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一生只能爱一个(1)
    那年,那个夜晚的风,比现在凉。

    他开着跑车载着她转了大半个巴黎,最后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

    钦慕那时候还不适应跟男人去酒店,但是那天她却被他强行拖了进去。

    他说:“我可以立即将你送回学校,可是两个小时后我就要回国,你确定这时候要跟我恃宠而骄”

    她不敢了!她不敢仗着他的喜欢就跟他发脾气,因为两个小时,对那时候的他们来说,太过珍贵。

    她不知道他那晚在学校门口呆了多久才找人去叫的她,但是她确定,肯定是很久。

    所以,后来她跟他进了酒店,那时候一个中国男孩子拉着一个中国小女孩出入那家酒店,引起很多人好奇的目光,他们大概都在猜测这两个孩子的关系吧,那时候的穆总在别人眼里,已经不再单单是英气逼人的青年,而是一个略有成就的领导者。

    睡梦中的人因为想起过去来,竟然湿了眼角,当她觉得万分委屈的时候,一转身,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她还以为自己在梦里,抓住那个温暖的怀抱便抵着低低的抽泣起来。

    谁说他只是宠溺她,谁说他只是爱她,他爱她的时候,附赠给她多少的负担跟心酸,只有她自己跟那位当事人最清楚。

    他不温柔的时候,都是霸道的。

    ——

    穆熠宸皱着眉头盯着在自己怀里哭到停不下来的女人,忍不住用力抓了下她的肩膀:“钦慕,钦慕……”

    钦慕的手擦着自己满是泪水的眼,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然后撞进了现在的穆熠宸的眼里。

    不是牛仔裤,不是黑色的t恤,不是那时候霸道冷漠的穆熠宸。

    “穆熠宸!”

    钦慕的声音里有些疑惑地东西,穆熠宸眉头皱的更紧了。

    “怎么回事?”

    穆熠宸紧张的问她。

    “你,你怎么在这里?”

    钦慕回过神来,从他怀里爬起来坐着,用力擦干眼泪问他,嗓子还有点沙哑。

    “那你以为是谁?”

    穆熠宸问道,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已经燃着愤怒的小火苗。

    “我,我做梦了!”

    钦慕呐呐的对他说。

    “梦到什么?”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一声,想要对她发脾气,可是她睡着后发生的事情,他又怎么能对她动气?只是想把那个在梦里把她弄哭的人找出来,然后五马分尸,千刀万剐,随便怎样,只要是让他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

    “你!”

    “谁?”

    “你!梦到你了!”

    钦慕紧张的望着他,声音也很轻,但是很清晰。

    瞬间整个卧房里都安静了,穆总显然有点犯愁,他刚刚还想把那家伙各种折磨,但是现在,他有点下不去手。

    “梦到我怎么哭成这样?”

    穆熠宸疑惑的问她。

    “我梦到大三那年。”

    “大三那年?那年怎么了?”

    穆熠宸想不起来,一年里他去看她好多回,那年的哪一趟?哪一回?

    “你把我带去酒店的那一次,你把我吓着了!”

    钦慕有点幽怨的看着他,突然觉得有点丢人,自己怎么睡个午觉还能做梦,还能梦到那么遥远的事情。

    肯定是那会儿想要反驳温如暖没好意思,然后回来就在梦里反驳了。

    可是刚刚好像哭的很厉害,现在自己嗓子还是沙哑的,丢人,丢大发了。

    穆熠宸更是突然说不出话来,酒店的那次?

    他们还没发生关系之前?

    酒店高级客房里,有个女孩在问因为烦闷而在窗口抽烟的男人:“你交女朋友了?”

    那时候的穆熠宸啊,还很懂得伤她的心。

    “嗯!”

    就这么轻轻地一声嗯,就把当时的钦慕伤的体无完肤。

    可是那时候的钦慕不敢当着他的面表现的太难过,他那双漆黑的眼,总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脸上,似乎就在等着看她出丑,所以那时候的她偷偷地用力攥着自己裤子布料,硬是隐忍了那份羞辱。

    是的,那时候,他说自己有女朋友,就是对她的羞辱,至少她是那么觉得。

    “不恭喜我?”

