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小心机
    只是,这一晚他竟然不敢睡在市中心。

    ——

    他走进了那栋别墅,如进,无人之地!

    钦慕洗完澡后喝了杯酒,那是她早就端上来的,喝完后她便轻轻地掀开被子一角,像是怕把铺在床上的被子弄乱了那般,躺下后又悄悄地铺平,动也不敢动,就那么,怀揣着一点紧张,慢慢闭上眼睛!

    楼下有个男人正自如的在她家里穿梭,去厨房用了她的杯子,喝了她的酒,她却一点也不知。

    穆熠宸品了一点后确定酒不难喝,便又倒了一杯,这次倒的稍微多了些,然后端着慢慢走出去,到了沙发里坐下。

    酒杯被轻轻地搁置在茶几上,他并不想打扰那已经睡下的两个人,他还没想清楚,明天一早见到她后要跟她先说什么。

    或者,该说他不是有意要搂着伍娇娇那一下?只是因为他误会了她跟那个男人的关系,是因为怕输,才会条件反射的那么做?

    或者,该说他来这里,其实只是为了工作,顺便来看看爷爷。

    或者,该说他来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找她?

    已经过了太久,久到他只能怀念着她的体香,怀念着她的一切,温柔的,刁蛮的,任性的,不讲理的,又或者,心静如水的……

    穆熠宸感觉着自己的呼吸那么的用力,感觉着自己的胸膛里,那么的难以言表的闷痛。

    他忘了!

    他忘了她在感情里,本来就是如此!

    她从不在感情里主动,以前不会,现在又怎么会呢?

    她只知道她输得起,她根本不会主动求和!

    或者曾经,她主动过,试图过,可是现在,她的确又不会了。

    穆熠宸很怀念,怀念那些个她不准他背对着她睡觉的日子。

    穆熠宸还很怀念,怀念她因为他吃醋,所以就生气的也要求他不准对别的女孩子笑的时候。

    她那倔强的,不肯吃亏的模样,在他的心底,在他的脑海,在他的身体里,血液里,每一个或者的细胞里。

    喝了那杯酒后他握着手机出了门,站在钦慕的车子前打了个电话,半夜里钦慕的车被拖走了。

    穆熠宸站在外面看着她的车子被拖走后就回了别墅里,解开着衬衫,找到老爷子的房间进去,老爷子正在打呼,一阵阵的,像是打雷一样,穆熠宸在他的壁橱里找他衣服穿的时候,好几次停下动作,在找到合适的睡衣之前,他被那打雷声吓的差点笑出来。

    最后还是随便挑选了一件,他没带衣服过来,只得找爷爷的先穿着,在爷爷的浴室里洗了澡。

    他是在女儿房间睡的,那里面很安静,安静的,他想象到了隔壁的呼吸声。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睡着,是什么样的姿势,形象,她睡觉的时候其实不算太难看,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可是……

    他告诉自己:“穆熠宸,无论如何,今晚不行!”

    ——

    早上八点,钦慕穿着白色的衬衫,扎着马尾从楼上蹬蹬蹬的踩着高跟鞋跑下楼。

    “爷爷!我来不及了!早饭不陪你吃了啊!”

    钦慕答应了简俨八点半到他家去接他,但是现在已经八点,钦慕怕自己赶不过去,所以着急的饭也来不及吃。

    餐厅里没人跟她说话,哪里都没有。

    阿姨昨晚早饭就一起出去买菜了,餐厅里现在就坐着两个人,祖孙俩。

    那两个人谁也不肯说话,老爷子坐在前面,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孙子。

    穆熠宸则是比较谦逊的模样,坐在旁边也看着老爷子。

    只是就在他们俩正在考验彼此的耐性的时候,出了门的女人却是被外面的景象给震惊的皱起眉头。

    家门口停着一辆陌生的豪车,而她舒适的车子呢?

