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终于停止了翻来覆去
    穆熠宸在门外放下橙橙,橙橙就低着头迈着他的小腿往房子被挡住的一侧跑去,他这才知道他刚刚为什么没看到他们姐弟俩。

    只是……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靠在墙边,想要摸根烟抽,但是一摸胸口,发现没穿外套。

    巴黎的春天不算很暖,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的胸口发凉。

    ——

    “妈咪!爸爸来了!”

    房子里,欢欢上了楼,抬着手臂拧开门把手,然后拿着花去到妈妈的床边,送上花儿的同时立即跟妈妈提到。

    “嗯?”

    钦慕手里握着她给的花儿,刚要欢喜,听到后面那句后,整个人的心都有点震动。

    “爸爸来了!在楼下跟弟弟玩呢!”

    欢欢怕妈妈不信,又很认真的说了一遍。

    钦慕这次没再问,也没再说话,她很平静,外表。

    内心里,实在是起伏的厉害,仿佛刚刚经历了滚滚红尘。

    欢欢这奶声奶气的,好不容易把一句话讲的完整,可是力量却是无限大。

    “妈妈你怎么了?”

    欢欢看妈妈靠在床边有点担心。

    “没事!谢谢你的花儿,妈妈很喜欢,去玩吧!”

    钦慕笑了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那我去找爸爸跟弟弟了!”

    欢欢对她说道,想走还怕她难过。

    “嗯!”

    欢欢走后钦慕低着头望着手里的花,突然有些虚弱。

    她甚至不敢问欢欢,是不是真的她爸爸来了。

    他说过不会主动过来的。

    恐怕是因为老爷子吧,老爷子今天接了个电话然后就不好了,但是也没人跟她说究竟是因为什么。

    钦慕又想到外面那个不大的篮球场,已经被穆总找人刨了。

    胃里突然有些不适,然后心跟着整个房间里沉闷的空气变得,渐渐地也沉闷起来。

    医院的中国大夫赶过来,先去给老爷子各种检查过之后确定老爷子没什么大问题,然后才又看向家属:“别刺激老爷子,人年纪大了本来就容易激动,尽量配合着他老人家。”

    “哼!可不是嘛!整天一个个的都不让我省心!”

    老爷子靠在床头,听着医生的话,瞅了眼站在门边的他宝贝孙子,更是生气起来。

    穆熠宸稍微抬眼,浅笑了下却没开口。

    大夫跟穆熠宸差不多大,看了穆熠宸一眼,也只是笑笑,并不多干预人家的家事。

    只是他往外走的时候是穆熠宸去送,他便说起医院的安排:“往后老爷子的问题都有我来接触,除了老爷子要按时去医院接受检查外,我也会每周到家里两次确定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嗯!辛苦了!”

    穆熠宸点点头,然后主动伸手跟人示好。

    大夫笑笑,然后又看了看周围:“听说你们家还有一位伤员?”

    穆熠宸这才突然想起穆太太来,然后转头看了眼正要去给老爷子送茶的阿姨,阿姨也看到他。

    “麻烦带大夫去少奶奶房间!”

    “好,好的!那我先赶紧去送了茶。”

    阿姨赶紧的应承着,虽然她根本不懂,为什么穆熠宸不带医生过去。

    “如果方便,我可以自己上去,在……”

    穆熠宸看大夫这么不客气的往楼上看,却是并不告诉他。

    有人想要去穆总老婆的房间?还是个男人!

    呵呵!穆总会让他自己进去才怪,何况看病肯定会有肢体接触。

    大夫看出穆熠宸沉默下的意思,有些尴尬过后就等着阿姨带他上去。

    钦慕正捧着本书看着,然后听到敲门声。

    “请进!”

    “少奶奶!少爷让大夫来帮您看看!”

    钦慕听到少爷那两个字至今认为是梦幻。

    “好!”

    她放下书本在腿上,然后看着跟阿姨身后进来的男人,他没穿白大褂,不过大夫的样子本来就不能从外貌看出来。

    “量过体温吗?”

    大夫进去后看到坐在床上看书的女人,她散着长发,将挡住脸的头发都挂在耳后,漂亮的脸蛋让他想到肤如凝脂四个字。

    “三十七度七,不算很严重!”

    钦慕回答。

    “方便看看你的伤口吗?”

