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爸爸教妈妈亲亲(5)
    “宸哥调教的好!”

    秦逸挤挤眼,暧昧的表达。

    穆熠宸翘着二郎腿,不怎么高兴地皱着眉头斜视了他一眼,转瞬就一脚朝着他腿上踹了过去。

    溪梦刚好来送文件,听到秦逸的嚎叫就立即跑了过去:“怎么了?”

    秦逸捂着自己的小腿肚抬眼看自己老婆紧张的眼神,立即堆起一脸笑:“没事没事!我们在闹着玩呢!”

    秦逸虽然这么说,但是溪梦看他脸色发白,再抬眼看赵淮跟穆熠宸,一个低着头用力刷手机,一个摸着自己腿上的茶杯玩的。

    “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鬼哭狼嚎的!”

    溪梦很低的声音说了句,猜测是自己老板踢自己老公了,虽然穆熠宸装着没事人一样,溪梦顿时有点委屈,但是也不敢跟自己的老板叫板,只得将文件交了出去:“穆总,你要的材料都在里面了。”

    穆熠宸这才抬了抬眼,却是只看文件不看人:“嗯!你先出去吧!”

    溪梦有点不愿意,低了低头看大家都不愿意她在内,才没办法的点点头离开了。

    溪梦走后穆总是松口气,赵淮努力低着头装正经,其实他很少看到穆总低着头装傻充愣的,憋着想笑又不敢,快要把自己憋死了。

    秦逸则是用那种救你一命的眼神看着穆熠宸,穆熠宸也抬了抬眼看他们俩:“两位要是没什么事,茶也喝了,去工作?”

    秦逸跟赵淮不得不离开了,只是……

    穆熠宸坐在那里低着头刚翻开溪梦拿来的文件,就听到门外有张狂的嘲笑声,条件反射的抬了抬眼,无奈。

    不过他老婆竟然为了他而不去出差,穆熠宸心里有点温吞吞的,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那么点小气,让穆太太为难了。

    中午的时候他拿着手机给穆太太发了条微信:“中午哪儿吃饭?”

    钦慕还在书房里呆着,听到桌上手机响了一声之后把画笔放下,然后将手机拿起来给他回了一条:“今天不出门了,在家!”

    穆熠宸看后突然觉得很安逸,她要是总叫他这么放心就好了。

    钦慕放下了手机,眉眼认真的盯着自己的电脑上,然后继续改图,表情渐渐地变的严肃。

    穆熠宸过了几秒钟又给她发了一条,不过这次却不是信息,而是转账。

    钦慕有点楞,穆总突然这是干啥?

    “喜欢?”

    “喜欢!”

    钦慕收了转账后乐呵呵的给他回了两个字,手肘搭在桌上,手举着有点高,她仰着头乐呵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喜欢钱,还是喜欢我?”

    穆熠宸又给她发了一条。

    钦慕回:“都喜欢!”

    更喜欢前者!

    哈哈哈,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怕自己以后再也捞不着这么好的奖赏了。

    “哼!这个答案,不是很喜欢!”

    穆总又给她发了一条。

    “更喜欢你!”钦慕立即又回了一条,然后收了心,“先让我改完这张图,然后好好跟你聊!”

    “嗯!”

    穆熠宸没在跟她瞎聊,只是靠在椅子里,低着头望着他们俩聊过的这些日子的微信内容。

    原来穆太太也是个很会见风使舵的人,并不像是初次回到荣城的时候。

    他突然想起那个时候尖锐的钦慕。

    那时候的钦慕啊,可是很不待见他,哪怕是两个人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情缠的再怎么酣畅淋漓,但是一旦离开那张床立马翻脸不认人,好像他只是她花钱找的一个小鸭子。

    想到刚刚赵淮跟秦逸说的,钦慕这次从巴黎回来后又变了不少。

    他还是想让她不要太过成长,毕竟,女人成长的太快,好像就是证明男人无能。

    钦慕跟一家老小在一起吃饭,老爷子还问她:“杨柏那小子那里,你跟熠宸有没有再劝劝?”

    “这事啊,我看咱们家就别管了!他们两口子也不是会说违心话的人。”

    穆子豪不等儿媳妇开口,先缓慢的跟他父亲坦白起来。

    钦慕有点感激,在这个家里,穆子豪是时常替她说话的,钦慕心里很感激。

    “是啊!爸!这件事就算了吧!杨柏那小子怪让人心疼的,应该找个体贴入微的好女孩子!”

