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 最可怕的是
    江之远还是喝多了,求婚未能成功的人,好像内心总是很苦逼的。

    几个女人想要管来着,但是那群男人却是制止了她们,似乎就要江之远随性的把自己灌个烂醉。

    仿佛这些男人都心疼自己兄弟了,求婚阵仗搞成这样,最后人家竟然只是好似顾着他面子的收了戒指而已。

    同为男人,同样都爱而不得过,所以今晚谁都别想阻挡内心受伤的江之远喝醉。

    安楠后来其实也有点难过了,她知道江之远肯定会别扭,但是看到他一边说着自己高兴,一边把自己灌醉的样子,她还是心疼了,也纠结了。

    一群人从里面往外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江之远搂着秦逸跟景峰的肩膀出了电梯,嘴里嚷嚷着:“你们不要都哭丧着个脸,这女人是哥们自己挑的。”

    秦逸跟景峰无奈的挑着眉头,心想到底是谁哭丧着脸?

    但是因为他喝多了,所以也没人跟他争,倒是安楠跟小美还有赫连好跟钦慕从后面出来的时候有点犯愁。

    “他这样,好像很痛苦!”

    小美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她其实一向心比较软,尤其是见到在感情世界里付出比较多的人。

    安楠双手抱着自己,背着包走在她们之间,看着前面的男人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嘀咕道:“早知道就先答应他了!”

    “的确先答应再反悔也好过现在这样!不过明天一觉醒来,肯定又是一条好汉。”

    赫连好看着前面站都站不稳的背影回她。

    安楠看了赫连好一眼,轻笑了一声,想要释怀,便叹息着说:“但愿!”

    溪梦跟钦慕走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其实爱情的经过是如何,看的是结果,如果结果在一起了,那么现在这些看似让人悲痛欲绝的事情,都会成为将来的一段插曲,还是很难忘的那种,只会让彼此更加珍惜彼此。

    就像

    就像是她跟穆熠宸?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大家站在门口等着车子开过来,江之远被秦逸扔进安楠的车子里后还打开车窗对着外面一群瞅着他的亲人们说:“哥们今天真的很高兴!”

    穆熠宸他们都不忍心看了。

    “快带他走吧!”

    秦逸拍了下车门,拒绝再看江之远那傻乎乎的模样。

    “那我们先走了,拜拜!”

    安楠转头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开着车先走了。

    剩下的人并排着站在酒店门口,这大夏天的晚上,突然变的无比静宁。

    “我们也回吧!”

    景峰转眼看着赫连好说道,赫连好对他点点头。

    之后大家都互相打过招呼,然后各自回家。

    钦慕在回去的路上才叹了一声:“第一次看我们远哥这么让人心疼。”

    穆熠宸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那声很亲密的远哥有点不太习惯,也不太习惯,不过今晚的江之远,他也不想说话。

    在他看来安楠过分了,只是他们这些外人又能说什么?对待再好的兄弟的感情,他们也不过是旁观者,只能协助,没办法强行要求那个女人答应江之远的求婚。

    ——

    “为什么你这女人这么难搞?”

    安楠跟江之远回到小区停车场停好车子后,江之远靠在她肩膀上昏昏沉沉的嘟囔着。

    安楠转眼看他,然后情不自禁的抬起一只手来,去轻抚他醉了的模样。

    “傻瓜!我爱你,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

    安楠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静静地陪着他在车子里坐着。

    也不知道江之远什么时候才能醒酒,如果不能,他们就在车里睡一夜吧,安楠心里想着,然后低眸的时候,一不小心看到自己手上的钻戒,钻石够大,也够闪,还有,也刚好合适。

    她情不自禁的悄悄地,去抚摸那枚戒指。

    被求婚的感觉,其实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只是太仓促,太突然。

    安楠又忍不住转眼去看他,眼里全是温柔的光。

    等到某一天,她想,她会主动跟他求婚吧?如果她想结婚了。

    还有,他帮她买钻戒,那她也要帮他买戒指才对。

    安楠突然在想城里哪家珠宝店比较好,又在想,这枚戒指来自哪家店里?情不自禁的去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缠。

    “其实,是我先爱上你的!江之远!”