    大夫站在她床前盯着她的腿处,搭着薄被在腿上。

    钦慕懒得掀开被子,所以只是将被子从下往上拉,露出一双玉脚,不,只剩下一直玉脚了,另一只缠着纱布,脚背还好,脚底上上了药消了炎,还垫的有点厚。

    “回家后还有流血吗?”

    “没了吧?”

    钦慕下意识的歪着头看自己的脚心。

    大夫站到她脚边也低了身子看了眼,因为穆总的表情让他可是不敢多看这女人一眼,所以之后钦慕的小动作后他才条件反射的稍微看了她一眼,看她那娇俏的模样忍不住微微一笑,又低下眼,眼观鼻鼻观心。

    “应该没什么大事,但是如果今晚还持续发烧,明天你得去医院再做个检查!”

    “好!谢谢!”

    “那我先告辞!这是我的名片!”

    大夫走之前,习惯性的留下了联系方式。

    “麻烦你了!”

    钦慕客套的跟他说了句。

    大夫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离开。

    钦慕在他走后还觉得他那表情有点奇怪,但是想不通,便也不多想了。

    只是又弯腰去把被子盖在脚上,然后又慢慢靠在床头,低眼看着他留下的名片。

    “林相惜!”

    哇!这么别致的名字!

    钦慕把名片放在旁边,然后又拿起她的书继续看,只是刚看了一眼就想起刚刚有人说少爷。

    他真的来了这里。

    只是没有到他自己的房间里来!

    他还记着那句话吧?

    他不会来找她,要不然就她自己回去,要不然……

    算了!

    她又认真的看着她的书,至于穆熠宸,他有自己的选择权利,反正她现在这样子长辈们也不让她下楼。

    这样避免了两个人在楼下相见,也或者,避免了一场在巴黎的相见。

    晚饭很快好了,大家入座的时候冯芳华把穆熠宸拉到外面:“去叫你媳妇下楼吃饭去!”

    “怎么叫?”

    穆熠宸问了声,一副他办不了的德行。

    “你说怎么叫?她脚受伤了下不了地,你去把她抱下来不行吗?”

    冯芳华瞅着她儿子,真是让她焦虑啊。

    “您不是常常教育我们在长辈面前要收敛吗?”

    “什么?你!那你最好这辈子都收敛着!”

    冯芳华被气的差点说不出话,刚走进去又转头看着他:“以前你怎么不这么听话?整天在我们面前卿卿我我的,这会儿给我装什么乖孩子?她不下来你也别过来了!”

    冯芳华瞅着他说道,然后才走去自己的座位。

    “奶奶你干嘛不让爸爸吃饭?”

    欢欢坐在椅子里,听了会儿后很是心疼她爸爸。

    “我什么时候不让他吃饭了?我可管不着他!”

    冯芳华说道。

    欢欢眨着眼,抱着大碗看着餐厅外,她可怜的爸爸。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这小子,早晚有一天得气死我。”

    “还是先吃饭吧!一家人也好久没一块吃顿饭了!”

    穆子豪不舍的儿子大老远飞过来连顿饭也吃不好。

    不过他刚说完这话,一抬眼就看到他儿子已经自己找了个座位坐下来,穆熠宸不误尴尬的抬了抬眼看大家:“先吃饭!我今天一天还连口水都没喝。”

    对待冯女士,只能用这战略。

    听的冯女士心口一紧,但是因为在生气,所以也没有让他赶紧吃。

    “孩子的事情慢慢来,人都来了,你还怕他们见不上吗?”

    穆子豪在冯芳华耳边小声说。

    可是冯芳华就是怕,怕他们俩年轻的不肯乖乖的见面谈一谈。

    再闹的更不好了,那可怎么办?

    “小子!门口那篮球场是你找人铲了种上草的吧?”

    老爷子抬了抬眼看着他孙子问道。

    “是!”

    穆熠宸没抬眼,只是给自己盛汤后低着头回了声,然后认真喝汤。

    “你这是为什么啊?她受个伤跟球场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在那里运动挺好的。”

    冯芳华不理解的问道。

    “是挺好!好到血流不止!”

