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怎么想我的?叫我看看!
    “没,没什么啊!”

    钦慕慌慌张张的,站在橱子后面,心想,幸好橱门被关上了。

    穆熠宸望着她那慌慌张张的样子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倒是钦海明轻笑着说:“我当你要帮忙煮饭呢!吓我一跳!”

    钦海明说着又扭头出去了,但是钦慕却……

    伤自尊啊,她爹竟然说那种话。

    是有多瞧不上她的厨艺?

    她这做不好顿饭的,又是随了谁?

    晚饭后钦慕跟穆熠宸也没再多待就离开了,钦海明跟他们叮嘱:“路上慢点,回去了给我发个信息。”

    两个人点头答应后开车离开了钦家,钦海明却是站在门口许久。

    ——

    “我签了股份转让书!”

    路上,钦慕对穆熠宸提起。

    “嗯!”

    穆熠宸并不想多问这件事,没觉得这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唉!看你这么淡然,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有种从灰姑娘一下子变成了富婆的感觉,你说呢?”

    钦慕轻叹了一声,抱着他的半根手臂,仰视着专注开车的人问道。

    “你可不是灰姑娘!”

    穆熠宸轻笑了声,他老婆可是从小到大,身上都没有一点灰姑娘的体制。

    “那我是什么?”

    钦慕低声问他,眼睫闪动。

    穆熠宸转眼看她一眼:“小混蛋!”

    钦慕……

    穆熠宸轻笑着,又开心的当他的专职司机。

    钦慕忍不住嘴巴动了动,其实并没有骂人,只是做出像是不满的表情。

    她老公说她是小混蛋,就是小混蛋啦,她竟然觉得她老公这么叫她她都一点也不生气呢。

    回到家后那几个小家伙已经洗完澡上了床了,钦慕去到子枫的房间里,子枫还自己抱着故事书在等她呢,她轻笑了下,然后拿着在路边给他买的礼物:“舅妈给你买了辆小汽车,不知道子枫喜不喜欢?”

    钦慕走过去坐在他的床边,钦慕已经拆了盒子,子枫看到红色的小汽车后就立即抱了过去,开心的叫起来:“喜欢!谢谢舅妈!”

    “客气了哦!我们可是自己人!”

    钦慕摸着小家伙的脑袋跟他孩子气的说明。

    门外男人靠着墙边无奈的摇头,心想你跟那小子都成自己人了,我还跟个外人一样要排队等你。

    穆熠宸回房间之前被冯芳华叫到了房间里。

    “你岳父知道你媳妇现在握着药厂股份的事情了吧?”

    “钦慕跟他说了!”

    穆熠宸眼眸垂下,想着回来时候钦慕对他交代的话。

    “你岳父怎么说?”

    冯芳华好奇的问他。

    “他们没有当着我的面前说,我是回来的路上听钦慕说的,怎么了?”

    穆熠宸疑惑的问了声,看他母亲大人比较在乎这件事。

    “没事!”

    冯芳华抬了抬眼看她儿子,也不好再多问,但是心里想着,钦海明心里肯定会高兴。

    “你妈那点花花肠子,你稍微动动脑筋不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不过好阵子没见你岳父了,他身体还不错?”

    穆子豪洗漱后从洗手间出来,穿着宽大的睡衣往床边走的时候跟穆熠宸说道。

    “嗯!”

    穆熠宸答应着,下意识的又看了冯芳华一眼,然后无奈的笑了下,转身要走了,突然又回过头:“妈!问问穆倾心那丫头什么时候回来,这儿子是要还是不要了?”

    “不就是让你媳妇帮忙照顾几天嘛!也难得子枫喜欢钦慕那性子,你还不乐意上了?”

    冯芳华吐槽他。

    “您觉得我媳妇不好,可不是我觉得不好,我眼里,她就是天仙。”

    “哼!”

