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设计稿被撕
    李蔓走后温如暖才跟钦慕说:“与其一个人在玩火,不如两个人都玩,凭什么男人在逍遥快活,我们女人要做苦行僧?最起码做个样子,李郁说不定还会有点别的情绪。”

    “或者吧!”

    钦慕不是觉得温如暖说的没有道理,只是她不习惯拿着自己的未来做赌注。

    钦慕突然想,如果她跟穆熠宸是现在的李郁跟李蔓,那么她大概会去把那个女人赶走,然后把李郁强上。

    千万种爱情里,不能有一种是坐以待毙。

    有个人在前进,无论往哪个方向,另一个不能站在原地,止步不前。

    ——

    晚上钦慕回家的时候给李蔓发了条信息:“如果是我,会在选择刺激对方之前想想是否自己承受得起最坏的结果,如果不能,我不会那么做。”

    她不能强求别人,她只能将自己的感受给别人。

    李蔓还是让温如暖帮忙找了个小鲜肉,然后拉到家里去,这天晚上,李郁也回去的很早,然后就看到家里坐了个还算帅气的男孩子,但是看上去……

    “你好!我是蔓蔓的朋友!姚杰!”

    那男孩子坐在沙发里无聊的玩着手机,见到李郁回去的时候就站了起来,有点拘谨的跟李郁打了个招呼。

    李郁没说话,只是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便往厨房里走了过去。

    李蔓像是没事人一样在煮饭,很从容,其实李郁不知道,刚刚她听到他回来的时候紧张的扒在厨房门口揪着心。

    “男朋友?”

    李郁问了一声,站在厨房门口,轻轻地。

    像是怕打扰了什么,他像个很不错的大哥那样,关心自己的小妹。

    “算是吧!你觉得如何?”

    李蔓漫不经心的转头看他一眼,问他的意见。

    “你自己喜欢就好!如果人品没问题!”

    李郁说完前一句就要往外走,想了想却又回头多加了一句。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把好关了,这点小问题你总是能办的吧?”

    李蔓问他,自然是希望他留在家里。

    李郁这晚便留在了家里,然后陪着他们俩吃了个饭,照着之前跟李蔓讲好的,姚杰说了自己的真是身份,温如暖公司里的一名小鲜肉,现在还在演一些小配角,但是他跟李郁保证以后一定会演主角。

    李郁看着他,总有种他妹妹在老牛吃嫩草的感觉,不自觉的转头对自己身边坐着的男人低声问:“你确定你要跟他交往?他看上去比你小几岁?”

    “你觉得我配不上他?是他死缠着我,都缠了大半年了,你可以问温如暖,我们的事情她都知道。”

    是那声大半年,将李郁心里的所有淡定一扫而空,而李蔓看到他突然冷下去的眼神也是吓一跳,不由自主的就又低了头,在吃饭的时候也是食之无味。

    十点多李蔓送姚杰下楼,姚杰按照谈好的低头在他侧脸轻轻地亲了一下,李蔓第一次被别人亲,眉头紧紧地皱着,只对他说:“你快走吧!”

    姚杰笑了声,往楼上看了眼:“你太紧张!”

    李蔓当然知道自己很紧张,抬眼看着姚杰上了车后转身,也抬头朝着楼上看去。

    他们住在八楼,李郁的房间窗口,只要低头就能看到下面发生的,李蔓情不自禁的咬了下嘴唇,很用力的,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边回去一边给钦慕发了信息。

    “我想赌一把!我可能承受不起最坏的结果,可是如果我不这么做,我就永远没有机会!”

    李蔓回去的时候李郁已经回房间洗澡了,她去敲门,打开门就听到里面的浴室里传出来流水声,他们房间里的浴室都是透明的,李蔓看到了里面结实的身体,然后情不自禁的心跳加快,然后极快的又给他关了门。

    色心起。

    ——

    穆熠宸在把玩着钦慕的手机,不情愿的给儿子讲着睡前故事,他看了李蔓发来的信息,然后也没急着去告诉钦慕,他其实并不希望钦慕管李郁跟李曼的事情,确定了李郁不是真的想要破坏他们的夫妻感情之后,穆熠宸对李郁便无感了。

    “爸爸!**疼!”

