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2 如果她是驴,那穆总
    一周后钦慕才收到那个盒子,发件地址是他的办公大楼。

    是通过溪秘书发过来的,钦慕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但是穆熠宸通过溪秘书发过来的东西,应该跟他们俩的事情也没关系。

    一个魔方!

    钦慕从那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那个还有一层包装的魔方来,疑惑的皱起眉头来。

    穆熠宸送她一块魔方做什么?

    难道是怕她太无聊?

    直到低眼看到盒子底下还放着一张便利贴,钦慕一只手拿着魔方,另一只手去拿了底下那张便利贴。

    “您父亲所赠!溪梦!”

    溪秘书给她写的字条。

    钦海明送她魔方?

    钦慕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在餐厅里站着看着那块魔方,心想,您这是送给您外孙的吧?

    不然

    让长辈担心晚辈们之间那点事,钦慕还真是有点不愿意接受。

    客厅里那姐弟俩早已经又追逐着玩的不亦说乎,钦慕心焦,站在饭厅门口望着外面:“穆程欢,你跟你弟弟玩水枪的时候去外面好吗?”

    钦慕这话才刚一说完,橙橙站在她不远处正一双小手在研究水枪怎么喷发,然后就不小心一下摁到了钦慕的脸上。

    钦慕

    欢欢刚想喊弟弟出去,一转头看到妈妈闭着眼,被喷了脸上水,忍不住震惊的睁大着眼睛:“穆程阳,快跟我出来!不然妈妈要打你屁股了!”

    钦慕心想,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们屁股?

    却也只是欲哭无泪。

    冯芳华刚巧从楼上下来,看着钦慕在那边站着那满脸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当然一眼就看出那是她孙子孙女做的好事,而且那俩小家伙的欢笑声从门外的草坪里传进来,还挺悦耳。

    “我去看看他们俩在干么?怪冷的。”

    钦慕心想,冷倒是不冷,不过换衣服真的是挺麻烦的。

    一边想着,一边转头去饭厅里把快递盒连同溪秘书写的那张小纸条一起扔到垃圾桶,然后拿着魔方上了楼。

    她看了看自己衬衣上也脏兮兮的,索性把手机跟魔方扔在床上就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上有钦海明的未接电话,想了想,还是给他回过去。

    “喂?”

    “刚刚干嘛呢?”

    领导问她。

    “刚刚换衣服呢!您寄来的魔方我收到了?怎么会想到要给我这个?”

    “这是你小时候玩的,怕你在那边无聊,就找出来让熠宸给你递过去。”

    “我小时候的?看上去还很新啊!”

    钦慕拿起那个魔方看了看,不太敢相信。

    “你小时候就没玩几次,熠宸跟你联系了?”

    钦海明柔声问道。

    “没有!让溪秘书递给我的,领导,这事您能不操心了吗?我现在挺好的。”

    “打算在巴黎扎根?”

    “本来嘛!我在这边生活了十几年,一直挺好的。”

    “好不好,你我心里还没有数?穆熠宸他又什么都不知?”

    钦海明难得聊到这里来,钦慕也难得傲娇的闭着嘴没有反驳他。

    “你们俩的事情我不多管,反正最后还是要和好的,只是怕你在那边没人照顾得受累。”

    钦海明敞开了心扉跟她聊起来。

    钦慕捏着魔方转了两下,低着头看着魔方转身坐在床沿,大长腿随意的搭着:“我怎么会没人照顾?如今穆家长辈都过来了,阿姨保姆家里就请了好几个。”

    “那样还好一些,可是穆熠宸不在,你就不无聊?”

    “怎么会?他不在我还舒服些,最起码没人对我冷嘲热讽的。”

    钦慕小声说着,只要一想到穆熠宸那阵,她现在都觉得耳朵疼。

    他是想用话扎死她啊。

    “他那样还不是因为你闷?他要是不多说两句,你就把什么话都闷在心里,慕慕啊,熠宸大概是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了!你要好好珍惜他。”

    “您再说下去,有点像是交代后事了!”

    钦慕听不下去。

    “好好好,那我就不说了。”

    “那挂了吧!您跟王叔都好好保重身体。”

    “放心吧!我们都好着呢,你给我买的花儿跟鸟也都好着呢,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王叔在照顾。”

    钦慕听到花儿跟鸟忍不住笑了声,然后柔声道:“挂了!”