    娘俩一来一回的,穆熠宸离开后冯芳华还嘟囔:“瞧这小子的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多稀罕他媳妇一样。

    ”我也稀罕我媳妇啊,喜欢大半辈子了呢!“

    穆子豪跟她说。

    上了床后冯芳华没再说话,倒是穆子豪:”儿子随我!你说是吧?“

    ”切!随谁谁知道!“

    ”你不认为他像我比较多?“

    性子方面绝对不随穆子豪的,虽然穆子豪不服气,但是某些地方还的确是像是穆子豪比较多。

    比如不爱打伞,不爱跟乱七八糟的人交朋友,也不对外面留情。

    不过父子俩都一样惹桃花。

    钦慕回到房间后已经十一点了,穆熠宸等的差点睡着了。

    钦慕悄悄地走进去,爬上床从他后面扑上去。

    穆熠宸轻叹了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我想你呢!“

    钦慕在他耳边低喃,温热的手指轻轻地摸着他的耳垂。

    穆熠宸轻笑了下,他是要信她还是不信她?搂着别的男孩子那么温柔的。

    ”你怎么想我的,让我看看。“

    穆熠宸转过身去,手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亲了下。

    钦慕想了想:”我当然是用心想你的,你可以把手放在这里感受下。“

    穆熠宸抬眼看着钦慕那小脸有点泛红,这女人,就是知道害羞还爱玩火的人。

    穆熠宸直接从她的领口就摸了进去,吓的钦慕叫了一声,然后低眼看他:”你干什么?“

    ”你不是叫我感受一下吗?“

    穆熠宸看她反应那么大更不爽了,更粗鲁了。

    钦慕急的要命,但是一双手还不等把他的手拿出来,人已经先被他牵制住,摁在床上,差点吃了枕头。

    ”穆熠宸……“

    钦慕嚷嚷着,肚子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嗯?穆熠宸也很想你了,穆太太!“

    穆熠宸咬着她的耳朵说着,还拉着她的手在背后,钦慕趴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了,只感觉着接下来肯定要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的。

    这天晚上钦慕睡的很好,因为穆总用了特别高难度的姿势,让她到后来累的,一结束就睡死过去了。

    ——

    十月份的第一个工作日。

    那天早饭过后穆倾心跟江宴开着他们的豪车满足归来!

    子枫正背着书包要跟欢欢一起去学校,两个人穿着学校里新发下来的同款校服,只是女孩子的多了件条纹短裙。

    穆倾心跟江宴站在门口看着要离开的儿子,子枫也看着他们俩,不过子枫一点都没有想念他们的样子,没有跑过去跟他们亲热,而是跟在外公外婆身边。

    钦慕下楼就看到那一幕,子枫慢慢抱住了外公的大腿,不愿意去妈妈身边。

    穆倾心很意外,意外儿子现在的模样,不过才走了三个月,她儿子好像就长大了好多,看着她儿子躲避她,知道是许久不见,害羞了,便主动走过去。

    ”子枫,你干嘛躲在外公后面,见到妈妈不开心吗?妈妈这次出去玩给你买了好多玩具带回来哦!“

    子枫听到玩具后也没心动,他从小也没缺着玩具什么的。

    ”我要跟穆程欢去学校!“

    子枫后来看穆倾心泪汪汪的好像要哭出来,才抱着他外公的大腿跟穆倾心低声说了句。

    ”小姨,让弟弟跟我去学校吧!我们今天要分享食物呢!“

    欢欢背着书包,书包里装了几个食盒,都是厨房里提前准备好的糕点。

    ”是吗?“

    穆倾心快哭了,她一下子好后悔跟江宴去旅行,不自觉的埋怨的眼神看江宴。

    江宴无奈的皱了皱眉,但是男孩子这么矫情,他得好好教育教育。

    ”要不你们俩去送他们俩上学?“

    穆子豪看这小子连声爸爸妈妈也不叫,寻思着,这一路得半个小时,应该足够他们沟通感情了。

    ”好啊!“

    穆倾心跟江宴早知道子枫跟着欢欢去学校玩,所以也没吃惊,并且为了跟儿子尽快恢复关系,只能带着儿子去学校。

    穆倾心跟江宴在前面,江宴开车,只能打开了导航,穆倾心侧着身看着后面坐着的小家伙,这小家伙好像心情一点也不好,头也不抬起来看他们。

    家里。

    冯芳华叹着气坐在沙发里,跟穆子豪说:”这小子平时看着挺放得开的!“

    ”小孩子很久不见父母都那样,那时候橙橙不是也那样过嘛!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穆子豪提到。

    钦慕跟穆熠宸站了会儿,没等他们夫妻回来便去工作了。

    穆熠宸要去开会,钦慕上午就约了老客户在工作室见面。

    中午穆倾心约她在am的西餐厅吃饭,两个人挑了比较安静的地方,穆倾心坐下没多久就托着腮帮子唉声叹气。

    钦慕端着果汁喝着,看着她那有点委屈的样子也没说话。

    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所以对一些事情,好像早就了解,明白,现在看着小姑子也因为孩子的问题困扰,就想起自己那时候来。