    钦慕往四处看了看,然后还跑到房子周边看了看,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辆黑色的轿车!

    这说明什么?她的车子被盗了!

    “阿姨!阿姨!”

    钦慕又大步往屋子里走去,她今天因为要见客户还特地穿了漂亮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很是清脆。

    阿姨不在家!

    “爷爷,我们的车被偷了!”

    钦慕低着头往里走着,拿出包里的手机一边给警察打电话一边跟老爷子说着,只是当她抬脚埋进餐厅里,然后抬眼……

    她原本虽然懊恼却还算平常的声音被隐,只是疑惑的看着客厅里多出来的人。

    穆熠宸没回头,倒是老爷子朝着她看去。

    钦慕看着穆熠宸的半张脸,心里咯噔一声,然后打出去的电话忘了接起来,那边问了几声没人理就挂了电话,然后钦慕站在餐厅门口看着穆熠宸,带着些倔强,带着些愤怒,带着些疑惑。

    “慕慕啊!你说什么被偷了?”

    老爷子知道钦慕一时接受不来,所以赶紧的找话题。

    “车子被拖去修了!”

    没等钦慕回答,穆熠宸先回答了,回答了钦慕。

    钦慕只听到自己的心跳,每一次都要跳到嗓子眼,疼的厉害。

    而穆熠宸则是突然的转眼看她,那漆黑的,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眼神,叫钦慕觉得距离她好遥远,又好心惊。

    “听爷爷说你要来探望他!那你们好好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是五个月来,他们第一次打招呼吧?

    钦慕那么以为着,所以她微微一笑,跟他装作平静的打过招呼然后转身离开。

    原来车子……

    原来他真的今天很早就来了!

    钦慕的脑子里已经没办法想车子的事情,甚至没办法想工作的事情,只想着他,满满的,全都是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轮廓,全都是他那漆黑的眼,全都是他那沉闷冰冷的声音。

    她给简俨打了电话,简俨开车到了她在的路口,钦慕上车后有点不在状态,简俨看了眼后视镜里,却是什么都没说。

    “穆熠宸来了!”

    倒是钦慕,上车后不久,低着头对简俨说了一声。

    她的声音很低,简俨转头看她一眼,然后才确定了她说的话。

    “不高兴他过来?”

    其实穆熠宸会来,对简俨来说,并不是什么吃惊的事情,简俨明白,穆熠宸迟早会来。

    “不是!”

    钦慕低着头!嗓子里有点干!

    “打起精神来,见完客户后回来跟他谈谈!”

    “爷爷昨晚对我说,我可以晚一点回来,让他担心!”

    钦慕突然笑了声,说道后面四个字的时候,竟然忍不住笑了下。

    其实她快要哭出来了,眼眶早已经通红通红的,眼里早已经盛满了泪水。

    所以她才一直低着头。

    “那就晚点回来!”

    那就让他担心!

    简俨心里那么想着,但是却还是没有多说一个字。

    那阵子,他差点就要跟她摊牌,可是……

    当他醉酒后她拿着他的手机把他送到别的女人的怀里,简俨就明白,他们绝无可能。

    所以,他便收了心,安心的当她师父!

    钦慕中午跟简俨应酬完也没有回家,而是打车去了公寓。

    她已经好几天没回来,回去后便放下包包,然后挽起衬衫袖子,开始打扫卫生。

    先收拾了沙发,然后开始跪在地上擦地板。

    地板上竟然还有些头发,这是她最苦恼的事情,不过这也是她每次擦地板最有趣的时候,她总情不自禁的想要再多找几根头发。

    这段时间她就可以暂时忘记他。

    等她收拾好已经下午五点,她有些饿,便去了厨房,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然后开始找饭吃。

    只有面条,冰箱里还有鸡蛋,没有胃口!

    只是又回到沙发里躺了半个多小时,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去了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条,汤多面少!

    不过还是不错的!面煮的太烂了,不过汤好喝!

