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欢欢说:爸爸教妈妈亲亲(1)
    “把你的戒指带走!祝你以后过的更快乐!”

    安楠波澜不惊的望着他对他祝福!也是决绝!

    分开这么久,她原本以为他会为她考虑一些,至少他该知道她的心里在挂念他,可是……

    “戒指既然你收了就是你的了!”

    江之远怎么可能再收回去那枚戒指,那不是打脸吗?看她自己摘下来他已经心如刀割。

    “我的?人都不是我的了,我还空留一枚戒指做什么?难道你是想让我在分手后还睹物思人?”

    安楠轻笑了一声,不自觉的低声质问他。

    江之远抬起眼来跟她对视,但是心里却一点底气也没有。

    正是因为如此,安楠才无奈的看向了窗外,她现在真的觉得很累:“当初觉得你什么都看不透我,这样挺好的,至少我一直站在主导的位置,可是今天我突然发现,原来当一个男人不懂一个女人,再怎么打着爱的幌子,也终究会落的如今的下场。”

    安楠低喃着,此时她真的是没有脾气,没有性子,只是一个在忏悔的女人。

    她本以为她看准的男人不会错!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到今天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又要转身离开,她真的意识到自己错的离谱。

    怪不得别人说,一定要找一个懂你的男人嫁了,而不仅仅是找一个有感觉得男人。

    原来懂的,真的比爱,更难得!

    “我在你心里,是不是特别的软弱?”

    江之远忍不住问她,因为他看到她眼神里的失望,看到她眼神里的悲伤,看到她扬起的嘴角,蔓延着的苦涩,以及嘲笑。

    “是!但是你不只是软弱!你还总是很自以为是!你自以为付出了很多,你自以为在这段感情里你受了伤害,你自以为你倾尽了全力,而我全无付出!”

    安楠转眼,很平静的告诉他,告诉他,他错的多么离谱。

    江之远甚至快要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安楠把他说的,简直是,一无是处!

    江之远的眼神有些闪躲,他也看向别的地方:“你爱过我吗?”

    “我还在爱着!”

    安楠张了张嘴,她想撒谎的,但是她的心却不容许她欺骗,她努力的,将那几个字从嗓子眼里逼了出来,眼泪婆娑的凝望着距离自己有些远的男人。

    他已经在她办公室一段时间,可是他甚至都没有再走近她。

    安楠觉得,他们完了!

    江之远听后才又看她一眼,只是他不敢看她太久,很快就又低了头,看着桌上那枚发亮的戒指。

    “我,我晚点还有别的事,戒指你收回去!”

    江之远吞吞吐吐的,头也不敢抬,一双手攥着又松开,松开又攥起来,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然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而他走后安楠却情不自禁的留下眼泪来,低头时不经意的,眼泪就落在了桌上的文件上面,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傻,事到如今还跟他说这样的话,他根本接不住她,不是吗?

    她情不自禁的又看向窗口,听着有人在敲门她才提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有点难受的嗓音说道:“请进!”

    “安小姐,我们晚上还去聚会吗?”

    还是那位男同士。

    “不了!你们去吧!记在我的账上就好!”

    安楠坐回了位子里,低头忙着看着文件,再也没工夫理别人的样子。

    “哦!那好!”

    同事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大家都知道她跟江之远的事情,所以也没再多打扰她。

    门又关上之后,她也已经又是江之远来之前的那个安楠,睿智的眼神盯着文件上那些条条框框,不放过任何瑕疵。

    ——

    钦慕这一天并没有出门,天黑前在楼顶看风景。

    旁边古木色的桌子上放着一杯没怎么碰的咖啡,没有其他杂物,她穿着白色的衬衫加蓝色的过膝裙,配着蓝色的坡跟鞋站在前面望着外面的景色。

    “小慕妹妹,我好像犯错了!”

    她看着江之远发过来的微信后不知道怎么,感觉江之远好像心情不太好。

    “见面了?”

    钦慕对白天里发生的事情还全然不知,只发过去问了他一句。

    江大少:“嗯!见了!她说了很多,她还让我收回戒指,不过最关键的是,她说她现在还爱着我。”

    穆总老婆:“那不是好事吗?”

    江大少:“可是当时的情形并不好,她说我很自以为是,还有很多,反正就是特别难听!”

