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他又惹了哪位大小姐了吗
    吆喝着谁敢的女人包包甩出去却被钦慕接住,然后摔了个狗吃屎。

    其实钦慕本意只是夺她的包包,可是那女人穿的鞋子太高,又没料到钦慕会抓住她的包,所以钦慕稍微一使力,她就干瞪眼了,趴在地上被甩的爬起来还直揉胸。

    “你们两个把这个店给我砸了!店主先恶意伤害顾客,我们这属于自卫,给我砸,全都砸了。”

    “我已经报警了!”

    店长从旁边又走过来,跟那个泼妇一样的女人说道。

    那女人脸色瞬间就发白,那双大眼睛里,像是一下子六神无主了。

    “报警?好啊!谁怕谁?正好让警察看看,我这手肘可是都受伤了!胸也疼的厉害!”

    女人说着,紧拧着眉头,手还忍不住去摸自己的胸。

    “小姐,你的胸上了保险的,不用怕!”

    她旁边的男人凑到她耳边低喃了一声。

    钦慕……

    店长……

    店员……

    “要你多嘴啊?”

    那女人一回头,不高兴的瞪着那男人低骂了一句。

    男人又退回去,然后又上前:“那我们还砸不砸?”

    “还砸什么砸?等下让经常来了说话!”

    女人说着,胸又挺了挺,不料却又疼起来,她只得委屈巴巴的又去捂着自己的胸。

    店长王丽在钦慕耳边小声说:“她这胸不会是假的吧?现在看上去,好像一高一低啊?”

    钦慕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了,只是忍不住盯着那个女人的胸,她的视力不太好,不过距离不算太远,这样看来,好像是一高一低。

    那女人发现钦慕跟王丽都看着她的胸口,尴尬的立即侧了身:“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胸啊?”

    “小姐,你的胸塌了!”

    钦慕便小声提醒了一句。

    那女人下意识的一低头,然后整张扑了一层粉的脸都变的没有血色了:“啊……”

    附近的警察刚好推门进了店里,店员带着他往里走着,便是听到这一声,然后立即就大步朝着她们跑来。

    “发生什么事?”

    两位年轻的警官显得都特别的严肃,像是已经警戒着。

    “怎么是你们俩?杨柏呢?把他给我叫来!”

    “陆小姐!我们杨哥正忙着呢,没办法赶过来,您又怎么了?”

    钦慕看他们那样子,像是旧相识啊,心内不自觉的砰地一声,感觉不太好。

    等等!刚刚这女人说杨什么?杨柏?该不会恰巧就是她认识的跟穆熠宸关系不错的杨柏吧?

    钦慕下意识的又看这位女人,听说杨柏家里给他安排了个女人,不会就是……

    钦慕心里觉得,真的是完了,怎么能惹了这么位主,她以后还想有事情的时候找杨柏帮忙呢,要是这个女人跟杨柏成了一家,那她以后……

    钦慕的表情慢慢的变的有点委屈,但是眼神依旧系列的盯着那个女人。

    “杨家送我的戒指,在这个店里被偷了,我说要搜身,她们竟然还说我偷了他们的东西,还要先搜我的身,还把我给拽倒了,看我这里?还有我的胸。”

    那女人说着就指了指钦慕,然后又把自己的手肘给两个警员看,又指自己的胸,那两个警员都呆了,她也知道不合适,便立即又看着钦慕,然后对他们说:“这个女人,一定得抓到警局里去好好地教育一番,偷东西本来就是犯罪,何况她偷的还是我的钻石戒指,还有啊,她们还打伤了我。”

    “这……”

    那位警员尴尬的看向钦慕,这家店是什么名头,附近的警员心里是清楚地,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会慢了两分钟过来,就是给杨柏打电话请示。

    “这位小姐,您说您的戒指丢了,我们的人要给你查监控,你说我们合伙偷东西,所以会在监控里动手脚,这大夏天的,店员都穿的很单薄,我们把身上唯一的口袋都翻出来给你看了,你说我们藏在身体里,两位警官,你们评评理,难道我们还得去医院做个透视不成?”

    王丽转头看着两位警官跟他们解释,她不知道杨柏跟钦慕她们的关系,她只知道这两个人跟这个闹事者认识,她觉得作为店长,自己有必要跟两位警官好好解释清楚,希望他们能秉公处理。

    “我这么说有什么错吗?电视里这种事情多了去了!你们今天要是不把我的钻石找出来,我就把你们店给搞臭!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怎么在市里混下去!”

