    老爷子突然想明白那件事。

    “嗯?”

    钦慕一怔,没听明白老爷子的话。

    “哦!没事!”

    老爷子立即摇了摇头。

    钦慕

    穆子豪忍不住要笑出来,便低着眼没再说话。

    倒是冯芳华,想明白她儿子为什么让钦慕带着孩子来巴黎后心情舒服了点,但是还是很不爽,那可是她穆家的宝贝啊,那小子说送人就送人,还偷偷地就给送走了。

    那天她醒来后找不到孩子差点急的晕过去。

    “唉,明天你爷爷去检查身体,这边你比较熟悉,你跟我们一起过去吧。”

    冯芳华说道。

    “好!”

    钦慕点点头,义不容辞。

    “给你老公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忙什么呢?”

    冯芳华又很顺其自然的对她吩咐了一声。

    钦慕忍不住轻轻舔了一下唇瓣:“国内现在已经很晚了。”

    “让你打你就打,他现在肯定还没睡呢!还是你就不担心他自己在国内吃不好睡不好?这阵子本来就因为你睡的不好。”

    冯芳华瞅着她数落。

    钦慕抬了抬手腕,当然是装模作样的看时间,她只是不想给穆熠宸打电话而已。

    但是没有人替她说话,钦慕有点着急,垂着的眸子里有点不安稳。

    “怎么了?现在还没离婚呢,连个电话也不能打了?就算你自己不打算跟他过了,那孩子呢?这回你爷爷身体好了,这孩子我可是要一并带回去的,你现在不让他见孩子,到时候可别怪他也不让你见。”

    钦慕

    “你倒是打啊!打个电话能怎样?还是你想让他为了忘记你而跟别的女人好上?”

    冯芳华都替她着急了。

    钦慕

    “哎!说的什么话?我们儿子不是那种人。”

    穆子豪一听冯芳华扯远,赶紧阻止。

    “那可说不定,这因为吵架而犯错的夫妻多着呢。”

    钦慕听后心里哐当一声。

    然后默默地拿出手机,她当然不是因为怕穆熠宸跟别的女人好上,但是她真的不愿意再听冯芳华吓唬她了。

    钦慕拿着手机拨通他的号码,心想自己这是在巴黎的号码,不知道他有没有存,最好是没有,他可能不会接陌生号码,那她就解放了。

    然

    “喂?”

    才不过几声,他就接了起来。

    钦慕心想她如果没有算错的话,荣城现在应该是半夜,他竟然还没睡。

    真的是睡不好?该不会是又犯了失眠症吧?

    钦慕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心脏也跟着紧巴巴的。

    “是我!”

    钦慕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想要起来去外面跟他打,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冯芳华的眼像是钉子一样盯着她呢,所以她就那么坐如针扎的坐在那里给他打了电话。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钦慕的心就跟着紧了好一会儿。

    “什么事?”

    那边冷冷的问了一声,冰冷中透着一股窒息的安静。

    “妈让我打的,妈问你在家过的好不好?”

    “我好不好还重要吗?你过的好就好了,没事挂了吧,我跟之远他们喝酒呢。”

    穆熠宸寡淡的说了声,声音里透着绝情。

    “哦!那你好就好!挂了!”

    钦慕全当没听到那番话,只为了让长辈放心,就随便说了句,然后挂断。

    “他怎么说?”

    冯芳华紧张的问她。

    “他说,挺好的!让我好好照顾爷爷,不用担心他。”

    钦慕轻声解释。

    冯芳华一怔,不仅冯芳华,当然没人信她这话,但是她一副很坦诚的样子。

    穆熠宸更是皱着眉头,他自己在市中心的公寓里住着,洗完澡后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就接到她的电话,只是

    她竟然就对他说了那么两句话,还有,最后一句她到底在说什么?她没听懂他在生气?

