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有些人就不用理
    “是啊,谁说你不是了吗?”安楠转头看他一眼,已经找到夏天穿的超性感的运动衫。江之远看的差点晕过去,她穿成这样去健身房,那里打着健身旗号去看女人身材的男人还不得用眼睛把她给意银一万遍?——中午江之远跑到赵淮那里去,本来想着兄弟俩喝几瓶,顺便畅聊到天黑再到天亮,却没想到连去给他开门的也是个女人,顿时就兴致减半。最最可怕的是,小美现在竟然是个居家好女人的形象,那比安楠,真是不知道温柔可人了多少倍,做饭洗衣样样不在话下,关键是竟然还特别的乖巧听话。后来小美自己去书房里玩游戏,他们俩在客厅里坐着,江之远躺在他公寓的沙发里捂着自己的一双眼:“我真是不想活了!为什么同样是女人,差距这么大呢?”赵淮安静的坐在他对面,靠着沙发靠背望着江之远那痛不欲生的模样:“那就干脆别活了,连个女人都抓不住,求个婚还能只收戒指不答应结婚的,你真的是很失败。”赵淮现在虽然是伤员,但是只要不大声说话,可是不费劲的。“我靠?我失败?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花这么多精力在一个女人身上你知道吗?我想要跟她共度余生,我想要给她幸福的生活,我第一次跟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感觉你知道吗?老子怎么可能失败?”江之远气的坐了起来,抱着抱枕对他抱怨了半天,然后又颓废的躺下:“可是老子跟个孙子一样准备了那么久她竟然只收下戒指,我真是不敢想,如果当时不是你们在场,她或者连戒指都不会收吧?那我们这一年多在一起究竟算什么?恋爱呢,还是为了满足生理需求的,纯粹的打炮?”赵淮也无奈的挑了挑眉头,不得不承认的就是,江之远这家伙实在是太惨了,不过如她能把安楠娶回家,那又得另当别论了,安楠那种女人在赵淮眼里就是很骄傲很独立,很有自己的想法,对待婚姻太过成熟的女人,总是会考虑再三。“你跟书房里那个,准备什么时候办事?”江之远侧着身跟他聊起来,怀里抱着小美海绵宝宝的抱枕。“我们不急,我们还年轻,等安楠答应你结婚也不迟。”“我靠!太凶残了吧你?不过你有这份心哥们我也很感动,要是连你也结婚了,我这张英俊逼人的脸,真的是没办法在城里呆了。”“不过我跟小美是确定了的,我知道小美心里在想什么,你,知道安楠心里在想什么吗?”赵淮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给江少爷提个醒,让他好好想想有些事情。“我靠!我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倒是她,好像一眼就能看到我肚子里有几根肠子。”江之远的脸色大变,说道后面越来越没底气,还不自觉的抱紧了那个海绵宝宝。赵淮皱起眉头来,有点担心他女人的海绵宝宝会被江之远给勒死了!不过这是其次,重要的是这平时是小美抱的,现在别的男人抱着,赵淮想了想,然后非常语重心长的慢慢对他说:“之远,那是小美的抱枕,你可不可以别抱的那么紧?”江之远……江之远低头认真盯着他怀里软趴趴的东西,这才发觉自己抱了个怪物,不自觉的眉头紧皱,他竟然怀里抱着个女人的海绵宝宝?下一刻,赵淮就看到江之远把那个海绵宝宝给扔到了边上去,然后双手抱着自己:“你怎么不早点提醒老子?”“我是一直想提醒,只是看你太孤独,所以……”所以才忍到现在。赵淮依旧靠在沙发里,望着他可怜的江少爷,他实在是于心不忍。江之远双手扶额,弯下身子去将脸埋在腿里,含糊的声音说:“最可恨的是,她今天竟然还跟她的男同士去了健身房,你知道她穿的什么吗?”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运动衫,但是在今天的江之远来说,她除非把全身都包裹起来,否则就是去引诱别的男人去了。“唉!”赵淮有点无力吐槽他了。“给宸哥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快要死了,叫他来急救一下!”“急救?人工呼吸吗?我不是应该给安楠打电话?”赵淮看着他弯着腰在那里闻自己的臭脚的样子反问他。“好主意!”江之远猛然抬起头。所以,周日这天,对江之远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当安楠听说他晕倒,便慌慌张张的跑去找他之后……晚上钦慕跟小美在聊天,差点被笑死,她们远哥竟然还会装晕,结果被安楠给发现,然后,后果不堪设想。——周一早上,阳光普照大地,金灿灿的叫人心情舒爽。吃过早饭后大家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钦慕也到了工作室,然后接到医院的电话,说伍娇娇的医药费欠费了。钦慕忍不住皱眉:“等下我去趟你们医院。”钦慕跟小美一起去了医院,给赫连好打了电话,然后一起去了十一楼,骨科。医生办公室里,她们一起看了伍娇娇的药费单子,然后钦慕便叹了一声:“她让医院给我打的电话?”“是的!伍小姐说她在医院的医药费都由您来交付。”医生很认真的跟钦慕确定,因为知道钦慕是赫连好的朋友,所以也不多说一些无用的话。钦慕轻笑了一声:“她倒是想的挺美,就她这样铺张浪费,我没有理由再替她医药费,这些全都由她自己负责。”“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们可以起诉钦小姐工作室的人撞了我女儿。”门口突然传出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三个女人加上一个骨科男医生都转头看向门口,一个穿着得体,但是脸色有些差的五十多岁的妇人站在那里。不用乱猜,钦慕知道那肯定是伍娇娇的母亲了。“好的!要起诉也好,要怎样都好,你们母女随便来!”钦慕轻声对她说,然后走上前去,手里拿着那几张医药单子。“但是这份医药费,我没有义务为你们报销!”钦慕将那张单子送到她怀里,敏锐的眸光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之后便先绕开她离开。“那我们先走了!”赫连好跟同事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小美也从伍娇娇母亲的身边绕开。“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要脸,要碰瓷吗?是你女儿要撞人在先呢!”小美走了两步又跑回去对伍娇娇的母亲小声嘟囔了几句。伍娇娇的母亲脸色大变,眼睛里也有些闪烁,她没想到钦慕会把单子拍在她的身上让她随便告,更没想到小美会以此要挟。但是谁又知道她女儿要撞人呢?事故现场就是别人的车子撞了她女儿的车子。大夫出门前有点犯愁的摸了下自己的鼻梁对她说:“女士,听说您家里以前也算是个豪门,应该对刚刚出去的那几位年轻的女士的背景家世都很了解,我劝您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做。”伍娇娇的母亲抬了抬眼看他,脸上更是挂不住,一个比自己年轻二十多岁的人提醒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可是这时候她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低了头,很是苦恼的看着手里的单子。现在他们家被查,她老公在里面还没能被保释出来,她女儿又躺在病床上,她该怎么办?钦慕跟小美没有再去赫连好的办公室,三个人在电梯里分别:“等下我们俩去趟服装厂,就不过去了,有空再聊!”“嗯!路上慢点!”赫连好点了点头,然后到了楼层先出了电梯。钦慕跟小美在电梯里继续往下,小美小声说:“钦钦,我想去看那个伍娇娇!”“嗯?为什么?”钦慕好奇的问她。“她害的赵淮肋骨都断了,她还敢威胁我们要钱,该报警,该起诉的是我们,而不是她。”小美吐槽起来倒是很有理的样子。“你现在不理她,就是对她最大的伤害,懂吗?”钦慕眼眸一动,轻声提醒她。小美抬眼看着钦慕眼里雀跃的光点,然后睁大眼睛对她说:“不懂!”钦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得跟她语重心长的解释:“有些人呢,就是你越理她,她越觉得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所以我们就不理她,让她狂躁!”