    ”到了学校门口我们跟他再见,他也是懒懒的挥了挥手,连声再见也没说,看上去跟我们好像外人一样。“

    穆倾心对钦慕说起来,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晚上就好了!晚上你们再去接他!“

    ”真的?“

    穆倾心不信,那小子看上去薄情寡义的很。

    ”嗯!他心里是想你们的,但是男孩子嘛!有时候还是比较内向!“

    钦慕想了想,又跟她解释。

    ”内向?他到底是想谁,才会那么内向啊?“

    穆倾心不敢苟同,她跟江宴都不是内向的人。

    ”你们小时候也不一定就不是内向的人啊,只是长大后嘛,人都会改变一些!“

    钦慕是这样理解的。

    ”或者吧!唉!总之我现在心痛死了,以后除非经过他同意,否则再也不跟江宴单独出去玩了。“

    钦慕轻笑了下,并不觉得人们做了父母后就应该全天二十四小时的守在孩子身边,大家都该有自己的生活。

    ”等下我得再跟江宴打个电话,江宴竟然说晚上要找子枫谈谈,我怕他太凶了,明天万一子枫不愿意跟我们回去怎么办!“

    上菜之后穆倾心还在纠结,或者她这一整天都得纠结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儿子会突然就不认她了。

    ”明天就要走?“

    钦慕听后还惊了一下。

    ”嗯!江宴扔下工作那么久,不能再继续扔着了,得立即回去!“

    穆倾心解释。

    如果过几天再走,小孩子还能缓和一下,这夫妻俩一回来就要带孩子走,钦慕还真是有点担心了。

    ”听妈说,最近晚上子枫都找你一起睡?“

    穆倾心问她。

    ”是啊!所以你就这么把孩子带走,我还有点不太乐意。“

    钦慕点点头。

    ”你不乐意有什么用?我哥肯定乐意,上次给我打电话叫我快回来带走子枫之后,又去找爸妈告状了呢!“

    这……

    ——

    穆熠宸下午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江之远找到他办公室去,嘿嘿笑着跟他说:”哥们可能要结婚了!“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陪他坐在沙发里,眼神不自觉的半眯起来。

    江之远现在的样子有些像是得到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种窃喜的感觉。

    ”安楠答应了?“

    穆熠宸后来问他。

    ”没!不过昨晚上提起的时候,她没有反驳!“

    江之远原本坐着的姿势有点散漫,说这事的时候又特意坐好了。

    ”什么意思啊?之远你好事近了?“

    秦逸听说江之远上来就过来蹭杯茶喝,没成想一开门就听到大新闻。

    ”是呢!老秦,你等着喝我的喜酒吧!“

    江之远一仰头,看着秦逸走过来,激动地跟他报备。

    ”那可是好事,还真是好久没参加婚宴了!“

    秦逸有点小激动的坐在他身边,不自觉的多看了江之远一眼,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很是欣慰的:”跟哥说说,怎么把安楠那朵奇葩给说服的,她怎么就突然答应了呢?“

    ”还没答应!昨晚随便聊了两句!“

    江之远解释。

    秦逸……

    穆熠宸低着头也不说话了,对这位兄弟表示非常失望。

    ”怎么了?你们俩干嘛这幅表情,虽然安楠还没答应,但是她没排斥那个话题,不就是在接受吗?“

    ”你的想象力一直很丰富,这一点我跟熠宸是都知道的!“

    秦逸慢悠悠的捏着他的肩膀说道。

    江之远……

    ”你回头别把没确定的事情给公之于众了,我跟熠宸知道不要紧,咱们亲兄弟,别人知道了万一给你传出去,安楠再给你闹一回分手,你这小身板也得给搞垮了!“

    秦逸好心的提醒他。

    ”老秦!咱们是亲兄弟吗?亲兄弟之间最起码的信任你都不给我啊?“

    江之远皱起眉头来,非常不高兴。

    昨晚他跟安楠干完那事以后在床上躺着休息,他也是跟她瞎聊,说起有个小兄弟结婚之后的状况,他便跟安楠保证:”咱们结婚以后,我肯定对你比对祖宗还好!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你当你是神仙呐?神仙还有不能为的事情呢!“