    穆总老婆:“……”

    江大少:“?”

    穆总老婆:“虽然不知道你们都聊了些什么,不过她既然说还在爱着你,你不是应该立即去吻她吗?”

    江大少:“?”

    江之远看到钦慕发的信息之后差点把手机摔了,吻她?他当时都吓的要死了,连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怎么吻?

    没过多久杨柏跟穆熠宸一起回来,江之远也没再给她发信息,倒是钦慕给江之远又发了一条:“去吻她吧!”

    或者,没什么事情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两个,三个,直到那个女人心软为止。

    穆熠宸跟杨柏到家之后先跟老爷子问安,老爷子见到杨柏来也很高兴,还特意泡了壶好茶给他喝,只是不忘调侃他:“你小子这几年,别的没怎么变,就是这脸,越来越黑了啊!”

    钦慕下楼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

    杨柏他们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都抬起头,钦慕开心的对他们笑着:“杨柏哥好久不见哦!”

    杨柏笑笑:“小慕妹妹越来越漂亮了!”

    穆熠宸坐在边上看着,也不说话,只是那眼神里又是得意又是酸溜溜的,还抬了抬手去压低了杨柏的脑袋。

    “宸哥你在这样兄弟我真的要生气了啊!”

    杨柏真的受不了宸哥这种别人不准看他老婆的性子,一个女孩子长的那么漂亮,哪个人不得多看两眼,他还总是那么霸道的,自己兄弟看看都不行。

    “你再敢多看,我才要生气。”

    穆熠宸说道。

    “臭小子,你兄弟对你媳妇又没邪念,你吃个什么醋?”

    钦慕下去的时候听到老爷子说这话,不由的感叹:“我,可以过去坐吗?”

    三个人都看向她,穆熠宸直接往后伸了手,钦慕这才把手搭在他掌心里,被他拉着,绕过沙发直接坐在他的身边去。

    “小慕妹妹,宸哥一定整天为难你吧?有没有让你出门的时候戴口罩跟墨镜之类的?”

    杨柏开玩笑。

    “这主意不错!”

    钦慕还没等回答,穆熠宸突然赞赏道。

    “你干脆让我在家别出门得了!”

    钦慕白了他一眼,真不敢相信她老公这么无耻。

    “那也行!”

    穆熠宸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笑呵呵的说起来。

    杨柏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啊,咱们在这样下去,真的会把小慕妹妹给吓跑的。”

    “是吗?”

    穆熠宸转眼看着钦慕。

    “说不定哦!”

    钦慕眼眸动了动,忍着笑点点头。

    “啊!”

    穆熠宸立即在她手上捏了下,钦慕疼的叫了一声:“爷爷,穆熠宸虐待我!”

    “到我这边来,我看他还敢!”

    老爷子哼了一声,眼瞅着穆熠宸那欠扁的模样。

    钦慕便立即逃到老爷子那里去了,穆熠宸的手里一空,顿时心里一阵难过。

    也就是冯芳华还没回来,大家才敢这么闹闹玩笑,冯芳华要是在,他们是断然会正经很多的。

    不过晚饭前他们就回来了,还非常把要跟杨柏说陆妃的事情当个认真的事情办。

    所以吃饭的时候杨柏有点尴尬,因为冯芳华对他说:“陆妃那丫头看着挺不懂事的,但是她爱你啊。”

    大家都一阵沉默,就连杨柏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不懂事跟爱你扯在一块,真的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柏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

    穆子豪问了一声。

    杨柏这才稍微放松了些,笑着说道:“不求像是小慕妹妹这么漂亮,这么能干,但是最起码要孝顺,要懂事,能在我需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没事了能说说话什么的。”

    杨柏对女孩子是真的没什么要求,只要是个好女孩就行了,事业什么的,他还不至于需要一个女孩子去赚钱养家。

    可是这样一来,冯芳华刚刚才说了陆妃那丫头不懂事。

    “得!瞧我这张嘴多不会说话,好好地说人家陆妃不懂事,这回我可是没话说了。”

    冯芳华笑了下,毕竟有些年纪了,不至于尴尬到什么地步去。

    “陆妃只是从小在长辈们身边呆的少了,性子有点孤僻是真的,但是还不至于坏到哪儿去,这其实我知道,只是,我其实还是喜欢安静一些的女孩子。”

    杨柏看冯芳华有些失落,便对她解释道。

    冯芳华听了这话后不由的又有了点精神,跟自己老公对视一眼。

    穆子豪笑着说:“这丫头要是愿意为了你改呢?”