    小美好像突然开窍了,笑的嘴角都要裂开,钦慕看她一点就通,便也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两个人就那么开心的一边吐槽着一边离开了医院,开着车往工厂的方向去了。

    钦慕已经很久没到那边去,一是对那边的管理人比较信任,一是因为自己回来后这段时间真的比较懒惰。

    两个人一到了服装厂之后钦慕就忍不住挽起袖子来,看着老师傅的手艺那么好,钦慕就忍不住手痒想要跟他比赛一场,小美习惯的给她打下。

    钦慕走的时候问工厂要了块高级的不了,做大衣用的。

    小妹看着钦慕抱着的布料忍不住疑惑:“你最近不是没接单子吗?”

    “嗯!”

    钦慕答应着,不敢告诉小美,因为小美会告诉赵淮,赵淮就会告诉穆熠宸。

    “嗯?那你还要布料做什么?而且还这么高级,这要是大卫他们看到了,肯定又要担心你抢他们的生意了。”

    钦慕听完忍不住笑了下,上车前站在车门口问小美:“他们总有这样的担心吗?”

    “是啊!你不知道吗?”

    小美也看着对面的女人反问。

    “现在知道了,这样挺好的,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钦慕想了想,开心的说道。

    两个人上车后直接开回城里去,城郊的空气再好,也没有家里舒适。

    晚上钦慕下班后就回了家,孩子们在外面玩耍着,看到她的车子从远处开过去,就开心的跟她挥手。

    钦慕看了眼,嘴角忍不住上扬。

    “妈妈!”

