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不小心
    幸好她的腰够软,两个人又坐回沙发里。

    “看来这张沙发舍不得我们,你还好?”

    穆熠宸回头看她,钦慕躺在里面忍着笑点了点头:“幸好我的腰力够棒!”

    “既然这样,就在沙发里吧!”

    既然沙发不想他们离开,既然穆太太腰力这么好。

    穆熠宸压在她身上,深情的望着她,在钦慕以为自己会被立即扒光的时候,穆熠宸却突然温柔起来。

    钦慕因着他那突然的安静,心里有些紧张。

    “怎么了?”

    钦慕低声问他,看他的眼神里也忍不住挂着担忧,像是两个人心里有些什么正在慢慢的被惊动着。

    穆熠宸的手轻轻地抚着她耳旁的秀发,只是那么沉默的望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里,越来越多的温柔如水。

    接到赵淮电话的时候他的心差点都要跳出来,当着会议室里上百号的人,一句话也没来得及留下就匆匆的离开。

    这种惊心动魄,他真的是不能再第二次。

    钦慕感觉着他可能是因为中午的事情,便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任由他抚摸着自己。

    “钦慕!”

    他突然叫了她一声。

    “嗯?”

    钦慕低声答应着,长睫下那双眼睛里静默,等待。

    “如果有天受了很严重的伤,不要害怕,我会在你身边,就算当时不在,也会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无论生死都不要害怕,我永远都不会让你一个人!”

    他突然望着她,那么深情款款的,让人忍不住留下眼泪的,动情的说出这番话。

    钦慕情不自禁的哽咽了下,眼眶也早已经湿润,望着身上深情的男人她不由自主的下巴皱巴巴的,咬着自己的大半片嘴唇:“我们才不会死!”

    说出话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

    “傻瓜!哪有人不会死?”

    穆熠宸轻笑一声,望着身下动情的女人,再也忍不住,性感的拇指轻抚过她滚烫的唇瓣,然后低眸轻吻。

    钦慕被他吻的那一下差点喘不过气来,就要哭出来,却是两条手臂将他紧紧地抱住,主动的迎上他浅薄却又温柔的唇瓣。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们永远不要再聊到这个话题。

    她知道他能有随着她赴死的心,正如他如果死了,她也不能一个人在这世上,他们都是自私的,他们深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们更爱对方,即便这份爱不会轻易的说出来。

    钦慕想,哪怕他们两个因为一些误会分开了,可是若是一个人要离开,另一个人也不会独活吧。

    他们怎么会让彼此孤独的存在呢?他们一定会好好地活着,相伴到老,到白发苍苍,牙齿脱落,到一起驼着背去看夕阳。

    沙发里年轻的他们拥吻着,向彼此索取着。

    直到外面的天黑到底了,穆熠宸才扛着钦慕去了床上。

    无论在什么地方多么刺激,然而,床上才是他们送给彼此最温暖的港湾。

    两个人没有直接回家,去超市买了些补品后一起先去了赵淮那里。

    洗完澡的小美去开的门,小美自己点了个冰激凌打算等下吃,没想到来的是钦慕跟穆熠宸,顿时羞愧的满脸通红。

    “钦,钦钦!”

    小美尴尬的嘴角抽搐,好不容易才叫出来,身上穿着赵淮的大t恤跟牛仔裤,像是小孩子穿了大人的衣服,头发也湿漉漉的。

    钦慕站在门口不着痕迹的将小美打量了一遍,然后默默地收回眼神,看向小美窘迫的模样:“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钦慕的声音很低,因为她真的担心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啊?不是!不是!不是的!”

    小美回过神,连忙挥手表示并不是那样,然后让他们进去。

    穆熠宸站在钦慕身边没眼看,便看向里面,赵淮已经出来了,穿着睡衣。

    穆熠宸看了看腕上的表,现在不过才八点不到,这两个人……

    不过想到自己跟自己的女人不是也大白天的干了一场,所以也就原谅了里面的人。

    不过……

    赵淮不是骨折了吗?

