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爸爸教妈妈亲亲(6)
    “打错了!打错了!”

    那边一听是女人的声音,立即就嚷嚷着自己的打错了,听到那边挂了之后钦慕的脸色却是更冷了,转眼看着穆熠宸。

    穆熠宸刚好睁开眼,就看到穆太太那双敏锐不善的眼,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坐了起来,露出精壮的胸膛。

    “怎么了?谁的电话?”

    “找你去给他妹妹撑场子,听到是女人的声音就立即说是打错了!你自己看啊!”

    钦慕把手机塞到他怀里,很是不爽的跟他讲着。

    穆熠宸大感不妙,抬眼看穆太太:“可能真是打错了!”

    “王如安,你手机上保存的姓名,是打错吗?”

    钦慕的声音瞬间犀利了些,说完后抓起盖着腿的被子就仍在他身上,气呼呼的,抬腿下床。

    穆熠宸一怔,将被子丢在一边,随即低头看自己的手机一眼,又仰起头看自己老婆挺直着小细腰板,气呼呼的往洗手间走去的身影,顿时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这兄妹俩刚从国外回来就给他添麻烦。

    之后钦慕在洗脸,穆熠宸穿着睡衣站在洗手间门口,双手环胸:“这兄妹俩前几年帮过我的忙,这次回来找我见过一面,没当回事便没跟你说。”

    钦慕不吭声,洗脸,需认真!

    “哥哥是王如安,很少在荣城出现,他妹妹二十岁不到就嫁给了美国的一个华侨,不过前段时间好像离婚了,所以回了城。”

    穆熠宸想了想,知无不言。

    钦慕听这段话的时候其实听到几个关键词,二十岁不到就嫁人,前段时间离婚,回城。

    也就是说,无论那个妹妹是不是曾经嫁人,现在都是单身,并且还要找她男人去撑场子。

    “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去便是!”

    穆熠宸看她一直不说话,只得无奈的又跟她说道。

    钦慕拿了毛巾擦着脸,听到他这么说后立即转头看向门口,眼神又准又冷:“好啊,我不愿意,你不准去给别人的妹妹撑场子。”

    钦慕突然敏锐,穆熠宸看着她那分明是真的在动气,便想要走过去安抚她,钦慕却低眼看他的脚:“你别过来!”

    气呼呼的瞪了穆熠宸一眼后,钦慕又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标志的小脸蛋,把脸上的水都擦干净之后开始抹护肤品。

    “好!我不去!”

    穆熠宸轻声对她保证,但是还是走了进去:“我总是要洗漱的吧?”

    钦慕没再说话,他轻手轻脚的到她身边,然后拿出自己的牙刷刷牙。

    钦慕没再说话,但是也没有再改口。

    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在故作高冷的转身,什么都不管任由他自己做出决定的。

    既然是要过一辈子的,她一定要让那些想要缠着他的女人都死的远远地。

    钦慕洗漱后便换了身倾心的连衣裙,下楼。

    穆熠宸后来也没给王新安打电话,倒是王新安在他去上班的路上给他打了一个。

    “我说宸少,你还好吧?”

    王新安的声音里带着些担忧,似是怕自己让人家夫妻二人不合。

    “很好啊!怎么了?”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反问了一句。

    “没事就好!这不是早上给你打电话,好像是被你太太发现了嘛!你不知道?”

    王新安疑惑的问他。

    “穆太太,只说有人打错电话。”

    穆熠宸想了想,故意将那句话放慢。

    “呃!你太太是不是怕你啊?这样可就太好了,我妹妹的生日你一定要来撑场子,要不然我们兄妹俩在荣城都要没法混了。”

    “你妹妹生日?什么时候?”

    穆熠宸无知的询问他。

    “就是今天晚上啊!”

    “今晚?今晚恐怕过不去,有个牵扯着几个亿的项目需要今晚搞定。”

    “啊?”

    “到时候我派人送一份大理过去吧!”

    穆熠宸懒懒的回了声,眼神里总是很寡淡。

    穆熠宸到了办公楼下面就挂了电话,要进去办公大楼的时候刚巧秦逸也过来,从他身后搭着他的肩膀:“晚上要去江之远那儿吃饭?”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心想,竟然忘了这一出,不自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过还好钦慕在,只要在一起就好,免得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穆熠宸现在最怕的就是在跟他老婆闹误会,他是真的伤不起了,再也不想跟他老婆因为别人的一点小事而大动干戈。

    穆太太,最适合在他的床上跟他撒娇!

