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改变
    一夜!不过一晃眼!

    钦慕是在他监视下睡着的,本来是装睡,装着装着,就成了真的。

    不过她早上依旧气的很早,站在窗口看着穆熠宸拿着昨天来时的那件外套离开了别墅。

    穆子豪去送他,爷俩上车后便走了人。

    钦慕不知道他上车以后有没有从车里往楼上看,只是那么站在窗帘后面默默地目送他离开。

    昨晚后来她并不知道他是否有躺在她身边,留宿在她房间。

    算了!

    钦慕转头,然后扶着墙根一点点的跳回床上去。

    冯芳华不让她受伤的脚着地,担心她使力不均,再让伤口恶化,而且她也不想挨骂,所以就特别小心。

    就当他没有来过。

    从这天开始,家里人甚至都不怎么提起穆熠宸了,除了偶尔的时候欢欢会跟他视频聊天,长辈都不再理他,冯芳华的朋友圈也不再发了。

    又是一个月,但是这边的天气,依旧是那么不冷不热的,晚上带着股清凉。

    钦慕接到赫连好的电话:“你还不回来啊?你再不回来这荣城都要变天了。”

    “你最近好吗?”

    钦慕管不了荣城要不要变天,只是问赫连好的近况。

    “我还行!我年后一直在要二胎,一直没要上,唉!怎么又扯到我的话题,你到底回不回来?”

    “上次给爷爷打电话的是景家老爷子吗?发生什么事?”

    没有人主动跟她提起一个月前老爷子因为一个电话而犯病的原因,她只隐约听到是因为一个电话,因为这件事太过安静,所以她便一直记在心里,今天刚好无聊,就问起来。

    赫连好洗完澡躺在床上正无聊呢,听着她的问题再也不想瞒她:“景晴回来给老爷子祝寿,老爷子有意让她重归家庭,那晚家里的人物有点多,穆熠宸来见过她后就不太高兴,接着没过几天景晴的未婚夫家里就遭到了举报,景晴跟她未婚夫也差点吹了,人家找到我们家来,反正闹的很不愉快。”

    所以景家老爷子打电话来找他们穆家的老爷子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

    钦慕这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对她闭口不谈,原来是关于景晴。

    不过穆熠宸还那么恨景晴倒是出乎她的意料,要是以前,穆熠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过你跟穆熠宸要闹到什么时候啊,你再不回来,他真要被人勾走了,那女人整天在酒店盯着他呢,他现在又不爱回家,每天一下班就去酒店,在酒店里吃,在酒店里睡。”

    赫连好想起来上次见那女人在他跟前就生气。

    “如果他要找便找吧!如果一方先断了,说不定另一方也就不怀念了!”

    钦慕说。

    赫连好听后都要哭了,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钦慕那话说的太轻,又叫她心疼。

    “你别整天装着没心没肺的,谁不知道你在乎穆熠宸?你就那么想跟他断了?”

    “嗯!如果他能先迈出那一步,我倒是要谢谢他的。”

    “傻子!”

    赫连好听不下去。

    钦慕却站在书房的窗口抵着窗棂失魂落魄着。

    太久了!

    久到她快忘了他!

    心不动,则不痛!

    或者她的心已经很久不动了!

    这颗心已经会自动避开雷区,然后默默地绕开那块已经腐烂之地,努力的存活着。

    “挂了吧!傻子要去创作了!”

    钦慕过了会儿才说了声。

    “你回来一趟好不好?就一趟!”

    “挂了!”

    钦慕听到小好恳求她,更是没办法在继续这个电话,所以就轻轻一声,结束了她们的谈话。

    赫连好挂断电话后果真掉了两滴眼泪。

    景峰从外面进来,就看到她躺在床上擦眼泪呢,另一只手里握着手机。

    “你们俩打个电话还要搞的这么煽情?”

    “景峰,你想个主意,让钦慕回来好不好?”

