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爱你一万年(5)
    半个小时后!两人主卧!

    门口!面对面靠着门框,穆熠宸双手环胸,穆太太一只手自然下垂,另一只手从后面抓着那只手的手肘处。

    “穆太太,让我提醒你,那天你跟赫连好的谈话我还记着呢!”

    “我知道啊!”

    “所以今天为什么你去给爸爸跟爷爷买衣服?”

    “妈妈说她要给儿子买,让我给爸爸跟爷爷买!”

    钦慕如实交代,想着刚刚在楼下穆总冷漠的对她说:你跟我上楼一趟。

    哇,那气场,那气势,简直要扒了她的皮似地。

    钦慕想着那些还一肚子委屈呢,但是因为曾经说错话被穆总记仇,所以现在还不敢乱生气。

    穆熠宸听到她的解释后更是无奈的皱起眉头来,很是不爽的盯着她:“穆太太,我麻烦你对自己的老公用点心行不行?”

    “那穆总,我麻烦你对自己的太太温柔点行不行?”

    “……”穆熠宸深吸一口气,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钦慕便站在他对面静静地瞧着他这一小会儿,脸上的千变万化。

    “先下楼吃饭!等晚一些你再求我对你温柔一些吧!”

    穆熠宸看她一眼,一副他很忙的样子,说着这话的时候就往外走了。

    钦慕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小声问他:“穆总,晚上等您宠幸啊!”

    “洗干净点!”

    穆熠宸刚走出两三米去,听到那话后回头,很是有兴致的那样提醒她。

    钦慕忍不住瞪他一眼,穆熠宸心情好了许多,正要继续走,楼梯口的小家伙突然冒出来:“爸爸,什么洗干净点啊?是奶奶刚买的桃子吗?”

    穆总差点被自己女儿吓出心脏病来,而钦慕也是好一个紧张,但是她因为距离远所以迅速就调整好了心态,看穆总怎么跟女儿解释。

    “是桃子,不过不是你奶奶买的桃子!走吧!爸爸带你下楼吃饭!”

    穆熠宸镇静自若的回答了女儿的问题,并且蹲下身将女儿抱了起来,忍不住问她:“你自己爬上来干什么?”

    “奶奶说不知道你们在上面干什么,我就想帮奶奶来看看!”

    欢欢认真的回答爸爸,超级有耐心,也觉得自己是超级贴心的乖宝宝,在帮奶奶听消息呢。

    “哦?不过偷听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以后欢欢还是不要偷听了,好吗?”

    “好!”

    欢欢那双大眼睛看着她爸爸,今天怎么看怎么顺眼。

    穆熠宸见欢欢难得这么乖,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欢欢受宠若惊,赶紧也搂着爸爸的脖子亲了爸爸一下。

    爷俩那叫一个爱意满满,看的客厅里的人都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吃晚饭的时候冯芳华问穆熠宸:“你对我帮你买的服装不满意?都是你老婆店里的,你哪儿不满意?”

    “您是从小给我买衣服成了习惯吗?可是现在您儿子都成家立业了,您就不能把这份义务让给您儿媳妇?何况,她不仅是专业的时装设计师,还是最懂您儿子的人。”

    穆熠宸想了又想,为了防止以后还是被老妈买衣服,所以很是客气的跟冯女士理论了几句。

    冯芳华差点被他气的一口气上不来:“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眼光很差了?这些年你爸爸你爷爷都穿我买的衣服,他们怎么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的眼光?还有,你出去打听打听去,你妈妈在荣城是不是数一数二的时尚人士?”

    “我没有说您不时尚,我只是想让您把照顾我的义务放给您儿媳妇,仅此而已。”

    “喂,穆熠宸你真的很过分知不知道?我都多久没有帮你买衣服了?我这个当妈妈的想要给自己儿子买两件衣服还不行了?你不喜欢就别穿,给你爸穿好了啊!不吃了!”

