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爱你一万年(10)
    钦慕当然记得他们的赌约,所以第二天就找爷爷帮她写了副大字,然后拜托爷爷送给他。

    “小子,听说你要我给你写这几个字?哼!”

    于是第二天晚上吃过晚饭一家人在沙发里坐着喝茶看新闻,老爷子从书房里拿着一卷宣纸出来,坐下前在他孙子面前将卷成轴的宣纸给他孙子。

    穆熠宸疑惑的接过,然后将圈着纸的欢欢的发圈给取下,在父母大人好奇的注视下将那张纸缓缓打开。

    “爱你一万年!”

    老爷子苍劲有力的字迹,实在是不适合这几个字。

    穆熠宸看后表情有些严肃的,漆黑的眸光抬起来射向坐在他身边像个无知的少妇那样吃着水果的女人,然后突然轻笑了一声,将纸重新卷起来,直接敲在了钦慕的脑袋上。

    “啊!”

    钦慕疼的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摸着自己的脑袋转眼看穆熠宸,使劲忍着笑意。

    “干嘛呢你?”

    冯芳华也被她儿子那一下吓到,立即就不高兴的数落他。

    “写的什么字,放桌上大家一起鉴赏一下。”

    穆子豪倒是很好奇,刚刚也没看到上面是什么字,只觉得好像字挺多的。

    穆熠宸将那张纸用力握着,努力保持风度笑了笑:“没什么好看的!”

    他慢慢靠进沙发靠背,软绵绵的沙发靠背叫他的心情稍微好了点,不过心里还是像是有块石头那样硌着他,叫他不舒服。

    钦慕看都不敢看他,因为他的眼神气势太盛。

    “你小子,可真够记仇的!还硬要我一个老头子给你写这几个字,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故意找事呢?”

    老爷子坐在自己的单个沙发里,两手往旁边一搭,老太爷的架势立即就出来了,跟他年轻气盛的孙子完全又是两种不同的气场,但是都叫中间坐着的人有点紧张。

    敢说穆熠宸脑子进水的人可不多!敢说穆熠宸故意找事的人更是没几个!

    若是旁人见了穆总在家多么忍辱负重,估计得以为自己做梦呢。

    “穆太太要不给大家解释一下?”

    穆熠宸想了想,抬眼看着钦慕说道,手也搭在钦慕的背上。

    钦慕背后立即僵硬,就连拿水果的手都有点僵硬了。

    “你们俩没事吧?”

    冯芳华看他们俩那样子像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瞒着事情倒是不要紧,只要别吵架就行,那才是长辈最大的顾虑。

    “没事!我们好的很呢!”

    钦慕抬起眼来,满是真诚的看着冯芳华说道,然后又转头看着穆熠宸:“老公,我们回房间吧!我有点想睡觉了!”

    穆熠宸漆黑的眼望着她动都没动,只那么略带深意的笑着,直到几秒钟之后她还能保持那个单纯的表情,他才起了身:“您想要的那副国画我已经给您找着了,这个月底有一场拍卖会,到时候拍下来送给您。”

    老爷子一听自己要的画找到了,心里一激动,倾了倾身,看着他孙子认真确认:“真的?找到了?”

    “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您!走吧!”

    穆熠宸跟老爷子说完后又看向还坐在旁边的女人,对她说了句。

    钦慕便随着他起身,临走前只跟长辈们打了个招呼:“爷爷,爸妈,那我们先去休息了!”

    “去吧!”

    老爷子还在想自己那副画,也就忘了找他孙子麻烦,漫不经心的点着头让他们走了,然后继续想,他那副画买回来得挂在个好地方才行。

    “爸,您又找熠宸给您淘什么呢?”

    穆子豪在他们走后问老爷子,老爷子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穆熠宸带着钦慕回了房间后便把她抵着门板上问她:“我是让你找爷爷写这几个字吗?”

    那张昂贵的宣纸都被他给捏坏了要。

    钦慕转眼看着,一阵心疼,抬手去从他手里小心翼翼的夺走,然后对他说道:“你别生气嘛!我们的赌约不就是叫爷爷帮忙写字嘛!”

    “我们的赌约是叫爷爷帮忙写这几个字?你确定?”

    穆熠宸皱着眉头,这才不是他想要的。

    钦慕却是用力点了点头:“对啊!”

