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爱你一万年(8)
    “告诉我,我到底在你心里排第几!”

    刚刚被女儿给伤了的穆总现在急需安慰!

    夕阳还未落下,钦慕被他那略带忧郁的眼神给带的有点心疼,不自觉的抬手摸他的脸,正待回答,两个小家伙站在他们身后仰着头。

    “第一!”

    “第一!”

    姐弟俩像是早就对好台词,同声大喊。、

    “第一!”

    钦慕忍着笑,连忙跟儿子女儿一样的回答。

    “……”

    穆熠宸头也没回,看那娘三个取笑他,便扔下他们大步往里面走去了。

    “妈妈,我在你心里排第几?”

    欢欢继续凑热闹。

    “妈妈,我第几?”

    还说不好话的小橙橙也仰着头看着他妈妈,有点呆萌的随着姐姐问了声,但是声音明显低了许多。

    “第一!全是第一!”

    钦慕眉头一挑,眼也不眨一下,说完后也转身往屋子里走去。

    姐弟俩互相对视一眼,欢欢幽怨的看着弟弟说:“妈妈没有说话,老师说可以有并列第一。”

    橙橙懵懵懂懂的眼神看着他姐姐,像是没听懂,又像是不信,只是一眨眼就又拉着他姐姐的手去玩滑梯。

    阿姨出来在旁边照看着他们,怕他们摔着什么的。

    钦慕上楼去换衣服,穆熠宸陪着长辈们在沙发里坐着,老爷子说了声:“我今天见了陆家老爷子,听说有个叫伍大山的生意人,送他那小孙女礼物什么的,听说你认识?”

    冯芳华跟穆子豪好奇的看着穆熠宸,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看大家都那么好奇,却是稍微犹豫了几秒才轻声回答:“不是伍娇娇的父亲吗?伍大山送给陆老爷子孙女礼物是看上他小孙女了?不可能吧?”

    穆熠宸装的超级认真。

    “什么不可能?听说伍大山这个人本来就很色,外面女人都能有个排球队了。”冯芳华嘟囔了一声。

    穆熠宸不太敢相信的看了眼自己的母亲,没想到冯女士对时局还挺了解的。

    “陆家老爷子的意思是要动伍大山,你跟这个伍大山没什么关系吧?”

    “没有,就是一块打过球,吃过饭,别的你们都知道了!”

    穆熠宸看了看冯芳华跟穆子豪,说的自然是伍娇娇那档子事。

    “那就好!这个伍大山也真是色心胆大,连陆家那个宝贝孙女都敢惹。——对了,这老爷子今天跟我见面,可是也把你讨伐了一顿。”

    穆熠宸没再说话,说就说吧,关键是,别再来给他老婆添麻烦。

    陆家要对付伍家了,那么,这两家的女孩子,最近应该都没时间再给他老婆添乱了。

    怎么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收获,意外之喜。

    ——

    周六上午钦慕跟穆熠宸陪着欢欢去参加了学校的亲子活动,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穆熠宸第一次没有穿的西装革履,很随意的卫衣牛仔,运动鞋,只是即便如此,深色的布料加上他棱角分明的轮廓,还是压的大家有点放不开。

    直到他不小心被椅子绊倒了一下,然后大家才开始豁出去的一起玩起来,还有位爸爸大放厥词:“虽然在事业上我们无法较量,不过作为父亲,倒是可以一较高下的。”

    “是吗?期待!”

    穆熠宸笑了声,依旧那么腹黑。

    不过大家玩嗨了之后对他们家得了第一名这件事就不怎么在乎了,还都切他。

    后来大家都去餐厅吃饭,穆熠宸走在后面拉住钦慕:“女儿呢?”

    “早就跟几个小家伙一起跑了!”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在那个到处都是涂鸦的幼稚园里第一次有了颓废感,忙活了一上午,结果那丫头就那么跟别的孩子跑了,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明年坚决不再参加了!”

    穆熠宸双手叉腰,站在走廊深处对着钦慕说道。

    “嗯!明年我们再走着瞧,千万别被这丫头给磨过来哦!”

    钦慕跟他开玩笑道。

    午饭后孩子们都去午休了,家长们跟老师打过招呼后都离开,穆熠宸便带着钦慕直接去了酒店。

    相比他们很久没有住过的公寓,酒店里显然他们住的更多一些。

    钦慕坐在车里看着他把车子开去停车场,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回家?”