    “如果钦慕要跟简俨结婚,或者穆熠宸会立即飞过去。”

    “这怎么可能?”

    赫连好从床上爬起来。

    “那么就是穆熠宸要跟她离婚?”

    景峰又想了想,很是认真的回答她。

    “你才要离婚,你们全家都要离婚!”

    赫连好听不得这些,从后面抱起一个枕头就往他身上扔过去。

    景峰躲过去,手还能抓住枕头,笑呵呵的看着他:“以现在我们两家的关系,你以为我还会真的帮他?这小子这次做的事情也太过分了点。”

    “那还不是你们景家先不把跟他的约定当回事,才让他不得不做的那么绝!再说了,爷爷一个电话打到巴黎去,还不是把穆家老爷子气的差点进了医院?”

    所以,这件事算是扯平,不能算作恩怨里。

    “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想不出更好的主意!”

    景峰说道,然后走到她旁边去,把枕头扔回床上,然后弯腰捧起她的脸:“景太太,你这为了别人流眼泪的毛病也改一改,那丫头从小就占着你半颗心,你知道我有多妒忌吗?”

    景峰难得这么让人麻麻的。

    “不是还给你留了半颗?足够了!”

    赫连好抬着下巴,一点也不觉的自己亏待了他。

    景峰无奈的松开她,然后又退了两步,打量着她:“他们俩的事情你还是别考虑那么多,他们俩自己心里应该都有数。”

    “他们俩心里就是太有数,有数到自以为是,所以才会迟迟的分开着,这都四个月了,这样下去,他们俩的日子还打算过吗?”

    “以前时常分开着,不是也又和好了?”

    “那都不一样!”

    “我们还是想想造小孩这件事吧,到底是哪儿不行,还是我不够努力?”

    景峰实在是不想讨论这问题了,好不容易放个假在家陪她,本来想着两个人在家一起煮饭,一起打扫,一起吃吃睡睡,结果呢?

    他媳妇为了闺蜜而情绪不稳定,根本不理他。

    赫连好……

    穆熠宸第二天才收到景峰的信息:“还喘气?”

    穆熠宸想了想,景峰已经很久很久不理他了,不过他现在也已经开心不起来了,他现在已经连笑都不会了。

    整整四个月了!

    距离那次在她房间里趁她睡着偷偷地看她那一眼。

    她的脚伤不知道好了没有,长辈们不再跟他提钦慕,自然也不会说关于钦慕的任何消息,欢欢虽然经常跟他视频,但是有时候传达上还是有些问题。

    而且欢欢跟他视频基本都当着长辈们面前,他也不好多问。

    “你也还活着?”

    穆熠宸给景峰回过一条去。

    “比你过的好!晚上一块吃顿饭!”

    景峰又给他发了一条。

    “嗯!在酒店等你!”

    穆熠宸说道,然后将自己的身子慢慢靠向椅子里。

    自从巴黎回来后,他这日子过的还没有之前好。

    真是后悔自己去那一趟,看她那一眼。

    事实证明心不够狠的人,会最受折磨。

    晚上,秦逸跟江之远,加上赵淮,还有景峰,难得一起吃饭。

    到了雅间里,五个人各自坐在一直坐着的位置,秦逸说:“虽然这机会难得,但是我必须声明,如今我是有家室的人,酒不能过量,时间不能过长!等会儿我就走啊。”

    江之远嘴角抽了抽,又忍不住笑了笑:“你还是我认识的老秦吗?怎么突然变成这幅样子了?”

    “秦哥,你这样简直太阔怕,溪秘书就那么好?如果她真那么好,当初你怎么还不愿意跟她结婚呢?”

    赵淮也好奇。

    “那是以前不知道结婚的好!只有结了婚,做了丈夫,做了父亲,你们才会知道什么是生活!”