    橙橙想要睡觉,但是他睡不着,刚刚在外面玩被蚊子咬了,还咬在了最宝贵的地方。

    穆熠宸听后皱着眉头低了眼,那会儿就感觉这小子一直在摸自己,现在才知道原因。

    “在外面尿了?”

    穆熠宸忍不住疑惑的问了他一声。

    “爷爷说,可以!”

    橙橙委屈巴巴的跟他说道,低着头不好意思在看他,小手还一直在摸被咬的地方。

    “别乱摸了,我去给你拿药膏摸一下,嗯?”

    穆熠宸伸手去抓住他的手腕,无奈的提醒着橙橙,然后又跑出去找药膏。

    钦慕刚从自己的房间里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看他也从儿子房间出来就好奇的问了句:“见我手机了没有?”

    “在我口袋里!”

    穆熠宸搂过她的肩膀带着她往自己屋里走。

    “你又拿我手机!”

    钦慕用眼神表示抗议。

    “分明是你给儿子洗澡的时候落在他房间,他被蚊子咬了,药膏我们房间有吧!”

    “哦!有的!我来找!”

    钦慕一听儿子被蚊子咬了也很着急,只是在抽屉里找到后她想去看看,穆熠宸却拉住了她:“到床上去乖乖等我回来,不准睡着!”

    穆熠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她,然后就出了门。

    钦慕……

    她只是想看看儿子哪儿被咬了而已啊。

    不过还是乖乖地留在了房间里,然后静静地拿着手机退到了床边去坐下。

    打开来随便的翻了翻,微信里李蔓那条微信还那么平静的躺在里面。

    李蔓决定搏一搏,钦慕在跟李蔓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后,倒是很赞同李蔓去搏一搏的。

    人,只要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

    明确了目标,就要向着那个目标去进发,毫无畏惧的。

    钦慕后来又收到温如暖的信息:“今天晚上我们公司的一个演员去配合李蔓了,给你看看照片!”

    温如暖给她发了姚杰的照片,钦慕看了一眼后就一个感觉,这是明星啊。

    真的超级帅,脸上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那种刚刚出道的小鲜肉,指不定一部剧就火到没边的那种。

    钦慕给她回过去:“不错!不过比起李郁那种成熟形,是不是还是查了点?”

    “年轻啊!男人都妒忌比自己年轻的人!”

    温如暖回答她。

    钦慕:“是吗?”

    钦慕还以为只有女人才会不喜欢比自己年轻的女孩子,原来男人也同样啊。

    穆熠宸给橙橙抹了药后很快就哄着橙橙睡着了,回到房间后就看到钦慕在床上一边竖着腿一边聊天呢,那一双细长的美腿,穆熠宸突然连他家的墙都羡慕了。

    “来个高难度动作!”

    穆熠宸走过去之后站在她床边双手叉腰,看着她提议。

    钦慕一怔,穆熠宸随即看了眼她的腿,钦慕反应过来之后一只脚脚尖轻轻地点着墙,另一条腿抬起眸,倒空着来了一个大劈叉。

    “你能保持这个动作别动吗?”

    “几分钟?”

    钦慕问他,面不红气不喘。

    “几分钟?当然是越久越好!”

    穆熠宸突然想到,他们还没试过这个姿势。

    钦慕却愣了下,接下来便慢慢又将两条腿好好地竖在床头。

    “我承受不住你的重量!”

    钦慕便很从容的跟他解释。

    “承受不住我的重量不要紧,福利能承受住,可以。”

    穆熠宸那双漆黑的眼眸望着她,那么诚恳的,吓的她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钦慕那两条腿突然觉得一重,从墙上滑到他枕头上去,钦慕用脚夹起他的枕头就向着他扔过去:“想睡沙发是不是?”