    安楠跟他掰扯了两句,但是却没说她不想结婚之类的话了,江之远便琢磨着,安楠可能是想通了,想着这几天就跟安楠再求一回婚,报喜的确是报早了,不过看兄弟们这么不认同他,他的小心肝的确是受伤啊。

    ”这叫忠言逆耳,没听说过吗?只有跟你关系不好的人,才会无论你说什么都一个劲的点头奉承,只有亲兄弟,我们才会这么实打实的给你一个忠告。“

    秦逸搂着江之远的肩膀安慰他。

    ”不过,你们到底聊什么了,让你这么误以为她答应跟你结婚?“

    江之远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们俩说说,谁知道说完后差点被他们俩给轰出去。

    ”在爱情面前,大家都一样是盲目的,你们俩忘了你们俩那时候了,一个追妻二十余年,一个共事七年之久才擦出火花,还差点吹了,我觉得我跟安楠跟你们比起来,那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江之远想了想,还是挺满足的。

    最起码安楠都不舍的折磨他,而且这夜夜**的滋味,他真的好想再体验千百回。

    溪梦敲门进去后就听到江之远在吐槽秦逸连景晴的婚礼都没敢去参加,秦逸刚要骂江之远不会说话门就开了。

    ”怎么了?“

    溪梦抱着文件很规整的走进来,看秦逸一只腿跪在沙发里那么痴呆的望着她,就好奇的问了句。

    秦逸一看她那样子大概是没听到,才笑了声:”我跟之远闹着玩呢!媳妇你辛苦了,要不要喝杯茶?“

    ”不用了!现在上班时间,你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溪梦走过去后将一份材料寄给穆熠宸,然后问秦逸。

    穆熠宸低头认真看溪梦准备了一个下午的材料,并不管旁边的人多艰难了。

    秦逸尴尬的把抓着的江之远衬衣布料给松开,然后笑笑:”好像是还有件事没有处理好,那我晚点再上来接你!“

    溪梦没再说话,只是端着笑,以秘书的身份目送他走。

    秦逸一边往外走还不忘给江之远使了个别乱说话的眼色,江之远抬眼看着溪梦:”回去好好收拾收拾老秦,这哥们有点欠!“

    ”我也这样感觉!“

    溪梦轻声说道,不敢打扰老板看材料。

    ”晚上的应酬你跟秦逸替我去吧!“

    穆熠宸把材料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又还给溪梦,顺便跟她提到。

    ”可是今晚的应酬上个星期您就跟葛总讲好了!“

    溪梦有点慌神,担心人家不高兴见到去的是他们夫妻。

    ”今天我妹妹妹夫过来一趟,要立即走,所以我得陪一陪,就照实告诉他。“

    穆熠宸跟她解释道。

    ”好的!“

    溪梦听完后也没办法再说别的,便点点头答应着然后出去了。

    江之远稍微往他那边倾了倾身:”穆倾心回来了?这丫头刚回来就要走?“

    ”嗯!江宴急着回去处理事情,她要跟着一起走!“

    穆熠宸不缓不慢的跟他讲着,其实心里希望,这家人赶紧走吧,别再霸占着他媳妇。

    ”话说好久没见倾心了,要不然咱们晚上约个酒?“

    ”你就不怕安楠误会?忘了以前长辈们想要撮合你跟倾心的事情?“

    穆熠宸抬了抬眼,好心的提醒他兄弟。

    江之远立即就收回了那要一起喝酒的心思:”那还是算了,好不容易把她哄好了,可不敢再惹她不高兴了。

    “不过她也许真的会答应跟我结婚呢?”

    江之远想了想,问穆熠宸这话的时候,江之远的眼神里带着些期盼。

    “她当然会答应跟你结婚,只不过不是这几天而已!”

    穆熠宸看他那么傻愣的模样,都有点不忍心了。

    这小子自从恋爱以后,就变的可怜巴巴的,像是处于某种低人一等的状态,或者应该说是低了安楠一头的状态,但其实他比安楠要高的多。

    “我今晚再试试看,就说你跟秦逸打赌我一年内娶不到她,我们要是结婚,你把海边那套独立的别墅送给我如何?我就这么跟安楠说?”

    江之远眼巴巴的瞅着穆熠宸,特诚恳。

    “之远!你先让她答应了再说送别墅的问题如何?”

    穆熠宸漆黑的眼眸望着他,甚是无奈。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