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 以爷爷的名义找她
    可是千帆过尽,皆不是!

    ——

    胡小妍跟胡小彬晚上一起去了穆家别墅做客,等她们离开已经是夜里十点多。

    “这俩姑娘还怕我身体不行,才这么早走的吧?”

    老爷子在她们走后问道。

    钦慕刚帮着阿姨在收拾桌上的茶杯,听后只笑笑:“做小辈的自然都得为长辈着想的,您不用放在心上。”

    “你们这些小孩子啊,就是太在意我们这些老东西过得好不好,才会把我们宠坏了,以后你尽管不要为我一个老头子考虑这么些,我倒是更喜欢你没事跟我斗斗嘴,我悔棋的时候你尽管像是以前那样不准我儿戏。”

    钦慕听老爷子说话这么有力气就知道老爷子身体肯定没问题的,只是忍不住笑起来。

    “那小辈整天跟长辈顶嘴的话,那也太没规矩了!这家里要是没了规矩就会乱套。”

    冯芳华坐在一旁端着茶杯跟她公公议论。

    “一家人总立那么多规矩干嘛?以前在部队就这规矩那规矩,我现在反倒是一点也不喜欢有规矩,这些小辈每次见到我都跟哄孩子一样跟我说话的口气,我可受不了。”

    老爷子身子一侧,头一仰,表示自己的不满。

    钦慕只是听着,默默地喝着茶,心想怪不得您那么疼穆熠宸!原来他最真!

    “这俩丫头特地来拿婚纱的?”

    “嗯!也准备一些婚礼的小东西。”

    钦慕这才又搭话。

    “哦!那刚刚外面那些保镖”

    “胡小彬的父亲是咱们荣城大名鼎鼎的胡峰山!”

    钦慕特别客套的介绍这个人。

    老爷子一听那名字,缓缓往后靠了靠,那一向从容的眼神,此时也表示震惊。

    “天啊!这样的人怎么找到你的?”

    冯芳华更是吓一跳。

    “胡小妍之前去我店里买礼服,由她介绍的。”

    钦慕说出实情。

    “原来是这样,这样的人家,我们还是不要乱,交的好。”冯芳华心里有点发紧。

    “嗯!我知道!这个女孩挺好的!而且我也不敢不接这个单子啊!”

    钦慕提起来又忍不住笑。

    以前总觉得自己一根筋挺直的,但是胡小彬找上她的时候,因为胡小彬的身份她就想拒绝,若是别的什么大牌找她,她看不上眼就拒绝了,可是这个,她当真是没敢。

    也是遇到胡小彬之后她才知道,自己真有不敢不接的活。

    “我做完这件婚纱最近没什么事,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吧,我知道有个很不错的地方,最近天气正好,我们出去看看风景去!”

    钦慕提议。

    “行啊!只是你行不行啊?我看你这两天,脸色时而不好。”

    “做这件婚纱真的是累的我腰疼的毛病都犯了,不过休息一晚就好了。”

    钦慕说道。

    “那行吧,那明天我们就跟你出去转转,找辆宽敞的车子吧?”

    冯芳华对她提议。

    “嗯!那就带我们去医院的那辆吧,我还有他的电话号码。”

    钦慕说。

    “也行!如果这辆车没空,你就给熠宸打电话,他那儿有几个电话呢。”

    “嗯!”

    “开自己家车吧!慕慕那辆小车就算了,不过熠宸今天让人开过来那辆英国车还是不错的,就开那辆吧,不是不远吗?”

    老爷子想了想,他可不想在车上还躺着,搞的像是要去医院一样。

    “不远!就三十多公里,半个小时差不多。”

    钦慕想了想,说道。

    “那就这样定了,不要叫车了,慕慕对这边熟悉,咱们就自己开车过去。”

    “可是您的身体!”

    “我的身体不比你差!这要是来给小偷,估计还得我保护你呢!”

    老爷子,从来不服老,除了上次被弄到医院去的时候。

    冯芳华无奈的看向穆子豪,她一向说不过她公公。

    “就听爸爸的吧!”