    钦慕把鸡蛋跟汤都喝了,面却没吃几口。

    既然穆熠宸在,她便决定今晚不回去了。

    晚上穆熠宸跟爷爷在家吃饭,穆熠宸看着别的位子都空着,忍不住抬眼看着他爷爷:“您能告诉我,为什么只有我们俩在家?”

    “这我怎么知道?”

    老爷子一想昨天自己跟钦慕说的话,顿时就开始装糊涂。

    穆熠宸不太信任的看着他,但是最终还是信任了!毕竟爷爷都这么大年纪,怎么会对他撒谎?而且钦慕要在外面爷爷又怎么能说了算?

    “给她打个电话!”

    穆熠宸想了想,抬眼看着爷爷说了声。

    “打啊!你打就是!”

    爷爷眨眨眼,更是好脾气了,就是嗓门很大。

    穆熠宸……

    “您打吧!”

    穆熠宸眉头稍皱,有些为难。

    “我打?我打算怎么回事?我又没叫她回来,我一向鼓励她要有自己的朋友圈子,要有自己的生活,不用每天晚上回来那么早陪我,我又不是动弹不了了。”

    老爷子一副我很懂道理的模样,故意抬高着眼看着自己的孙子,说的那叫一个有情有理。

    穆熠宸却是被气的半个字说不出来,这老爷子,竟然让自己的孙媳妇去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子?竟然叫她不要早回家?

    “爷爷!您没忘记,她跟我们家不同姓吧?”

    穆熠宸只得好声提醒。

    “那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也不能因为人家跟咱们不同姓就不给人家自由,把人家当老妈子使唤啊,她那么年轻,又给咱们家生了俩大宝贝,那种缺德事我可干不出来。”

    老爷子那双眼,有神着呢,就是有点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说着那话的时候还摇了摇头。

    “您是不是话里有话啊?”

    穆熠宸快要被他急死,又只能稳着跟他说话。

    “我没啊,这不是你跟我说到这里嘛!反正你要打你打,我不打!”

    老爷子事不关己的拿起筷子来吃饭。

    穆熠宸没办法,可是她不回来,他哪里还吃的下去饭?

    这个时间段,她不回来,能去了哪儿?

    跟简俨在一起?

    穆熠宸的眉头不自觉的就皱起来,皱的老紧。

    他怎么能想到,钦慕早上从容不迫的跟他打了个招呼,晚上竟然连家也不回。

    要早知道,他索性挑个饭点过来。

    “你就给她打一个又怎样?”

    老爷子看他别扭,忍不住问他。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沉默。

    “我问你,你这趟过来,是真为了工作,还是为了跟慕慕复合?”

    老爷子又把筷子轻轻放下,望着自己孙子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说呢?”

    穆熠宸这才抬了抬眼,声音虽然不高,但是满眼的嫌弃。

    “我说?我说你肯定是为了她才来啊,照我说,你上次过来也是为了她,可是我说有什么用?那次来,还不是连个面都没有见就走了,真不知道你折腾个什么劲,知道你不缺钱,可是也不用这么浪费吧?”

    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不知道,那些年,他经常这么浪费。

    有时候会见她,有时候甚至不见她。

    有时候他会跟自己赌气,然后只是看她跟她同学那么快乐的出学校,他就会扭头就回国。

    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

    “我出去一趟!”

    穆熠宸想了想,抓起旁边放着的手机,然后离开。

    老爷子坐在饭桌前看着他离开,然后又低头看着桌上可口的饭菜:“浪费!”

    老爷子又拿起筷子来吃饭,如今不能喝酒的他简直是活的没有乐趣,趁他们都不在,嘿嘿,他眼珠子一转,放下筷子就往厨房跑。

    钦慕自己在公寓里喝闷酒,捉摸着他今晚不知道会不会离开。

    如果他会离开,她就回去。

    如果他不离开,那她就不回了。

    喝了两杯后觉得有些累,然后站在阳台上给老爷子发信息。

    “爷爷!穆熠宸走了吗?”