    一眨眼,已经一个多月。

    可是她竟然没心没肺的在外面过的很好。

    其实多亏了胡小彬的婚纱,才让她这段时间过的这么安宁。

    穆熠宸又看了眼那个号码,这竟然不是她以前在巴黎的号码,她又重新买了手机卡。

    穆熠宸没存,把手机一扔,然后又躺下。

    可是下半夜三四点钟他却突然又爬了起来,那张大床上,孤独的像个疯子,然后极快的去找手机,去打开,找到那个号码,然后存好。

    存好后看了好几遍,还是不确定,他看着时间,然后手指在屏幕上好久才松开,那个号码被拨了过去,显示巴黎那边。

    “喂?”

    有点沙哑的声音。

    穆熠宸听到后两只手立即松开了手机,像那手机是不能触碰的东西,只是忍不住翻身躺在枕头上,眼睛望着屋顶的灯具,感受着自己极快的心跳。

    “喂?穆熠宸?”

    她显然是也睡了,那声音,像是睡着的声音。

    穆熠宸忍着呼吸,却管不住自己疯狂的心跳。

    夜太深,太潮,然,她的声音却是没有了。

    穆熠宸下意识的又转眼看向手机。

    后来手机里发出忙音,是她挂断了电话。

    连句再见也没说!

    再见倒是不用说!

    可是至少该说声晚安!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互相道一声晚安。

    不过他依旧不会去找她,因为她的脾气太大,她太不够爱他,她需要知道自己有多么需要他。

    钦慕接了电话后反而睡不着了,然后闷闷地坐在床上抱着自己,想着他刚刚不知道是打的电话,还是不小心压到了手机。

    应该是压到了手机,以他的性子,才不会这么快就主动给她打电话。

    而且,打了又能怎样?

    傍晚的电话过后,钦慕的心里像是被人打了个结,但是就算是个蝴蝶结,也依旧叫她觉得不舒服,心里不平坦。

    钦慕后来没办法再躺下,靠在床头迷迷糊糊的想着他。

    想着他在钦明珠那晚跟自己说的话,想到他在长辈面前让她下不来台时候那以折磨她为乐趣的模样。

    那些个瞬间的眼神,都像是针尖一样,一下下的扎在她的心里。

    许久许久,都无法平息的疼痛。

    ——

    那天一家人陪着老爷子去做检查,钦慕忍不住在医院的走廊里徘徊了很久,不知道现在产科还在不在三楼,她突然记起来那天欢欢从她肚子里被抱出来,那纯粹的哇哇哭声,还叫她像是做梦一样。

    今天欢欢没有来,不然她得带欢欢去看看那个自己出生的地方。

    冯芳华跟穆子豪看着她在旁边抱着自己的手臂徘徊,忍不住低声交谈:“当年咱们孙女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忘记了!不过看她这样子应该是!”

    冯芳华嘟囔着,然后又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这执拗的儿媳妇,曾经也是受过苦的女孩子。

    钦慕很快就回到窗口前,跟他们一起看着里面老爷子在反反复复的做的检查,心里有些疼,爷爷那么倔强的老头,总觉得自己身体很棒,可是现在也要躺在那里接受各种检查,被人摆布来摆布去。

    “唉!爸爸现在这样子,真叫人心疼!”

    冯芳华更是情不自禁的沉吟,低着头说的话,声音都是哑的。

    “没事!只是做个检查而已!”

    穆子豪搂着她的腰上,轻声说道,是在安慰冯芳华,当然也是在安慰自己。

    做完检查后大夫跟他们交代,钦慕充当翻译,怕的是要传达不好的消息,可是她很庆幸,爷爷虽然身体有点小问题,但是总体还不错,只要好好调养,定期来做检查就不会有问题。

    老爷子从医院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声:“我就说我没事!你们还大惊小怪!”

    “爷爷!就算身体很棒的人,每年也要全方位体检一次才行的。”

    钦慕在旁边轻轻地搂着他的手臂跟他走着,对他说道。

    “是吗?”

    “嗯!”

    “我最讨厌的就是去医院做检查,让那些人把我摆弄的好像个玩具一样,哼!想当年我在部队里那都是指挥别人。”

    老爷子说起以前来,还特别的傲娇。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想她爷爷年轻的时候肯定是很可爱很可爱的。

    “对了慕慕!咱们家小欢欢,是在哪里出生的?”

    老爷子突然停下步子,转身看向医院门口的几个大字。

    “就是在这里!”

