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你死活跟我无关
    “中暑就给她打120!”

    ——

    中午一群人浩浩荡荡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伍娇娇晕倒在了对面,吓的几个人都是一愣,因为今天上午已经知道了伍娇娇跟钦慕的关系,所以并没有人上前。

    还是钦慕从后面出来的时候,看大家都堵在门口看着前面,然后也往那边看了一眼,伍娇娇已经躺在车子边上了。

    “打120!”

    钦慕对跟着她身后的小美说了一声。

    小美点点头,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大卫你陪小美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们先过去了!”

    钦慕低声对自己的男同士说了声,大卫点了点头,她便跟小美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小美过了二十分钟才跟大卫过去餐厅里,正巧在上菜,小美坐在钦慕身边对钦慕说:“医护人员用她的手机给她的家人打了电话,被带走了。”

    钦慕点点头:“辛苦啦!今天中午多吃点!”

    小美听着她说多吃点后却是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某人说我最近胖了,我要减肥。”

    “某人?”

    钦慕好奇的问她。

    “嗯!”小美点点头,没说是赵淮,不过也不用说。

    “下午去我办公室一趟!”

    钦慕看小美的样子,是需要有个人跟她谈谈,而小美在这里只有她一个家人,钦慕责无旁贷。

    小美也没推辞,点点头后拿起了筷子。

    “不过这个伍娇娇还真够顽固的,她是要以死相要吗?”

    小美想了想又问钦慕。

    钦慕听后也无奈的说了声:“不清楚!”

    穆熠宸在伍家出事的时候就对她提过醒,说那父女俩有可能来找她,但是穆熠宸也说会放话给伍大山,不叫他来找钦慕的麻烦,所以伍娇娇的到来……

    以这种方式!

    钦慕想了又想,但是还是觉得跟自己没关系。

    “对了,伍娇娇被带到救护车上去的时候还叫你的名字了。”

    小美回想着当时的情况,又对钦慕说道。

    “那个女人还会来第二次吗?这么在我们工作室门外站着直到晕倒。”

    同桌的同事好奇的问道。

    钦慕跟小美都抬了抬眼,谁也不知道伍娇娇还会不会来,但愿不会吧。

    外面的天气还是那么闷热,吃完饭大家一起往回走,这条被他们走了好几年的路,好似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有的还习惯的带着西装,不过这会儿也只有把西装给背在背上的勇气,或者是直接捏在手里,还是女孩子们比较简单,太阳帽,遮阳镜,简单的包包,以及漂亮又舒适的裙子或者短裤。

    到了工作室里大家立即就去弄了点冰水一人一杯,一边喝着一边吹着空调,而钦慕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钦小姐吗?我们这儿有位伍小姐是您的朋友吗?”

    “不是!”

    “不是?抱歉,请问您是钦慕钦小姐吗?”

    “是!我认识她,只不过不是朋友!”

    钦慕听出护士的疑惑,便耐着性子解释。

    “哦!是这样啊!可是这位伍小姐一直闹着要找你,这号码也是她要我打给你,你看……”

    “我正在上班!麻烦告诉她,她们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钦慕轻声说完后把电话挂断。

    护士在护士台给钦慕打的电话,打完电话后一脸懵逼的跟同伴摇了摇头,表示钦慕并不想来见伍娇娇。

    伍娇娇站在病房门口,看着护士打电话没有效果,又默默地转头回了病房。

    “我是叫你找她,但是我也没叫你傻子一样站在她工作室门口啊,你把自己弄成这样,你叫你妈妈怎么想我?”

    伍大山坐在里面抽着烟,烦躁的问了她一句。

    “是您说不能硬来,我才只好想出这个主意,您现在在这里数落我合适吗?别忘了,公司是败在您的手里,依我看不如就宣布破产吧!”

    伍娇娇走到病床前坐在沿上,倔强的对她父亲说道。

    “宣布破产?如果我宣布破产了,你以为损失最大的是谁?是我?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是你跟你哥哥,你们俩从豪门子弟到普通百姓,你们俩受得住以前那些朋友的白眼吗?”

    伍大山扭过身子看着他女儿,气呼呼的跟她说道。

    豪门子弟?

    普通百姓?

    伍娇娇心里一阵难受,最后疼的开始发烫,在要哭出来以前不自觉的抬起手来用力的压着眼眶上。

    “如果破产,咱们这个家也就毁了,你懂吗?你哥哥那性子,普通人的生活他过的惯?还有你,从小自命不凡,你觉得你受得了穷人家的日子?你身上的一件件,哪一件不得上万块?你住的,你用的,你能从别墅里住到那些狭小的公寓去?还是你能放弃那些名牌包包去买那些假货?娇娇,你好好想想吧!”

