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远哥分手了
    穆总很心疼女儿被针扎着那嫩嫩的手指,但是又为女儿那份执着而感到骄傲。

    ——

    隔天钦慕没有去工作室,陪着穆倾心一起逛街。

    两个人戴着太阳镜在大街上走了半个小时,然后抬头看到一家冷饮店便跑了进去。

    “两个抹茶冰激凌!”

    穆倾心有点着急,因为她快被热死了。

    “今天打八折,两个一共六十六块!”

    店员很开心的给她们准备冰激凌,但是也不忘温柔的提醒她们冰激凌的价格。

    穆倾心没事人一样点点头,然后发现没人付钱,所以就转眼瞅着站在边上看单子的女人:“喂!作为大嫂,是要帮小姑子付钱的。”

    钦慕这才回过神来,她看那边可以刷微信制服,看穆倾心站在那边还以为穆倾心要刷微信呢,只能自己过去刷。

    “这还差不多,跟小姑子逛街,一定要有眼力见!”

    一家不算很大的冷饮店,两个人之后抱着冰激凌去了旁边很精致的木桌前坐下,钦慕四处看了看,觉得虽然很小,但是环境还挺好的,而且里面空调开得很足,很凉爽,不自觉的有点喜欢,不过听到穆倾心的话她却有点无奈,像是看孩子那样看着穆倾心轻笑了一声,沉稳的声音问她:“小姑子跟嫂子逛街也有点眼力见,要知道我跟你在你哥心里的地位可是一样的,保不准他就不会向着我。”

    穆倾心刚要吃冰激凌,被钦慕一席话搞的有点倒胃口,不自觉的哼了声,然后拿勺子挖了一大勺冰激凌放到嘴里:“哇,好爽!”

    “应该给你点芥末的!”

    钦慕看她那嘚瑟样说道。

    “你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坏了啊,还想毒害小姑子呢!我就算是在我哥心里不如你,我在我爸妈跟爷爷心里可是比你亲的啊,你还想不想混了?”

    穆倾心瞪着她那双大眼睛骄纵的对钦慕说着,然后听到门响了一声,一抬眼看到又两个美女走进来,不自觉的愣了愣:“喂!那个女人有点面熟唉!”

    穆倾心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压低了,钦慕背对着门口,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陆妃!

    陆妃看到她也是一惊,朋友拉着她往前走她才又继续往前走。

    “怎么了?突然丢了魂一样?”

    朋友问陆妃,陆妃这才回过神,眼神慢慢从钦慕身上移开。

    钦慕也又回过头,只是抬眼刚好看到站在前面买冰激凌的陆妃的背影,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然后又低着头继续吃自己的冰激凌。

    穆倾心看着她那样子然后低着头继续小声问她:“谁啊?”

    “陆妃!差点跟杨柏结婚的那个!”

    钦慕低声对她讲。

    穆倾心听后立即就转头朝着她们看了眼,两个女孩子付了钱正好回过头来找座位,穆倾心看着陆妃那有些紧绷的模样轻笑了一声,心想你就是去欺负钦慕的女人啊。

    “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看你啊?”

    陆妃的朋友坐在穆倾心的斜对面,刚要吃点东西就发现她们俩一直被盯着,仔细一看又不是盯着她,便疑惑的问陆妃。

    “我不知道!”

    陆妃低声说。

    可是还是被穆倾心听到了,那声不知道让穆倾心情不自禁的又嘲笑了一声,心想就这样的女孩子,还能把钦慕欺负了?

    “你被她欺负啊?你可真够没用的!”

    穆倾心失望的看着钦慕说道。

    “赶紧吃,吃完了我们还得去别的地方!”

    钦慕无心再多说,只想赶紧吃完自己的冰激凌,然后出去。

    本来觉得这里挺好的,但是现在突然多出来的人叫她觉得这地方实在是太狭窄了。

    “去什么别的地方,我觉得这儿挺好的!”

    穆倾心说着便站了起来,在那个女孩子专注的眼神下向她们那里走去。

    “嗨!”

    穆倾心走过去抱着自己的冰激凌就拉开椅子坐在那个女孩对面,然后好奇的看着陆妃。

    陆妃一抬眼,看着穆倾心后不自觉的结巴了一下:“你是谁啊?”

    “我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我很崇拜你好吗?听说你连那个女人都敢欺负呢,还差点让人把她衣服扒了是吧?”

    穆倾心满眼崇拜的看着陆妃跟她聊,陆妃眉头皱了下:“这位小姐,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可没有要扒她的衣服!”