    穆子豪微微一笑,很是温柔。

    “那我去叫阿姨准备点吃的,明天我们带着过去。”

    钦慕看已经定下来,就去厨房找正在刷碗的阿姨说这事情了。

    再晚一些,孩子们都睡下,她自己在房间里洗了个澡,一出来就听到有人在敲门,她穿了深色的睡袍,系着带子去开了门。

    “妈!您还不睡啊?”

    “我不找你谈谈,我睡不着!”

    冯芳华直接把她推进去,然后自己关上门,就到她床边去坐下了。

    钦慕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如果是我跟穆熠宸的事情,那您还是别说了。”

    “我为什么不说?你们俩非得都这么倔强?就不能为我们做长辈的考虑考虑?你们俩这样分着,你心里踏实?再说了,就算你踏实,我心里可不踏实呢,我心疼自己个儿子。”

    钦慕抿着嘴,低着头站在旁边像个没有招数的孩子一样,靠在墙边静静地听着她说下去。

    “你就一点也不心疼熠宸?他离不开你你又不是不知道。”

    “妈!他离得开我的!”

    钦慕抬了头,终于说了一句。

    “他要是离得开你,以前何必陪你在这里住了十多年?”

    冯芳华忍不住瞅她一眼。

    “妈!现在的穆熠宸,或许跟以前的穆熠宸已经不一样了,至少他在跟我的这方面,可能是不一样了。”

    钦慕低了头,怕冯芳华又要数落她不懂穆熠宸。

    “他要是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好了,他要是真的放得下你——,以他的条件,什么样的天仙找不到?”

    钦慕有点委屈,冯芳华总觉得穆熠宸身边很多天仙等着嫁他。

    “您还说让我把您当亲妈相处呢,您现在怎么只替穆熠宸说话了?我也不难看呀,也不是没人要啊!”

    钦慕突然有点委屈起来,比穆倾心还要执拗的跟她犟了句嘴。

    “你,那你就仗着有人要别回去了!”

    冯芳华气呼呼的吼了一句,然后起来就走。

    钦慕

    “你们俩都仗着自己美就随时开战,考虑过家里长辈的感受吗?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这一个多月了,这俩小家伙连爸爸的面都没再见过。”

    冯芳华在门口又停住,转头多对她提示了几句。

    钦慕不服气,但是站在床边靠着墙不敢再说话,怕真的把冯芳华气坏了。

    可是谁也不能否认,其实那俩小的,经常跟穆熠宸视频,不说一天一次也差不多。

    他们在家的时候跟穆熠宸也没那么亲密。

    钦慕想起这些来就头疼。

    稍微冷静后,她就把自己丢在床上躺着,然后摸到枕头旁边的手机,拿到眼前后打开,又打开微信。

    好大夫:“亲爱的,你老公今天又跟那个女记者一块去打球了啊,还一起喝了咖啡,你倒是吱一声啊!”

    “祝他好运!”

    钦慕便气呼呼的发过去一声,然后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热乎乎的额头上,一只手继续刷屏。

    当看到上面有一条视频还未下载的时候钦慕下意识的点了一下。

    然后——

    穆熠宸在赫连好家厨房煮饭的样子,他突然回头看向手机的时候。

    “啊!”

    被他那一眼一下,钦慕手里的手机掉在眼角,差点把自己的眼砸瞎了。

    疼的她立即转了身,然后把自己缩成一团,用力低着头,手摁在眼角连呼吸都不怎么敢。

    穆熠宸真的是她的冤家,若不然怎么会看到他就受伤了呢?

    钦慕捂着自己的眼角缩在床上难受了好久,半只眼的眼泪直流。

    她不敢再去看那个视频,把手机扔到一边后就趴在那里压着眼角,脑袋空空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那么睡着了。

    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角都黑了。

    钦慕对着镜子里的那个女人,简直哭笑不得,这叫啥?

    欢欢站在她洗手间里看着她在轻轻擦脸,忍不住问她:“妈妈你眼睛怎么了?”

    “嗯?”

    “你眼睛怎么了?”

