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3)
    爱情,使人盲目!

    婚姻,使人安定!

    穆熠宸跟钦慕,是后者。

    ——

    十月的雨水越来越冷,早上背对着睡的女人翻了身,慢慢靠进男人温热的胸膛里。

    无意间的低吟,然后享受的继续浅寐。

    穆熠宸的半根手臂被她枕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抵着他浅睡的模样,昨夜有些放纵了,她好像累坏了。

    性感的手指轻轻地去抚摸了钦慕温柔的脸颊,然后落在她额上一个轻轻地早安吻:“穆太太!”

    “嗯?”

    钦慕在他怀里蹭了蹭,从他肩膀上挪开,往下,直接把脸贴在他的胸膛,想要继续犯懒。

    “今天可怎么见人呢!”

    穆熠宸的手轻抚着她的耳廓,对她低喃。

    钦慕一怔,有些不理解,随即有些回过神的抬起头看他,之后就跑到了洗手间。

    镜子里那个女人的耳朵上竟然有牙印,而且还不止一个。

    钦慕撩着自己脸前的长发,看清了自己耳朵上的痕迹后有点生气的长长地沉吟一声,对自己说:“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女人总是忍不住把长发别到耳后去,谁也不例外。

    以往他咬脖子上就算了,还能找个东西挡一挡,可是咬在耳朵上,她拿什么挡?

    钦慕细长的手指又轻轻地摸了摸自己已经捏红了的耳朵,然后大步走出去,也不顾身上只穿着睡裙:“穆熠宸,你属狗的是不是?”

    “嗯!我们家有两条小狗!”

    穆熠宸知道她出来后会生气,所以光着膀子在床头靠着,双手环胸,粗壮的手臂上肌肉立现,但是他的样子,他的声音,却是很随和。

    钦慕听后更是忍不住张开嘴巴,想要骂他却忍不住笑了一声:“哈!你个混蛋!”

    钦慕走上前去,抓住自己的枕头就想要揍他,却是被他抓住了枕头另一边。

    她气的跟他吹胡子瞪眼,穆熠宸并不气恼,反而将枕头用力一拽,又将她拽到了床上。

    钦慕刚一趴下,就被穆熠宸给搂住了腰上,转瞬就被拉到了他的身子底下,还趴着。

    “穆熠宸!”

    她被压的喘不过气。

    “穆太太!今天不上班也不错!”

    穆熠宸的声音也压的很低,钦慕被他气的有气无力的。

    “你真当你能在床上一整天,并且都在做?”

    “我不接受穆太太的质疑!”

    穆熠宸轻轻地舔了舔她被他咬伤的地方。

    钦慕想笑,却是要哭出来:“你要是有本事让我一直不下床,我就奉陪你!”

    “妈妈,该起床吃饭啦!”

    只是钦慕这话才刚说完,门外欢欢就开始砸门了。

    穆熠宸扭头朝着门口看去,突然想不起昨晚是锁门了还是没有,便低头问钦慕:“昨晚锁门了吗?”

    “没!”

    钦慕呆呆的一声。

    想着昨晚他们俩从上面下来后就洗澡什么的,根本没顾得上锁门那件事。

    钦慕刚说完那声没,两个人就同时听到一声‘咚’的开门声,那是欢欢开门太用力,所以后来拿不住门把手,一松开门把手弹回去的声音。

    穆熠宸还趴在钦慕背上,手还在她身子底下的胸口握着。

    “妈妈,爸爸,吃饭了!”

    欢欢进去后站在门边没往里走,说完就转身往外走去。

    欢欢那尴尬的小眼神仿佛在说:怎么每次来都看到这样的事情,不是爸爸压在妈妈身上,就是妈妈压在爸爸身上?他们俩到底在干吗?比力气么?

    “你怎么又忘记关门?”

    钦慕要哭,觉得她女儿从小看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真的怕出事。

    “还说我?”

