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江之远求婚
    “在你不对我说这三个字之前,以后我也暂且将这三个字给你记着心里,嗯?”

    穆熠宸望着她,也略带严肃的,低沉的嗓音跟她表明自己的心思。

    ——

    这晚,好像有什么阻碍了他们情缠的进步。

    ——

    周末中午钦慕去钦家陪着钦海明吃饭,钦海明看她心事重重地,但是听说她最近跟穆熠宸关系很好,所以便问她:“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

    “不是!”

    钦慕抬了抬眼,然后摇了摇头,声音轻的像是无力反驳。

    “那是什么事情?”

    钦海明眉头情不自禁的皱起来,担心他们小两口大早上就吵架。

    “其实也没什么,算了!还是不要说我了,这两天钦明珠有打电话回来吗?”

    钦慕手里捧着茶杯,陪着他在客厅里等着午饭。

    “昨晚还打了一个,你们俩不联系的?你们年轻人不是喜欢用微信什么的乱七八糟的聊天软件聊天吗?”

    钦海明想了想,问她。

    钦慕轻笑了一声:“说来也怪了,我跟她还的确就是没经常聊天,而且她好像朋友圈也不怎么发。”

    钦慕跟钦明珠是互相有微信的,但是真的很少聊天,并且两个人都是不爱发朋友圈的类型,钦慕几乎很难想象,一向都那么外向的钦明珠,竟然不爱发朋友圈。

    “她慢慢在京里也会有自己的圈子了,可能也不会太想念我们了。”

    钦海明说道这里还有点心酸,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

    “她可能不会想念我,但是一定会很想念您的。”

    钦慕轻笑着宽慰他。

    “领导,现在开饭吗?”

    阿姨从里面出来,问他。

    “做好了就吃吧!嗯?”

    钦海明说完转头看向钦慕等她答允。

    “好啊!我也好久没吃阿姨煮的饭了呢。”

    钦慕附和着,然后陪他起身往厨房那里走去。

    从钦家出来的时候钦海明对她说:“下次来的时候带上那俩小的,还有就是跟穆熠宸要好好相处,毕竟跟公婆住在一起呢,也别太任性了。”

    “嗯!知道了,怪热的,快回屋吧!”

    钦慕点点头,催促他回去。

    “我看你上了车再回。”

    钦海明站在那里稍微抬了抬手,低着头让她先走。

    钦慕便赶紧的上了车,这大热天的,谁被热坏都不好。

    只是她上车后钦海明还在她的车子旁边,钦慕滑下车窗:“还有什么事?”

    “那天听说有辆车在你工作室那里出了车祸?”

    “哦,有人想要跟我拼命,不过我当时在市中心,所以没事,倒是那个人受了伤,回头我给您打电话,快进去吧!”

    钦慕看他额头上都冒汗了,担心他受不了外面这鬼天气。

    “那回头就给我打电话。”

    钦海明对她叮嘱了一声,钦慕点点头离开后他才转身慢悠悠的往外走,身上穿着半袖衬衫还是钦慕上次来给他送来的。

    钦慕从钦家离开便回了公寓,然后一个人给自己煮了杯咖啡,抱着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打开电视,舒适的享受一个人的时光。

    一杯咖啡快要喝完的时候她才给钦海明打了电话,将那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讲给他听了,挂了电话后便捧着杯子躺在了沙发里,将杯子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任由电视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或多或少,她其实也根本没有听进去,只是一双眼有些空洞的望着屋顶上,一双手轻抚着咖啡杯。

    时光一点点的过去,后来咖啡杯被放在了桌上,她自己在沙发里卷缩着慢慢睡着了。

    有些冷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将腿弯曲起来,双手也不自觉的把自己轻轻地抱住。

    房间里电视的声音好像在渐渐地消失,一点点的,然后再也入不了她的耳朵。

    外面从三十九度的大晴天,突然变成了阴郁的天气,外面像是刮起了龙卷风,突然将整个城市都蒙上了一层黄纱。

    房间里的光渐渐地暗下去。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她渐渐地又听到了电视的声音,是在播什么电视剧好像。

    她是被冻起来的,慢慢爬起来后抬眼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奢侈表,已经到了快四点。

    有点疲惫的坐了起来,浑身都好像凉透了,她想去关空调,又担心关掉空调后没几分钟就被热死。

    眼睛里像是进了沙子一样难受,她缩着身子,抱着自己,眯着眼转头去看向窗外,那昏暗的窗外,窗户上一道道的打过来,像是雨滴。

    那些雨刮过来,也太用力了些。

    钦慕情不自禁的想着,要是打在脸上,肯定会很疼。

    她的手机在桌上响起来,赫连好给她打电话,她放到耳边喂了一声,声音很是沙哑。

    “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感冒了吗?”