    呵呵!

    真是色让胆大。

    两个人进去后小美慢吞吞的关上门,低着头羞愧的把手埋住脸,觉得自己丢人丢大了。

    赵淮也尴尬的扯了扯嗓子,然后又笑呵呵的:“你们俩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伤员!”

    钦慕说道,将补品放在了桌上,还有一大包猪大骨。

    “看来我们是担心多余了!”

    穆熠宸皱着眉头坐在他家沙发里,比在自己家还随性,很是不高兴的瞅了赵淮一眼。

    钦慕也看了赵淮一眼,不过好像职业病又犯了。

    “我送你几套睡衣吧?”

    “啊?”

    赵淮吓一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望着钦慕。

    小美也愣了下子,然后看向赵淮的睡衣,没觉得有什么毛病啊。

    然,赵淮跟穆熠宸却显然想到别的地方去了,穆熠宸更是不高了,不爽的转身看向他老婆。

    钦慕看了眼大家,然后问道:“这件睡衣虽然很出名,但应该是三年前的款吧?一件睡衣穿三年真的太久了!”

    钦慕是觉得赵淮还是比较朴实的,平时也不是左一件右一件的换着穿,突然觉得小美很不称职,转头看小美:“我们是做服装的,你平时为什么不给你男友从店里拿衣服穿?”

    小美眼角抽了抽:“那个,咱们店员拿衣服虽然也打折,可是不是也要花钱的吗?”

    “你拿衣服不是都记在我账上吗?”

    钦慕疑惑了一下,上次王丽给她看账本的时候她分明看到自己账上多了好几套衣服,王丽说是小美去拿的。

    小美……

    “那个,那个,那也不能两个人都记在你的账上啊!”

    小美尴尬的,低着头努力忍着笑,心想我当然都记在你的账上,不记白不记嘛!

    “咱们工作室根本没有明文规定内部人员拿衣服还要给钱,你看看哪一个设计师或者助理去拿衣服记过账或者给过钱?我说过什么吗?以后赵淮的衣服也都从店里拿,包括睡衣!”

    他们工作室不专业做睡衣的,不过会代买一些大牌。

    “哦!”

    小美被数落了一顿后,没有任何脾气的答应了一声。

    赵淮干笑了一声:“这我怎么好意思?有点像是吃软饭!”

    赵淮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有点小尴尬。

    “就凭你对我们小美是真的好,你就是我们jy自己家人了!”

    钦慕说道。

    穆熠宸在旁边坐着听着,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上,为什么他听了这么多之后觉得赵淮是自己人,而他是外人了呢?

    为什么所有人都有优待,就是他没有?

    “这么说的话,我还是因为这女人才有这么好的待遇?是不是跟宸哥一样的待遇了?”

    赵淮想想觉得挺美的,忍不住多问了一声。

    然后就尴尬了。

    周围突然就安静下来,小美站在旁边好奇的看着他们夫妻俩,钦慕却是略微一愣,穆熠宸尴尬的笑了声:“你小子比我命好多了!我可没有那个优待!是吧?穆太太!”

    穆熠宸看了赵淮一眼后又抬起手来摸着自己的下巴问钦慕,那调侃的眼神里,分明装着浓浓的不满。

    “你还需要那个优待吗?再说,我跟妈不是经常给你买衣服吗?”

    钦慕突然又想起来,上次冯女士给他买了两套呢。

    只是提起这档子事,穆总又心不由己的笑了下:“穆太太,你是真的当我很好说话是吗?”

    赵淮跟小美听着夫妻俩这口气,宸哥好像分分钟要教训人了的样子,两个人的眼睛不自觉的瞪大,好想看看宸哥对宸嫂发火大骂的模样。

    只是小美跟赵淮还是失望了,因为钦慕很快就堆着一张笑脸去拉住穆熠宸的手臂:“哎呀!我最近正在帮你设计秋天穿的风衣呢!要不等回家之后我先给你看一下我的设计稿?”