    冯芳华这次也难得的跟他们站在一边。

    老爷子抬眼看了看旁边自己的儿子儿媳妇,有点不太敢相信,这俩人竟然没唱反调,而且还是冯芳华顺着他儿子,难得啊。

    “那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陆家要是能跟杨家联姻,这两家在咱们荣城也能跟景家平起平坐,虽然陆家的老一辈很有出息,不过这小辈嘛,的确是陆家那三个孙子加起来也没有景峰一个有出息,算了,这事不管了,对咱们家也没什么好处。”

    老爷子想了又想,最后自己多说了两句,把自己说的给放弃了。

    其实他跟陆家老爷子的关系当然没有跟景家那么好,只是他跟景家老爷子时常争吵,所以才想用陆家来压制一下景家,但是再一想,其实都是一把老骨头了,闹归闹,不至于太上纲上线了。

    钦慕听后也是松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认识的人真的是太少了,要是多认识几个温柔贤惠的好女孩就好了,可供杨柏那样的好大哥挑选。

    不过缘分的事情,不必着急。

    杨柏自己不着急,朋友们也并不需要多着急,因为好的缘分需要等待的。

    下午钦慕煮了杯咖啡,然后又自己去了书房。

    孩子们吃完饭便去乖乖的睡午觉了,不过三个人并不是各自回各自的房间,而是躺在一张大床上。

    冯芳华在旁边看着他们,偶尔给把毯子踢掉的小家伙盖一下,冯芳华如今整颗心都满满的,儿子女儿都有人疼着,又有这么可爱的孙子孙女,外孙。

    等孩子们都睡了后她也悄悄地出门,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去。

    穆子豪正在午睡,冯芳华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已经苍老的容颜,冯芳华的内心却是激动,感动的。

    他们一起走了多少年了?这一路风雨兼程,但是他们从来不喊苦,跟累。

    就这么,牵着对方的手,走到了今天。

    从像是儿子女儿那样年轻的时候,那么美好的容颜,一直到现在的皱纹都已经藏不住。

    冯芳华轻轻地握住了他放在腰上的手,低着头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这世界上,很多人都是过眼云烟,哪怕是当时再怎么精彩,可是有个人,是能陪着你一起到老的,也只有这一个。

    穆子豪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老伴牵着自己的手,还眼睛通红,立即就坐了起来,撑开没睡醒的眼:“怎么了?”

    “没事!”

    冯芳华的嗓音有些沙哑,这叫穆子豪更紧张了,手握住她的肩膀:“好好地,怎么还突然哭上了?”

    “谁哭了?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冯芳华低着头,有点别扭。

    “想什么事情?我可不敢欺负你啊,儿子又说不中听的话了?”

    穆子豪担心的厉害,到别人身上找理由。

    冯芳华无奈的笑了一声:“我们儿子哪有那么爱惹我生气,我只是想起了以前我们在一起创业的事情。”

    冯芳华脸上有几分娇羞,又像是妩媚,反正看在穆子豪眼里,简直像是一剂药。

    “吓我一跳!”

    穆子豪低声说道,然后又将她搂着:“那些事情,还想它做什么,而且你想就想了,还哭上了!”

    冯芳华低着头浅笑,在他肩膀靠着。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别看爸爸整天看你不顺眼的样子,其实我要是敢惹你,他还不是要揍我?一把年纪了。”

    穆子豪低声说着,冯芳华静静听着。

    这个下午似乎格外的让人暖心了。

    “这个暑假过去,我们再出去玩玩去,这次不带别人了,就我们俩。”

    穆子豪跟她说道。

    冯芳华扭头看他一眼:“那还是你自己去吧!我可不舍得我那些小宝贝们。”

    “你啊!自从有了那几个小的,我这个大的就成了草了!”

    穆子豪抱怨。

    “你怎么胡说八道的?去就去嘛!不过不能超过一周,否则我真受不了!”

    冯芳华看穆子豪伤心,只得这么跟他说。

    穆子豪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这还差不多!总不能把咱们俩这后半辈子都搭在孩子身上,该出去玩的时候还是要玩一下,整天带孩子也挺累的。”

    “哪有整天带?不都是张姐他们帮忙带吗?”

