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一生只能爱一个(4)
    不过她哪里是十八岁丢了心,她是十八岁迷失了自我!

    ——

    跟胡小彬分开以后钦慕就回了家,欢欢去上学了,橙橙跟子枫跟那老两口去了药厂,钦慕便趁着阿姨她们去午休偷偷地溜进了孩子们的游乐场。

    老实说她跟穆熠宸一样不喜欢给孩子在家里建游乐场,不过此刻她自己偷偷地溜到里面之后就不那么想了。

    原来无论什么时候在那漂亮的海洋球池里玩都会这么开心,原来无论什么时候从长长的滑梯上滑下去都会那么刺激。

    钦慕光着脚爬到上面去,像是孩子那样幼稚的从滑梯上滑下来又再爬上去,然后把那些游乐设施全部都玩一遍。

    后来她躺在蹦床上的时候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可是那些小家伙们,竟然每天都过来也不会嫌累。

    钦慕静静地躺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手机,来了一张完美的自拍,发给远在内蒙的穆总。

    后来她自己在游乐场里睡着了,两个小家伙回来后就趴在她身边拿着她的头发戳她的耳朵,快笑出来的时候还努力忍着笑。

    钦慕有点难受的侧了侧身,只觉得周围的空气有点发热,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两个小不点一看她睁开眼,立即松开她的头发就往外跑。

    钦慕慢慢爬起来,然后看着那两个出了门的小家伙……

    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鼻子也有点痒,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掉在胸前的头发,呵呵!

    这两个小东西竟然敢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对她下手,不过现在几点了?

    他们俩都回来了,肯定不早了,钦慕一抬手腕,看着上面时间显示下午五点半,立即从蹦床上爬起来,因为起的太急还有点眩晕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慢下脚步来,低着头慢慢踩着台阶下去,然后从那一堆海洋球来经过,出了游乐场。

    不知道那俩小家伙怎么跑的那么快,这些球都要漫过她膝盖了。

    钦慕从里面出去之后,好不容易走到客厅,然后就看到冯芳华一脸吃惊的:“你怎么从那里出来?”

    “呃!我以为他们俩在,我就进去了!”

    钦慕想了想,竟然没好意思说自己是进去玩累了,然后在里面睡着了。

    而那两个做了坏事的小家伙也不敢戳穿她,因为怕被她收拾。

    钦慕看着他们俩躲在沙发里穆子豪的腿边瞄着她偷笑,便走过去:“你们俩,给我记住了哦!以后小心别被我抓到!”

    俩小家伙立即就躲到穆子豪怀里去,但是还是在坏笑,钦慕气不过的瞪了他们一眼,但是俩人有长辈撑腰,根本不怕她。

    欢欢洗完手从洗手间出来就跑到沙发里去,往她妈妈腿上一撞:“抓住一只妈妈!”

    钦慕低下头:“妈妈是论只的吗?”

    “嘿嘿!”

    欢欢仰着头冲着她笑,然后又松开她:“走啦弟弟,我们去游乐场玩了!”

    两个小家伙低着头就跟着欢欢后面跑了。

    “喂!你们慢点好不好啊?”

    钦慕忧心的喊了声,看他们一个个的,像是要比赛那样跑,欢欢在最前面,子枫在第二,橙橙在最后。

    “慢不了,不过在家里一般伤不着,我就是没想到江子枫那小子,竟然在咱们家还住下了,这都好几天了,连个妈妈也不找。”

    冯芳华在沙发里坐下的时候忍不住嘟囔起来,她以为小孩子刚刚离开妈妈肯定会很不适应的,何况子枫还是第一次跟妈妈分开。

    可是子枫非但没有不适应,而且还玩的很欢快。

    “男孩子嘛,不像是女孩子那么恋家,何况在咱们家跟欢欢还有橙橙在一起,大概比跟他妈妈在一起要开心多了。”

    穆子豪说起来,不由的笑了下,心想子枫整天跟那两口在一起大概很无聊,所以来了后,才会这么开心。

    “这小两口倒是挺会找舒服的,把孩子丢在咱们家!告诉你女婿,他要是过一个月还不来接,就把子枫的户口挪到咱们家名下。”

    老爷子回房间换了套衣服出来坐下,跟穆子豪说道。

    “江宴就那么个宝贝儿子,会舍得弄到咱们家?再说了,也就待几天,他们俩玩够了就来接回去了。”

    穆子豪说。

    “江少跟倾心结婚后也难得一起出去放松呢!”