    那时候的穆熠宸眯着眼望着那时候的钦慕轻声问道,然后慢慢走向沙发那里,站在她面前。

    钦慕坐在沙发里抬着眼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却又突然的一扭头,看着玻幕上映出的自己的脸:“我干嘛要恭喜你?你从小不知道交了多少女朋友,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再恭喜也不迟啊。”

    穆熠宸一只手里捏着烟,一只手却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纠正,抬起,让她再次注视着他高高在上的。

    他慢慢的弯下身子,渐渐地与她额头相抵:“可是我现在就想听你说这话。”

    他故意的,那时候的钦慕还不算很精明,但是也知道他是在折磨她。

    “我偏不!”

    钦慕抬腿,在他的小腿上用力踢了下,不过他闪得快,却是没站稳,下意识的就往她身前靠去,坐在了她细长的腿上。

    那时候她又羞又躁的,憋着气差点把自己憋死:“穆熠宸你快起开,起开!”

    她像是傻了一样羞燥的闭着眼嚷嚷,而穆熠宸就坐在她腿上静静地望着她,一个字都不再说。

    当她再睁开眼看着他的时候,顿时也说不出半个字。

    他眼里有些东西,在往外逼,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可是她不知道那沉甸甸的东西是什么,也或者,是不敢相信吧。

    后来她大概是被他的眼神逼急了,就低着头哭了起来,哭到有人来敲他的门,提醒他要登机了为止。

    “把钦小姐安全送回学校!”

    他走之前只交代了那一句,再也没对她说一句,就那么突然的离开了。

    那天夜里的钦慕甚至都不知道他这一趟为什么来,就带着她围着大半个城市转了一圈,然后将他带到酒店,折磨的她快要疯了之后就走了,一共说了都不到十句话。

    大学那几年是她最渴望表达,或者是倾诉的几年,但是,那几年也是她最沉默的几年,他们每回见面,好像都不怎么愉快,总是没有几句话要讲。

    回到如今,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怎么突然想起那时候来?”

    钦慕只是沉吟了一声,然后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大概是中毒太深,或者是你那时候太冷酷,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穆熠宸……

    “是谁又在你面前夸我了吧?每回有人在你面前夸我,你好像都很不服气?”

    穆熠宸皱着眉问她,看她红肿的眼眶虽然有些心疼,但是挨不着他们这么不伤和气又很严肃的聊天。

    “你想多了!哪有那么多人夸你,再说你以为自己真的那么优秀吗?真的是个好老公?别忘了你自己脾气多臭好吗?”

    钦慕睁大着眼睛望着他对他说起来。

    穆熠宸忍不住笑了下,然后粗鲁的将她搂在怀里:“我就算是脾气再差,我也是你独一无二的男人!世上仅此一位!”

    “喂!穆熠宸你什么时候能含蓄点?每次都这么一本正经的把你自己夸成天仙,真的很恶俗!”

    钦慕情不自禁的吐槽他。

    穆熠宸看着她那双大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光,忍不住将她摁在身子底下:“恶俗?我就恶俗给你看!”

    “啊!”

    “中午就偷跑到我房里来,你说谁更恶俗?”

    穆熠宸一边调戏她竟然还一边问这样的话。

    “我,我恶俗!”

    钦慕闭着眼去抓穆熠宸的手,但是他的手跑来跑去的在她身上,搞的她一阵又一阵的难受,只得投降。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耳沿通红,脸上笑得都要扭曲了,这才稍微温柔了一点。

    “就是你恶俗!”

    穆熠宸吻她之前,抵着她的额头低声喃呐,钦慕努力的呼吸着,伸长着脖子躺在枕头上。

    穆熠宸的手轻轻地引诱着她,然后唇瓣一下下慢慢在她唇沿上折磨,那种撩拨,最能引人入胜。

    “穆熠宸!”

    她忍不住轻轻地低喃着他的名字,双手搂着他想要更多。

    其实原本她只是觉得出去太热,就想到楼上来睡个觉,哪里想的到他会突然出现,对了,现在是几点?

    钦慕下意识的推了他的肩膀一下:“现在几点?”

    “嗯?”

    “现在几点?”

    正在性头上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可想而知什么心情,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呢。

    “四点!”

    “四点?”

    钦慕吓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她还准备回去再把他的袖子给上好呢。

    “我得去工作室了!”

    “嗯?”

    “我得去工作室了!”

    钦慕突然就放下了这事,然后想要起来的,但是穆熠宸死死地压着她:“钦慕,你在跟我开玩笑?”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说要去工作室?