    “今天爷爷没出门,回去又得陪他老人家下棋,现在先上去睡一觉。”

    穆熠宸把车子停在地下车库,打开车门前对钦慕说道。

    钦慕想了想,她跟穆熠宸真的都是那种特别爱安静的人,不过——。

    爷爷那么可爱竟然还遭到嫌弃,钦慕想,如果爷爷知道他的宝贝孙子这么避着他,得伤心了。

    两个人一回到家酒店后穆熠宸就把衣服脱了:“我先去洗个澡,要不要一起?”

    “我等下!”

    钦慕刚进去,想要先喝杯水,而穆熠宸已经忍受不了出过汗的身上,立即脱下卫衣来随便往沙发里一扔就光着后背往里面走去。

    钦慕在他办公室里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一转眼就看到他结实的背部线条,嘴里忍不住感叹:“又要一场恶战了!”

    钦慕突然想,会不会她不洗澡,他就不想亲近她了。

    穆熠宸洗完澡后出来看到她在床边坐着,运动衫脱掉,上面只穿着松松垮垮的黑色背心,正在翘着二郎腿捧着手机专注的当低头族。

    “去洗澡了!”

    穆熠宸看她的锁骨处就已经受不了。

    “嗯!不想洗了,就这样睡好不好?”

    钦慕像是寻常的盯着手机,不太专注的跟他低声说着。

    “穆太太,你自己去还是我陪你去!”

    “你不是洗过了吗?”

    钦慕继续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低着,跟她保持的距离刚刚好够他低眼就看到她的酥胸,穆熠宸不自觉的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又很低调的告诉她:“我不介意再洗一次!”

    钦慕听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把手机往旁边一放,然后低着头就起来朝着浴室跑去。

    穆熠宸站在旁边扭着头看着她往里跑的背影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

    三天后。

    赫连好找钦慕去吃海鲜,在里面遇到伍娇娇跟陆妃,她们才刚坐下,一转头就看到陆妃站在点满菜的桌子后面,对旁边坐着的女人泼了满满的一杯红酒在脸上。

    那个方方正正的桌子上,一个坐着低着头,一个站着,气的脸红。

    “我没想到你跟你父亲是这种人,你爸爸送的包,还给你,还有你送的,都在这里了!以后我们俩不要再来往了!”

    陆妃今天拿了个大盒子出来,里面全是伍娇娇送给她的礼物,包包香水什么的,伍娇娇低着头看着盒子里,然后平静的从桌面的抽纸盒里拿了纸给自己慢慢擦脸。

    陆妃的眼里含着泪花,她本来以为伍娇娇是真的要跟她交朋友,在这里,她没什么朋友,伍娇娇算是最好的一个,可是她没想到她只是被利用,她没想到伍娇娇的父亲那么龌龊。

    伍娇娇慢慢抬起头看她,在擦了脸,头发上还沾着几滴红酒的时候,她的表情虽然悲伤却还算从容。

    “我承认我是有利用你,可是我父亲送你礼物的事情我的确不知道,他是很多女人,但是你是我的朋友,他怎么会对你做那种事!”

    伍娇娇也难以接受,如果她父亲真的想睡陆妃,她这张脸还往哪儿搁。

    “事实就是,昨晚上他约我单独吃饭,然后想对我做不干净的事情,要不是我家人及时赶到……伍娇娇,我爷爷说你们一家人都三观不正我本来还不信,可是我现在信了,你爸爸那么多情人,你也是窥视别人的丈夫,你们父女俩简直一模一样。”

    “我不许你把我跟我爸爸比成一样!”

    伍娇娇突然站了起来,抬手就甩了陆妃一巴掌,不过陆妃也不甘示弱,立即又回京了她一巴掌。

    现在的女孩子,从来没有哪一个舍得吃亏。

    餐厅里的人不算太多,但是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看的清清楚楚,两个女孩子感情破裂的时候。

    赫连好跟钦慕也算是其中之一。

    “从小到大,我只在部队里吃过苦,但是没有人敢真的动我陆妃一根头发,包括穆家那位少奶奶,也只是比量一下,你算什么东西?”

    陆妃恨恨的望着伍娇娇说道。

    伍娇娇捂着自己被扇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这还是她认识的,胸大无脑的娇小姐?