    钦慕想了想,这几年江宴一直在忙着巩固生意,连在家的时候都很少,现在好不容易安稳下来了,能想着带着穆倾心出去玩玩,也算是穆倾心没有看错人吧。

    “唉!就是家里没个长辈,怪寒酸的!”

    冯芳华点点头,倒是很认同钦慕,只是又有点心疼女儿。

    “虽然江家没有长辈,但是咱们家有啊!而且江宴会因为家里没有长辈所以更疼倾心的。”

    钦慕宽慰冯芳华。

    “是啊!江宴那小子,亏不了你女儿!”

    穆子豪转眼看着身边坐着的妻子也安慰道。

    “他倒是想亏,他敢吗?”

    冯芳华嘟囔了一声。

    “他们俩刚走没几天,熠宸又去出差了,突然家里好像少了很多人一样。”

    老爷子感慨。

    钦慕突然又想穆熠宸了,下意识的想起自己的手机来,正要起身去拿手机,女儿从里面跑出来:“妈妈,你手机,你手机!”

    钦慕……

    欢欢挺忙的,赶紧跑过来给她手机,然后立即又往回跑。

    钦慕手里握着手机,看着欢欢急急忙忙跑回游乐场的小身影有点小尴尬,这丫头像是来玩了一场接力赛,不过接力赛的话,下面该跑的不是她这个接过手机的人吗?

    她没敢跑,毕竟长辈面前不能冒失。

    冯芳华诧异的看着她:“你到底去干嘛了?怎么手机还落在里面了?”

    “呃!我,裤子口袋太浅!”

    钦慕尴尬的回应,低着头不敢看冯芳华那双锋利的眼睛。

    冯芳华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心想你那丢三落四的毛病又犯了吧?

    钦慕借口说去洗手间,然后在里面看穆总给自己发的信息。

    “穆太太童心未泯呢,不是一直不喜欢家里突然多出来的游乐场吗?”

    “穆总突然去出差,穆太太无聊的又喜欢上了。”

    钦慕回给他,心里仿佛听到了穆熠宸说这话时候低沉的声音。

    那声音好听的她心动。

    “怎么现在才回过来?”

    穆熠宸发信息问她。

    “穆太太很丢人的在游乐场的蹦床上睡着了,并且还被橙橙跟子枫看到,唉!”

    钦慕给她回过去。

    “穆太太竟然真的童心未泯,难道是以前带你去游乐场去的太少了?”

    穆总表示质疑。

    “穆熠宸,你以前对我也挺好的,除了不好的时候!”

    钦慕抵着洗手台那里,一只手压着洗手台边上,一只手捏着手机,低着头非常专注的给他发信息。

    “哼!穆太太对自己的男人好像有很多的不满!”

    穆熠宸又给她发了一条。

    “哪敢?宸哥总是那么傲娇的在我的世界里自由的穿行,现在这颗心,早已经长在你心上了。”

    钦慕编完了以后要发过去,但是却停顿了两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么肉麻的话来,难道是因为分开的原因?

    “这些话宸哥倒是爱听,等宸哥回去了,亲自在宸哥耳边说。”

    穆熠宸编制信息给她发过来,要求她。

    钦慕给他发过一串省略号去。

    晚饭后钦慕自己在那张大床上滚来滚去,最后还是睡不着,就悄悄去了欢欢的房间里,欢欢睡醒了一觉,一转身看到自己妈妈在,嘀咕道:“妈妈,你怎么来我房间里了?”