    穆熠宸说道,抬眼看了眼他母亲大人。

    冯芳华瞬间就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不是让你老婆更生气吗?她好不容易找着点乐趣。”

    穆子豪小声跟他说。

    阿姨从他身后端着饭去给钦慕送饭,穆熠宸抬眼的时候阿姨已经端着饭走出饭厅,无声的沉叹了一下。

    他那漆黑的眼睛里,分明蕴藏着对她的关心,相见又不能见的苦恼,困扰着他。

    “打球不是她的强项,你们要是想玩,回国后再找个好地方吧。”

    穆熠宸说道。

    “哼!你小子是妒忌了吧?”

    老爷子一言道破天机。

    穆熠宸抬眼看他。

    “就因为我们一家人在这里过的开心,你自己在荣城别的难受又没处发泄,所以,这次钦慕受伤,你就借着这个由头把她的乐趣给灭了是吧?”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疑惑的看向老爷子,又好奇的看自己的儿子。

    他们还以为穆熠宸是担心钦慕再受伤。

    “是又怎样?”

    穆熠宸问了声,拽的让人心里发恨,但是又不舍的打他。

    “是又怎样?等我吃完饭再好好地教育你!”

    老爷子咬着牙跟瞪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吓唬。

    穆熠宸没反驳,低头开始吃饭了。

    冯芳华却有点担心的看了眼她公公,担心她公公真的要打她儿子。

    冯芳华跟穆子豪以为吃过晚饭穆熠宸就会去钦慕房间睡觉,毕竟这房子里也没别的床了。

    可是……

    当他去帮他儿子洗澡后,哄着儿子睡了后,竟然自己抱了条毯子就去了客厅。

    十点半,所有人都回房间,穆子豪自己在那里抽烟,看新闻,听到很轻的脚步声后,穆子豪抬眼就看到他儿子过来。

    毯子轻轻地扔在最长的沙发里,然后走过去坐下,也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

    “你今晚准备在这里睡?”

    “既然爷爷没事,我明天一早就走了。”

    穆熠宸点了烟后用力的抽了一口,然后才慢慢的说出来。

    “走?你就这么走了?见也不见你媳妇一面?”

    穆子豪有点不理解的皱了眉头。

    “嗯!没什么好见的!”

    穆熠宸说道。

    “没什么好见?不是爱的死去活来那时候了?”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又抽了口烟。

    “熠宸,你这样会让爸爸误以为你们俩感情不如从前了,你告诉爸爸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对你老婆的感情淡了?还是发现了比她更好的女人?”

    穆子豪突然想起最近城里盛传的事情。

    “你儿子没有那么多情!”

    穆熠宸说了声,弹了下烟灰在桌上的水晶烟灰缸里。

    “那就是感情淡了?”

    穆子豪又问。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有些烦躁的抬手轻轻地摸了下自己的嘴唇。

    “这都几个月了?你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久不来看过她。”

    “现在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穆熠宸说了声,眉眼半眯。

    “所以呢?打算以后怎么着?就这么一直分着?”

    “爷爷的身体养养要是没问题了你们就回荣城吧!”

    穆熠宸说道,然后靠在沙发里又有点难耐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熠宸!这不是你的风格,你今晚必须给爸爸吃一颗定心丸,让爸爸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嗯?”

    穆子豪往前凑了凑,非常认真的凝望着他儿子。

    “我什么也没想!只是现在就是这样!”

    穆熠宸说完后竟然忍不住嘲笑了一声,那漆黑的眸子里有些锐利的东西在渐渐被软化。

    “这夫妻之间,无法有什么误会,分开只是让你们的感情更差你不懂吗?就像是当年你为什么要跟着她来巴黎?你不就是怕她忘了你?可现在呢?你为什么又要丢着她在这里?”

    穆熠宸回答不上来,也不愿意回答,只那么傲慢的靠在沙发里抽烟。

    急的穆子豪也是狠狠地抽了口。

    “儿子!咱们家的男人都很专情,这我比你清楚,可是我告诉你,专情并不代表你就有为所欲为欺负老婆的本钱。”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发现他父亲还挺能说的。

    “当年我看着你爷爷跟你奶奶整天吵来吵去,明明两个人那么关心对方却从不说让对方开心的话,你奶奶走的时候你爷爷有多遗憾……,熠宸,爸爸希望你不要做这样口不对心的人,好吗?”

    穆子豪问穆熠宸,是在商议,也是在请求。

    “您就别操心了!”

