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细水长流好不好?
    休息区顿时鸦雀无声,只剩下三杯咖啡在慢慢冒着醇香的热气。

    杨柏斜着身子看向穆熠宸,忍俊不已:“哥们,这事我能当着小慕妹妹的面前说吗?”

    “不能说的话,你折回来做什么?”

    这会儿问这话,不等同于给他下套吗?这要是不让说,回头钦慕还不得又不让他睡床?

    穆熠宸漆黑的眼半眯着,慢慢转过去看杨柏,示意话不能乱说。

    “你看人家干什么?”

    钦慕转眼看着穆熠宸,不高兴的问了他一声。

    “我就是想告诉他,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你在威胁杨警官,不让他跟我说实话?你果然还招惹了别的女人啊,我就走了半年多而已。”

    钦慕不高兴了,懊恼的皱起眉头。

    只是那故意耍脾气的样子,特别招人爱。

    穆熠宸浅笑一声:“宝贝别闹,听我们杨警官慢慢道来!”

    钦慕被他那一声宝贝闹的,只得瞪他一眼,然后就倔强的望着杨柏,等杨柏揭晓答案。

    “她跟之前经常找你的那位记者小姐关系不错,叫什么来着?”

    杨柏低声解释,顺便问穆熠宸。

    “伍娇娇?”

    穆熠宸还不等回答,钦慕已经回答了。

    “对,就是这个人,陆妃的意思是她们俩聊天的时候她得知伍娇娇因为小慕妹妹而被电视台辞退,所以她是来替伍娇娇出气的,只是没想到小慕妹妹这两天正好回了国。”

    杨柏说道,看着穆熠宸的眼又看向钦慕。

    穆熠宸眉眼一直低垂着就没抬起来,原来,是伍娇娇被辞退引起的风波。

    只是,让他老婆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穆熠宸叹了一声:“你跟这个陆妃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杨柏转头看他一眼,抬手轻轻拍着穆熠宸大腿一下:“早知道这么简单就能叫你帮忙,我就早叫陆妃来捣乱了。”

    杨柏对那女人实在是没有好感,他要娶的,一定是真正知书达理的好女孩,而不是那种长相优秀,但是却满肚子坏水的女孩子。

    “这事我办不了,得我们家老爷子去办!”

    穆熠宸听后轻轻一笑,看向杨柏说道。

    杨柏……

    钦慕听的一头雾水,这两个男人是要合起火来坑那个叫陆妃的女人?

    钦慕心里郁闷的厉害,但是又懒得多管闲事,只怕这回回来,又要被那些女人给折磨。

    想想就生气,明明她不招惹别人,却总被别人折磨。

    “天也不早了,又下着雨,我们还是早点各回各家吧!”

    杨柏说了声,然后便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然后又将咖啡慢慢放下。

    回去的路上还在下雨,钦慕问穆熠宸:“你要帮哥们阻止婚事我不管,那叫陆妃的女人也的确不怎么样,只是阻止了婚事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再多做什么,好吗?”

    钦慕转眼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跟他提议。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非常好说话的样子。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说来,你还真是挺招桃花的!而且你招惹的桃花,真的都很一般般。”

    “家里的太霸气,外面的就显得特别不入流。”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说这话的时候还转眼看了她一眼。

    钦慕又瞅他一眼,不怎么舒爽的叹了一声,然后转头去看外面的雨幕。

    这场雨还挺有下头的。

    红绿灯处,她们的车子停下,看到人行道上一位穿着普通的白色连衣裙,顶着一个黑色的包经过的消瘦的女孩,那个包包还不是很大,但是显然,最起码让那女孩子的头顶不至于淋湿。

    钦慕总觉得那个孤独的人的心里,有熟悉的影子。

    穆熠宸没怎么在意,一能走,便背对着离开了。

    两个人将车子开回家,钦慕坐在他旁边漫不经心的问他:“敢问穆总今天车子里可放了雨伞?”