    穆熠宸漆黑的眼神望着她,绝对是对她很不服气。

    “我还有事情要做?”

    “你现在就算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也比不上老子现在的事情严重知道吗?”

    穆熠宸皱起眉头来,嘴巴又开始欠欠的。

    “可是……”

    钦慕看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吓的顿时不敢跟他争,可是吧,他们离这青天白日的,又不是晚上在家里不能做,也不是时隔很久没做,还要在酒店里这么没有节制?

    “把你的嘴闭起来,一会儿只准叫好听的知道吗?”

    “可是……”

    “再敢废话,我奸的你今晚都下不了这张床。”

    “那你就抱我回去!”

    钦慕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穆熠宸更是被她气的忍不住想要揍她,手抱着她的屁股上用力的捏了下,疼的钦慕立即用力闭着嘴不敢说话。

    穆熠宸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忍不住轻轻地去吻她的唇瓣,低喃着:“傻瓜,跟我还害怕?”

    钦慕的一只手轻轻地搂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去搂着他脖子上:“我才不是!”

    我才不是害怕!

    只是被你暂时吓到,很快就会……

    就会让穆总疯狂!

    钦慕没说出来,因为火被撩起来后的表现,是不需要口述的。

    两个人六点多离开的酒店,太阳还没落山。

    与夕阳背道而驰着。

    钦慕软绵绵的瘫在他的肩膀挂着,穆熠宸开着车往家的方向。

    “今天中午跟什么人吃的饭?”

    “温如暖!”

    钦慕低喃着,眼睛无力地望着窗外,下巴抵着他胳膊上。

    “温如暖?”

    穆熠宸轻笑了声,心想怎么跟那女人聊天还能梦到那么遥远的事情。

    “嗯!她说你特别爱我,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好像全世界的男人都没有你爱一个人那么爱。”

    钦慕描述着自己听到的内容的感觉。

    穆熠宸眉头稍皱,却是笑了。

    “有眼力!”

    穆熠宸忍不住点了点头。

    “有眼力?我那前半生,差点被你折磨死了好吗?”

    吐槽起来,钦慕也没有离开他的胳膊。

    穆熠宸转眼看她一眼,看她那幽怨的小模样:“看来穆太太也有很多委屈呢,只是以前也不知道是谁说跟自己的男人只是炮友。”

    钦慕……

    穆熠宸一本正经的继续开车,钦慕撇了撇嘴:“我话是那么说,但是我当时不是口是心非吗?谁让你的心那么大,总让我在里面找不到方向呢?”

    钦慕回应他,有点低落,有点心痛,又有点怀念的。

    “……”

    穆熠宸心里突然有点发酸,想了想,没有再说出话来。

    钦慕好奇的抬眼看着他,那温柔的眼神里,有些动情的东西,又靠在他胳膊上:“穆熠宸,我现在找到了!”

    穆熠宸一怔,随即车子便突然停在了路边。

    他开不下去了,他老婆这突然的一声,像是告白的话,他转眼看着她,很想再跟她确定些什么。

    钦慕也抬着眼看着他,看着他眼里那愤怒不明的神情,看着他明明生气却又好像有些期盼的眼神,她不懂了,所以只是那么疑惑的望着他。

    后来穆熠宸又失魂落魄的开车上了路,因为穆太太没再说下去了,而他不能问。

    或者正如某些人说的,女人不愿意开口说爱你,不是不爱,只是心里怕爱的比你多,怕有不好的将来,会太痛。

    可是他们没有不好的将来,他们以后肯定是要携手共进,白头偕老的。

    但是穆熠宸没有办法去胁迫她,因为越是胁迫,她越是不会说。

    她要是不正经起来,那么说的再多也没用。

    他要的,不过是她认认真真的回答他那句话。

    车子在到了家里以后看到一辆陌生的车子,许久没有露面的江太太竟然舍得回来了。

    两个人一进门就听到里面热热闹闹的在聊天,那声音来源,是江太太。

    子枫有长高了一些,快乐的在客厅里带着弟弟玩变形金刚。

    这次,竟然不是江太太一个人回来,江少爷也来了。

    “少爷,少奶奶,你们回来了!姑爷跟二小姐来了呢!”

    阿姨出来的时候碰到他们,便打招呼。

    钦慕点点头,一边往里走,穆倾心听到脚步声便转了头,两个人刚好对视上。

    “嗨!好久不见哦,我的好嫂嫂!”