    穆总拒绝独自承担责任。

    钦慕更是要哭了,穆总却是咬着她雪白的美颈上没说话。

    欢欢关上门就大步往外跑。

    橙橙正在楼梯口等着她呢,看她通红的小脸便也没说话,姐弟俩各自扶着一边的把手往下走。

    橙橙走的有些慢,欢欢便走几步就停下来等等他,直到快到楼下的时候,橙橙问:爸爸,妈妈,还不起床?

    “唉!他们俩整天压来压去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欢欢叹着气,显然太无奈。

    而站在楼梯口本来跟阿姨聊天的冯芳华听到了这话,转眼看向楼上,那姐弟俩慢吞吞的也不着急着下楼,但是聊的那个天儿,有点让她接受无能。

    “那小子该不会是又没锁门吧?”

    冯芳华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年轻人嘛!没事的!”

    阿姨看冯芳华那么紧张便对她说了句。

    “没事才怪!孩子小小年纪,就整天看他们来爱来爱去的,还不得一早就学坏了?”

    冯芳华甚是担忧。

    阿姨也没什么好说的,本来大家住在一起就会出现这种状况,但是她一个打工的也不便说太多,所以就不吭声了。

    ——

    早饭后。

    穆熠宸刚要出门,钦慕跟在他后面。

    “钦慕,你留一下!”

    钦慕背着包转头看向冯芳华,穆熠宸也回了头。

    “你先走吧,我跟你老婆说点慈善义卖的事情。”

    冯芳华看儿子回头,像是不放心,便解释了下。

    穆熠宸这才听后就离开。

    钦慕跟冯芳华坐在沙发里,冯芳华低声问她:“你们俩昨晚睡觉又没关门?”

    钦慕……

    不是说要谈慈善义卖的事情吗?

    “啊!昨晚忘记了!”

    在自己家睡觉还要锁门这件事,真的是很轻易就能忘记,虽然穆总也曾在心里无数次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出现不锁门就睡觉这种事。

    “既然总忘记锁门,那么至少早上起床了,两个人别那么腻歪不行?”

    冯芳华双手轻轻地合在一起,跟钦慕说起来这种事,也像是说别的事一样的随意,很稳当。

    钦慕却是有点面红耳赤。

    “妈!我们会注意的!”

    钦慕尴尬的低了头,只得跟她保证。

    “唉!你是没听到早上你女儿下楼的时候对你儿子说的那话,否则你也得像是我这么生气,他们这么小的时候,整天看着你们俩……再说了,大早上的你们俩就非得那样?”

    钦慕的脑袋快要埋到胸口去了。

    她该怎么说?

    分明是穆总一怎么就爱硬。

    结果被找谈话的却是她。

    虽然女人之间这种问题比较好谈,但是作为一个儿媳妇跟婆婆谈这个,真的很尴尬。

    钦慕很是不擅长跟婆婆谈这个问题。

    “你们俩都是有孩子的人了,总得有点大人的样子,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样,在家随随便便怎么都行,你说呢?”

    冯芳华觉得自己说的全都在清理当中。

    钦慕便低着头用力的点了点,然后条件反射的把厚重的头发都从脸前别到耳后去。

    冯芳华只是很平常的看她,却无意间看到她白净的耳沿上有几个牙印,顿时气得叹了一声。

    “这小子也真是……”

    钦慕不明白的抬了抬眼,之后漂亮的大眼睛闪了闪,想起什么后立即又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脸遮住,主要是遮住耳朵。

    “干脆分开住算了!你们俩单独住,我们带着欢欢跟橙橙!”

    冯芳华忍不住嚷嚷着,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整天看着她儿媳妇身上不是咬痕就是吻痕。

    她这个宝贝儿子,从来都不知道节制。

    冯芳华气的从沙发里站起来,不管钦慕就自己回屋去了。

    钦慕还想问慈善义卖的事情也没来得及,只是尴尬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分开住是不可能的,但是穆总以后能不能节制点?否则可能会引发婆媳战争?

    冯芳华其实也在想这件事,钦慕走后她就去了厨房,跟厨师商议: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的汤都改成素汤。

    “啊?这个会不会太清淡了?”

    厨师听后问她。

    “清淡点好,免得有些人总是上火!”

    “上火?谁?”