    穆熠宸转头,见不得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的戏弄,抬手就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奔向自己,用温热的唇瓣将她的堵住,辗转深吻。

    刚开始碰到的时候,钦慕的嘴唇好像被碰的破了皮,不过她还来不及感受那疼痛,很快就被他那情缠的亲吻给攻占了所有的思绪。

    “雨伞带了!等我去拿!”

    穆熠宸吻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松开她,却是抵着她的额头跟她低声解释,然后推开门离开。

    明明一句很普通的话,却因着他刚刚一个动作叫人觉得有些不明的暧昧。

    穆熠宸拿了伞,然后撑着去到副驾驶那边,那时候他的衣服已经湿了一些。

    钦慕突然忍不住笑了下,觉得很暖心。

    她走出去后就被穆熠宸搂着肩膀,关了车门两个人便有说有笑的回了房子里。

    冯芳华在窗口站着,看着他们俩撑着伞往里走忍不住笑了声,转身对沙发里坐着的人说:“咱们家那小子,终于舍得把车里的雨伞拿出来了。”

    沙发里坐着的父子俩抬了抬眼,那两个人已经把伞放在门口,朝着里面走来。

    “爷爷,爸妈,我们回来了!”

    钦慕心情还不错,应该是因为刚刚被吻过的原因。

    穆熠宸在钦慕身边,但是他却是习惯性的不怎么说话,只是两个人坐下的时候穆熠宸才开了句口:“爷爷,您帮我一个忙?”

    老爷子正在翻报纸,戴着的老花镜挂在鼻梁上好像随时要掉下来,抬眼看着他孙子:“你要找我帮忙?说来听听!”

    老爷子很有兴致的,说完后把报纸放在一旁,眼镜也摘了下来拿在手里。

    “杨柏那个未婚妻,怕是不能要了,今天去你孙媳妇店里捣乱,差点找人把您儿媳妇给扒了。”

    穆熠宸说道。

    钦慕听后都吓的转头看他。

    但是穆熠宸坐在那里脸不红气不喘的。

    冯芳华刚坐下,听到儿子这话吓的转眼看她儿媳妇:“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伤着你?”

    “没!”

    钦慕摇了摇头,然后又转眼问穆熠宸,穆熠宸这话,说的有点重。

    穆熠宸又说道:“这女孩在店里说杨家给她的戒指丢了,带了两个保镖去大闹了一场,差点把店里所有店员的身给搜了,还打了您孙媳妇。”

    钦慕依然疑惑,他说的这么严重做什么?怕爷爷不帮忙?

    穆熠宸看大家都被吓坏,转眼看着钦慕一眼,然后把她的手抓了起来。

    钦慕自己都没发现,抓陆妃包的时候被上面的链条给刮伤了手心一侧,竟然上面还沾着点血。

    钦慕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被那通红的一道吓了一跳。

    长辈们却是虚惊一场,还以为是什么大的伤口,不过也的确知道了他们家钦慕受了委屈。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讲一讲,我也好去闹!”

    老爷子知道自己的用处,便也没推辞,心里想着钦慕才刚回来就被人欺负,这事不能轻易完了,不然往后还得继续被欺负,得让人知道,穆家的人都给她撑着腰呢。

    穆熠宸看向钦慕:“我去拿消毒水,你跟爷爷还有爸妈讲一讲。”

    钦慕……

    穆熠宸说走就走,还挺正经的,所以钦慕就不得不把店里的事情跟长辈们讲了讲。

    老爷子听后更是生气了:“这丫头还真是没资格嫁到他们杨家去,这杨家一家人都是刚正不阿的,去这么个搅屎棍,还不得乱了套?小柏那孩子又太耿直,这女孩跟他是不合适,你们俩觉得呢?”

    老爷子说着看向自己的儿子跟儿媳妇。

    “只怕这事我们不适合多管。”

    冯芳华还是那样不爱多管闲事的性子。

    “这事我们家也不需要多管,爸爸去杨家小小的找算一下,杨柏那孩子本来就看不上那女孩,加上那女孩说把戒指丢了,估计杨家也就不要这门亲事了。”

    穆子豪想了一会儿,终于开口。

    老爷子听后点点头,因为钦慕在,所以也没多说什么,直到晚饭后,钦慕去陪欢欢睡觉了,穆熠宸才被老爷子叫到房间里去,穆熠宸一进去就看到父母大人全在里面呢,这是要开批斗大会?

