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我看谁敢
    床上的男人还在浅睡,薄被下露着精壮性感的胸膛。

    六月份的雨水,是一年中比较多的一个月。

    雨幕将整个窗户都淋湿了,这样的夏天,却是叫人心情舒缓。

    比起巴黎的夏天,显然,荣城的夏天更适合她。

    钦慕轻轻地抱着自己的双臂望着雨幕外那模糊的一切,这半年多在外的生活早就叫她怀念家里的一切,甚至是这场雨。

    她靠在窗棂转眼看向床上,娴静的眼神望着床上那个男人,那个最折磨她的男人也已经醒过来,正像是桀骜的大男孩一样趴在她的枕头上看着她,那双桃花眼更是带着暧昧的笑意。

    “过来!”

    有点沙哑的嗓音,叫了钦慕一声。

    钦慕刚刚还很文艺的心情瞬间被他击落,转而就俏皮的摇摇头,然后顺着窗户边上往外走:“我要出去了!爸妈他们要醒了!”

    “你试试!走出去!”

    穆总趴在那里,胜券在握的提醒她。

    钦慕黑溜溜的眼珠子情不自禁的乱动,她想不到他在门上做了什么手脚,不过她想过去试试。

    然后,她连门都没碰到,人就被只穿着四角裤的老公大人给从后面抱住,脚跟都离了地。

    “穆熠宸,你勒死我了!”

    “我可不只是要勒死你,我还要……”

    钦慕吓的气息不稳,然,抱着她的男人也是激动万分,抱着她趴在床上就开始掀她的睡衣。

    房间里,早上独有的宁静终于被打破,不过,很快又平静。

    “穆熠宸……”

    “嗯?多叫几声!让我好好回忆回忆,我倔强的小青梅。”

    穆熠宸趴在她身上,唇瓣在她耳边低喃,轻吻,轻撩。

    钦慕觉得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要被他咬坏了,她突然想起曾经的千刀万剐,那个……,不能相提并论,她低眼,去捧起他在她小腹上的脸,然后仰起头,用力去亲吻他:“今晚!”

    “昨晚说等我,结果是谁睡着了?今天早上,你休想再逃掉!”

    穆熠宸又亲了她几下,让她好好躺在床上,手去拉她的腿。

    钦慕带着几分无奈,又有些憧憬。

    “穆熠宸!”

    “嗯?”

    钦慕突然轻声叫他,穆熠宸疑惑的答应了一声,但是还在专注的轻吻着她的锁骨处。

    “我回来了!”

    她的声音很轻,只是说完后情不自禁的裂开嘴傻笑起来。

    穆熠宸抬起眼来,就看到她笑的如花灿烂,她从来没有笑的嘴巴那么大过,可是,却美的叫他眩晕,情不自禁的埋在她身上。

    后来快要七点半,穆熠宸才依依不舍的结束这场恩爱,在她身上低声问她:“今天做什么?”

    “去工作室!这么久没去,还有点想念了!”

    钦慕轻声跟他说。

    “走的时候看上去挺绝情的!”

    “是你绝情的把我送到飞机上的,宸哥!”

    钦慕无奈,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望着他好心提醒。

    穆熠宸瞬间就没了脾气,轻笑了一声:“我真是大错特错!”

    他的额头抵着钦慕的,超级心痛的叹了一声。

    “再不起床,欢欢都该走了!”

    钦慕小声提醒他,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她倒是一点也不想再提起。

    “早走了!”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想着那会儿他听到冯芳华吆喝欢欢出发呢。

    ——

    上午穆熠宸去了办公大楼,钦慕便开车去了工作室。

    她现在都不知道工作室成什么样子了,真担心她不在的日子里,里面已经没法看。

    不过,竟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干净。

    当她发现里面还是那么干净的时候,突然就有点伤感。

    太想念这里的一切,这里的伙伴。

    “亲爱的们,我回来啦!”