    那女人看着王丽,然后又骄横的看钦慕。

    钦慕眼眸一动,突然抓住了重点,然后犀利的眸光看向她:“陆小姐是吧?陆小姐刚刚说要把我们店搞臭?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怀疑,你在我们店里这么无理取闹,其实并不是真的丢了钻石,而是同行想要把我们店里搞臭?”

    钦慕是真的这么怀疑了,很多同行的确会做这种下作的把戏。

    “钦小姐,这位陆小姐不是做服装生意的,她目前还没工作。”

    警官客气的跟她解释。

    钦慕便转眼看了那位警官一眼,却是更疑惑了。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的钻戒真的掉在店里了?

    “这样吧,我们先把监控查一下?店里除了试衣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都可以被拍到,我们店员要是做手脚,应该也很容易被查到。”

    钦慕说道。

    警员点了点头,然后除了一位店员留在外面看门,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钦慕的办公室,王丽过去将监控调回到那位陆小姐来的时候,那位陆小姐站在旁边趾高气昂的,一喘气胸就会跟着动一动,其余人也都很紧绷,真担心这位小姐的东西是掉在她们店里了,这种女人,真的是惹不起啊。

    不过如果是掉在店里了,除非被别人捡走了,不然肯定能找到,店员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可是,事实是……

    有位顾客的确是在进店后蹲下身子了,但是人家是在系鞋带。

    自从这位陆小姐到了店里以后总共就来了四位客人,在这个漂亮的雨天,一位是单独来的,拿了早就预定的礼服,系了个鞋带就走了,另外那三位因为是店里的老顾客,刚巧逛到这里又下起了雨,就结伴来避雨,坐在休息区玩了会儿手机,雨一停人家就走了。

    剩下的,就是这位陆小姐以及他的保镖。

    再就是她们店员,从头到尾都没人蹲下过,所以她们也就被排除了。

    警员看了会儿,也没什么头绪,听到手机响就接着电话出去了,没几分钟杨柏便穿着制服进了店里。

    一群人还站在那里,那位陆小姐正在心烦意乱的,抬眼看到进办公室的人立即就从人群中挤开:“杨柏!你终于来了!人家要被欺负死了!”

    那女人两只手拉着杨柏的衣袖,委屈巴巴的诉苦。

    杨柏低着眼看她一眼,然后又抬眼看钦慕:“没事吧?”

    钦慕一看真是他,心里本来很没底,但是看到他眼神后钦慕就摇了摇头,想到杨柏每次随叫随到的性格,应该不是个会随便护短的。

    “你把我妈给你的戒指丢了?”

    杨柏低着眼问了她一声。

    “人家不是故意的,那会儿进店的时候还在我手上的,我去试衣服的时候怕被刮坏了所以就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就再也不见了。”

    那女人更委屈了,声音也柔弱了许多。

    钦慕他们就在边上静静听着,只是心里忍不住吐槽,原来是在沙发那个区域,那么,他们刚刚干嘛那么麻烦?直接搜沙发那里不就行了吗?

    那女人刚刚可是半个字都没提,答非所问也就算了,还把祸栽赃在这些店员身上。

    “监控查到什么了吗?”

    杨柏的手把她的手从自己手腕上推开,然后往人群中走去。

    “还没有,监控里显示,这位陆小姐并没有往我们沙发里放除了包以外的其余东西。”

    王丽摇了摇头,依旧在盯着屏幕,并且在听到陆小姐说戒指放在沙发里过后她又倒回去看了看,根本没看到陆小姐说的那一幕。

    “把监控调到陆小姐进店的地方。”

    杨柏弯腰,一只手轻轻搭在桌沿,一只手搭在王丽身后的椅子里,一双敏锐的眼也已经盯着屏幕上。

    王丽立即将视频又调了回去,陆小姐的眼珠子乱转起来。

    杨柏抬了抬眼看那位陆小姐,见她眼神飘忽不定,然后不太高兴的皱起眉头来,王丽将视频调回去之后他便认真盯着屏幕上,然后又对王丽说了一遍:“再调回去。”

    王丽其实也有点想到了问题所在,所以立即又调回去,来回几次之后,他们确定她拿包的手上是没有戴戒指的,另一只手因为被衣服挡住了所以没有看到。

    “再多看几次,确定她的另一只手。”

    杨柏对王丽说。

    “好!”