    那只看似凶悍的小野猫,他非要驯服了让她服服帖帖的在他身下被他干的哭,但是这一切美好的想象的前提是他不能再让别人来烦她。

    “真没想到这俩人复合这么快,我还以为怎么也得一年半载。”

    秦逸低声念叨着,跟穆熠宸进了电梯。

    “一年半载?那你就少个兄弟了。”

    穆熠宸进去的时候顺便说的,这应该算个冷笑话,因为的确很冷。

    而秦逸反应过来之后,也忍不住呵呵笑了下:“那还是赶紧的和好吧!说不定俩人一时忘情再弄个小的出来。”

    秦逸心想,如果江之远能不小心,安楠一怀孕,估计他们俩这婚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一个上午的忙碌,中午穆熠宸才不得不给钦慕发了条信息:“中午陪你一块吃饭?”

    钦慕早就跟同事一块往餐厅走着,低头看着他发来的信息本来想直接无视,然后想了想又翻开他的微信给他回了一条:“不必了!我们这儿一大家子呢!”

    穆熠宸:“那些人比我有福气!”

    钦慕:“少来!”

    两个人明明都知道彼此的心意,穆熠宸看后轻笑了一声:“我跟老秦夫妻一块在职员餐厅吃。”

    “穆总这是在报备?”

    钦慕反问。

    穆熠宸看后知道她还在生气,漆黑的眸子里却或多或少的温柔,性感的手指又给她敲了几个字:“晚上江之远请客!”

    钦慕顿时不再回复他,一提到江之远,呵呵!好像两个人上风下风的问题立即转变了。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又给她找了个亲热的图片发过去,让她确定他并无恶意之后起身往外走去。

    溪梦跟秦逸一块去吃饭又带着他,溪梦好心提醒:“上次听说我们俩走后有女职员去找你要签名?”

    “嗯?嗯!”

    穆熠宸怔了下,回过神来之后也没隐瞒,大步走到他们俩前面去。

    “话说这事我也听说了,听说你把人家给训斥了一顿?还要挟了当时在餐厅吃饭的所有职员?”

    “那么你们希望他们因此被开除?”

    穆熠宸往副楼走的时候淡淡的一声询问。

    “其实我觉得下次再有女职员找您签字呢,您不妨就给人签了!那些女孩子不过是崇拜你而已!”

    “不可能!”

    不管溪梦怎么委婉,穆熠宸就是不为所动,溪梦听到不可能三个字尴尬了一下,不过随后却是习惯性的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倒是秦逸:“要是有女孩子找我要签名就好了,我保证随便签,签到她们满意为止。”

    穆熠宸没回头,所以听到一声狼嚎的时候只是猜测着某人被媳妇踹了。

    溪梦看着秦逸摸着自己的腿弯,五官狰狞的模样,狠狠地瞅了他一眼然后往前追自己老板。

    秦逸受伤的快要哭了:“穆熠宸,你秘书欺负我!”

    “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解决一下。”

    穆熠宸转头说道,进电梯的时候把他们俩留在外面了。

    溪梦……

    秦逸……

    穆熠宸决定今天他们还是不要在那个大餐厅里吃饭了,还是去包间的好。

    ——

    晚上六点,天还没黑,江之远跟安楠从超市里买了大包小包的拎着去了江之远的私人公寓,一个够大够单身狗的冷色系的房子里。

    两个人把东西都放到厨房的台子上,溪梦转眼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些,今天穿着卫衣有点可爱的江之远:“谁做饭?”

    “我,只会吃!”

    江之远看安楠那表情,然后立即反应过来,这要是做那么多人的饭,会很累的,很木呐的回答了一声。

    “那只能我来了?”

    安楠眨眨眼,一副认命的表情。

    “不!其实可以从餐厅约一个厨师过来,或者两个?”

    江之远想了想,am现成的厨子,不用太可惜了。

    “算了!还是我随便弄一点,反正大家也吃不多。”

    安楠想了想,觉得找厨师来有点不够意思,最起码第一次,她应该亲自下厨做几道像样的菜,不管是中式还是西式的。

    “那让你受累,我在旁边看着总不合适!”

    江之远一下子从她身后抱住她,开始装。

    “想的美,我做主厨,你当然得给我当副手了,先帮我把围裙套上。”

    安楠轻笑了下,心想你是想要现在就去沙发里躺着等客人来吧?