    冯芳华气的把筷子放下。

    穆子豪在旁边给她抚着背,让她顺气,也是摁着她不让她离席。

    但是至此之前,老爷子,穆子豪,还有钦慕,还有欢欢跟橙橙,全都是大眼瞪小眼,一个人也没有敢开口的,这娘俩吵起来还真是……

    让人没办法劝架!

    餐厅里短暂的安静以后,直到冯芳华又把筷子拿起了,穆熠宸低着头用沉默承认自己错了,才算是真的又平静。

    吃过晚饭后冯芳华就回了房间,委屈的哭起来:“我不就是想给他买身衣服嘛!这小子都是因为小时候自己在巴黎习惯了,说什么让我给他媳妇放权限,他们俩从小在一起,有几件衣服不是两个人一块去挑选的?就是刚回国那几年我给他买过几套衣服。”

    “好了好了!熠宸也就随便说说,你要是还不消气,我把他叫过来,再让他给你好好赔个礼道个歉,嗯?”

    穆子豪赶紧上前去哄着,陪着她在床边坐着,手也抚着她的手背上,好声的安慰她。

    “就是觉得心寒!都说养女儿是给别人家样的,可是我这儿子也是给人家养的。”

    “好在你一个儿子换了三个亲人回来,也算是划算了!这不,儿媳妇也听话,咱们那宝贝孙女,宝贝孙子,哪一个不是爱着你,敬着你?”

    穆子豪轻声哄着她,冯芳华突然又笑了声:“还好是这样,不然我真是不想活了。”

    “这话可说不得,你把我置于何地了?”

    穆子豪听到那话,心扑腾一声,有点失落的问她。

    “你也跟着添乱啊?”

    冯芳华转眼看着他,问了一句后就扑倒他怀里靠着:“当然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有你我才能在家里这么有底气。”

    不仅是在家里,在任何地方,她的底气,都来自这个忍让了她几十年的男人。

    老爷子坐在沙发里看着自己孙子孙媳妇:“你小子真是在这个家里横行霸道的,无法无天,去给你妈陪个不是去,为了一件衣服惹你妈不开心,你不要脸了啊?”

    穆熠宸听到这么重的话,其实他刚刚根本没当回事,只是像是跟寻常人那样理论了两句而已,但是现在……

    他又看了眼钦慕,发现她好像也有点紧张:“怎么了?冯女士真的跟我生气了?”

    “我要是你,现在就去厨房切点水果什么的,送到妈房间里去。”

    钦慕好心的提醒他,非常认真的。

    穆熠宸半眯着眼眸望着他老婆,然后又看向老爷子。

    “爸爸,你真的应该去给奶奶道歉唉!奶奶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欢欢好像已经忘记了她还小的时候她奶奶在她面前也很凶过的事情,只记着温柔的奶奶模样了。

    橙橙只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他爸爸一眼,然后又低着头玩他的变形金刚。

    穆熠宸却觉得,连他儿子都认为他错了!

    那么!一家人有五位以上认为他错了!就是错了吧!

    穆熠宸无奈的站了起来,钦慕抬眼:“干嘛去?”

    “给冯女士道歉!”

    穆熠宸说道,然后绕过她去厨房切水果去了。

    ——

    溪秘书在一周后正式回归岗位,穆熠宸上班后见到她还有点吃惊。

    “老板!”

    溪秘书站在她的办公桌旁边点头打招呼,如往常那样。

    “这么快来上班了?确定不会有问题吗?”

    “是的!请老板放心!”

    溪秘书听穆熠宸还关心她,赶紧的点头回应。

    溪梦跟他很多年,所以溪梦说不会有问题肯定就不会有问题,穆熠宸点点头就像是往常那样酷酷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过几分钟秦逸就到楼上来找穆熠宸,当然,主要是看他老婆,又可以在公司朝夕相处,那感觉竟然是从来没有的好。

    “还适应吗?累了就走动一下,去喝点东西什么的,对了,最近还是不能喝咖啡,知道吧?”