    厨师大哥觉得自己煮的汤没有问题啊,应该不会导致别人上火才是。

    “还能是谁?当然是年轻的啊!”

    冯芳华低声嘟囔,突然觉得厨子有点没眼力见。

    不过别人的确想不到她这突然是为啥。

    钦慕去工作室后给穆熠宸发信息吐槽他,穆熠宸看后只是皱着眉问了一声:“不是说慈善义卖?”

    钦慕心想,先把你卖了算了!

    慈善义卖的事情一点也没讲,冯芳华自己在那里说,说了一会儿就自己把自己给气走了。

    钦慕刚放下手机,小美就跑进去:“钦钦,楼下有位‘男士’找你!”

    钦慕抬眼看向门口,不解的看着小美。

    几分钟之后她在楼下看到了小美特意用男士标注的,男士。

    王如安!

    那个跟妹妹去am吃饭遇到她的人。

    钦慕踩着高跟鞋慢慢从楼上走下去。

    王如安正坐在沙发里喝着小美帮他泡的茶,很是静默的坐在会客厅等她,顺便看了眼外面的风景,内心吐槽了一番。

    后来高跟鞋从容走过的声音经过他的耳朵,把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拉扯了出来,转头就看到钦慕穿着深蓝的衬衫,跟西裤站在他面前。

    “穆太太!”

    “请坐!”

    他站起来一下,钦慕点点头,请他坐回去。

    “我是为了昨天的事情,特地来跟你道个歉!我妹妹从小被我惯坏了。”

    “这句话我听过很多。”

    钦慕低声说着。

    小美给她端了杯茶过来,顺便用眼神问她这是谁,钦慕看她一眼却没回应,小美理解此时钦慕不适合有太多表情,便转头离开了。

    “我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她跟着我吃了很多苦!”

    王如安笑着对她说道,说完又低了头。

    钦慕听到他们父母离开的时候,的确被触动了。

    兄妹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故事,大都感人。

    “我们跟宸少相识也是一场意外,当时我们俩也是奔着他是荣城制药大亨的儿子,才帮他那个忙,当时我们正好有那个能力,我妹妹被那个富豪看上,当时如新跟那个富豪的感情还算不错,他们差了一些岁数,不过好像互相都很合得来,直到前阵子,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他们俩突然就离婚了,我妹妹爱面子,就回了国,想要借着宸少刺激刺激她老公,不,应该说是前夫。”

    王如安低着头,不像是那次见面时候那副油皮的模样。

    钦慕便也就静静地听着。

    果然,相依为命的兄妹有些感人的事情。

    钦慕自以为自己很了解那种从小没有父母的感受,并且这一刻,她竟然有点难过。

    “我是从小就混,跟道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从荣城混到国外,我想要混出点名堂来给我妹妹有个好的底气,但是最后还是靠她嫁人才让我风光了一把。”

    王如安突然哽咽。

    钦慕便是端着咖啡,也不再看他了。

    “我现在实在不敢再去找宸少,昨天你也听到他说的那些话,我只求你们夫妻别把我们兄妹当成什么大奸大恶之人,我们充其量也就是死皮赖脸了些。”

    “你别说了!”

    钦慕低声说道。

    “我得说!我得告诉你,我妹妹心里其实还挂着国外那个男人,只是抛不开面子,不肯回头去找他,去跟他低头,她也没有朋友可以谈心,从小到大她都是孤独的一个人,没有人肯跟她真心去交朋友,都是因为我没用,但是请你一定相信,她绝不会爱上除了她前夫以外,哪怕是向宸少那么优秀的男人。”

    “我信!”

    钦慕说。

    她真的不想听别人的苦闷故事了。

    她信,一个女孩子想要抓住一个人,就像是掉到河里想要抓住一根救命道菜那样,死命的去抓,即使最后草有可能会断,她还是有可能会死。

    就如她当年,她若是没有死皮赖脸的在简俨家门口守了那么久,她就不会有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或者碌碌无为的找份工作就那么凑合着活下去。

    或者在某个地方孤独的呆着,不敢再见穆熠宸。

    因为一毕业,她就面临着各种问题,她需要找工作,她需要养活自己,她需要有个人让她发光发热,那样,她才能再去见穆熠宸,才能有勇气,有底气再跟他平起平坐。

    低三下气的爱情,永远都不可能圆满。

    只有两个人势均力敌!