    钦慕一副你别不信的神情看着他。

    穆熠宸顿时就没了脾气,还疑惑的问了声:“是吗?”

    “当然是!我最近又没有接工作,就在帮你设计秋天的风衣啊,想让你在秋天冷的时候就立即穿新款衣服,你要是嫌少,我从内到外,从上到下都……”

    “回家再说!”

    钦慕还没说完,穆熠宸突然制止了她。

    因为那一对,正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们,甚至都忘了呼吸了好像。

    两个人很快就从赵淮那里离开了,小美关了门后又拖拖拉拉的走回沙发里坐下:“你听懂了吗?刚刚他们说的话!”

    “大概就是那么回事吧!不过你什么时候帮我,从内到外?”

    赵淮眼眸一动,瞬间就起了意念。

    “呃!我设计的衣服?那是没法看的,我在设计方面没什么天赋,不然怎么会一直做助理?”

    小美对他说道,一点失落的样子都没有。

    赵淮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朝她招招手:“过来一下!”

    小美便木呐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歪着身子问他:“干嘛?”

    “你的头发怎么这么厚?把我衣服都弄湿了!”

    赵淮说着把她在他t恤里的头发给拿出来,还有些掉在胸口的,水滴在那里的布料上,胸口已经若隐若现。

    小美瞬间尴尬的捂住自己:“天啊!刚刚,穆总他……”

    “他没空看你,不过这样子以后还是不要出来见人,总要穿的整齐点,嗯?”

    赵淮看了小美一眼,看她穿着他的衣服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的打扮,现在男人最喜欢这模样的女孩子了,他有点担心他这个小女孩会被人给偷了去。

    “哦!好的!”

    小美点点头,虽然一点都没有弄明白赵淮的意思。

    ——

    钦慕跟穆熠宸回到家后就被老爷子叫到沙发里去坐下,长辈们都在那里,两个小的在前面的窗口地毯上坐着玩玩具,看到他们俩回来后就叫了声爸爸妈妈,然后继续玩了。

    冯芳华激动地身子稍稍前倾:“听说中午出的事情?赵淮怎么样了?那个伍娇娇真的没事吧?”

    “都没事!不过伍娇娇暂时恐怕下不了床!”

    钦慕解释着,对他们说了伍娇娇的腿上三处骨折,长辈们听了之后都有些神色紧张,不过还是很快又收了那紧张的心,冯芳华忍不住叹息着说道:“这女孩子也真是太不理智,自己家出的事情,怎么能去找你的麻烦?”

    “她大概是猜到这件事跟我有关。”

    钦慕想了想,这时候可不能把问题往穆熠宸身上推。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如果她父亲不去猥琐陆家那个女孩子,也不至于让别人有机会绊倒他们,何况本来她父亲偷税漏税就已经犯了法。”

    穆子豪低沉的声音对她说起,希望她不要把事情拦在自己身上。

    “是啊!要说跟咱们家人有关,那就是跟这小子有关,整天惹回来一堆烂桃花,我们就去巴黎呆了那么几个月,你小子真是……”

    老爷子手里捏着个小茶壶,如果不是太贵重,他大概就真的朝着穆熠宸撇过去了。

    “爸!”

    冯芳华一仰头看到老爷子那架势吓的,真怕老爷子把茶壶砸在她儿子头上。

    穆熠宸更是一愣,心想,还好这茶壶比他贵,不然就要打破头了。

    钦慕跟穆子豪也被吓一跳,然那两个小家伙在那边玩玩具,还压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就算是熠宸不对,有事说事,您别一怎么就要动手,打坏了您也不是不心疼。”

    冯芳华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小了,老爷子却是很生气。

    “我心疼什么?他要是敢再给我招惹一回别的女人,我可不像是慕慕那么好脾气,我非得打断他的腿不行。”

    “爷爷!您要是打断他的腿,以后受累的还不是我?”