    根本不用穆熠宸去接枕头,钦慕的力道不够,没扔好,枕头掉在床上。

    “看来连它都不希望我去睡沙发。”

    穆熠宸轻笑一声,眼神里的得意与爱意,都无法掩饰。

    钦慕气的想去踹他,不过却先被他接住了脚踝,是低头的时候,看到他脚心的伤疤,才皱起眉头来,不由的有些烦闷的问了声:“上次在巴黎离开的时候给你的药膏用过了吗?”

    “用过了啊?不是已经消了吗?”

    钦慕听后把自己的脚从他的手心里抽回,自己掰着看了看,还有一点点暗印。

    “明天我再去要一支。”

    穆熠宸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过完这个夏天肯定好的。”

    钦慕有那种预感,坐在床上盘着腿跟他说起来。

    穆熠宸站在那里一直皱着眉,她舔了下唇瓣,然后抬手,一根手指头朝着他勾了勾:“过来!”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压低了自己,倾身到她眼前去。

    钦慕仰头,轻易,不费力的就将一个吻落在了他唇瓣上。

    “不要担心,都过去了!”

    钦慕低声哄他,那声音里的宠溺,却是叫穆熠宸一下子小腹开始发烫。

    “穆太太,你又开始勾引我了!”

    穆熠宸抬起手来,轻轻挑着她的下巴,大拇指轻抚着她的唇瓣一下,然后又低头去吻她,将刚刚那个吻加深。

    她晚上擦了唇膏,有一股清凉的味道,像是薄荷,倒是很适合这个夏天。

    穆熠宸禁不住多亲了两下,然后慢慢的,两只手压在她两边的床上,将她慢慢的逼迫的躺下。

    一个穿着睡裙,撩人的很!一个穿着西裤衬衫,工工整整的。

    但是很快,衬衫的扣子就被女人温柔的手给解开了。

    皮带被解开的时候发出来窸窣的声音,钦慕的脸蛋因为手摸着金属的凉意而有点泛红。

    “今天李蔓又去找你了?”

    穆熠宸轻吻她的时候低声问道。

    “嗯!给我送了很多水果!都特别新鲜!”

    钦慕说道,想起来那美味的水果。

    “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家的水果不如外面的新鲜了!”

    穆熠宸低声说了句,然后抬起那双漆黑的眼来望着她,要知道穆家的每一个水果,可都是最新鲜,最好的。

    “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

    钦慕知道他不稀罕人家的水果,但是人家去找她,她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她是去找你说李郁的事情吧?从前是怕李郁喜欢你所以去找你,现在呢?”

    穆熠宸皱着眉头,依旧不高兴的低声问她,眼眉稍稍往下,她漂亮的颈窝里稍微动了下,他情不自禁的低头去亲了一下。

    “现在是习惯!她跟我道歉了,而且现在李郁还在跟我们工作室合作,无论如何她去找我也都说得过去。”

    “那我不管,只是她要是敢给你惹麻烦,我可不管她是什么人的妹妹!”

    穆熠宸低声说着,亲吻流连在了她的芳香的美颈上。

    钦慕被撩的喘息都有点费力,心里发痒,不自觉的漂亮的手去握住了他被解开的衬衣领口:“穆熠宸,你再说下去,我要疯了。”

    穆熠宸抬眼,看到她被撩的有点难过了,不自觉的笑了下,这才把刚刚的不悦都扫到旁边去,然后尽心尽力的伺候他老婆开心。

    “穆太太,你想要什么?”

    穆熠宸漆黑的眼里带着戏虐,却只是看一眼身子底下的人,就叫那人心跳加快。

    “要你!”

    钦慕红着脸,但是那双眼也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丝毫不退让。

    “要我?要我什么?说出来!”