    只有两个人足够有底气去失去!

    他们才成为了现在的他们,才能紧紧地抓着彼此的手,跟对方大声的吼叫,跟对方死去活来的纠缠。

    这兄妹俩没过几天就离开了荣城,穆熠宸跟钦慕去送的他们,还配合拍了照。

    不过回城的路上穆熠宸忍不住好奇的问钦慕:“有没有发现最近家里的晚饭有什么不对劲?”

    “晚饭?哪儿不对劲?”

    钦慕有点疑惑的看他,心想您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家里的晚饭了?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穆总皱着眉头,想着最近的晚饭,明明感觉缺了点什么味道,但是又想不出来。

    “是吗?缺了什么?有菜有汤,又冷又热!”

    “汤!”

    钦慕嘟囔着,细数着他们家的菜肴,穆熠宸因为那关键的一个字,找出了缺少的部分。

    钦慕……

    “冯女士真是越来越无聊了!”

    穆熠宸摇了摇头,想想自己这些年在外面,一个眼神就让那些生意人心惊胆颤,可是在家,三个女人没一个怕他的,全都想着法的整他。

    “是妈叫人把汤改成素汤?不会吧?”

    钦慕眼睛顿时睁大了,想通之后差点笑出来。

    穆熠宸不说话,沉默着,当司机。

    钦慕却是抬手捏着他的肩膀,顿时抵着他的肩膀笑的肚子都有点抽搐。

    “你还笑的出来?”

    穆熠宸看着镜子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问道。

    “妈真的很心疼你!”

    钦慕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笑的五官都扭曲了。

    “你才是元凶!”

    穆熠宸只得说出事实。

    钦慕却是依然笑的停不下来。

    家里有这么可爱的长辈,真的叫她很开心。

    想起那天冯芳华找她谈的事情,那天冯芳华还蛮严肃的,但是现在想想,好像当时冯芳华眼神里,也带着些许的尴尬。

    “今晚我们在外面吃!想要我来做,还是去餐厅?”

    穆熠宸想了想,转头看她一眼。

    钦慕想了想:“妈会不会不高兴?”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穆熠宸提醒。

    钦慕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也想吃点荤的了,便点了点头:“那行!我们去上次跟领导一起去的那家私房菜怎么样?那里的饭菜还挺不错的。”

    “可以!”

    穆熠宸也想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吃顿饭,便答应了。

    两个人开着车去了海边,谁也不谈工作,只是互相依偎着,听着海风,感觉着爱人的心跳。

    钦慕抵着他的肩膀低喃:“这么悠闲真好啊!”

    “哼!以后会更好的!”

    事业总是做不完,但是,爱她,总是刻不容缓。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轻轻地亲了一下,想要跟她在往后的时光里,一直这么幸福的享受着时光的一点点流逝。

    “真的吗?”

    钦慕抬眼,那么温柔如水的望着他,还带着点小暧昧。

    穆熠宸低垂着眉眼看着在他眼皮子低下发坏的女人:“要不要现在就确定一下?”

    “确定?怎么确定?”

    钦慕不太懂的仰视着他,问。

    穆熠宸侧过身,然后抬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棱角分明的轮廓立即在她眼前模糊。

    下一刻钦慕只感觉自己的唇瓣被人封住,她睁大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清了,反而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跳,那么突突突的,超快的。

    晚上七点,两个人准时到了早就定好的雅间,进去后洗了个手,然后刚坐下不到五分钟,服务人员便在经过他们同意后开始上菜。

    四菜一汤,有荤有素。

    钦慕看到这精致的菜色,忍不住感慨:“爸妈要是知道我们在外面吃饭,不知道会多伤心。”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忍不住多看她一眼,先忙着帮她夹菜。

    而穆家此时,其实正一家人开心的吃饭,而且今晚的饭菜格外的丰盛。

    老爷子坐下后看着桌上的海鲜汤,不自觉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好几天没见这么好的汤了啊,我今晚得多喝点。”

    “保证得让您喝饱!”