    冯芳华问他,穆子豪笑了笑,搂着她低声说:“再陪我睡一会儿?刚刚还没睡够就被你给吓精神了。”

    冯芳华也没废话,又陪着他继续睡。

    曾经那么多风雨两个人都是一起的,又何苦是睡个午觉。

    ——

    晚上。

    安楠的公寓里,江之远在沙发里陪着安楠看电视,手一直摸着安楠的手,感觉到她手上还戴着钻戒,一阵心酸后转眼看着她美丽的侧脸问道:“不是摘下来了吗?怎么又戴上了?”

    “你不是说不要了吗?我本想着多呆几天,然后稀罕够了就卖掉。”

    安楠低了低眼,轻声跟他解释着。

    卖掉?

    “这是我送给你的求婚戒指,怎么能卖掉?”

    江之远脸一冷,又不高兴起来。

    安楠没说话,只是无奈的望着他。

    江之远……

    “唉!”

    安楠无奈的叹了一声,又去看电视。

    对江大少,她真的不能期待太多。

    “嘿嘿!我知道你跟我开玩笑的,宝贝,我们明天晚上请客吃饭怎么样?找那几对都到家里来吃饭,如何?”

    “我这个小公寓,恐怕装不下吧?”

    安楠倒是没有意见,因为他们俩的事情,那些人没少跟着操心,只是她这小地方,哪里装得下那么多人。

    “那,去我那儿?”

    江之远问她。

    安楠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嗯!”

    江之远没想到她那么好说话,心都要化了。

    安楠听不到动静,好奇的扭头看他一眼,江之远也不好好坐着,身子有些往她这里歪,她正想叫江之远坐好,突然被江之远一只手给扣住了后脑勺,转瞬就被他堵住了嘴唇。

    安楠突然一口气上不来,憋的下意识就去推他,江之远却是跪了起来,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吻着她,另一只手也去捧她的脸,就那么惯性的压着她躺在了沙发里。

    “喂!你!”

    “我想你了!它也想你了!想的快要死掉!”

    江之远忍不住握着她的手去寻那快要死掉的东西。

    安楠抿了抿唇,忍着羞燥与他对视,不可描述!

    晚饭后钦慕接到江之远的电话,江之远搂着安楠在沙发里给她打的电话,俩人都衣衫不整的。

    “喂?”

    钦慕正在往楼上走,接到电话也没多想。

    “小慕妹妹,明天晚上叫上宸哥,去我家吃饭。”

    “去你家吃饭?”

    钦慕好奇的问他一声,心想你会做饭吗?

    “嗯!明天晚上我跟安楠请客,我的公寓,熠宸知道地址。”

    钦慕想了想,笑着回应:“好的!我跟他说!”

    钦慕挂掉电话后一边往上走一边心想,这是和好了呀!

    唉!两个人在一起好好生活多好,闹别扭的时候都过的不快乐,还总是要找借口。

    钦慕走到楼上的时候看到穆熠宸从儿子房间出来,然后快走了两步到他面前去。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跟黑色的西裤,站在上面望着她,目光如炬。

    钦慕一步踩到他脚尖前,然后就那么仰着头与他对望着,眼里是烁烁星辰。

    “明天晚上江之远要请客!跟安楠,说他家地址你知道的。”

    钦慕开心的跟他汇报。

    “江之远要请客?给你打的电话?”

    穆熠宸皱了皱眉头,不太高兴的问她。

    “是啊!怎么了?”

    钦慕疑惑的望着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事!”

    穆熠宸淡淡的两个字,眼神看着别处,转身先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钦慕不太理解,不过还是跟着他身边,抬手去握着他的手臂随他一起走:“他们俩肯定是和好了!前两天江之远还去我工作室找我吃饭,说是他打算跟安楠和好了呢。”

    钦慕快乐的说着,完全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

    屋门口,穆熠宸突然停下步子,转身去对着她,迎着她木呐的眼神:“你们一起吃饭了?单独?”

    “呃!”

    “看来如今你们的关系比我跟他更好啊!”

    穆熠宸抬了抬眼眉,有点高冷的望着他老婆低声质问。

    “怎么会?他只是那天碰巧走到那里就跟我一起吃了顿饭!”