    秦逸拿着文件站在她办公桌前跟她说起来,生怕她会不习惯这样的工作方式了。

    “秦特助,您是要找老板谈事情吧?”

    溪梦作为秘书,很专业的提醒他,并不想因为两个人是夫妻就要在公司里不停的聊私感情。

    “那我先去找熠宸!”

    秦逸又看她一眼,有点不舍的走,所以离开之前突然倾身去捧着她的后脑,在她额上用力亲了一下。

    溪梦都惊呆了,秦逸却是去敲了敲穆熠宸办公室的门,然后自己推开进去。

    “我老婆第一天回来上班,别给他安排太多事情做。”

    秦逸一进去就先关怀自己的老婆。

    “我什么时候给你老婆安排过事情做,从来都是她给我安排很多事情吧?”、

    穆熠宸眉头一皱,看着他桌子上的一大叠文件,溪梦回来的第一天,竟然就给他整理出这么多东西来让他签字。

    秦逸看着桌上那一摞文件忍不住心疼他老婆,怪不得这几天就在家不安分了,原来是已经开始工作很久了。

    “老板,前台打电话过来说有位伍小姐想要见您!”

    秦逸刚拉开椅子坐下,然后就听到内线,溪梦对穆熠宸说什么伍小姐。

    “说我没空!并且办公大楼以后禁止这个女人进入!”

    穆熠宸眉眼微微低着,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感情都没有。

    秦逸抬眼看着穆熠宸那严肃的表情不自觉的也皱了皱眉。

    “是伍娇娇?这个女人怎么还找你?”

    “我怎么知道?还是先谈工作吧,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嗯!全都在这里,你先看完了我再说。”

    秦逸把刚刚放在桌沿的文件往穆熠宸跟前推了一下,然后又靠在椅子里等着穆熠宸看完。

    只是没想到两个人一忙就忙到了快中午,而溪梦正好下楼去办事,就看到伍娇娇还在他们办公大楼前面的露天停车场等着。

    伍娇娇开的是一辆红色的小车,很是显眼,不过溪梦可不觉的伍娇娇有什么显眼的,虽然妆画的很好,但是脸真的一般。

    倒是伍娇娇看到她,忍不住走上前去。

    办公大楼的公用车刚刚开到这边来,溪梦正要上车,伍娇娇便稍微快了几步,踩着高跟鞋追了上去:“是溪秘书吗?我们之前见过几次。”

    伍娇娇看溪梦停下,并且回头看她,才稍微慢下来,然后稳稳地走到她面前。

    “你好!”

    溪梦客套的跟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之前听说你回家生宝宝了,恭喜哦!”

    伍娇娇微笑着对她说道。

    “谢谢!不过我现在有公事在身,伍小姐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给我五分钟好吗?外面太热了,我们去车里聊如何?”

    伍娇娇想了想,自己的车子就在不远处,想要邀请溪梦到她的车子里去坐坐。

    “那就上我们办公大楼的车吧,这里面的空调也开的很足。

    ”这,合适吗?“

    伍娇娇往前面看了眼,有位看上去还算干净的男司机在里面,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如果伍小姐有什么顾虑,那我们再约时间吧!“

    溪梦心想,我还要伺候你合不合适啊?

    ”好!那请吧!“

    伍娇娇怕这是难得的机会,便赶紧的跟她进去了。

    快要十分钟后,伍娇娇才从车子里出来,站在边上看着溪梦坐车离开。

    伍娇娇像是那种很能隐忍的人,像是很会委曲求全的人。

    溪梦在路上听前面的司机说:”溪秘书,这位伍小姐心机很深哦!

    “这你都能看出来?”

    “跟你出去办事多了,见识也多了!”

    “少耍贫啊,开好你的车!”