    她望着他温暖的手,低声倾诉出来那一句,她早就想对他说的话。

    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

    是第二次见面?

    还是第一次,他在am突然搂着她的时候。

    那个看上去风流的江大少当时的样子,她就那么傻傻的看着,她很少会对男人动心,还是因为一个那么冒失的举动。

    后来是有人来敲她的车窗,她才回过神来,然后一转眼就看到她的同事。

    “你出去吗?”

    安楠滑下车窗跟他打招呼。

    “不!我刚回来,怎么在车里?哦!有男朋友!”

    “他喝醉了!”

    安楠笑了笑,不理会同事有点酸溜溜的眼神。

    “需要我帮你把他弄上去吗?在车里睡一夜的话,明天早上身体大概会各种状况。”

    同事又说道,并且还跟她解释。

    安楠想了想,然后又转眼看了下江之远,万一再冻感冒了,的确不划算。

    “那麻烦你!”

    “客气!”

    同事瞅了她一眼,对她这样的客套,实在是不喜欢,不过还是绕到副驾驶去帮安楠把他从里面弄出来。

    安楠背着包从里面出来后,两个人一起扶着他往楼里走去。

    ——

    钦慕跟穆熠宸回到家后大家也都睡下了,只冯芳华出来倒水喝的时候碰到他们,便问了句:“之远那小子求婚成功了吗?”

    “没有!”

    穆熠宸直说。

    冯芳华一怔,然后又看向钦慕:“没有?”

    “安楠收下了他的戒指,但是没答应结婚,所以,也可以说是求婚成功了一半。”

    冯芳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那小子回国没几年,其实能有个女友就不错了,我还真没想到他这么早有结婚的打算。”

    “我们去睡了!”

    穆熠宸搂着钦慕的肩膀对他母亲说道。

    “嗯!去吧!我去倒杯水。”

    冯芳华点点头就要下楼。

    钦慕一听她要去倒水便立即将穆熠宸的手拿开:“您回屋等着去,我去帮您倒,正好我也要喝。”

    “那也行!”

    冯芳华忍不住笑了下,自己正有点愁走。

    穆总就不太高兴了,钦慕下楼后更是不太乐意的双手插兜,气的冯芳华抬手就去拍他肩膀后面,穆熠宸只稍稍侧着身象征性的躲一下。

    “臭小子还不如你媳妇能干!”

    “大晚上您要喝水为什么不找我爸帮您倒,再说下次可以直接在睡觉前放在卧室两杯水。”

    穆熠宸忍不住提醒她,其实以往也是的,但是偶尔因为犯懒所以忘记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钦慕给冯芳华倒了水,也给自己房间里拿了一大杯,两个人回了房间后便先宽衣去冲了个澡,然后愉快的上了床。

    钦慕扑在他的胸膛上歪着头看他正在看的手机邮件:“穆总这么日理万机?”

    “你以为呢?”

    穆熠宸暧昧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继续看文件。

    “可是今天是周六唉,而且这是大半夜。”

    钦慕忍不住提醒他,刚洗过澡后两个人身上都很清爽,抱在一起的感觉都觉得特别舒服。

    “所以,穆太太是想做点别的事?”

    穆熠宸放下手机,转头去搂着她,专注的盯着她问。

    钦慕

    “穆太太?”

    穆熠宸没有真的跟她做,只是搂着她轻声叫她。

    “嗯?”

    钦慕很习惯这个称呼的抬头看他,就看到他眼眸里的情深似海。

    穆熠宸本来要说的话,突然就在她那温柔如水,又坚定沉静的眼神里都消失不见。

    钦慕却是怔了怔,随即又趴在他身上认真的凝视着他:“怎么突然不说话?”

    “突然不知道对你说什么!”

    他轻轻笑了下,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

    “是不是今晚看远哥求婚,所以生出来很多感触?”

    钦慕想了想,那双眼眸里机灵的闪烁着光芒。

    “你有什么感触吗?”

    穆熠宸依旧那么温柔的望着她轻问她。

    “其实我没有什么感触,安楠原本就是比较理智的人,远哥嘛,比较随性。”

    钦慕想了想,很诚恳的评价了一下。

    “最可怕的是,穆太太是这个世界上最理性的女人。”

    穆熠宸轻抚着她的头顶,微笑着对她说了声。

    钦慕看着他那如墨的眸子,这一刻竟然没办法相信他说的话。

    她是最理性的人?