    “妈妈!”

    俩小家伙在滑梯上跟她说话。

    现在是下午六点,好不容易凉快一点,姐弟俩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

    小的总是跟着大的学,无论什么事情,好在欢欢现在还算中规中矩的孩子。

    钦慕下车后就向着他们姐弟俩走去:“回屋了!这么热在外面会烤坏的。”

    “我们刚出来!”

    欢欢听候委屈的竖着嘴跟钦慕说话。

    钦慕不由的多看她一眼,心想你最起码出来二十分钟以上。

    阿姨从里面拿着扇子出来,手里还有鲜榨的果汁:“少奶奶回来了!”

    “嗯!这么热的天你还在外面伺候他们做什么?干脆让他们俩自生自灭算了!”

    钦慕看那两张小脸上都有汗,忍不住想要让他们再多受点苦呢。

    “那可不行!”

    阿姨笑着说道,手上拿着扇子给他们俩扇着。

    钦慕都看不下去了,这真的是太累人了。

    “妈妈,我们再玩一会儿就回房间。”

    欢欢看钦慕背着包抱着双臂,知道钦慕打算下命令了,所以提前跟她保证。

    “一会儿是多久?三分钟?还是两分钟?还是一分钟?”

    钦慕看了眼手表,抬抬眼眉问他们。

    “一分钟!”

    两个小家伙对时间还没什么概念,习惯的喊妈妈说的最后一个时间,钦慕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故意把一分钟拖到最后面说。

    “好!那我在这里等你们,玩吧!”

    阿姨在旁边看着,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钦慕对付这俩孩子倒是一对付一个准。

    两个小家伙一得到特设,立即就开始滑下去,然后又从另一边跑上去,橙橙跑的很慢,不过还是跟着姐姐后面不停的跑。

    钦慕没再看表,只是看着欢欢又从下面滑下来,然后就耐着性子等橙橙也滑下来,那小家伙胆子还有点小,不过对自己家的滑梯倒是很习惯了。

    “好了!时间到了!”

    欢欢已经又跑上去刚屁股落在话题上,钦慕稍微弯身拉住了要继续去追姐姐的小家伙,然后对欢欢提醒。

    欢欢往下滑的时候眼睛一直在望着钦慕,不敢置信的望着,那眼神仿佛在说:一分钟是这么快吗?妈妈太**了!

    以至于滑到下面后也坐在那里忘了爬起来,满肚子的委屈呢,特别不愿意听妈妈的话,不过好像又没办法。

    “谁先进去呢,谁等下就可以喝一杯冰的果汁。”

    钦慕站在那里特别认真的对他们俩说道。

    这回,倒是姐弟俩都听懂了,欢欢也立即爬了起来。

    “可是少奶奶,真的可以喝冰的吗?”

    阿姨看着那姐弟俩飞奔往房子里的时候走到钦慕身边问。

    “少喝点没关系!”

    钦慕低声说着,跟阿姨一起往里走。

    钦慕心想自己小时候在巴黎没人管,所以没少吃冰的东西,但是也好好地,欢欢更是了,很小的时候她就给欢欢吃冰激凌了,只有冯芳华才会紧张欢欢跟橙橙一周吃了超过两次冰激凌或者喝了两次可乐,钦慕跟穆熠宸不怎么在意,孩子身体还不错,他们操心少许多。

    钦慕跟阿姨进去之前钦慕就端了阿姨的果汁,她正好口渴了。

    所以她是端着果汁去的沙发里的,那俩小家伙已经自动去洗手间洗手,然后又跑到厨房去等着冰激凌了。

    “这姐弟俩怎么了?突然那么积极去洗手。”

    冯芳华没看到他们去厨房要冰激凌,只看到他们去洗手,有点高兴,以为是钦慕又给他们俩施压。

    “哦!可能是手太脏了吧,你们今天没有出门吗?”

    钦慕赶紧的转移话题,也怕让冯芳华知道孩子吃冰的会唠叨。

    “我跟你爸倒是带橙橙去了趟药厂,你爷爷在家憋了一天。”

    冯芳华说着看向那个在看报纸的老爷子。

    钦慕抬眼看着爷爷,放下果汁悄悄地走上前去,绕到老爷子身后去,也看了眼老爷子正在看的那页报纸,她没发现报纸上有什么值得这么认真看这么久的内容,倒是略微靠近就感觉到了老爷子的心情不爽。

    是这样的,他们家老爷子若是不开心的时候,在一家人都在的情况下,他就喜欢那份报纸把自己的脸遮起来生闷气。

    “这是哪个不开眼的小子又来惹我们可爱的爷爷生气了呢?”