    溪梦笑了下,又装着严肃的说了声。

    “是!不过想要做咱们老板太太的女人们可真多啊,一个有妇之夫,再好也是别的女人的了,她们怎么就不看看我们这些大龄男青年?虽然我们钱少,但是我们人品好啊!”

    司机一路上都在吐槽,溪梦笑了一路,上班后的溪梦精神抖擞,觉得什么都很好,就连伍娇娇那个小插曲都不能叫她郁闷。

    伍娇娇从穆熠宸的办公大楼离开后便直接去了am,约着陆妃一起吃午饭。

    陆妃最近老实的很,伍娇娇却有点坐不住了。

    陆妃出门的时候还是化了装的,那好像是一个习惯,出门前哪怕心情再不好也得让自己看上去美美的。

    伍娇娇去的早,所以选了靠窗的位置,上次她们俩没能坐的位子,本来她已经想好跟陆妃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陆妃比她还要标志的样子,顿时心里就改变了主意。

    陆妃看到她倒是心情还不错,想要找她吐吐苦水,走过去坐下的时候便打招呼:“终于见到你了!真好!”

    “很想我吗?”

    伍娇娇一边帮她倒茶,一边问她。

    “当然了!你可是我现在最好的朋友呢!”

    陆妃傻愣的答应着。

    伍娇娇听后更是慧心的一笑:“我的荣幸!最近过的怎么样?”

    “过的嘛,就一般,被禁足了好几天,今天是我去找钦慕闹事后的第一次出门。”

    陆妃情不自禁的苦笑了一下。

    “哦?被禁足?哇,你们家家教可真严!”

    伍娇娇听后不太相信的,觉得好夸张。

    “这算是什么啊,我十八岁的时候被送到部队去训练,而且我爸爸要求我一定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害的我每天都被体罚,现在我有时候还会做噩梦呢!”

    陆妃说道,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来,觉得自己能活过来简直是实属不易。

    “是吗?真可怕!”

    伍娇娇忍不住耸了下肩,她有采访过一些他们那样家庭的老首长,知道他们都很严厉,但是她真不知道,作为他们家的小辈,那么惨。

    “可怕?我倒是习惯了!生在这种家庭,大多数都逃不开我这种命运,何况我是我爷爷唯一的孙女,我去训练会让他觉得好一些,其实我一直想要他开心,直到最近,他总是被我弄得不开心了。”

    “是因为钦慕的事情?该不会是她叫穆总去你家找你们老爷子了吧?”

    “那倒是没有,不过被杨家退亲后,我爷爷一直不太高兴。”

    “那还不是因为钦慕的事?因为你去钦慕店里闹了一场所以才被杨家退婚,杨家为什么要退婚?是因为你性子的问题?不是,其实是因为穆家去找了他们家。”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妃好奇的望着她。

    “别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

    伍娇娇稍微骄傲的跟她提起。

    记者!

    陆妃突然想起来,然后不由的苦笑了下:“看来我们还真是同命相连,不过我爷爷叫我不要惹穆家人,所以为了我以后的生活,我决定以后除了来这里吃饭,再也不惹他们了。”

    陆妃说起来,虽然有点失落,但是她已经认清。

    “你不惹他们?你真是太单纯了!我惹他们了吗?我不过是凑巧去巴黎出差然后遇到了穆熠宸,就因为被钦慕看见了,她就误以为我跟穆熠宸关系不清楚,老实说,我真的很喜欢穆熠宸,可是优秀的男人谁不喜欢呢?那种崇敬,爱慕,我并没有要破坏他们家庭的意思,可是你看我的后果是什么?钦慕逼着穆熠宸找人打电话去我们台,后来你都知道了,我被开除。”

    伍娇娇说起来,脸上的表情都充斥着委屈跟不满。

    “我倒是很认同钦慕是个坏女人,她真的很可怕,那天,她竟然还打我,是真的,脚上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就踩在我的胸口!这儿!”