    其实赫连好跟钦慕也是大吃一惊,尤其是钦慕,那个只会瞎嚷嚷的女孩子,竟然也有有条不紊的时候。

    别的人也是都交头接耳的悄声议论着这一对,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她们,但是,大家从来都对身边的八卦忍不住多看两眼,甚至还有几位美女拿出手机来拍照或者是拍视频了。

    “我算什么东西?那么你陆大小姐这些日子来跟我口口声声的好姐妹恐怕也是假的吧?不过是在我面前炫耀你的家世背景,不过是觉得比我高了一头,然后在我面前各种炫耀。比起我,你们陆家对我们伍家做的事情其实更为人不齿吧?”

    “那是你们家咎由自取,你可真恶心!跟你爸爸一样恶心!”

    陆妃嘲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嘲笑伍娇娇还是她自己,说完后就拿着自己的包包跟手机离开。

    陆妃一转头看到钦慕跟赫连好的位子就在不远处,却是忍了一口气,然后像是没看到她们那样就那么往外走。

    伍娇娇还站在那里,服务生经过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也条件反射的看向服务员,然后才发现周围很多人都在看她甚至在拍照,顿时感觉不好,拿起她自己的包就转身往外走。

    同样,她也看到了钦慕跟赫连好,那眼神,也像是陆妃那样欲言又止,只是眼神里的羞耻感却比较强烈。

    “小姐!你的包忘了带!”

    服务员跑上前去,两只手拎着那个大袋子的提手,给她。

    伍娇娇这才转移了视线,看了眼那里面的大牌,然后还是接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服务员愣了几秒,但是很快就去干活了。

    “伍娇娇父亲的公司恐怕要面临倒闭了!”

    赫连好在伍娇娇走后跟钦慕低声说道。

    钦慕一怔,服务生过来上菜,所以她就暂时没有问什么,只是看赫连好的眼神里全是秘密。

    “你什么都不知道?”

    赫连好看钦慕那单纯的眼神,以为钦慕总得知道点什么。

    钦慕摇了摇头表示无知。

    “穆熠宸的嘴可真够严的,我来跟你说说,其实伍家这次是真的把荣城的权贵都给得罪了,任谁也不敢伸手帮忙。”

    赫连好又低声跟她说着,对桌上的海鲜倒是不急着吃。

    钦慕有点回不过神来,想起那天晚上的酒会上伍娇娇还说要去她爸爸的公司里上班……

    “她爸爸想要猥琐陆妃!就是刚刚那个泼了伍娇娇一身酒还打了她的女孩。”

    赫连好小声说着。

    “我知道陆妃!我只是不知道伍娇娇的父亲跟陆妃的事情,这位伍总的肚子可真够大的,连陆妃这样家世的女孩也敢吃吗?”

    钦慕疑惑的问她。

    “是啊!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次,伍家算是尝到苦头了。”

    赫连好对她说道,然后开吃。

    钦慕情低低的哼笑了一声,虽然有点混乱。

    钦慕还从来没有讨厌一个人讨厌到看人家垮了之后笑出来,这是第一次。

    “不过,谁让他女儿敢得罪你!”

    赫连好吃海鲜之前又嘟囔了声。

    “跟我有什么关系?”

    钦慕疑惑的问她,吓的一点胃口也没了。

    “如果当时穆熠宸去巴黎找你,伍娇娇不跟过去闹那么一出,说不定什么事都不会有了,只可惜,父女俩都是那种会被美色所诱的人。”

    赫连好抬眼看她一眼,剥了一只龙虾放到钦慕的碗里,然后才说了这番话。

    “……”

    钦慕呆了,伍家垮掉跟穆熠宸有关系?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赫连好又给自己剥了一只,问完后吃掉。

    钦慕戴了一次性手套,吃她剥的龙虾前摇了摇头。

    “你回去问问你老公,他应该不会故意瞒着你。”

    赫连好说道。

    “如果真的是因为我,那么肯定不是巴黎,是回国后,巴黎遇到她虽然很意外,但是那时候我跟穆熠宸还没和好,我们和好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一直不接受那个事实,回国后一直跟我过不去,难道是因为这个?”

