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爱你一万年(9)
    晚上洗过澡,钦慕爬到床上去跪坐在穆熠宸身边把他手里的书拿开:“穆熠宸,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穆熠宸没想到自己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只是漆黑的深眸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的肩上,她喜欢穿那种真丝睡裙,肩上两根细细的吊带特别引人犯罪。

    “穆熠宸?”

    钦慕叫他一声,因为他在走神。

    穆熠宸这才抬了抬眼看她,手也伸到她背后去,轻抚着她的睡裙到腰上:“嗯?”

    “我问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啊!”

    钦慕刚刚说完那话就被他稍微用力,让她倾身趴到他胸膛上了:“你干嘛?”

    “穿成这样问我干嘛?当然是干……”

    后面那个字很轻,但是钦慕听出了了。

    “你整天洗完澡衣服都不穿我都没有说想干你,你先跟我正经一点行不行?”

    钦慕气的瞪他一眼,然后指责。

    “嗯!你说你的!”

    穆熠宸好脾气的对她说完,转身去,两只手抱着她。

    “听说伍娇娇父亲的公司面临倒闭,跟你有关系吗?”

    钦慕趴在他怀里任由他抚摸着,专注的询问他。

    穆熠宸热乎乎的手将她的后背轻轻地抚,钦慕很习惯他这样,并且很喜欢,所以并不干涉,只是眼睛很正经的望着他,等他答案。

    “嗯!那两个女人不是整天想着办法找你麻烦吗?这回她们没工夫了。”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觉得这样的姿势不舒服,便直接搂着她翻了个身,将她压在下头。

    “真的是你啊!可是不是伍娇娇的父亲对陆家小姐起了邪念,才毁了自己公司吗?”

    钦慕疑惑,即便短裤都被他扒掉。

    “是伍大山自己给的机会,他要是正经做事我哪有机会让杨柏给陆家提醒?”

    穆熠宸说道,眼睛也直直的盯着他身下的女人,手抬起来,将她额头的碎发都抚开,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问她:“穆太太,我现在能干正事了吗?”

    “什么正事?”

    钦慕木呐的问了声,看他突然那么认真。

    “当然是!”

    穆熠宸只说了三个字就开始行动起来。

    钦慕被他突然的捞着屁股上,疼的轻叫了一声,穆熠宸差点受不住她那柔软的一声。

    “小妖精,都这么多年了还把我掐得这么紧!”

    穆熠宸忍不住在她耳边低喃,然后紧紧地抱着她,贯串。

    得知真相的钦慕已经来不及多想伍家跟陆家的事情,因为穆总太强烈。

    后来欢愉过后穆熠宸才又对她说:“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如果伍大山去找你,你拒绝见他就好,我会放话给他,让他不能去找你,所以你也不需要太担心。”

    钦慕听着他的话便只是点点头,他都安排的很妥当。

    “今天我跟小好目睹了伍娇娇跟陆妃撕破脸,以前觉得陆妃挺单纯的,虽然挺能嚷嚷,但是今天我觉得她还挺励志的,虽然跟伍娇娇撕破了脸,但是还算是保有军门里大小姐的那种气势。”

    “单纯的人,才不好惹!”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轻轻地说了声。

    “是吗?”

    钦慕不太清楚的望着他。

    穆熠宸没再回答她,只是笑了下,将她搂进怀里。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地下起了细雨,两个人在被窝里静静地感受着彼此的体温。

    这场雨一下便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

    虽然刚下过雨,但是也没挡住老爷子早上的太极时间。

    管家依旧跟在他身后,老爷子慢悠悠的打折太急,对他不缓不慢的说:“我叫穆自豪也跟着咱们一块,那家伙竟然还嫌丢人,不肯来,哼!以后他要是想加入,咱们也不要他。”

    老爷子话虽然说的不缓不慢,但是带着气呢。

    管家笑笑:“您说怎么着我就怎么着,我现在就是您的小弟!”