    等了一分钟,没人回。

    等了两分钟,依然没人回。

    钦慕便回到房间里去,又去厨房里给自己倒了杯,突然愁绪冲上头顶,郁闷的端起酒杯就是一大杯。

    喝了那一杯之后她又想喝,可是酒瓶却空了,这瓶酒是前几天过来的时候开的,那次就喝了一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被喝完了,钦慕无奈,嘴里好像缺着一口,便又打开上面的柜子,从里面又拿出一瓶,然后打开。

    她握着酒瓶又往杯子里倒了一杯,只可惜这红酒不醒一会儿根本不好喝,所以她就打算出去看一会儿电视。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声音,钦慕下意识的就转头往外看去,然后心里一阵慌乱的同时,却突然将那瓶红酒拿了起来,瓶口倒过来直接插到水槽最底部,全都倒进了洗碗槽里。

    穆熠宸进去后看到客厅里没人,便去了阳台,钦慕却是打开水龙头然后将溅在水槽上的红酒汁全都冲掉,味道也全部冲掉。

    因为房子里很安静,所以他很快就听到流水声,便转头朝着厨房那边走去。

    那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在的地方。

    一个不会煮饭的女人,她能在无聊的时候去厨房。

    他站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钦慕端着一杯红酒往外走。

    厨房的柜台上放着两个空了的红酒瓶,就在她身侧不远,穆熠宸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你喝了多少?”

    他不悦的质问她。

    “你怎么来了?”

    钦慕没理他的话,只是反问。

    “爷爷让我过来找你回去吃饭!”

    穆熠宸眉目微动,随即很是自然的说出来的原因。

    钦慕望着他,几乎是有些不信任,但是转念她却微微一笑:“不用陪佳人吗?”

    穆熠宸看她阴阳怪气的,并不理解她的意思。

    “那位记者小姐,叫什么来着?伍娇娇?”

    钦慕笑的更欢快了!

    他突然觉得房间里有些暗,他竟然看不清楚她的脸。

    “你说什么?到我身边来说!”

    穆熠宸站在那里,敏捷的眼眸望着她,低声命令。

    钦慕看了他一眼,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没听到算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

    她端着红酒往外走,从他身边慢慢走到沙发里那里去。

    这么短短的路,她却走得格外费力,她觉得两条腿都是虚的,她觉得她端着的酒杯随时有可能因为手抖而掉在地上。

    她不敢喘息,她不敢回头,她甚至怕自己走路的样子不够坦然,或者是背影太过僵硬。

    她担心他的视觉太敏锐,随时可以将她的内心看的一清二楚,再羞辱。

    钦慕慢慢的坐到沙发里,也不再问他问题,只是静静地低着头望着自己的红酒杯。

    很长一段时间,其实穆熠宸也并没有任何反应,就那么站在她的客厅一旁,像是并不是这里的人。

    然,他要是想是这里的人的时候,又是谁也无法将他挪开。

    “脚上的伤好了吗?”

    房间里有了声音,那么低沉又无奈的声音。

    钦慕的眼睫微动,眼眶里有些东西像是随时准备跑出来示威。

    “好了!”

    她转眼看着阳台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突然没办法强装镇静,她的声音,倔强的,有些发抖。

    不知道又僵持了多久,房子里安静的她快要窒息。

    她突然将那杯酒全都喝完,然后站了起来,忍着头晕说了一句:“我得回去了!今晚要给爷爷量血压!”

    她低着头说完,然后就开始寻找她来时背着的包裹。

    穆熠宸转眼看她,眉眼依然低垂。

    她深呼吸一口气,终于找到她的包包,在门后面挂着,她大步走过去,然后将包包拿了起来,打开门的时候不管外面那阵冷风刮到身上,只是又转头看着里面人的挺拔的侧身:“走的时候给我把门关好!”