    钦慕轻轻地将他脸上的报纸拿开,然后柔声哄问他。

    “哼!还能是谁,还不是景家那老东西,一怎么就来这儿找我干架。”

    “哦?景家爷爷啊,你们俩都吵了这么多年了,您怎么还被气成这样嘛!”

    钦慕在他旁边的沙发扶手上坐着,把报纸放到沙发后面,然后双手搭在老爷子肩上好奇的问道。

    冯芳华坐在旁边看热闹,心里也是奇了怪了,她问了半个小时没问出点什么来,钦慕两句话就把老爷子的心事套出来了。

    “哼!我也当他是突然来我们家做什么呢,果然是没好事,来做了不到两分钟,支支吾吾的,一张嘴就提他孙女的事情,还想着景晴那丫头结婚的时候从他们家里出嫁,这事来我们家问干什么?他们自己家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了!”

    老爷子冷着一张脸,有些心烦意乱的,在腿上的手指还在捏着。

    钦慕倒是突然安静了,原来是因为景晴。

    但是仔细想想,景家老爷子过来还能因为什么事?如果不是纯粹的找老朋友喝茶,那自然就是为了他孙女了,然,找老朋友喝茶,景家老爷子习惯性把人叫到家里,或者是直接约在茶馆,所以……

    冯芳华听完也抬了抬眼看钦慕,老爷子也抬头去看她:“慕慕啊,这事跟我们家没关系的吧?”

    钦慕一怔,随即却是微微一笑,看着爷爷那眼里的期盼洒脱的说:“当然没关系啊!”

    冯芳华心里一纠结,然后才明白过来老爷子这一下午不高兴的原因,恐怕不止是跟景家老爷子生气呢吧?还是因为担心钦慕不开心吧?

    “这件事您问欢欢妈有什么用?我觉得您得问您孙子。”

    冯芳华提醒他。

    老爷子这才看了看自己儿媳妇:“是吗?我孙媳妇说话那么不好使?”

    老爷子那双大眼睛一瞪,一副不服气这个结果的样子。

    钦慕这时候,什么都听明白了。

    老爷子是想借着她压制穆熠宸,不让穆熠宸再管景家的事情。

    “你真管不了那小子啊?”

    老爷子看钦慕一时沉默,担心的问她,但是那眼神里还是带着些期许。

    “等他回来,我们跟他说一说好不好?我觉得穆总也没那么难说话。”

    钦慕微笑着说道,是真的不敢跟老爷子说的太武断了。

    “慕慕啊,爷爷可就指望着你了呢!再说景家那丫头跟你们俩的事都过了多少年了?咱们就成全他们一次,也让他们看看我们家人的大度,好不好?”

    老爷子的声音缓和了不少,像是在哄着钦慕的样子。

    钦慕只得笑了笑,然后双手还是搂着老爷子的肩膀:“都听您的。”

    老爷子松口气的同时,其实冯芳华也是松口气,但是同时又有些担心,穆熠宸是真的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好说话啊,穆熠宸若是能放下的话,就不至于前段时间对景晴的婆家做出那件事来。

    后来钦慕上楼去换衣服,冯芳华跟上去,在门口叫住她低声问:“干嘛答应你爷爷?回头在因为这事让熠宸跟你吵起来可怎么好?”

    “他不是那么喜欢吵架的人,我会好好说的!”

    钦慕低声回答她,冯芳华突然有点心疼,老爷子明显是故意给钦慕施压了,老爷子现在身体不如从前了,家里人都不敢惹他生气,老爷子是看准了这点。

    ——

    穆熠宸下班后回来就看到一大家人坐在沙发里,便走过去坐下,看着大家都有点沉默,然后转眼看向钦慕,发现他身边的女人也是很沉默,但是沉默的有点过分。

    “怎么了?”

    穆熠宸问她,又抬了抬眼看长辈们。

    “没事!你怎么才回来?”

    穆子豪说了句。

    “跟江之远喝了会儿茶。”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回答,但是又忍不住看向钦慕,并且是很靠近的看,钦慕感觉到他突然的靠近,条件反射的往后了一下,然后紧张地望着他笑:“干嘛突然靠我那么近?”

    “你怎么了?”

    穆熠宸漆黑的眼里,像是容不得半点沙子,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钦慕的脸。

    早上还好好地,晚上突然这样,这一天他们各自忙着各自的,但是他绝对想不到钦慕也只是回家后才遇到点小问题。

    “也没什么,就是,景晴要结婚了。”

    钦慕低着眼说着,说完后抬眼看他,非常认真的,生怕他会变脸。

    可是她刚一说完,他的脸就冷下来了,手还搭在钦慕后面呢,但是眼睛已经看向长辈们,把大家扫了一圈才发现,原来这么多人在逼着她老婆跟他谈问题。

    “哦?所以呢?”