    钦慕努力蹦着笑,看到冯芳华被吓的脸色发白,便委屈巴巴的对爷爷提了个醒。

    老爷子一看孙媳妇疼他孙子顿时就没柰何的叹了一声:“你啊,就是爱在我这里护着他。”

    钦慕笑了笑,挪到老爷子身边去坐下,双手摁着他的肩膀:“这件事也不能怪熠宸,虽然他的确是美色诱人,可是也是伍娇娇太把自己当回事啊,熠宸从来没有想要跟她怎样,是她总想着法的往熠宸身上贴不是吗?”

    穆熠宸眼眉微动,心想原来你这么清楚啊!

    想到那些日子,她那不动声色的,连句话都不愿意搭理他的时候,恐怕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明白,还故意与他为难的吧?

    唉!

    敢问情这个字,看上去这么好写,为什么却这么复杂呢?

    老爷子听了孙媳妇的话再大的气也没了,何况自己的孙子自己怎么会真的舍得动手:“不过你以后也别这么为他着想,免得他将来真的给你难看,这小子就不能对他太好了,特别容易骄傲。”

    “爸,瞧您这话说的,哪有这样教自己孙媳妇的?”

    冯芳华总忍不住站在自己儿子那边,家里人都站在钦慕那边的时候她就更站在自己的儿子那边了,穆熠宸一句话都不说,坐在那里闷闷地,总叫她觉得这孩子太可怜了。

    “那你们俩都向着自己的儿子,还不准我向着孙媳妇了?咱们这个家可是个平等的家庭。”

    老爷子哼了一声,超级有范。

    钦慕快要忍不住笑,被爷爷宠的快要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嗯,要姓穆了。

    “爷爷您那位朋友对上次的着装还满意吗?”

    钦慕岔开了话题,关心道。

    “那次啊!他怎么能不满意?今天上午还跟我发视频来着,说那边的人都对他的着装赞赏有加,没想到中国去的老头竟然那么精神奕奕的。”

    老爷子挑着眉头,将上午朋友的话传递给钦慕。

    “那就好!以后叫他有需要再到我们店里去,保证服务到位。”

    穆熠宸自己坐在长沙发里,心想,这个服务到位,那个服务到位,就是他,独独的没有被服务到位,不过她那会儿在赵淮公寓里说正在帮他设计秋天的大衣,穆熠宸想了想,然后忍下这口气来。

    后来两个人一个人弄着一个去洗澡,橙橙洗澡的时候玩小鸭子,小鸭子在他手里被捏的吱吱响,然后里面的水不小心喷了出来,穆熠宸正低着头要帮他搓背,然后就被喷到了眼睛上。

    “我不是故意的!”

    橙橙吓一跳,赶紧的抱着自己的小黄鸭藏在水里,一双大眼睛怕怕的盯着自己的爸爸,好不容易把这几个字说出来。

    穆熠宸衬衣袖子挽着,本来看着挺干净利落的,可是这会儿……

    穆熠宸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然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心想你当然不是故意的,否则你还会好好地坐在里面。

    穆熠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给一个小东西洗澡,而且是经常地。

    但是当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小家伙的眼,他又无奈的眼角带着点笑意。

    有一天自己突然成了父亲,多了这个角色后他一直在适应,也在努力,他原本有了欢欢之后就一直在偷着乐,总觉得自己捡了个大宝贝,后来有了橙橙,这小子他稍微严肃一些。

    不过这小子看似听细微谨慎的,但实际上,好像并不怕他,而且内心调皮无比。

    洗完澡后穆熠宸拿着浴巾帮他擦身子,橙橙竟然会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小鸟,穆熠宸看了一眼,只得无奈的看向他的脸,橙橙不说话,只是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小鸟。

    “把手抬起来!”

    穆熠宸低声说道。

    橙橙委屈巴巴的:“不要!”

    “那你自己来擦?”