    “你怎么过来的?”

    他突然转头,问她。

    钦慕瞬间又说不出话来,只是闭着嘴巴,有点傲慢的,倔强的望着他。

    “我开车了!”

    穆熠宸说道,然后也往外走。

    钦慕却突然让不开路,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

    五个月,他终于抛下自尊来面对她,可是……

    “我不用你送!”

    她用力吸了一口起,然后倔强的说出那句话来。

    穆熠宸稍微抬眼,就看到她倔强的嘴脸,看着她已经挂着泪的眼眶。

    “那是也不准备让我走了?”

    他低沉的声音再次想起,却是询问她。

    钦慕一怔,条件反射的抬眼仰望着他。

    “挡在门口,不是要留我的意思?”

    穆熠宸又问她。

    钦慕觉得快要哭出来,只要再多喘一口气,所以她用力咬住了她的下半片嘴唇,就那么执拗的望着他:“我留得住吗?酒店里的浴室肯定比别墅里的高级吧?”

    钦慕的声音很轻,可是,她心里跟眼里,却是很重。

    穆熠宸却没生气,反而有点小惊喜,所以就那么直直的睨着她:“你可以去试试,我还没退房!”

    穆熠宸说完那句的时候,就要笑出来。

    钦慕用力一咬牙,然后气呼呼的转头就走。

    穆熠宸站在门口看着她倔强的身影,然后再也没办法戏耍她,却是突然有些乏力的靠在了门框。

    这个时间并不好打车。

    而银色的月光早已经爬上夜空,在那最高的地方挂着。

    她的头发被风吹着的同时,脸上也是,并且脸上的眼泪,被风一吹就冷却了,干掉了。

    她不舒服的抬起双手来捧着自己的脸焐热,这样会舒服一些。

    然后高跟鞋踩在地上,一大步一大步的往远处走去。

    银色的月光照在穆熠宸的肩上,过后他又转头朝着东边看去,然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抬手去关上门,然后转身追过去。

    当他的车子开到她身边的时候,她低着头往前走的,只是条件反射的将路让出来。

    穆熠宸便一直跟着她。

    脚上过去才没多久,竟然就穿着那么亮的高跟鞋。

    穆熠宸想了想,决定今晚一定不惹她,否则,那一脚踩下去,非要他半条小命不可。

    可是他该拿她怎么办?

    本来她就在生气,昨天又弄了那么一出。

    在她准备往路口拐弯的时候,穆熠宸终于把车子斜过去,拦住她。

    “穆太太,上车!”

    穆熠宸把车窗打开,对她说道。

    钦慕头都不抬,后来他一直跟着,她便知道那是他的车,跟别墅门口那辆一模一样,但是她没打算上他的车,尤其是在看到他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之后。

    穆熠宸只得停下车子,在她绕过去之前把她拉住。

    “不是急着回去给爷爷量血压?”

    穆熠宸用力抓着她的手腕问道。

    钦慕抬起眼来看着他,倔强的说了一声:“放开我!”

    穆熠宸看她那眼神,将车门给她打开:“上车,自己上,或者我帮你!”

    穆熠宸心想,你最好别自己上,正好我已经很久没有抱过,试试轻重。

    然,钦慕没给他那个机会,上了他的车。

    穆熠宸有点小失望,又有点小得意,上车后看她没绑安全带,便主动帮她绑了,钦慕木呐的贴着座位里,避免跟他有更多的肢体接触。

    她本来想拒绝,可是他已经动手拉了安全带,她便只得那么让他做完。

    穆熠宸开着车子往回走,钦慕昏昏沉沉的,靠在他的车座位里。

    虽然没有喝两瓶,但是她真的喝了不少,现在真的有点晕乎乎的。

    酒劲一上来,好像整个人都不好了,脑子里好多东西都在渐渐地流失。

    一路上穆熠宸都没问她什么,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开着车把她安全的送到家。

    可是车子到了家,人,却在车子上睡着了。

    穆熠宸停好车子后一转眼,就看到她倔强的容颜,睡着的时候,嘴角还带着倔强,穆熠宸便松开安全带然后靠在车座位里也闭目养神。

    其实他昨晚也没睡好,这几天因为要来见她,所以神经一直紧绷着。

    他让自己从容,有什么好紧张的,反正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是无论什么时候,什么人也不能改变的事实。