    钦慕站在门口,不由自主的长开了双臂,笑的像个傻女孩。

    小美正在跟同事谈事情,听到声音后就疑惑的转了头,不仅她,所有人都很意外。

    那个站在他们工作室门口,背对着雨幕的女人,可是他们的钦钦?

    接下来的几分钟,是欢呼的时间。

    小美甚至跳到她身上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你个坏女人!我要绑住你,让你以后再也走不掉了!”

    小美要勒死她的力道,两只手用力挂在她脖子上,对她说道。

    “你再不下来,我就不是走掉,而是挂掉了!”

    钦慕的两只手在她的手臂上,好心的提醒着她。

    “人家不要放开你,人家怕你再跑了!一跑就是半年多!”

    小美真的哭了,她本来想去巴黎找钦慕,可是赵淮知道她以前暗恋简俨,所以各种阻止,后来小美便只窝在荣城哪里都没去过。

    “以后再也不走了!不过以后你要是敢跟赵淮再在这里谈恋爱,我可是要扣你奖金了!”

    钦慕十分温柔的抱着她,声音也很温柔的,提醒小美。

    小美……

    站在边上的众人都忍不住笑出来,只有小美自己囧的红着脸:“讨厌啦,人家哪有跟他在这里约会?”

    那娇滴滴的小模样,可真是以前那个耿直的又有点傻气的小美同学?

    跟大家都打过招呼后钦慕就回了办公室,小美赶紧去给她冲了咖啡带上去,顺便告诉她:“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好多人都来问我你是不是要跟穆总离婚,还担心你不会回来,担心咱们工作室要垮掉。”

    小美站在她旁边跟她说道,这些日子小美为了应付这些人,真是浪费了不少的口水。

    “看样子你都处理的不错!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好了!要不要叫上赵淮呢?”

    钦慕抬眼看着她,眼里的神情,小美看得懂。

    “嘿嘿!要不要叫他干嘛跟我说!而且我们最近其实都没怎么联络了!他不知道被你老公叫去做什么,神秘兮兮的!”

    小美说起这事来,还有点怨气。

    “是吗?”

    钦慕好奇的看着她,这个钦慕倒是真的不知道。

    “嗯!不过!你跟穆总终于和好了,嘿嘿!这对咱们工作室来说也是件好事!”

    小美突然又傻笑起来。

    钦慕……

    “真的!你们俩的婚姻,也是咱们工作室业绩的一种广告,他们以为你们俩要分手,客户听说你们俩关系闹僵,就不想找咱们给他们做衣服了呢!”

    “那就不做!”

    钦慕有点生气,这些人到底是冲着她的手艺,还是冲着她是穆家少奶奶的身份。

    “真的?”

    小美吃惊!

    “当然,假的!一码归一码,有钱不赚是傻子!”

    钦慕瞅着她说道。

    小美……

    钦慕这个不懂幽默的人,讲起话来,像是说冷笑话一样,真的好冷。

    “简俨还好吗?”

    “还不错!嗯!他——大概在谈恋爱!”

    钦慕想了想,觉得该跟小美说一声。

    然,小美听到后却是大为吃惊:“他,他谈恋爱?”

    “有个女孩子跟他关系很亲密!”

    钦慕希望,那个女孩能打动简俨,能改变简俨。

    “唉!那么说来,的确是我入不了他的眼了?那个女孩比我们年轻?比我们漂亮?还是比我们多了什么优点?”

    小美有点激动地问她。

    “够执着!”

    钦慕想了想,那是她唯一一次跟那个女孩见面,那个女孩突然跑到工作室去见了她,然后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是吗?那是我不够执着?”