    穆熠宸一气之下手在她脑袋旁边用力拍了下,吓的她一转脸,生怕自己被殃及。

    钦慕不敢说话了,因为穆熠宸真的生气了,她还有点怕。

    “钦慕,你是诚心想气死我是不是?在你心里,真的以为这是我要的?”

    穆熠宸质问,望着她的眼神越发的犀利。

    钦慕听着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一阵乱跳,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被他吓的昏厥过去,声音不自觉的也有点唯唯诺诺:“你别生气了嘛!这点小事!”

    钦慕抬手在他胸口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他的胸膛,给他挫的衣服都热了。

    穆熠宸无可奈何的沉吟了一声,抬手去抓住她在他胸膛作乱的手:“我现在只想对你做一件事!”

    “我知道!做嘛!各种姿势!”

    钦慕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看着自己的手被他抓在胸膛紧握着,心好像也被他揪住了。

    “穆太太,你能不能再敷衍一点?”

    穆熠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想笑,又觉得自己很苦逼。

    钦慕这才抬了抬眼:“我从来不敢敷衍你!”

    “哦?”

    穆熠宸一个字也不想跟她多废话,因为她从此时开始,说的话他都不用相信了。

    有时候,事实总叫他心凉,所以他突然没了脾气,只是把她的腰捏住,抱起来后下一个动作就将她扛在了肩上。

    两个人一起去了浴室,打仗一样在里面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

    出来后钦慕委屈的都哭了,头发湿漉漉的就不说了,他自己围着快毛巾在腰上,然后拿着擦头发的毛巾替她擦着头发,可是她的膝盖都红了,通红通红的。

    “哪有你这样的,发脾气就用这种方式,浴室里连地板都没有。”

    穆熠宸这会儿早就一点脾气也没有,还有点愧疚。

    所以钦慕说他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听着,擦的差不多便去找了吹风机,将她的头发吹的差不多全干了才不再一条腿跪在床上,把吹风机收起来,然后站在她旁边看着她。

    钦慕还委屈巴巴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呢,眼睛里含着泪,梨花带雨的。

    “我承认刚刚过分了!”

    钦慕听到他那低沉的一声,像是真的知道错了,便也不再絮叨,但是也不说话。

    “等下我会温柔一点,你只要躺着就好。”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望着她,很是认真的对她说了句。

    钦慕……

    为什么他的脑子里,满满的全是这些?

    温柔?

    他所谓的温柔,对她来说可未必是。

    而且刚刚在浴室里那么久,现在她哪里还有力气再让他折腾?

    “今晚就这样了,你不准再来!”

    钦慕抬了抬眼,却只看到他胸膛那里,然后又转过身去,拉开被子,躺下的时候给自己盖上,背对着他躺着。

    “这姿势也不错!”

    穆熠宸不急不缓的,双手环胸站在那里看着床上背对着他的女人,又从容的说出这样的一句。

    钦慕吓的心肝一颤,紧紧地裹着被子不敢动,希望自己抓的够紧,他钻不进来。

    只是……

    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他不仅可以进到被子里,还不费吹灰之力的,拽着她腰后面的一个角,都不需要用力,就那么把她身上的被子给掀掉了。

    她身上也还围着条大毛巾,但是那条毛巾已经要掉下来了。

    钦慕两只手用力裹着自己的胸口,紧张的吞吞吐吐:“你干嘛?冻坏我感冒怎么办?”

    穆熠宸……

    上了床后将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转眼看着她倔强的背影,然后伸手过去,将她拉到怀里。

    “枕着我肩膀!”

    他低声对在自己怀里不吭声的倔强的女人低声吩咐。

    钦慕想了想,然后抬头用力的往他肩膀上枕了一下。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下,她这执拗的小模样,可真够叫人心疼的。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抬起另一只手将她搂住,一点也不想放开她。

    钦慕被他搂的紧了以后,所有的脾气好像都渐渐地消失了,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明天我不用去上班,带你去出海如何?”

    钦慕听了后心动了,这大热天的,去吹吹海风倒是不错。

    但是如果就两个人的话,她怕她在海上捞不着吹海风,只跟他在仓里就能从天明到天黑。

    “脚上景峰跟赫连好?”

    穆熠宸又问了一声。

    “不去!”

    钦慕心里其实想去,但是还是忍不住跟他反抗一下。

    “为什么?”

