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一生只能爱一个(3)
    江之远跟安楠真的分手了,一个月后江之远收到了安楠给他快递回家的,他在安楠那里的所有物品。

    江之远打开那两个大纸箱后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他的衣服,洗漱用品,还有——

    杜蕾斯!

    衣服折叠的很整齐,洗漱用品,多多少少的他也分不清楚,只是杜蕾斯——

    好像少了一个?

    江之远烦躁的不行,不在一起就算了,还把这些东西给他寄回来做什么?

    如果不喜欢直接扔垃圾桶啊!

    如果是从前,他会当做这样的女人是想要跟他复合之类的,但是当这件事的原主人变成了安楠,一切都要另当别论。

    ——

    他憋屈的跑去了穆熠宸的办公大楼,穆熠宸开完会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他,凤眸半眯:“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女人不要我了?你也要把我拒之门外?”

    江之远抽着烟,活脱脱一个二世祖的模样。

    穆熠宸没理他,转头对跟他一起回来的溪梦说了声:“去泡壶茶过来,浓一点。”

    “好的!”

    溪秘书刚刚要坐下的时候好像听到江之远的声音了,点点头先去帮他们泡茶。

    穆熠宸关上门走进去:“在女人那里受了憋屈,跑我这儿来撒野?”

    “嘿嘿!那宸哥还给我泡茶呢!”

    江之远突然嘿嘿笑了声,一脸的欠扁样,像是终于还有人关心他,心里得到了不少安慰。

    “我是怕你睡死在我这儿。”

    可是一向毒舌的穆总又怎么会让他多想。

    江之远瞬间就又有气无力的瘫在沙发里,捏着根烟叹气。

    “哥们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那女人竟然把我的东西都从她公寓里寄出来了,这是真的要跟哥们恩断义绝啊。”

    江之远靠在沙发里坦言,脸上的表情,瞬间就成了绝望。

    江之远有种快要失去不起的感觉,辽想自己这几年那么辛苦的追上她,处处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一点做的不够好让她失望,可是竟然就弄了这样一个结果。

    “我是不是不该跟她求婚?”

    江之远突然抬眼看穆熠宸,问他。

    “这是你的事!”

    穆熠宸抬了抬眼。

    “——,当年你跟钦慕去领证之前,你就没用求个婚什么的?”

    江之远皱着眉头,想起当年穆总把人家姑娘给弄到民政局去领证,虽然他说得好听,但不就是强迫人家签了结婚证吗?

    穆熠宸皱起眉头来,这家伙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活该你要单身!”

    穆熠宸别的没说,只撂下这么一句。

    “活该我?哥们只是想要讨教几招而已,你用得着这么诅咒我吗?”

    江之远抬手摸着自己的胸口,用力的摁了摁。

    溪梦从外面端着茶水进来:“你跟老板的状况就不同,怎么能比呢?”

    江之远抬了抬眼,更是心痛起来:“论起来我也得叫你一声嫂子,可是溪秘书,你这样说真的好吗?”

    “两个不同的女人是没办法拿来做比较的,再说你跟穆总虽然是好朋友但是你们的性情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感情也是不能相提并论。”

    因为大家都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溪梦才这么认真的跟江之远说了几句。

    江之远听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那,那你觉得我跟安楠,还,有没有可能?”

    江之远竟然觉得溪梦说的有点道理,忍不住多问她。

    “她很爱你,但是你不能因为她爱你就捆绑她,我觉得她当时不答应你求婚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一个女孩子自己过的好好地,找个男朋友也开开心心的,觉得很圆满了,她习惯了独立的生活,你要她一下子跟你组成一个家庭她不适应,我觉得你应该多给她点时间,可是我听老秦说,你昨天跟她提分手了?”

    溪梦想起来还有点心疼安楠,安楠是想找个男朋友开心的,大概也没想到竟然会被分手。

    江之远……

    穆熠宸垂着眼眸一直没说话,这会儿他突然觉得他的秘书竟然有点不一样了,什么时候开始溪梦的想法也这么多了的?下次穆太太在折腾他,他应该找他秘书帮忙啊,开导人的好帮手。

    “我先去工作了!”