    王丽答应着,钦慕站在边上不解的看了杨柏一眼,然后又低眉盯着屏幕上,她已经看的眼都要晕了。

    “你确定你有戴戒指出来?”

    杨柏走到她跟前去,双手随意的插在警裤口袋里,非常郑重其事的问她。

    “当然,我……”

    “确定了再回答!”

    不等她说完,杨柏已经又开口,并且朝着那部电脑看了一眼。

    沈小姐看着他的眼到的地方,想了想,然后才又说道:“我认真想想。”

    “大家都散了吧!”

    杨柏看她那样子,然后叫两个警员跟其他人都离开了,办公室里一下子只剩下钦慕跟王丽,还有杨柏跟陆小姐,陆小姐那两位保镖被杨柏赶到了门外去。

    就在这时,钦慕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钦慕看到是穆熠宸的号码,才喘了口气,不自觉的看了杨柏一眼,杨柏说:“叫他过来吧!”

    钦慕便接起了电话。

    “还没回家?”

    穆熠宸开着车在回去的路上。

    “我在店里有点事,要不你过来一趟?”

    钦慕低声跟他说着,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底,有点心烦。

    “马上到!”

    穆熠宸说完就挂了电话,眼神里有些凉意,听钦慕的声音他猜测是遇到什么麻烦,这才刚回来就有人来惹事,真是叫人不快。

    这雨一阵阵的,像是没个真的要停下的意思,穆熠宸的车子在十分钟以后到达店门口,看到有辆警车停在那边,不自觉的眉头也紧皱起来。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戴戒指过来,那么贵重的东西你要是弄丢了,陆妃,我们也吹了。”

    穆熠宸进到办公室就听到杨柏说要吹了,好奇的朝着她们看去。

    钦慕现在站在门口了,正看戏呢,一听门响,转头看到穆熠宸后就叹了一声。

    穆熠宸站在她身边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问了句:“怎么回事?”

    “先看着吧!”

    钦慕把声音压的非常低,现在实在是不是适合解释的时候。

    穆熠宸便站在边上看着,杨柏跟那位陆小姐站在办公桌前面,问完之后转眼看了穆熠宸一眼,略微无奈,然后又看向陆小姐,等答案。

    “只是一枚戒指而已,怎么能就说它没了我们就吹了呢?我可是阿姨钦点的儿媳妇呢。”

    陆妃委屈巴巴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看就要哭出来。

    “你以为我妈知道你闹出这么大的笑话来,还能要你当我们家的儿媳妇?检查别人的下体?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你平时不上班到底是在家学相夫教子还是整日抱着这种变态的电影看呢?”

    杨柏紧皱着眉头,的确也是在变相的羞辱这个女孩子。

    “我,杨柏,我大概是记错了,我给姐姐们道歉好不好?你不要告诉阿姨嘛!”

    陆妃又抬手去抓他的手腕,只是杨柏立即不高兴的皱着眉头将她的手扫开了。

    “杨柏!”

    陆妃急的要跳脚了。

    “你先跟这里的两位女士道歉吧!”

    杨柏退了一步,然后看了眼钦慕跟王丽。

    “我就不用了!”

    钦慕看了眼杨柏,觉得她不大需要这种道歉。

    “我也不用了!不过这位陆小姐应该出去跟我们的店员道歉!”

    王丽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说完看向陆妃。

    陆妃气的够呛,却又不敢发作,只是恶狠狠地看了王丽一眼。

    “你别那么瞪着别人的话,还好看一点。”

    杨柏忍不住提醒她。

    陆妃抬眼看了杨柏一眼,然后委屈的一跺脚,嚷嚷起来:“那我呢?刚刚那个女人把我给摔倒了,我现在身上还疼呢!”

    陆妃说着就掉下眼泪来,那漂亮的手早已经指着站在门口的钦慕。

    钦慕吓一跳,条件反射的挺了挺腰,往墙上靠。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向陆妃:“把你的手放下!”

    陆妃这才注意到穆熠宸,然后后背也情不自禁的绷紧,这个男人,她好像见过。

    “我说,把你的手放下!”