    伍大山说完后站了起来:“我先出去问问你的情况,如果没事我们就回家了。”

    伍娇娇在伍大山离开后却是慢慢蹲在了地上,再也忍不住委屈的大哭起来。

    想她骄傲了二十多年,家道中落这种狗血剧情,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在她们家。

    而且,好像,马上,她们家就要完了。

    她不信!

    这一定不是最后的结果!

    她该去找的是钦慕还是陆妃?

    她想了又想,最后却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护士要进去看她情况的时候就看到她蹲在地上抱着自己哭呢,吓的护士都没敢进去。

    伍大山接了电话后就匆匆忙忙的从医院离开了,而她后来自己打车离开了医院,她还是忍不住给陆妃打了电话,但是那边好像已经把她拉黑了。

    她又到了钦慕的工作室门口,这一次她没再傻傻的站在那里等着钦慕心软,而是直接去了他们工作室里面。

    正在工作的人们听到有人来,纷纷抬起头来好奇的看过去。

    小美切了个果盘正要抱着上楼去找钦慕,转眼就看到站在一楼中间的女人:“伍娇娇?你怎么又来了?”

    小美心里震惊,这女人中午才晕倒了,这还没过俩小时,竟然就又出现在这里。

    “我要见钦慕!”

    伍娇娇很肯定的说道,但是声音并不高。

    小美愣了愣,然后好不容易挤出一点难看的微笑来:“她不会见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小美说完后就往楼上走去。

    但是小美没想到伍娇娇会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踩着台阶大步的往楼上走去。

    “喂!伍娇娇!喂!你这样太没礼貌了!你给我站住!”

    小美忍不住大喊,也跟着她后面往上跑去。

    钦慕听到有人在喊,好像是小美,一抬眼就看到有人打开了她的门,不是小美,是伍娇娇。

    钦慕也怔了怔,不过很快就很薄情的眼神看着伍娇娇。

    “我有话跟你说!”

    伍娇娇走进去。

    小美也走了进去,把手里的果盘放在茶几上,然后直起身来对她吼了句:“你怎么这么没礼貌?擅闯我们工作室就算了,还在未经过主人的允许下就闯到办公室来,你真的太过分了。”

    “等你落魄到像是我这样,就不会在意所谓的过分不过分!”

    伍娇娇转眼看向站在茶几旁边的小美,嘲笑了一声后说道。

    小美……

    “钦慕,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绝无可能来找你,你应该是知道的。”

    伍娇娇对她说道,一字一句,倒是都很动情。

    可是钦慕的表情却很寡淡,钦慕甚至都没理她,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设计图。

    “穆总不让我父亲打扰他的家人,自然也不会允许我这么做,所以我只能在外面等,都说女人的心是软的,可是你让我知道,女人的心硬起来,那才是真的可怕。”

    伍娇娇望着钦慕,像是在,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你这女人很好笑呢!我们凭什么要对你心软,你一个要勾引我们钦钦老公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有脸站在这里说这些?你有没有羞耻心啊?”

    小美听不下去,心想就这样素质的女人,还当记者?到底是怎么当上去的?小美气的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眼神里各种嫌弃。

    “我说过,你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事情,你永远都不会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能丢掉自尊站在这里。”

    伍娇娇转头跟小美说道。

    钦慕拿起手机给附近的警卫:“喂?张警官吗?我这里有位不太正常的女士在闹事,麻烦您过来一趟好吗?”

    正在伍娇娇跟小美对峙的时候,钦慕却已经漫不经心的拨打了一个号码,之后的话叫小美跟伍娇娇都吓了一跳,尤其是伍娇娇,瞬间脸色又发白。

    不太正常的女士?

    听上去像是在说一个疯女人。

    钦慕挂了电话后才抬起头来:“伍小姐,我并不同情你们家的遭遇,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想你比任何人都知道你们家之所以到这一步的原因是为何,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请你现在离开。”

    钦慕说话还算客气,虽然是真的无情。

    “我父亲当然是活该,但是我跟我哥哥做错了什么?我妈妈又做错了什么?要说我们的父亲,其实根本就是一样的不是吗?仗着有点权势就玩弄别的女人。”

    伍娇娇突然笑了声,取笑道。

    钦慕的表情当即就垮下来。

    就连小美也没想到有人会在钦慕面前提起这事,小美吓的看向钦慕,生怕钦慕气急的像是上次招呼陆妃那样招呼她,又有点期待。

    “别拿你肮脏的父亲跟我的父亲相提并论,他不配!”