    突然间办公室里两个男人都沉默了,溪梦觉得自己可能多嘴了,赶紧,稳稳当当的撤退。

    溪梦出去后两个男人更是又都低了头,后来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看江之远,江之远眉头死死地皱着:“她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所以分手那两个字你是怎么说出来的?忘了自己怎么死皮赖脸来上人家了?”

    穆熠宸皱着眉头低声质问他。

    江之远好一阵子都有点懵,是啊,自己怎么会提出分手?是疯了吧?

    “我为什么会提分手你不知道?你昨天中午跟我一起听到那些话的,你敢说,如果你听钦慕说这种话,能不分手?”

    江之远心想就你那傲娇的臭脾气,听到你爱的女人那么不在乎你,你肯定比我更过分。

    “你听安楠说过喜欢别的男人吗?”

    穆熠宸平静的问他。

    “呃!”

    江之远再次傻掉,这他好像是没有听到过。

    不过宸哥这话,难道是……

    江之远用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他。

    穆熠宸也没再说话,只是倾身去打开了桌上的烟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烟来点上。

    江之远就更相信自己所想的了,钦慕喜欢上了别的男人,而宸哥竟然没有提分手,江之远甚至想,该不会是被戴绿帽了吧?

    “首先你要知道你要这个女人,其余的,你都该游刃有余。”

    穆熠宸点了烟抽了两口后才跟他又说道,那毒辣的眼神,叫江之远的心上好像被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穆熠宸永远不会忘记从钦慕嘴里听到那句话时候的心情,那话像是抹了毒的刀子在他心上不停的钻啊钻啊,钻出个洞来的感觉,可是他能怎样?最后也不过是让自己慢慢放下而已,因为比起那句话的重要性,那个人对自己更为重要。

    江之远后来从他那里出去了,然后站在办公楼下面迎着太阳给安楠发了条信息。

    安楠还在跟同事开会,听到手机响了一声,然后稍微拿起看了一眼。

    “为什么杜蕾斯少了一个?”

    “?你确定?”

    安楠给他回过去,脸上的表情还是开会时候严谨的表情。

    “非常确定!”

    “那大概不知道放哪儿去了,你要需要就去找吧,我现在不在家。”

    安楠给他回过去,看他发非常确定,好像要因为一个套而跟她斤斤计较。

    本来把他的东西送回去也只是因为她实在是不想看着那些东西让自己心烦,她要尽快整理心情,她是绝不会让自己深陷在失恋的痛苦中不能自拔的。

    江之远把手机防盗了口袋里,他觉得他们把话题聊死了,不过他倒是真的好几天没去她那儿了,去找就去找。

    安楠后来没再收到他的信息,忍不住眼角余光一直在关心手机。

    而江之远却是开车直接去了她家里,然后在她家里乱翻了一气,找了个箱子,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放了进去,他就知道肯定还有没有带回去的,他要全部带回去,让她什么都不能再看到,关于他的。

    不!

    还是要留点什么的。

    当打开卧室,床边柜子的抽屉里,用力往外抽,里面看到那枚杜蕾斯的时候,他觉得他要留下这一个,万一哪一天再来没得用怎么办?而且他心里总觉得安楠看着这个套也会想他,说不定她就是故意留下的呢?

    江之远抱着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想要离开,但是走到门口又看向里面的时候他突然就不舍的,他要是就这么把东西都带走了,她会不会以为他是想彻底跟她决绝?

    江之远想了想,然后又像个傻孩子一样将东西重新都放了回去,放到原来的地方。

    等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把门关上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冒了一头热汗,摸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之后,依依不舍的离开。

    ——

    晚上江之远又给穆熠宸发信息:“哥,一块喝酒去?”

    穆老板:“没空!”

    江之远:“忙什么?”

    穆老板:“陪老婆,带孩子!”

    江之远:“……可以不用说的这么详细的!”

    穆熠宸刚回到家正好往屋子里走,看完江之远的提示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收起手机后一抬眼就看到门口站着的女人。

    夕阳刚刚落下,钦慕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着他,看到穆熠宸的眼神投向她的时候,钦慕情不自禁的笑了下。

    自从一楼客厅里面的一个大房间被改装成了游乐场,孩子们就不用再外面热乎乎的玩了,几乎整天都泡在里面。

    “今天回来的很早哦!”