    小美想了想,自己在暗恋简俨的时候其实很累,她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甚至在他生病的时候一直陪着他,可是……

    她得到的,不过是一些金钱上的补偿,简俨告诉她,他们不合适。

    “那是你的姻缘不在他身上而已。”

    钦慕看她要钻牛角尖,赶紧解释。

    小美想了想,然后突然笑了声:“管他的,反正现在我已经不喜欢他了,我出去工作了。”

    小美说完扭头就走,带着她特有的倔强。

    钦慕却是在只剩下一个人后突然想到她离开的时候,简俨去送的她跟老爷子,简俨说没想到她在巴黎停留了那么久,可是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

    他的眼神里透露的失望,以及不情愿的祝福,后来老爷子对她说:慕慕啊,如果不是有我们家那小子在,我就答应你们了。

    不过,她的心里,爱人,只是穆熠宸一个。

    穆熠宸工作之前不忘给她发信息:“在哪儿?”

    “工作室!”

    钦慕回给他。

    穆熠宸看到她发过信息来说是工作室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就像是做梦一样,现在他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可是他竟然还是觉得不真切,不知道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她是否真的已经回来?还是这一切不过都是他幻想出来的。

    秦逸跟客户打电话所以耽搁了来开会的时间,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穆熠宸在看着手机发呆,其他人也在小声聊着什么,秦逸有点疑惑,走过去坐下后稍微往穆熠宸那边倾身:“怎么了?都在等我?”

    穆熠宸一抬眼,才想起他们在开会。

    众人看老板终于抬起头来,也都立即收起了瞎聊的心思,会议正式开始。

    ——

    中午钦慕跟赫连好一同去了秦家,溪梦还没出月子,正在床上拿着玩具哄着她的宝贝女儿,秦妈妈带着她们俩上了楼去到秦逸跟溪梦的房间里,溪梦听到门响一回头,看到是赫连好跟钦慕的时候有些激动。

    “怎么是你们俩?快进来坐!钦慕你终于回来了!”

    钦慕无奈的耸肩,忍不住也笑了下,然后赶紧的跑过去看小家伙。

    “哇!好漂亮啊!”

    钦慕忍不住眼睛都大了,看着溪梦身边的小家伙情不自禁的抱起来。

    “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叫人准备点吃的。”

    秦妈妈对溪梦她们说道。

    “伯母不用忙了,我们待会儿就走!”

    赫连好站在旁边赶紧说道。

    “走什么走!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要留下吃顿午饭!”

    秦妈妈说着,把她们留在屋子里去准备吃的。

    其实秦妈妈跟赫连好还见过几次,所以不算太陌生,倒是钦慕,秦妈妈是头一次见到真人,所以没有打扰她们太久。

    钦慕跟赫连好逗了会儿小家伙,看她实在是困的睁不开眼了才舍得放下。

    溪梦坐在床上看着她们俩,忍不住一直嘴角都甜甜的。

    “听老秦说你回来了,我还不敢信呢!不过你回来可真好!”

    溪梦忍不住对钦慕说道。

    钦慕坐在床边轻笑一声:“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穆熠宸总欺负你们?”

    “那还用说?正在板着长脸,好像全世界都欠着他一个女人一样。”

    赫连好坐在旁边的沙发里说道,眼神里流露出对穆熠宸的不满。

    “不过也还好!其实老板自己心里也苦,所以说你回来真好,我们做职工的也幸免于难,老板的心情也好了,全世界都皆大欢喜。”

    溪梦说道,忍不住笑起来,想想自己那阵子一个孕妇整天被老板吓的要死要活的,也真是不容易,而且那还是在穆熠宸知道她怀孕,所以一再克制的情况下。

    穆熠宸有时候一时忘了就会吼两句,想起来又道歉,溪梦都要被他吓的精神失常,秦逸便在溪梦八个月的时候让溪梦请产假了。

    “你现在知道有多少人在盼着你回来了吧?”

    赫连好倾身跟钦慕说道,眼神一挑。

    “早知道我这么重要的话,我就不走了!”

    钦慕笑笑,有点尴尬。

    “这次你走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整整七个月吧?”

    “唉!或者一切都是命运安排!”