    陆妃眼睛一抬,看了她一眼后又垂下,那声音虽然不高,但是也很不友善。

    “是吗?可是我听说你差点把她的衣服扒了呢,你怕什么啊?我听说你挺厉害的,对了,今天你怎么没带保镖啊?”

    穆倾心往外看了看,除了她跟那个女孩子,身边没再有别人,门口好像也没别的人,穆倾心有点意外,也有点小失望。

    “你到底是谁啊?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挑拨我跟穆太太的关系吗?我那时候是被坏人给骗了而已。”

    “哦?谁是坏人啊?”

    穆倾心完全不搭理陆妃的问题,只是问自己关心的。

    “你快走开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烦人的女孩子。”

    “哈!那是你见识少!姑奶奶我叫穆倾心,是那位穆太太的小姑子,记住了?”

    穆倾心冷笑了一声,然后有点傲娇的自我介绍起来。

    “穆倾心?穆家那位二小姐?”

    坐在穆倾心身边的女孩子倒是先反应过来了,紧张的看她一眼。

    “对啊!就是姑奶奶我!”

    穆倾心转头看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有眼光。

    钦慕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把勺子轻轻地放在里面,然后起身:“走了!”

    钦慕背着包从她们桌子那里经过,头也没回,只是随手按了下穆倾心的肩膀。

    穆倾心有点扫兴:“你着什么急嘛?我这正聊的开心呢!”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是穆倾心还是跑回去拿了自己的包然后抱着冰激凌急急忙忙去追钦慕。

    “穆太太!”

    钦慕走到门口刚打开门,然后就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叫她,那声音虽然熟悉,却又有点陌生,因为那声音里竟然没有带着一点傲娇。

    钦慕跟穆倾心都下意识的转了头,穆倾心好奇的眨了眨眼,钦慕敏锐的眼神直直的看向对面不远处的陆妃,陆妃已经站了起来。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

    陆妃双手纠结着,突然跟钦慕道歉。

    钦慕眼眸稍微一滞,随即却只是又多看她一眼,然后就先出门了。

    穆倾心更是没想到,她本来还想玩点花样折腾折腾,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没必要了。

    陆妃后来又见了杨柏一次,知道一些事情后觉得自己那次真的太过分了,自己葬送了跟杨柏的婚事不说,还丢了那么大的人,她当时是真的太嚣张了,不过,如果不是伍娇娇的父亲对她动了那种念头,她又如何会清醒过来呢?还一直以为自己交的朋友是多么的好。

    “干嘛突然出来,我还想跟她多聊一会儿呢?她怎么突然道歉?”

    “虽然不清楚,不过应该是真心的!”

    钦慕低着头抱着自己的手臂往前走,寻思着刚刚陆妃的话,觉得应该是真心的。

    “真心不真心的,反正又不能当朋友的!哦?”

    穆倾心跟上去,从包里将早就准备好的太阳伞拿出来撑开给两个人撑着。

    “嗯!”

    钦慕点着头,然后一转眼看到穆倾心的另一只手里还拿着冰激凌,便把雨伞接了过去由她撑着:“快点吃,都化了!”

    “你那个也没吃完,太浪费了!”

    穆倾心一边吃着要融化的冰激凌一边对她说。

    “我正在减肥,而且是你替我点的大杯。”

    “我可是怕你不够吃呢!”

    穆倾心瞅着她一眼,钦慕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钦慕的小女人一样,而钦慕就是她的大总裁,很腹黑低调的那种。

    “倾心!”

    “嗯?”

    “最近跟江少感情很好吧?”

    “呃!”

    穆倾心含着一口融化的冰激凌,不太理解的看向她。

    钦慕突然笑了下,果真如穆倾心想的那样,有点小腹黑。

    钦慕走起路来也是那种超级直,超级有范的感觉,仿佛就是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美女总裁类型,各方面条件都已经不能用美来形容,而是帅。

    “你跟我哥呢?虽然你回来后就被两个女人乱咬了一通,不过我还是要替我哥打抱不平,以后不准你再这么欺负我哥了知道吗?”

    穆倾心一本正经的,而钦慕却在想,我何时敢欺负过你哥?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他,都是他欺负我吧?”

    两个人聊着一起进了商场里,终于又凉快起来。

    穆倾心把冰激凌杯子扔到了商场里的垃圾桶,然后把钦慕手里拿着的太阳伞又放回自己包里,两只手搂着钦慕的手臂开始选择喜欢的东西,买买买。

    当然,主要还是让钦慕买买买,毕竟钦慕怎么也算个老板,虽然没有她哥跟她老公有钱,但是在她周围的朋友里,钦慕也是最有钱的一个了。

    穆倾心选了两个名牌包包,然后又拉着钦慕的手开始晃悠:“好嫂嫂,你会帮我买的哦?”