    陆妃指着自己的胸口跟伍娇娇说道。

    “娇娇,不如就算了吧,我爷爷说退一步海阔天空!”

    陆妃跟伍娇娇说起来,她是真的想算了,吵架吵不过人家,打架又打不过人家。

    “你能咽下这口气,我却不能!我是绝对要跟这种恶势力斗争到底的。”

    伍娇娇很严肃的说起来,这会儿他看上去满腔热血都是对付敌人的气势。

    陆妃看着她,看着她慢慢的落下眼泪,陆妃的心里一惊:“娇娇你怎么了?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心里也怪难受的!”

    陆妃赶紧去抓她的手,伍娇娇却已经吸着鼻涕擦着眼泪了。

    “刚刚我去穆总的办公大楼了,没想到我还没等见到他,就先被他的秘书羞辱了一顿,我真的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怎么说我们家也是大户人家,就算是没有你们几家那么大势力,可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也敢骑到我头上来,你知道她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陆妃低声问她,有点怕了她这样子。

    “因为这位女秘书跟穆熠宸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个女人才是最聪明的女人,她不仅说服了钦慕信任她,还是穆熠宸的情人吧。”

    陆妃都听懵逼了。

    “娇娇,如果你说的是那位溪秘书,她是秦逸的妻子,你知道秦逸是谁吧?他跟穆熠宸是好兄弟,并且在一家集团上班。”

    “你真信这些表面的东西?若我说,这分明就是他们欺骗广大市民的行为,多少大亨找了小妾又不敢承认,就找自己所为的好兄弟给自己隐瞒,说不定溪秘书生的孩子都是穆总的。”

    陆妃简直被刷新了三观,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像爷爷说的那样,太单纯了,这个世界太复杂,复杂的她已经没办法再好好地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陆妃,你知道什么叫防患于未然吗?”

    伍娇娇对她说道。

    陆妃想了想,一双大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后来又用力点了点头。

    “陆妃,我们一定要防患于未然,哪里知道哪一天再被钦慕那帮人咬一口呢?”

    “可是……”

    “我们现在必须同心协力,不能让她过的太好了。”

    “可是我爷爷说……”

    “万事有我呢,上次的事情我不是也去你家替你说情了吗?如果不是我去替你当着,当时你爸爸恐怕都要扇你巴掌了吧?”

    陆妃想起来那天,然后点了点头,不过后来伍娇娇走了之后她还是被扇了。

    “你相信我吗?陆妃,你只要相信我,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真的?”

    “嗯!”

    “那好吧!不过还是小心点。”

    陆妃说道,她其实已经不是很想去惹钦慕了。

    “当然!”

    伍娇娇看自己说服她,擦了擦眼泪,又笑着握住她的手,像个姐姐那样安抚她。

    “两位女士,现在可以上菜了吗?”

    服务生走上前来礼貌的询问。

    “嗯!”

    伍娇娇点点头,然后又转头看着陆妃:“我点了瓶好酒,我们俩多喝点尝尝。”

    “好啊!”

    陆妃像是偷尝禁果的小女孩,开心的眨眨眼。

    陆妃跟伍娇娇吃完饭便又一起去逛街,两个人逛着逛着就到了jy店去,像是没事人那样去选购。

    里面的店员都惊呆了,还有个店员小声跟同伴说:“快去跟店长说!”

    只是她们俩买完衣服就走了,像是普通顾客一样,至于上次的事情,好像根本没发生过。

    就连王丽也好奇,陆妃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厚脸皮。

    王丽给钦慕发信息:“刚刚上次来过得那位陆小姐来买衣服了,没有闹事!”

    钦慕正在工作室的一楼跟同事们开会,看到微信后便一只手划开手机回了一条:“嗯!”

    “跟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过来的,好像是姓伍,每人都买了三套夏装。”

    钦慕看到王丽发过来的这句话后不由的眼眸动了下,心想这两个女孩子心可真够大的,还是有别的想法?