    钦慕尴尬的解释着,总觉得穆总怒了,马上就要将她给撕碎了,甚至他还没开始撕碎她,她已经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了。

    “是吗?”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疼,穆总的眼神,那么犀利,尖锐。

    “回屋再说!”

    穆熠宸突然说了句,然后抬手抓住她的手,钦慕感觉手关节好像要被捏断了,他的手心里那么干燥,那么坚硬,那么滚烫。

    钦慕低着头跟他往里走,但是心莫名的跳的很快,后悔自己刚刚不小心说了不该说的话,简直是轻敌了。

    不过都是被穆总引诱的,否则她绝不会说出来的。

    “去放水吧,今晚泡澡。”

    穆熠宸把她牵进房间里后就松开了她,自己漫不经心的解自己的衬衫扣子。

    钦慕木呐的眼神望着他:“那个,只是泡澡?”

    “不然呢?”

    穆熠宸转眼看她,看她那失望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好像都对不起她了。

    钦慕看着他突然又靠近,紧张的往后倒了一步:“你吓着我了!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她是笑着跟他说的,说完就转身跑了。

    这下,轮到穆总有点失望。

    但是后来是两个人泡澡这件事,今晚被吓蒙了的穆太太完全没有想到,只是后来被穆总摁着在浴缸里不可描述了好几回之后,她躺在他怀里低喃:“穆熠宸,你太腹黑了!”

    “我可不觉的这是不好的话。”

    穆熠宸在她的耳边低喃,手还在水里不可描述呢。

    钦慕也不稀罕的在跟他争论,已经毫无力气,真的是在案板上,任人宰割。

    好在后来他良心发现,将她抱到床上去之后就没再折腾,只是躺在她身侧跟她说:“江之远这小子最近有点得意忘形。”

    “嗯?”

    两个人一炮泯恩仇之后,钦慕抬眼看着穆熠宸,没太懂他的意思。

    “没事!睡觉吧!”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手抬起来轻轻地抚摸穆太太的温乎乎的小脸,低眼的时候看到她锁骨处被他刚刚在浴室里咬过留下的印记,手轻轻地抚摸了过去。

    好像在她的锁骨上纹上他的姓名。

    钦慕被他抚的难受,抬手抓着他的手往被窝里放,却没想到长度刚好在自己的胸口,顿时一阵羞燥,想要把他的手丢掉。

    “穆太太又想了?”

    穆总低沉的嗓音问。

    “呵呵!人家只是放错地方了!”

    钦慕转个身,紧贴着他的胸膛抵着,声音也闷闷地,那口气分明就是在求他饶命。

    穆熠宸狡黠的目光垂下,唇角微动,将她紧紧地摁在自己的胸口上:“钦慕,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好不好?”

    “要死了!”

    钦慕闷闷地答应,心想你的身体要是真的能装下我,那我也甘愿当一只寄生虫。

    可是,这不是一场玄幻大剧啊!

    后来钦慕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穆熠宸本想对上午听说的事情跟她聊一聊,但是这会儿看着她睡着时候温柔的模样,他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算了!

    她对他的付出,他会记在心里!

    穆熠宸突然想起父亲大人曾经的教诲,婚姻跟恋爱是不同的,恋爱不高兴了就分手了,而婚姻,是不停的磨合,不停的成长,更加的珍惜。

    尽管他觉得他们两个的恋爱跟婚姻都是一样的,但是那句更加珍惜还是叫他的心里觉得很满足,他们的确是会更加珍惜彼此的。

    ——

    早上钦慕先醒来的,听到穆熠宸的手机在响,便瞒着他的身体去拿了他那边的手机,看到王如安三个字,她稍微压了压嗓子觉得能发出声音后接起电话:“喂——”

    “熠宸,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如何?我妹生日,非要让我叫你来撑场面。”

    那里面的声音,像是跟穆熠宸很熟悉的样子。

    但是钦慕有些不高兴,深色便也沉了沉,因为这里面又提到女人,她可不想再见穆熠宸身边有什么女人来缠着了,又不是一棵树,那些恶心的粘蚂蚁总来贴着干嘛?

    钦慕转眼看了眼穆熠宸,然后低声问道:“他为什么要去给你妹妹撑场面?你妹妹是谁?”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哦!话说这回咱们穆太太这回可是带了刺了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闪婚系列之《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专业新妻这个文比较温吞,不喜勿入哦!

    顺便提一下读者群,期待小伙伴们的加入哦!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