    “可是我不希望别人为我改变,人都是原原本本的样子生活最舒服,如果她改成我喜欢的那样子,她总有一天会疲惫的,就算我们现在勉强在一起,那将来也不会好,何况,我更多的是把陆妃当个小妹妹来看。”

    杨柏又说道。

    “看来你们俩这缘分还是浅了点,怎么说着说着,说道妹妹上去了呢?”

    老爷子眉头一皱,觉得这越是聊着,越是不靠谱了。

    杨柏轻笑了一声,长辈们面前他是那种超级得体的类型,完全不会做出让人觉得不舒服的表情来,就连说话什么的,也是特别的顾虑长辈的感受。

    “没想到我的事情让这么多人操心,真是羞愧万分!我来单独敬爷爷一杯吧,好久没有跟爷爷喝过酒了呢!”

    杨柏说着端起了自己的红酒杯。

    “哼!跟我喝酒可以,那可不能是这酒,换白的!”

    老爷子一听有人要跟他喝酒,立即兴奋起来。

    “爸,喝什么白的啊?等下小柏还要开车回去呢!”

    “没事!我今天就知法犯法一次,陪爷爷喝一杯!您身体不行,也只一杯如何?”

    杨柏说着又跟老爷子商议。

    “这孩子说话我喜欢听,就照你说的。”

    阿姨又帮杨柏换了专门喝白酒的小杯子,斟了满满一杯。

    钦慕跟穆熠宸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杨柏端着酒站了起来,说完客套话仰起头就将那一杯白酒喝完,老爷子看他豪爽,便也是一口闷。

    冯芳华皱着眉头,担忧的不行。

    “就喝一杯,没事!”

    穆子豪在旁边安抚。

    冯芳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你们菜还没怎么吃就喝这么多酒,还这么急,快点吃菜!”

    钦慕柔声提醒着。

    “是啊,快点多吃几口菜,再把胃给弄坏了!”

    冯芳华也催促起来。

    老爷子便拿起筷子,并且叫杨柏也一块赶紧尝尝家里的拿手菜。

    十点一到杨柏便起身告辞了,钦慕跟穆熠宸去送他,杨柏上车前说道:“这样的事情你不早跟我打声招呼?”

    “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穆熠宸问道。

    钦慕站在边上看着他们俩一来一去的,互相埋怨的眼神,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你们俩干嘛呢?猜谜?”

    “小慕妹妹啊,你老公这个家伙,真的是很腹黑!”

    “我知道!”

    杨柏说完后钦慕立即点头附和。

    穆熠宸……

    “走了!”

    杨柏说道便要离开,打开车门后又转头看他们:“这么看来,陆家找到你们这儿来了?”

    “嗯!”

    穆熠宸闷声答应了一声。

    “唉!难为爷爷跟伯父伯母了,替我跟他们说声抱歉,你们俩也快点进去吧,外面怪热的。”

    “杨柏哥再见!”

    钦慕站在穆熠宸的身边,一只手被穆熠宸一直拉着在他的背后,一只手跟杨柏挥别。

    杨柏开车离开后钦慕才又抬眼看穆熠宸:“杨柏哥性子真好!”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垂下,望着他老婆:“性子不好的这个才是你男人,认清楚点!”

    “谁也没说你不是啊!”

    钦慕瞅了他一眼,然后甩开他就先往里面走。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看着她那骄傲的背影又追上去,将她的肩膀紧紧地搂住,一边跟她往里走一边凑到她耳边低声对她说了句话。

    钦慕吃惊的抬头看他,不太高兴。

    穆熠宸笑笑:“现在知道性子好的不一定有性子不好的有魅力了?”

    钦慕将他往边上一推:“有魅力又不能当饭吃!”

    ——

    后来两个人洗漱完躺在床上钦慕还不怎么待见他,穆熠宸突然就有点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也会知道的,只要去一趟你们办公大楼。”

    钦慕转头跟他说了声,然后又转过身去看自己的手机。

    穆熠宸侧躺着她身边,两个人站着她那边的半边床,性感的大手从被子里搂住她的小腹,覆唇在她耳边:“知道了打算怎么样?”