    江之远听说要当副手有点为难,不过还是乖乖地立即去给她拿了围裙,他这围裙其实还是安楠买的,不过一次也没有用过,两个人没来过几次,每次来也都是简单的弄点东西,两个人也吃不了几口。

    是赵淮先到的,小美去出差,他一个人无聊就早过来了,江之远看到后问了声:“一个人?”

    “另一个被派去出差了!先让我进去!”

    赵淮嘟囔着,然后不等江之远请他,就自己先钻了进去,然后到厨房去跟安楠打了个招呼:“今晚要尝你的手艺了!”

    “等着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安楠跟他聊着。

    “宝贝,我去陪兄弟坐坐,你别太累啊。”

    江之远走过去搂着她的腰狠狠地亲了她的脸一下,然后立即撤退。

    “喂!把果盘跟茶水端过去啊!”

    安楠看他逃的那么快,只得提醒他。

    江之远这才想起来正事,立即又回去端东西,不过头也没敢再抬。

    溪梦在家奶孩子,所以秦逸也是自己过去,倒是钦慕跟赫连好全都过去了,穆熠宸跟景峰也都跟着,五个人到的时候是赵淮开的门。

    “你小子倒是来的早!”

    秦逸先进的门,看着他后吐槽了一句。

    “我这不是找个地方混口饭吃嘛!媳妇被人打发去出差,可怜我成了孤家寡人。”

    赵淮看了眼后面的钦慕,钦慕本来在跟穆熠宸闹别扭,听了赵淮的话尴尬的笑笑,进去的时候对他说:“不是后天就回来了嘛!要不明天你住到我们家去,我们家人多,饭也多,保证管饱。”

    赵淮轻笑着:“那我可不客气啊!”

    “谁跟你客气?敢去试试!”

    穆熠宸走在最后,抬手用力的捏了下赵淮的肩膀。

    “啊!”

    赵淮一声惨叫,那一下,刚好牵扯了点他的肋骨。

    不过没有大碍,所以他立即笑了笑,不过把穆总吓的脸色大变:“这是要赖上我?”

    “嘿嘿!不敢不敢!”

    赵淮跟他说着往里走。

    穆熠宸有点后悔刚刚自己下手太重,有点担心的低声问他:“真的没事?”

    “开玩笑啦!”

    赵淮说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去,钦慕跟赫连好去帮安楠,几个男人在沙发里一坐,就开始喝茶聊天。

    “你怎么不去帮忙?”

    景峰看江之远。

    “啊?我不会啊!”

    “不会也得去帮忙!”

    景峰提醒他。

    江之远……

    “还是听哥哥们的话吧,哥哥们都是过来人!”

    秦逸坐在江之远身边,手搭着他肩膀上,很是认命的提醒。

    “啊?什么意思?”

    “你现在要是不去,下次吵架的时候就会被女人埋怨连个厨房都不陪她去,做不会,看也不会?”

    秦逸说。

    幸好现在这里没有女人,里面那三个女人因为钦慕的加入而有点手忙脚乱。

    钦慕说也要做一个菜,其实是看安楠太累所以想让安楠休息一下。

    所以就弄了些乱七八糟的豆子,洋葱,还有彩椒,在锅子里加入橄榄油热了以后,就一样样的倒进去抄了下,然后就开始加孜然粉。

    安楠跟赫连好站的越来越远,她们俩基本上已经快要被寻思,都皱着眉头,很不情愿的站在那儿。

    “帮我关火!”

    钦慕一只手端着锅子,一只手拿着铲子,对两个人求助。

    安楠立即去帮她关了火,但是一只手用力捂着嘴。

    “穆太太,你该不会是想要毒死我们吧?”

    赫连好忍不住吐槽,钦慕煮饭啊,真的是见一次,涨一次见识呢!

    “我们是朋友,是姐妹,我怎么会毒死你们?”

    钦慕看了眼赫连好,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可不舍得毒死自己的姐妹。

    赫连好跟安楠看她那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怎么了?”

    几个男人闻着屋子里味道突然有点呛,便一起过去看热闹,谁知道刚一走过去,还没等到里面就已经熏跑了几个,景峰跟穆熠宸皱着眉站在门口看着钦慕往盘子里倒菜,然后问赫连好:“你们叫她炒菜?”

    “呵呵!不要打击她做菜的决心!”

