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心就那时候跟他走的
    37 om

    “穆熠宸你太无耻!”

    景峰还是忍不住吐槽他!

    ——

    景峰知道,钦慕看了视频,看了穆熠宸那一眼后,就算原本那颗心再怎么宁静,也会被穆熠宸那一眼给搅合的天翻地覆。

    钦慕忙了快俩小时,腰疼的受不了了才有空去坐下,拿了手机打开,然后看到赫连好发过来的一个小视频。

    看着不过三秒,那个穿着白色衬衫在赫连好家厨房煮饭的男人——

    钦慕当然一眼就认出那不是景峰,当发觉自己的心跳的用力过猛,让她发疼的时候,钦慕情不自禁的紧紧握住手机在胸口。

    她根本没有胆量打开,哪怕这里连个人都没有。

    他以不主动联系,不主动来巴黎找她来考验她,既然他们都认为只要不见面不联系,就能一直忍着,那么现在,她又怎么愿意去看关于他的视频。

    在父母面前打电话还能装一下,然,这会儿这个公寓里就她自己,她实在是没有欺骗自己的能力,所以,她选择不去打开那个小视频。

    所以,景峰的猜测,没能立即被验证。

    钦慕把手机又放到了一旁,然后在沙发里躺下,将腿轻轻地搭在沙发扶手上,拿了个抱枕垫在自己的后脑勺,开始休息。

    钦海明给她打电话,问她穆家老爷子的情况如何,她简单的回应了两句,钦海明又问她:“明珠的事情还没过去?”

    “她怎么样了?”

    钦慕问道。

    “她还好,慕慕,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嗯!”

    钦慕答应着他,挂了电话后将手机放在胸口,她慢慢的呼吸,让自己尽量的顺其自然。

    她永远忘不掉钦明珠那天早上见到她的时候那发狂的样子,忘不掉钦明珠那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时候的感受,忘不掉钦明珠说的那段话。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还有上次,也是你找我同学去羞辱我是不是?就因为我对你做过那件事,所以你就一定要我偿还是不是?你的报复心怎么会那么重?我妈妈都死了,我也离开荣城了,这还不够吗?”

    她跟钦明珠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了过去,最不好的时候。

    不!或许还不如那时候!

    曾经她们痛痛快快的恨着彼此!

    至于穆熠宸,算了!

    有时候她快想不起来他们吵架的原因,快要想不起来那时候两个人的样子。

    但是内心里,却那么倔强的不愿意在继续。

    这样分开着,也挺好的!

    干嘛要在一起?

    要每天配合他发生关系,还要每天看他脸色,受他的气。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简直是找虐,竟然以为两个人生活会比一个人好。

    现在这样,虽然累了点,但是,安静啊!

    她可以一个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跟什么人交往就跟什么人交往,真的挺好的。

    钦慕下午回到家后欢欢正抱着个手机往她跟前跑,并对她说:“妈咪,看这里,笑一个!”

    钦慕条件反射的笑了笑,然后关上门往里走,欢欢一直往后倒退着,后来有点不舒服就又跟着她屁股上。

    “爸爸你看到我妈妈了没有?她说她很想你哦!”

    钦慕下意识的转了头,还没上楼呢,就听到女儿在捏造谎言。

    “穆程欢你在跟你爸爸视频?”

    钦慕不高兴的瞪她一眼,有点凶。

    “嘿嘿!爸爸说想我啦!也很想你!”

    看钦慕的脸很凶,立即多加一句。

    钦慕气坏:“谁要你们想了?”

    转身就走。

    欢欢抱着手机,瞪着大眼睛,然后闷闷地说道:“爸爸,妈妈最近特别爱发脾气,一点都不好玩。”

    穆熠宸还在被她刚刚那一眼弄的七荤八素快要喘不过气来,听到女儿突然说她整天发脾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距离她远一些,你爷爷奶奶不是去了吗?让他们带你出去玩。”

    “嗯!”

    欢欢点头,非常懂事的模样。

    “先挂了吧!爸爸等下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忙。”

    “好!那明天见!”

    欢欢举着手机又跟他挥手再见。

    “爸爸爸爸,妈妈又出来了!”