    冯芳华说道。

    “是啊,咱们家最近可真够素的,说起来,穆太太,你打算让咱们家这素食生活到哪天结束啊?”

    穆子豪也是有苦难言了很久,儿子媳妇今天不在,冯芳华便立即叫厨房改了菜单,现在没有他们小两口在,大家说话也都方便的多,穆子豪便想要心里有个底,不行,他以后也晚上偶尔出去吃。

    “是素食对身体好!爸爸不喜欢,你也不喜欢啊?”

    冯芳华有点委屈巴巴的,看着这父子俩这么不给面子,有点伤心。

    “这再好的东西,天天吃,也很快会腻的啊。”

    穆子豪眉头紧起来,跟冯芳华解释。

    “奶奶,我喜欢吃肉!”

    三个大人正聊着呢,一旁的欢欢听着听着,忍不住发表意见了!

    “我也喜欢吃肉!”

    橙橙也忍不住嘟囔。

    “你还想吃肉?你的牙齿还没长齐呢!”

    冯芳华听到孙女跟孙子的话后忍不住笑了下对她孙子说。

    “奶奶,不能因为弟弟牙齿没长出来就不给弟弟肉吃,他可以吃软软的鱼肉哦!”

    欢欢捧着自己的碗对冯芳华提示到,以为冯芳华什么都不懂呢。

    那父子俩听着那俩小的跟冯芳华掰扯也都不敢笑,但是都暗暗地希望那小家伙再多跟她掰扯一会,抗议一会儿,让这当家主母知道,大家都是肉食动物呢,从小的到老的。

    “真是人小鬼大!那既然你们一个两个都不愿意吃素的,那明天开始,咱们家改回以前的样子总行了吧?那两个还说什么有应酬,我看分明就是在跟我抗议!”

    冯芳华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知道自己这次过分了,可是她不是想着让她儿子注意身体嘛!

    谁承想,一家老小都对她不满了。

    ——

    晚上十点多,两个人回到家,冯芳华又把钦慕叫到自己房间去,穆子豪已经躺下了,正在看报纸呢,钦慕过去打了个招呼,就听到冯芳华坐在床边问她:“今晚为什么两个人都出去应酬啊?”

    “啊?”

    钦慕不知道穆熠宸说应酬,以为他会说两个人在外面吃顿饭而已。

    “你别跟我装糊涂啊,不乐意就说出来,我们家是很民主的,干嘛找那么烂的借口,在哪儿吃的啊?”

    “在,集贤居!”

    钦慕把前面的话好不容易消化了,回答后面重要的。

    “审犯人呢?都十点半了,叫孩子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穆子豪手里举着报纸,跟冯芳华抗议,很小声的。

    冯芳华回头去看了他一眼,看他穿着的睡衣还开着那么大的领口,才说了句:“那你先去休息吧,明天再谈!”

    钦慕简直要被吓死,明天竟然还要谈?

    为什么不能找穆熠宸谈?

    钦慕回到房间后就有点紧迫感的坐在沙发里哼哼。

    穆熠宸洗完澡穿着深色的睡衣套装出来,看她在那里委屈,便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妈说明天还要找我谈话,都怪你,好好地要我跟你出去吃,还有啊,你干嘛跟妈妈说我们在外面应酬?”

    “习惯了!”

    穆熠宸想了想,这几年跟冯芳华撒谎都是这个借口,这个借口比较好蒙混过关,冯芳华再怎么也不会打扰他先跟客户‘聊正事’。

    “明天我去跟冯女士谈,嗯?”

    穆熠宸站到她面前去,双膝抵着她的双膝分开,在她眼前,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仰首看着他。

    “还我去谈吧,我就是跟你发发牢骚,我去洗澡!”

    钦慕看他那么善解人意便不想为难他。

    穆熠宸松开了她的下巴,钦慕起身去浴室。

    沙发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显示:jy!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