    “这话我爱听!不过放在以前,我的手下,那没你这福气。”

    老爷子每次回想当年,都会挺起胸膛来,就连打着太极的时候都满脸的骄傲神情。

    过了七点,就连欢欢也起床了,跟着爷爷奶奶屁股后面下了楼,然后就朝着外面跑去,欢欢超级喜欢跟家里的老爷子玩,今天早上甚至还蹲在一旁看着他打太极,像是看动画电影那么专注的,托着腮认真看着。

    老爷子被她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客厅里的落地窗前,冯芳华跟穆子豪更是站在那里看的忍不住笑起来。

    “这丫头,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跟她姑姑小时候一模一样。”

    穆子豪刚说完,冯芳华就低声对他说了句。

    穆子豪听着,抬眼看看外面那丫头,倒是跟她姑姑有几分相似呢。

    “倾心也好几天没来电话了吧?”

    穆子豪问冯芳华。

    “可不是,这阵子每次打电话的时间都缩短一半,这也就罢了,以前一天给我打俩,现在两天打不了一通电话。”

    冯芳华忍不住埋怨了声。

    “自从江宴那小子事业稳定了以后,她是打电话打得少了,不过这是不是也证明他们小两口现在过的很幸福?”

    穆子豪问道,当然也是想让自己老婆心里好受点,当妈妈的总盼着自己的姑娘过的好。

    “当然是这样,若不然我早就跑过去把她带回来。”

    冯芳华说起来,想到自己的女儿终于熬到江宴的事业稳定一些,想到他们小两口从结婚到现在,江宴总算是不用再整天往外跑,她心里其实也是松口气。

    虽然江宴心里对他们闺女很专情,但是当父母的总怕姑爷整日的去出差,出差出事的太多了。

    钦慕跟穆熠宸好晚才起床,穆熠宸想要赖床还不准钦慕早起,所以两个人直到早饭才下楼。

    钦慕理都不想理穆熠宸,不过穆熠宸在她身后手插着兜,不紧不慢的跟着,倒是很快活,虽然精致的五官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那双漆黑的眼里,多的是有爱妻的傲娇。

    “爷爷早!爸妈早!”

    “爸爸妈妈早安!”

    “爸爸妈妈早安!”

    钦慕过去的时候跟长辈们打着招呼,欢欢跟橙橙便也跟着钦慕学着打招呼。

    “嗯!欢欢跟橙橙也早安!”

    钦慕坐下的时候抬眼看着他们姐弟打招呼。

    倒是穆熠宸,不太习惯这样每天打招呼,旁若无人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就准备开吃。

    老爷子不高兴的哼了一声,穆熠宸这才觉得哪儿不对劲,抬起眼来:“您不舒服?”

    “你才不舒服!我好的很!没规矩的小子!”

    老爷子瞅着他吐槽。

    穆熠宸……

    钦慕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给他成了粥,也给自己盛粥,穆熠宸无奈的低头看着碗里的粥,想要吃饭却又没,抬起头来看着长辈们,像是要做个懂规矩的好孩子。

    “你不吃饭,看什么看?”

    老爷子又问他。

    穆熠宸心想,我这还怎么做都是错了?

    既然如此,那就吃饭吧!

    “慕慕今天要去工作室吗?”

    老爷子和蔼的跟他孙媳妇聊天。

    “嗯!要去的!”

    钦慕点点头。

    “有个老伙计过几天要出国一趟,说是要去你们店里拿几套传统的唐装,想让你给把把关!”

    老爷子也没客套,直接说道。

    “今天吗?如果你们约好了时间,我今天过去等他就可以。”

    钦慕更是立刻答应下来。

    “嗯!但是如果你实在忙就算了,给店里人打个电话就是,相信你职工的眼光。”

    老爷子呵呵笑着跟钦慕说道。

    “我有空呢!反正我的工作在哪里都可以做,那今天我就去店里好了,爷爷要一起过去么?我可以开车载着爷爷过去,也可以帮爷爷再选几件。”

    钦慕说道。

    “我的尺码你都知道,我还用到现场去选吗?”