    父女俩挂了电话后钦慕就躺在了床上,没接活,有点无聊,但是接了活就得忙活起来。

    她打算休息一阵子!要不要去哪儿散散心?

    阿姨在外面敲门:“少奶奶,太太找你下去喝茶!”

    钦慕听到门外阿姨招呼她,轻叹一声,赶紧的起床,然后下楼去喝茶。

    把魔方跟手机都扔在床上了。

    只是她才刚下楼去坐下,冯芳华便问她:“刚刚那快递是从荣城来的?熠宸送你的?”

    “不是!是溪秘书!”

    钦慕听着冯芳华的话,抬眼看着她回了一声,然后又低了头。

    冯芳华不自觉的眉心一紧:“熠宸叫溪秘书送的?”

    “领导让穆熠宸给我递过来,穆熠宸又找溪秘书给我送过来,就是一个魔方,领导说是我小时候玩过的。”

    “这样啊!”

    冯芳华听完钦慕从容的解释,有些忧伤。

    穆子豪跟老爷子找地方去钓鱼了,就剩下她们俩跟孩子在家,冯芳华无聊的泡了壶茶,准备了点心,然后跟钦慕继续探讨。

    “你跟熠宸这次吵架的原因是什么来着?我记得明珠那晚之前你们俩好像就开始冷战了。”

    冯芳华端着茶,喝之前问钦慕。

    “忘了!”

    钦慕想了想,拿着一块点心咬了一小半,这味道很熟悉,她回答着,忍不住摇了摇头,将手里剩下的一小块点心全部送到嘴里。

    好像前不久还跟穆熠宸一起吃来着。

    钦慕想到俩人一起吃一块点心,忍不住眉头稍微一皱。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会跟他吃一块点心,那么肉麻的事情,放在以前,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可是后来

    难道是有了爱人后,所有的人都会那样?

    “我交代你一件差事,你替我回去一趟?”

    冯芳华想了又想,然后对钦慕说。

    钦慕抬了抬眼:“我不能回去!”

    她记着清楚呢,穆总说她这次除非自己回去,否则他绝不会来找她。

    他可以傲,她也自尊心很强啊,那就互相忍着吧。

    其实如果不是长辈们突然过来,他们俩可能还是连个电话都不会打,至于视频,有时候欢欢会追着她的屁股后面拍她,可是她才不会回头。

    “后天是景家老爷子的寿辰,你代替我跟你爸爸过去一趟这么好的理由,你就不想回去看看最近缠着熠宸的那个女记者?”

    冯芳华好生问她,小小的刺激她。

    钦慕又拿了块点心,然后用力的摇头。

    “你就让他一次怎么了?非得每次都是他迁就你?”

    冯芳华忍不住问道,有点生气了。

    “妈!也不是每次都是他让我,其实我们是互相忍让的。”

    钦慕不服气,所以直言不讳。

    “既然是互相忍让的,那么这次为什么不互相忍让了呢?”

    “这次?他不理解我!”

    钦慕想起来她对穆熠宸说她担心钦明珠出事,可是穆熠宸说什么?

    她带着她的倔强,低着头把那口点心吃完就伸手去端茶。

    “他不理解你?他只是太在乎你!”

    冯芳华忍不住叹息。

    “他又多在乎我,我就有多在乎他,我对他的感情绝对不比他对我的少一丁点,但是这些都不能阻止不好的事情发生。”

    钦慕觉得自己可能说多了,所以执拗的说完后抬眼看向冯芳华,果然冯芳华的脸色欠佳,吓的她赶紧闭了嘴。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愿意你们在一起的原因!你倔的像头驴!”

    冯芳华叹了声,说了句,放下茶杯后看向外面草坪里,这会儿姐弟俩挨着头正在草坪里蹲着不知道找什么宝贝呢。

    钦慕

    好像穆总不倔强一样,那她要是头驴,那穆总整天

    他们是同类!