    钦慕想了想,猜测着。

    “景峰说,**不离十,是你老公从中作梗!真够腹黑的!连陆家老爷子都敢利用。”

    赫连好放低了声音跟她吐槽。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这也可以不算做利用,最起码解救了一个无知的女孩子落入狼窝。”

    钦慕想到一个老男人要猥琐一个跟自己女儿一样年纪的女孩子就觉得吃不下饭,那老家伙胃口可真够好的。

    “这倒是,如果陆家晚几天知道这件事,陆妃说不定就被伍大山给睡了,听说这男人特别舍得在女人身上砸钱,陆妃又从来不拒收礼物。”

    赫连好对她说,然后看着她吃东西太慢,忍不住催促:“你快点吃,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最近不喝中药了?吃这些!”

    钦慕看了看,味道都超辣超重。

    “不吃了!那副药吃完了!听天由命了!”

    赫连好说完后笑了笑,心想自己终于可以胡吃海喝一顿了,自从吃中药之后的日子,真的是苦的没发过。

    “听天由命的好,我平时也吃的很清淡,我们俩在一起可以换个胃口!”

    钦慕笑了笑,想到自从橙橙断奶以后,她真的是各种幸福,但是她吃饭很单一,家里因为有长辈,所以很少做口味重的菜,出来吃也是,很少吃的这么有特色。

    “那还用说,跟着姐,吃香喝辣!”

    这天中午,也果然是吃香喝辣。

    “吃完饭我们去干什么?下午我翘班,买衣服?还是护肤品?”

    赫连好问钦慕,她好久没逛街了。

    “买童装?”

    钦慕一想,她得把她女儿的衣服堆得家里满满的,免得将来再被人用礼物给祸害了。

    “行!”

    赫连好听后答应下来,关键是她也好久没给她儿子买衣服了,她儿子的衣服都是她公婆还有她父母买的,孩子赫连好基本不怎么管。

    ——

    伍娇娇父亲公司的会议室。

    当正在忙着跟一群伙伴开会研究策略的男人听到被人推开门的声音后不高兴的抬头看向门口的时候,当大家都有些疑惑地望着来人的时候,伍娇娇手里拎着一个粉色的包包,跟她父亲隔着好几米远就朝着她父亲头上扔了过去。

    伍大山条件反射的躲避,然后气的站了起来:“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还不是你做的好事?你怎么能那么下流?她跟我一样大,一样大啊!”

    伍娇娇当着众人跟她父亲吵起来,气的脸红脖子粗。

    伍大山这才知道他女儿知道了他想睡陆妃的事,只是那个陆妃平日里看着挺傻的,昨晚竟然会弄了那么一出,他就想到四个字,瓮中捉鳖。

    “这件事晚点再说,我们开会呢,你先出去!”

    伍大山头也没在抬,只是对她那么说道。

    “开会?得罪了陆家,你现在开多少会也没有意义了!你这个老流氓!你这个混蛋!”

    伍娇娇大吼着,然后看了眼在座的,忍不住嘲笑了一声:“你们以为你们能跟陆家抗衡?搞的这么正式的开会,有什么意义?十个伍家,也抵不过一个陆家!”

    伍娇娇说完后便离开。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伍家是得罪了陆家,才知道,他们的大老板竟然是因为女人才要失去了这多年的江山。

    一时之间,同仁之间都有些愤愤不平,对伍大山非常失望。

    “这丫头乱说的你们也信?”

    伍大山感觉会议室里太过平静,看大家那失望的神色不高兴的摊开手质问。

    然!大家都信了,共事多年的人怎么会不了解自己老板的喜好,一时之间,整个公司都死气沉沉了。

    伍大山差点气的昏厥过去,坐下后抚了抚额,大吼:“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怎么挽回公司的信誉,否则大家都得完蛋!”

    “可是大山,我们怎么挽回公司的信誉?成也是你,败也是你,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改改你的脾气,而且你玩就玩了,你怎么能这么不知道分寸?”

    公司的元老对他失望之极,不得不说出这番话来。

    “是啊,我们都一把年纪了,如果公司垮了,你打算叫兄弟们怎么办?”

    又有人问到。

    伍大山听着那些话,只是在努力的喘息,这时候他脑子已经一片混沌。

    而且,天还没黑,在微博上就掀起了塑料姐妹花大战的视频,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视频下面的评论里,已经有无数种猜测,不过即便那么多的猜测,也全无正确。

    谁又能猜到那么‘精彩的’,剧情呢?不过,的确是因为男人!

    ------题外话------

    第一更!陆妃跟伍娇娇撕破脸的感觉如何?哈哈!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