    秦逸看着那俩未婚的,好心的给他们提了个醒。

    赵淮跟江之远都一副无法想象的眼神看着他,毕竟他们这里还有结了婚有了孩子也生活不如意的。

    景峰边上,穆熠宸就那么木呐的坐在那里,仿佛听不懂他们说的话的样子,又仿佛不入此景。

    景峰转眼看了眼穆熠宸,然后提到:“对于在婚姻里找到存在感这事,大概全天下男人都一样,不过谁说结婚当了父亲生活就会变的不一样,咱们宸少,这可是活生生的例子啊,俩孩子都没捞着好!”

    穆熠宸没吭声,倒是笑了下!

    的确是没捞着好!

    可是心里又有点不服气,分明那些时候也好的如胶似漆。

    他突然就想到钦慕在他怀里钻来钻去撒娇的样子,想到她对他笑起来眯着眼没心没肺的样子,想起她在他身子底下被他揉的娇滴滴的哭的样子……

    那个该死的女人!

    竟然真的不回来!

    不仅不回来!

    竟然连个电话都不给他!

    除了长辈们刚去的时候逼着她给他打过两个电话,她真的再也没打过。

    而且那两次,每次电话,她到底说了些什么?

    穆熠宸突然觉得头疼的要死,干嘛这么多人在吃饭,他还要想那个没心没肺的。

    “酒呢?倒满!”

    服务生进来上菜,刚巧听到这一句,放下菜便立即帮着他先倒了一杯。

    然后又挨着给各位少爷倒酒。

    不过江之远受不了别人这么伺候着,一只手夹着烟抽了口,然后站了起来:“把酒瓶给我,你出去吧!”

    江之远嘴里叼着烟,拿着别人的杯子帮忙都倒满,大少爷脾气上来,放下酒瓶后端着自己个的酒杯站着,闲着的手捏住嘴里的烟,有点犯浑的眯着眼望着坐在最里面的男人。

    “宸哥!今个兄弟我必须要替我小慕妹妹说句话,咱们男人,怎么能这么欺负她那样的弱女子?都四个多月了,兄弟们都看不过去了,你再大的脾气,你装着样子问问儿子女儿的生活也行啊,你电话也不打,信息也不给,连安楠都说你的内心实在是不如你的外表那么伟岸,有点给咱们兄弟丢脸啊。”

    “你确定不是因为小慕妹妹走了后没人给你出主意哄安楠才说这话?”

    赵淮在边上坐着,忍不住怀疑了一声。

    江之远……

    刚刚那****的样子立即就消失了,嘴角倾斜,很是为难的看着赵淮。

    赵淮笑笑:“我开玩笑!”

    “丫的!不过真的是跟这个有关系!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小慕妹妹对我更好的人了!唉!”

    江之远坐下的时候叹了一声,很是可惜的摇着头。

    “你去找她回来吧!有些事情上,的确先低头的该是男人,而且你低低头就有想要的生活——,你自己好好想想!”

    秦逸最近也被溪梦做了很多功课,觉得溪梦说的很有道理,所以也帮着劝他。

    敢情,今天这么多人吃饭,就是为了来劝他跟钦慕和好的,还是让他去跟钦慕低头的。

    “你们若是真的为我着想,不如替我想想,怎么让她回来?”

    穆熠宸抬了抬眼,很是不看好,又很是认真的问他的兄弟们。

    “我倒是有个主意!”

    景峰在他身边坐着,后背贴着椅背上,手轻轻搭在桌沿握着酒杯,很是从容的说出来,只是说完后又忍不住笑了声。

    “什么?”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转过去看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跟那个女记者来一场真的,或者直接给钦慕来下一个离婚协议书。”

    景峰眉头一挑,微微一笑,对他说。

    穆熠宸的脸色瞬间垮掉。

    不仅穆熠宸,所有人的表情都变的不好了。

    “景峰你这叫出的什么馊主意?”

    秦逸立即就皱起眉头来。

    “是啊!你这是嫌他们俩的事情闹得不够大吧?”