    穆熠宸冷冽的眼神射向她,威慑力十足。

    “这只手还想要就赶紧放下!”

    杨柏看她被吓傻,便好心的低声提醒,陆妃在杨柏提醒的时候就把手收回去了,放在自己的胸口藏着。

    钦慕……

    王丽感觉自己要忍不住笑,心想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在笑出来之前努力抿着嘴,低着头不敢再抬起来。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场合。

    “这个女人我带走了,我带她跟小慕妹妹道个歉。”

    杨柏转头走向他们夫妻,对他们低声说道,然后转头看向陆妃:“你还要留在这里?”

    陆妃一看,立即就跟着他身后往外跑。

    “那我也出去了!”

    王丽看了眼,现在自己实在是不适合当电灯泡,所以赶紧的也告辞。

    钦慕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大家都跟穆熠宸很熟了,其实不用刻意回避。

    而杨柏带着陆妃出门了办公室后就让她跟门口站着的店员们一一道了歉,陆妃虽然不情愿,但是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赶紧的挨个道歉。

    店员们都不怎么高兴的看着她低着头给她们鞠躬,并不原谅她,所以也没人理她,只是对杨柏都很客套。

    钦慕跟穆熠宸也走了出来,在旁边看着那两个人前后离开后才又互相对视,穆熠宸低声问她:“你打人家了?”

    “才没有!是她要打我,她穿的太高自己摔倒的。”

    钦慕立即为自己深渊。

    “那怎么不早说?”

    穆熠宸皱起眉头来,不高兴的问她。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又没受伤!”

    钦慕说完后一下子没忍住,不厚道的笑了下,想到陆妃那会儿摔的那么惨就觉得很有意思。

    穆熠宸看着她笑出来也情不自禁的笑了下,他老婆没吃亏,没吃亏就行。

    不过那女人竟然敢打他老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本来杨柏就不喜欢那个女人,家里非要给他们安排,说什么门当户对,本来杨柏对他吐苦水他还没在意,但是现在……

    陆家想要跟杨家联姻这事,是不可能了。

    “她是谁啊?出门还带保镖,排场挺大的。”

    钦慕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声,眼神还有看向门口。

    杨柏正在门口跟那个女人谈着什么,那个女人很是委屈的低着头,一个劲的抹眼泪好像。

    “陆老的小孙女,不过也快三十了!”

    穆熠宸双手插兜,有点无聊的跟她解释。

    “陆老是谁?”

    钦慕无知的不耻下问。

    穆熠宸低眼看她,这才想起来,他老婆回来好几年,都没好好跟他参加过几个饭局。

    “陆敬安知道吗?”

    钦慕一听那个名字,没过几秒,慢悠悠的点了下头。

    陆敬安现在是检察院的一把手,钦慕听赫连好说过,陆敬安的父亲的军衔,在当年,那比穆家跟景家那两位老爷子的头衔还要高一级。

    “怪不得这么嚣张,不过她干嘛来我们店里闹事?我又不认识她!”

    钦慕疑惑的嘀咕。

    “很快就知道了!”

    穆熠宸站在边上看着门外,杨柏也往里看了眼。

    雨又开始下,钦慕不太高兴的皱着眉头,这雨怎么回事?停了十分钟又开始了。

    杨柏在陆妃带着她保镖离开后便又推门进去。

    然后三个人在休息区坐着,店员给每个人上了一杯咖啡,然后也都在旁边站着等着。

    新来的顾客看到店里有警察,吓的从墙边往里走。

    店员不太情愿的,但是还是先去服务顾客了,没事的就站在边上不肯走。

    杨柏抬眼看了眼大家那样子,知道她们都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所以也没赶他们走。

    “快说吧!都等着呢!”

    穆熠宸坐在里面不高兴的说了声,实在是看大家都等的急了。

    “这件事,要说起来,还要从你说起!”

    杨柏看了眼穆熠宸,然后很是确定的将问题推到穆熠宸身上。

    穆熠宸半眯着眼,不理解。

    钦慕更是下意识的看向穆熠宸,然后又疑惑的望着杨柏问:“为什么这么说?他又惹了哪位大小姐吗?”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比以往来的更晚了一些!哈哈哈!

    总觉得像是歌词!

    看完章节没事干的小仙女可以去看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哦,今天推荐《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