    钦慕抵着门框站着,看他走近后转过身,两个人相对着,她依旧慵懒的靠在门框上,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要不我再出去跑一圈?”

    “无聊!”

    钦慕意外的看他一眼,然后抓住他腰上的衬衣布料,轻轻一扯,穆熠宸自动到她跟前,两个人在近处想贴着。

    “孩子呢?”

    穆熠宸问道。

    “还用说?正在游乐场里玩呢,原本以为那夫妻俩走后子枫自己在这边会不好照看,没想到竟然玩的不亦说乎。”

    钦慕想了想,这个游乐场还是有用处的。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进去吧,外面还是热!”

    “嗯!”

    钦慕便站直了身子,然后搂着他的手臂往里走。

    “江之远跟安楠怎么样了?江之远有没有找你?”

    钦慕好奇的问他。

    “嗯!上午在我办公室里喝茶,看上去痛不欲生。”

    穆熠宸嘀咕,他也不知道心里怎么会有个邪念,竟然希望江之远那小子受点苦头呢。

    像是他追钦慕,可是追了二十多年,那小子就那么一两年就把女孩子弄到床上去了,竟然还觉得自己追了半个世纪那么长。

    “看来是真的被伤着了,不过应该是短暂的!”

    钦慕总觉得安楠会挽回这段感情,尽管现在安楠表现的好像是分了手的样子。

    “干嘛短暂?让他尝尝被抛弃的滋味也不错。”

    穆总的声音分明那么低沉,却叫人听着是在幸灾乐祸呢,钦慕也忍不住抬头去看他,穆熠宸那蕴藏着锐利的眼眸稍微一动,笑的有点坏。

    江之远跟安楠分手的日子,就在家闲了几天,之后每天,中午跟晚上都得找朋友一起吃饭才行,至于早上,当然是因为晚上喝太多,玩的太嗨所以才爬不起来了。

    钦慕那天跟胡小彬一起在餐厅吃饭就遇上了江之远,江之远正跟一个几个男孩子在一起,那帮人里他好像头头的样子走在前面,直到看到她,才突然一下子把那高高在上,不怎么耐烦的嘴脸给收起来,然后就掉头朝她跟胡小彬那里走去。

    “小慕妹妹,好久不见呐!”

    钦慕看他那无事献殷勤的模样只轻笑一声,下意识的看向他身后。

    而胡小彬听到熟悉的声音后也转了身,就看到自己背后的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之远哥!”

    “小彬妹妹,你怎么也在这儿?你们俩怎么在一起?”

    江之远看着一个黑道千金,一个白道少奶奶,倒是耳闻了钦慕帮胡小彬做婚纱的事情,但是设计师跟客户,一定要这样亲密吗?

    “是我约姐姐出来的,钦姐姐帮我设计的婚纱很漂亮,我一直想要感谢她,今天好不容易我爸爸不在我就偷跑出来了,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

    胡小彬遇到熟人还挺开心的,虽然结了婚嫁做人妇,但是还是要受她父亲的监视,她这生活真的是憋屈着呢,所以一出来见着熟人特别开心。

    “哦!那什么,我不会跟你爸说的,不过你吃完饭早点回去。”

    江之远想了想,跟她说了句。

    “嗯!谢谢之远哥!”

    胡小彬开心的像个小女孩。

    江之远看向钦慕,然后走到她身边去低下头,背对着胡小彬:“小慕妹妹,你跟一个黑道大哥的女儿在一起吃饭,你这是想要吓死谁啊?”

    “你跟安楠怎么样了?”

    钦慕没在乎这些,她只是更好奇江之远跟安楠的事情。

    “呃!既然这样,我先跟兄弟们去吃饭,晚点再跟你说。”

    “宸嫂好!”

    后面几个小子都开心的跟钦慕打招呼。

    钦慕微笑着,手在桌沿上跟他们挥舞了下。

    这声宸嫂叫的,一下子就叫她觉得自己年纪不小了。

    “走了!”

    江之远看大家都那么熟悉,也不多做介绍,说完就先走在了前面,又是那冷冰冰,烦躁的脸。

    “之远哥总是酷酷的哦!”

    “嗯?嗯!”