    江之远在为自己的军师担忧,更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这主意,我坚决反对!”

    赵淮看了看穆熠宸,非常认真的说道。

    在赵淮看来,他们夫妻之间,已经开不起这样的玩笑了。

    穆熠宸低着头笑了声:“如果出了问题你能承担,我不介意!”

    秦逸……

    江之远……

    赵淮……

    “这罪名我不背!”

    景峰对他说,看他自己的意见。

    “既然如此!”

    穆熠宸挑了挑眉头,没再说话。

    他又何尝敢冒那样的险?

    就算钦慕因为任何一件事回来了,他们之间的裂痕都会无限放大。

    他知道,他无法再像是以前那样伾伾的让她跟他睡一觉,然后了结所有的恩怨。

    分开的越久,他们将面临的,就越是多了。

    穆熠宸端起了酒杯,皱着眉头灌了一杯。

    看在旁人眼里,其实也不好受。

    他从来没有落的如此田地过,让他看着她,都觉得束手无策。

    他怕极了,她哭着说恨他。

    他又何尝不懊恼,如果钦明珠失踪的那天晚上他没有让她一个人去找人,说不定他们还不会变成这样。

    可是这天下又没后悔药。

    他想做个好男人,也一直在努力的做。

    他为她,忍了多少,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可是到现在……

    原本两个人有个温暖的家庭,只是如今他回到家。

    刚开始他以为自己适应了在穆宅,所以哪怕是她走了他也没再回公寓,可是渐渐地,他连穆宅都不愿意去。

    好像那床上早已经没了她的温度,也没了她的味道,关于她的一切,好像都从那个房子里一点点的消失了。

    这么言情的感觉,以前叫他觉得很低俗。

    可是现在,他切身感受着。

    “你现在终于承认你想让她回来,这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景峰突然又说了句让人意外的话。

    而穆熠宸却只是浅笑。

    “知道吗?我老婆跟她打电话了,如果你今天打电话告诉钦慕你有了别的女人,或者你要离婚,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

    景峰只得告诉了他,关于赫连好跟钦慕的电话。

    穆熠宸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好像有个人在他的心里,拿着铁锹挖他的心脏。

    原来,她真的要放弃了。

    她对他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才会在短短的四个月,就想到要放弃。

    “你还是去找她认错吧!或者去找钦明珠,解铃还须系铃人!”

    景峰总算提了个真的意见。

    穆熠宸这才又看他。

    “虽然我猜测也不一定对,钦慕那性子,我摸不透,但是万一有好转呢?”

    景峰又说道。

    穆熠宸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起了身。

    “你干嘛去?”

    “进京!”

    穆熠宸拿起椅子后面自己的外套,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说要进京?现在晚上八点?”

    秦逸皱着眉头问了声。

    “去找钦明珠!他耽误不起了!”

    景峰回应。

    江之远跟赵淮都表示无话好说,因为他们竟然有点怀念他们小慕妹妹在的时候了。

    ——

    钦慕是另一天中午接到的钦明珠的电话,那时候她正在书房里画图,所以看也没看手机,摸着就接了起来。

    “喂?”

    “钦慕!”

    那头有点骄傲的声音。

    钦慕一怔,随即将手机放到眼前看了看,上面显示着钦明珠三个字,她的心里一紧,眼眸稍动,她又慢慢的将手机放到耳边。

    “你还在巴黎?”

    她没说话,所以那头钦明珠弱弱的又开了口问她。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这是这四个月来,钦明珠跟她的第一次联系。

    “那真的不是你叫人做的是不是?”

    钦明珠又问她。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钦慕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问出一声。

    “就是想问你!”

    钦明珠看了眼对面,然后又低着头跟她说,还是有些怯怯的。

    “哦!”

    钦慕便也没的话好说,该解释的那天她都解释过了。

    “你怪我吗?我不信任你!”