    钦慕被她晃得胳膊都要断了,无奈的眼神看着她。

    安楠来买鞋子,看到她们俩的时候便走了进来:“钦慕!”

    钦慕跟穆倾心好奇的朝着外面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身白色衬衣裙套在身上的安楠。

    安楠的头发又理短了,连她的美颈都盖不住。

    “嗨!”

    穆倾心也不像是在冰激凌店里的时候那么阴阳怪气的,认真的跟安楠打了个招呼。

    安楠便对她点点头:“你好!”

    “这是穆倾心,穆熠宸的妹妹,这位是江之远的女友,安楠。”

    钦慕看她们俩对彼此好像也挺好奇,便正式介绍。

    安楠点点头:“早有耳闻!穆小姐果然是个美人呢!”

    “谢谢夸奖,安小姐也果然是没人呢,不过好像把我们之远哥折磨的很痛苦哦!”

    其实不管是陆妃还是安楠,穆倾心都多是从冯芳华那里听说的比较多,钦慕一向话少,除了哄长辈们的时候不得不说话,所以她很少能从钦慕嘴里听到什么八卦。

    “看来我在江之远的朋友们面前应该是恶人的角色了?”

    安楠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声,其实很从容。

    “差不多!不过也很敬佩你,能把江之远那小子拿下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比起之远哥,穆倾心更喜欢没大没小的叫他江之远。

    安楠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穆倾心催促着钦慕去给她结账,自己跟安楠在边上等着。

    “哇!你竟然戴钻戒了!”

    穆倾心低头的时候看到安楠手上的戒指,忍不住拿起安楠的手:“你们要结婚了吗?”

    “没有!不过我收了戒指!”

    安楠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点心虚,但是还是笑着跟穆倾心解释了一下。

    “哇!江之远可真大方,这么大的钻戒,不过江之远送戒指为什么不求婚啊?”

    穆倾心皱了皱眉头,想不通。

    钦慕付完钱回来就听到那句话,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一把年纪还总像子枫欢欢他们那样每天背着十万个为什么吗?”

    穆倾心一抬头看钦慕,钦慕的手自然的搭在她肩膀上,像是哥们一样,不过又好像是另一种提醒。

    “实际上江之远求婚了,我没答应而已!不过戒指实在是太诱人,我就收了戒指!”

    安楠抬起手看了眼戒指,看得出钦慕是想帮她避免尴尬,她便自己说起来。

    之后三个人一起去逛鞋子专柜,穆倾心还忍不住吐槽:“哎呦,江之远那小子从来没有那么挫败过,估计得伤心好一阵子吧?”

    “第二天走了之后就没再去我那儿!”

    安楠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低头从鞋柜上拿下一双黑色的小羊皮鞋来看,然后放在脚边比量了一下。

    钦慕跟穆倾心也低头看着她脚边的鞋子,感觉挺舒适的。

    “老实说,我其实很想听听你们的看法,虽然我是个不会被左右的人,但是这次这件事,不得不说,真的把我难住了!”

    安楠坐下试鞋子的时候跟她们俩说。

    钦慕跟赫连好站的稍微远了点观赏她的鞋子。

    “看法?”

    穆倾心啧啧了两声,然后摇了摇头:“实在是没什么看法,这世上又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恋爱就要结婚,爱了就得结婚,只是觉得江之远挺可怜的。”

    钦慕一直没说话,听着穆倾心说话的时候看了穆倾心一眼,对穆倾心这话其实她是赞同的。

    “我只是拒绝了他的求婚,又没有跟他分手,为什么要说他可怜?我还是爱他,要跟他交往,同居,啪啪,只是缺了一张证书而已。”

    安楠说道,然后把鞋子穿在脚上站起来慢慢走了一圈,又去看别的鞋子,顺便跟穆倾心继续倾诉。

    “证书这个东西啊,对你来说可能并不重要,但是对一个渴望有家的男人来说,大概是非常重要的。”

    穆倾心难得这么一本正经的说事情,钦慕站在她边上都有点被打动了。

    “是吗?不过最近江之远好像的确有些消沉,以前天天在我那里泡着赶也赶不走,现在却打个电话都要等一等才被接起来,他该不会想跟我分手吧?”

    安楠听完穆倾心的话后想到这几天的江之远,然后整个人的魂魄都差点被吓飞了。

    “他从你那里搬出去了?”

    钦慕低声问了句,想着江之远那么依赖安楠,好不容易挤到安楠的公寓里,怎么会舍得搬走?