    钦慕冷声说道,也终于丢掉了手里的铅笔,然后从座位里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冷漠逼人的眼神望着前面的女人。

    “伍娇娇,如果你再敢乱说一个字,我保证,你父亲的公司,今晚就得宣布破产。”

    钦慕那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的说给了伍娇娇听,那敏锐的眼神更是早已经不容许伍娇娇再至于她的行事作风。

    “钦小姐,那位神经不正常的女士在哪儿呢?”

    来的不止是附近的警员,还有餐厅的老板,看来是跑过来的,气喘吁吁的,大肚子也有点颤颤的。

    钦慕……

    当即办公室门口的人都傻眼了,因为办公室里三个女人,两个是他们认识的,还有一个,看上去也挺正常的,并且还挺惹人怜爱的类型。

    “就是她!今天上午已经在我们工作室门外站了一上午,今天下午还直闯我们工作室,甚至敢污蔑我父亲的人品,请你把她带走,谢谢!”

    钦慕冷冷的撇了伍娇娇一眼,看伍娇娇的脸上爆红,她却是毫不在意的对人那么说道。

    警员一听到钦慕提到自己的父亲,根本就无暇顾及这个女人到底是真的精神失常还是什么,立即就上前去:“小姐请跟我走一趟吧!”

    “钦慕!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父亲又是什么东西?你们不过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人,仗着有人撑腰就为所欲为,你们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不管是你那个逼死你母亲的父亲,还是狐假虎威的你,你们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保证!”

    伍娇娇突然就要上前去指责她,只是还不等她走过去就已经被警员给抓住了双手扣在后面:“钦小姐,我这就带走她,并且保证以后不会叫她再来这一带给你添麻烦。”

    警员都被伍娇娇的话给吓坏了,伸手去捂住伍娇娇的嘴,免得她再像是疯狗一样乱咬,一男一女两个警官一起将她带走了。

    “看着挺正常的啊,怎么……”

    餐厅老板被吓的慌了神,才想起那句人不可貌相的话,然后又愣愣的抬眼看着办公桌后面的钦慕:“钦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您赶过来帮忙!”

    钦慕微微一笑。

    “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这女人以后会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你可一定要小心点,有事就立即给我跟警员打电话知道吗?”

    那位好心的餐厅老板离开,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安静,钦慕慢慢坐在椅子里,许久都沉默着。

    小美站在那里也不敢说话,也不想离开,因为她想要安慰钦慕。

    “他跟那些人怎么一样?他是被迫的!”

    钦慕在几分钟以后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声,那声音低的,小美根本听不清。

    “钦钦!”

    小美有点紧张的叫了她一下,钦慕这才抬起眼来:“我说我父亲跟伍大山不一样,伍大山根本没办法跟我父亲相提并论,是不是?”

    钦慕低声问她,眼里面装着的晶莹的东西,好像不是泪水,而是,疼痛。

    “当然!”

    小美点点头,然后走过去,绕过办公桌到她身边轻轻地将她搂住:“当然不一样,你妈妈的离开是一场意外,那个疯女人就是想要激起你跟你父亲的战争,你可千万不能上当啊。”

    钦慕没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搂着小美的腰,靠在她的怀里。

    这些旧事,钦慕早已经在心里叫它过去。

    直到这一天下午,当有人再次提醒她当年的事情,钦慕紧咬着牙关,才不至于像个疯子一样跟那个女人一样的大吼。

    晚上穆熠宸回到家已经九点多,客厅的沙发里只坐着老爷子,他便走了过去坐下:“怎么就您一个人在这里?”

    “你爸妈去哄欢欢跟橙橙睡觉了,慕慕说要修图,这会儿在书房呢。”

    老爷子眼盯着电视,根本没空管别人。

    穆熠宸坐了一分钟便站了起来:“那我也上楼了!”

    “慕慕今天好像不太高兴啊?你去看看?”

    老爷子的眼还是盯着电视上,不过那话也是出自真心。

    “嗯!”

    穆熠宸听了后开始还没能理解,不过后来却很从容的答应了一声,上楼后就去了书房。

    钦慕正在专心的修图,穆熠宸并不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她有什么不高兴。

    “你回来了!”

    倒是钦慕,过了半分钟后终于舍得抬起眼来,看着眼前站着的男人打招呼。

    “嗯!”

    穆熠宸没有多说话,只是站在办公桌旁边,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抬起来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把脸扬起来。

    钦慕疑惑的眨了眨眼:“怎么了?”