    听了溪梦算的时间后钦慕笑着对她说道,也是在对自己说。

    “你们俩也是,都老大不小了,还一吵架就闹分居,这样闹下去……对了!那个伍娇娇被电视台辞了你知道吗?”

    赫连好突然问了声。

    钦慕好奇的转眼看她,钦慕当然不知道。

    “是我跟电视台的负责人打的电话,是穆总的意思。”

    溪梦看钦慕并不知情,便解释了出来。

    钦慕更是吃惊,不过想来,要伍娇娇辞职的,除了他们夫妻俩也没有别人了。

    “伍娇娇的父亲后来好像专门去办公大楼找老板道歉过,我也是听同事说的,虽然现在有些事情还要我来处理,但是也仅限于电话事物,其余的事情都有小张在替我做。”

    溪梦又接着解释。

    “听说这个女孩子跟到巴黎去了,真的吗?”

    赫连好小声问钦慕,似是怕吵醒了小宝宝,又像是觉得这是是秘密,最好除了她们三个以外别再有其他人知道。

    “那天我去送简俨的一个朋友到机场,刚巧碰到了,后来在酒店的客房又见过一次。”

    钦慕低着眉眼,想起来伍娇娇那一副被欺负的很可怜的样子就觉得自己狠心,又觉得那女孩实在是太能装了。

    “我的天,她竟然还出现在穆熠宸的客房里吗?”

    “是我在他房间里等他去开会,然后伍娇娇刚巧去找他被我碰见了而已。”

    那绝对是巧合,伍娇娇见到她的时候紧张的程度有点夸张。

    “这么说来,这个女孩还真是挺有心计的。”

    赫连好说道,有点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这位伍小姐跟我们楼下销售部一个女孩子关系不错,所以,她可能是从那个女孩子那里得知的我们老板出差的事情。”

    溪梦说起来,其实她早就想给钦慕打电话了,只是秦逸劝她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把问题越描越黑,所以她才一直忍着,今天钦慕过来,她便刚好有机会解释给钦慕听。

    “想那伍娇娇的父亲当时把女儿介绍给穆熠宸认识,大概怎么也没想到会落的这步田地,这要是电视台的人传出去伍娇娇是被辞退的,估计以后也没有什么电视台敢再要她。”

    赫连好哼笑了一声,觉得那样的女孩子失去工作也是活该。

    “不过这件事,穆熠宸就一点也没跟你提?”

    赫连好看钦慕一脸懵逼,问道。

    “没有!”

    钦慕摇摇头,穆熠宸好些事情都不跟她提,好比她去巴黎之后他把卞家给弄了,也是跟她只字未提,还有许多事情,他都悄悄地背着她办了,其实也未必就是要故意背着她,很多时候他们俩做一些事情没有告诉对方,都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

    “你们夫妻也真够古怪的!”

    赫连好忍不住吐槽了一声。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我们不是来看小宝宝的吗?干嘛一直说我?”

    溪梦听了后笑了下,钦慕倾身在小宝宝面前看着小宝宝睡着时候恬静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秦诺,承诺的诺,小名叫糯米粒!”溪梦说道。

    赫连好是早知道孩子的名字,钦慕听到名字后的表情跟赫连好刚知道的时候差不多,糯米粒?

    “我那阵子爱喝糯米粥,老秦想了想,便决定叫她这个名,而且她的皮肤也粉粉嫩嫩的,老秦说叫糯米粒挺好的。”

    “的确是挺好的,白白嫩嫩的,还qq弹弹的!”

    钦慕轻轻地摸了下小家伙的脸蛋,小家伙吓的手动了下,三个女人立即都紧张的轻轻地去压着她的肩膀,小家伙是又睡稳妥了,三个女人互相对视着,却是不由的低笑起来。

    后来赫连好跟钦慕便留在秦家吃过了午饭,下午天气不好,两个人便早早的开着车子走,钦慕要送赫连好回医院,顺便问她:“你跟景峰的孩子还没要上?”