    仔细一想就觉得,肯定有阴谋!

    “嗯!我今天本来想约他出来一起逛街,结果打了俩电话他才接起来,还说自己忙工作!”

    安楠才不相信他会忙工作,他虽然有工作,但是从没见他因为工作忙碌过。

    “如果我是江之远,求婚被拒也会难受一阵子的,或者暂时不想再见你,毕竟当他以为你们的感情足够成熟,足以走进婚姻,而你却并不这么认为。只是如果你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又答应了他,那样应该也不会有好结果吧?或者会比现在更糟?”

    穆倾心突然自己纠结起来了。

    安楠轻叹了一声,多走了几步发现鞋子还挺舒服,便脱下来让旁边站着一直没打扰她们聊天的店员给她装起来,然后才又转头问钦慕:“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钦慕无奈一笑!

    “安小姐,你就一点不想跟江之远结婚?结婚后还可以生个小宝宝,一家三口多好啊!”

    倒是穆倾心又突然说道。

    “小宝宝?”

    安楠听后吓一跳,想到自己生命里有个小东西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要被打乱了,她的心内竟然有点恐惧,便是条件反射的拒绝。

    “对啊!结婚后肯定会有宝宝的啊,总不能就两个人在一起过一辈子吧?爱情结晶可是会增加夫妻感情的哦!”

    穆倾心想到她跟江宴,又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心里不自觉的就又美滋滋的,超满足。

    “我没想过!”

    安楠回答。

    然后钦慕跟穆倾心就有点尴尬了,忍不住好奇的看着她。

    “我们这样好好地,为什么一定要让生活里多一个人进来?而且还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只能给我们添乱的小不点。”

    安楠不理解的望着她们。

    穆倾心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有点生气了,竟然有人说小宝宝是给父母添乱的,但是安楠是朋友,所以她便忍不住没有吐槽,但是一下子就不愿意在这里呆了,自己大步往外走去,不太高兴的。

    安楠不理解的看向钦慕:“她怎么了?”

    “没事!买好了我们就走吧!”

    钦慕往外看了一眼,然后又提醒安楠。

    中午三个人一起去am吃的饭,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角落里,点了不少穆倾心喜欢吃的菜,但是穆倾心一直不太开心。

    安楠觉得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又不知道说错哪一句,也不敢惹她。

    钦慕看她们俩那样,心里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

    “为什么会有女人不想嫁给自己爱的男人?还不想跟这个男人生宝宝,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江之远了。”

    穆倾心最后还是没忍住,放下筷子对安楠表示质疑。

    “爱情跟孩子跟婚姻又有什么关系?有哪条法律规定情侣一定要结婚,一定要生小孩吗?你不能因为自己生了小孩,就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该生个孩子才算圆满吧?而且我们又不欠男人什么,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生孩子?”

    安楠便也条件反射的跟她辩驳。

    钦慕觉得这顿饭要消化不良了。

    “可是男人想啊,你要这样,那你还谈什么恋爱?”

    穆倾心一摊手,表示非常不满。

    “那就不谈好了!”

    安楠也放下了筷子,很明确的表示,她并不是觉得自己离了男人就生活不下去。

    然,就在这时,穆倾心看安楠的眼神突然看向安楠的背后。

    钦慕也觉得斜对面好像有熟人,便也转头看过去。

    瞬间,就安静了!

    江之远跟景峰还有穆熠宸,江宴刚好一块过来,听说她们三个在便来打招呼,谁知道就听到这场辩论。

    江宴有点头疼,他老婆心直口快的个性一点都没有变,这会儿让一对情侣该如何面对彼此?

    安楠看她们都在看着她身后,本来还略带愤怒的她在转头的时候,瞬间什么脾气都没有,只那么迟迟的望着江之远那张没有血色的脸,无法移开眼神。

    穆倾心突然就生气自己嘴贱,用力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低着头不敢在发出声音。

    江之远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

    安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有些难受,眼眶莫名的就湿润了,拿起包来就起身跑去追江之远。

    餐桌前还是安安静静的,只剩下他们两对坐在那里。

    “不是让你不要乱说话吗?”

    江宴轻声问她。

    “没忍住!”

    穆倾心的声音压得超级低。

    “你啊!惹祸精!”

    江宴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抬眼看向穆熠宸跟钦慕:“这下是不是出大麻烦了?”

    “会好起来的!倾心!”

    钦慕想了想,微微一笑对江宴说道,看穆倾心那么愧疚,便叫了穆倾心一声。

    穆倾心有点尴尬的抬眼看她,钦慕对她说:“别想太多了,这一击说不定是助力呢?”