    “刚刚吹空调吹的,有什么事吗?”

    钦慕低着头,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晚上江之远不是要求婚嘛!可是现在突然下起大雨来,看样子要下到晚上去,我们还去不去啊?”

    “去吧!听说找酒店的工作人员帮忙布置了场地,也找人去接安楠,去给远哥打气。”

    “行,你去我就去!不过你赶紧多穿点,别真的感冒了就不划算了。”

    “嗯!”

    钦慕答应着,挂了电话后就站了起来,有点颓废的走到窗口去,那雨滴,一下下的打在窗户上,那么长一条条的,就像是在她的心上划了一道道的口子。

    正想着等下下楼不知道会不会被风给把伞刮跑了,沙发里的手机又想起来,她抓了把蓬松的头发去接电话。

    是穆总。

    距离昨晚那个不愉快的话题之后,他们俩今天还没打过招呼,早早的他就跟景峰还有秦逸出门去爬山了,这会儿

    不会是被困在山上了吧?

    钦慕接起电话的时候又忍不住看向窗外,心想这风雨,这么大,他们三个虽然都身强体壮的,但是经得住吗?

    “喂?”

    钦慕答应着。

    “从你爸爸那里出来了吗?”

    穆熠宸问道,开车在回来的路上。

    “嗯!你们呢?还在山上?”

    “我现在从秦逸那里出来,距离公寓比较近,所以去公寓换个衣服,晚上我回去接你?”

    “啊?我,也在公寓!”

    穆熠宸开车进了公寓楼下的停车场,听着里面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

    外面的雨声好像突然就没了,他听着那头的声音里,落寞?

    “那等会儿再说!”

    雨太大,他挂了手机后也看到外面的停车场上停着她的车子,他没办法在外面在停下,便将车子听到旁边的地下停车场里去。

    钦慕听到那边挂了电话后一只手抱着手机,然后东张西望房子里。

    一只咖啡杯,抱枕在沙发扶手边上,显得有点乱。

    但是她这会儿懒得去收拾了,索性就拖拖拉拉的走去门口给他开门。

    倒是正巧了,她开门的时候他也到,身上很干爽,看来是车子停在地下车库。

    “怎么突然跑这边来了?”

    “走到这里就突然天气不好,我就过来了。”

    钦慕便也随意的说着,等他进门后钦慕关上门,然后跟进去。

    穆熠宸走到茶几那里坐下,看到旁边的抱枕,以及桌上的咖啡,可不像是刚来不久。

    “几点回来的?”

    穆熠宸问了声。

    钦慕走到他边上坐下,把腿放在沙发里盘着,然后看向他:“忘了,三点左右。”

    穆熠宸没说话,又看了眼窗边的空调上。

    “你们几点回来的?”

    钦慕抬着眼看着他,好奇的问他,也不想让他总问东问西的。

    “中午之前就回来了,在山下的一家野味店吃了午饭。”

    穆熠宸倒是诚实。

    “后来呢?”

    钦慕想,那么早就结束了爬山?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后来被老秦拉到他家里去喝茶。”

    穆熠宸很诚实的回答。

    “哦!”

    原来是这样,钦慕心想,还以为你不愿意见我。

    穆熠宸看她那兴致乏乏的样子便抬着眼静静地看着她,想来也知道她是因为昨天他那句话有点不高兴了,不过该不高兴的人还在忍着呢。

    “坐到我身边来。”

    穆熠宸突然说了声,他明明坐在大沙发里,她却自己坐到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去了。

    “我有点没力气,刚刚吹空调冻着了。”

    钦慕有点难受的说道。

    穆熠宸这才发现她的声音有点不对,脸色也有点冷。

    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后起身去将空调打的高了亮度,然后又走到她身边去,站在她跟前抬手将她的额头捂住。

    果然够凉。

    “这么热你能把自己冻感冒了,也是厉害。”

    穆熠宸有点难过的说道。

    “那怎么办?我有点晕。”

    她的额头一碰到他温热的掌心就停不下来,立即就抵着他的手掌心不离开了。

    穆熠宸却是下一刻就弯身将她抱了起来:“到楼上去躺会儿,暖暖就好了。”

    “怎么暖?”

    空调开热风?

    “你老公不是现成的暖风机吗?”

    穆熠宸抱着她问她。

    钦慕这时候才觉得心里不那么凉滋滋的了。

    “你今天那么早就去爬山,你还管我?”