    可是,事实就是他真的很紧绷,真的很担心,怕她不肯跟他回国,怕她心里还有怨气。

    都说暂时分开能让爱人之间想起彼此的好,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起过。

    不过看那冷漠的眼神,不像是想起过。

    穆熠宸没再胡乱猜测,这一刻,终于静下来,感受着她的呼吸,感受着跟她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任由天气再怎么晚了,但是在一起,就好。

    钦慕是被电话吵醒的,阿姨给她打电话问那个测量血压的仪器怎么用。

    两个人都听到了电话,不过穆熠宸胸怀朝着她那头还在装睡,钦慕接电话的时候看他一眼,然后轻轻地将车门推开,出去。

    穆熠宸侧着头正好看着她往里走的身影。

    当钦慕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他的车门又响了一声,条件反射的转头,就看到他从车里站出来。

    他很高,高的她的心都被撑开的涨涨的。

    穆熠宸朝她走去,钦慕突然像是失去了听觉,就那么傻傻的望着他走来。

    其实她分明想要拒绝他进去,可是她给爷爷测量血压的时候他竟然就站在她的身边。

    老爷子躺在床上,看着钦慕的眼眶通红,脸蛋也挺红的:“喝酒了?”

    “哦!中午多喝了几杯!”钦慕下意识的那么回答。

    可是她一说话,她嘴里还有酒味呢,而且,中午喝的酒,现在怎么可能还那么上脸。

    老爷子不是傻子,但是也没拆穿她,只是抬眼看了眼他孙子,他孙子正瞅着他孙媳妇呢,那满眼失望的。

    穆熠宸是真的失望啊,穆太太现在撒谎的程度已经这么高了?

    不过她本来就很会撒谎。

    穆熠宸想了想,然后就坐在了床沿,这样正好能看到她的脸。

    “您今晚是不是也喝酒了?血压怎么又这么高了呢?”

    钦慕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呃!这个血压计坏了吧?我可是一口都没说,你不信你去问你张姨去。”

    张姨是他们家阿姨。

    “她敢告诉我吗?”

    钦慕虽然喝多了,但是睡了会儿之后清醒了一些。

    “嘿嘿!好不容易你不在家,我就偷偷喝了两口,我已经吃过药,早点睡一觉就没事了,不用那么紧张。”

    老爷子知道瞒不住,赶紧的解释。

    因为穆熠宸的关系,钦慕也不想多说话,所以今晚老爷子成功逃过一劫。

    “你们俩快去休息吧,也不早了!”

    老爷子想了想又说。

    “我是有点困了!不过,穆总今晚要留宿吗?”

    钦慕疑惑的问道,然后看向穆熠宸,那眼神分明在说,你快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这是他家,他不留宿,还想去哪儿?”

    这次,老爷子在孙媳妇面前,没再怼他孙子。

    穆熠宸感激的看了老爷子一眼,然后又好脾气的看着钦慕。

    “那你们俩随意,我先走了!”

    钦慕说着将测压计收了起来,给爷爷放回抽屉里后就要走。

    她真的喝高了,一站起来就发晕。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她觉得眼前一黑,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所以装着是回头给他们关门。

    “你还不去?”

    钦慕走后,老爷子催促穆熠宸。

    “她跑不了!”

    穆熠宸说道,心想今晚她喝成那样,不睡死在床上他就谢天谢地了。

    ------题外话------

    今天第二更来啦!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