    穆熠宸眼眉稍动,进去后轻轻关上门:“是打算弹劾我?”

    “别没正经,你爸爸跟你爷爷有事情跟你谈,我去看看我孙子洗完澡没有。”

    冯芳华对他说了句就出了门,然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位。

    穆熠宸在旁边站着,穆子豪在窗口站着,老爷子在沙发里坐着,弄了个木盆在泡脚,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从盆里发出来。

    穆熠宸做好了被教育的心理准备,老爷子看他站在门边便对他说了句:“站在那里做什么?怕我抽你啊?”

    穆熠宸忍不住调笑了一声:“您还抽的动吗?”

    “你小子说我抽不抽的动,你过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眼睛可不小,一瞪起来还特有精神。

    穆子豪在旁边看着他们俩斗嘴忍不住轻叹了一声,然后问穆熠宸:“你是真要替杨柏毁了那桩婚事?你可得清楚,这样做可是要得罪陆家的,虽然我们家跟他们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好歹都是荣城人。”

    “我要是怕这个怕那个,还能有今天?再说,他女儿去到我老婆店里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们穆家要是太老实了,以后还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玩?”

    穆熠宸皱着眉头,说出来的话,更是信服度奇高。

    “这倒是真的!唉!”

    ——

    “妈妈,你今天晚上要在我的房间里睡吗?”

    欢欢快睡着的时候仰头看着钦慕问了一声,那声音,软绵绵的当真是叫听了的钦慕觉得暖暖的。

    “可以啊!”

    钦慕想了想,这种欺骗,还是挺经常的,等欢欢睡了钦慕再走。

    “那爸爸会不会觉得很可怜?奶奶说爸爸像个跟屁虫,总爱跟着妈妈。”

    欢欢揉了揉眼睛,声音有点不太清楚。

    钦慕只是听着就忍不住笑了下:“这话啊,可不能让你爸爸听到,否则他得跟你奶奶冷战上最起码三天。”

    “真的吗?爸爸为什么要那样?”

    “太执着!”

    钦慕想着穆总生闷气的样子,叹息。

    “执着是什么?”

    “执着啊,执着就是……快睡觉吧,已经要九点半了。”

    钦慕突然发现这小丫头一旦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她得赶快结束这场交谈。

    “那妈妈晚安!”

    “晚安!”

    钦慕抱着她的小脑袋瓜亲了下,然后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哄她睡觉,欢欢就在钦慕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钦慕悄悄从她床上离开,走到门口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穆熠宸过来找她,钦慕不敢说话,只用手推着穆熠宸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穆熠宸贴着墙根等着,她把门关上后一出去就被他拉住,在他怀里。

    钦慕这会儿穿着拖鞋,比他矮了一大些,被他搂着的感觉,格外的小鸟依人。

    “干嘛?不回屋?”

    钦慕抬眼看着比着墙根站着的男人轻声问道。

    穆熠宸垂着眼眸望着她那双精神奕奕的大眼睛:“刚刚在欢欢房间里跟欢欢讲我坏话了吧?”

    “哪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肯定听错了!”

    钦慕心一虚,却没料到她这一撒谎,被穆熠宸全部收入眼底。

    穆熠宸唇角稍微够了下,浅笑着问她:“没有?你撒谎的时候心跳的很快!”

    钦慕……

    穆熠宸的手摸到她的心口,那里砰砰砰的,反应超级激烈。

    “又不是不让你摸,还要乱说啊?”

    钦慕眼眉一挑,但是脸上真有点不自然。

    穆熠宸轻笑着,一只手摸着她的心口,一只手在她腰上轻抚着,她的腰上还是那么细,隔着薄薄的布料,手感好到让他觉得难以呼吸,恨不得将她腰上的布料瞬间给撕毁了。

    “手上受了伤都不知道,你得多粗心?”