    巴黎这边没人回去参加景家老爷子的寿宴,老爷子今年这寿宴也没请太多人,都是以前的老战友,以及家人,穆熠宸跟江之远算是关系比较疏远的类型了。

    不过在寿宴上见到景晴,倒是两个人始料未及。

    “老秦要是知道景晴回来,不知道会怎样,会不会抛弃他的结发妻子再来守护景晴。”

    江之远看着穿着朴素淡雅的景晴从景家楼上下来的时候,那优雅的样子,秦逸最迷的就是景晴那傲人的身段,以及表面看上去特别有的涵养。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多数人都以为景晴死掉了,而景晴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现,所以此时客厅里的人们听到下楼来的高跟鞋声音,都像是见到鬼一样看着景晴。

    “这丫头前几年身体出了点毛病一直在国外调养,今年我生日才刚刚把她召回来。”

    老爷子自然是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没人敢质疑他。

    只是穆熠宸站在边上无奈的叹了一声。

    景峰从厨房里走出来,端着酒站在穆熠宸跟江之远身边:“别放在心上,钦慕没回来,没人会知道我妹妹回来过。”

    景峰这话一说完,穆熠宸下意识的看向在旁边帮忙端茶的赫连好,心想,你确定?

    他们小辈就在窗户边上站着,一人手里端着杯酒,无聊的随便找个人就八卦着打发时间,只有景晴到了沙发里去陪着景家老爷子坐了会儿。

    “景晴这段时间不见,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景峰,一定有很多人追她吧?”

    “怎么?你打算转移目标?”

    景峰端着酒,锐利的眼神看了江之远一眼。

    “那当然不是!我还是觉得安楠比较适合我,只是不知道老秦会不会也还觉得溪秘书比较好。”

    江之远看着景晴坐在老爷子身边那么客套的跟长辈们打招呼,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赫连好更是帮忙倒了一次茶水,不等大家怎么夸她就赶紧的起身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赫连好不太高兴的看了景峰一眼,景峰便低着头装作没看到。

    “我劝你早点走!”

    赫连好便对穆熠宸提醒了一声。

    穆熠宸也正有此意,稍微低了低头,然后再抬眼就看到景晴正从那边朝着他们走过来,而且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他。

    穆熠宸便侧身看了看门口,他现在就想走了。

    “熠宸!之远,好久不见!”

    景晴柔声跟他们打招呼,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穆熠宸刚回国的时候,她便是这样温柔可人的样子。

    “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

    江之远客套着。

    当然跟景晴比起来,他还是跟他小慕妹妹比较自在一些,钦慕虽然看上去有点孤僻,但是他还能压一压钦慕,景晴那看上去很娇柔,但是让人不怎么敢靠近。

    “谢谢!”

    景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转眼看穆熠宸,他还是跟以前那样,冷冰冰的,看也不愿意看她。

    “我交男朋友了!不要怕!”

    景晴轻声说道。

    穆熠宸转眼看她,对她那话不太喜欢。

    而空气中,也渐渐地有种莫名的尴尬。

    “还没跟你们说,我妹妹要结婚了!”

    景晴抬手压在穆熠宸肩膀上,有点感慨的跟他们说道。

    江之远

    “恭喜!”

    穆熠宸只浅淡的祝福了一声,他们现在,连朋友都已经算不上。

    “谢谢!”

    景晴看他不打算跟自己多聊,便也想闭嘴,只是还是忍不住多看他。

    上次她回来,他找江之远跟秦逸他们连夜把她送走,警告她别再回来。

    所以现在,他在家里看到她,是愤怒的吧?

    只是他的性子,让他不至于在这种场合对她发火。

    “听说钦慕去巴黎了!你那么爱她为什么不追过去?”

    景晴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他一声。

    赫连好站在边上不自觉的也抬眼看了眼景晴,觉得景晴完全就是多管闲事,不过她倒是也想听听穆熠宸要怎么回答。

    “她只是去寻找灵感!过几天她的工作完成了我自然会过去。”

    穆熠宸更是寡淡了。

    景晴听后虽然不信,却还是点点头:“也是,你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在国外带那么久呢,以前你们没结婚前也是,最多一个月就得去看她一次吧?”

    “这倒是!咱们宸哥一向爱妻如命!”

    江之远看气氛不好,就搭了一句。

    “要结婚的是什么人?”

    穆熠宸突然问了她一声。

    景晴眼睛里面立即呈现出来的激动,让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她以为她可以很平静的回答他这种话。

    “跟我们家差不多,年龄也跟我一样,姓甄!”