    “爷爷说你今晚有点不高兴,我怎么看不出来?”

    穆熠宸眯着眼看着她,眼里很是疑惑。

    “本来是有点不高兴,不过都过去了!”

    钦慕回应他,昂着下巴继续望着他,并不急着垂下眼。

    “哦?那么,是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又是什么事情让你过去的?”

    穆熠宸稍微低头,很是认真的望着她。

    “当然是因为家啊,家里这么温暖,不适合负能量。”

    “说来听听,不开心的事情!”

    穆熠宸又往前走了一步,到她面前去半坐着桌上,拉着她的一双手放在自己的腿上。

    钦慕的椅子往后了一点,低着头看着他拉着的她的手,两个人手上的戒指,巧夺天工,很是般配。

    “伍娇娇去找我了!上午在工作室对面站了一上午晕倒被送去医院,下午又去找我。”

    钦慕说道,这种事,不需要他从她工作室的同伴那里去了解,她可以很正确的传达。

    穆熠宸眉头稍皱,摸着她下巴的手也慢慢放下:“然后呢?她说了什么?”

    穆熠宸看她过分平静,就问她。

    “她说我父亲跟她父亲是一样的,都是仗着权势玩弄女人,不过我告诉她,我父亲跟她父亲不一样!”

    钦慕很认真的对他回答,眼眸里也是很正气。

    “当然不一样!”

    穆熠宸也回答道。

    “我只是很讨厌她,她去找过你吗?这几天?”

    “找过!”

    穆熠宸静静地站在她面前,轻声回答。

    “你见她了?”

    穆太太稍微紧张。

    “没有!穆太太不许!”

    穆熠宸说道,温柔的眼神望着她一眨不眨。

    “穆太太的确不许!”

    钦慕站了起来,然后抬起手来去捧住他的脸,自己歪着脑袋在他唇瓣上亲了下。

    以前或许她还能说不在意,无关紧要之类的,但是现在,她的确是不许的,那个伍家,就算是全都走投无路,她也不许她老公去帮忙。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跟她额头相抵:“想我了没?”

    “很想!”

    钦慕的声音更低,回应后稍微抬眼看他,穆熠宸就情不自禁的双手勾着她的腰,叫她在自己的双膝之间,抱着她情缠的亲吻起来。

    “回房间?”

    穆熠宸轻声问她。

    “嗯!抱我回去!”

    钦慕的手已经勾着他的脖子,缠住,跟穆熠宸额头相抵着,对他请求。

    穆熠宸便将她抱了起来,只是却没急着走,而是把她放在桌子上,让她的腿攀在他腰上,穆熠宸两手搭在桌上,先在这里将她吻的气喘吁吁。

    “回房!”

    穆熠宸在她意乱情迷以为就要在这里发生的时候,突然将她从桌上提了起来,抱着就朝着房间那里走去。

    书桌上太硬,他不舍的再让她像是上次那样伤了膝盖,或者别的地方也不行。

    回到房间后,在他们柔软的大床上,穆熠宸轻轻地将她放在大床中央。

    “其实今天给你买了件礼物。”

    穆熠宸低声对身下的女人说道。

    “嗯?什么礼物?”

    钦慕惊喜的望着他,刚刚差点就以为俩人要直接做了呢,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

    “把手放到我口袋里!”

    穆熠宸对她说道。

    钦慕便听话的伸手去摸他的外套口袋,然后在里面摸到了一盒,正方形的……

    钦慕掏出来,透过那落地灯上的暗光,看清楚那个盒子上写着的字,然后气的笑了出来。

    “讨厌!”

    “看仔细了,这个可是跟上次买的不一样。”

    穆熠宸看她笑成那样,好心的提醒她一下,那灼灼的眸子盯着她跳跃的月凶上没办法移开。

    钦慕又仔细看了眼,因为光太暗,她只好稍微抬了抬头,找了个光亮一点的地方,然后……

    脸爆红。

    “穆熠宸!你可不可以只是简单地买个套套,普通的就行,最多在薄一点,因为你喜欢。”

    “我喜欢薄一点?我喜欢没有!”

    穆熠宸在她的耳边,暧昧的提醒她。

    钦慕的耳根子都发烫起来了:“别说了!”

    “嗯!不说了!快帮我戴上试试感觉!”

    穆熠宸在她耳边坏笑着对她说道。

    “讨厌!”

    ——

    所有的坏心情,都会因为亲爱的人太会**而烟消云散。

    完事后钦慕开心的趴在他身上:“你以后别买这种啊!”

    “嗯?”

    “我怕我用习惯了,会不习惯你!”