    她觉得自己还是很感性的,骨子里好像觉得感性的人更性感。

    穆熠宸却是将她的脸压在自己的胸膛上,然后轻轻地叹了一声:“钦慕,以后哪怕我们吵到头破血流,都不要再跟我说你想回巴黎,嗯?”

    钦慕忍着自己的心跳,静下心听着穆熠宸强硬有力的心跳,不自觉的闷声答应:“嗯!”

    “穆熠宸!”

    “嗯?”

    “虽然不想再回到过去在巴黎长大的时光,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在你夺走我初吻的时候就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那时候就算你问了,我大概也没有勇气说出来。”

    穆熠宸轻笑了一下,低沉的嗓音对她倾诉。

    “为什么?”

    钦慕抬了下眼,却是有被他不知不觉的压在了胸膛。

    “因为那时候的穆熠宸,自己都不敢面对自己的感情。”

    吻她那晚,他已经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是吗?那你后来怎么敢跟我那什么的?”

    钦慕说道后面的时候有点娇羞,想到他们的第一次。

    “那时候的穆熠宸,已经长大了,而且那时候的穆熠宸,已经很确定自己心里的人,这一生都不会再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轻了。

    或者是房间里太过分的安静了?

    钦慕总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是放了块海面,还是被水给浸透了的沉重的海面,眼眶里也有些沉甸甸的东西,像是要涌出来。

    所以她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连同呼吸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再声张。

    小时候的钦慕,看似脆弱,但是那双大眼睛每每望着他,其实都叫他有点难以喘息。

    她大概自己不知道自己身上有那种让人受困的气势。

    不过不知道也好,知道的太多,反而他要难做了。

    两个人不知道是几点睡去,睡的很沉。

    早晨外面在下着密集的细雨。

    老爷子没办法出去练太极,便在大客厅的沙发里坐着看报纸,没戴老花镜,所以眯着眼,把报纸拿的远远地。

    他有一大早就爱喝茶的毛病,冯芳华也早早的就给他泡了养生茶放在边上。

    老爷子端起茶杯的时候问了声:“昨晚那小两口几点回来的?”

    “十一点多。”

    冯芳华回应了一声。

    “江家那小子是要结婚了?”

    老爷子又问了句。

    “够呛,听说那女孩子收下了戒指,但是没有答应婚事。”

    冯芳华又跟他解释。

    “哼!我还当要出份子钱了,当时熠宸结婚,他们家掏了不少吧?”

    “家里倒是中规中矩的那种上份子,江家那小子掏了多少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几个差不多大的孩子,好像也不在乎那些,到时候我们随我们的,至于孩子们我们就不管了。”

    冯芳华想了想,历史有点久远,快要想不清楚。

    “那女孩子倒是挺有个性的,竟然收下戒指却不答应婚事,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穆子豪从里面出来去坐下的时候也加入了讨论。

    “说明现在城里面男孩子比女孩子多太多了,而且好女孩身边大都有不少追求者,才对婚姻这么看不上,还是那小子不行。”

    老爷子想了想,想到江之远那小子从小到大好像就是调皮捣蛋的,还跟黑道上扯着关系,这女孩子要嫁给他,是得三思而后行。

    “江家那小子挺好的,就是平日里看着闲散了一些,但是有义气的孩子,怎么会不值得托付终身?”

    穆子豪很是诚恳的评价。

    “是谁告诉你有义气的男孩子就值得托付终身的?多少男人只为了兄弟义气把家给毁了的?你见的少了?”

    老爷子对自己儿子的态度总是不服气,穆子豪总是喜欢把人往好里想这一点,老爷子从很早以前就不喜欢,好在儿媳妇眼光独到,否则他还真要操不少心。

    穆子豪被父亲大人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冯芳华:“爸,您说的情况虽然也有,但是也还是有好的婚姻的,咱们家熠宸跟钦慕不就很好嘛!”