    穆熠宸继续撩拨,那双漆黑的眸锁住了钦慕水汪汪的眼。

    “穆熠宸!你还要不要脸了!”

    钦慕很快就受不了他的折腾,抬手去将他的一双眼遮住,他那双眼看得她心里发慌,羞愧难当。

    “做这种事还要什么脸?快活最重要!”

    穆熠宸狡黠一笑,然后捏住她的下巴就霸道的去亲吻她,开始攻占他的城池。

    夜晚,总是比白天美好。

    至于原因,因为白天里她独自工作,而夜晚,有他!穆熠宸!

    ——

    钦慕一早就醒过来,却是不舍的下床,就在他身边抵着他的胸口,慢慢把自己的脸埋在他怀里。

    他的心跳还是那么强而有力,叫她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慢慢聆听。

    感觉好像自己的心跳也在随着他的,越来越有力了。

    穆熠宸轻叹了一声,一大早的,阳光还没来,感觉先来了。

    他温暖的手掌忍不住轻轻地摩擦着她的美背,然后将她在怀里又压了压:“穆太太起的好早啊!”

    “穆总也起的很早!”

    钦慕低声说,却是没有抬眼,只是微微笑着,继续在他怀里窝着。

    或许是因为空调的关系,所以大早上的她竟然觉得有点冷,还好床上有他,在他怀里她便不觉的那么冷了。

    穆熠宸低眉,轻轻地吻过她头顶的黑发,刚睡醒的有点沙哑的声音问她:“又想了?”

    “别胡说!你当我是你啊!”

    钦慕低声对他说了句,然后两只手又紧紧地抱着他。

    穆熠宸也不急着早上这最美的一次,只是想起来别的事情:“跟你商量一件事?”

    “嗯?”

    “这周有个舞会,都是些生意场上的伙伴,你陪我过去?”

    穆熠宸低声询问她,深邃的眼眸里很暖。

    钦慕这才抬起眼来,很认真的望着他。

    “可以不去吗?我不知道说什么!”

    即便在设计上她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在应付那些生意场上的大佬的时候,她真的没什么好说的。

    “你也不需要说什么,只要站在我身边就好。”

    “嗯!那你得让我想想。”

    钦慕又低了头,因为他那眼神里太温软,叫她不敢再看了,再多看一眼她现在就会答应,但是她又不想去看那些人互相吹捧。

    穆熠宸便轻轻地搂着她:“不逼你,你想通了便告诉我,嗯?”

    “嗯!——不过你为什么突然要让我陪你去参加舞会?”

    钦慕抬眼看他,他们公司的年会,钦慕已经陪他参加了,公司的年会他们家人都会出席,但是别的,钦慕则是习惯性的能推则推。

    “因为,想让你去!”

    穆熠宸低着头对她说道。

    穆熠宸一直觉得在他跟钦慕的事情上他挺高调的,直到两个人这次冷战,钦慕去巴黎以后,他才发现,他还是太低调了。

    那么多人还想往他身边送女人,那些个女人,每一个对他来说都是麻烦,钦慕这才刚回来就被找上门,他的心里便有了这样的打算,高调秀恩爱。

    “唉!我就怕你太高调了!本来城里就那么多名媛都看不上我,想着法的找我的麻烦,比如这个陆妃吧,你说我跟她无冤无仇的,如果她真的有幸嫁给了杨柏,我们或许还能坐在一起吃饭的那种关系对不对?可是你看,她竟然跑到我店里去找麻烦,还是为了个伍娇娇。”

    钦慕越想越觉得顺不过气来,她可是从来不招惹任何人的性子。

    昨天下午温如暖去她工作室里找她喝茶,还说起那两个女人。

    “嗯!这两个女孩惹不得你,如果以后再见面,你也大可不必太客气,拿出你的气魄来。”

    穆熠宸一边手伸进她睡衣,一边提醒她。

    钦慕抬起眼就看到他眼神里闪烁着的火花,知道他要干嘛,便一翻身躺下,穆熠宸看透她的心思后眼神更为暧昧了。

    ——

    早饭后钦慕去送欢欢上学,然后便开车去了工作室。

    小美被赵淮送来,已经九点多,刚下车就看到旁边一辆车子也开过来停在他们停车场,并且一个女孩子从里面跑了出来。

    小美站在车旁看着那个女孩子,忍不住皱起眉头。

    “糟糕!”