    穆熠宸心想你丫的话都说不好就敢跟老子装纯?

    橙橙这才不得不把手抬了抬,但是擦完腋下之后又立即把手放回去。

    穆熠宸回到房间后钦慕已经在浴室里洗澡了,本来心情不怎么的他听到里面的流水声终于好了点,然后抬手慢条斯理的解着自己的衬衣扣子,下巴微微上扬,带着些独属于他的傲气。

    之后正在洗澡的女人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他骄傲的凝视着她,慢慢迈着大长腿朝她走来。

    “穆熠宸,不带你这样的!”

    在公寓的时候已经做过了呀。

    穆熠宸精致的五官有些严肃,钦慕扯下一块毛巾就想要绕开他跑,却正好被他从一侧捞住,抱了个满怀。

    那温暖的体温,立即叫她有些浑身发软:“老公,我们在公寓刚刚做过。”

    “嗯!我只是来跟你洗个澡,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问道,然后又轻声问她:“还是,你又想?”

    “啊?”

    钦慕扭曲着小脸抬起来眼巴巴的看着他,看着他那盛世美颜,心里恨不得将他的脸蒙起来,可是,可是穆总的身材真的也不比脸差啊。

    所以……

    钦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又主动爬到他身上去了。

    后来两个人躺在床上,穆熠宸忍不住问:“真的在给我设计衣服?”

    “嗯?”

    钦慕没回过神,他突然转移的话题。

    所以穆熠宸看到钦慕那反应后,被伤的,简直肝肠寸断,体无完肤。

    “穆太太,你真的是我的穆太太吧?”

    穆熠宸两只手去捧住她的脸问她。

    钦慕被他挤得脸都要变形,努力保持着形象:“那个,其实,是真的!”

    “你去把设计图拿过来给我看!”

    穆熠宸听着她含糊的声音突然说了句。

    “现在?这样?”

    钦慕掀了掀被子,然后又盖住两个人,他们俩现在可是光溜溜的呢,什么都没穿。

    “穿上睡衣!”

    “呃!一定要现在?人家累了啦!”

    钦慕把他的手从脸上拿开,开始撒娇模式。

    “拿不出来?骗我的?”

    “啊?不是!在办公室呢!”

    钦慕立即狡辩,心慌慌,表情也有点不淡定。

    “哼哼!”

    穆熠宸突然浅笑了声,然后就转了身,只留给她一个后背。

    钦慕刚刚看到了,看到他转身的时候脸色相当的冷酷。

    “穆熠宸,穆熠宸?回过头来!回过头来嘛!”

    钦慕轻轻地叫着他,一声声的,几根手指轻轻地戳着他的后背。

    穆熠宸烦的不想理她,所以忍着痒不动。

    “我马上就做,我今晚不睡觉了帮你设计好不好?”

    钦慕声音越来越低,她是真的知道错了,不能这么敷衍穆总的。

    “那我,去了?”

    钦慕看他一直不动,稍微抬高上半身,抬着眼去看他的侧脸,看他不为所动的样子,便只得爬了起来。

    “那我真的去了啊!你自己慢慢睡!”

    钦慕委屈巴巴的爬了起来,作势真的要走,心里开始默数:一,二,三……

    “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还差这一晚?”

    穆熠宸突然转了身。

    钦慕转头看他,就看到他严肃的表情望着她,立即像是一只小猫那样乖顺的爬到他身上去:“老公,人家真的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骗你,而且保证,从今往后,每年你身上的衣服我都全部自己设计,绝对不会只是简单的从店里给你拿,我保证!”

    钦慕竖起来两根手指,发誓!

    “发誓是用三根手指头,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你也是伸了两根手指头吧?”

    穆熠宸真的是越来越不爽,因为现在穆太太不管做什么都让他想起不好的事情来,她每次发誓都是伸出两根手指头来。

    “呃?这个很重要吗?”