    “妈妈今晚想跟你睡!”

    钦慕轻声说道,给她盖了盖被子。

    “因为爸爸不在,妈妈害怕一个人睡吗?”

    欢欢轻声问。

    钦慕……

    “嗯!是有点!”

    钦慕想说只是觉得太孤独,又怕她听不懂,所以就那么答了。

    “别怕,有欢欢在!”

    欢欢抬起手来搂着钦慕,然后继续睡了。

    钦慕却是许久都睡不着,还有点无奈,这丫头,还真当她这个大人会害怕呢!

    不过钦慕发现欢欢好像很懂事,也不会丢三落四,会不会是因为知道自己是大姐,所以渐渐地会越来越有责任心?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她女儿转瞬又睡着的小脸,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然后落在她额上一个轻轻地吻。

    那时候欢欢刚出生,她们俩在那个刚买来的房子里,那时候钦慕突然觉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家里不再是冷冰冰的一个人,床上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一个人。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钦慕有点想让穆总回来。

    然,第二天她却只是像往常一样去工作室上班。

    陆妃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在帮穆熠宸做衣服呢,她工作室的墙边放了一台不错的缝纫机。

    因为机器一直在响,所以她压根没有听到小美来跟她说有人来,当她发现的时候,陆妃已经站在她身后一会儿了。

    钦慕转过头去看着背后站着的窈窕的女人,她背着粉色的包包,手里还拿着个盒子。

    钦慕心想,肯定不是送给她的礼物。

    “我是来道歉的!正式道歉!”

    陆妃想了想,觉得说道歉好像不妥。

    “你只要去店里给其他店员正式道歉即可,我不需要!”

    钦慕轻声说道。

    “爷爷让我应该跟你搞好关系,他说你是这个年纪里在荣城比较懂事又比较有威望的女人。”

    陆妃继续说着,声音并不高,她说完后又忍不住多看钦慕几眼,钦慕穿着漂亮的小西装,明明是很精干的样子,却在做工人做的事情。

    “原来设计师也要做衣服的吗?”

    “你要是给钱多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做!”

    钦慕侧着身坐在木制的椅子里,轻声对她说。

    “真的?”

    陆妃不敢置信的问她,那双大眼睛里,总是对别人有种防备的神情。

    “理论上是的,不过我最近不接任何工作。”

    钦慕说着站了起来,然后稍微抬了抬手:“沙发里坐!”

    “好!”

    陆妃觉得钦慕有点自降身价,不过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她爷爷说如果她要在荣城有好的前程,最好是跟钦慕走的近一点,但是她爷爷肯定不知道,钦慕其实从来不会利用家里的地位跟威望去做一些事情,到现在,她也不过只做一名设计师而已。

    “要喝点什么?”

    钦慕问她。

    “饮料,果汁都可以!”

    她陆妃想了想说道,然后将手里拎着的盒子两手端着,笑着送给她眼前:“送给你的。”

    “我要是不收,是不是会让你很为难?”

    钦慕眼瞅着她问了一声,然后慢慢抬手收了起来。

    “是的!我会很难看!我想跟你说,我不知道伍娇娇会是那样的人,她利用我的单纯让我去找你的麻烦,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坏女人。”

    陆妃看着她,眼神还是那么犀利的,瞪的大大的。

    钦慕觉得自己的眼睛挺大的,但是跟眼前的人比就没得比了。

    “稍等!冰箱里有饮料的话拿一罐上来。”

    钦慕说着给小美打了个电话,小美习惯性的给人泡咖啡啊,泡茶啊,有人竟然要喝饮料,她倒是也省心了,就拿了一罐可乐送上去。

    小美送给陆妃可乐之后又好奇的瞅着她,有点不高兴:“你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我告诉你啊,我们工作室最不怕的就是有麻烦了,只是你一个人,我们工作室这么多人,你可要想好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的。”

    钦慕倒是没想到小美这么警惕,不由的轻咳了一下,忍笑。

    “我是来跟钦慕道歉的,并不是来找麻烦!”