    欢欢仰着头看着她妈妈的眼角,发觉她妈妈的眼角今天乖乖的,好丑。

    “被手机砸了!很难看吗?”

    钦慕低下头,朝着女儿眨了眨眼。

    欢欢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表情也是那种一言难尽的。

    钦慕心想,何止难看,还疼呢!

    她现在觉得,眼睫稍微一动都疼,可是能怎么办?

    今天外面阳光那么好,她怎么能就因为这点小状况而不出门了。

    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脸显得不那么重要,她特地穿的鲜艳了一些,还拿了副墨镜挂在头上。

    只是

    “你等下,眼睛怎么了?”

    她刚要拎着东西往外走,冯芳华叫住她,走到她跟前去,抬手摸了下她的眼角。

    “啊!疼!”

    钦慕立即弹开,疼的哇哇叫。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被我说了几句所以哭成这样?”

    “当然不是!这是跟小好发信息的时候不小心没拿稳手机砸的。”

    说出来,那叫一个尴尬。

    “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总爱抱着手机在床上,那你们不被砸,谁被砸?”

    钦慕

    冯芳华好像总是很有力,说完就朝着里面吆喝那俩小的:“宝贝们,我们要上车了哦!”

    “来了!”

    “来啦!”

    姐弟俩背着小包跟阿姨一起从里面出来。

    老爷子因为怕晕车,所以坐在前面。

    那夫妻俩坐在后面,搂着那俩小的,路上倒是很欢快的。

    只是钦慕的眼睛时不时的被光刺的发疼。

    所以到了目的地,钦慕下车前就立即把头上的墨镜给摘下来挂在鼻梁上。

    其实老爷子根本没看到她眼角。

    钦慕也觉得自己化妆化的挺好的,可是或者女人天生眼神敏锐,冯芳华却看见了。

    那是一条不算很出名的湖边,但是那一块超大的绿色草地里,也实在是叫人看了心情开阔,那干净的湖水就那么静静地存在前面,被阳光照的反射的万丈光芒一样。

    小家伙拿了泡泡来,欢欢一边吹,橙橙一边追。

    钦慕跟冯芳华铺好了毯子,然后坐在旁边看着风景。

    老爷子偷偷带了鱼竿,带着儿子去寻了个儿隐秘的角落,就开始钓鱼。

    嘴里还嚷嚷着:“来这种地方,不吊它两根鱼,我还真是不爽快!”

    穆子豪坐在旁边陪着老父亲违规,他们不远处,就立着一个不准钓鱼的牌子。

    不过附近还有个上了年纪的白老头在钓鱼,看上去好像也是经常在这一片玩的。

    冯芳华找欢欢帮她跟钦慕还有橙橙拍了几张照片,冯芳华看她总是戴着墨镜,拍了几张就不爽了,起来去接过欢欢手里的手机:“宝贝你去跟你妈妈在一起,把她的眼镜摘了,我帮你们娘仨拍几张合影。”

    “好啊!”

    欢欢最喜欢听吩咐做事情,所以立即就跑过去摘钦慕的墨镜,钦慕吓一跳,立即要躲开,但是欢欢还是拿走了,并且眼镜一旁被摘下来的时候刚刚好碰到她受伤的眼角,疼的她立即又要尖叫,不过怕吓着别人还是忍住了,只忍着痛摸着自己的眼角叫了一声:“穆程欢,你跟我有仇是不是?”

    她要疼哭了!

    “看这边!”

    冯芳华吆喝了一声,然后镜头对准那娘仨,其实橙橙根本就不在状态,姐姐好不容易把那个吹泡泡的工具给了他,他就一直在忙那个,只能偶尔吹出来几个泡泡,不过相当高兴。

    钦慕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就立即去捂住自己的半边眼睛:“妈,能不拍我吗?”