    老爷子一听倒是很开心,但是还有点羞羞哒。

    “现场试穿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爷爷跟我一起过去好了!”

    钦慕跟他讲着。

    “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老爷子没推辞了,他也是真心想去。

    冯芳华跟穆子豪还想着白天要不要留在家里陪他,没想到他要出去,他们倒是乐得清闲了。

    倒是穆熠宸有点无奈,他本来今天想送钦慕去工作室呢,顺便再多亲热亲热。

    吃过早饭大家便各忙各的,冯芳华跟穆子豪去送欢欢上学,然后穆子豪陪着橙橙去了药厂,冯芳华就去了美容院,钦慕带着老爷子去了店里看衣服,穆熠宸开了一上午会。

    下午景峰去找穆熠宸喝茶,溪秘书上班后第一次跟景峰见面,景峰见到她还吃惊了一下,虽然以前听说她上班了,不过很快就忘记了。

    “宝宝好吗?”

    景峰随口问了一声。

    “嗯!挺好的!我们家最不好的就是秦特助!”

    溪秘书知道景峰只是随便打个招呼,便也随便开了个玩笑。

    “这话我信了!”

    景峰笑着道。

    溪秘书点点头出了办公室,穆熠宸跟景峰就坐在沙发里喝着茶聊天。

    景峰端着精致的茶杯问穆熠宸:“秦逸今天没在吧?”

    “嗯!出去办事了!”

    穆熠宸低着头说道,给自己倒了杯茶。

    “要是知道他老婆给他那么高的评价,估计得气炸。”

    景峰玩笑说。

    “是不是没想到,有一天有个女人不声不响的就把他的心给虏走了?”

    穆熠宸问道。

    “唉!他也该有这样的好命!”

    景峰突然低声说了句,眼神半垂,很是感慨的样子。

    穆熠宸便也没再多评价,秦逸在他们之间,其实算是最单纯的一个,虽然看上去最张扬。

    “对了!陆家跟伍家的问题,是你搞出来的吧?”

    景峰问他。

    “如果伍大山没有问题,我又怎么能搞出问题来?”

    穆熠宸回应道,犀利的眸光淡淡的望着自己手里端着的茶杯中,有根茶叶不小心露了出来,非常好。

    “听说你没有把事情告诉钦慕?”

    景晴望着穆熠宸问。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景峰,突然眯起眼来:“你若不说我倒是忘记了,你们夫妻倒是真的无话不谈,这点小事我老婆都是从你老婆的口中得知的,你们俩就不能少在我老婆面前说我?”

    “你的意思是,以后你们吵架不用我们帮忙了?”

    景峰眉毛一挑,一点都不服气穆总这口气。

    穆熠宸……

    “如果不用就算了!”

    景峰垂下眸喝茶,一副我也不是很喜欢管闲事的人。

    穆熠宸气的胃疼,但是转而就忍不住问道:“听说你老婆有位病人的丈夫经常去给你老婆送果篮?”

    景峰……

    “你怎么知道的?”

    “她们俩无话不谈你比我清楚!”

    穆熠宸交叠起大长腿,非常认真的回应他。

    “好!以后你们夫妻的事情我们夫妻不干预了!”

    景峰被气的点了点头,并保证以后再也不多管闲事。

    ——

    jy的店外时装秀在周六如期举行,t台虽然不如国外那么大,但是也绝对够精致,灯光造就的舞台效果非常好。

    开场半个小时候温如暖跟李郁身着他们这一季的主打款牵手亮相,李郁还献唱了一曲很嗨的摇滚歌曲,全场沸腾。

    秦逸带着溪梦,江之远还有安楠,赵淮,穆熠宸,景峰都到场支持。

    不过赫连好在医院帮人生孩子,而钦慕跟小美都在后面帮忙,所以他们几个便随意找了个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地方站着看。

    安楠跟江之远小声说:“我就说肯定会有媒体!”