    穆熠宸抵着她的额头轻声对她说道。

    “当时太激动了,过后又没觉的疼,你还说我呢,我还没说你,这么点伤都能被你说的跟天塌了一样,你可真能吹。”

    “我那不是吹,只是在描述事实,在你是很是,就算只是被针尖扎一下那也是天大的事情。”

    穆熠宸的声音越来越温柔,温柔的钦慕也跟着安静下来。

    “穆太太?”

    “嗯?”

    走廊里特别的安静,安静的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抬起头来!”

    穆熠宸低声命令,很温柔。

    钦慕慢慢抬眼,对上他那双漆黑的鹰眸,心里不自觉的荡了荡。

    “吻我!”

    穆熠宸又提要求,现在两只手都放在她腰上了,只是没有去主动的吻她。

    钦慕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感觉被他撩的唇瓣有点发干。

    “低一点!”

    钦慕看了眼周围,没有别人,便勾勾手,低声叫他低一点。

    穆熠宸没有放低自己,只是两只手在她腰上将她轻轻地一提,叫她踩在他的脚上,只是踮着脚尖,钦慕稍微仰头,够到他的唇瓣,轻轻一下亲他,那感觉,像是被电到。

    穆熠宸有点不满足,钦慕也是,所以钦慕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里像是勾着他,两个人同时,一个低头,一个仰头,再次吻在一起。

    这一次,钦慕直接跳到他的腰上,穆熠宸稍稍离开墙壁,将她的腿抱住,然后跟她深深地回应着。

    穆熠宸挪动脚步,迈着长腿将她托着往房间那边走去,钦慕紧紧地搂着他,主动的迎着他的唇舌。

    就连接吻,都是这世上最美妙的事情之一。

    当然,这个接吻,是跟抱着她的这个男人。

    回到房间门口,不等穆熠宸去开门,钦慕正好背后抵着门,一只手松开穆熠宸的脖子,摸到后面的门把手去把门打开。

    穆熠宸的唇角一动,轻咬了她的唇瓣一下,钦慕没喊疼,反而更将自己的唇瓣往他嘴里送。

    进门后穆熠宸稍微抬脚就将门勾上,抱着她直奔他们软绵绵的大床上。

    钦慕的喘息一下子就乱了,只觉得晕头转向,看着床尾站着的男人正在慢条斯理的解着自己的衬衣扣子,只是那眼神,太过有侵略性。

    钦慕努力喘息着,一下子爬了起来,将他拉到面前,主动去替他解开扣子,并且亲吻着他的颈上。

    穆熠宸有点受不了她这么疯狂,忍不住低喃:“小妖精,这么迫不及待?”

    “穆熠宸,你知道自己有多骚包吗?”

    钦慕两只手拽着他胸口的衬衣布料,两个人齐齐的往床上倒过去。

    钦慕搂着他的脖子就去亲他,一下又一下,越亲越有感觉。

    “骚包?穆太太,你老公在你眼里,只是骚包?”

    穆熠宸一只手滑下去,一只手轻轻地握着她腰上,眉眼间是数不尽的暧昧。

    “不然呢?”

    钦慕从他身子底下趴上去,在他胸膛上居高临下的问他,继续亲吻他。

    “让我来一件件告诉你!”

    穆熠宸说着就又将她压了回去。

    两个人不知道在床单上滚了十几个回合,只是最后钦慕惨败,在他身子底下大喘着气。

    “你老公还有取之不尽的能量,知道吗?嗯?”

    穆熠宸轻捏着她的下巴,那低沉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傲娇。

    钦慕被迫仰着头,却是要笑出来。

    一双手更是不甘示弱的在他身上乱撩。

    穆熠宸将她的手也都压住,然后低眼看着她被累的通红的脸,低下头去又一下下的亲她,却不给她那么情缠的深吻。

    钦慕这一晚被他勾的死去活来不知道多少回,穆熠宸才心满意路的给了她。

    只是,当钦慕以为半夜里他们可以休息的时候,当她想着自己只要半分钟就能入睡的时候,他却突然又将她抵住。

    “穆太太,把昨晚的也补上吧!”