    “把你的手拿开啊!”

    钦慕被他摸的一阵心慌,只能努力装震惊,但是他温热的气息在她耳沿盘旋,她的耳朵都红了。

    “今天好不容易才开荤,怎么拿的开?”

    穆熠宸低声对她讲道。

    钦慕不说话,任由他乱摸。

    “喜欢吗?”

    穆熠宸又低声问。

    钦慕觉得自己这手机是看不安稳了,她不过是刷了几条微博,这会儿被他搞的眼睛都看不清屏幕上的字了。

    “穆熠宸!”

    她转过身去,一双大眼睛望着他,非常想要生气,却只是被他撩的气急败坏,毫无办法的。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额头抵住她的额头:“就爱你这幅气呼呼的又拿我没办法的小模样。”

    那话很轻,但是很熟悉,钦慕被气的笑了起来,笑的胸都颤抖了。

    “你给我走的远一点,啊!”

    钦慕想要叫他走开,话还没说完就被捏死。

    “说,你想跟我做,我喜欢听这句!”

    穆熠宸开始教学。

    “你要不要这么讨厌啊?我可真要生气了?”

    钦慕的声音也变的低弱了些,毫无气势了。

    房间里的大灯关上,只开着床头的灯,暧昧不已。

    “身子这么烫,还说生气?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穆熠宸咬着她的耳沿对她表示不满。

    钦慕被咬着耳朵,心里却是一阵痒痒,但是又对穆总毫无办法。

    “穆熠宸,你,要来就快来!”

    穆熠宸被他的气息都给弄的要疯了,一边生气他的撩人技术太强,一边又觉得自己太没用,总是轻易就被他撩到感觉。

    “今晚不能着急,忘了上午累的床都下不了了?”

    穆熠宸轻声在她耳边低喃,像是在为她着想的样子。

    钦慕直接听不下去,抬手悄悄地捏他腰上,虽然那腰上一点赘肉都没有。

    “穆熠宸你再多说一句?”

    “宝贝,我这是在叫你有情趣一点。”

    穆熠宸低声对她讲,还一直抵着她的额头上,然后轻吻她的鼻尖。

    钦慕现在不想有什么鬼情趣,她只想跟他发生关系而已,很直接了当的。

    “老公,别闹了嘛!人家要疯了!”

    钦慕只得哭着求他。

    “不疼了?”

    “早就不疼了!”

    钦慕嘟囔,穆熠宸问的太认真,还特别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好一会儿,似乎是在为了她惊人的恢复力而震惊。

    “我就喜欢你被我调教的这么好的样子。”

    穆熠宸轻笑一声,然后手指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浅薄的唇瓣一下下的轻轻去吻她。

    钦慕被他那蜻蜓点水式的吻搞的发狂,只得自己抬手去勾住他的脖子,将那个吻给加深,绵长情深的,继续跟他吻着。

    她试着让自己的舌尖到他的嘴里,然后与他共赴云与。

    “穆熠宸?”

    “嗯?”

    “你再不上,我要强来了!”

    钦慕低声对他讲着,此时还被他压在身下,却没有被吃。

    “好啊,你来试试!”

    穆熠宸轻声对她说,亲吻却蔓延到她的颈上。

    她颈上从来都是那么雪白如玉,最多就是他留下的吻痕,牙印。

    后来,连同床头上的灯也关了,大床上纠缠的两个人再也看不清房间里的一切,却又把对方深深地看到心里去。

    穆熠宸躺在床上,轻轻地抓着身上女人的头发,感受着钦慕带给他的那些微妙的感觉。

    钦慕不过五分钟就撑不住了,但是穆总竟然搂着她没让她躺下,就让她趴在他的身上。

    “穆熠宸,我不行了!”

    “乖,在忍一忍!”

    穆熠宸低声在她耳边,这时候,连同声音里都带着疼惜。

    钦慕后来终于被他放到床上,却是没有被从他怀里放开,只记得睡的时候眼角还挂着两滴泪痕,那都是被穆总用温柔的攻势给折磨的。

    “宝贝?”

    穆熠宸在她耳边轻声低喃。

    钦慕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答应:“嗯?”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羞羞脸!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

    城里流言四起,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像是得了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