    穆熠宸突然觉得身子乏的厉害,说了句便拿着抱枕垫在脑袋下面,然后躺下了。

    穆子豪更是愁的皱着眉头望着他儿子,这种根本不跟你谈心的状态,更叫人着急。

    后来爷俩一个在看新闻,一个在睡觉。

    穆熠宸快十二点睁开眼,客厅的灯都关了,但是穆子豪还坐在那里,不自觉的问了声:“您还不去睡?”

    “睡不着!”

    穆子豪难得脾气不好的说话。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声,然后转身往沙发里:“去睡吧!”

    穆子豪转头看了眼他的背影,想了想,然后把电视关了,回房间。

    穆熠宸在他走后许久都没有动。

    整个房子里都安静下来,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了。

    穆子豪回到房间后冯芳华醒了下:“那小子还在楼下?”

    “嗯!别管了!说明天一早就要走呢,估计是真的不打算见了。”

    穆子豪躺下的时候,冯芳华却是坐了起来。

    担心。

    “那你没说说他?”

    冯芳华着急的问。

    “该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个遍,可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穆子豪放弃了。

    就连穆子豪都放弃了,冯芳华虽然犯愁,但是更是觉得没希望了,所以也又躺下睡觉。

    在她的心里,穆子豪的话要是在儿子那里都不管用,那别人再去说……

    就更没意义了!

    钦慕并没有睡下,阿姨说他在楼下,冯芳华说他在楼下,所有人都说他就在楼下。

    可是,他只是在楼下。

    当这样的深夜里,她一个人慢慢的感受着失眠带来的折磨,慢慢的将手机上可以刷的网页全都刷了一个遍,甚至连一些新闻的评论都挨着一条条的看了个遍。

    原来,这就是人们说的,在一起比分开着更煎熬。

    她此时便是这种感受了。

    他再也不是以前的穆熠宸了,会随时飞过来看她,哪怕是说些不中听的,但是他也会出现在她面前,叫她看着他。

    还记得那次,他在她学校门口停着车等她,等她满心激动的上了他的车的时候,以为好不容易相见得多开心的时候,他却冷不丁的一盆凉水泼到她头上:“整天这么冒冒失失的,除了长得像个女孩子,其余就没有一点像的,就不能像是别的女孩可人一点?”

    钦慕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被说不像个女孩子肯定会不开心了。

    “那你不喜欢我这样?”

    钦慕那时候难得被他刺激的,斗胆问他一声,转眼看他的时候,都快的让她自己以为都是幻觉。

    穆熠宸那次却是直直的盯着她好久,只是后来发动车子带她去吃好吃的的时候还是扔下一句:“不喜欢!”

    从小到大他便是这样,嘴巴总是那么硬。

    所以,很小的时候,她就在他的嘴巴上,验证了那句薄唇的男人最薄情的话。

    可是那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后来他们发生了关系,有了欢欢。

    后来他们结了婚,又有了橙橙。

    在后来,她以为他们已经相濡以沫。

    她不再惧怕爱情,不再惧怕婚姻,然后跟他那么完美的家庭。

    哪怕他们偶尔还是会吵架,但是很快就会和好,大不了就是啪一顿,没什么是啪一顿解决不了的问题。

    可是这次……

    他已经来了好几个小时,甚至找大夫来替她看伤,可是都没有进门来看她一眼。

    这几个小时对她来说完全就是备受煎熬,她没有冲下楼去见他的冲动,可是她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那扇门被推开。

    哪怕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相对一眼。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等来的,除了用人,就是长辈,再就是他们俩挚爱的孩子。

    她知道她只是在履行当初自己说过的承诺,他不会来见她。

    可是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体验着所谓的失眠症。

    直到门被轻轻地从外面扭开,寂静的空间里,那张冷飕飕的大床上,她终于停止了翻来覆去的动作。

    就连那烦闷的心跳,都悄悄地安静了!

    只是房间里太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的攥着被子里。

    她甚至感受到了自己脚底传来的痛感,可是她一动不敢动,就连呼吸都隐忍着。

    她听到了脚步声,那只属于他才有的力道的,那么轻,又那么沉的脚步声!

    她感觉自己的眼前更暗了,她装模作样的睡着,被子里那双手却用力的将被子捏着,手心里的湿汗是凉的。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天黑前争取第二更!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偷生一个萌宝宝》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