    “根本看不见你的伤好吗?再说了,我主要是拍我孙子孙女,你就是个背景板。”

    钦慕真信了!她就是个背景板而已。

    可是

    钦慕陪着冯芳华在湖边坐着,周边有些来游玩的人在说话,很多人在草地上铺块毯子就随意一坐,或者躺下,那边还有小朋友在玩足球,反正是各种热闹,但是又不是那种特别吵的感觉。

    钦慕后来也累的躺下了,因为腰疼,所以根本坐不了多久,躺下后小心翼翼的戴上墨镜,将阳光拒绝在眼帘之外。

    “钦慕,我问你啊!”

    “嗯?嗯!”

    钦慕一怔,随即又答应了一声。

    娘俩互相对视着,虽然隔着墨镜,但是冯芳华的气势还是把钦慕给吓住。

    “如果熠宸现在遇到一个跟你差不多,但是又比你好相处,而且是一心想要跟他发展的女孩子,你会怎样?”

    冯芳华说完后戴上旁边放着的遮阳帽,然后转眼看钦慕。

    钦慕

    她能怎样?

    飞回去,然后把他扇了!

    “我不知道!”

    但是,这话跟长辈说不太合适。

    所以钦慕只能看似傻乎乎的回了这句。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你跟孩子孤孤单单的过日子,从此之后你老公就是别人的了。”

    “那如果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那我就不要了。”

    钦慕说。

    不过也真是,如果他出轨了,她还要个啥?

    他们都不喜欢彼此身边有异性,只是她比较理智一点,穆总就有点

    那是荣城的一大醋王。

    “如果我是你呢,我就会飞回去,跟他讲和!”

    冯芳华跟她讲,粉色的遮阳帽还算时尚,虽然很嫩,但是她带着也显得很华贵。

    “可是您不是说他跟那个女人好了吗?如果我爸爸出轨了,您还要吗?”

    “他敢?还反了他了!”

    冯芳华立即脸色严肃起来,那狂劲,好像全天下,唯吾独尊啊。

    钦慕

    “说你跟熠宸的事儿呢,怎么又扯到我这里了?你认真回答我,你会不会阻止他跟别的女人好?”

    冯芳华眼睛毒辣的望着她,看她那副墨镜就觉得不舒服,所以抬手去给她摘掉。

    钦慕受伤的眼角又不小心被碰了一下,阳光一照,她条件反射的无遮掩就立即翻身趴着。

    “妈!阳光太强了!我皮肤要晒伤了!”

    “反正也没男人了,晒伤就晒伤!”

    “可是如果他的心不在我这里了,我还怎么回去找他?”

    钦慕捂着眼趴在那里有点无力地吐槽。

    冯芳华看着她那样子真打她一下子,所以就在她屁股上用力拍了下:“我只是打个比方,他要是会变心,那我得去庙里去拜拜去,我从他十几岁开始就每年去庙里求佛让我儿子对你变心。”

    钦慕

    这真是亲妈啊!

    这掏心掏肺的!

    可是——

    晚上回到家,谁能告诉她,她看到她婆婆的朋友圈里,满满的都是她的照片,并且还附上一行字:“聊个天都能让自己眼角受伤的女人,还好我的修图手艺好!”

    修图手艺?

    钦慕想要吐槽又不敢。

    干嘛要把她发出去,肯定会被穆熠宸看到了!

    钦慕的心一紧一紧的,紧的有点想要打嗝。

    “你自己问她啊,她就在我身边呢,我把手机给她。”

    冯芳华在跟她儿子打电话,然后把手机递到一直在刷屏的钦慕眼前。

    钦慕一抬头,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你老公找你!”

    钦慕

    “接啊!愣着干嘛?”

    冯芳华替她着急。

    钦慕不敢不接,只是等她接过手机,慢吞吞的放到耳朵上,那边早已经挂了。

    “没声音!挂了!”

    钦慕看冯芳华一直盯着她,只得闷闷地回了一声,然后把手机拿到眼前又看了眼后跟冯芳华解释。

    冯芳华

    这俩人的心结,终究是解不开啊。

    “所以你干嘛不快点接?”