    “穆总,细水长流好不好?”

    “明天我们再细水长流,今天晚上先让我把昨晚的账收了!”

    “穆熠宸!”

    她笑的快哭了。

    “叫老公,宝贝!”

    穆熠宸轻吻着她的颈上,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老公!人家好累!”

    钦慕搂着他的脖子撒娇,但是她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却是更叫他爱的发狂。

    这一夜断断续续的雨,在凌晨四点多才停下。

    那时候两个人才渐渐地入睡。

    钦慕是趴在他身上睡着的,到睡着的时候都没有放松下来。

    后来穆熠宸也没有叫她,也不想叫她在躺在旁边,就那么把她挂在身上,慢慢的也跟着睡着。

    钦慕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他身上掉下来,但是两个人一直紧贴着没有松开。

    在这个清爽的夏天。

    ——

    穆家老爷子第二天上午就去了杨柏的父亲工作的地方,一被请进去就冷着脸说:“听说你那儿媳妇昨天去我孙媳妇那里闹事了?姓杨的,你可得给我个说法,这还没进门呢,就想欺负到我穆家来是什么道理?”

    杨柏的父亲原以为老爷子可能是有些事情要对他说,否则不会到这里,但是这会儿一听,却是有点懵,因为事情好像有点大。

    “您这是从何说起啊?”

    他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走上前去搀着老爷子一起坐到沙发里,不解的问道。

    “哼,从何说起?你说从何说起啊?从你那给你儿子指定的好媳妇说起,这丫头昨天去不仅把我孙媳妇店里的店员全都羞辱了一番,甚至还打了我孙媳妇,你说,你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

    “你说陆妃那女孩?这不可能吧?她一向还是挺知书达理的。”

    老爷子听完后更是冷哼了一声:“不信?不信你跟我去我孙媳妇店里看看监控去,看那丫头带着保镖去做了些什么,把你家的传家戒指给丢了就赖在我孙媳那里,那也就算了,可是后面她做的那些事,是人该干的事吗?知书达理?那都是演的吧?”

    “这事我真不知道,您容我问问,若是真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给您一个说法。”

    “给你儿子打电话,那小子昨天下午也在场呢。”

    “什么?杨柏也在?”

    杨柏的父亲直接吓一跳,真没没想到会那么热闹。

    老爷子在他办公室里坐了会儿,摆明了态度后便下了楼,也是杨柏的父亲亲自送下去的,老爷子一回到车上就给自己孙子打电话:“孙子,你那事,我给你摆平了啊!”

    “谢了!欠您一个人情!”

    穆熠宸接着电话,跟他说道。

    “你记着就好!杨柏那小子也在你身边呢吧?告诉他,他欠我的这个人情,可比你欠的大多了啊!”

    “知道了!”

    老爷子挂了电话后想了想:“带我去景家,那老头害的我在巴黎犯了病,我还没去找他麻烦呢,今个,新仇旧恨一块去算了去。”

    司机便开着车去了景家。

    而穆熠宸的办公室里,杨柏跟秦逸还在喝茶,穆熠宸端着茶杯坐在单个沙发里看着旁边的杨柏:“我们家老爷子可是说了,你欠的人情,可大着呢,得好好记着。”

    “嗯!我一定好好记着他老人家的恩惠。”

    杨柏点点头,特别正经的,正经的叫人觉得不正经。

    秦逸忍不住笑了一声:“你就这么把那个女人摆脱了?人家好歹的也是将门之后啊,脾气差点怎么了?你看现在这社会,这女人哪有个没脾气的?”

    “你是说你老婆也脾气很大?”

    杨柏看他一眼,问完后笑了一声。

    吓的秦逸立即皱起眉头:“说别人呢,说我老婆做什么?她当然是没问题,就算有点小脾气,我都能控制。”

    秦逸说道自己能控制的时候,像个爷们一样。

    却是叫听了的人有点忍不住要笑出来。

    “你是仗着溪梦现在不在门外呢吧?要不要我们打个电话给她,问问这家里家外谁说了算?”