    穆倾心听后不太敢相信的低声问:“会吗?”

    “说不定!”

    钦慕只能这么说。

    穆熠宸转眼看了自己妻子一眼,倒是被钦慕点醒了的感觉。

    “安楠很爱江之远,她会做出让步的。”

    钦慕又说道。

    “你确定?”

    穆倾心跟江宴都有点不相信。

    “女人还能不了解女人吗?”

    钦慕想到自己跟穆熠宸结婚前,穆熠宸那么凶残,她要是不退让,他们怎么会有现在?

    ——

    安楠没有追上江之远,但是她还是立即开车去了江之远的住处。

    江之远也果然是回了自己的公寓,她自己有钥匙,进门后就看到江之远坐在沙发里烦闷的抽烟。

    安楠走过去将包放下,然后站到他眼前去。

    江之远头也不抬,狠狠地抽了口烟,满脸被打击后的沉闷。

    “刚刚说分手的话不是认真的!”

    安楠轻声跟他解释。

    “什么是认真的?不想跟我结婚是真的?不想跟我生孩子也是真的?”

    江之远还是忍不住去问她,看她的眼神里都带着愤怒跟绝望。

    他没想到安楠竟然根本不想跟他结婚,也不想跟他生小孩,那么她跟他在一起是打算怎样呢?就这样交往一辈子?让他连个名分都没有?

    “那你呢?跟我在一起,仅仅是为了让我跟你结婚,帮你传宗接代?”

    安楠也有点生气,江之远现在分明是抓住她在餐厅里说的话不想放。

    “我要是只想找个人传宗接代还需要找你?我追你费了多大的劲你不知道吗?我每天多么憋屈的隐忍着,只为看你笑一个给我,你却以为我只是图你结婚生孩子?”

    江之远生气了,非常生气。

    他忍了好几天不见她,他以为她会知道他生气了,会来哄他,然后呢?

    竟然无意间听到那些话,那些足够让他放弃她的话。

    “我们之间出问题了是吗?”

    安楠忍不住苦笑了一声,低声问他。

    “我们分手吧!”

    江之远没再抽烟,只是手指间一直夹着那根烟,抵着膝盖上对她冷声说出那五个字。

    “分手?江之远,你认真的?”

    安楠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里好像被人捅了一刀,然后那个人拿着刀子在她心脏用力的摁着,就是不肯拔出来给她个痛快。

    “是!”

    江之远咬着牙跟,说完那话后自己先站了起来,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后远离她,去了楼上卧房。

    安楠就站在那里,一直站在那里,只是在努力喘息着。

    江之远竟然跟她说分手?

    江之远竟然跟她说分手了吗?

    安楠忍不住低吟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像是哭声。

    可是她为什么要哭?

    是他放弃她的,他千辛万苦追到她又放弃了,安楠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算计了好几年,结果竟然就是这样吗?

    她有些不甘心,却又有些疲倦了。

    分手,就分手吧!

    她走到旁边的沙发那里弯腰拿起了自己刚刚放下的包。

    江之远上楼之后就站在卧房门口,并没有进去。

    安楠站在楼梯口看了楼上一眼,心想他既然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他竟然不相信她爱他,那么,她就算勉强留住他又有什么用呢?

    安楠想了想,还是背着包转头离开了。

    只是,那扇门关上之后,两个人好像就那么真的断了。

    江之远站在楼上听着楼下的关门声了,她关上的,不只是他公寓的那扇门,她把他从她心里驱逐了,赶出去了,她自由了,而他……

    江之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自己快要死过去,转头就狠狠地一圈打在了门上。

    他是恨的,恨安楠说出那么绝情的,不负责任的话来,更恨她既然追到家里来,却又那么离开了。

    ——

    “宸哥!老子分手了!老子不要那女人了!”

    晚上,穆熠宸正在家犯愁冯芳华跟穆子豪让人在家里给孩子建了个规模比较大的游乐场,然后就接到江之远的电话,江之远负气的跟他报告,却是说完就又在电话里哭起来。

    穆熠宸的心有点乱,江之远懂事后第一次哭的这么惨吧?被一个女人。

    钦慕从游乐场走出来,脚还不小心踢出来几个蓝色的球体,穆熠宸有点烦闷的捏了下眉心,里面三个小家伙正玩的不亦说乎,尖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到底是谁要弄这个游乐场的,我们家满地都能找到球了,万一把爷爷绊倒了怎么办?你怎么了?”

    钦慕原本是担心老爷子不小心踩到这些球,后来却发现穆熠宸的表情好像不只是在忧虑这个。

    “江之远说他分手了!”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心疼远哥有没有?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