    穆熠宸笑了下,犀利的目光又看像钦慕,他最不愿意就是钦慕委曲求全。

    “我们送多少份子钱呢?”

    钦慕没直接说爷爷跟景家爷爷见过,怕他更生气。

    穆熠宸听后有笑了下:“穆太太你现在越来越狡猾了!她结婚我可是没打算要掏什么份子钱,穆太太是要掏份子钱给她?忘了她以前对你做的事了?”

    穆熠宸这话是说给钦慕听,更是说给长辈们听的,如今大家都竖着耳朵,等着他松口呢,结果他却咬着过去的事情不松开。

    “都那么多年了,她都有了别的喜欢的人。”

    “所以她以前差点弄死你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忘了差点被别的男人强奸?还是忘了差点跟我分开?”

    穆熠宸越说越生气了,那双眼也越来越冷漠。

    钦慕只是望着他,望着他越来越生气,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景家爷爷来找爷爷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钦慕想哄他来着,但是她对他那暴脾气,一向也克制不好,比如今晚也是,看他那眼里带刺,她的心里也跟扎了刺一样难受,低声说完就起身上了楼。

    老爷子这才抬了抬后背,不高兴的拧着眉:“臭小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您又是什么意思?您直接找我说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让钦慕夹在我们中间?您是不知道景晴曾经对我们俩做过什么事?还是我的父母大人也不清楚了?利用长辈的身份,压制小辈,你们可真叫我大开眼界。”

    穆熠宸气呼呼的说完,然后也起身,调头上楼。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没说话,老爷子也憋闷了半天。

    “这就是你们养的好儿子,脾气比老子还大。”

    老爷子瞪着眼看着自己儿子,儿媳妇一眼,然后扭头看着边上,不太高兴的数落。

    “那还不是随您?”

    冯芳华小声碎碎念,不敢叫他听到。

    “爸!这件事景家又何必来问咱们家?要问,也该直接问熠宸,景家那丫头跟他们夫妻的恩怨,也只有熠宸才说了算,这应该不算什么秘密。”

    “可那老东西偏偏找到我这里来了,你说我怎么办?我说我管不了我孙子?我说我在家说话不好使?”

    老爷子听完儿子的话后更是生气了,其实他现在已经后悔答应景家老爷子了,但是又没后悔药,他懊恼的皱着眉头。

    穆熠宸回了房间后就随手关了门,贴着门边站着看正在有些气呼呼的脱衣服的女人,眼睛不自觉的半眯着。

    钦慕脱完衣服只穿着内衣内裤就往浴室里走,本来觉得今天还算顺托,但是现在她觉得一点都不顺。

    穆熠宸也不说话,就看着她低着头去了浴室,她忘了拿睡衣呢。

    穆熠宸想了想,便跟着走了过去,然后在门口靠着,随手轻轻地将门开了一条缝。

    钦慕难得在他在的时候也那么旁若无人的给自己冲澡。

    穆熠宸靠在门框低声问:“穆太太要不要帮忙?”

    钦慕一个字也不跟他说。

    “穆太太要是不需要帮忙的话,那不如帮穆先生个忙?”

    穆熠宸跟她找话题聊。

    钦慕心想你刚刚在楼下那么质问我的时候,大概不记得你还有找我帮忙的时候吧?

    “穆总有什么话尽管说。”

    钦慕转眼看着他,很犀利的一眼然后又故作爽快。

    “我想帮穆太太搓背呢!穆太太快成全了我吧!”

    穆熠宸突然狡黠的一笑,那黑暗的眼眸里闪烁着无穷的光辉,叫看了的女人气的肺都要凉了。

    “你还是想好怎么哄爷爷吧!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被你这一气,今晚估计又得难受了。”

    钦慕不再看他,只是跟他嘟囔着这点正经事。

    钦慕别的都不怕,她才不管景晴什么的要怎么结婚,从哪里出嫁,她只担心他们穆家的老爷子,那可是家里的一个大宝贝,他们都得小心的呵护着。

    “爷爷那边我要是能哄好呢?”

    穆熠宸依旧贴着门框靠着,很闲散的姿态,却很严肃的眼神。

    钦慕给自己搓泡沫的动作停下,转眼凝视着他。

    ------题外话------

    这一更来晚了!明天我会好好表现的,爱你们!大家看完书记得要早睡觉哦,么么么么!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