    她好不容易让她儿子跟儿媳妇打个电话,牵个线真的太不容易了,冯芳华从来都没觉得这么累过。

    可是,好事还是没有做成。

    钦慕看冯芳华上火更不敢反驳她,本来还想问问朋友圈的事。

    穆熠宸大半夜的在酒店跟江之远喝酒,如今秦逸要照顾孕妇,景峰在家陪赫连好,赵淮又整天跟小美腻歪着,也就他们俩还能凑一块喝酒到深夜。

    江之远看他不爽,自己也不爽,嘟囔着:“你说现在这女人怎么这么多毛病?要来来,要走走,把感情看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啊。”

    “你确定安楠跟你有感情?”

    穆熠宸寡淡的问了一声。

    “当然!”

    江之远不乐意的瞪他一眼,然后哼笑了一声:“你跟小慕妹妹倒是感情深厚,可是她还不是把你丢下去了巴黎,把你儿子,你女儿,你爸妈,你爷爷全都弄到巴黎去了,你自己在这边”

    江之远说完扭头看了他一眼,穆熠宸靠在那里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可怜啊宸哥!”

    “滚!”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然后又起身去拿起酒瓶来,又给江之远一瓶:“喝完这瓶回家睡觉!”

    “喝完这瓶还回得去吗?楼上睡得了!”

    江之远接过酒瓶,但是有点不乐意跟他喝了。

    最近穆熠宸的酒品有所提升啊,提升的兄弟们都有点担心他了。

    “楼上睡也行!”

    穆熠宸眉目一挑。

    “要不要我给记者妹妹打个电话?好机会啊!”

    江之远靠近他,朝他眨眨眼。

    “你到底有几个妹妹?”

    穆熠宸眉头皱起来,受不了江之远这贱兮兮的样。

    “呃!那小慕妹妹当然是咱们自己家人了,可是你要是跟她分了,那就远了嘛!我看你跟那位记者妹妹好像发展不错。”

    “她在给我做专访,仅此而已。”

    穆熠宸说道,然后对瓶吹。

    “就这么简单?我怎么不信呢?”

    江之远看着他,怎么也不相信他说的话。

    穆熠宸浅笑了下,虽然没再说话,但是那眼神分明在说,你爱信不信。

    “那你这受伤的心里,还挂着我们小慕妹妹啊!要不你就像是以前那样,偷偷过去看她?或者你就借口过去看爷爷,反正现在他们在一起住,先过去,然后啪啪一顿再说,这么久没啪,难受了吧?”

    江之远又开始给他出谋划策。

    穆熠宸转眼看他,实在是不愿意跟他说话。

    “你到那边去!”

    穆熠宸指了指沙发边上,实在不愿意跟他做那么近了。

    “不是!我不是怕你身体吃不消嘛!你本来就这么强壮!”

    江之远赶紧说他身体强壮。

    穆熠宸抬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想着她眼角受伤了,那傻子一样不知道有没有找个药膏抹一下,对江之远的话,当自己没听到。

    下半夜他自己在酒店的顶楼躺着,她不在,但是洗完澡后去打开橱子找衣服,发现里面还挂着满满的她的衣服。

    当初为什么要把她的衣服都挂在这里?

    搞的他现在看着就‘烦’。

    穆熠宸气呼呼的把橱子里她的衣服全都抱了出来扔在床上,然后就走了出去,在外面办公室的办公桌前摁了内线。

    只是,电话才刚拨出去,他就后悔了,把电话用力又放下。

    他能不生气吗?

    明明自己叫她走的,给了自己不找她回来的理由。

    但是现在

    他是疯了吗?干嘛要对她说那种话?

    现在可好,她根本不找他,他怎么给自己找台阶?

    真要像是江之远说的那样,以看望爷爷的名义过去,然后

    对,先把她啪了再说,这阵子,真是要憋屈死。

    可是她呢?听说给人家做婚纱做的特别投入,还把人带到家里去吃饭。

    对了!欢欢还说她跟简俨特别好,恐怕不是特别好,而是好的要死了吧?

    他这几天给简俨打电话,简俨已经不接了。

    这证明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简俨终于等到钦慕回去,简俨想要跟钦慕表白。

    不!

    或者已经表白过了!