    穆熠宸低声问她。

    “膝盖疼!”

    钦慕嘟囔,声音很小,嘟囔完了,所有的脾气也都没有了。

    穆熠宸忍不住也笑了下,然后低下身子去,跟她齐眉:“我给你揉揉?亲亲?”

    “流氓!你还会干别的吗?”

    钦慕抬了抬眼,看着他眼里闪着的光,晃得她眼晕。

    “我会的多着呢!你被蚊子咬了之后不是我给你抓了一晚上吗?”

    “你还提?”

    钦慕抬起眼来了,这事都过去那么久了。

    “你不是常说,我最会翻旧账吗?”

    穆熠宸低声问她,越发的温柔起来。

    钦慕的脾气就在他这一声声的越来越温柔的话里,渐渐地消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些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你总是记着这些,你有没有记着我一点好?”

    钦慕眼看着他,有点发慌,生怕他心里记着的都是她对他的固执己见。

    “当然记得!你那么多缺点,就那么点优点我怎么可能记不住?”

    穆熠宸低声跟她说道,浅薄的唇瓣又不经意的去轻撩她的唇瓣上。

    刚刚在浴室里没捞着怎么亲她的嘴,这会儿,他本想撩拨她,却把自己给撩了,性感的手掌轻轻地捧着她的脸,一下下的,越发的情缠的去吻着她的唇齿间,吻到她的舌尖。

    是谁说,如果爱一个人就要爱她的全部?

    他们,便是这样吧!

    后来,穆熠宸真的温柔的要死,温柔的钦慕承受不住,翻身到他身上去自己痛快起来。

    到了下半夜又悄悄地下起了雨,两个人做完后抱在一起,静静地听着雨声,然后确定了第二天的出海行动,便互相依偎着睡着觉。

    爱你一万年!

    钦慕在他睡着前,在他背上轻轻地写下。

    穆熠宸低喃:“写什么?”

    “秘密!”

    钦慕回应。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然后搂着她继续入眠。

    这一夜,虽然短短的时间,却是睡的很香甜。

    一眨眼就到了七月初,雨季!

    第二天还是六点半左右停了雨,太阳很快就升了起来,这个城市像是注入了新生命,美的让人心情大好,干劲十足。

    上午十点,四个人便已经在超奢侈的游艇上。

    穆熠宸跟景峰亲自驾驶,两个男人难得的都戴了墨镜,穿着宽松的花裤衩加t,钦慕跟赫连好在船舱里换了清凉的长裙,不过都没舍得露出肩膀来,毕竟今天的太阳还是挺足的,在海上,尤其的容易晒伤。

    “两位豪哥,要喝点什么吗?”

    钦慕跟赫连好的手里都端着两杯加冰的果汁,走到他们旁边去。

    景峰在旁边坐着看风景,所以就接了他老婆的果汁。

    钦慕给穆熠宸的时候,穆熠宸看了她一眼,故意一只手放在控制盘上,只扭头伸了嘴,钦慕无奈的轻笑了一声,由着他,喂他喝了两口。

    之后钦慕跟赫连好都在旁边坐着,穆熠宸也转身过去,四个人就在海上吹着海风喝着果汁,穆熠宸说:“后面好像有海竿,要不要来比一场?”

    景峰眼皮子抬了抬:“比就比!”

    钦慕……

    赫连好……

    两个男人坐了会儿就去后面拿鱼竿了,赫连好忍不住问了声:“你们俩就不能安静的坐回儿?”

    赫连好跟钦慕不愿意钓鱼,喝了会儿果汁就又到头上去站着,带着同款的粉色墨镜在那里接受海风的犀利。

    中午四个人到了一个小岛上,两山紧挨着,从下往上看,钦慕只想到从上面掉下来会挂掉。

    赫连好摸着石头上的那些青苔,忍不住叹息:“这悬崖下不知道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石头上好像一直在往外溢出水来,虽然见得并不少,但是总觉得这处与众不同。

    而那两个男人却没有女人那么多的感慨,只是去摆上烧烤摊,伺候他们亲爱的老婆吃肉。

    下午他们又绕着小刀转了一圈,碧蓝的海水叫人心情舒畅,四个人全都将手机扔在了仓里,而人却在外面吹着海风。

    “我都不想回去了!在海上多清爽啊!”