    景晴便简要的介绍。

    穆熠宸听后点点头,然后转头对景峰说了声:“看爷爷他们聊的那么开心,我们小的就先走了吧!”

    景峰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点点头。

    穆熠宸看向江之远:“你跟我一起走!”

    江之远本来也觉得穆熠宸走了,他自己在没意思,立即耸肩,表示无所谓。

    “这么快,不吃过晚饭吗?”

    “不太合适,让长辈们好好聚吧!”

    穆熠宸冷漠的对她说了句,然后带着江之远一同离开。

    赫连好一直在边上站着,心里突然竟然有些七上八下。

    “熠宸!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景晴看他们要走远,知道这可能是她在城内最后一次见他,立即上前了两步。

    只是她马上被赫连好拉住了。

    景晴转眼看了赫连好一眼,然后又转头看着已经走出家门的那个男人的背影,然后才愤怒的将赫连好甩开。

    “景晴,我不管你想干嘛,但是你少再靠近穆熠宸!”

    赫连好虽然被她甩开了牵制,气势却并不减少。

    “那跟你没关系!还是你的好友叫你在这里替她看家。”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次回来,最好尽快离开。”

    赫连好说完转身先往里面去了,她得跟她婆婆在厨房里忙活,假忙活也得做出个好样子来。

    景峰在穆熠宸离开之前对他解释:“景晴明天就会离开,你别太过分!”

    穆熠宸只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太深,太冷,让人心里没个准,很是不踏实。

    穆熠宸打开车门上了车,江之远的车跟在他后面,两个人前后离开,走了一段后他把车子停下。

    江之远便把车子停在他的一旁,看穆熠宸下了车,他便也下去:“怎么不走了?”

    穆熠宸没立即回答他,只是从口袋里抽出烟点了一根。

    “查一下这个甄家!”

    “查甄家做什么?你在考虑送红包啊?”

    江之远疑惑的问他。

    穆熠宸淡淡的看他一眼,无奈的点燃烟卷,打火机的火苗在冷风里,两次都要灭掉,不过最后还是被他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那根烟。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关于景晴!”

    穆熠宸抽了口后问江之远,江之远看着他的表情,这么多年的兄弟,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你怎么想的?那件事过去那么久了!”

    “如果她还是个死人,那件事情便是过去了,可是她活过来了,还在今晚这样的日子出现在那几位长辈面前,你以为她活着的事情,还能包的住?”

    “这”

    “查一下那个甄家,既然景家不好动。”

    “你确定要这么做?景晴既然已经另外有了喜欢的人,何不就给她一条生路,她是咱们城市的人,又跟咱们一起长大。”

    “跟她一起长大的人并没有我,你清楚,我一直在巴黎!”

    穆熠宸皱着眉头,又狠狠地抽烟,银色的烟雾从鼻子里冒出来的时候被风一吹就刮走了。

    江之远跟他交叉站着,双手插兜,愁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底。

    “景峰刚刚还跟你说了那话,难道他是猜到你要做什么?”

    江之远抬眼看着他问道。

    “可惜的是,大家明明什么都清楚,还要抱有侥幸!”

    在这个无情的黑夜里,穆熠宸的声音也显得很无情。

    “你跟景家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江之远无奈的叹了一声,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可是现在

    “或许是老爷子因为你跟小慕妹妹分开,所以才叫景晴回的呢?要不你去把小慕妹妹接回来?免得那些老东西总以为你们俩要完,各种望你怀里塞女人。”

    “我现在不能过去!但是这件事,得办了!”

    “行,那我——”

    “你直管去把甄家的底细查清楚了,别的事情不适合你做!”

    江之远差点以为穆熠宸很无情,直到穆熠宸为他考虑的说出这话来。

    “我明白!”

    江之远的确是有些事情不适合去做,景家那老头子要是知道他跟穆熠宸合谋对付甄家,估计得气的死过去一回。

    “那现在”

    “回去!”

    外面风太凉,他那根烟还没抽完便被扔在脚底碾灭了,打开车门,上车离开。

    ------题外话------

    第一更!第二更在晚上九点之前更新!么么哒!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在腾讯的书名是夜夜缠绵:腹黑老公慢慢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