    江之远站在她边上看了眼前面,媒体还来了好几家呢,都架着摄像机在那里像模像样的。

    这些媒体其实并不是钦慕邀请,这种宣传活动她并没有想要找媒体,虽然她对待工作都是一样的认真,这些媒体都是后面在化妆的贵妇们找来的,这群贵太太看似平时闲的很,但是圈子却很宽,但是没有找伍娇娇帮忙。

    不过今天伍娇娇其实也有悄悄到场,她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媒体到场,而且还都是特别有名头的。

    周围坐着的观众后来甚至都站了起来,因为李郁唱完后要离开,观众不舍的站起来呐喊他的名字。

    “谢谢大家!请支持jy品牌!”

    李郁最后说了一句后鞠了一躬便挥手离开,温如暖一直站在后面等他,两个人在最后又对大家鞠了一躬,下台。

    小美在他们一下台便走过去帮他们拦着粉丝,十几名安保人员也都齐齐的堵在他们前面,李郁便护着温如暖进了店里。

    “两位的咖啡!钦小姐让准备的!”

    店长王丽亲自上的咖啡,此时店里并不营业,工作人员也除了王丽以外都在外面忙活着。

    “谢了!你去忙就好,我们喝完这杯咖啡就走了!”

    温如暖客气的跟王丽说道,王丽跟他们有过几次接触,所以也很从容,点了点头便去帮忙了。

    李郁回头就看到窗外正在忙碌的女人,那些贵妇并不专业,都有些过分激动,钦慕却很委婉的跟她们讲着笑话的样子,还帮她们整理着旗袍,该收腰的收腰,该修饰的修饰,工作室的设计师都在帮忙,上台前三十秒,把她们的旗袍修改成最合身,最突显她们身材优点的样子。

    旗袍秀最后成为压轴出场,本以为到了最后人会少,但是没想到人没少,反而更多了。

    许是晚上十点多凉快了许多,人流竟然一下子大了起来,十八位已婚贵妇身着或者明艳,或者低调的旗袍按照早就排好的队形依次上台,有模有样。

    钦慕突然想,有时候做一件事情能不能做好,看人在不在乎应该就知道了。

    她跟工作室的伙伴们慢慢都有些疲倦,一起走向前面去,那时候那些贵妇已经优雅的走在t台上。

    穆熠宸好不容易等到她走到前面来,但是前面人太多了,他这会儿想要挤进去找她都困难。

    倒是钦慕,有点挂念的四处找寻他的身影,最后在那个角落里看到他,以及他旁边的伙伴们,便忍不住对他们笑了笑,很抱歉不能招呼,又很感激他们的到来。

    这个夜晚,注定要嗨到半夜以后。

    后来李郁跟温如暖便从里面出来了,在钦慕身边说了句什么便要告辞,穆熠宸看到李郁站在钦慕边上不自觉的就叹了一声气。

    赵淮走到他身边,抬手搭着他肩膀上:“哥!你还跟李郁吃醋呢?”

    “谁说?”

    穆熠宸皱着眉头问了句,但是看着前头的人在说笑,他的心情的确不好。

    “我看出来的!”

    赵淮笑着说道,景峰在旁边也笑了声,心想,明眼人都看得出,穆熠宸这个男人,爱吃醋的要命。

    穆熠宸没有争论,反正大家都知道他的性子,他甚至连尴尬都免了。

    好在李郁跟温如暖很快就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上车离开了,最后钦慕带着团队上去感谢大家的赏光,一起鞠躬。

    工作室给大家准备了贴心的小礼物,在最后分下去后大家便开始流动,离开,也有人去找钦慕签名,钦慕总有点不习惯,不过还是大手一挥签上自己的名字。

    快到十二点,店里终于关了门,一辆大商务车将所有工作人员带到am的宴会厅,西式的餐点酒水摆上桌,大家尽情的狂欢,随便到几点。

    钦慕后来便把场子交给了这群工作伙伴,因为穆熠宸已经靠在门口等了她很久。

    钦慕本来以为穆熠宸会直接拉着她去他们的专属包间跟其他人一起喝酒,却没想到半路上被他拉进一间黑漆漆的包厢里热吻起来。

    等他们俩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一群人正在议论他们俩拐到客房去啪啪的事情,钦慕一进去就听到江之远说:要不是,我江之远的名字倒过来写。

    “你的名字倒过来写有什么了不起?有本事你一周别见安楠!”