    陆妃解释。

    小美……

    “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就喊我,楼下待命。”

    小美走之前在钦慕耳边低声道。

    钦慕没说话,小美走后钦慕才说:“我们工作室的伙伴都比较团结。”

    “其实我有带保镖来的,都是特种部队里退役下来的。”

    陆妃小声说。

    钦慕突然就觉得很尴尬,这是来道歉的?

    “不过他们是听我爷爷的话跟着我的,并不是我故意找来的,所以你放心,不会给工作室造成什么伤害。”

    陆妃解释。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钦慕跟她尬聊。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要说谢也该是我谢你们才是,听杨柏说是你老公发现了伍娇娇的父亲对我不轨,才托杨柏去给我爷爷捎信的。”

    钦慕……

    “伍娇娇以前跟我挺好的,她送了我不少东西,也一直很会跟我聊天,我一直把她当成闺蜜呢,没想到是塑料姐妹花。”

    陆妃说着不自觉的又低了头,她真的是很羞愧,最信任的人,竟然这么对她。

    “上次在冷饮店里见到你便想跟你好好聊聊,但是当时太突然,所以我也没能说出来。”

    陆妃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钦慕想,她肯定不擅长道歉吧,毕竟从小就是个宝贝疙瘩,哪里这么卑微的跟人道过谦。

    “钦慕,我……”

    “别说了!”

    陆妃真的很不擅长,可是,直到钦慕不让她说了,她才停下来。

    钦慕轻叹了一声,微微一笑:“我们就这样一笑泯恩仇吧?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不是朋友,也不是仇人。”

    钦慕的声音很轻,但是就是能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陆妃终于有勇气看着她,许久后突然笑了一声。

    陆妃一双手一直紧紧地握着那一罐小美送来的冰凉的可乐,直到钦慕说了这话,她才松了口气。

    “其实我不太擅长道歉!”

    陆妃又笑着跟她低声说。

    “嗯!看出来了!”

    钦慕也微微一笑。

    陆妃望着钦慕那从容静宜的眼神,突然就不想再多废话,觉得跟钦慕,好像不用说太多话,钦慕的眼睛,好像能看穿一切。

    “我接下来打算重新追求杨柏,那位警官竟然看不上我,我可是陆首长的宝贝孙女呢,你说是吧?”

    “嗯!”

    陆妃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拿着那灌饮料跟钦慕再见了。

    钦慕站在门口看着她离开,陆妃还跟她挥了挥手,钦慕便笑着点了下头,陆妃的车子走远后钦慕还站在那里,不自觉的抬头。

    这天的阳光,可真好呢!

    好像前路光明无限,所有的荆棘,都已经砍掉。

    钦慕转身回到里面去,小美喜滋滋的跟着她身后:“嘿嘿!”

    “嘿嘿什么?”

    “不给我开你的车的话,那盒护肤品可以给我用吧?我知道你不用那个牌子的。”

    小美在她身边冲她眨眼。

    “拿去!”

    钦慕看她一眼,超级宠溺的眼神,然后轻易的一声。

    小美便立即撇下她跑楼上去了,钦慕抬着眼看着楼上,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来,这丫头,护肤品比她还重要吗?

    穆熠宸走的这几天,生活倒是过的还不错。

    晚上钦慕早早的回家陪着长辈们吃饭,穆熠宸不在,她更不好自己在外跟朋友相聚,怕长辈们觉得孤单。

    其实长辈一直叫她在外面吃,但是,她怎么能够?

    吃过晚饭后她便陪着爷爷在下棋,穆子豪就坐在旁边看着,有时候想要指点一下,不过老爷子不让他插手。

    冯芳华洗完澡从房间里又出来,便也坐下一起看,孩子们在游乐场里还不愿意出来,不过也好,他们这些大人倒是可以在一起安安静静的坐回儿。

    “慕慕这棋艺,是退步了吧?”