    爷俩刚要挂电话,钦慕脱了外套出来,挽着袖子去另一个房间找东西,欢欢举着手机就盯着她,钦慕本想教育她,但是想到穆熠宸,她便直挺挺的进了另一个房间。

    穆熠宸看着她那大好身材,无奈的跟女儿挂了电话。

    这样的视频,简直就是自虐。

    后来欢欢真的又跑到房间去,扒着门口叫钦慕:“妈妈,爸爸真的说他很想你了,你回来的时候他刚刚说完。”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然后拿着一个盒子出了门。

    “妈妈,你不想爸爸吗?你也跟他发视频嘛!爸爸现在自己在家里好可怜?”

    钦慕心想,他才不可怜,那么多老男人等着给他送女儿呢,还有那个大记者。

    现在长辈也过来了,连个能数落他的人也没有在荣城的了,他更是爽翻天了才是。

    “妈妈,妈妈!”

    欢欢跟在她屁股后面,像只蝴蝶一样飞来飞去,钦慕都被她晃得眼晕了。

    “欢欢,你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吗?今天让你背的两首古诗都背完了吗?”

    钦慕受不了她这么能墨迹,只得‘好心’的提醒她这一重要的事情。

    “奶奶说我不用背诵那些,等想背的时候在背就可以。”

    欢欢一句话,从房间里要出来的女人吓的都没赶出来,心想这小丫头还学会告状了。

    “ok!那你能不能去玩你的,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钦慕停下步子,跟那个站在她对面的小女孩僵持。

    “好吧!妈妈你这样真的很不可爱呢!”

    欢欢走的时候噘着嘴。

    钦慕心想她都多大年纪了还要可爱,她倒是想可爱啊,她也得可爱的起来啊。

    她又回了房间以后冯芳华才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然后小声叫欢欢:“宝贝,跟奶奶下楼玩!”

    “奶奶,我是不是该背古诗了?”

    “那就背吧!其实重要的是理解意思。”

    冯芳华忍不住多说,因为总觉得孩子还太小,不用着急。

    有些朋友总是拿自己家小孩子跟别人家的比才识,冯芳华就不赞同,每次她都不会跟那些人同流合污,孩子要有的只是快乐的童年,而已。

    第二天晚上胡小妍跟胡小彬才到这里,订好酒店后就按照钦慕给的地址找到钦慕那里。

    那时候钦慕已经将婚纱完美收工了。

    “原来你住的地方这么偏僻。”

    胡小彬进了她家后,客套完就忍不住开始吐真言。

    “这里挺好的,比较安静,好像设计师啊,作家啊什么的,艺术家都喜欢这种比较远离喧嚣的地方。”

    胡小妍赶紧说道。

    “那倒是!我们家也是!”

    胡小彬多说了一句,因为他们家的确住的很偏僻,是比任何富人都要偏僻的地方。

    “哇!这是我的婚纱吗?”

    里面的模特身上挂着的婚纱,因为拖尾在箱子里还并未被拿出来,所以胡小彬对下身有点不满意,但是并未立即说明,只是走上前去看着正面:“哇!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件纯手工婚纱!”

    钦慕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手指头,然后微微一笑:“因为我的公寓面积太小,所以拖尾被我放起来了,等下你试穿在全部拿出来。”

    “可以拆的婚纱吗?”

    钦慕忍不住问道。

    “因为你要求拖尾要很长,所以,我做了可拆下的拖尾。”

    钦慕解释着。

    “哇!”

    “你们先坐一会儿吧!我这里有咖啡跟茶,茶还不错,咖啡是速溶,你们要喝哪一种?”

    “那还是茶吧!”

    胡小妍说。

    “有饮料吗?可乐就行!”

    胡小彬坐下的时候说道,一点都不客气。

    “可乐倒是有两罐的!茶要稍等一下哦!”

    钦慕去了厨房泡茶,心想幸好昨天她从别墅里带了点茶叶过来,其实原本是想给简俨喝的,没想到在这时候碰上用场了。

    至于咖啡,她以前还有个咖啡机,后来她不再这边住,工作室的咖啡机坏掉,她这个便被拿到这边的工作室去了。

    钦慕端了可乐跟茶出去,她也不擅长聊天,只是还是处于礼貌的聊起来:“现在荣城那边杨树该发芽了吧?”