    钦慕也转过头去跟他一并看着同一个地方。

    “当时你才二十岁!”

    老爷子笑了笑,又跟她一起往前走,并且跟她提起。

    “爷爷!其实二十岁生小孩也挺好的!你看我这么年轻,女儿就上幼儿园了,外人还以为我未婚呢,特别好恢复!”

    钦慕跟他说着。

    司机下来给他们开了车门,然后老爷子慢慢进去坐下。

    钦慕坐在前面副驾驶,冯芳华跟穆子豪陪老爷子身边。

    “巴黎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变化啊,上次来好像也是这样!”

    “是啊!哪里像是我们那里,三年不回,再回去找不到家门口都有可能。”

    冯芳华哼笑了一声。

    “那里面还有你儿子的功劳呢。”

    老爷子看着冯芳华提醒到。

    冯芳华

    坐在前面的钦慕无奈的笑了下,没敢笑出声,但是听老爷子怼她婆婆,总觉得很好笑。

    他们回家后钦慕就去了公寓,穆子豪就跟老爷子在附近地段逛一逛,冯芳华带着孩子跟保姆直奔市中心。

    钦慕回到公寓就看到瑞森在她家门口站着,她吓的停了停脚步,然后才走上前去:“你怎么来了?”

    “想来看看!”

    昨天没能进门。

    瑞森用那种眼神看着钦慕。

    钦慕想到昨天他被简俨拒绝了,今天她又何必让他进去。

    所以想了想,跟他友好的说:“瑞森,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瑞森!我对待感情的事情,我们中国话就叫轴,死轴!”

    “可是你丈夫好像并不在这里!”

    瑞森今天观察了一下,发现她家门口并没有私家车,也没有除了她以外的人出入。

    瑞森知道她老公很有钱,所以猜测肯定是她跟她老公吵架或者分手了,她才会回来这里。

    “他的确没在这里!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感情的判断!”

    钦慕微笑着对他说。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在荣城的时候我们还”

    “我们是同学,但是算不得朋友!”

    钦慕分的很清楚,微笑着回答他。

    “钦慕——”

    “瑞森!我想我说的已经够清楚!另外我老公性格不太好,如果你长时间来找我被他知道的话,可能对你对我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拜托你不要再过来!”

    如果微笑会让一个人觉得你太好说话,那么她选择收起笑容。

    说这话的时候她再也没办法对他笑,说完就转身进了公寓。

    快中午的时候赫连好给她发视频:“我们在吃晚饭呢,你在吃午饭?”

    “还没!”

    钦慕说了一声,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作品。

    “喂!你不会自己在那边饭都不正经吃吧?”

    赫连好问了声,看她那一心研究工作的样子,往旁边看了眼。

    “那倒是不至于!不过我今天的确再赶一件婚纱。”

    “哦?”

    “那你近期要回来给他们送婚纱吗?”

    “现在又快递,不用亲自,不过新娘要过来试穿。”

    “是不是啊?我最近也在放假,我也过去找你吧?”

    “可以!顺便把我的行李拿来!”

    她低着头一边干活一边答应。

    “你的行李?”

    赫连好稍微皱眉,然后又往旁边看了一眼。

    “穆熠宸说我走后就会给我递过来,结果我公婆都过来了,我的行李还没影,再不递过来,我得买新的了!前几年的衣服早就过时了。”

    钦慕跟她倾诉着。

    “呃!那穆熠宸可能是不舍的给你递过去,怕你不回来也说不定啊!”

    赫连好想了想,又说道。

    “不可能!这次我走都是他给的动力!而且他还跟我说明,只要他不来接我,我便不能回去,所以,你要是过来一定带着我的行李,我大概要在这边继续定居了,最好是把书房里那台电脑也给我搬过来,那里面很多图我都还得用呢。”

    钦慕越想越觉得自己走的太匆忙,什么都没来得及带来。

    若不是穆总不允许她回去,她这会儿应该自己回去一趟,把东西全都打包过来。

    “那什么,要不我还是不去了!”