    钦慕委屈巴巴的嘟囔着。

    “我是不想管的,可是我得为了我自己的将来有个伴儿考虑啊。”

    穆熠宸不大稀罕的跟她说着,抱着她慢慢上了楼。

    钦慕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生气了,反而心情有点好了,虽然他脾气不大好,但是还知道她很重要呢。

    钦慕又将他搂的紧了些,但是吧,脑袋真的被冻的有点发昏。

    后来到了卧室里,穆熠宸把她抱在床上盖好被子,开了恒温之后就脱了衣服进了被窝。

    把自己脱光之前已经把她脱光。

    钦慕情不自禁的瞪着他:“你,你”

    “这样才能给你取暖!”

    穆熠宸一本正经的。

    本来昨晚没做下去他就有点憋出内伤,今天既然正好有机会,那是千万不能错过的。

    “你”

    “再敢废话,我下床了!”

    “不要!”

    钦慕立即就投怀送抱,将他搂得紧紧的,虽然床单上还有点凉,不过他的身上倒是真的挺暖和的。

    “其实我想先去洗个澡,不过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就等会儿吧。”

    穆熠宸看着她在他怀里的样子低声跟她说。

    钦慕这才想起来,他上午去爬山,那么热的天,肯定出了很多汗。

    不过她竟然没有闻到汗味,但是,肯定是出过汗的,所以就想松开他:“要不然你先去洗澡吧。”

    穆熠宸却将她又搂的更紧:“怎么了?嫌弃我了?”

    “不是啦,就是觉得,你不是最讨厌身上有汗味吗?”

    钦慕嘀咕,怕他不高兴。

    “我偏不呢,我今天就要这样要你,嗯?”

    穆熠宸抬手挑起她的下巴,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

    钦慕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他们去爬山的地方该不会是有地方洗澡吧?不然以他的性子是怎么也不可能跟她这么折腾的。

    “要就要啊,反正我现在也是洪水猛兽一样饿的能吃下你的全部!”

    钦慕压着他的胸膛爬到他身上去对他挑衅。

    “哦?那我可得瞧瞧你吃下我全部的模样,那样子肯定很迷人!”

    穆熠宸两只手直接抓住她的腿上,钦慕瞬间就动不了,只难过的望着他。

    什么叫给自己挖坑?

    就是这个意思啦!

    哈哈,吃的下全部?吃不下要怎么办?硬塞吗?

    好在,距离江之远的求婚仪式就差了那么几个小时,所以钦慕觉得自己的命还是会在的。

    嗯!穆总在开始前一个小时结束,因为穆太太吃不消了。

    钦慕软趴趴的在他身上只剩下喘气的力气,穆熠宸低着眉眼看着她,抬手去把她唇角那些湿了的头发都给她勾到耳后去,露出她粉粉的耳沿,穆熠宸轻声问她:“不是说能吃得下全部吗?”

    “还有待修炼,等穆太太成仙!”

    钦慕的嗓子声音更小了。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记着你今天说的话,别忘记了。”

    钦慕趴在他身上努力喘着气,已经说不出话来。

    穆熠宸很是得意,突然就将她的身子给提了起来,然后扛着去浴室,两个人身上什么都没穿。

    那会儿冷的瑟瑟发抖的钦慕这会儿已经热的浑身冒汗,还跟男人就那么去了浴室冲澡,呵呵,说起来在这种地方真的是很容易让人

    所以两个人到了酒店的时候差五分钟就到点,但是安楠还没到。

    外面哗哗的大雨,钦慕搂着穆熠宸的手臂推开了包间的门,看着里面江之远穿着西装还打着领带,这么热的天,穿的特别特别的整齐,然,他却没有坐着,老秦跟溪梦都坐在沙发里喝水呢,因为溪梦不能喝酒,所以老秦陪她一起喝水,模范好丈夫的样子,而赫连好跟景峰还有赵淮跟小美就比较随意了,一个人喝可乐一个人喝果汁,当然喝果汁的是伤员,喝可乐的是小美,小美实在是不愿意喝果汁,但是赵淮今天又不让她喝酒。

    江之远听到开门声就激动的往外看去,但是当看到是钦慕跟穆熠宸的时候,他顿时就有点颓废:“怎么是你们?”

    这会儿,他已经看不见什么兄弟姐妹了,眼里心里,都只盼着那一个女人来。

    就怕安楠不来。

    钦慕跟穆熠宸自己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钦慕问了声旁边的赫连好:“他这样多久了?”