    赵淮认识陆妃,看着陆妃低头进了店里后就忍不住倾吐出一声。

    “怎么了?你认识?”

    “刚刚被杨柏退了婚的女人。”

    赵淮对小美说道,抬眼看向小美。

    小美知道这个女人,因为昨天晚上,半夜里,赵淮讲给她听了。

    赵淮昨晚跟杨柏喝酒庆贺来着,宸哥虽然没到场,但是是买单人。

    “那我得赶紧进去了,别让她伤着我们钦钦。”

    “你傻啊,你们钦钦是木头吗?任人摆布?”

    赵淮说道。

    “那怎么办?动起手来,我们两个总是能打得过她一个。”

    小美说道,还扬了扬下巴以示能力。

    “如果动起手来,这工作室里全是你们的人,她肯定落不得好,只怕她不是来打架的,还是我跟你一起上去。”

    赵淮想了想,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昨晚喝酒喝到快十二点才回去,现在还又要跟她去见别的女孩子,小美的眼神立即不太高兴。

    “怎么了?”

    赵淮出来后看她不高兴就问她。

    “没事啊!就是好奇,你该不会是看人家女孩子漂亮才要跟过去的吧?”

    “我跟过去,是为了让事情变的简单,嗯?”

    赵淮搂住她的肩膀,像是哄孩子那样哄着她说。

    小美不太信,不过有个男人在身边,底气是肯定会足一些的,所以便没再怀疑他,两个人前后进了工作室。

    那时候陆妃已经在钦慕的办公室里,当然,钦慕也在。

    不过钦慕是从简俨的办公室拿着材料看着回自己办公室,而陆妃已经在里面。

    并且,她的办公室里已经文件满地都是。

    钦慕眼神里的震惊不过是几秒,在看到陆妃之后,她便不动神色了,只是慢慢的拿着材料低眼看着继续往里走。

    陆妃看她根本不理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蹲在地上就捡起一张画纸,作势要撕。

    “你今天要是敢撕毁我的一张图纸,我就叫杨柏把你抓到警局去。”

    “哈!你拿杨柏吓唬我?”

    “吓唬你?他是多么铁面无私的人你不知道吗?”

    钦慕低沉的嗓音有些犀利,质疑。

    陆妃心肝一颤,随即又努力咽了口气,颤抖着,扬起下巴:“你毁了我的婚姻,我撕毁你几张图纸,你又能怎样?”

    陆妃说着就把一张图一用力。

    小美跟赵淮过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一幕,陆妃是故意对着钦慕,站在钦慕不远处,让钦慕看着她撕毁的。

    她撕的过瘾,钦慕却眉头一皱。

    “喂!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一张设计图画出来要死多少脑细胞吗?你知道这是钦慕用了多久才画出来的图吗?”

    陆妃听到声音后转头看了一眼,感觉小美不起眼,她冷哼一声,又看着钦慕,然后把撕成两半的纸又叠在一起,然后又撕。

    钦慕就站在办公桌边上,她本来还打算到后面坐下,但是现在,她低头,把手里的材料轻轻放在桌上,然后慢慢的向着距离自己不足三米远的陆妃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瞬间有些不一样的寂静,钦慕低着眼看着她手上的纸,在被陆妃撕的更碎,她没办法粘好之前伸手抓住一点便往外轻轻拽。

    陆妃没想到她会走到身边来,更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从容的要从陆妃手里拿走这些碎片,陆妃的脸色有点发白。