    简俨要让钦慕留在巴黎跟他一起过日子。

    穆熠宸越想越头大,本就喝了点酒,头疼的简直无法言喻。

    后来,他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只是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就在脸底下压着。

    他皱着眉,下意识的撑起身子,然后拿起手机打开看了眼。

    他就怕他喝醉了然后给钦慕打电话说些不该说的话。

    可是

    他打给了他爷爷!

    穆熠宸窘迫的看着手机昨晚的已接电话,然后又看了看时间。

    虽然窘迫,但是没有打给她就好。

    上午十点多在酒店开会,穆熠宸难得的走神了,完全没有听进去大家在说什么。

    昨晚约的跟钦海明中午一起吃饭,他也是忘了。

    楼下雅间里服务人员非常非常客套,并且抱歉的问钦海明:“市长,您看要不要给宸少去个电话。”

    “不用!等菜好了就上,到时候记他账上就行。”

    钦海明低声吩咐了句。

    “是!”

    服务人员其实想要给穆熠宸打电话来着,但是听着市长大人的意思,没敢。

    钦海明猜测着他可能是昨晚喝多了,因为刚刚服务人员也说了,他昨晚跟江少在这边喝酒喝到大半夜。

    “你也出去吧,我一个人不用伺候!”

    钦海明想了想,既然穆熠宸也不一定能下来,他索性就给王叔打了个电话:“上来陪我吃饭!那小子失约了!”

    王叔接了电话就从地下停车场去了楼上雅间。

    穆熠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呆着,到了吃饭点他看了眼时间,然后接到老爷子的电话,听那声音像是刚起没多久。

    “你小子,昨晚跟我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

    穆熠宸听着电话那头的意思,老爷子是没听懂?

    他那年纪,可能真的听不懂有些话。

    “你爱我?你爱我干什么?你以为你老婆还拿着我手机呢?”

    老爷子却又口出狂言。

    穆熠宸原本只是有些窘态,现在脸已经开始发烫了。

    他昨晚到底说了些啥?

    “那个,您可能听错了!”

    穆熠宸有点尴尬的扯了扯嗓子,垂着眼眉看着自己拿笔的的手上戴的素戒。

    “我听错了?你哼哼唧唧大半个晚上,我听错一句还能全听错了?”

    穆熠宸

    “那,我到底还说了些什么?”

    “你还说了些什么,你后来谁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听不懂就挂了!”

    老爷子脸一红,特么的,活了一大把年纪,听自己孙子那啥。

    “你特么要是实在憋不住了,你就飞过来,自己又不是没有飞机,非要自己在家里手——我不跟你说了,挂了!你以后晚上别再给我乱打电话,给你吓出心脏病来啊。”

    老爷子挂电话前不忘多提醒几句。

    穆熠宸把手机慢慢放下,简直生无可恋了。

    他昨晚,该不会是像是以前跟钦慕打电话那什么一样,跟他爷爷把那事给办了吧?

    看聊天时间,十来分钟,他的能力,应该不至于那么快。

    穆熠宸头疼的抬手去捏自己的额头。

    然后秦逸从楼下上来:“宸哥,听说你放了你岳父鸽子?”

    “什么?”

    穆熠宸一转眼,看着相貌堂堂的秦逸已经走近他。

    秦逸笑着:“我刚刚在楼下跟张老板吃饭,碰到餐厅经理听说的。”

    穆熠宸

    “忘了!”

    现在媳妇都跑了,再把岳父给得罪了。

    所以穆熠宸听完那话立即就起身出去了,秦逸才刚刚在他对面坐下,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可是我是过来喝茶的,现在都过了吃饭点了。”

    “钦市长还在吗?”

    穆熠宸到包间门口问了一声工作人员,其实工作人员刚要进去收拾桌子。

    “走了!留下这个,说是让您递到巴黎那边去!”

    ------题外话------

    作者:哎呦呦!没眼看了!宸哥您到底对我们纯洁的爷爷做了什么?

    宸哥:你可以给我滚的远一点吗?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想见你!

    作者:您好好说话成吗?哎哎哎,您别让他们绑我,我错了宸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