    钦慕听说江之远酷还有点不相信,不过她还是条件反射的答应了一声。

    “总像个长不大的大男孩,他有女朋友了吗?”

    长不大的大男孩?跟酷沾边吗?

    钦慕不太理这女孩子的思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有了呢!”

    “哦!怪不得前阵子我爸爸给他介绍女朋友他不要。”

    胡小彬点着头,像是恍然大悟。

    钦慕这才明白过来,都说江之远跟黑道上关系不错,原来说的就是道上的老大哥啊,心里突然一慌,然后又下意识的问:“你爸爸会管他交女朋友的事情?”

    “他们是忘年交,关系好着呢,不过我爸爸才不会管人家交不交女朋友,他只知道管我,整天找人看着我。”

    胡小彬吐槽,委屈的要命。

    “那你跟你老公不住一起吗?”

    “住一起啊,我爸给我们买的别墅,然后给我们安排了一百多个保镖,每天随身携带。”

    随身携带……

    “我爸爸总说,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安全最重要,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没去上班!”

    胡小妍看着那些美丽的事物,忍不住要多吃一点,跟钦慕继续吐槽。

    “不过我爸爸说为了防止我太无聊,要给我开一家公司玩玩呢,其实我还挺喜欢这样的,当普通职员的话,带着保镖上班会被人用有色眼镜看,但是做老板就不一样了,是吧?钦姐姐!”

    “嗯……是的!”

    钦慕想了想,慢慢点了点头。

    其实她也不知道,虽然有段时间她身边也总是跟着一些保镖,但是现在没有了,至少她知道的没有了。

    跟着保镖的确挺不方便的,但是当危险来临,一个人就只有死,人多一点,还有活的胜算。

    “姐姐,你跟你老公吵架去巴黎回来,他是去怎么把你哄好的?”

    胡小彬突然凑近她,好奇的问她。

    钦慕稍微一抬眼,有点不明白的看她,至于是怎么哄好的,钦慕想了想,好像已经想不起来了。

    重要的就是那天两个人在机场见面里有闲杂人等所以并不愉快,后来,她还记得一些很激动地瞬间,别的就忘记了,说过些什么话,做过些什么事,然后一笑泯恩仇……

    不!或者是一炮泯恩仇?

    “你跟我说说嘛!最近我老公也离家出走了,我想了一大圈,只有你跟你老公吵架的时候分开过呢,所以只能来找你想主意了,钦姐姐,你就帮帮我嘛!”

    钦慕……

    面对胡小彬的撒娇,她竟然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更是一点主意也没有呢。

    “那你老公为什么离开呢?”

    “还不是因为我爸爸,总是嫌弃他,我们结婚后本来是想搬出去住的,他买了房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我爸爸强行要求他留在现在住的房子里,结婚后我们一直为了我爸爸的事情不太愉快,然后那天他突然就离家出走了,说是去出差,我早就知道他是借口了。”

    胡小彬说着说着,眼睛里竟然有些晶莹的东西了。

    钦慕……

    这就叫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这忙,钦慕觉得自己帮不上。

    人在长期被压制中,肯定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离家出走也算是其中之一。

    就算是男人,其实也是免不了被逼疯的。

    不过今天穆熠宸是真的去出差了,并且要去三天,本来钦慕还挺习惯分别的,但是听了胡小彬的话之后,钦慕竟突然就想念穆熠宸了。

    “我每天都给他打电话,可是他很少回我,钦姐姐,你说他会不会不回来了啊?”

    胡小彬越想越害怕。

    “你们相爱吗?”

    钦慕轻声问她,像是餐厅里的音乐那么轻的声音。

    “嗯嗯!”

    胡小彬点头如捣蒜,超级认真。

    “那他怎么会不回来呢,不过是出去透透气吧!”

    “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过下去,从十八岁开始,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胡小彬嘟囔着,慢慢低下头去。

    十八岁?

    钦慕忍不住想,原来,并不是只有她在十八岁的时候丢了心。

    ------题外话------

    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哦!第二更会在晚上九点之前更新,作者用自己的良心保证哦!

    作者想问穆太太,穆总十八岁时候是什么样子啊?

    穆太太:“是,天!”

    穆总忍不住要吐槽,怪不得穆总总那么傲娇的,原来是你把他奉的那么高,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