    而钦慕,只是不想再重新画一张图,所以,特别心平气和的去把那张被陆妃撕成不知道多少片的碎纸慢慢从陆妃手里抢了回去。

    陆妃当然不愿意给她,但是钦慕又近一步,两个人几乎要额头低着额头了,吓的陆妃根本就忘了要跟她抢,钦慕一抬眼,犀利的眼神看她一下,陆妃下意识的松了手。

    钦慕拿了那些纸之后深吸一口气,不高兴的看她一眼后便转身将那些碎纸放回了自己桌上去,然后才又转头。

    只是这一次转身,她的表情不似是刚刚那么从容,而是怒从心发,寒气逼人。

    赵淮站在门口都看傻了,他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处理麻烦的,连句话都没有,竟然只是用气场跟眼神,就将自己想要的东西给夺下。

    赵淮仿佛找到了钦慕有勇气离开穆熠宸半年多都不主动跟穆熠宸联系的原因。

    “你……”

    “陆小姐,就你这种人,说实话,真的不适合嫁到杨家去,像是杨柏那种正义低调的男人,怎么也得是个真正的名媛淑女才配得上,你——”

    钦慕轻笑了一声,然后又慢慢上前。

    陆妃还是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钦慕的七公分,但是因为长的高,所以丝毫不逊色陆妃的高度。

    钦慕直视着面前脸色有些苍白的女孩:“你,空有个将门千金的名声,做出来的这些不像话的事情,你自己低头看看!你哪来的勇气以为自己配得上杨柏?”

    “你羞辱我?我跟你拼了!”

    陆妃一听钦慕那不冷不热的,却是啪啪打的她的脸疼,立即就眼泪汪汪的,委屈的快要哭出来,可是手,却是习惯性的抱住自己的包包。

    钦慕更是条件反射的就抬了手,在陆妃拿着包砸她脸上之前用力抓住了陆妃的手腕。

    “我这个人,再一不能再二!你没有第三次机会!若不然现在从我这里滚出去,若不然我找警察来把你带到警局去,你自己选!”

    钦慕锐利的眼眸盯着她,冷声说完后将她的手往后一推。

    “我走,我当然要走,但是!”

    陆妃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她左右看看,一双手紧紧地攥着,然后看着地上的那些纸,那好像都是对钦慕很重要的东西,她一想,然后又蹲了下去,钦慕敏捷的眼神看着陆妃的动作,感觉情况不妙:“陆小姐!”

    其实小美跟赵淮也被吓到,都看出来陆妃是要撕毁钦慕的画纸,那地上满满的,赵淮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在想,进去阻止那场闹剧。

    办公室里突然的安静,门开着,楼下都听到了钦慕那一声陆小姐。

    陆妃一抬头,钦慕刚好抬了脚,鞋跟正好揣在她的胸口上,只需要稍微一用力,陆妃就得胸部再疼几天:“再不滚我真的要报警了!”

    钦慕的眼神越发的凌厉,陆妃感觉自己的胸口抵着硬邦邦的鞋跟,脑子里一下子成了空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钦慕的平衡力很好,她觉得这样的姿势也实在是不好,但是她只是刚好这个动作最合适。

    “你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

    陆妃一下子承受不住那种羞辱,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就将自己的包扔到老远,脸上更是老泪纵横。

    钦慕慢慢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慢慢落地,然后才叹了一声:“没有人欺负你,是你先欺人太甚。”

    “我可以把你的店给砸了你信吗?就像是当年穆熠宸拆了景家的房子那样,将你这个工作室夷为平地,还有你那家店。”

    陆妃爬了起来,然后张开着双手对钦慕大喊。

    钦慕眉头已经拧的很紧,长这么大,不知道被多少人胁迫过,没想到在荣城混了这么多年,还能被人这么欺负。

    “你威胁我?”

    钦慕气急,声音却是越发的低了下去。

    若不是钦慕的眼神里杀气逼人,大概都会以为她是怕了吧。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爱你们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