    “我们进来之后就看到他这样了,大概今天晚上求婚之前都得这样。”

    赫连好说道,然后看向景峰,心想你看看人家,还举行仪式,关键是还这么认真的。

    景峰却不以为然,总觉得江之远今晚太夸张了,大夏天的穿的那么厚干嘛?领带还打的那么紧。

    不过很快,一过了约好的时间,他便紧张的开始扯自己的领带,自己出门看了两三回。

    “外面的雨这会儿有点大,车子可能会开的慢一点。”

    钦慕赶紧提醒他,是希望他不要那么紧张。

    “雨很大吗?下冰雹了吗?有什么事情比我求婚的事情还大?这个司机,我跟你们说,明天就得把他给开了换新的。”

    江之远转头看着景峰跟穆熠宸,非常严肃的。

    穆熠宸跟景峰都不说话,只是赵淮说了声:“哥,咱们冷静冷静行不行?安楠要是看到她男人这么不冷静不理智,估计你求婚也会遭拒。”

    “赵淮你个乌鸦嘴,你赶紧给我抽自己的大嘴巴。”

    江之远一听,差点死翘翘。

    “我帮你抽,我帮你抽!”

    赵淮正要反驳,小美突然抬起手来,然后冰凉的小手在他嘴上轻轻一碰。

    赵淮条件反射的抓住她的手腕,直到感觉她的手指上有点甜味,然后又把手松开,并且看小美的眼神都带着暧昧。

    小美羞答答的红了脸,然后情不自禁的咬着自己粉粉的唇瓣。

    “哎呦!”

    赫连好在他们俩旁边看着他们俩那眉来眼去的样子,甜的她快要受不了。

    景峰忍不住暗自坏笑起来。

    而江之远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今天可是他的主场啊。

    “喂,你们有没有搞错?到底是谁要求婚?”

    江之远转头,背对着门口问他们。

    “有人要求婚?赵淮要跟小美求婚吗?”

    安楠从外面背着包进来就听到江之远那句,然后开心的询问,以为自己赶上了好时候呢。

    江之远却在她前面僵硬的动不了了,所有人都抬眼看向门口,门外的光打过来其实并没有里面这么亮,只是这会儿,安楠头上的光芒实在是太盛,而江之远却有点差强人意。

    “不是的,不是我们,是”

    小美连忙转头,看到安楠来的时候她也高兴的差点跳起来,然后想要说出实情,但是看了看大家后她又安安稳稳的坐在赵淮的身边不再说话了。

    “不是?”

    安楠疑惑了,不是的话,这偌大的包间里好像就她跟江之远还单身了。

    安楠的眼神渐渐地看向江之远的背影,她进来快一分钟,江之远还没回过头来。

    甚至

    她突然抬了头,然后看着包间里被装饰的粉色的求婚环境,当即心里狠狠的荡了一下。

    大家都在看着江之远,而江之远这会儿手心里冒着汗,然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转头去看着面前的女人。

    安楠的心里又像是被人放了一炮,心脏有点受不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这么热的天!”

    安楠询问他,走上前去将他的领带弄的更松垮,将他脖子上的衬衣扣子给解开了三颗。

    江之远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她一系列像是妻子会对丈夫做的动作,渐渐地没了刚刚的紧张,她这么在乎他,怎么会不答应他呢?她肯定心里也是渴望跟他早日结婚的。

    “楠楠!”

    江之远突然抓住她的手,很轻的声音叫她一声。

    安楠抬起眼来望着比自己高出一些的男人:“嗯?”

    江之远没急着说话,只是转头看向旁边,秦逸立即把桌上放着的一大束玫瑰给他寄过去。

    江之远接过玫瑰后就慢慢单膝跪地。

    安楠的心跳更快了,砰砰砰的,她开始有点不知所措。

    而这时候所有人的心其实都在抑制着什么冲动的东西。

    “楠楠,我想跟你共度余生,从第二次见你的时候,其实我就有那种想要跟你长长久久的感觉了,之后,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我爱上了你,并且很深很深的爱上你,楠楠,我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以更亲密的身份在你身边?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之远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新型的黑色绒盒子,很精致很精致,他选了好几天才最终选定的这枚求婚戒指。

    安楠屏着呼吸,这一瞬间,她的嗓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沙发里坐着的人们都情不自禁的跟着屏住呼吸,无论是久经商场的冷血总裁,还是检察院里不讲情面的检察官,亦或者是一向追求简单的赵学弟,还是那三个感情生活虽然不丰富,但是内心情感却很丰富的女人。

    江之远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期盼,有那么一分钟他不那么紧张了,可是此时面对安楠的沉默,他突然又紧张起来。

    “安楠,答应他啊!”