    “一言难尽!我正在调理身体。”

    赫连好说道,然后叹了声。

    “那么严重?”

    “嗯!能不能怀上还不一定,但是我已经喝中药喝的要吐了,你看我现在脸蜡黄蜡黄的,都是因为喝中药喝的。”

    赫连好摸了把自己的脸给钦慕看。

    钦慕便转眼看她一眼,然后又认真望着前方的路:“还真没看出来你脸色不好。”

    赫连好……

    “不过景峰说再喝完这几幅,实在不行我们就不喝了,有我们就要,没就算了,还省了套子钱呢!”

    赫连好望着外面那阴郁的天气说道,两个人还没到医院就开始下雨了。

    “他总说带套子其实一点都不舒服!”

    赫连好有点嫌弃的跟钦慕说道,说完又扭头看钦慕。

    十字路口钦慕停下车,打开了雨刷,然后转眼看旁边正很有兴致望着她的女人:“怎么?”

    “老实说,穆总每次都戴套吗?”

    赫连好突然问了一声,那口气,就好像在问穆总吃不吃晚饭那么轻松。

    “干嘛那么看我?绿灯了,快开车!”

    赫连好不理解的眨眨眼,然后看着前面的灯变了,立即提醒钦慕。

    钦慕发动车子,走出去好远才无奈的笑着对她说:“我真没见过你这种人,百无禁忌的聊啊!”

    “那有什么?他们男人还不是聊我们女人?”

    “那也只是聊的很肤浅啊,总不能……”

    “你以为他们不聊xxoo?”

    钦慕……

    “不说算了!”

    赫连好看她一直在憋笑,也不为难她。

    钦慕却突然说道:“穆熠宸没说过。”

    赫连好,半个字也不信钦慕,因为钦慕说完后就开始笑了。

    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钦慕停下车子,赫连好打开安全带:“那我上去了,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刚刚你说的那话,我真是一个字也不信!”

    赫连好离开后钦慕便开车去了时装店,赫连好半个字都不信,她也是!

    钦慕去到时装店之后看到里面人还不少,好多人大概都被这场雨给截住了,所以都坐在休息去喝咖啡,或者是焦急的等待着雨停的。

    店长正在收银台那块算账,听到开门声一抬眼看到钦慕的时候很是激动的从里面站了起来:“钦小姐!”

    “这么见外了?”

    钦慕站在旁边背着包看着她激动的到自己跟前,便条件反射的张开了双臂拥抱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店长的头发比之前长了一点,看上去更多了些女人味。

    “昨天下午,你还好吗?”

    钦慕松开她后问道。

    “我很好!店里也很好,刚好我在算账,等下到你办公室说?”

    “好!那我去等你!”

    钦慕看了看这会儿人实在是太多,她便想去办公室里安静的呆着。

    店长立即找收银员拿了账单抱着去找钦慕。

    店员看到钦慕回来也有些吃惊,从去年冬天到今年夏天,她终于又回来了,大家都在等她。

    晚上钦慕要离开,却听到里面卖休闲服侍的那块吵的不可开交,不自觉的往那边拐了过去。

    “真的很抱歉,这样吧,我们再仔细找一找,这会儿店里也没有其他客人了,如果真是掉在我们店里,您又没去别的专柜,应该很好找的。”

    “很好找?我都找了半个小时了,那颗钻石可是我未婚夫特地从国外给我拍回来的,是英国王妃结婚的时候戴国的,我告诉你,必须每个人都要搜身,你们这里的店员,一个都不能落的,全都得搜身。”

    那个看上去很年轻,却是很凶悍的女子,穿着时尚的衣裳,挎着名牌的包包,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指着那里站着的三个店员,以及店长,提出这种要求。

    钦慕站在边上看着,这种事一般不需要她出面,店长就处理了。

    “我再问你们一边,你们有谁见到这位小姐的钻石了吗?”