    赫连好有点垂头丧气,心想她可不敢去穆家拿钦慕的行李,穆熠宸说不定会把她大卸八块再把她扔出去。

    “不来了?那就算了!不过你还是要去帮我把行李什么的递过来,我晚一点列个单子出来给你,今天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钦慕嘀咕着,因为在工作,所以有点不专心跟她聊天。

    赫连好抬手抹了把脸,已经不敢往旁边看了。

    而她旁边坐着的,未见其人,光是那条笔直的黑西裤,就叫她觉得不敢靠近了。

    “你今天已经开始放假了吗?好像在公寓里!”

    钦慕说的时候,看了眼她身后的墙上那副画。

    “嗯!今天在公寓吃午饭,不过这两天我就得回景家老宅去了。”

    “对了!景爷爷是不是快过生日了?替我祝他生日快乐!你帮我买份礼物送给他怎么样?”

    “喂!钦慕,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大不了我给你钱嘛!”

    钦慕看她不乐意,赶紧补充。

    “这事不用我做吧?穆熠宸应该会以你们夫妻之名送的吧?穆家现在就他自己在家,说不定会以全家之名呢!这次可是省钱了!”

    赫连好越说越觉得今年老爷子过生日不划算。

    钦慕都有点想笑了,心想今年他们没在家真是赚大了。

    “我不跟你闲聊了,等下把人家钻石缝错地方就完蛋了!你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情,抽个空去穆家把我的行李给我递过来!”

    “你找穆熠宸给你递过去嘛!他要是不干,你就找家里的管家啊,阿姨啊什么的,我可不敢去你们家要你的行李!”

    赫连好认怂。

    “穆家所有人都站在他那边,我打电话过去也只有问候,若不是不敢答应我,若不然就是答应了又不会给我递!就先这样,你作为我在那边最好的朋友,拜托!”

    钦慕说了声,然后就抬手去挂断了视频,手机都懒得去拿起来。

    “喂喂喂就这样?”

    赫连好看着钦慕挂断视频一着急,转头看旁边,那个单个沙发里有点颓废坐着的男人。

    “你会让我给她递行李吗?”

    赫连好稍微挑眉,问他。

    穆熠宸抬了抬眼:“不需要!”

    她又不是没钱买!再说她从来不是在穿着上不舍的花钱的女人。

    穆熠宸心里拧着一股劲,就是不想太满足巴黎的女人。

    “那你最好是自己跟她说,否则她以为我不愿意给她递呢!”

    赫连好低着眼,像是不太高兴管他们的事情的样子。

    穆熠宸无奈:“你刚刚说要吃什么?景峰做的不如我做的好吃!”

    赫连好嘴角一抽,完全不知道穆总是咋了,竟然要在她家那个小厨房里一盏厨艺。

    然,穆熠宸就是站了起来,并且真的到他们厨房去了。

    景峰在煮饭,看他进去后忍不住笑了他一声:“连看她一眼都不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他解开衬衣袖口,露出小半截手臂,然后去霸占了他们家的厨房。

    景峰就退到一边去,却是忍不住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

    赫连好靠着门边站着,悄悄地拿出手机对着他拍摄小视频。

    穆熠宸棱角分明的轮廓仿佛是散着光,赫连好一举起手机来不到三秒他就条件反射朝她手机看了一眼,那一眼吓的赫连好心尖一颤,然后手一抖就将视频松开了,发送。

    穆熠宸却是那一眼后又认真做菜。

    景峰走到赫连好身边,看赫连好的手机后得知赫连好给穆熠宸拍了视频,还发给了钦慕:“怪不得他要在我们家做饭!”

    “嗯?”

    “阴险!”

    景峰站在赫连好身边看着穆熠宸又说了俩字。

    ------题外话------

    感谢最近打赏跟投票的小仙女们哦!今天第二更来的晚了些,不过好在还是更新了!哈哈哈!

    景少:“穆熠宸你那一眼是为什么?勾引谁?”

    宸哥:“勾引谁你不知道吗?”

    景少:“你个浪荡货,在我家利用我老婆勾引自己老婆!”

    宸哥:“感谢配合!”

    匿名者:“宸哥你再不去法国,说不定你老婆要被别人追走了!好心提醒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