    赫连好干笑着,说完后也已经有些难以忍受,嗓子里被呛得也很难受。

    穆熠宸靠在旁边已经忍不住笑起来,虽然还没笑出声,但是他真的极少数的笑的这么妖孽。

    景峰无奈的看他一眼,去客厅前抬手拍着穆熠宸的肩膀:“兄弟,让你老婆放过我们吧,好吗?”

    那么诚恳的眼神,以及语气。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笑,心想,他今天可是不敢拦着他老婆做任何事,等下还要配合她多吃点她炒的那个菜才行。

    穆熠宸往里看了眼,但是想了想,他老婆的菜,应该不用看,光靠闻也能闻到的。

    并没有做很多菜,但是大家都够吃。

    赫连好做了个沙拉蔬果盘,光是那一大盘,每人吃点,喝点酒就ok了。

    摆在桌上,如果不闻味道的话,都是色香味俱全。

    就是一闻味道的话,有的菜有点差强人意。

    “秦哥,下次叫你媳妇也一起过来!别再一个人来了哦!”

    安楠喝酒前跟秦逸聊起来。

    “这不是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女儿嘛!我保证下次肯定让她一起。”

    溪梦还是不太喜欢跟他们这些大小姐大少爷一起吃饭,不过现在有孩子要喂奶所以借口比较好,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好的借口了。

    “这次暂且信了你!”

    安楠说着,跟他碰杯。

    秦逸笑笑,点点头,跟她喝了一杯。

    “这个菜,叫什么名字?”

    江之远吃了口钦慕做的菜,然后又吃了一口,然后问了句。

    钦慕抬了抬眼,看到他的表情有点奇怪,有点忧心他要打差分,而且她哪里知道这是什么菜?她只是看过一个节目,类似这样做,她就学了一下。

    “孜然洋葱?”

    钦慕想了想,自己给它取了这个名字。

    “上次在我那儿,她也是这道菜,不过当时她虽然加了很多孜然粉,也没这次这么夸张。是不是不敢恭维?”

    赫连好问道。

    钦慕却是听着赫连好的话突然觉得,这道菜要成为她的拿手菜了。

    “当时人少嘛!就不能加太多,今天这么多人当然要多加点。”

    钦慕低喃,为自己辩解。

    “姑奶奶,那你倒是多加点菜啊,你加那么多孜然粉有什么用?”

    赫连好戳穿她。

    钦慕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戳的发疼了,这幸亏是亲姐妹,要是旁人她一准就不乐意了。

    “给点面子好不好?”

    钦慕跟赫连好坐在一起,所以靠到赫连好耳边小声跟她说道,眼睛还瞅着桌上那一盘,江之远在吃呢,还在继续吃。

    赫连好正要再说话,江之远却边吃便说:“以后谁再说小慕妹妹不会煮饭我可是要跟他急了,分明煮的这么好?你们都尝尝啊,真的很好吃!”

    江之远看大家都不碰钦慕炒的菜,有点替她着急了。

    钦慕更是被江之远那样子给感动,这些人里,就属江之远捧场了,也没白费她那些日子跟他谈天说地的。

    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唯独穆熠宸不爽的盯着江之远,心想这道菜本来我要表现的,我还没能表现,轮到你了?

    “我尝尝!”

    赵淮知道钦慕手艺不行,小美那里他经常听说,而且众所周知,钦慕不会煮饭,但是也不想钦慕被笑话的太难过了,便拿着勺子也弄了点尝了下,然后也是点点头,满眼的真诚:“还可以啊!”

    钦慕快要激动哭了!

    穆熠宸嘴巴稍微张开一点,然后又闭上,漆黑的眸子望着那俩小子,努力压制着他的火气。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就穆总看不上我呢?”

    钦慕内心有点小骄傲,但是表面上却装着很苦,慢慢转眼看向自己身边坐着的另一个男人。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穆熠宸,穆熠宸靠在椅子里突然轻笑了一声:“哼!谁说我看不上?我什么时候看不上了?”

    “哦?”

    钦慕眼眸里清澈见底。

    “我还不是怕把你的手伤着?才找那样的借口。”

    穆熠宸突然抬起手来握住钦慕放在桌沿的手,慢慢拿到自己的眼前。

    ------题外话------

    作者:宸哥,你这么说,叫远哥怎么办?

    远哥:宸哥你饶了我吧!我才刚复合!

    宸哥:老子都自身难保了,还管得了你们?滚!

    三支小包子:“他们在说什么?”“一句都听不懂!”“唉!大人的世界好难懂!”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