    钦慕看了眼自己漂亮的手指头,眨了眨眼。

    “穆太太,你是想让你老公英年早逝?”

    穆熠宸气的深吸一口气。

    “呃,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钦慕回应,非常虔诚,愧疚的眼神。

    “让我开心?你可以的!”

    穆熠宸听到她说这句话后终于找到了点存在感。

    钦慕抬起眼来认真看着她:“真的?”

    穆熠宸看着她单纯的眼神微微一笑:“当然!你很擅长的!”

    穆熠宸那平静的黑眸里有些东西,像是很危险,钦慕觉得穆总这三言两语的,听着很清楚,但是又好像有点什么她不太理解的内涵。

    “还愣着干什么?”

    穆熠宸明明知道她还没想明白却故意催促,他真的需要开心开心呢。

    那低沉的嗓音叫钦慕的眼眸不自觉的低了低,之后她看着他的胸膛几秒钟,然后同红着脸仰起头又凝视着他:“穆熠宸你,你不会……”

    “穆太太,取悦你老公也是你的义务之一,乖一点,我相信你的实力。”

    “好吧!为了让你开心,我拼了!”

    钦慕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骑在他腰上坐了起来。

    穆熠宸眉头一皱,还没弄明白她要玩什么花样。

    “上次不是说要用这个姿势吗?来吧!”

    钦慕拿被子包裹住自己的上半身,一只脚顶着墙根来了个大劈叉,身上唯一的小内内终于曝光。

    穆熠宸躺在身边转头去看她,原本严肃的脸上,竟然有些窘意。

    穆太太这招还真是……

    “穆太太!”

    穆熠宸又躺回去,微眯着眼望着屋顶的灯光轻声叫她一声。

    “嗯?”

    钦慕跟他正好倒着,转头就看到他躺在那里,挺正经的。

    “睡觉吧!”

    穆熠宸沉声说道。

    钦慕的腿一下子没稳住掉了下来,然后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穆总的小腹上。

    卧室里顿时一声闷响,然后就只有女人手忙脚乱的声音。

    穆熠宸的脸色苍白,侧身去抱着自己某处。

    “穆熠宸你还好吧?”

    “穆熠宸我不是故意的!”

    “穆熠宸我要不要打电话到医院啊?”

    “穆熠宸?穆熠宸?你说句话啊!”

    钦慕被他那张痛苦的脸给吓死,刚开始很白,然后又爆红。

    她其实练的挺好的,但是她真的是刚刚被穆总给惊到了,所以一时间忘了控制自己。

    穆熠宸说不出话,只是好不容易睁开眼看了她一眼,看她眼泪都吓出来了,但是她好像是又哭又笑的啊。

    “就不能好好跟我睡个觉?嗯?”

    穆熠宸忍着疼痛问她。

    钦慕想自己那两条腿砸在他那里,肯定很疼很疼,尤其是刚刚他那里还是有感觉的。

    “我错了!到底要不要去医院?”

    钦慕披着被子跪在他边上低着头跟他对着脸问他。

    “去什么医院?休息会儿就好了!”

    “那,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什么的?”

    钦慕柔声问道,非常柔非常柔的!

    “按摩?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

    穆总哭笑不得。

    钦慕更是吓坏,她怎么会要他死呢?

    “现在躺好,分一点被子给我,嗯?”

    穆熠宸望着她,看她那慌乱紧张的模样,只得耐着性子低声提醒她。

    钦慕听后点点头,然后就把被子分给他一些,自己转身去找地上被扔的睡衣。

    “不准穿!”

    穆熠宸忍着痛,不能去抱她,但是依旧不让她穿衣服。

    钦慕转过头:“你确定?”

    “回过头来!”

    穆熠宸在被子里,身子还稍微弯着没办法直起来,艰难的命令她。

    钦慕不敢再气他,只得按照他说的,跟他在被子里对着眼。

    ------题外话------

    第二更结束!夜晚真让人烦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一年级的题给折磨的快要死掉的我!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