    钦明珠低弱的问她。

    “意料之中!”

    钦慕回应,声音里也是没什么力气。

    “听爸爸说你受伤了,好些了吗?”

    钦明珠又问她,钦明珠也感觉的到他们俩声音里的弱。

    “已经好了!”

    钦慕坐在那里稍稍低头,脖子有些僵硬。

    “我可以去巴黎看你吗?或者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荣城找你!”

    钦明珠又问她,带着一点哭腔,她是真的要哭了。

    “我不会回去,你也不用来见我!如果误会解开了,你好好生活就好!”

    钦慕低着头对她叮嘱。

    “可是我想见你呢?有些话想要当面对你说!”

    钦明珠有点孩子气的跟她赖皮。

    “我没办法!也不必这么累!明珠,上次的事情,不管你怎么想,也都真是因为我而起,所以你不必觉得我在巴黎而愧疚,我在这里,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钦慕深吸一口气,跟她解释。

    钦明珠挂了电话后有点害怕的看着对面沙发里坐着的男人:“她说不会回来,也叫我不用过去找她,她说她不怪我,她说她不回来不是因为我!”

    钦明珠说着这话,有点怕怕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自从那天之后她回来后便真的不敢再出去玩了。

    她跟钦慕之间的种种问题,恩恩怨怨,她怕了,怕自己做坏事太多,所以会遭报应,她胆小的到了晚上就乖乖在家里陪着老公,带着孩子,像个贤惠的小妻子。

    王环宇站在窗口看着那个闯入他们家的男人,然后也说道:“钦慕离开恐怕是因为你吧?”

    穆熠宸离开了京城,然后便回了荣城。

    的确!

    他从别人的身上永远找不到原因。

    因为钦慕离开,的确是因为他。

    他后悔了,想起爷爷的责备,想起父母亲的责备,他到底为什么要在家里,当着那么多长辈的面前,提她要离开的事情,她自己分明都没有说。

    兴许她只是一时感慨呢?

    然!钦慕那时候也的确是因为感慨多了,才会给他发了那样的信息。

    只是他那话一出,钦慕已经没有了不走的理由。

    穆熠宸回到荣城后便继续认真工作,他甚至不再想她的事情,也不再见那个女记者。

    倒是那个女记者找过他几次,但是没见到他的人,便没再找他了,只是偶尔会去酒店里碰运气。

    穆熠宸冷的时候,让人只能悄悄地远观,所以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

    那天他打电话找江之远喝酒,江之远正在等安楠下班,所以一句没时间将他打发了。

    江之远已经采取主动进攻,不询问任何人意见,只根据自己的内心想法。

    安楠从办公楼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他们公司对面等她,便看了看左右的车辆,走到他跟前去。

    “今天去哪儿?”

    安楠笔直的站在他面前问他,那种笔直,来自自信。

    “去我家!——或你家!”

    江之远灼灼的目光望着她,掩饰不住的情愫。

    “那还是去我家吧!”

    安楠老脸一红,转瞬又一本正经的转身先打开车门上了车。

    江之远看她没拒绝,便开心的也转身到了驾驶那边,上车,载着她离开。

    “要是被你那位邻居看到我到你家里去吃饭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你可以跟他解释啊!”

    安楠说了声,微微笑着。

    江之远看她,然后又看向窗外,外面天气阴沉沉的,他转移话题:“今晚可能会下雨,或者还是大暴雨!”

    安楠不说话,各种意思,自己领悟的了。

    江之远从后视镜里看到她有些红润的脸庞,然后心里偷着乐呵。

    他想在她家过夜,然后就可以早上再送她上班。

    听说秦逸跟溪梦刚开始也是这个套路。

    而且还能顺便把男邻居给打发了,这简直是一箭双雕,天下再也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恐怕。

    “对了!最近有没有他们夫妻的新闻?他们是否想要和好了?”