    赫连好闭着眼睛站在头上感慨着,然后转眼看景峰,眼神里有些忧虑。

    景峰站的有些远,也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

    而对赫连好来说,等晚上回到岸上,他们就得去景家老宅,她就得面对婆婆关于二胎的折磨。

    “那就别回去了!在海上住一晚!”

    钦慕看着海上闪闪发光的地方,跟赫连好说道。

    “我都可以!”

    穆熠宸说了声,难得这么惬意。

    “ok!”

    景峰便也同意。

    赫连好吃惊的看向景峰,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还是回去吧!该来的始终要来!好在不是每天都来!”

    所以晚上大家还是上了岸,不过景峰并没有带赫连好回老宅,而是回了他们公寓那条路。

    赫连好在路上看着他走的位置忍不住问他:“不回去的话,爸妈跟爷爷会伤心了!而且儿子还在那里呢!”

    “儿子已经叫阿姨带到我们公寓去,至于爸妈跟爷爷!我来应付。”

    他们没有期满长辈他们已经不喝中药的事情,所以长辈们都比较忧心,总想一有时间就给他们俩上课,景峰还能左耳进右耳出,可是赫连好的心里负担就重了。

    “没想到要个孩子竟然这么不容易,当初怀儿子的时候,什么药都没有吃就怀上了。”

    赫连好苦笑了一声,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外面寂静的霓虹:“景峰!”

    “嗯?”

    景峰专注的开车,在这晚,天上的星星还是数不尽的,那么的耀眼,回市里的路有些发堵,不过还好他们都很习惯这种生活。

    “如果我再也生不出来……”

    “那我岂不是更快活?至少不用忍受你怀孕时候的寂寞。”

    景峰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叫人听了觉得他很寡情。

    赫连好却无奈的轻笑了声,然后转头看着他,脑袋向着他肩膀上靠过去:“我们会互相陪伴着到老吧?你永远都不能嫌弃我!”

    “我哪里敢嫌弃你,今天是病人给你送果篮,昨天是大夫请你吃大餐,再大前天好像还有人请你去唱k?”

    景峰问道。

    赫连好……

    “你怎么知道的?”

    赫连好抬起眼来好奇的望着他,觉得这就神奇了。

    “你们医院有我的奸细。”

    景峰转眼看她一眼,到了岔路口等绿灯的时候他转眼看她,那眼神里,全是温柔。

    “那我得好好查查,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出卖我!”

    赫连好又趴在他的肩头,说起这话来还有点小得瑟。

    景峰没再说话,可以走的时候他便立即发动车子走了,向着家的方向。

    小两口回到公寓后阿姨便交代了两句就离开了,小家伙已经在他自己的房间里睡着了,赫连好去房间里亲过儿子后,出去的时候给钦慕发了信息:“没有去老宅,回了我们公寓,安心!”

    大慕慕:“晚安!爱心!”

    ——

    那天上午九点多钦慕才到了工作室,然后就看到了伍娇娇站在那里。

    伍娇娇那眼里,总是含着些委屈,像是很柔若无骨的样子,钦慕不自觉的停下步子看了她两眼,然后继续往工作室里走去。

    小美走到钦慕身边去:“她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了!”

    钦慕头也没再回一下,只道了一声:“知道了!”

    今天早上的室外气温就到了三十度,这会儿恐怕得三十三四度,有人愿意在那里晒着,便晒着好了。

    小美站在楼梯口从窗户那里看着外面,伍娇娇依旧站在那里,这会儿,那眼神,好像是望着二楼上。

    钦慕到了办公室放下包就准备工作了,不过还是好奇的走到窗口去站在窗帘边悄悄地看了眼外面。

    伍娇娇突然到她这儿来站着干嘛?

    一直到了十一点,小美跑上楼去:“钦钦,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怎么办?”

    钦慕眼睛都没抬,认真的设计她的图:“随她!”

    那块地她没买下来,不在她的管辖范围内。

    “那如果她中暑了怎么办?外面现在得三十七八度,她又站了几个小时了,我看她,好像是快要中暑了!”

    小美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的又朝着窗外看去,楼下伍娇娇站在他们工作室对面,现在已经热的满脸通红,像是被晒伤了那样,靠在自己棕色的轿车旁边眼巴巴的望着这里。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