    赫连好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跟景峰那时候都没觉得这么难熬,便在真的喘不动之前对前面提醒了一句。

    “对啊!答应他啊!”

    小美也忍不住说道,感觉那两个人,好像已经忘记了时间,尤其是安楠。

    已经过了一分多钟,但是安楠依旧没有吭声,直到听到大家催促了,她才努力的扯出一个微笑,她爱眼前的男人,只是结婚这件事,真的需要这么急吗?

    “这哥们为了今晚可是煎熬了很久了,你要是爱他就答应他。”

    景峰也忍不住替江之远说话。

    跪在地上的江之远都要哭了,因为他看着安楠没有要答应他的意思。

    房间里又突然安静下来,只听着江之远轻轻地一声:“没关系,你要实在不愿意。”

    “我们现在不好吗?”

    安楠轻声问他,善解人意的眼神并不回避此时在跟她求爱的男人。

    “也不错!”

    江之远尴尬的笑了下,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是多么不容易,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其实此时江之远的心里,真的是日了狗了那么苦逼。

    “我可以先收下戒指吗?”

    安楠看着他眼里的失望,心里一疼,低声询问他。

    钦慕他们都忍不住站起来了,实在是坐不住了,这一对太磨人了。

    江之远不明白,但是当她收了玫瑰的时候,他便看向她空着的手。

    她的手有点胖嘟嘟的,但是很软,摸着很舒服,他偷偷在她睡着的时候去量了她的指圈,他一直很怒力,他一直在等待这一天,但是

    他没想到,她真的能不答应,即便他请了他最好的兄弟姐妹来助阵,她也可以不答应,并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结婚的事情我还没想好,但是如果你确定这辈子就是我,你可以把戒指戴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怕我耽误你太长时间,我也没关系。”

    安楠还是理性的,面对爱情跟婚姻,她一直都有自己的想法。

    她想跟他继续交往下去,但是如果他觉得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得找女人结婚的话,她希望她也不要耽误他,毕竟她这么真心的爱他,这么费力的,让他更爱她一些。

    这几年他们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他们之间悄悄地算计过彼此的,尤其是她,算计过江之远不知道多少回,以前还跟钦慕暗地里算计江之远,让江之远以为她不爱他,让江之远那么费力的追她。

    这一刻,其实安楠不是不怕失去,只是她的理智战胜了内心的情感。

    “我很确定!”

    有那么一瞬间,江之远是觉得自己很卑微的,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但是他打开了那个盒子,将里面的钻戒取了下来,慢慢套在安楠的手指上。

    江之远抬眼看她,他其实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他就是情不自禁的照着她说的做。

    而安楠不知道为什么,一向都很强硬的她,竟然也忍不住眼里有些婆娑。

    她还真是怕了,怕他会不舍的将这枚戒指戴在她的手上。

    穆熠宸他们站在旁边看着,其实也只是无奈的叹息,有点心疼他们兄弟。

    其实在爱情里,他们谁不曾很卑微?怕那个女孩被抢走,怕那个女孩不知道他有多爱她,怕那个女孩不懂的珍惜他们这么好的男人。

    这世上有千百种感情关系,安楠跟江之远这也是其中的一种。

    “还不起来?”

    安楠低声问他。

    江之远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腿都麻了!”

    安楠听后笑了下,抱着花弯下身子去拉住他的手臂,扶着她站起来。

    没有人上前帮忙,仿佛即便没有答应求婚,仿佛将来就算是没有婚礼,他们也会这样相互扶持着,一直走下去。

    这一刻,江之远突然没那么委屈了,忍不住那么深情款款的看着扶着自己的女人。

    安楠在刚刚的时候其实也有想过直接拒绝,可是她无法拒绝江之远这么深情的眼神,她无法残酷的直接拒绝她爱的男人。

    她想,将来他们肯定会结婚的,但是她要在一个,她觉得最合适的时候,而不是赶鸭子上架,因为年龄。

    “哎呀!那这些,还用不用?”

    赵淮跟小美从背后拿出几个花筒来,那会儿准备求婚成功放的。

    安楠转头看了眼,笑着说:“还是算了,服务人员打扫也很麻烦的,而且我已经感受到你们的祝福了。”

    “不过我的手这么粗,你怎么买到这么合适的戒指?”

    “安楠,我们都一致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之远怎么买到这么合适的戒指,而是,你是不是应该先给他一个深情的kiss?”

    ------题外话------

    作者:可怜的远哥,让我快要忍不住掉眼泪了!心疼一万点。

    第二更结束了哦今天!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城里流言四起,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她发誓一辈子不再回头。只是那天夜里吐晕在厕所里的时候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