    “哼!他们俩是很好,但是你要说兄弟义气比女人在他心里地位重要,这我可是不信的啊。”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他最知道他孙子了,看钦慕看的比家人都重要,又何苦是兄弟。

    再说,早前景晴就是很好的例子。

    以前穆熠宸是将景晴当做妹妹的,毕竟景峰在那里,但是后来景晴做的事情,他前不久才将景晴婆家给狠狠地镇压。

    钦慕跟穆熠宸下楼的时候就听到大家在聊以前的事情,但是大家听到他们下楼就都立即住了口,老爷子又拿着报纸眯着眼看起来,冯芳华起身去带孩子,穆熠宸走过去随意的坐在沙发里,钦慕往里看了一眼,不理解大家干嘛突然就散开了,她又不介意的。

    “聊什么呢?还要背着我们?”

    穆熠宸低声问了句,漆黑的眸子有点懒惰的看了看斜对面坐着的父亲大人跟爷爷大人。

    “说江之远求婚没成功的事情,这小子受了不小的打击吧?”

    穆子豪立即就转移了话题,很轻松的。

    “嗯!昨晚喝多了!”

    穆熠宸低着眼回答了一声,声音有点沉。

    周日,外面又下着雨,所以一家人全都没有出去,难得一家人,大白天在沙发里聊个天,看个电视。

    ——

    江之远起床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那时候安楠已经坐在窗口的沙发里办了会儿工了。

    脑袋疼的他两只手用力摁了下太阳穴,好不容易爬起来,就看到窗口那个抱着笔记本在认真工作的女人。

    顿时脑子里嗡的一声,江之远紧张的嗓子里有点发干。

    倒是安楠,很是随性的抬头望着他微笑了一下:“醒了!饿了吗?”

    江之远

    那目瞪口呆的眼神,分明就是懵逼了。

    “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

    安楠说道,然后将笔记本放在旁边很高的玻璃桌上,起身朝着他走过去。

    江之远下意识的看向她的手上,那枚钻戒现在还在她的手上戴着,心里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是随后却又把心给提了起来。

    “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你的朋友们把你抬到车上,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王志远,他帮我把你弄上来的。”

    “什么?”

    江之远彻底疯了,那一声什么更是震耳欲聋。

    “干嘛大惊小怪的,你们不是早就认识了吗?我又拖不动你,正好碰到他就让他帮个忙了,难道你想在车里睡一夜?”

    安楠站在床边看着他那禁止别人靠近的模样问他,有点不高兴他现在的状态。

    “我宁愿在车里睡一夜,干嘛让那男人碰我?”

    江之远一边掀开被子下床一边说,身上就一条沙滩裤,眼也不抬起来看安楠一下,就转头往浴室里走。

    安楠还站在那里,手里拎着被子一角,心想这是为了昨晚上的事情所以还不愿意看她一眼?

    脾气倒是不小,有本事就一直发脾气好了。

    江之远去洗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随便拿了件t恤套上,然后看着已经将床铺整理的整整齐齐正坐在边上看手机的女人:“我今天有点事情,晚上就不过来了。”

    “好啊!”

    安楠低着头,也不再看他。

    那一声好啊,轻到江之远有点遗憾。

    江之远又转头看她:“你在看什么?”

    “就是跟邻居聊个天而已,今天没事,他说你要是忙的话,就跟我一起区门口的健身房里跑步。”

    安楠说完后才抬起头来,眼睛直直的望着江之远,特别坦然的。

    江之远

    “怎么了?你不是要出去吗?”

    安楠低声问他,然后也起了身,把手机扔在床中间,然后绕到衣橱那里去打开橱子门,找衣服。

    江之远斜着眼看着她在那一堆衣服里选了又选,忍不住皱起眉头来:“我今天有点头疼,要不然就不走了。”

    江之远说着又躺倒床上去,将安楠刚刚铺好的被子又掀开。

    安楠一边找衣服一边转头看了他一眼:“我已经答应他了!你说晚了。”

    江之远蹭的就又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不高兴的盯着她的后背:“安楠,我是不是你男人?”

    ------题外话------

    第一更!想不起章节名字,头疼!

    追完更新无聊的小仙女别忘了去支持飘雪的完结文哦!推荐飘雪的热门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