    敌人,总是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可以给你突然一击。

    在这方面,钦慕知道自己是被动的。

    但是被害过太多次以后,她也会长点记性,知道凡事都多留个心眼。

    钦慕下意识的就给穆总发了个信息,问穆总:“穆总,要不要潜规则?”

    穆熠宸因为溪梦回来给他找出很多前阵子没有看的文件来,这会儿忙的不可开交,看到他老婆发来的微信后眉头皱了下,转而就举着手机仰起头,突然感兴趣。

    亲爱的老公:“好啊!”

    老婆:“小女子现在需要帮助,有两个女孩子很可疑,可以找人帮我盯梢吗?还是我直接找杨警官?”

    亲爱的老公:“我来!”

    老婆:“老公大人辛苦啦!晚上回去接受潜规则,可疑女孩名字分别为,伍娇娇,陆妃!”

    穆熠宸看后忍不住笑了一声。

    潜规则?

    可疑女孩?

    他老婆真是越来越风趣了。

    连续埋头工作了几个小时本来很累,很沉闷,可是现在,突然又心情好了些,然后认命的挺直着腰板,又拿出另一份文件来打开放在眼前,另一只手又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帮我跟踪两个人!”

    穆熠宸迅速交代完事情,然后认真的处理起桌上那堆文件来。

    而钦慕在开完会后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设计冬装了,不过灵感并不好,所以纠结了一个小时候便把笔给放下了,抬眼打开电脑网页,随意翻着看两眼,但是满脑子里都是那两个女人,情不自禁的开始想自己最近的工作量以及行程。

    预感不好的时候最好少出门,尤其是少出远门。

    正在她为了伍娇娇跟陆妃的事情头疼的时候,小美开心的端着咖啡去找她。

    “亲爱的,今天下午我可以稍微早点下班吗?”

    小美嘿嘿笑着到她眼前。

    “有什么事吗?”

    钦慕好奇的问她,看她那红光满面的,有点想要捉弄她。

    “嗯!想要看一部电影,不过只有四点半有一场,而且今天是唯一一场了。”

    小美走上前去,把咖啡给她放下后又对她说道,很是可怜的样子在她面前。

    钦慕眼眸微动,然后嗯了声:“那就去吧!”

    钦慕声音不高,但是小美却瞬间直起腰,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钦钦,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人性的老板。”

    钦慕……

    “赵淮整天说我命好,做事不够仔细还整天被你宠着,我觉得也是呢!”

    小美喜滋滋的拍马屁。

    “哼哼!以前也不知道谁说我惨无人道!”

    钦慕嘟囔了一声,想起以前小美对自己的抱怨来,那真是……不堪回首啊。

    “以前人家还小不懂事嘛!”

    小美立即说道。

    钦慕嘴角抽了下:“你还是快去收拾下然后跟你的干哥去看电影吧。”

    “什么干哥呀?”

    小美一顿尴尬,害羞的问。

    “赵淮啊!你们俩不是干哥干妹的吗?怎么?交往后就准备把以前的称呼都抹掉?”

    小美……

    “还不走?现在已经三点半多了!再补个妆什么的,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钦慕看了眼自己的腕表上,对小美说道,再抬眼的时候小美早就跑了。

    果然,男色比友情更重要啊!

    ——

    五点半,下班前收到穆熠宸的微信:“到我办公室来!”

    老婆:“?”

    亲爱的老公:“需要加班!潜规则的好来处!”

    老婆:“您等着,小女子这就快马加鞭赶过去!”

    钦慕收拾好东西,下楼,离开前跟还在加班的同事打了个招呼,开车直奔穆总的办公大楼。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

    作者:宸哥!你整天跟你老婆这样好吗?还要玩办公室潜规则?

    宸哥:这跟你没关系,请滚出我的视线范围去。

    作者:我可以申请站在旁边看剧情吗?好吧!我滚出去!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