    杨柏笑着说,就没忘了溪梦那七八个月的时候,他们原本跟秦逸都约好了,然后人都到齐了,秦逸突然打电话说过不去,电话里他们听到摔碗的声音。

    其实是溪梦端着碗汤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只是自从之后,秦逸就被冠上了怕老婆的名,都以为是溪梦故意摔了碗,秦逸越是解释,越是解释不清了。

    “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是溪梦在你们心里真的那么凶悍吗?你们想想她坐在外面的时候,几时大声说过话?”

    秦逸指着门外对他们俩说。

    “那么说,她是只在家里大声说话?”

    杨柏皱起眉头,完全不懂女人的样子。

    秦逸……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声:“这事,咱们就不追究了,再追究下去,老秦大概想要跳江了。”

    “算了算了!这一页就这么揭过去了啊?以后谁也不准再提了啊,杨警官你这个大麻烦解决了,今晚你不得请兄弟们搓一顿?”

    秦逸已经很久没参加兄弟们的聚会,最近倒是有空了,也有闲心了。

    “没问题啊!今晚在am,还是那个雅间,给赵淮他们打电话,叫那几个小的也一起过去,有几个小子最近不太老实,我正好调教调教。”

    杨柏说起来倒是很痛快,而且他心里还挂念着那几个比他们年轻点的小弟弟,最近总在城里惹事,大家都是说亲不亲,又带着点感情,他正好借此机会教育一下。

    穆熠宸本来就不想去,一听他要教育孩子,抬了抬眼,然后很是从容的说道:“你们去吧,单我来买!”

    “你不去?”

    秦逸转眼看他。

    “我就不去了!钦慕才刚回来没几天,我出去不合适。”

    穆熠宸说道,一副他是老实的好男人的样子。

    秦逸跟杨柏却是不大乐意的瞅他,杨柏更是忍不住吐槽:“你这身体也得悠着点,你要是透支的多了,将来早早的不行了,你要我们小慕妹妹再去找个男人啊?”

    “就是!你这会儿把她养叼了,将来你要是负担不起可怎么办?”

    秦逸更是说的离谱起来。

    “就是你们都不行了,兄弟我照样屹立不倒。”

    穆熠宸说着稍微挺了挺腰杆,自信心爆棚。

    秦逸忍不住皱着眉头看他,放在腿上的手指在互相揉搓着,像是要揍穆熠宸。

    杨柏更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在沙发扶手上一阵乱敲打,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熠宸啊,兄弟我可是还没个女人呢,经不住你这么咒啊!”

    穆熠宸抬抬眼:“那趁着今个天好,赶紧找一个。”说完又低头,拿着手机给钦慕发信息:“中午一起吃饭?”

    钦慕:“不了,中午跟伙伴们约好了一起在旁边的餐厅吃饭。你别过来啊,我们说好都不准带家属!”

    “知道了!你们工作室那边的饭特别难吃!我跟老秦吃办公大楼的‘食堂’!”

    穆熠宸发完信息往外看了眼,雨结束后,今天早上就是晴天了,地上还湿漉漉的,并且是一点都不带温热的那种,很是清爽。

    ——

    中午伍娇娇跟陆妃约了一起在am的中餐厅吃饭,两个人说笑着就朝着窗口的位子走去,只是在坐下的时候却遭到服务生上前阻止。

    “两位女士,很抱歉,这个位置已经有人预定了。”

    “是什么人预定了?都快十二点了还没过来,你确定她还要过来吃饭吗?”

    陆妃本来就因为昨天的事情心情不好,今天伍娇娇送了她一个香奈儿的包包她的心情才稍微好点,收拾了心情出来请伍娇娇吃饭,然后又遇上这档子事,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题外话------

    今天的第二更来的还不算晚!亲爱的小仙女们,周末就这么结束了!提前祝福大家工作日精神也饱满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