    店长也有些不耐烦,转头看着边上站着,愤愤不平却不敢吭声的三个店员又问道。

    那三个店员统一摇头,都表示自己没有见过。

    “去查一下监控!”

    钦慕对站在她旁边的店员低声说了句,然后又继续观察着隔断里面的那场战争。

    那女人身边还有两个男人,看上去都二十来岁,像是混混,说好听点,大概是那女孩子的保镖。

    “从我开始,把身上有的口袋能翻出来的全都翻出来。”

    店长说着,然后摸了下自己的裙子,腰上有两个还算深的口袋,她全都翻了出来露在外面。

    那女人趾高气昂的抱着手臂,挺着胸膛看着她们一个个的翻口袋,但是看到都是空荡荡之后又不高兴的说:“傻子才会把偷来的东西放到口袋里,尤其是那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知道你们趁我看不到的时候藏到哪里去了呢?”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藏到哪里去呢?”

    店长不高兴了,再也给不出好脸来,有点不乐意的问她。

    “那我怎么知道?通常电视里这种情节,小偷都会把戒指藏在嘴里,或者是身体里,你们应该张开你们的嘴巴,尤其是这几个,刚刚一直在点头,连个话都不敢说的。”

    那个女人抬起手来把那三个店员一一指过。

    店长……

    三个店员不等店长说话立即都张开了嘴巴,都是被惊的。

    “就算不在嘴巴里,或许是在身体的某个位置呢,像是腋下,肚脐眼,还有下体,都很容易藏这种东西。”

    钦慕就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那个女人要求她们全都把衣服脱光,钦慕才不得不走上前去。

    “要照这位顾客这么说的话,我也有权利怀疑我的戒指被这里的人偷了?刚刚我手上的鸽子蛋掉在你们店里了,我有理由怀疑这店里的任何人,也包括这位顾客以及你的保镖还是什么?偷了我的鸽子蛋,虽然我的鸽子蛋大了点,但是如果你们想藏的话,像是腋下啊,肚脐眼?还有下体?我有理由叫这位小姐还有两位男士都脱光了叫我来检查。”

    钦慕漫不经心的低着头走过去,然后敏锐的眸子抬起来,直接对视上那个刚刚吆五喝六,嚣张跋扈的女人,很是桀骜不驯的跟她蛮不讲理。

    “什?什么?”

    那女人一听那话,当场就结巴了。

    “我说在场的人都有可能偷了我的鸽子蛋,老实说那么大的东西掉在地板上,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到吧?她们是我的店员也就算了,不过这位小姐你跟你的看上去像是混混的保镖,我就觉得不对了,不知道你的钻石大不大,我觉得我们还是报警的好,找一找你的钻石,顺便也找一找我的鸽子蛋。”

    “你是这里的老板?你骗人吧?这里的老板去了巴黎,荣城谁不知道?”

    那个女人竖着眉头看着钦慕,对钦慕的话不愿意相信。

    “不巧的是,昨天这个在巴黎的女人回来了!看来这位小姐的消息不够灵通啊,王丽,帮我报警!”

    钦慕对旁边站着的店长说道。

    店长她们早就受够了这女人的蛮横要求,听到钦慕说报警,便立即就拿出手机来。

    “谁敢报警?给我把她的手机夺了!”

    女人一看店长要报警,立即就对她的保镖吩咐道。

    “我看谁敢?”

    钦慕更是气势逼人的站了出来在王丽跟前,敏锐的眼神射向那两个要往前的保镖。

    王丽也吓坏了,但是这会儿要是不报警,不知道这些人要闹到什么时候,她已经没有退路。

    “谁敢?我就敢?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对我吆五喝六?”

    女孩子说着就挥舞起她的包包来,向着钦慕脑袋上砸过去。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哦!没想到大家竟然都猜对了那首歌,哈哈哈!

    那接下来我们再来猜猜,我们穆太太被打了没有好不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