    秦逸不服他那句名字倒过来写。

    果然,一说一周不见安楠,江之远安静了,安楠倒是很大方:“好啊!”

    “好什么好?我怎么可能一周不见你?”

    江之远最近一直粘着安楠,他可是分分钟都不想离开她,就上班那点时间不见她,江之远心里就不踏实着呢。

    “你们不会是又在拿我们俩打赌吧?”

    钦慕牵着穆熠宸的手走过去找了个空地坐下,顺便问他们。

    大家没人理,只是都在笑。

    钦慕的脸没由来的就红了下,不过之后却立即扳回一局:“不过,反正你们几个每次都是拿不在的那个人打赌,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钦慕这话一出,顿时全场都安静下来,就连音乐好像也自动隐声了。

    这也是事实,他们兄弟几个向来如此,总是拿不在场的那个人打赌。

    江之远立即皱起眉头来:“这阵子我没陪你们几个喝酒,你们不会一直在我背后取笑我吧?”

    依照他们几个在背后互相损的习惯,江之远猜测着。

    他的声音并不高,可是众人却就是听到了,并且不厚道的笑起来,就连景峰跟穆熠宸都不能免俗。

    赵淮看大家聊的那么开心,却在角落里不搭话,只是跟小美握在一起,拿着杯酒低声问她:“要不要再喝一点?”

    小美的酒品在工作室是出了名的差,喝几杯就罪,钦慕往她那儿看了一眼,那如胶似漆的她就不管了,不过赵淮竟然再灌小美,钦慕就有点看不过去了。

    “赵淮,小美酒品不好,你干嘛呢?”

    钦慕关心的问了一声。

    赵淮这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了她一眼:“我跟小美开玩笑呢!”

    钦慕……

    小美更是羞的没办法见人了,突然大家都看她,她像个害羞的小女孩那样捂着脸钻到赵淮背后去不敢再露脸。

    “喂喂喂,哥哥们看什么看啊?”

    赵淮看小美尴尬,忍不住替小美出头。

    几个男人都比他大几岁,所以都不怎么对他客气,看他那么紧张个女人,更忍不住想要逗他。

    “我说弟啊,谁当初说跟小美姑娘八字不合的?”

    江之远端着酒瓶子喝之前调笑他。

    “好像有人说比较适合做兄妹来着?”

    景峰搭了一腔,问其他人。

    穆熠宸点点头,表示的确是有听说过那件事。

    “我们是日久生情,怎么了?”

    赵淮却并不觉得那有什么,他们的确是从不太合适到兄妹,又到在一起,他觉得有个过程挺好的,太快的感情赵淮反而觉得不会长久。

    “对啊!我们是日久生情怎么了?”

    小美突然从他背后起来,两只手把自己脸前的头发都抚开,终于也舍得把脸露出来,当着一众大佬面前,壮着胆,勇敢地质问。

    钦慕看小美那样子都有点不敢置信,她们家小美是真的要嫁人了呢,有赵淮做后盾,竟然都那么大胆子了,以前谈感情的事情她都会紧张,吞吞吐吐的。

    “日久生情很好哦!我们等着喝你们喜酒。”

    安楠歪着头看着小美跟赵淮说道。

    小美一听喜酒才又像个娇羞的小姑娘把脸埋起来:“讨厌啦!”

    赵淮也一愣,随即转头看小美,表情稍微僵了下。

    “不过!你们两对什么时候结婚?”