    “是呢!我们家后面有一大片杨树林,我猜荣城的杨树大概都在我们家后面养着呢,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到了五一,风一吹,那些嫩绿的叶子可美了!”

    胡小彬一听杨树立即来了兴趣,说起他们家后面来。

    “哦?在我们工作室附近也有些!”

    钦慕说道。

    “你这么跑到巴黎来是跟穆总吵架了吗?还是在跟你师父准备什么时装秀?”

    胡小妍听后突然好奇的问了句。

    “我能说是吵架吗?”

    钦慕问,坐在她们俩旁边跟她们这么聊天,竟然没办法编造谎言。

    “当然可以啊!夫妻吵架本来就是常事,只是——”

    胡小妍想到自己跟自己的丈夫,他们其实已经不是吵架,他们住在一栋房子里,但是已经冷战了很多年,他们彼此折磨着,却从不分开。

    这是胡小妍在婚后难能可贵的一次出国,她很久没有出国了,这次也是沾了胡小彬的光,但是出来后突然就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多年在那个家里像个深闺怨妇一样生活,早应该走出来看看别的风景,散散心。

    “只是有些人哪怕早就没感情还在一块忍受着彼此的坏脾气是不是?”

    胡小彬看向胡小妍,作为妹妹,胡小彬对胡小妍还有些了解的。

    “瞎说!我跟你姐夫感情很深。”

    胡小妍立即反驳。

    钦慕忍不住笑了下,在婚姻里,每一对都有他们独特的,或者俗套的相处方式。

    谁也不知道在事情发生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直到发生过以后。

    “是很深!那干嘛还不好好过日子?整天自虐!”

    胡小彬最受不了沈家的生活方式,所以她基本不去沈家,都是把胡小妍约出来。

    “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胡小妍便以这种方式来回避了妹妹的话题。

    “看吧!她总是这样,不正面面对问题,她要是像你一样在被欺负后就走出来,说不定沈家二少早就屁颠屁颠的跑来追她,可是她都不给人家这个机会。”

    “事实证明,也不一定你出来了,另一半就会来追你。”

    钦慕看胡小彬那么片面,微笑着对她解释。

    胡小彬:“呃!”

    “这丫头张口就爱乱下定论,你别在意她说的。”

    “我很喜欢胡小姐的性子!其实我们是应该直面自己的生活,活的潇洒一点,毕竟人生本来也不是很长,年轻更也没多少年。”

    钦慕说。

    胡小妍又低了头,虽然还笑着。

    不过她很快就沉了一口气:“我感觉我还是在家带着的好,来这里被你们俩几句话就给羞辱的抬不起头来。”

    “这不是抬的挺高嘛!”

    胡小彬忍不住去摸她的下巴。

    “小彬!”

    胡小妍没办法的叫她一声,希望她停止。

    “要不我们试一下婚纱?”

    “好啊好啊!”

    胡小彬赶紧喝了两口可乐就站了起来。

    “我先带你去里面换上,沈太太你先随意。”

    “好!”

    胡小妍答应着,坐在沙发里看着钦慕去把模特身上的婚纱取了下来,然后抱着婚纱带着胡小彬去了房间里。

    “这是你的卧室吗?”

    “嗯!”

    胡小彬进去后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总感觉虽然不是很大,却很温馨的。

    “姐姐,你为什么突然来巴黎啊?真的跟宸少吵架才来的吗?”

    “嗯!”

    “那你脾气还挺大的,叫我,就不舍的离开我老公。”

    胡小彬说道老公两个字忍不住红了脸,然后咬着自己的嘴唇傻笑起来。

    钦慕看她一眼后她笑的更羞涩了。

    “我相信你一定很爱他!”

    钦慕只好说道,想要转移话题。

    “那你不爱宸少吗?”

    胡小彬一边脱衣服一边问她。

    “就算天崩地裂,我也只爱他!”

    钦慕低着头将婚纱整理着准备给她从头上套进去。

    “那你为什么来巴黎,你都来了快两个月了,你不想他吗?”

    “保持距离能让我们都冷静下来。”

    钦慕说道,在她脱下上衣后帮她把婚纱套上。

    “哦?那在一起就不能冷静了吗?”

    “至少暂时是这样!”

    钦慕说着,像是在谈一件别人的事情,很从容,很理智。

    “可是我还是不喜欢跟相爱的人分开,那是多痛苦的一件事情啊!”