    好嫂嫂?

    穆倾心挥着手跟钦慕打招呼的样子,如今的穆倾心好像不一样了呢,竟然叫她嫂嫂,还那么有诚意的样子。

    “你们一家三口也是好久没有露面了呢!”

    钦慕走过去坐下的时候跟穆倾心聊着,顺便跟她旁边的江宴打了个招呼。

    江宴也是点点头,看到穆熠宸过来的时候才又站起来一下:“哥!”

    “坐吧!”

    穆熠宸看他那么客套,觉得见外了。

    “你们俩怎么一块回来?不会又是在外面偷偷腻在一起吧?”

    穆倾心看她哥哥跟嫂子那样子,神似啊。

    “哪有偷偷腻在一起?只不过恰好遇到而已。”

    钦慕看穆倾心那贼溜溜的眼神就忍不住心慌,这丫头的眼神实在是太毒辣。

    “恰好遇到,在哪儿?在餐厅?还是在我哥哥酒店的睡房啊?”

    穆倾心忍不住的,不正经起来。

    “穆倾心,你过分了哦!”

    钦慕故意也声音高了一点,提醒她别得寸进尺,可是穆倾心却丝毫不怕她,反而那么暧昧的眼神望着她坏笑起来。

    “就是!你这丫头刚回来就胡说八道,跟你嫂子也这么不懂礼貌?”

    冯芳华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心想这丫头的嘴真的是没个把门的,长辈们还都在坐着呢。

    “妈!我们是同龄人,不管我叫她嫂子还是钦慕,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同龄人在一起就是要这样的嘛,随便聊天,随便说笑。”

    “这里是只有你们同龄人吗?那我跟你爸爸,还有你爷爷是什么?再说了,那俩小的还在那里呢。”

    冯芳华抬了抬下巴,指子枫跟橙橙。

    穆倾心听后才觉得有点不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从小到大都没少被妈妈教育的女孩子,在被妈妈教训的时候,嘴巴倒是挺老实的,就是表情过于活跃。

    “对了!欢欢呢?”

    钦慕这才想到自己的女儿,都这么晚了,子枫又来了,竟然没有在一起玩。

    “跟阿姨在楼上缝她的芭比公主呢,衣服开了个口子,非要嚷着自己缝,唉。”

    钦慕忍不住眉头稍皱,心想她那么小,会自己缝?添乱的吧?

    “哎呦,这么说我们家欢欢还是遗传了她妈妈的设计天赋不成?将来会不会也成为时装界的一个女大佬,比她妈妈还要厉害,毕竟这里面还有我哥的优良基因。”

    冯芳华跟穆子豪一听这话还都挺高兴,倒是很希望自己的孙女将来有自己的出息,不必非得在自己家公司上班,能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来,他们是更支持的。

    “当年你哥可不就是自己闯出了一番天地,那主要也是因为有我们穆家的优良基因。”

    老爷子突然开了腔,觉得自己家的基因真的是好的没话说,所以有点小骄傲的,这时候。

    江宴跟钦慕都要听不下去了,但是又不敢反驳,但是心里却都在想,其实他们的基因也挺好的,自身基因,大过家传基因,这才厉害。

    过了会儿欢欢跟阿姨从楼上下来,欢欢拿着自己缝好的芭比娃娃就到了妈妈身边,直接挤开妈妈的膝盖在妈妈怀里,然后举着芭比娃娃给妈妈看,手捏着她缝的地方。

    那仿佛是在等待着钦慕的认可。

    钦慕看了眼,真的跟她想的那样,不,比她想的还要差,口子是缝上了,可是都缝到哪儿去了呢?

    “妈妈我棒不棒?”

    欢欢看钦慕看着不说话,有点着急的问道,等待被认可。

    “棒啊!欢欢这么小就会自己给自己的玩具缝衣服了,当然棒!”

    “小小姐缝衣服的时候不小心被针头戳了几下手指,不过也没有放弃呢,还是坚持着缝完了。”

    阿姨站在旁边跟他们讲道,虽然她有帮忙指导,但是她还是很佩服一个小姑娘这么能干。

    穆熠宸听后一阵心疼,眉头都皱了起来:“穆程欢,过来!”

    ------题外话------

    章节名字实在是件麻烦的事情是不是?

    第二更,下午奉上,这几章是不是太甜了!嘿嘿!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