    钦慕红着脸,还是对他那么说了。

    穆熠宸……

    “用不习惯我?没我能有它吗?”

    穆总一向是不服气这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只是想偶尔给他们的爱情弄点添加剂而已。

    外面又悄悄地下雨,钦慕低声说:“每天晚上都突然下雨!”

    “每天晚上你都很新鲜!”

    这夜的空气,也很新鲜,钦慕笑着在穆熠宸的胸膛里入睡。

    穆熠宸在她睡着后才又起来,拿着手机便去了书房。

    第二天上午酒店,五大山的办公室门口,两位公干人员穿着制服,拿着传票在他面前,中午的新闻上便放了伍大山偷税漏税被逮捕的事情。

    伍娇娇的母亲也因此生病住院,伍娇娇却是无暇顾及别人,只能陪在她母亲的病床旁边,至于她哥哥,早就在从小道消息得知自己父亲偷税漏税后就从公司账户上取了一笔钱,已经带着那笔钱逃了。

    “娇娇,我们公司还能东山再起吗?”

    她妈妈在病床上还忍不住问她。

    伍娇娇掉着眼泪,用力的摇头:“妈!我不知道!爸爸现在还没能被保释出来,现在公司就算是不宣布破产,恐怕也难以生存了!”

    “娇娇,你哥哥走了,你不能再离开知道吗?公司还有很多事情,你爸爸在里面,只能靠你。”

    伍娇娇的母亲躺在病床上握着伍娇娇的手对她说道,仿佛已经到了拼死一搏的时候。

    “妈!对公司的事情我一窍不通您是知道的,我学的也不是这个专业。”

    伍娇娇心里慌张的厉害,只要想到公司里那帮元老的嘴脸她都会有些恐惧,说实话,她心里一点也不想再去公司,她甚至想要逃的远远地。

    “专业?那不重要!你只要敢做,就一定能独当一面,现在这个社会,那么多的女强人你都可以去学习。”

    “学习?妈!我现在只想回家!”

    伍娇娇听后差点笑出来,却是眼泪先跑了出来。

    为什么他们家会变成这个样子?之前还好好地,她还跟穆熠宸在高尔夫球场打着球,坐着采访,她还是个很多人羡慕的美丽的女记者,前不久她还风光无限,为什么,突然他们家的天就塌了?

    而且还是她以前经常报道的那种偷税漏税,她还记得当时她去做那种采访的时候跟她父亲几番交代,千万不要偷税漏税看,但是,连续七年,伍娇娇甚至都不敢想下去了。

    “回家?你要是不帮你父亲去公司盯着点,你恐怕连家也没有了,你懂吗?那群人会把公司半空的。”

    伍娇娇的母亲也哭起来,公司要关门大吉是肯定了,她只希望他们还能留住点什么,让他们往后的生活不至于太难过。

    只是当伍娇娇赶到公司的时候,公司里早已经空空如也。

    里面一个人都不再有,甚至里面原本摆放的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没有了,她透过玻璃门看着那个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一张大长桌子,还有几把椅子,不值钱的花瓶碎了一地。

    伍娇娇的心肝颤抖的厉害,那时候她脑子里只冒出来两个字,那就是:完了!

    她愤怒的冲出去,然后开着车极快的又上了路。

    ——

    钦慕跟赫连好开车去吃饭的路上接到赵淮的电话:“钦慕你在哪儿?”

    “去吃饭的路上,怎么了?”

    钦慕第一次听赵淮那么认真的叫她的名字,有点奇怪的问他。

    “去哪儿吃饭?”

    赵淮又严肃的问她,像是快要失去耐心。

    “am!到底怎么了?”

    钦慕感觉不对劲,又追问了医生。

    “伍娇娇正开车往你工作室的方向,她后面倒是有我们的人盯着,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赵淮跟她解释。

    “伍娇娇她怎么?”

    “她父亲被捕了,她恐怕是想跟你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钦慕忍不住嘲笑了一声,心想她这倒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让她这么容易被人当成想要弄死的那一个。

    赫连好开着车,听着她无力地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

    钦慕挂了电话后有些烦闷的看向窗外:“小好,伍娇娇想要跟我鱼死网破。”

    “她倒是想,她也得有那个能力!”

    赫连好对她说道,专注的开着车子。

    钦慕眼皮跳的厉害,突然想到自己的车钥匙被小美要了去,顿时脸色苍白。

    “糟糕!”

    车子在半路上突然停下。

    ------题外话------

    第二更结束!小仙女们看文愉快哦!追完更新无聊的小仙女可以去看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哦,今天推荐《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