    冯芳华擦着手,坐在旁边问道。

    钦慕手里捏着一个棋子,正犹豫要往哪儿落,因为前后都被老爷子给堵死了,听到冯芳华的话不自觉的也叹了一声:“是爷爷太狡诈了!”

    “这叫姜还是老的辣!”

    老爷子眼瞅着自己的棋局,这一盘好棋叫他的心情很是不错。

    “您也谦虚点,毕竟慕慕还小!”

    穆子豪都听不下去了,他老爸从年轻时候就是个骄傲的人,到现在也还是。

    “我跟自己孙媳妇谦虚什么,我跟外人才谦虚呢。”

    老爷子低着头盯着棋局说。

    “真的?爷爷您会在外人面前谦虚?”

    哇,要知道城里的这些老爷子们在一起,那景家老爷子要说是骄傲的话,那他们穆家老爷子就是骄傲加骄傲啊,总喜欢高景家老爷子一头,其余家的还冷静点的,都不跟他们俩一般见识,尤其是景家陆家,闹不过他。

    冯芳华听钦慕问老爷子这样的话,都快忍不住笑出来了,心想,那怎么可能?

    穆子豪也是不会说话。

    “那是当然!外人面前我装着呢!在咱们自己家我才一是一!”

    老爷子倒是一点也不谦虚。

    钦慕自然是不信的,但还是笑着点点头:“对,我相信爷爷!”

    老爷子看孙媳妇这么懂事,也高兴的笑了下。

    “唉!我去叫那几个孩子上楼睡觉去!这都几点了还不想睡觉呢!”

    冯芳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紧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那我陪你过去!”

    穆子豪听着老婆要走,便也慢慢站了起来,皱着眉最后看一眼棋局,感觉这一局钦慕是输定了。

    他们夫妻走后老爷子才嘟囔:“跟了她一辈子,跟我都没那么亲!”

    钦慕乍一听,没听懂,好奇的抬了抬眼,然后又盯着棋盘想。

    “你公公这个人啊,从小就爱钻牛角尖,当年追他的姑娘那可是在荣城能排个大长队呢,就看上你婆婆这脾气的,以前跟,现在还跟!”

    原来是说她公婆,钦慕听明白后忍不住笑了笑:“爷爷,这叫一物降一物嘛!爸爸就喜欢妈妈那种像是巾帼女英雄一样的女人嘛!其余的人太弱,他怎么看的上?”

    “哼!就是傻!”

    老爷子哼笑了声。

    “我可是听说当年奶奶在的时候,爷爷虽然对奶奶凶巴巴的,可是心疼着奶奶呢,奶奶有个头疼感冒的您都会紧张的一晚上睡不着觉呢!”

    “那,那她是我老婆,她生病了我不着急谁着急啊?”

    老爷子直了直腰,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好像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又是真的打心坎里把那当成自己当时的首要任务。

    “其实爷爷跟爸爸一样,都是好老公!”

    钦慕忍不住笑着夸赞。

    老爷子突然不再吐槽他儿媳妇了,心想,原来自己也曾经那么贱兮兮的。

    “慕慕你这棋,今天的确走的不好!什么原因呢?”

    老爷子一副很认真的思考她输棋的原因的样子。

    “呃!是您今天真的很厉害!”

    钦慕赶紧的说,免得老爷子待会儿要说她是因为穆熠宸。

    “难道是那小子不在家,让你不专心了?”

    老爷子想了想,果然说了这话。

    “爷爷!我们又不是没分开过,分开过很多次呢好不好?”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有点害羞呢,但是绝对不能随便承认。

    “哦?你是说你不想他?”

    老爷子一副很懂得样子,折磨她。

    “哎呀!不跟您说了!”

    钦慕扭过头去看着电视那边,不敢再被老爷子看到脸。

    老爷子却笑了下:“那小子明天不是就回来了嘛,我得问问他怎么弄的,走了好几天媳妇都没想他。”

    “啊?别!您可千万别!”