    景峰想着,大家都年纪不小了,到了适婚年龄,感情又都那么好。

    却没想到这话一问出来,真的是有人高兴有人忧心。

    安楠跟江之远互相对视一眼,江之远明显很着急,安楠却一个眼神闪过去,就像是没听到秦逸的问题。

    小美早已经又抬不起头,赵淮倾身去拿了个酒瓶子喝了口酒,然后看向江之远:“之远还没结婚呢,我不着急,我在他后头。”

    小美在后面早就来不及害羞,只是没人能看到她此时的表情而已。

    至于江之远,江之远说:“我随时都可以啊!”

    他也拿起桌上他刚刚喝的酒,那瓶喝了一半还剩下一半,不过他并没有喝,而是转头看安楠。

    “结婚的事情我倒是觉得不用着急,我们现在不是在试婚吗?”

    安楠看着江之远很认真的问了他一句。

    江之远愣住了,试婚?

    “两个人在一起同居了,不就是试婚吗?我觉得过个一两年如果还能这么合得来,再结婚也不迟。”

    安楠很认真的对大家解释。

    瞬间,周遭就安静了下来,有人开始拿酒喝,有人靠在沙发里玩手机。

    江之远有点扫兴的低了头,看着自己的酒瓶子喝也不是,不喝又无聊。

    江之远想要结婚,从一开始,但是安楠总是那么淡淡的。

    至于赵淮跟小美……

    “可是也有人说如果合得来就应该赶紧结婚,因为感情的保鲜期并没有多长,激情很容易就褪去,应该在感情最好的时候结婚。”

    溪梦捧着酒杯一直没说话,因为她也不能喝酒,所以酒杯里甚至都是白开水,她看大家聊的这么冷,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秦逸转眼看他老婆,越来越佩服他老婆,好像溪梦肚子里满满的鸡汤,随时可以倒出来两碗给你喝点。

    “那如果以后感情不好了呢?结婚离婚多麻烦,我倒是更喜欢在一起生活几年,磨合好了之后再结婚的那种。”

    安楠说道,她对待婚姻的苛求并没有太重,但是她是很清楚自己要跟江之远长远发展下去的。

    “咱们能换个话题吗?”

    江之远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这操蛋的话题,赶紧的提了句。

    安楠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不高兴了,便也不再多说。

    溪梦怕说多了他们俩会吵起来,所以赶紧的也闭了嘴。

    钦慕却是在看着赵淮身后那个小傻瓜,小美弯着的身子好像在抽搐,是在哭?

    “赵淮,你要是敢辜负小美,你就死定了!”

    钦慕跟赵淮隔着有点远,但是这会儿她一个字一个字咬的特别清楚,给赵淮听。

    赵淮一怔,随即转头看小美,然后整个人也懵了。

    穆熠宸看着他老婆那隐忍愤怒的极致模样,禁不住更爱了。

    赫连好下了手术才过来,酒也没喝,因为太累就叫着景峰离开了。

    其他人后来也相继离开,钦慕直接被穆熠宸扛到楼上去了,但是钦慕的心情不太好,安楠跟江之远的年纪高一点所以不太用担心,但是小美实在叫她担心。

    穆熠宸把她放在床上后看她有些忧心忡忡忍不住抬手去抚平她眉头的皱:“怎么了?”

    “赵淮到底可不可靠?”

    钦慕忍不住问他。

    “那小子对待婚姻还有点质疑,别太着急了!”

    “反正他要是敢对不起小美,我绝对不饶了他。”

    钦慕嘴巴犀利的跟他低喃着,越想越生气,本来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刚开始小美还害羞的满脸通红,后来竟然哭了,小美是跟着她来到荣城,她们就像是姐妹俩一样,她自然是不能叫小美受委屈的。

    “先别管他们了!我们上次那局棋你输了还记得?”

    穆熠宸压着她低声问着,性感的手指在她的连衣裙纽扣帮她轻轻解开着。

    ------题外话------

    第二更来啦!大家看文愉快,晚上要早点睡觉哦!爱你们!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