    安楠觉得车子里的气氛太微妙,所以就开始找话题。

    “嗯!刚刚宸哥还找我喝酒,被我推掉了!”

    江之远说道,对她献殷勤的笑着。

    “说重点!”

    安楠白了他一眼。

    “重点就是宸哥在努力呢!不过小慕妹妹那边,好像在放弃。”

    “女人对待感情一旦失去了信心,只能放弃,所以那位让钦慕那么坚强的女人都放弃了的宸哥,真的很不怎么样!”

    还有景峰,她都觉得不怎么样。

    安楠说完摇了摇头,然后忍不住叹了一声。

    “其实小慕妹妹很爱宸哥,只是吧,她对待感情有些胆怯!”

    “是吗?没看出来!”

    安楠想了想,在她心里,钦慕分明是个爱憎分明,非常有想法又认真的女人。

    “没看出来?我记得我们讨论过她父母的事情啊!”

    江之远又说道。

    “她或许曾经胆怯,因为父母的关系,可是她后面分明就不再胆怯了,从她的眼神里我就能看出来。”

    江之远不敢跟她犟,所以就不再说话。

    安楠看他那么让着她反而不习惯。

    “你是不是不服气?”

    “不敢不敢!”

    安楠终于忍不住笑出来,然后又摸了摸自己泛红的脸。

    江之远忍不住转头看她:“你笑起来真好看!”

    安楠的脸更红了!

    “好好开车!”

    “是!”

    江之远超级听话的认真开车,然后载着她去了她的家里。

    她这个小公寓,他来过几次,一次比一次更稀罕,他都想在这里扎根了。

    “你先随便坐!我去换件衣服!”

    安楠不喜欢在家里穿的这么规整,像是随时要工作一样。

    “好!”

    江之远哪里坐得住,在她房子里走走停停,然后忍不住往她主卧走。

    安楠正在换衣服,就感觉有人在偷看自己,但是一转头,门缝那里又空空荡荡的。

    其实,她一点都不怕他看好吗?

    安楠心里想着,然后继续脱自己的。

    江之远后来真的没敢再像是个坏孩子那样偷看美女换衣服,只是乖乖的坐在沙发里,因为再看下去,他担心自己会丢脸。

    男人在看到不该看的事物的时候,太容易起反应。

    “我今晚可能回不去了!安楠留我过夜!”

    江之远坐在沙发里激动的跟穆熠宸发信息。

    穆熠宸收到他信息的时候皱了皱眉,然后问他:“发错了吧?”

    “没!咱们好兄弟,所以分享一下喜悦!”

    江之远回他。

    穆熠宸……

    穆熠宸看后将手机慢慢的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起身,双手插兜默默地站起身朝着窗口走去。

    酒店这边风景不错,可是,手机一个劲的响。

    穆熠宸猜测肯定还是江之远,那小子现在肯定兴奋过度了,不知道明天早上会不会累的第三条腿都断掉,最好是那样。

    穆熠宸不高兴的,酸溜溜的想。

    欢欢的视频在这时候突然来了,外面的雨滴很大,一下下的打在玻幕上,一层层,然后将整个玻幕都洗礼。

    他转身过去,拿起办公桌上一直在想的手机打开,随便找了个地方把手机竖起来放着,点开,然后自己站的稍微远一点。

    “爸爸!欢欢好想你!”

    欢欢一见到他就立即激动的大叫。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下,心想你这丫头这是什么造型?

    她正趴在一张沙发里跟他聊天,看上去,像是在某人的房间里。

    那天晚上匆匆一眼,又乌漆嘛黑,所以他也没看清楚她屋子里的陈设,但是那摆设给他的感觉,便是钦慕的房间。

    “爸爸!我正在妈妈的房间里,妈妈去贴面膜了。”

    穆熠宸没说话,突然之间想要,偷看她。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今天很早哦!小仙女们看完之后不要忘记去书评区书评,还有投票哦!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