    胡小彬低着头看着自己套上的婚纱,穿在身上的感觉竟然很舒服,她有些意外,她穿了好几个设计师设计的婚纱,但是没有一件像是这件这么舒服,所以胡小妍觉得,就算有一点小不满意,她还是要穿这件了。

    胡小妍的性子决定了她的为人。

    不过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对爱情,的确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旦爱上一个人,无论被伤的多难受都不舍的离开那个男人。

    可是等再过些年

    人的心或者是始终不变的,但是人的行为,是会跟着年纪的改变而改变的。

    “我爸说我婚礼的时候还要请宸少去喝酒呢!你又是我的婚纱设计师,你也一起去多好啊。”

    “你肯定不知道我们家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我恐怕是回不去了,不过宸少能去都是一样的。”

    钦慕帮她拉拉链的时候顺便跟她提到。

    “是穆家老爷子吗?我前两天听我姐姐说,穆家长辈也都搬到巴黎来了。”

    “嗯!”

    “算了!不强求你!”

    胡小彬说道。

    “我去那拖尾来帮你挂上!”

    钦慕告诉她。

    胡小妍后来也站在了门口,因为拖尾一摆好,房间里再也装不下别人了,钦慕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怕给新娘子踩脏了婚纱。

    胡小彬原以为她想要的拖尾肯定弄不好了,可是当钦慕白好后,她惊喜的眼泪都要掉出来。

    “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就跟她小时候梦里的,简直一模一样。

    “女孩子都有公主梦,你不是头一个要这么长拖尾的,但是你这条是我做过最长的。”

    “啊?那别人也提这要求,你为什么只给我做得这么好?”

    “因为我得罪不起黑社会啊!”

    钦慕低着头,虽然低调,但是说的挺认真的。

    胡小彬

    胡小妍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爸爸还是敬你老公几分的。”

    “那也不行!听说胡小姐的婚礼会在很不错的地方举行,这三米长的拖尾一旦伸开,浪漫的感觉不言而喻!”

    婚纱本身并不复杂,因为胡小彬长的也很清秀,不适合太累赘的婚纱,钦慕又看了她的腰身,尽管她一再的缩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需要再窄一点。

    “姐姐!我真是太感谢你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亲姐,比小妍还要亲!”

    钦慕刚一直起腰,胡小彬就抱住了她的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搂着她对她表示感激。

    钦慕无奈的拍拍她的肩膀:“这件婚纱有些保守,所以你要做好不能被所有人都叫好的准备。”

    “我才不管被人满不满意,我跟我老公,跟我爸爸都喜欢这样的,我爸爸就不喜欢我穿的太风骚,他总说正经人家的姑娘穿着都是很保守的,我也该这样,而且我老公也喜欢我穿着这样的婚纱。”

    她看了一眼,然后想起自己给老公看设计图时候老公的表情,脸上带着一点小羞怯,还带着一点小傲娇,那应该全是来自于那两个极为宠爱她的男人。

    门口的镜子里,胡小彬又看着自己穿着这件婚纱的模样,虽然一头长发还没有盘起来,但是那种新娘的感觉已经很明显了。

    “要我帮你拍张照片吗?或者你想要发给你老公?”

    “啊?不要,我想让到了那天后他再看到,我要看他那时候的表情,超级期待。”

    胡小彬摸着自己的胸口,这个v字型的领口开的并不大,只露着一小块如玉的肌肤,却已经足够叫人知道这小女孩的美好。

    “爱一个男人爱的这么傻气!真不敢想象,难道当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样子吗?”

    胡小妍看着胡小彬在镜子前美的快哭的模样忍不住低喃了一句。

    钦慕站在一旁抱着自己的手臂保持沉默,只是微笑着,胡小彬难得安静的样子,真的能让人陷进回忆里。

    那年那个女孩被比她大五岁的男孩夺去初吻的时候,可也曾在回家后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这幅痴傻的模样?

    那夜,那个女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脸上一阵阵发烫,像是发高烧那种。

    那颗心就在那时候已经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吧?

    谁曾年少不痴狂?

    可是千帆过尽

    ------题外话------

    第一更!等下还有第二更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

    ——

    城里流言四起,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