    钦慕立即又回过头去看着他,如果被穆熠宸听到这种话,啊,那又有的折腾了。

    “你啊,就是个小傻瓜,说什么都信!”

    老爷子笑着叹了一声,看着他傻乎乎的孙媳妇。

    钦慕……

    “我哪里傻了?人家都说我聪明,睿智,又冷静,还足智多谋!”

    钦慕忍不住澄清。

    “哼!那是在别的事情上,在感情的事情上,你是一根筋,傻到家了!”

    “还好就在咱们家!”

    钦慕听完后没有生起,反而开心起来。

    老爷子抬手指了指她:“你啊!”

    这晚钦慕没有在欢欢的房间里睡了,她要自己享受这一晚的孤独,等着明天晚上穆总回来抱她睡。

    唉!好像就这样一直睡到明天晚上,在床上等穆总回来。

    穆总要是看到她躺在床上,还穿着性感睡衣,肯定会那什么的。

    钦慕仰躺在床上吹着空调,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

    ——

    第二天天气有些阴郁,像是在为一场雨的到来而做准备,很是闷热。

    钦慕带了些补品到了钦家,领导并不在,但是她并不需要领导在家,她只是来送东西的,吩咐阿姨一段时间就炖给他吃一次,他要是在的话,她反而不好说。

    家里还是摆着漂亮的花瓶,只是花瓶里还是百合花,钦慕走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下,对送她的阿姨说:“也可以换着别的花儿买,不要每次都买一种。”

    阿姨这才朝着屋子里看了一眼,然后尴尬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钦慕开车出了钦家就已经开始下雨了,在路上她的手机又有电话打进来,转眼看了下,然后发现竟然还是国外的号码,前阵子她接过一次的。

    不过那个电话响了没多久就挂了。

    钦慕正在犹豫接不接,看突然停下后还疑惑了一下。

    不过她倒是放轻松了,她刚好不想接那个电话呢。

    只是没想到,才不过几分钟,就有信息发进来。

    “给你送去了喜帖,下周婚礼,要不要来我都会给你留位置。”

    钦慕看着那条信息,然后无奈的开着车子往自己工作室的方向去。

    景晴挺执着的,只是她去了又能怎样?

    如果她去了景晴心里会好受一些,可是她为什么要叫景晴好受?

    中午她去赫连好的公寓吃牛肉面,赫连好问她:“景晴给你打电话了?要你去参加婚礼?”

    “你知道了?”

    “他们兄妹俩最近电话打的挺多的,对了,我们打算后天就动身过去了!”

    赫连好端着面到餐桌上的时候跟她说。

    钦慕点点头:“果然是兄妹情深啊!”

    “当然兄妹情深了,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咱们这种独生子女是不会懂的,不过我觉得你就算去了也没什么,要不你跟我一块过去玩玩?”

    赫连好想了想,对她说道。

    钦慕一怔,好奇的问她:“你怎么想的?”

    “就当看个热闹嘛!你最近不是也没有别的安排吗?”

    赫连好吃面之前对她说,说完又叮嘱她:“赶紧吃,待会儿坨了就不好吃了。”

    钦慕低头吃面,然后想着赫连好的话。

    “慕慕,你有没有想过,这或者是你们的一个了结?”

    赫连好吃了小半碗面之后又抬眼看着钦慕问道。

    钦慕也抬眼看着她,有些意外。

    “其实我比较薄情,并不觉得我跟她之间必须有什么需要了结了,只是,你希望我去?”

    钦慕疑惑的看着她,真的是被搞的有点晕了,总觉得赫连好好像希望她去参加婚礼,肯定不会是没原因的。

    赫连好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又低头看着碗里的面,轻轻地把筷子放下。

    钦慕就一直望着她,非常疑惑。

    ------题外话------

    第二更!明天是一号,大家别忘了来投票给你们最爱的飘雪哦!爱你们!么么哒!明天还是打赏日,只要去书评的都有小额打赏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